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出借女友2

kg0000
本文:2019-03-11T17:49:13
「第一次第一次,大叔,原諒我們一次。」

  「走,到辦公室說去。」說著,轉過身去就走。

  事到如今也沒辦法,先跟著走吧,到了辦公室,我打個電話找找人,也就沒
事了。

  想到這些也是有恃無恐,雖說在林區抽煙罪過不小,但是這裡的頭我都認識
,也沒什麼事。

  拉起瀟兒,跟著那個護林員走。一邊走我一般打量那個人,個子不高也就一
米六,大約50十多歲,禿頂,一臉的絡腮鬍子,穿得挺髒,看著挺猥瑣的。

  這老小子剛才肯定是看見瀟兒的大屁股了,想著要是這樣一個猥瑣男抱著漂
亮的瀟兒,這畫面一出現在腦子裡,我的小弟弟又高高的翹了起來。

  瀟兒一路上一句話也不說,低著頭,這時候她心裡肯定是懵了。

  走了有十分鐘,來到一個小木屋,這就是所謂的辦公室啊?就是護林員值班
的宿舍麼,以前也轉到過這裡啊。

  屋裡一張破木床,床上亂七八糟的堆著幾個被子,一個木書桌,上面有個對
講和一些亂七八糟的雜誌,還有一個方桌,可能是吃飯用的,幾把破木椅子。

  護林員坐在書桌前,說「你們這問題太嚴重了,隨地小便要罰款的,林區抽
煙就嚴重了,我得向上彙報。」他說話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
瀟兒。

  估計這大叔也是很久沒見過女人了,像瀟兒這樣的小美女,誰都得多看兩眼,
何況他呢。

  「大叔,別啊,罰款吧。我認識這裡的陳園長。」

  「認識誰也不行,我直接對消防負責。」

  老孫子,我心裡暗罵,可是還得說好話「大叔,放過們一次,我們年輕不懂
事。」

  瀟兒低著頭,都快哭出來了。

  「大叔,對不起,我們知道錯了。」那老孫子也沒搭話,眼睛色迷迷的盯著
瀟兒的胸看了半天。

  「帶身份證沒有?」聽這話有緩,趕緊問瀟兒,瀟兒搖了搖頭。

  「大叔,這不出來爬山麼,沒帶。」

  「那你們今天不能走,本來想放過你們了,怎麼也得給我登個記吧?」

  「大叔,車本成麼,我們給你拿去。」老東西一聽馬上說:

  「湊合,在哪啊?」

  「公園門口車裡呢,我們這就去給你取。」

  「那不行,你們走了不回來我找誰去?」老東西的眼神終於不看瀟兒了,?
著頭看著我說:

  「男的去拿一趟,女的先扣在著,等東西拿回來再走。」

  「那我們商量一下。」

  「快一點,我還要去巡山呢。」我拉過瀟兒說:

  「老婆,我去拿一下,你在這等我,我一會兒就回來。」

  「老公我害怕。」

  「沒事,他一會兒去尋山,最多把你鎖這裡,我一會兒就回來了。」

  「那你快點老公。」

  「嗯。」我轉過身多老東西說:

  「大叔,我去取一趟,她留在這。」

  「成,去吧!認識路吧?」我也懶得理他,又囑咐了幾句瀟兒,就趕快跑了
出去。

  由於跑得太著急,跑到平臺有點岔氣,停下來歇歇。

  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抽吧,老東西這時候又不會出來逮我。

  掏出煙點上,拿火的時候,在褲兜裡一模,身份證在,剛才就問瀟兒了,居
然沒想起來我自己帶了。

  這下省事了,抽完煙就回去。

  現在清醒了,不像剛才心裡那麼亂了,覺得有點不對頭。

  那個老東西開始說的那麼嚴重,怎麼這麼輕易又放過我們了?讓我去拿身份
證?他該不會是對瀟兒有什麼想法吧?真的是我之前想的,猥瑣男和美女?想到
這裡,我決定趕快回去看看。

  沒一會兒就回到木屋,我想看看老東西在幹什麼,就繞到木屋的邊上,那裡
也有塊大石頭,緊挨著木屋。我爬上去,石頭上正好有個凹,我跳過去,居然發
現木屋的牆上有個園洞,蹲下來看,正對著屋裡的木床,屋裡的情況一目瞭然。
瀟兒坐在木凳上,低著頭。

  「你們年輕人啊,素質是越來越差了,你說你一個姑娘,就在那裡光著屁股
撒尿,你說要是有流氓你怎麼辦?」瀟兒什麼都沒有說,估計現在是快羞死了。
老東西接著說:

  「那個男的就更嚴重了,抽煙,這樣引起山火得槍斃。我得好好考慮,要不
要彙報。」他說這話明顯在嚇唬瀟兒。

  「大叔,對不起,求求您了,我們再也不敢了。」瀟兒是被嚇到了。老東西
見嚇唬見效了,接著說:

  「那可不行,我在這守了半輩子了,連個老婆都沒娶,我可不能因為你們,
再丟了工作。」怨不得他一直盯著瀟兒看呢,原來是個老處男。

  「大叔,放過我們吧。」瀟兒也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能叫他放過我們。我從
包裡拿出DV,決定把他威脅瀟兒的場面給錄下來,留個證據。屋裡沒了動靜,
兩個人都在那坐著,都不說話了,老東西自己點了根煙。

