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不弱雨洋

jiouguai
本文:2019-03-12T20:26:58

我叫陳仲,世紀交換那陣兒出生在一座沿海小城里,民風淳樸,經濟富饒。

  從小我家里就三口人,我爸,我媽,and 我。

  簡單描述下,我就不用提了,直到現在還是小屁孩兒一個。

  我爸是個典型的中國男人,陽剛,硬朗,是家里的保護傘,是我們當地一個
很大的算是全國五百強的企業里做采購,外邊應酬多,經常跑供應商,而他負責
的電子件供應商大多都在廣東那邊,一般一出差就是好幾天,薪水包括其他油水
倒是豐厚,也是家里的經濟支柱,老媽便忍了老爸的不著家。

  老媽在一家外企做人事,屬於在工作上沒什麼大的理想和抱負的那種人,做
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從小到大我都沒見我老媽加過班,朝九晚五跟掐秒表似的,
相夫教子就是她畢生為之奮鬥的東西,每天晚上在家洗衣做飯,然後給我輔導作
業,關於這塊倒是特別嚴格,從來都是虎著個臉,老實說每天晚上七點到八點這
段時間就是我最難熬的時間。

  其實老媽本身條件不賴,九十年代畢業於本省一個不錯的大學,也是堂堂本
科生,臉上總是親和的樣子,有種屬於知識分子的白凈氣質,怎麼說呢,大家閨
秀的範兒。模樣雖然不能說腳踢林誌玲,也是當時挑一的俊俏女子,尤其老媽保
養得很好,本來天生體質就是那種耐衰老的,皮膚白凈剔透,五官秀氣,加上家
里條件不賴,保養的功夫也肯花,所以整個人由里向外散發著一種成熟的魅力。

  拿我來說,我從小就對老媽有著暗里著迷的情愫,我最喜歡的就是老媽的手
跟腳,老媽的手跟腳都是白嫩嫩纖細纖細的,晶瑩剔透,因為這個緣故,我少年
之後有了情欲之後,但凡看到漂亮小姑娘,如果斜眼看到女孩子的手是那種皺巴
巴幹枯的或者粗粗的手,瞬間好感就沒了。

  老媽身上還有很多寶,比如她屁股很圓潤,大腿豐滿,小腿纖長,這些點我
小時候還沒註意到,也是長大後才有所感悟的。

  家里有這麼個美人兒,鄰居鄉里總是有些老爺們兒惦記,這點是必然得甚至
有點情有可原的,從小到大,我跟在老媽邊上在外面,經常能留意到男人們充滿
欲望卻又礙於邊上黃臉婆子淫威而不得不匆匆掃上兩眼就飄走的那種滑稽。

  說到這兒,就得說起我的雨洋哥了。

  雨洋哥名叫陳雨洋,是我的鄰居兼堂哥,要說不是做鄰居的話可能都走動很
少了,兩家的祖輩是弟兄那種,比我大三歲,我們那一片的孩子王,除了要坐牢
的那種,其他壞事基本都做絕了,甚至還開創了自己別具風格的惡作劇流派,導
致鎮上誰家倒黴孩子被焉壞地算計了卻又覺得是自己孩子太傻帽,進而礙於面子
不想伸張,第一感覺就是雨洋哥的手筆。

  雨洋哥能做孩子王,壞只是他占比最小的特質,最大的就是義,雖然都是小
孩子,他卻很懂得怎麼樣在團隊里分配資源,他對自己的小兵崽子都很好,尤其
是我,這麼多年相處,有好處就沒落了我。

