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鏗鏘悲歌

jiouguai
本文:2019-03-10T13:27:33

一個夏夜,南方小城徐來縣的惠來飯店內,兩個穿著警服
的中年女人正雙手緊緊握在一起。由於職業相同,兩人幾乎是一樣的打扮:藍色
短袖警服黑褲黑皮鞋、短頭發。只不過左邊的女人頭發在發梢處燙了一圈,瘦削
的身材配上秀氣的臉龐看著很有一番成熟的韻味,但她手背上突出的筋骨和淩厲
的眼神讓人知道這絕對是個不好惹的女人;右邊的女人從身材上看像個歐洲女人,
從臉到胸到屁股都是前一個的加長版。瘦瘦的女人激動的搖著她的手說:「紅燕,
紅燕,這些年我好多次在夢里夢到你,你,你,你怎麼……?」田紅燕也搖著對
方的手說道:「我怎麼,變醜了是吧?哈哈,你直說吧,我不在乎,咱是幹刑警
的,要那麼好看幹嗎,再說都四十好幾了,兒子都快考大學了,醜就醜唄!」說
完摸了摸範秋芳的臉:「你倒是沒怎麼變哦,還是那麼漂亮!」……

  範秋芳和田紅燕是警校同學,畢業後範秋芳分到了徐來縣,由於工作積極、
業務能力突出,她從一名普通刑警、代理副大隊長一直幹到了隊長,別看她是個
女的,看起來也是一副手無縛雞之力的樣子,但手底下那幫虎背熊腰的大老伴們
個個都服她,她對於推理案情、刑偵案審特別拿手,並曾經發表過幾篇論文,其
中一篇還獲得了公安部的二等獎。田紅燕畢業後分配到了南方一個叫三桂的縣級
市,去的時候領導見她是個女的,便想讓她幹點整理資料、接待來訪報警之類的
清閑工作,但田紅燕從小跟著會武術的父親練過武,又是個嫉惡如仇的性子,便
拒絕了領導在好意,要去最危險的刑警隊,領導拗不過她只好同意,剛去的時候,
刑警隊的老人們都不看好她,覺得一個女的,打也不行、追起來也跑不快,碰到
危險分子說不定還要分心去照顧她,可幾個月下來,這幫刑警隊員沒人再敢小瞧
她了,這小姑娘那見一個猛,抓壞人時每次都是頭一個往上沖,而且擒拿格鬥也
是驍勇無比,好幾次單挑窮兇極惡的殺人犯,基本上對方在她手上都過不了五六
招,這些年也是破了好多大案,如今的田紅燕已經是三桂市的公安局副局長了。

  範秋芳說道:「紅燕,咱倆這麼多年沒見了,這次你可要在這好好玩幾天,
我有好多話想和你說呢!」田紅燕道:「不行啊,這次是陪大領導去開會的,剛
好他在你們這有個多年沒見的親戚,領導說正好路過就去看望一下,我就趁著這
點功夫找你聚一下,九點鐘就要走了。」兩個好姐妹又聊了一個小時後只好依依
不舍的再次離別,彼此都不知道下次重逢會是何時了!

  徐來縣。

  回到家時已經晚上9點半了,範秋芳彎腰疲憊不堪的脫下黑皮鞋和尼龍襪,
見客廳里電視正在放著足球比賽,17歲的兒子胡翔正躺在沙發上看的手舞足蹈:
「好球!射啊!傻逼,還傳,傳你媽嗎!」範秋芳聽著兒子說著粗話不由皺眉來
到沙發前厲聲教訓道:「小翔,都幾點了,怎麼還在看電視?明天不上學了?」
說話的時候她眼睛正好覆蓋到了兒子身上,由於天熱,胡翔只穿著一條白色的三
角褲,範秋芳由於工作忙平時對兒子生活上沒那麼多時間去照顧,胡翔和他爸兩
個男人也是能對付就對付,以致這條緊身的三角褲已經變的松松垮垮了,範秋芳
無意中看到了兒子右胯下一個長著黑毛的紅通通的球狀物體,多年的職業習慣,
讓她順便往上看了看,也同業是由於職業習慣,她已經不自覺的分析出了:很長,
很粗!這些都只是瞬間的事,範秋芳也沒有這些齷齪的想法,只是條件反射而已,
但她還是覺得自己臉紅了一下,忙邊往房里走邊頭也不回的說道:「趕緊關了早
點睡啊!」