  媽的,不讓我抽,他到不怕點起山火。就這樣安靜了一會兒,他又說話了。

  「等那個男的回來,我就給指揮部打電話,叫他們帶派出所的人過來。」一
說這個,瀟兒真是急了,站了起來。突然,瀟兒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大叔,我求求你了,別報警,罰款,幹什麼都行。求求你了。」看到這一
幕,我真是很感動,瀟兒那麼的在乎我。我正要衝出去,看見老東西,雙手扶著
瀟兒胳膊把她扶起來。

  「姑娘別這樣啊,我也不想難為你們,但是我也沒辦法啊。」

  「這就你一個人知道,你不說就沒人知道了。」瀟兒急得臉都紅了。

  「姑娘你先坐下,坐下坐下。」說著把瀟兒扶坐下,那雙手就在瀟兒的腋下,
肯定是摸到瀟兒的乳房了。他自己走到門口,打開屋門,把掐滅的煙頭扔了出去,
又往外張望了一下,關門的時候順手插上了門。瀟兒卻沒有注意。

  這個時候他想做什麼,我是清楚了,老東西起了色心。他準備怎麼占瀟兒的
便宜呢?想著這些,我的小弟弟硬了,和在火鍋城的感覺一樣,好刺激,於是決
定再看看。

  這時我突然發現屋後面又過來兩個人。什麼人?壞了老東西的好事,也使我
失去了這次享受刺激的機會?仔細看,是那兩個跟著我們的外地遊客。只見他們
輕輕的靠近屋子,蹲在木屋的後邊,順著縫隙往裡看。

  他們肯定是剛才往前沒有看到我們,就轉身回來找,然後目睹了剛才的一切
,就一直偷偷地跟著,看見我出去了,就繞到後邊偷看。看樣子他們沒有看到我
又回來了,我蹲的石頭上看得見他們,他們卻看不見我。

  這時屋裡又說話了:「姑娘你讓我放過你們,這樣被別人知道了,我可就丟
了工作,我連老婆都沒有,再沒了工作。」

  「不會的大叔,我們不會和別人說的,我們給你錢。」

  「那可不行,那是犯錯誤。」

  「那你要什麼大叔,能給你的我們都能給你。」這時候,我看到老東西有點
激動,手有些顫抖。

  「我……我。。你說的是真的。」

  「嗯,大叔,你要什麼?」瀟兒以為他會提什麼物質要求。

  「我……我……我要看看你!」

  「看我,怎麼看我?你不是一直在看著我麼?」

  「我老李這一輩子都沒碰過女人,姑娘你讓我看看你的身子,我就當什麼都
沒發生過。」

  「啊,瀟兒聽明白了他的意思,臉騰地一下就紅了。

  「不行不行……我男朋友馬上就回來了,你。。你要幹什麼?」說著站起來
退到牆角。

  「別怕姑娘,我不是強迫你,就是看你說了要什麼都行,我就提這麼個要求
,不勉強,你坐你坐。」老東西膽子這麼小,放棄了?

  「一會兒你男朋友回來我打電話你們一起去指揮部,派出所解決。」老東西
真夠孫子子的,他吃準了瀟兒害怕。

  「不要啊,大叔,求求你了。」老東西不說話了,又點了根煙。瀟兒低著頭
也不說話了。一會兒瀟兒說話了,

  「大叔,你。。你要怎麼看?」

  「嘿。」老東西詭計得逞了,陰笑一聲。

  「姑娘不用害怕,我就想看看你的身子,讓我這把老骨頭死了也算看過女人
的身子了。」

  「我男朋友就要回來了。」

  「他啊,這會兒還沒到山下呢,這一去一回,得五六個鐘頭呢。」原來老東
西早就有打算,算算也是,下到山下再繞道前山,再回來,可不得五六個鐘頭麼
。那就把我的漂亮女朋友借給你看看,我也正好滿足一下。

  「快點,要不我就出去巡山了,順便跟領導彙報。」老東西繼續給瀟兒施加
壓力,站起來往門那裡走去。

  「好……好吧,不過你答應我只是看看,看過了要放過我們。」

  「把上衣撩起來。」老東西並不回答就開始指揮了。瀟兒站起來,低著頭,
慢慢把小吊帶撩了起來。

  「奶子真不小,脫了脫了,我要看看。」老東西已經開始激動了,他那看過
這麼好身材的美女。瀟兒也只好聽他的,脫下了小吊帶和胸罩,用雙手摀住乳房。

  「呼……呼……」老東西的呼吸都加重了,

  「手放開,手放開。」瀟兒慢慢的垂下了雙臂,低著頭,羞紅著臉。一對可
愛的大奶子暴露在了老東西的面前,淺淺的乳暈,粉嫩的乳頭。老東西往前走了
兩步,一隻手插進了自己的褲襠裡,褲襠高高的翹起。

  「姑娘,讓我幫你解開褲子成麼?」說完也不等瀟兒表態,就走了過去。瀟
兒啊的尖叫了一聲,抱著雙臂退倒了牆邊。

  「別……別害怕姑娘,我就幫你解開。」說著就走到瀟兒面前蹲了下去,雙
手微微顫抖著扶助了瀟兒的膝蓋。這時瀟兒抱著胳膊擋住乳房,用驚恐的眼神看
著他。老東西的手順著瀟兒的大腿慢慢地向上撫摸,摸到瀟兒的屁股時候,突然
用力捏了一下。瀟兒又是啊的一聲驚叫,身子一震。

  「這大屁股,真有彈性。」老東西現在的舉動已經超出了剛才說的只是看看
,可是這時候瀟兒想的就是它能放過我們,肯定是腦子裡亂成一團麻了。老東西
開始解瀟兒的仔褲扣子,拉開拉鏈,一下就把瀟兒的褲子褪到腳脖脖子。嚇得瀟
兒只能是尖叫。