  當然,這里面可能有幾方面因素,第一我是雨洋哥鄰居,第二呢畢竟沾親帶
故的,第三呢,我感覺雨洋哥喜歡我媽,有次我看到雨洋哥看我媽背影的表情,
像極了街上那些糙漢子,雖然眼神一閃即逝,還是我被捕捉了個正著,當時我的
內心里有一點點不快,就是信仰的偶像原來也是俗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會著迷
於媽媽,這個事情搞得我個把月郁郁寡歡,連出去玩的勁頭都沒有,弄得小夥伴
們擔心了我很久,後來我實在在家也憋得慌了,自我開解了下,男人嘛,這不個
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連我自己都覺得老媽不可方物,別說其他人了,雨洋哥也
不是聖人,再說雨洋哥也不像別人那樣流著哈喇子,開解完自己,我擡頭看了眼
窗外,陽光分外明媚,就撒著歡兒出去玩耍了。

  雨洋哥還有個特質,他早熟,而且本錢好,記得十二三歲那會兒下面就開始
長毛了,雞雞狂大,有十好幾公分的樣子,垂在那像吊了塊豬肉,在我們那年紀,
雞吧大可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相反可能還有點不好意思,關於這個事雨洋
哥倒是很灑脫,既不炫耀也不當作什麼醜事,泰然自若。

  就這樣,雨洋哥帶著我耀武揚威,臭名遠揚,也是橫行了鎮上好些年。

  老媽對於我跟著雨洋玩不抱什麼歡迎的態度,她覺得雨洋哥玩得太野,但是
又拿我沒什麼辦法,出去玩總比在家對著電腦好,便也不作聲了,只是在我玩得
一身臟兮兮回家的時候,嗔怪嫌棄又嚴厲地瞪我一眼。

  所謂天有不測風雲,我12歲那年,也就是雨洋哥15歲那年,雨洋哥家里出了
大事,他爸媽在當地一家貿易公司上班,一次出差途中遇了車禍,就這樣人沒了。

  陳叔陳嬸走後,雨洋哥整個人病怏怏了好一陣,我都跟著擔驚受怕了很久,
關於他的監護人問題也折騰了很久,原則上來說,雨洋哥爺爺奶奶早已不在人世,
他要被遠在上海的一個叔叔撫養,但是他從小就不喜歡那個叔叔,死活不肯過去,
覺得自己揣著百來萬的賠款,自己都能養活自己,而且老房子帶著宅基地,都是
巨大的資產,他自己要守著自己的房子,後來協商了好久,便由我家來收養他了,
錢都由他自己保管,主要畢竟一筆寫不出兩個陳字,一衣帶水的,環境又熟悉,
這個年歲的小孩子家里出事,再去陌生環境,容易被孤立什麼的,弄得不好可能
影響一輩子的走向。

  就這樣,老媽便把客房收拾了下,布置成次臥,從此我家就迎來第四口人,
雨洋哥。

  小時候我曾無數次幻想家里有四口人,比如有個小妹妹,或者像電視劇那樣
有個童養媳該多好,萬沒想到十來歲這會兒終於真正地成了四口之家,但是以一
種有點奇葩的形式。雨洋哥倒是落落大方,來了之後直接改口喚我媽叫媽,我還
別扭了一下,但也就是一小會子的功夫。

  雨洋哥正式來我家入住的時候,一掃之前的陰霾,眼睛里仿佛又有了神采,
為了這我還開心了好幾天。

  從那之後老媽的任務就更繁重了。

  以前每天忙活完晚飯,就是輔導我個把小時作業,然後就任我去上網打小遊
戲什麼的,她自己要去做保養,把自己糊得跟鬼似的,要是晚上家里進個賊的話
能賠人家精神損失費。

  現在每天老媽還得增加一個人的輔導,像我還在小學還好辦些,畢竟那些知
識都沒扔掉,帶著自己看著帶著輔導我都能搞定,雨洋哥已經是初中了,那些東
西老媽還得提前預習,力保萬無一失,畢竟老媽本身就是個追求細節的完美主義
者。

  雨洋哥的成績倒是還不錯,在年級上還能排到前幾,保持這個勢頭上個重點
高中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努努力沖個市一中也未嘗不可,老媽絕不允許這一塊
在她手上出岔子,所以老媽自己也變得努力學習,甚至有的時候上班的時候也在
偷偷看初中的功課。

