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弟弟的繩

jiouguai
本文:2019-03-15T23:39:19

關於自己和弟弟的事,樂叢不知道從哪里開始說起。

  畢竟她是姊,他是弟,他們的命運從出生就糾纏在一起,他們互相學習互相
影響,他們倘若想談論自己的人生,想要避開對方談論自己,就像避開父母去談
論自己、避開自己去談論自己一樣滑稽又不真實。但要說這事,總要起個頭,這
個頭可能姐弟中某個人在生物課上的頓悟,也可能是某一次他們當夜貓子不巧遇
到了父母們的夫妻生活……不過樂叢她整理思緒,仔細想來,一切的一切還要從
那個名為靳零的女人講起。

  靳零是樂叢的大學室友,總體來說作為室友她同樂叢還算相處融洽,但與樂
叢這種住在雙人寢室的、一般「中等人家」出身的女孩不同,靳零算得上是金枝
玉葉、大家閨秀,家里有集團、出門開跑車、穿戴必是限量名牌,連去餐廳領班
或者恰好在的老板都會諂媚的叫一聲【靳小姐】。

  樂叢能忍受這位大小姐加濕裝置都要用礦泉水的潔癖,但不代表她時刻討人
喜歡。

  「我認為你說得不對,」

  靳零好聽的聲音也掩飾不了內容的負面,她一邊攏著微卷的秀發一邊批判著
小圓桌對面的女同學,「外太空殖民沒有你想象的那麼遙遠,我媽公司早就受托
研發新型的太空服,這不是什麼秘密,恰好我知道一些具體的東西,其中一些幸
好明顯是在不同於外層空間也不同於地球環境使用的。當然,這也代表新的殖民
星球環境沒那麼宜人,可能要經歷長期改造……」

  她小臉的妝容讓她柔美的五官像畫中人一樣突出,苗條的身材纖細的四肢著
實就如她的名字一樣,像個精靈。大小姐的小嘴吧啦吧啦地反駁著,表情驕傲的
她全然不顧對方想在男友面前顯露真知灼見的意圖。她雙臂環著呢子大衣,長裙
下的長腿裹著厚絲襪踩著短腰靴子,不論怎麼擺放都吸引著男人們的目光,而其
中就有她批判的女生的男友,而那女生明確了這點,對靳零紅唇中吐出的言語更
加厭惡。

  「什麼你家你家的,哼,不是我對精靈你家有什麼看法,但是政府機構的投
資也只是意向,就像剛才的新聞也沒什麼實質內容,到了您這里,就不遠了?」

  「嘉怡,別這樣,我覺得靳零說得挺對的——」

  女人的男友還沒說完,就遭到了對方恨恨地瞪視,而樂叢那可惡的室友絲毫
沒有眼力見兒,還向她看過來,「叢兒,你說呢?」

  「我,我哪懂這些?」樂叢喝著瓶中的氣泡酒偷偷白了她一眼,「類地行星
、飛船躍遷技術,還是什麼新型懸浮技術高層空間利用,問我弟弟那種宅男還差
不多。」

  「就是就是,」坐在旁邊的白凈男人附和道,「來,再碰一個,誰還要點什
麼嗎?」

  被朋友拉來聚在一起的年輕男女們碰了一個,三三兩兩又開始自顧自聊起來
,尷尬便過去了,但是局也就散了,樂叢靳零還有那個白凈男人沐子雲先行告辭
。出了酒吧,樂叢還沒拉上羽絨服就迎來了靳零那無窮無盡的抱怨。

  「你弟弟你弟弟,你能不能換個理由,」雪花落在靳零鼻頭發間,黑發白雪
更襯托出了肌膚的紅潤,那種純粹沒有雜質的精靈之膚,讓身為女人的樂叢都心
生嫉妒,「還有沐子雲,你下回別拉我來,騙走我們家樂叢不夠,還想讓我便宜
了你那幫狐朋狗友嗎?」

  「零兒——」

  樂叢胳膊肘碰了碰口無遮攔的朋友,抱歉地看著自己的男朋友。沐子雲是在
學校里也算得上風雲人物,面目英俊,善於交際,最得人喜歡的就是他那張嘴,
「是是是,大小姐教誨的是,我這也是抹不開面子,讓樂叢和你受苦了。」

  靳零鼻子哼了哼,撇開頭也不願意看男人,沐子雲合十雙手向二女賠罪,「
是是,確實是我的錯,那樂叢我就先撤了,你幫我在靳大小姐面前美言幾句。」

  「恩,你先走吧。」

  待男人融入酒吧街上的人群中,靳零才把手從大衣兜里拿出甩著包包打向樂
叢,「都是你男朋友,你男朋友!」

  「幹嘛,瘋娘們,還不是你不會看人顏色?」

  兩人互相埋怨著對方,樂叢覺得大小姐自視甚高,而靳零覺得室友隨波逐流
,你一句我一句比之前酒桌前還要針鋒相對,說著說著,女精靈停下腳步,「還
有您那男朋友,不是我說,招子可也不幹凈,你小心著點吧。」

  樂叢皺了皺眉,看著她,她的眼神是真誠的,樂叢以前就知道這點,所以才
當小姐脾氣的她是朋友,「沐子雲也看你了?」

  「喲,你沒生氣?」

  看著樂叢嚴肅的表情她笑了,「我就說,他還叫你樂叢,你也不叫他名字,
看來是沒得手啊……也好,玩玩唄,也給你上一課。」

  「說得我不知道男人什麼樣兒一樣?」

  大小姐小跑起來,她絲毫不心疼地把皮靴踩進積雪,在道路上留下了一串腳
印和銀鈴般的笑聲,「是你弟嗎?是你弟吧!你幹脆抱著你弟弟過一輩子算了!


