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3)
通報違規

 奪母1-2

jiouguai
本文:2019-03-13T21:39:57

我叫於敏燕,今年42歲,是J市X公司的辦公室主任。我的身高是163cm,身材勻稱,只是人到中年,微微有些小肚腩,
留著染成棕色的披肩短發,戴了副金框眼鏡,姣好秀麗的面容,是一位普通的辦公室女白領。

我的丈夫在去年遇到車禍去世了。那天是年三十,他去接婆婆和公公來家里吃飯,結果發生了意外,他們三人都在那場事故中離開了世界。現在家中只有我和十七歲的兒子李聰一起生活。由於車禍是對方的責任,他們賠了我們很多錢,而且我的工資也不低,所以我們的日子還過得去。

兒子李聰是J市F高中的高一生,成績一直名列年級前茅,是一位聽話懂事的好孩子。要說他的缺點的話,就是不愛運動,在同齡人中身高偏低,體格也有些瘦弱。他有600度近視,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頂著蘑菇頭發型。

今天是月初第一個星期五,下班後我要去兒子學校里開“師長交流會”,這個交流會是學校舉辦的,由班主任召開。本班級的家長委員會代表們基本都會參加這個交流會,順便一提,我是高一年級家長委員會的主席。

一下班,我就開著汽車來到了學校。此時,學校已經放學了,但是除了住校生外,還有很多學生三三兩兩地在學校里亂晃著。

我臉上化著淡妝,穿了一套灰色的西裝,下身是齊膝裙和黑色薄絲襪,這是我上班的工作裝。腳上穿著一雙灰色的尖頭高跟鞋,手里拿著一個黑色的包包。左手戴著手表,耳朵上掛著一對白金耳墜。

我徑直走向教學樓,交流會一般借用教學樓頂樓的美術教室召開。突然,我發現在樓底的角落里有兩個學生圍著我的兒子,他們不斷用手推著兒子的腦袋,但是兒子並沒有反抗他們,只是默不作聲地低著頭。

“你們在幹什麼?”我厲聲道,同時快步走了過去。

那兩個學生“呵呵”笑著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同聲道:“於阿姨,我們在鬧著玩呢?”

“鬧著玩?我看你們是在欺負我家的聰聰。”我站在兒子和兩個學生中間,把他們隔開。我認得這兩個學生,他們是聰聰的同班同學,一個叫黃傑,另一個叫吳斌。黃傑的相貌底子蠻帥的,但是長了滿臉痘坑,不過他的成績挺好,和聰聰差不多。吳斌長相帥氣,留著一頭豎起的雞毛發型,眼睛挺滑的,給人一種很機靈的感覺。

“阿姨,你弄錯了吧。我們明明是在玩,對吧,李聰?”吳斌繞開我,用手推著聰聰的肩膀。

我一把推開吳斌的手,豎眉呵斥道:“你幹什麼!別碰聰聰。你們不用再狡辯了,剛才我都看見了。”

“聰聰,你告訴媽媽,他們是不是欺負你了?”我摟著兒子的肩膀問道。

聰聰低頭看著鞋子,沒有說話,半晌才點點頭。

“你們還說沒欺負人?我會把這件是告訴你們的班主任,還要聯系你們家長,好好向他們問問,他們是怎麼教孩子的?”我斜眼看著黃傑和吳斌,“非要你們爸媽登門道歉不可!”

“切!李聰你敢出賣我們,你給我等著。還有你,臭三八,遲早要你跪著向我們痛哭求饒!”黃傑留下句狠話,就和吳斌轉身離開了。

“你們還敢罵我?!竟敢威脅我們!”我氣得跺了跺腳,咬牙道:“這件事沒完,我一定告訴你們家長和老師,你們這兩個小鬼給我等著。”

“媽媽,算了。他們是學校里的小霸王,惹上了他們,以後就麻煩了。”聰聰拉著我的衣服小聲勸道。

我對兒子的懦弱十分不滿,說道:“聰聰,你怎麼能這樣膽小呢?男孩子要有擔當和勇氣。以後誰敢欺負你,你就和他打一架,媽媽絕不會因為這個來責怪你的。這次的事,我一定要告訴你們的劉老師。你不要怕他們,凡是有媽媽在呢。”

聰聰看著我,努力點點頭。然後他就去教室待著了,等我開完會開車帶他回家。

我憋著怒氣,來到了六樓的美術教室,其余家長代表和班主任劉艷玲老師都已經在了。我急忙找了個位置坐下,加入到會議之中。

劉艷玲老師今年38歲,留著波波頭發型,戴著一副金絲框眼鏡,瓜子臉,挺鼻梁,是個美人胚子,臉上化了妝,塗了睫毛膏和口紅。她身高和身材和我差不多。上身穿著一件白襯衫,下身是一條黑色的西褲,左手戴著婚戒和手表,脖子上戴著一根銀項鏈。腳上是一雙墨綠色的平底圓頭皮鞋,穿了一雙灰色的短絲襪。此刻,她正坐在椅子上,手拿資料,給大家講解教育部最新頒布的政策。她翹起二郎腿,褲腳往上扯起,露出了短灰絲襪的襪根。不一會,她又把鞋子挑了起來,露出了絲襪腳跟。

自從老公死後,我並沒有重新找男人,因為我怕聰聰不能接受別的男人當他的後爸。我開始在家里用電動陽具自慰,而且我加入了一個女同性戀的論壇,在論壇里找本地的女百合。如果我找女人發泄欲望的話,也就不算對不起聰聰和死去的老公了,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機緣巧合之下,我發現劉艷玲老師也是這個圈子里的同好,由於是一個城市里的,彼此間也相對熟悉,我們很快就發展為“磨豆腐”夥伴了。