  一開始到了每天晚上,老媽就把我跟雨洋哥集中在書房里,讓我們倆先做功
課,不會的再提問,最後再檢查,後來發現我們倆經常擠眉弄眼的開小會,小動
作多的不得了,一氣之下在我們倆臥室里分別布置了書桌,分開做功課,七點鐘
那會兒一邊敷著面膜一邊輔導我,八點那會兒再去雨洋哥房間檢查雨洋哥的功課,
因為初中的功課有些深度,有的大題需要兩人探討還得討論好久,比我這還耗功
夫很多。

  有的時候老媽給雨洋哥輔導,我想起以前雨洋哥看老媽的那個眼神,不禁開
始羨慕起雨洋哥來了,有傾心的人給自己做輔導,怕是很有學習動力的吧,如果
我們班的班花給我晚上做輔導,我肯定幸福死了。

  就這樣,半年時間四口之家就度過了磨合期,變得越來越熱鬧了。

  雨洋哥連一開始進我家那僅剩的一丟丟拘謹也拋卻了,跟老媽相處的時候也
能做些親昵的動作了,而且比我放得開多了。

  我跟老媽相處,礙於母子的那種地位差異,我這個做兒子的就是聽話,如果
不想聽的說教,就會進行狡辯或者沈默式的非暴力不合作。

  而雨洋哥則顯得更加平等,他會嘗試跟老媽開玩笑,也會在老媽在家里忙活
的時候沖過去跟她打鬧,老媽不開心的時候他會嘗試去開導,甚至一些乏味的日
子里,雨洋哥還會送老媽一些小禮物,一些品牌的化妝品之類,逗得媽媽很開心,
再者,雨洋哥成績在整個鎮上都是前茅的,我媽也感覺很有面子。

  就這樣,在我眼里老媽比以前更有神采了,臉上蕩漾著莫名的幸福模樣。

  當然,家庭生活自然不是一帆風順,有的時候老媽也會莫名地生氣,也不知
道是公司里出了什麼事情還是在街上有人輕薄的玩笑開得過火了,人在家里悶悶
不樂,誰都不愛搭理,但也都只是一陣一陣的,雨洋哥總是會通過開玩笑搭話加
小禮物這些方式讓老媽重新陽光起來。

  原本我以為日子也不會有什麼變化了,老爸在外面打拼掙錢,老媽持內,雨
洋哥是我的扛把子,我也算是幸福小太爺了,直到去年~

  17年五月份那會兒,天氣慢慢開始炎熱了,一個不能再平常的日子里,我放
學回到家,在屋里打遊戲,當時剛迷上一款流行遊戲,不到被老媽拽著耳朵就不
會下機的那種。

  老媽剛下班,在廚房里做飯,我下午喝多了果汁,打了一會兒遊戲實在憋不
住了,就跑出去上廁所,路過走廊的時候我還鬼使神差地撇了一眼廚房方向,這
一看不要緊,我看到雨洋哥也在廚房,很不自然地閃身了一下,貌似是把手從老
媽身上某個位置抽回去。

  當時我也沒多想,也來不及多想,沖進廁所爽爽快快地尿了一炮。

  回到房間後,回憶起剛才一瞬的畫面,越想越覺得很奇怪,思來想去很久,
那副畫面越發的揮之不去,仿佛刻在了腦海里。

  當時應該是聽到我臥室開門的聲音的,雨洋哥跟老媽慌張得半轉頭看著走廊
的方向,但是我沖出去的速度太快了,導致雨洋哥抽手的速度沒跟上他的大腦,
我唯一不確定的是雨洋哥的手是放在老媽身上什麼位置上,但是兩人肯定有問題,
因為兩人慌張的深情可以說明一切!