  冰冷的水不停的灑在範秋芳赤裸的身上,雖然已經46歲了,但她的皮膚還
是很光滑,只是本就不大的雙乳由於缺少愛撫變的更小而且下垂明顯,但她腋下
和陰部的毛發卻是異常旺盛,茂密的黑色長毛或直或卷與白皙的皮膚、秀氣文靜
的臉龐形成一種強烈的反差,範秋芳從來不打理毛發,甚至都沒想過這個問題,
做為一名刑警大隊長,忙起來時經常飯都顧不上吃,有時甚至幾天才能回一次家,
誰還有時間去和那些小女人一樣精雕細琢的!俗話說:虎父(母)無犬子,這話
也不一定對,範秋芳此時打破腦袋也想不到,此時兒子正貼著門縫在偷看她洗澡,
手上還拿著一只她汗濕的肉色皮膚襪在鼻子上聞,另外一只襪子則套在兒子雞巴
的前端。媽媽的肉色絲襪看著誘惑,聞起來卻並不香,警察基本上都是穿皮鞋,
又一天到晚在外跑,基本上都有汗腳,這個不是人的問題,只要是幹這一行的都
很難避免,但荷爾蒙異常活躍的胡翔卻覺得刺激無比……

  範秋芳洗完澡回到房間就換上睡衣上了床,丈夫胡濤早已睡著了,她靠在床
上打開電視漫無目的的看著,也不知怎麼的她突然在心里問自己:「和老胡上一
次同房是什麼時候?可能是上個月,要不就是上上個月底。」她每天早出晚歸的,
回家時經常是都深夜,洗完澡後就累的倒頭就睡,夫妻倆交流的時間很少,而且
老胡也不是個性欲強的人,夫妻二人心里都覺得太主動會顯得很流氓,於是本就
不多的性生活就真的屈指可數了。但偶爾閑下來的時候,如狼似虎年紀的範秋芳
也是非常想要的,但她的教育和修養讓她很少會主動要求,只是在丈夫要求時會
比平時回應的熱情些。

  範秋芳愛憐的摸了摸丈夫的額頭,心里覺得虧欠丈夫太多,這麼多年的辦案
過程中,她碰到過很多形形色色的性犯罪,有很多罪犯性亢奮的讓她覺得不可思
議,她曾經抓到過一個強奸犯,審問時罪犯供述自己並不是壞人,只是由於性需
求量太大,平均每天至少兩次,妻子實在受不了就和他離婚了,然後他又找了一
個,還是同樣的原因又離婚了,這樣離了三次後他的名聲也就臭了,再也沒有女
人願意嫁給他了,嚴重性壓抑的他憋的鋌而走險,終於將自己送進了大牢。範秋
芳將手從丈夫的內褲伸出去,用中間的三根手指從陰莖根部、睪丸一直撫摸到肛
門附近,然後順著這個路線來回的動,偶爾輕輕套弄兩下陰莖,動作了一會後胡
濤也醒了,他馬上趴到妻子身上,將她米黃色的睡衣解開,含著一只小巧的乳房
就吸了起來,吸著吸著範秋芳被道德禁錮的原始欲望就噴發了出來,她只覺得體
內癢的鉆心,於是夠著手搓弄著丈夫半軟半硬的陰莖,胡濤也越來越興奮,身體
往下移到了妻子的陰部就要親,範秋芳很保守,她羞澀的一笑:「別,放進來吧!」
胡濤出身於書香世家,也是個傳統派,親妻子陰部只是想討妻子歡心而已,並不
是自己真的願意舔那腥騷的地方,於是兩人男上女下的動了起來。胡濤由於從小
到大都很少鍛煉身體,而且常年都是久坐不動,終於在前年被診斷出得了前列腺
炎。他喘著粗氣在妻子身上動了一百來下後,就啊啊的叫了兩聲射了出來,然後
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趴在妻子身上,範秋芳被弄的剛有點感覺就戛然而止,恨不
得立馬用手指把高潮弄出來,但她還是平靜的微笑著拍了拍老公的背:「把紙巾
拿來,」胡濤扯了一把遞到妻子手上低聲說:「芳,對不起!」範秋芳親了一下
老公的臉道:「胡說什麼呢?我也舒服了,真的,睡吧,啊!明天還要早起呢!」
半小時後,見老公已熟睡,範秋芳側身背對著丈夫紅著臉用兩根手指在陰道里抽
動起來……

  三桂市。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