  「這小褲衩,這麼小。」老東西站起來對瀟兒說:

  「這是什麼褲衩?」

  「這……這是丁字褲。」瀟兒咬著嘴唇說。

  「都脫下來吧,脫下來給我看看。」瀟兒只得又慢慢的褪下了紅色的T-B
ACK交給老東西,然後抱著胳膊蹲在地上。老東西這時候坐到一個椅子上一邊
看著T-BACK一邊說:

  「站起來啊,害什麼羞阿?」瀟兒慢慢站起來,雙手垂下。

  「你這褲衩都濕了,你這姑娘下邊尿了啊?」瀟兒聽了恨不得把頭紮到地裡
。早上出發前被我挑逗就沒有滿足,買票的時候又被那兩個遊客挑逗了半天,再
加上現在裸體站在被一個陌生男人面前,瀟兒的小穴不由得她,分泌出大量的淫
液。現在她只有夾緊了腿。

  「轉過去,讓我看看你的屁股,剛才你在外邊撒尿的時候我都沒看夠。」這
老東西原來是看完我女朋友撒完尿才出來制止,剛才已經過了眼癮。老東西解開
自己的褲帶,把褲子也褪了下來,露出老處男的大雞巴,又黑又粗,用手套住開
始上下活動,看來這老東西就是靠打手槍過的這些年。

  「比老孫那老婆漂亮多了,每回偷看老孫跟他老婆打炮,自己擼,哪有看著
這樣的姑娘擼著舒服,呼……。。」原來這老孫子也偷看別人打炮。

  「姑娘,屁股翹起來。」他還在指揮瀟兒擺姿勢。瀟兒看到他在打手槍,見
他也沒有動手,也只好按他說的做。擺了幾個姿勢以後,老東西又說了:

  「姑娘,坐到床上去,我想看看你的小逼。」說著,他自己站起來穿上了褲
子。這老東西到底要做什麼,手槍也沒打完,怎麼就穿上褲子了呢?我也看不懂
了。瀟兒看他穿上褲子就坐到床邊,按他說的,把腿分開了踩在床沿,擺成個M
型。這樣正好正對著我偷看的洞。老東西湊了過來,

  「粉色的,我還以為女人的逼都是黑的呢。」老東西說著粗話,品評著瀟兒
的小穴。這不是廢話麼?我的女朋友能和他看過別人的老婆一樣麼?

  「嗯……嗯……」瀟兒呻吟了,被一個陌生男人這麼近距離地看著小穴,她
開始發情了。瀟兒的淫水流了出來。老東西就蹲在瀟兒的小穴前邊,

  「姑娘,你這逼流水了,是不是想讓別人操阿?」

  「嗯……不要,你說只看看的,我都讓你看了,你要說話算數,嗯……」老
東西沒有說話,繼續觀察著瀟兒的小穴。由於他背對著我,我看不見他手。突然
,老東西猛的站了起來,褲子一下就滑倒了腳上,雙手一下按住瀟兒的膝蓋。

  「你幹什麼?你說好只是看看的。」瀟兒驚呼,可是膝蓋被他按住,雙腿動
不了。老東西猛地撲到瀟兒身上。

  「啊!」由於瀟兒的雙腿分的開開的,老東西的雞巴一下就插進了她的陰道
。原來這孫子剛才穿上褲子就是為了叫瀟兒放鬆些警惕,他蹲在那就是在解褲子
。我之前想的猥瑣男幹小美女終於成為現實了,也情不自禁的握住自己的雞巴。

  「啊……不要啊。你不能……啊……」瀟兒尖叫著,可是在這裡誰聽得到呢
,只有我們三個偷看者。

  我轉身去看那兩個遊客,也都把手伸到褲子裡,專心看著活春宮打手槍呢。
那個老東西插進去並沒有抽插,只是趴著沒動。我把DV焦距推了上去,粉色的
小穴被個黑雞巴撐的開開的,周圍沾滿淫水。突然我看到老東西的陰囊一緊,屁
股開始抖動。這老東西第一次幹女人,早洩了。

  「不要啊……你騙人……啊。。好燙……啊……」瀟兒叫著。射了有快一分
鐘,老東西全身一軟,不動了。

  唉,就這樣結束了,我心裡淩辱女友的癮還沒過夠呢。老東西抽出雞巴,趕
快抄起瀟兒的小腿往上?,讓她的小穴向上,防止精液流出來,但還是有不少流
了出來,黃色一坨一坨的。看來這老東西沒少存貨啊。我看著他要繼續幹什麼。

  「你怎麼能這樣?你是騙子!」瀟兒哭著叫道。

  「住口,小騷貨,想讓你男人判刑啊!」這一嚇唬,瀟兒安靜了。

  「小騷貨你還不是想叫男人幹,下面都流成河了,幹了你也是你勾引的。」

  「你……你強暴了我……嗚……」瀟兒哭了起來。

  老東西有些不耐煩了。

  「強暴你,這可是你自己脫的衣服,別哭哭啼啼的。想叫你男人知道啊?」

  「你……你……不能讓我男朋友知道,他會不要我的,嗚……」

  「別嚎了,老老實實的聽話,操都操了,你乖乖聽我的,等你男朋友回來什
麼事都沒有,我也不計較你們的事了,要是不聽話,我就說你勾引我,然後你們
做的事我一樣上報。」這一嚇唬,天真的瀟兒還真被唬住了了。

