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我的青梅竹馬是龍裔

jiouguai
本文:2019-03-16T18:56:08

 「格林不要再玩了啦~」愛麗絲搖晃著男友的手臂,希望把他的註意力從眼
前的遊戲中轉移出來。她的男朋友格林最近迷上了一款叫做《上古卷軸》的遊戲,
有空閑時間就拿出來玩,哪怕是現在——情人節的傍晚。

  「誒,等一下,馬上就好了。」格林頭也不回地按著鼠標,顯示屏里的他正
操縱著一名弓箭手和巨龍殊死搏鬥著。「等下我還要去上班呢,趕緊趁著現在爽
一哈。」

  看著認真投入進遊戲的男朋友,愛麗絲撅起了嘴。明明之前約好情人節出去
玩的,為此愛麗絲什麼都準備好了,不僅換上了美麗動人的新衣,內里也穿好了
性感的情趣內衣。但是臨到頭,格林卻突然跟他說,本來的假期泡湯了,他今晚
要去加班。

  「不去加班就不行嗎,是你的同事違約在先吧,就算你不去頂包,上面責怪
的也肯定是你同事啊。」愛麗絲看著在遊戲里已經殺掉了巨龍,正在搜羅著巨龍
身上戰利品的格林,不爽地埋怨。

  「唉……」殺完龍的格林存好檔,嘆了一口氣。「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嘛,
路坎兄弟在今年年會之後一改之前的態度,對我蠻好的,在工作上幫了我不少忙,
這次他也是說自己有急事,委托我去頂包,這個忙我還是要幫的好。」

  「唔……」愛麗絲覺得和格林越說越難受,氣得直接背起挎包就準備從格林
的出租屋里離開。

  「小傻瓜。」格林從背後拉住了愛麗絲的手。「你還有東西忘了呢。」

  「什麼……」愛麗回過頭,只見關掉了電腦的格林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了
一串項鏈,手里也多了一個戒指盒。

  「這是情人節禮物,本來想在吃晚餐的時候借著燭光給你的,現在只能這樣
湊活啦。」格林憨憨地笑了起來。他手里的項鏈看起來非常精致,價格不菲。

  項鏈的樣式和戒指盒上的品牌愛麗絲是認識的,這些都是她看上了許久的首
飾,只是因為心疼錢而沒有買而已,沒想到格林居然掏錢為他買了這些。對於格
林的經濟狀況,沒有人比愛麗絲更清楚了,自己還要住出租房的剛出來打拼的大
學生,能買起這樣的東西簡直就是奇跡。

  想到這里,愛麗絲的眼眶不免有些濕潤:「格林……」

  看著愛麗絲那幸福的表情,格林也開心地笑了:「看到你這樣我這幾個月的
拼搏努力就不算白費了。別看我幫人加班是冤大頭,其實我只是不想把外快讓給
別人嘛,我不是承諾過嘛,一定要讓你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格林……」看著自己英俊帥氣的男友,愛麗絲內心小鹿亂撞,一把抱住了
他。「你這笨蛋,我還需要你養嗎,我的家底你又不是不知道……」

  「嘿嘿,不管怎麼說,我也要付起做男友的責任嘛!……啊,不說了不說了,
加班要遲到了。」抱著愛麗絲的格林越過愛麗絲的肩膀看見了墻上的掛鐘,慌張
地離開女友的懷抱,急急忙忙地收拾起了自己的東西,要去上班了。

  「就不能再等一會兒嗎……」愛麗絲有點憋屈,她甚至還沒有來得及給如此
喜歡自己的男友一個情人節之吻。

  「抱歉抱歉啦,遲到可是會扣錢的,我不能和錢過不去嘛~」笑著向愛麗絲
表達著歉意,格林拉開了出租屋的防盜門。「對了,回去的時候一定要註意安全
吶!」

  「嗯。」愛麗絲點頭答應,看著格林急匆匆地沖下樓梯。

  於是出租屋里面又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外面的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夜晚的街道上走著一對對熱戀
的情侶,在霓虹燈的燈光映照下,他們顯得格外幸福。

