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2)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五九四章最好的獸皮

ach9140
本文:2019-03-11T21:27:49

邵玄看中的這個地方,同樣處于兩條河流的交匯處,這樣能利于行船來往,邵玄在畫圖布局的時候,還特意在獸皮卷上畫出了建造碼頭的地方。

沒有遠行任務,沒有輪值,也沒有去狩獵的人,則被調往邵玄所定下的那塊地,開始建造。

在部落人的心目中,圈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將屬于自己的地方圍起來,讓外人知道這一片地是他們的。

所以,這幾天,每天都會看到一些炎角戰士們用粗粗的韌性十足的藤繩,綁著一堆大小不一的石頭扛在肩上或者背在背上,往新圈的地里運。

開鑿石頭都是在附近的山上,這周圍的山不大,但也還算常見,依舊不屬于任何一個部落,只是時不時能看到一些目光警惕的外部落人藏在樹叢里,他們盯著來往的炎角人。

那些外部落的人不敢對炎角的人出手,任誰看到輕松扛著那么多石頭還能說笑的人,都會先忌憚三分,跟別說他們每次見到的炎角人還不是一兩個,更小心了。

好奇的人肯定有,那些居住在不知道哪個小角落的小部落,或許很不顯眼,但他們肯定有他們自己的能耐,自己的活法,否則無法生存。邵玄并不會去無視去小看那些部落。

在得知附近有一些不知哪個部落的人在暗處窺伺之后,邵玄讓人準備了一些木牌,然后用植物磨成的顏料,在木牌上寫字。

木牌上寫下的話,告訴這附近出來覓食的部落人三件事:第一,這地方我們炎角要了;第二,我們炎角打算將這里建成一個交易區,名為炎河交易區,交易區在冬季正式到來前會開放一次,哪個部落想要交易,可以過來看看;第三,我們炎角擁有大量優質獸皮。野獸兇獸皆有。

想了想,邵玄在末尾又加了一句:“公平交易,童叟無欺。”

寫好之后,邵玄將木牌交給運石頭的戰士。“在路上找地方插了。”

運石頭的戰士看了看,也明白邵玄的意思,不多說,抄起木板就快步離開,他們還要去運石頭。

炎角人力氣大。運石頭的效率也快,邵玄將這里圈出來才兩天,外圍的圍墻已經建了一半了,邵玄說冬季前這里就能開放,并非亂說,而是計算過的。

邵玄也讓人給咢部落和雨部落、濮部落,還有附近的一些現階段知道的部落,都送去了消息,告訴他們炎河交易區的事情。

雨部落已經開始磨刀霍霍,準備起交易的事情了。他們本就在儲備,打算著在冬季前跟炎角換點東西,現在得知炎河交易區的事情,興致更強烈,炎角人喜歡的東西,雨部落的人未必喜歡,若是只與炎角人交易,他們未必能交換到自己所需要的,現在,炎河交易區的出現。可能會給他們更多的選擇,自然都卯足了勁忙活。

部落里一些閑下來的匠人們,在造船那邊結束之后,也過來幫忙。老克也過來了。他行動不便,但打磨石器木器方面還是不錯的,建造房屋的話能幫忙。如果凱撒在,會馱著老克,同其他戰士們一起乘船度過炎河來這邊,忙完了再回去。若是凱撒去狩獵,喳喳會帶著老克過來,連船都不用坐。

炎角的匠人們在造船完畢之后并未休息,主動請求過來幫忙,他們喜歡創造,更何況,炎河交易區對炎角而言是好事,他們樂意如此忙碌。

遠行的隊伍已經離開,在隊伍臨行前,邵玄已經將炎河交易區的地確定好了,所以,在隊伍離開前,他曾對遠行的人說過,若是去了內陸的交易區,告訴那里的人,最好的獸皮,就在炎河交易區。

這話錯了嗎?沒錯啊,絕對沒錯!

炎角人敢光明正大喊出這么一句,“我們就是擁有最好的獸皮!”說的也是事實。

同時,邵玄還讓遠行的戰士們告訴那些內陸交易的外部落遠行隊伍,冬季的時候獸皮比較貴,如果想用同樣的東西換得更多的獸皮,就在其他季節的時候,到炎河交易區來交換。

過去的兩個冬季,氣候異常,自然不需要獸皮,但現在天地災變過去,氣候會恢復到原來的樣子,或許會有其他的變化,但絕對不會立馬重復過去那兩年的情況。

大陸上很多地方,冬季肯定會下雪,甚至可能會更冷,否則,遷徙的鳥群不至于只往這邊飛,而不是朝其他地方。今年對獸皮的需求量肯定會猛增,而過去的那場災難,讓很多部落損失慘重,未必能得到足夠的獸皮保暖,就算有,飼養獸的獸皮,怎么可能比得上兇獸的獸皮?

也有人用獸毛、羽毛、稻草等各種東西充當填充物,用麻布做成簡易的襖子,但論保暖,絕對沒有裘皮來得方便、結實,尤其是兇獸的毛皮,是很多人都非常喜歡的。

遠行隊伍帶出去的獸皮,肯定會賣完,但至于那里的人,是否會跑來炎河交易區換獸皮,那就不能確定了。

邵玄也沒打算著立馬就讓炎河交易區弄得眾人皆知,這不是一個短時間就能完成的事。

不過,這個交易區的出現,肯定會吸引來更多的炎河上下游的部落人,那樣邵玄不用自己乘船,就能得到更多炎河上下游的消息。

有人才有交流,有交流才有信息流通,炎角所做的,不過是提供一個交流的場所而已。

當然,肯定會有一些意圖不軌的人過來,想要搶奪或者偷竊,對于這樣的人,炎角從來都只有一個態度:殺!

就算是友善的部落人,也不會對盜竊、搶奪自己財物的人手下留情。

邵玄對照著獸皮卷上畫出來的圖,給建造的匠人們細細說明一番,確定他們聽明白之后,便去下一個地方。

而運送石頭的隊伍,已經帶著邵玄寫好的木板離開交易區,去鑿山之地。

他們在樹林間行走,這兩天來來往往運送石頭,已經走出了一條小道,小道上的樹都被砍去,路上的阻礙也被去除,地面的草都已經被踩成草泥。

“就插這兒吧。”郎嘎將扛著的木板往小道旁邊一插,快速掃了眼不遠處的樹林,然后同其他人一起離開。

在他們離開后不久,幾個身影小心翼翼靠近,他們蓬頭垢面,只披著一些胡亂編織的藤草,走兩步就停下來聽一聽,確認周圍沒有其他人,才繼續靠近。

他們來到剛才插在這里的木板前,打頭那人皺著眉看了看木板上的字,表情有些艱難,似乎辨認木板上的字對他而言頗有難度。

雖說大陸上確實有通用的文字和語言,但并不是每個部落的識字率都那么高的。

打頭那人好不容易將木板上的字認完,便嘰里咕嚕跟身后的人講述一番,幾個人圍成圈,湊在一起商討的時候,還有個人站在外圍謹慎盯梢四周。

等商議完畢,打頭那人走到木板前,抱著木板咬牙將木板使勁往上拔。

拔出來之后,幾個人便像是后面有兇獸在追似的,撒腳丫子跑了。

于是,等郎嘎扛著石頭過來的時候,便看到他插木牌的地方,只留下一個坑。


  給優名單(0)  回應(2)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k - 36.227.106.154
1 F:2019-03-12T09:12:31
good

(觀光客) 謝謝分享 - 49.217.176.170
2 F:2019-03-12T11:02:57
謝謝分享謝謝分享謝謝分享

[0.36]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