  到了吃完飯的時候,飯桌上的氣氛有點尷尬,各自刨著各自的飯菜,老媽都
放棄了一貫的說教,變得有些沈默,我低著頭都能感覺到雨洋哥和老媽是不是地
瞄我,想從我的表情里探究我下午有沒發現異常。

  我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既不伸張,也不可以找話題打破尷尬,一幅人畜無
害的樣子,仿佛急著吃完趕緊再去打遊戲的樣子。

  一頓飯草草地吃完,照例老媽去收拾碗筷,我跟雨洋哥各自回房學習去了。

  我做完作業,老媽洗完澡,貼著面膜,香噴噴地進來了,我開始偷偷地審視
媽媽的裝束了,性感卻不放蕩的真絲孔雀綠睡裙,領口高低恰當,能看到胸前白
嫩嫩的,但是不會看到什麼深溝誘惑,因為真絲貼身性好,顯得胸前鼓囊囊的,
勾勒出一幅很好的形狀,而凳子上面屁股的形狀也是圓滾滾的無所遁形,弄得我
整個輔導都有點心猿意馬的。

  我這邊輔導完了之後,老媽照舊叮囑我稍微玩會兒就早點睡覺去,然後就去
雨洋哥房間去了。

  這個晚上我一點玩的心思都沒有,還沈浸在福爾摩斯般的探案欲中,我不喜
歡不明就里的感覺。

  憑我的直覺,老媽肯定跟雨洋哥之間的關系肯定不止養母子那麼簡單了,從
吃完飯的表情可以判定,兩人甚至都是一條戰線上的了。

  我心里最壞的打算是,兩人已經發生色情片的那些情節了,別看我小,對於
男女之事雖然沒有實踐過,卻是耳濡目染了很久的,當然,最早的網址是雨洋哥
給我的。

  想到這里,我覺得整個人堵得慌,很怪異,但是還有點刺激,我的小雞吧甚
至開始硬邦邦的,很是難受。

  我想去他們門口偷聽,卻又沒那個膽,只能感受著時間的流逝,腦海里想的
全是雨洋哥精幹的身體跟白花花的老媽在床上翻滾的樣子,雞吧硬得難以自抑,
用手揉了揉,還感覺很是舒服,便加快了節奏,無師自通地開始了人生中的第一
次,後來知道叫做打手槍的東西。

  當精液射出來的時候,我用手紙清理完畢,草草地去洗簌了下,那會兒雨洋
哥屋門緊閉,不知道老媽是不是還在輔導,或是在淫樂,或是回自己房間睡覺了,
也沒多想,欲望發泄過後是一片清明和淡定,回我自己房間便沈沈地睡去了。

  接下來這幾天,我經常有意無意地留意老媽跟雨洋哥相處的細節,倒也沒發
現什麼蛛絲馬跡。

  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事情卻出現了轉機——

  有天我在雨洋哥房間里玩,問雨洋哥討教遊戲攻略,一個不留神,斜眼瞥到
一個物件,書櫃玻璃窗里有個那種360 度的家庭監控!

  這一下我立馬興奮了起來,感到血液在沸騰!

  既然雨洋哥房間里有這個東西,他能幹嘛用,是不是一直開著的,老媽和他
的淫戲是不是盡在記錄?

  找到了突破口,下一步就是循著突破口走,撕開它,發現真相,既然有攝像
頭,就得有控制軟件,網上貌似有可以破解的法子,如果能找到,就可以在自己
家里知道他們晚上在做什麼了。

  就這樣,我在網上搜索了半天,楞是沒找到破解的法子,無疾而終。

  轉念一想,雨洋哥裝這個攝像頭,想必就是拍下他跟老媽的激情視頻供自己
品鑒,或者上傳網絡,靠這個掙錢!

  想到這里,我又去sis 上逛了兩天,各種門事件,國內自制短視頻都瀏覽了
一遍,還是沒找到頭緒。

  那麼應該就是雨洋哥自己慢慢欣賞了吧,那就一定會把視頻存儲在某個地方,
硬盤或是網絡硬盤!