  「稍微有點寂寞呢。」愛麗絲自言自語,但是摸著手指上她剛剛戴上去的寶
石戒指,就能感覺到奇異的溫暖從冰冷的寶石順著指尖流向心間。

  「算了,回去吧。」

  於是出租屋一人不剩了。

      ***    ***    ***    ***

  愛麗絲的公寓在離這里很遠的高檔小區,不過開車過去的話,也花不了多少
時間。將自己不曾被人追尾過的黑色高級轎車停進車庫,愛麗絲邁著步子走進電
梯,前往了自己家。

  「本來以為今晚能和格林好好恩愛一陣的,結果還是要在孤獨寂寞冷的公寓
里待上一晚上啊……算了,今晚回去把前幾天欠下的設計稿完成吧,閑著也是閑
著。」這樣想著,愛麗絲從電梯走了出來,掏出鑰匙打開了自己的房門。出乎意
料的是,她的公寓並不是她所想的一樣空無一人。

  一推開門,便能聽見很大聲的電視機聲,愛麗絲一臉震驚地往里面看去,只
見三個男人已經在客廳里面了。這三個男人在沙發上慵懶地癱坐著,看著電視機
里面的收費色情頻道。茶幾上擺滿了垃圾食物的零食袋——看來這些人已經來了
好一會兒了。

  愛麗絲感到一陣頭疼,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這些人抓了空檔,配了自己公
寓的鑰匙,居然隨隨便便就能進來鳩占鵲巢。

  說起這三個鳩占鵲巢的男人,愛麗絲可是一肚子的氣。沙發上的三個男人分
別是路坎,拉羅夫,保羅三人。愛麗絲和這三個人的孽緣,不可不謂不深:

  最初是拉羅夫,這個相貌一般的男人,是格林公司的高級主管,在年會上,
他故意灌醉了格林,並且把愛麗絲拖進了小隔間實施了強奸……應該算是強奸吧,
不過鑒於當時喝的半醉的愛麗絲的表現,說是和奸也不為過。

  而拉羅夫一旁矮胖的猥瑣男人,就是和拉羅夫一向交好的格林的同事路坎,
在那天年會上,竟然跟著拉羅夫進了小隔間,在愛麗絲被拉羅夫幹到哀叫連連,
渾身無力之後,把毫無反抗之力的愛麗絲又奸了一遍。

  之後為了不讓拉羅夫和路坎把自己被拍下的淫亂照片傳播出去,尤其是送到
格林那邊,愛麗絲只能在年會之後和兩人維持著不當的肉體關系。而作為高級公
寓小區的保安的保羅,也就是沙發上那個長大最高,皮膚黝黑,掌握著遙控器的
男子,在監控中看見了某天夜里愛麗絲被急不可耐的拉羅夫兩人在停車上玩弄的
場景,也加入了威迫逼奸的隊伍之中。可以說三人能夠輕松地進愛麗絲的公寓,
保羅的功勞必不可少。

  三人看見愛麗絲進來了,紛紛朝她投去了貪婪的目光。愛麗絲憤懣地皺了皺
眉,明明她和三人說好在情人節不要煩她的,沒想到居然找上門來了。

  看著在原地站著不動的愛麗絲,保羅撇了撇嘴。「還等什麼呢,還不快去洗
澡?!」他拿著遙控器換著臺,撓了撓胯間,對著愛麗絲命令一般地叫道。

  其他兩人也紛紛附和,他們已經迫不及待開始今夜的情人節性愛盛宴了。

  「唔……」愛麗絲嘆了一口氣,只好乖乖去洗澡。

  雖然心有不滿,但是她的主動權從來都只是一個笑話,不論怎麼在細節處周
旋,保羅他們手里還是掌握著愛麗絲最關鍵的證據,而且隨著愛麗絲和他們越來
越頻繁地發生關系,淫照這種證據似乎已經堆積到了廉價的地步。