  「那你放開我的腿,讓我下來。」

  「放開?現在你得聽我的,你男朋友最快也還得四個小時才能回來。」說著,
拽過一個被子墊在了瀟兒的屁股下面。

  「現在開始你自己扳著腿,小逼給我朝天,不能讓我子孫流出來,都養在你
的肚子裡。」

  「不要啊,會懷孕的,求求你。我聽你的還不成麼?」瀟兒自己並不知道自
己不育,還在央求那個老東西。

  「別跟我討價還價,現在還想那麼長遠,先把眼前這關過了再說。」瀟兒不
敢反抗,也只好按他說的做,扳著雙腿。老東西這麼做,其實正好能讓瀟兒吸收
那些精液,怎麼也是童子精,含有大量的雄性激素啊。老東西穿好褲子,抽了根
煙。

  「你就給我在這裡這樣躺著,我去巡山,兩個小時以後回來。」說著,把瀟
兒的衣服都裝進包裡,他是怕瀟兒跑了,這樣光著身子,瀟兒只能呆在這了。

  「這樣好累,我堅持不了。」瀟兒抗議道。老東西過來,居然扯了一塊膠條,
從瀟兒肚子粘到屁眼。

  「這樣就流不出去了,膠條不許給我扯下來。」說完拽過一床被子,蓋住了
瀟兒,只露了一個頭。轉身出去,從外面把門鎖上去巡山了。

  現在我要怎麼辦,我現在也不能出現啊?正在我猶豫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
在屋子後邊偷看的兩個外地遊客轉到了前邊,難道他們也想……?

  我繼續看著。兩個人見門鎖了,直接來到一扇小窗邊上。瘦子一推,窗子開
了,裡邊正好是書桌的位置,兩個人輕易就進了屋。屋裡的瀟兒看見有人進來,
也不敢叫了,驚慌失措地看著兩個人。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美女啊,這麼快就不認識了,我們跟了你好久了哦。」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出去,我喊人了啊。」

  「喊人,哈哈哈。」瘦子大笑,

  「你在這裡跟老漢做愛,你叫誰?叫你男朋友?還是叫那個老漢啊?」說著,
就和胖子坐在了床邊。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胖子猛地把被子撩開。

  「啊」瀟兒驚叫著攢成一團。

  「老老實實的,讓我們兄弟舒服舒服,要不你和老漢在這打炮的事情,我們
要和你男朋友好好講講的。」他們也掐準瀟兒的脈了。說著,胖子就把瀟兒拉到
懷裡,直接就親上了她的嘴。

  「嗚……」瀟兒也沒法說話了,兩個手還在擺動。瘦子一把抓住,別到了身
後,另外一隻手就把貼在瀟兒小穴上的膠條扯了下來,黃白的精液一下就流了出
來。胖子端起瀟兒的雙腿,就像把著小孩撒尿的姿勢,往外控老東西的精液。

  「不要,你們不要啊,他一會兒還要回來的,他不讓我扯掉的……嗚……」
瀟兒還真聽話,怕那個老東西回來看見精液流了。

  「沒事的,一會兒我們兄弟會給你灌好新的,哈哈。」瘦子淫笑著說。沒多
一會兒就控乾淨了,瘦子湊過來仔細看瀟兒的小穴。

  「真是不錯,老梁,一看就是沒怎麼幹的嫩貨。」瘦子說著,就用手指撥弄
瀟兒的陰核。

  「嗯……嗯……不要動哪裡,啊……」瀟兒開始呻吟,剛才她已經發情,只
是那個老東西早洩了,瘦子一碰,淫水又像洪水一樣流了下來。

  「你可真夠騷的,看看這水流的。」

  「哦……啊……不要啊……啊……嗚……」瀟兒的嘴又被胖子親上。胖子的
舌頭在瀟兒嘴裡攪來攪去,雙手抓著兩個大奶子揉著。瘦子用兩根手指插進瀟兒
的陰道,快速的抽查。

  「真他媽的緊,手指頭都夾。」突然,瀟兒嗚嗚叫了起來,因為嘴裡有胖子
的舌頭,也沒有叫出聲音,身子快速顫抖。我知道這是瀟兒的高潮到了,他被兩
個陌生人指奸到了高潮。伴隨著瘦子手指的抽出,一股液體從瀟兒的陰道噴了出
來,她噴潮了。瘦子被噴了一身,

  「真他媽的夠勁,還能噴水。」胖子根本沒時間理他,這時候正在吸瀟兒的
乳頭呢。瀟兒的乳頭因為高潮,也挺立著,胖子一會兒吸一會兒咬。

  兩個人玩弄了一會兒,瘦子把衣服都脫光了,雞巴個頭不小,龜頭尤其大,
像個小雞蛋。這時候瀟兒也從高潮中恢復了過來。瘦子抱起她,跟胖子說:

  「別在這床上,太髒了。」

  說著抱著瀟兒坐到了椅子上,低頭親著瀟兒的乳房。

  「嗯……嗯……」瀟兒又開始呻吟,這時候胖子也扒了個精光。胖子的雞巴
要小多了,而且軟趴趴的,真是胖人雞巴小。胖子走過去,瘦子把瀟兒放到地上


  「蹲下,小騷貨。」說著就按著瀟兒蹲在他們連個中間。

  「用嘴給老子口交。」

  「不要,哪裡好髒。」瀟兒拚命地搖頭。她到現在都不肯為我口交,難道瀟
兒的小嘴要被這倆人開苞?胖子用手一下捏住瀟兒的鼻子,在瀟兒張嘴呼氣的時
候,瘦子的大雞巴一下就插進了瀟兒的嘴裡。