  對於雨洋哥的抽屜,我是很熟悉的,因為經常要去翻翻看有沒有趣小玩意兒,
倒是沒看見過有硬盤,他有個抽屜是上鎖的,那里我動不了,撬鎖的絕活我又沒
掌握,這條路子只能作罷。

  那就只能試試網絡硬盤了,雨洋哥有個特點,他所有的網絡的東西都用同一
組密碼,雖然那組密碼很複雜,但是因為我有意無意地坐他邊上看了很多次,早
已經爛熟於心,便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打開百度盤,輸入那組賬戶名跟密碼,平
複下狂跳的心臟,點擊登錄,果然,進去了!

  進去一看,我勒個擦,琳瑯滿目,洋洋灑灑幾十個g ,都是以日期為標題的
壓縮文件!

  我做賊心虛地趕緊在我的電腦里建了個隱藏文件夾,將網盤里所有的文件一
股腦全下了下來,然後退出,清理緩存,搞得自己覺得天衣無縫的樣子,一陣子
弄完已經晚上十點了,也來不及細看,倒頭就睡。

  第二天晚上,趁著老媽在雨洋哥房間里輔導的時候,我估摸著這會兒肯定是
安全的,以雨洋哥到我家來這年把的經驗來看,老媽絕不會在這段時間來我放假。

  我還在門口放了個空可樂罐,因為我的書桌是背對門口的,這樣萬一有人偷
偷推門進來,也能使我快速察覺並作出反應,雖然年歲不大,但是萬無一失是我
一直的行為風格。

  一切準備妥當,我悻悻地找到文件夾,先選擇了一個最早的文件,雙擊打開,
咦?居然要密碼!

  不過這並不能難倒我,無非就是生日之類的,果然,才試了雨洋哥自己的生
日,文件就解壓縮了,我就索性現將所有文件都解壓放在電腦里,然後點擊觀看
第一個視頻。

  視頻的角度相當於從側前方對著雨洋哥書桌的方向,這個角度非常棒,我媽
跟雨洋哥的表情動作盡收眼底!

  而且這攝像頭居然是廣角的,除了兩個墻角,其他地方盡收眼底!

  不過視頻的內容有些乏味,看日期是雨洋哥剛來我家沒多久的那段日子,雨
洋哥一邊專門的聽老媽講解,一邊皺著眉頭思考,時而朝老媽瞥兩眼,也是那種
柔情中帶著愛戀的眼神。

  快速瀏覽完,我就點開下一個視頻,也是狂拉進度條的瀏覽著看。

  前一段時間的視頻內容上大體類似,都是老媽輔導雨洋哥功課,後面雨洋哥
逐漸膽子大了一點,開始眼神往老媽的領口里瞟,老媽也沒註意到,還是專心講
解。

  有的時候雨洋哥會不經意地跟老媽有一些肢體接觸,老媽沒當回事,說實話,
如果沒有後來的事情,我自己看到也不會當回事,但是現在看來,這些動作是有
意味的,雨洋哥已經開始克制不住自己的我媽的貪戀,開始付諸行動了!

  又過了幾天,那次我爸回來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發奇想給我媽帶了件睡衣,
是那種裙擺比較低,胸口開衩也比較低的酒紅色吊帶性感睡裙,那天輔導功課的
時候我媽就穿著這件睡衣,雨洋哥一時間瞄得忘了所以然,直勾勾地盯著,思想
上開了小差,很快就被我媽發現了。