  等著冷靜室友惱羞成怒的大小姐獨自奔跑了半天,待她轉過身,那身材高挑
的女人還呆在原地,若有所思的臉蛋被寒氣染紅。

  「唉?怎麼了?」

  「沒,沒什麼。」

  樂叢趕緊繁衍了過去,她自己很清楚,自己臉頰發熱的原因是絕不能讓人知
道的秘密,是她和弟弟的秘密。她忐忑地轉移話題,順著靳零的話說,好說話地
讓這位嘴上不饒人的大小姐都感到了不適,一臉別扭地開車把樂叢送回了家。

  「對了,記得爬山那事吧,楠子和晨兒都說去了,她們都說帶著家屬,你也
叫上沐子雲吧。」

  「還叫他,你不介意?」

  「無所謂,反正我被看多了;你也別在意,反正我也對他沒感覺。」

  樂叢咂了咂舌,趕快轟走了自戀的室友。

  她很清楚,今天沐子雲利用了自己找來了靳零,這是那些男人的通病,好面
子;而他又偷看靳零,樂叢自認沒有靳零那種嫵媚的感覺,比起室友苗條美的線
條要豐滿許多,但那豐滿不也該吸引男人的目光嗎?不過奇怪的是他的行徑也沒
想象中讓樂叢不舒服,況且好色也是男人的通病,她覺得沐子雲是個有分寸的人
,不會真追求靳零。樂叢雖然被人評價說冷淡,但她自覺是個細膩的女人,她不
是沒懷疑過他們的戀情,可能他們也還沒到那步,才剛喝喝酒看個電影,還用不
著什麼約束……話又說回來,她也沒什麼熱戀中的激情,剛才連挽留他的心都沒
有,兩個月前被告白時的悸動和虛榮似乎也轉瞬即逝。

  樂叢思緒萬千,等電梯自動識別面容把她輾轉騰挪到家門口,她已經記不起
自己用哪只眼睛做瞳孔認證進入小區了。

  「歡迎回來。」

  玄關的喇叭播放出女性電子管家的語音,燈隨著樂叢的進門逐步亮起,還漆
黑的門廊遠處有幾束暗淡的光線從客廳中溢出,那里面還傳來了音響發出的激烈
聲浪,他們都提示著樂叢有人在家,而父母們久居異國並沒有回來的消息,在家
的也只有她那周末就宅起來的弟弟。樂叢現在大四,已經開始準備實習和畢業設
計,弟弟大二,和樂叢在不同的大學,雖然成績上要比姐姐更好,可社會活動總
讓人覺得太過匱乏。

  「樂汋!——」

  回到家的樂叢渾身放松,連呼喚弟弟的聲音也同在外人面前不同,帶著年輕
女性的隨性與慵懶。

  「嗯嗯嗯,」隨著一聲音效提示,音響立刻切換到了舒緩的吉他弦樂,而沙
發上立起了一個高大的年輕男人,他穿著與窗外天氣格格不入的T恤和短褲,粗
獷的身形能把樂叢這個算得上高個子的女人裝到身體里,可就是這虎背熊腰、留
著與時代格格不入的平頭的男子,嘴里卻咀嚼著手中托盤上的巧克力蛋糕,臉上
的表情天真又無辜,「嗯嗯唔,姐,回來了。」

  「吃什麼呢?就知道吃!」

  其實弟弟樂汋的身材算得上結實強壯,可做姐姐的樂叢就喜歡看他那被批評
後不甘心的樣子,那皺起的眉毛和冷淡的眼神才能顯出他的男人味。和樂叢這個
亭亭玉立令人驕傲的女兒不同,樂汋不僅身材偉岸,長相也同樣雄偉,四方大臉
、濃密的眉、粗壯的鼻,就連唇也和樂叢這個姑娘一樣厚實,雖然仔細看來和父
親很相似,但縱覽全局,一點沒繼承父親的俊逸魅力,父輩祖輩的親戚朋友時隔
多年見到這個大小夥子,總會評論一句,【真是條漢子】。

  「……本來給你留了一份,你要不吃我都吃了!」

  就和他天真的表情一樣,他的聲音也和頗有氣勢的外形不同,帶著少年的味
道,清爽又高昂,和樂叢稍低的女音有些相似,有時接通家中的語音呼叫,還會
被被人和姐姐混淆。

  樂叢聽到弟弟僭越的話語,上去就是一腳,但是結實的小腿並沒有被女人踢
得晃動,不解氣地她又在弟弟腰腹抓繞了幾下,「哼,你敢?!」


  他們剛到集合地,靳零的一句話,姐弟間本就微妙的關系就變得更加詭譎。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