  「嗚……。」瘦子用手抓住瀟兒的頭,雞巴開始往裡抽插。嗆得瀟兒眼淚
直流,只能幹嗚嗚。看到這些,我又忍不住抓住自己的雞巴開始打手槍,看到自
己的女朋友在屋裡給陌生人口交玩弄,那種變態的心理快感無比的刺激。屋裡瘦
子抽插了一會兒,把雞巴從瀟兒嘴裡吧了出來。

  「媽的,這小妞真是不會口的,齒感太強,弄得我一點都不爽。」

  「咳咳」瀟兒低頭咳嗽著。

  「那換我。」說著胖子坐到了椅子上,拉過瀟兒,按下她的頭,就把雞巴插
進瀟兒嘴裡,用手按著她的頭,一上一下的動著。瀟兒彎著腰趴在胖子兩腿之間
,小穴裡流出來的水順著大腿流到了地上。

  「嗚……嗚……」瀟兒支支吾吾的呻吟著。這時候瘦子站在瀟兒的身後,手
扳著瀟兒雪白的大屁股,用他的大龜頭在瀟兒小穴上蹭來蹭去,把雞巴上沾滿瀟
兒的淫液。只見瘦子突然往前一拱。瀟兒吐出胖子的雞巴。

  「啊……」的一聲尖叫。瘦子的大龜頭操進了瀟兒的陰道,他用手扳住瀟兒
,雞巴快速的抽插,每次都抽到只剩龜頭然後又全部都操進去。啪啪的身體撞擊
瀟兒屁股的聲音,和嘖嘖的水聲,還有瀟兒嗚嗚地呻吟聲交織在一起。瘦子操了
有百十來下,對胖子說:

  「老梁,你等會兒再爽,快去拍照。」他們還要拍照?這時胖子去包裡拿出
相機,啪啪的拍了起來。

  「阿……好舒服……啊……不能拍照,不要……要快……老公用力。」這時
候的瀟兒已經完全被瘦子給操爽了,眼神迷離,表情淫蕩,開始叫老公了,已經
完全忘了是在被兩個陌生人幹呢。這樣站著幹了一會兒,瘦子停了下來。

  「老公不要停,老公我要啊。。嗯……」瀟兒顯然是受不了瘦子停下來。

  「老梁,哥們給你表演,遛狗,你看好了。」說著瘦子往後退了一步,雞巴
抽了出來,但是龜頭去沒有抽出來,瀟兒被瘦子拽著也往後退了一步。原來瘦子
的龜頭卡在了瀟兒的陰道口,他一退後,瀟兒就被拽著走。

  「老公不要啊,我要你幹我,你不要走了。」瘦子得意洋洋的表演,根本不
理會瀟兒。瀟兒就這樣彎著腰,被瘦子拽著在屋裡走了一圈。胖子忙著拍照,

  「哥們你這真牛,怎麼練的?」

  「天生的,哥們我就是龜頭大,正趕上這小妞的逼緊。哈哈。」嗯……嗯……

  「瀟兒繼續呻吟著。」

  「換哥們來操會兒。」

  「好。」說著從瀟兒陰道裡拔出龜頭,發出

  「啵」的一聲。

  瀟兒「阿」了一聲。胖子坐到了椅子上,拉過瀟兒的屁股,往下一坐,把自
己的雞巴套了進去,然後用手抱著瀟兒的腰,開始上下的運動。瘦子接過相機,
變換各種角度開始拍照。

  「嗯……嗯……」瀟兒叫得明顯沒有瘦子幹她的時候叫得淫蕩,看來胖子是
真的不行。就這樣幹了有三四分鐘,胖子的呼吸越來越快。

  「要射了……我要射了。」

  「啊……老公,射進來,老公快點。」瀟兒也大聲叫了起來。

  「哦」胖子一聲低吼,緊緊的抱住瀟兒的腰。

  「你真他媽沒用,這麼一會兒就射了,去去,拍照片。」胖子起身抽出雞巴,
一股精液順著瀟兒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嗯……」瀟兒還在呻吟著。瘦子坐在了椅子上,瀟兒分開腿坐在了瘦子腿
上,瘦子往前一頂,大龜頭又操進了瀟兒的小穴。

  「啊,老公你的好大,好熱,用力幹我,啊……」

  「小騷貨,還是喜歡哥哥的大龜頭吧?」

  「嗯……喜歡……喜歡……哦……」

  「哥哥幹的你舒服麼?」

  「舒服,舒服死了……啊……哥哥我好舒服。」聽著瀟兒居然能這麼淫蕩的
叫床,我也很驚訝。只見瘦子用手托住瀟兒的屁股,快速的抽插。

  「哥哥,老公……啊……好熱,小穴好熱……好舒服,老公快……還要快…
…」瀟兒開始胡言亂語的呻吟。瘦子就這樣托著瀟兒幹了有二十多分鐘。別看他
幹吧瘦的,性能力這麼強。

  「啊……老公哥哥,我要丟了,老公,用力幹我,射給我。」瀟兒一隻
手攬住瘦子的頭,整個身子往後仰了過去,另外一隻手揉著自己的乳房,身子開
始顫抖,瀟兒快到高潮了。瘦子也加快了運動,托著瀟兒的屁股快速的抽插。