  「咳咳~」老媽輕聲提醒,臉蛋紅到了脖子根。

  雨洋哥意識到自己的不禮貌,也是慌亂地回神盯著書胡亂地看了一通。

  老媽不好意思地拉了拉吊帶,發現於事無補,嘟著嘴有點出神,我估摸著老
媽那會兒想回去換件衣裳,但是又覺得那樣反而更顯得尷尬,所以在那自顧自地
猶豫著。

  不過老媽到底是長輩,很快就自己緩解了過來,又開始抓著一道習題跟雨洋
哥講解起來。

  沒過一小會兒,雨洋哥又情不自禁地瞄了過來,正好老媽也看向雨洋哥的眼
神,兩人撞了個正著。

  「看什麼呢!專心點放在功課上!」老媽紅著臉呵斥,一邊不自然地又拎了
下肩帶。

  雨洋哥沒做聲,又低下頭去。

  後面反反複複地雨洋哥還是忍不住地瞄,後面媽媽都不提醒他了,索性讓他
看了去,只有雨洋哥開小差的時候會嗔怪地提醒他仔細看題。

  就這樣,那晚上的輔導特別漫長,本來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之間的輔導,一
直弄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左右才收場,收場之後老媽逃也似的跑離了房間。

  再後面幾天,老媽一直沒再穿那件睡裙,而是穿那種略微保守些的款式,當
然,說是保守也是相對的,老媽的睡衣都是那種真絲睡裙,能保守到哪里去,只
不過不再露出乳溝和整段的大腿罷了。

  但是那晚上仿佛是引子,從那之後老媽給雨洋哥輔導作業,雨洋哥總是若有
若無地看老媽胸部,再過了陣就更過分,還在拿東西或者起身去廁所的時候裝作
無意地用手肘去蹭

  老媽也早就意識到這種不妥的情緒,導致輔導時總是有些扭捏,兩個人就這
樣尷尬了許多。

  後面某一天,老媽畢竟是長輩,她不能任由這種尷尬不停地滋生成長,決定
主動突破,那天晚上輔導完功課,老媽主動跟雨洋哥談心——

  「雨洋,你也是個懂事的孩子了,媽覺得有必要跟你談談心了」老媽率先開
場白。

  「媽,你說」雨洋哥應該是沒預料到老媽會跟他談心,有點措不及防,手在
攥著拳頭,透露著自己的不安。

  「媽也不知道怎麼說,咱娘倆就不拐彎抹角的了,你最近心思有些飄,沒完
全放在學習上,這樣下去無比會影響你的成績」老媽頓了下,接著道,「你有什
麼心思,有什麼需要傾訴的,可以跟媽講,媽是個過來人,可以給你一些成長期
必要的建議」

  雨洋哥低著頭,紅著臉,沈默不語,又仿佛腦子在飛速地運轉,思考如何應
對。

  「媽~」就這樣度過了難好的一段沈默之後,雨洋哥顫巍巍地開腔了。

  「嗯,你說」老媽側著臉微笑著看著雨洋哥,鼓勵他講下去。

  「額,怎麼說呢,媽,我喜歡你~」雨洋哥低著頭,目光不敢跟老媽接觸,
後面的聲音簡直細若蚊絲,我好半天才辨認出來。

  老媽舒了口氣,終於得到了意料中的答案,這下就好辦了,只要雨洋哥肯開
口,問題就有解決的突破口,就怕兩人都僵著。

  「傻孩子,你現在還小,懂什麼叫喜歡嗎?」媽媽微笑道。

  「我懂!」雨洋哥紅著臉,昂起頭大聲爭辯著,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嚇了老媽
一跳。

  「呵呵,那你倒說說,什麼叫喜歡?」老媽不急於爭辯,循循誘導。

  「我這種就叫喜歡,媽,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你,自從跟
你住到一塊兒,更是滿腦子想的都是你!」雨洋哥咬著牙,還是傾訴出自己的全
部情緒。

  「唉~」被雨洋哥這麼直白地一頓搶白,老媽倒顯得有點突然,驚慌得不知
道講些什麼了。

  「媽!」雨洋哥突然上前,抓住我媽的肩膀,「我真是對你喜歡得入迷了,
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你,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老媽掙紮著推開雨洋哥,繼續循循善誘,「雨洋,這麼大的年紀,會對女孩
子產生感情,媽很理解,但是你對媽不能這樣,媽不圖你什麼,把你教育成人就
是媽的責任,成人之後,你會遇到自己的女孩,到時候媽跟著你們享享清福,就
是媽的願望了。」