劉艷玲有老公,他是某公司的銷售經理,經常要出差。獨守空房的她,想找點樂子,但又不想對不起老公,於是她就開始找誌同道合的女人玩。她還有個上小學六年級的兒子。

我和劉艷玲都有點絲襪控,喜歡穿著絲襪做愛,喜歡互相舔腳。我一看到劉艷玲露出的絲襪腳,忍不住扭了扭身子,感到肉屄里有點濕了。

會開了半個多小時終於結束了,家長們都陸續離開了。現在教室里只剩我和劉艷玲。

劉艷玲坐在課桌上,翹起二郎腿,踢下皮鞋,對我媚笑道:“於姐,今天我的腳在鞋子里悶了一整天了,你過來聞聞唄。”

我讓她別急,先把黃傑和吳斌欺負我兒子的事告訴了劉艷玲。

劉艷玲表示她會找黃傑、吳斌談話的,還會聯系他們的家長。甚至會要求他們來向我道歉。

我很滿意劉艷玲說的處理方式,非常期待這兩個小鬼可憐巴巴地來向我道歉。

“還有一件事,就是上次說的把我兒子弄進學生會的那件事。”我壓低聲音說道,“錢我都給你了,不會不行吧?”

劉艷玲也放低了聲音說:“你先別急,你兒子才高一,資歷還不夠,至少要升到高二才能穩進學生會。而且現在學生會里的高三那些學生還沒退呢,沒有空閑的職位。不過我保證,下次學生會人員的推舉名額一定是你兒子的。畢竟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嘛。”

今年省里高考改革,以後高考不光看分數了,還要看平時在學校里的表現,有一個新的考評系統。聽說在學生會里任職過的學生會有加分,為此家長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去學生會鍍鍍金。我特意送錢給劉艷玲,希望她能把聰聰弄進學生會里面去,以聰聰的成績來看的話,只要有老師推薦,基本能穩進。不過這種權錢交易,是不能拿到臺面上來說的,萬一讓人發現的話,不光劉艷玲飯碗不保,說不定還會影響聰聰的高考評分,甚至於吃處分,然後記錄檔案中。

說完正事,我蹲在劉艷玲面前,開始舔她的絲襪腳。她的腳在鞋子里悶了一天,有股酸臭味,但是我就喜歡這味。

我撩起裙子,把手伸進內褲里,開始自慰。劉艷玲把另一只腳踩在我的臉上,玩弄著我的眼鏡,“於敏燕,你這只下賤的母豬,竟然喜歡舔本老師的絲襪臭腳,你是不是變態家長啊?”

劉艷玲用語言挑逗著我,我喜歡聽她用羞辱的話辱罵我,這樣我會莫名其妙地興奮起來,也許我天生有M屬性吧。

“我是下賤的變態家長,我喜歡舔我兒子老師的絲襪臭腳。我是個壞家長,求求你快用你平時批評學生的態度來辱罵我吧。”我的另一只手隔著衣服搓起自己的胸部。

劉艷玲解開襯衫的扣子,開始揉搓自己的雙乳,口里嬌罵:“於敏燕,你真是個變態,你兒子就在樓下等你吧?你竟然為了我的臭腳讓兒子在教室里幹等,你這還算是母親嗎?你還是家長委員會的主席呢?你是個不合格的媽媽,你不配做家長!你只能當我的母豬,我的舔腳母豬!”

“咕哩,哼哼!”我翻著白眼發出了幾聲豬叫,“哼哼!哄哄!我就是母豬家長於敏燕!兒子在下面自習,我卻在這里舔腳,我真是個壞媽媽,不!我不配做媽媽,我只配當劉老師的腳奴母豬!請盡情地踐踏我的尊嚴吧。”

劉艷玲用腳掌拍著我的臉頰,問道:“於母豬,你下面是不是濕了?想不想讓老師的絲襪腳幫你下面止止癢啊?”

我的手從內褲里拿了出來,把手指上的淫水塗在了劉艷玲的腳底,媚聲道:“母豬下面癢死了,求求老師用絲襪臭腳來玩母豬的濕賤屄。”我拉起裙子,把被黑絲襪包裹的內褲露給劉艷玲看。

“還穿藍色的蕾絲內褲,你這個單親媽媽可真騷啊,一看就是個求欲不滿的變態中年熟婦。”她用腳隔著絲襪和內褲輕輕撫摸著我的肉屄,“出了好多水啊,內褲和絲襪襠部都弄濕了。你真變態,被人叫做‘母豬’,就會興奮地流水。你這樣子被你兒子看到的話,你的賢妻良母好媽媽的形象可就毀了哦。”

“他在教室里自習,不會上來的。”我使勁嗅著劉艷玲的另一只腳上的氣味。

“我會把你是變態這件是告訴你兒子哦,如果你不想讓他知道的話,就乖乖地做我的舔腳母豬奴隸吧。”劉艷玲把腳上粘的淫水擦在了覆蓋我凸起小腹處的連褲襪上。

我們經常玩角色扮演遊戲。我扮演變態家長,由於性癖被劉老師發現,為了不讓她把這件事告訴我兒子,我甘願成為了她的舔腳奴。劉艷玲扮演邪惡變態的女教師,是一個喜歡虐待淩辱其他女人的角色。有時我會扮演女學生,她仍舊扮演壞老師。或者我扮演女警察,她扮演調教女警察的小太妹。


  給優名單(0)  回應(3)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ianlee - 220.130.221.99
1 F:2019-03-14T10:26:02
GE

(觀光客) bb - 36.236.100.171
2 F:2019-03-14T10:51:05
GE

(觀光客) kmoer - 61.62.147.50
3 F:2019-03-14T12:35:29
GE

[0.29]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