  「啊……。老公我到了。啊……」瀟兒大叫了起來,神奇的是,她揉著的乳
房居然從乳頭噴出了一股奶水。

  這時候瘦子也屁股一?,陰囊一緊,射出了精液,全都射進了瀟兒的陰道。
看到這麼刺激的畫面,我的小弟弟也不爭氣的發射了。

  瀟兒被這麼大的生理刺激,一下子暈了過去。瘦子趕快把它抱到床上,這時
他的大龜頭還沒有從瀟兒的小穴中拔出來,裡邊的精液被堵住也一點都沒有流出
來。

  他把瀟兒放到床邊,拔出龜頭,趕快又用剛才扯下去的膠布粘到瀟兒的陰戶
上。這時胖子一直在邊上拍照,瘦子坐在邊上休息。

  「照夠了麼。」

  「夠了,照了有兩百多張,小妞真夠勁,居然還能噴奶。」

  「好,收拾一下我們趕快走,都一個半小時了,一會兒那個老孫子回來就不
好辦了。」兩個人穿好衣服,把瀟兒的身上擦乾淨,屋子地上簡單收拾了一下,
拿著自己的東西,翻窗出來了,關好窗,急急忙忙的跑了。

  屋子裡瀟兒慢慢從剛才高潮的反應中醒過來,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好像
做了一場夢一樣。

  「?」門打開了,護林員回來了,瀟兒攢成一團坐在床上。

  「小姑娘,有沒有聽話啊。」那個老東西說著,扔下包就坐到了床邊,伸手
拽過瀟兒。

  「啊……疼……」

  「過來我看看。」老東西粗魯地掰開瀟兒的腿,看到膠條還粘在那裡,滿意
的笑了笑。

  「聽話,聽話就好。」說著,猛地撕掉了膠條,裡邊的精液流了出來。

  「啊……」瀟兒又是一聲尖叫。看來是粘掉了瀟兒的陰毛。

  「呵呵,乖乖聽話啊,現在你是我老婆。」說著低頭去親小兒瀟兒乳房,

  「啊……好疼,你弄疼我了,不要咬阿。」那個老東西哪管這一套,繼續在瀟
兒兩個白嫩的奶子之間吸吮。

  「好紮,你的鬍子好紮。」老東西現在都顧不上說話了,一隻手在瀟兒的小
穴上亂摳。

  「啊……嗯……你輕一點。」

  「媽的,真是騷,這老些水把老子褲子都弄濕了。」老東西說著,把瀟兒扔
在床上,自己站起來扒光衣服,撲到瀟兒身上,雞巴長驅直入插進了瀟兒的小穴。

  「啊……」瀟兒大叫。老東西一聲不吭,屁股一挺一挺的開始抽插。由於剛
才已經射了一次,所以這次沒有早洩。

  「撲哧撲哧」兩個人下體交合的地方傳來很大的聲音,老東西很用力。

  「啊……太大了……嗯……不要……你輕一點……」瀟兒叫著。老東西就像
搗蒜一樣,一下一下快速的抽插,每次都把整根雞巴插到底,這是他第一次這樣
的幹女人的小穴。老東西的雞巴不像瘦子的那樣龜頭大,整體都很粗,每次都帶
的瀟兒陰道裡的肉外翻。

  「啊……啊……嗯……」瀟兒呻吟著,兩隻手開始緊緊地抱住老東西的背,
兩條腿也?了起來,盤在老東西的屁股上,瀟兒又被乾爽了,她又快高潮了。

  「啊……啊……快……」插了有幾十下,突然老東西背一挺,屁股開始抖
動,又射了。畢竟是第一次這樣幹女人,這麼強烈的刺激他受不了。

  「啊……不要啊……好熱……不要射出來……嗯……」瀟兒在就要高潮的時
候,老東西射精了,她正好被吊在中間。

  「嗯……嗯……」瀟兒還在呻吟。射完老東西軟軟的趴在瀟兒身上,大口地
喘著粗氣。

  「真他媽夠緊,原來女人的逼這麼緊。」老東西說著,雞巴還在瀟兒的陰道
裡插著。

  「來,親個嘴。」

  「嗚……」瀟兒還來不及躲,老東西就把舌頭伸進了瀟兒嘴裡開使攪拌。

  「嗚……嗚……」瀟兒也發不出聲音。這時,老東西的屁股又往前一頂,開
始抽插。媽的這老東西的雞巴射完居然沒有軟。

  「嗚……嗯……」瀟兒被堵住嘴,只是發出支吾的聲音。

  「小騷貨,我看你也操得挺爽啊?」老東西說話了。

  「嗯……嗯……阿……」瀟兒沒有說話只是在呻吟。老東西停止了抽插,

  「媽的,說話,老子又不是再操個母豬。」這老混蛋,幹了我女朋友還說他
是母豬。

  「啊……你……你你不要停……嗯……」瀟兒現在被幹到半中腰,迷迷糊糊
的說。

  「想叫我操你啊?那你叫我?」

  「大叔……嗯……你別停阿……」

  「大叔我不愛聽,叫老公。」

  「老公……老公……來啊……啊……。」瀟兒現在處在一種迷離狀態。

  「哈哈,比老孫的老婆來緊,看他們打炮,比這個差遠了。」老東西說著把
雞巴拔了出來。

  「啊……啊……不要……」瀟兒在抗議。老東西把瀟兒翻了過來,從後面插
入瀟兒的陰道。這樣一來,雞巴插得更深了,剛才射進去的精液也被擠出來不少,
順著瀟兒大腿流了下來。