  雨洋哥繼續垂著腦袋,像落敗的公雞,「可是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媽,你
太漂亮了~」

  「唉~」老媽無語地嘆了口氣,然後兩人便都無言,氣氛繼續冷場。

  「雨洋,媽媽更多還是想跟你做個平等的朋友,而不是想對你有多少說教」
經歷了一段在我這個旁觀者都覺得尷尬的寂靜之後,還是媽媽選擇打破了沈默。

  「這樣吧,雨洋,媽媽知道跟你說再多也阻止不了你青春期的胡思亂想,咱
們不如把這種變成個動力」老媽頓了下,繼續說道,期間還經常擡眼觀察著雨洋
哥的反應。

  聽到這里,雨洋哥眼里頓時展起了神采,擡頭直視著老媽。

  「我們這樣,首先要打破這種尷尬,你呢,要是實在惦記你媽我,你就還像
你之前那樣惦記,也不用防著我發現你的鬼心思,進而訓你,但是惦記歸惦記,
心思要放在學業上,今年你初三,是你人生中很關鍵的一年,上次中考你考了年
級第十,你一定要保住位置,還要穩中求升,如果期末你能拿到前五,我不僅不
會責怪你的邪心思,還會對你作相應的獎勵」老媽溫柔細語。

  「好的,媽!」雨洋哥神采愈甚,「那~媽,假如我真考了年級前五,什麼
條件都能答應嗎?」

  「當然不是,肯定是媽力所能及的小條件」老媽莞爾一笑,模樣可愛極了。

  「那如果我要媽下半學期做我女朋友呢?」雨洋哥惴惴不安,問得緊張兮兮
的。

  「讓我做你一兩天女朋友,給你體驗一下是可以的,半學期太長了」老媽討
價還價。

  「那媽你開價,我考到什麼成績可以讓你做我半學期女朋友?」雨洋哥覺得
有門,趕緊打蛇棍上。

  「嘻嘻,滿分!」老媽調皮地開條件。

  「啊!不是吧~這是赤裸裸的拒絕了~」雨洋哥一幅敗給你了的表情。

  「嘻嘻,不逗你玩了,年級前三吧,怎麼樣?」老媽咬著嘴唇,一幅性感的
小模樣,猶豫了半天,開出她的終極價碼。

  「成交!」雨洋哥如釋重負,結束了當晚的長談~

  看到這里,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仿佛一個童話故事已經度過了鋪墊,即
將進入高潮,我恨不得一下子將所有視頻看完,但是同時我也意識到時間已經不
早了,便將所有視頻都拷到手機里去,出去洗漱準備睡覺。

  到了走廊里,我又看了下雨洋哥的臥室,還是安靜得聽不到一點聲響,本來
我想湊上前去,到門口聽聽,如果屋里有什麼動靜,在門口一定是能聽見的。

  猶豫了一下,終歸還是膽怯地放棄了,如果媽媽這會兒突然從房間里出來跟
我撞個正著,那以後可怎麼相處哦~

  洗簌完,我想了想,又鬼使神差地來到主臥的門口,從門縫下面看到里面有
微弱的燈光,應該是媽媽已經回了房間,但是沒開燈,在把玩手機或者電腦之類
的東西,看到這些我便安心了,起碼這個屋子里目前沒有進行著很香艷的故事,
我也沒必要繼續窺探了。

  回到我的房間,我關上門,蒙在被窩里,打開手機,繼續欣賞剩下的片段—


  話說經過那次夜談,雨洋哥跟老媽又回到之前的那種交流狀態,老媽很嚴厲,
但是雨洋哥還是敢於在她面前開玩笑地打岔。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