  聽著浴室里面響起來的水聲,客廳里的男人們露出了笑容,想象著自己接下
來玩弄這個「有夫之婦」的場景,男人們的褲襠里就支起了帳篷。

  「你看到那個了嗎?」拉羅夫歪頭問著保羅。

  「啊,看見了,估計是格林今天送的情人節禮物吧!」保羅說出了顯而易見
的答案。

  「啊,這樣,那今天可有的玩了。」拉羅夫舔了舔嘴唇。

  「哪天不是有的玩?」保羅對於拉羅夫的興奮不屑一顧,「路坎,你趕緊去
準備好道具啊,潤滑油,避孕套什麼的。」

  「啊?」路坎不是很情願地哼了一聲,「要啥潤滑油,玩了這麼多次了,這
婊子是那種插進去就濕得一塌糊塗的體質啊,浪費錢幹什麼啊,還有……你確定
要避孕套嗎?」路坎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怎麼?」保羅翹了翹眉。

  「我可是算過了,今天可是這娘們的危險日,不如……」

  「算了吧,不帶套這婊子死也不讓我們上她的,你還不清楚嗎。」

  「也是。」路坎失落地埋下了頭,挪動著自己肥碩的身軀從沙發上下來,到
電視櫃下面翻找起來……愛麗絲的公寓,早就被他們改造成了哪邊都能掏出幾盒
避孕套的狀態,方便他們隨時隨地玩弄愛麗絲。

  另外一邊,愛麗絲在浴室里脫了衣服,開始沖洗了起來。溫暖的熱水流過她
光滑的美肌,順著她姣好的身體曲線流下。感受著熱水的愛撫,愛麗絲輕撫著自
己的身軀。雖然她這少女的胴體表面上看起來是那麼的幹凈純潔,但是她清楚無
比,這具身體內里已經不知道被那些男人的肉棒汙辱了多少遍。

  可是,她沒法反抗,畢竟男人的手里拿捏著她的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為了
維系自己和格林的關系,她必須任由這些男人擺布——

  但是,此乃謊言。

  自從年會被拉羅夫和路坎操弄過後,愛麗絲食髓知味,知道了真正的做愛是
什麼滋味,也知道了原來格林的性能力遠在平均值以下。說著是為了不和格林分
手而和保羅他們保持著關系。實際上卻是,愛麗絲早就墮落在了這三個男人手里
了,其余什麼說法都不過是愛麗絲自欺欺人的理由罷了。

  做完了清洗,愛麗絲穿上了本來是準備給格林看的粉色蕾絲情趣內衣。當然,
男人們是不必洗澡的,事實上,患有氣味癖的愛麗絲也不希望男人洗澡。

  「我……我好了。」

  低著頭輕語,愛麗絲忸怩地走出了浴室,來到了客廳。

  穿著整齊的三個臭男人,和這個剛剛洗浴完成穿著性感內衣的香噴噴少女形
成了強烈對比,這景象就好像是三個臭屌絲湊錢招了雛妓一般。只是事實相距甚
遠罷了。

  「唔哦哦哦!!!!」首當其沖的路坎受不了了,用仿佛要撕碎布料一般的
勁頭,扯下了自己的哈倫褲,露出了他那根兇惡的肉棒。然後跳下了沙發,朝著
愛麗絲沖了過來。

  「咿!!!不要靠近我啊啊啊!!!」看著這一頭滿眼冒著桃心的肥豬朝著
自己沖過來,就算是經驗豐富的愛麗絲也嚇了一跳。她也沒想到自己這一身集性
感與可愛於一體的情趣的內衣會對路坎造成這麼的魅惑效果。