  「啊……。老公……好大。。好熱……你快動。」

  「叫得真騷,來,我多給你下點種。」老東西用背入式快速地抽插起來,啪
啪的撞得瀟兒屁股上的肉一顫一顫的。

  「啊……好舒服……嗯……」這次老東西幹的時間明顯加長,而且每次抽插
都是幅度很大。每一次插到頭,瀟兒都會

  「啊」的叫一聲。這樣幹了一段時間,老東西的手原本一直在扶著瀟兒的屁
股,突然繞到前面抓住瀟兒乳房,把瀟兒的上身拽了起來。

  「啊……啊……老公……啊……」瀟兒順著抽插的節奏呻吟著。老東西用力
揉搓著瀟兒的乳房,雞巴更加快速的操著瀟兒的小穴。

  「啊……。老公……快……好用力……我要……要丟了……啊……」瀟兒又
開始全身顫抖,兩個乳頭再次噴出了液體。

  「啊……」老東西也一聲吼,第三次在瀟兒的陰道中射出了精液。兩個人都
癱倒在床上。老東西又拿過膠帶,扯好一條,拔出雞巴迅速粘上瀟兒的小穴。這
才起身坐到一邊抽煙。

  「嗯……哦……」。瀟兒還趴在床上,在剛才高潮的刺激下迷糊著。老東西
抽完煙,拿過瀟兒的衣服來到床邊。他拿出瀟兒的T-BACK,把瀟兒身體擦
拭了一遍。

  「小騷貨,穿上衣服吧,你男人也快回來了。」瀟兒爬起來卻看到老東西把
紅色T-BACK裝到自己的褲兜裡。

  「內褲……我的。」瀟兒低頭說。

  「這個我留下了,做個紀念,你就穿著那個膠帶吧。」瀟兒沒有辦法,把自
己的衣服穿好,坐在了椅子上整理頭髮。老東西在邊上淫笑著看著。

  整個這一幕全都被我用DV拍了下來,我把漂亮女友借給三個陌生人幹了五
次。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便站起身來。一動不動地蹲了好幾小時,腿都麻
了。正在揉腿的時候,我的頭一不小心撞到了木屋,

  「?」的一聲。

  「誰啊?」我心中暗叫不好,趕快跳下石頭,繞回平臺。在平臺又休息了一
下,我快速跑到木屋,這樣氣喘籲籲的他們就不會懷疑了。

  開門進屋,老東西說「挺快的小夥子。」

  這時我看見瀟兒坐在床邊,見我回來,馬上站起來叫我「老公」聲音很小。
剛才我離開之前瀟兒明明坐在了桌邊的椅子上,怎麼會又坐到床上去呢?莫非這
一會兒時間,那老東西又……?瀟兒低著頭就沒再說話。

  「大叔,我拿來了身份證。」

  「算了吧,你走了以後,我和這小姑娘聊了聊,你們都還年輕,下不為例,
這次就算了。」我心想,你個老孫子,還聊了聊,你這癮過大了吧?

  「那太謝謝了,以後我們一定不這樣了。」我也只好假裝賠笑說。

  「瀟兒,我們走吧,快謝謝大叔。」瀟兒一直低著頭,紅著臉,輕輕地說:

  「謝謝大叔。」我拉著瀟兒出來,臨走那個老東西還說:

  「以後常來玩。」媽的,是你個老孫子想玩吧?

  一路下山,瀟兒也不說話,我假裝問她:

  「怎麼了老婆?」

  「沒事沒事,有點累,我們快走吧。」然後就不說話了。開車回家的路上,
瀟兒坐著睡著了。這一整天,除了早飯別的東西就沒吃,又被三個人搞到好幾次
高潮,肯定是很累了。回到家,瀟兒馬上跑到廁所,關上門。我去敲門問她

  「怎麼了老婆,這麼著急啊?」

  「嗯,一身的臭汗,好難受,我先洗洗。」等她洗完,我藉口也去洗,看到
廁所的紙簍裡,有一個攢成團的膠帶。我撿起來打開,裡邊居然裹著一個山裡的
大榛子,上面沾滿白色的粘液,一看就知道是精液。

  這個東西是塞到瀟兒陰道裡帶回來的麼?難道是我回屋子之前那一會兒放的
?還有瀟兒兩次高潮的怎麼會噴奶?太多的問題還沒來得及想。回到臥室,瀟兒
已經睡著了,這一天,她太累了。


三 親人

  這段時間,我們過得很快樂,瀟兒的體質在我的努力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她的心理也在慢慢發生著改變。

  大量的雌性激素攝入和雄性激素的吸收,使得瀟兒體內的性腺發生了根本的
變化,更多的分泌出泌乳素,這也是上次瀟兒被陌生人幹到高潮的時候,乳房噴
射出奶水的原因。

  現在的瀟兒體內分泌出泌乳素之後,使得她變得極度敏感,渴望做愛,做愛
之後,又刺激她分泌泌乳素。

  只要讓她攝入一定量的雌性激素就等於是讓瀟兒自己從體內分泌出春藥。

  本來想還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我們兩個一起度過,但是瀟兒的姐姐要回家來
住。瀟兒的姐姐叫馨兒,比瀟兒大六歲,前幾年和她老公回到她老公的老家去發
展。她老公是當地一個領導的兒子,兩個人的事業發展得很不錯. 這次回來辦些
事情,就住到家裏面。

  唉,我和瀟兒的同居生活只能暫時結束了。

  周日和瀟兒一起到機場去接她的姐姐和姐夫。

  他姐姐和姐夫我都沒有見過,他們在那邊忙於事業很少回到這裏.

  到了機場,飛機還沒有到,我和瀟兒就聊天打發時間.

  「老婆,你姐姐脾氣怎麼樣?」

  「我姐脾氣特好,從小就特別照顧我,怎麼?你怕我姐姐不喜歡你啊?呵呵」

「不是,只要你喜歡我就成,我又不要你姐姐。」我拿瀟兒打趣。

  「討厭,你要好好表現啊!」

  「你姐夫呢?你以前不是說過是個高幹子弟麼?特別牛吧?」

  「才不是呢,我姐夫可好了,特別的會照顧人,以前我生病都是我姐夫帶著
我去看呢,他才不牛呢。」瀟兒說的很認真,「我姐夫特別有男人的魅力。」

  聽著瀟兒誇別的男人,我聽了心裏還真有點不是滋味。

  「哼,你姐夫那麼好?你是不是也喜歡他啊?」

  「你討厭啦,成熟的男人哪有你這麼小氣的。」

  瀟兒也聽出了我的意思,「我就喜歡你啊,我就愛我的好老公,不過你要成
熟點啊,不許你耍小性子。」

  瀟兒怕我生氣,趕快哄我。

  「我已經很成熟了,不成熟能和你那個麼?呵呵!」

  「你討厭……」

  我們兩個說說笑笑,不大會兒功夫,馨兒和她老公就出來了。

  瀟兒跑過去,姐妹兩個擁抱在一起。

  我也趕快迎上去說:「馨兒姐吧,一路辛苦。」

  姐妹兩個這才分開,瀟兒給我們互相介紹.

  她姐姐馨兒今年30,長得很有成熟女人的味道。

  他姐夫叫淩軍,32歲,長得一般,身材倒是很高大,比我還高半頭,一看
到也真是那種成熟的男人。

  我趕忙打招呼:「馨兒姐,姐夫,你們好!」

  「你就是小衛啊,瀟兒打電話老和我說起你,我妹妹的眼光不錯. 」馨兒說.

  「呵呵,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趕快去接她們的行李。

  「我自己來吧,很貴重。」瀟兒姐夫冷冷的說了一句。

  「哦哦,好的。」

  這句話把我弄得很尷尬,心裏想,你要不是瀟兒的姐夫,我才懶得搭理你,
虧得剛才瀟兒那麼誇你。

  這時候瀟兒和馨兒正手拉著手說話,也沒有注意到我。

  回到市區,為了在瀟兒的姐姐姐夫面前表現一下,我特意請她們去吃飯。

  飯桌上,她們一家人有說有笑的,瀟兒一會兒跟馨兒說笑,一會兒又跟他姐
夫聊天,完全忽略了我。

  馨兒姐倒是我聊了一會兒,原來他們夫妻的生意都是馨兒在打理,她老公也
就是在需要托托關係的時候出出面,其他的也都幹不來。

  他姐夫整晚就沒跟我說超過五句話,他這樣的人,我也懶得理他,我就討厭
這種眼高手低的人,誰也沒比誰多長一個腦袋,他這樣的公子哥,如果不是瀟兒
的姐夫,我才懶得和他一起吃飯。

  晚上送她們回家,這幾天我就不能住這裏了。

  走之前瀟兒跑過來說:「老公,辛苦你了。」

  「沒事,你的姐姐也是我的姐姐麼. 」

  「好久沒有看到姐姐姐夫了,對不起老公,今天冷落你了,不許生氣哦!」

  「哪有,我有這麼小氣麼?我是成熟男人。」

  「真沒生氣,那你今天怎麼不愛說話?」

  「成熟男人就要少說話,像你姐夫那樣。」

  「我姐夫是和你不熟,熟了以後就好了。」

  「我看算了吧,他那樣的人我可不敢高攀。」

  「你怎麼這麼說,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啊。」

  「好了好了,快上去吧,別叫她們等你。」

  「嗯,老公,這幾天對不起了,不許生氣哦,在家要老老實實的哦。」

  說著,瀟兒親了我一下。

  我正要抱抱她,她一轉身跑了,還沖我做個鬼臉。

  唉,這一個星期,日子不好過啊。

  第二天上班忙了一天,晚上到了瀟兒家裏和他們一起吃飯。

  她們三個人還是一起說說笑笑的,我就像個外人,尤其是他姐夫,當我跟空
氣似的,整晚也就對我說了幾句不陰不陽的話。

  想跟瀟兒親熱親熱,當著她的家人也不是很方便,只好忍著了。

  走的時候瀟兒出來送我,「老公,你好像不高興啊?」

  「沒有,看你這麼高興,我也很高興. 」

  「我姐夫人很好的,你們慢慢就熟了。」

  瀟兒看出我對他的姐夫不感冒。

  「沒事沒事,這幾天你多陪陪她們吧,畢竟是好久沒見了,我們以後時間長
著呢。」

  我也是怕瀟兒不開心。

  「嗯,我會的,那老公你回去早點睡吧。」

  「這幾天我不過來了,你有事給我打電話。」

  我實在不願見他姐夫那張臉。

  「怎麼了老公?」

  「我真的沒事,這幾天工作也忙,你快回去吧。」

  「嗯,那你多注意身體. 」

  說著瀟兒過來吻我。

  我們抱著濕吻了一會兒,可是也不能做下一步舉動啊。

  轉天早上,我給瀟兒發了條短信,問她昨天晚上睡的怎麼樣?等了半天也沒
給我回,以前每次給她發短信都是很快就回過來的,這次怎麼了?我便給她撥了
過去,結果被掛斷了。

  待了一會兒,瀟兒給我回過來一條,「很好。」

  太奇怪了,以前瀟兒從沒有這樣過啊?我馬上又撥過去,這次提示關機了。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珍珠巧克力
1 F:2019-03-14T22:26:58
ok

[0.1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