  「啊呀!!」肥碩的路坎一下子撲到了愛麗絲的身上,承受不住沖擊的愛麗
絲一下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幸虧愛麗絲的公寓客廳是鋪著地毯的,要不然這一
下可能就直接送愛麗絲去醫院,今晚誰都玩不成。

  路坎的粗魯行為一下子就引起了其他還在沙發上的男人的不滿。「餵,路坎,
你給我當心啊,我還要玩呢,還有你戴套了嗎。」保羅不爽地吼道,路坎的射精
量是他也望塵莫及的。要是路坎沒帶套先給愛麗絲射了一肚子,保羅估計也惡心
於把肉棒插到滿是別人精液的小穴。

  「戴了戴了,不然我為啥沒穿內褲啊!」路坎一早就戴好了避孕套,免得被
拉羅夫和保羅抱怨。一邊回話著,路坎一邊抓著愛麗絲那可愛的粉色蕾絲的內褲,
將擋在少女蜜裂前的布料拉到一邊。趁著愛麗絲還處在摔倒的晃神中,路坎一挺
腰,趴在愛麗絲身上,就把自己醜惡的肉棒插入了愛麗絲豐滿的陰阜。

  熟悉的感覺從下體入侵而來,愛麗絲也是一陣驚呼。她也實在沒想到路坎這
個家夥居然性急成這樣,沒做什麼前戲,就直接插進來——甚至連內衣都沒有脫
下。

  但是雖然心里百般不願意,但是不爭氣的敏感身體,還是很快讓愛麗絲有了
感覺,在路坎肉棒的刺激下,小穴也漸漸濕潤起來。不止一次,愛麗絲曾經憤恨
過自己這婊子一般淫蕩的身體,但是也托這肉體的福,讓她在這三個人男人非人
的性侵犯下一次次緩了過來,還享受到了極樂。

  果然插入沒多久,路坎就感到愛麗絲的小穴濕潤到了一定地步,嘿嘿一笑,
路坎更加賣力地擺動著自己的身體。

  「等下,慢一點,才剛開始呀。」愛麗絲兩只手臂撐起自己的上半身,盯著
這個矮小的男人在自己的胯間勤奮耕耘著。

  「說什麼,都已經濕成這個樣子了,來了來了!」

  【來了】愛麗絲是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這就意味著路坎這個性急的男人要開
始正式的運動了。是的,之前他的挺動才算是【路坎的前戲】罷了。隨著路坎深
吸一口氣,路坎的腰部顫動起來,然後,如同高功率的發動機一般,路坎做起了
高速的活塞運動。

  「呀啊啊啊啊!!!」不管被幹過多少次,愛麗絲也吃不消路坎的這種速度。

  路坎這家夥,借著自己身體矮腿短的優勢,配合自己非人的腰力,讓自己化
作一臺小型炮機,對著愛麗絲那稚嫩的少女小穴發起了高速的攻勢,那可怕的速
度甚至可以帶起殘影。

  「等……等一下,慢……慢點呀!」自己的小穴才剛剛分泌一點淫液,怎麼
可能經得起路坎這般摧殘,那熾熱的肉棒在陰道內高速抽插著,更加火熱起來,
燙得愛麗絲連連哀嚎。

  疼痛不已的愛麗絲支起身子,本能抱住了眼前的矮胖男人。少女坐在地上抱
著一個小矮子的場景,看起來就好像是一位母親正呵護著自己的孩童一般,只是
現在的孩童的大人肉棒正在母親的小穴中瘋狂地抽插不止。

  「啊啊!!啊啊啊!!咿呀,好快,去了……去了呀!」抱緊路坎的腦袋,
愛麗絲的叫聲很快從痛苦的嚎叫變聲了勾人心魄的呻吟,她的身體很快適應了路
坎的節奏,小穴里噴出大量的淫水。兩人的交合處的淫液因為路坎的高速抽插泛
起了泡沫。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1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