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淫蕩痴女記5

kg0000
本文:2019-03-10T10:13:15
「老公~~你最近越來越威猛了……唔唔唔……啊……我好像滿足不了你了
呀!」小雪抱著天其忘情地呻吟。

「還不是被小詩那小妖精害的,整天穿得那麼誘惑,我卻不能採摘,實在不
舒服!」天其更加賣力地幹著小雪。

「那你……哎呀……輕點……唔……唔……你去找……小莎嘛!」小雪一陣
痙攣,似是達到高潮了。

「你呆啊?她最近不是找了份家教的工作麼,整體把心思都放在那屁小孩身
上!」天其想到今天早上那道婀娜多姿的倩影,上身穿了條粉紅色的肚兜,後背
僅由一根帶子係住,下身一條白色的齊屄短裙,如凝脂般的修長美腿裹著一雙綠
色的螢光閃絲,絲襪末段兩根布帶連著內裡的T-Back丁字褲,上面鑲著水
鑽,不禁小腹一陣火熱。

「她真是去做家教的麼?我看哪個家教穿成這樣的啊,誤人子弟。」

「唔唔唔……據說那家很要求效果,或許這樣子對小屁孩有幫助吧!啊……

啊……」小雪呻吟。

「不過那小屁孩也不小,都高一了。」小雪又補充道。

天其幻想著性感的小莎在床上與那小孩交合,肉棒又脹大了一圈,不停地進
出小雪的肉穴,還不時把嫩肉帶出來。

「唔唔……小穴腫了啦……」小雪呻吟著。

突然天其停下動作,把肉棒拔了出來,小雪突然下體空虛,不禁無力地纏上
天其渴求疼愛。「我突然想到個激情的遊戲,肉便器聽過嗎?」天其問。

小雪想到了AV裡那些女優被五花大綁,然後在公廁裡被人隨意中出,不禁
把自己送上了高潮。小雪深情款款的看著天其,一隻手靠在他的肩膀上,雙峰貼
著他的手臂,緩緩吐氣道:「婆婆願意做肉便器。」

天其再次一把將小雪壓在身下,肉棒瘋狂地抽插,「讓小詩也來好嗎?我想
嚐嚐她的滋味。」天其試探性的問道。

小雪已經被慾望沖昏了頭腦,想到能成為肉便器,於是無意識的點了點頭。

天其停下了動作,溫柔的扶起高潮了四、五次的小雪,把手機遞給她,示意
讓正在大學裡的小詩過來。

小雪熟練的撥了一串數字,「喂,小詩嗎~~」小雪千嬌百媚的聲音讓天其
口乾舌燥。

「是,小雪姐姐什麼事情?」電話裡小詩問道。

「肉便器,感覺如何?來不來玩~~」

電話裡沈默了一段時間,就在天其和小雪放棄的時候,又傳出了聲響:「好
呀,我馬上來!」小詩似乎很興奮。

掛完電話,小雪開始與天其纏綿,等著小詩上門。

話說小詩掛了電話後,想起了高中時做肉便器的那段經曆,不禁下體一陣潮
吹。休息了一會兒後便打扮一番,從宿捨出來,為了盡快回到屋舍,便決定抄捷
徑。這捷徑其實就是一個建築地盤,地盤上除了一個由貨櫃箱改成的辦公室外,
便隻有一些建材和沙石。現在已經是晚上十時左右了,貨櫃箱仍然透出白光,似
乎仍然有人在工作。

辦公室中有兩個人,胖的竟然是之前火車上遇到的龍總,而另一個則是個包
工頭。這兩人都是酒肉朋友,平時經常一齊花天酒地,今天留在辦公室裡,當然
並不是為了工作,而是在這裡等候他們的電召女郎前來為他們服務,工作不過是
他們向妻子撒謊的藉口而已。

「該死的婆娘,都已經什麼時間了……」經理似乎對遲到的電召女郎十分不
滿。

「龍總別勞氣,聽說這妞很受歡迎,所以才會遲一點,我這就打電話去催一
下。」

「哼,看我一會把她幹到死去活來。」

龍總不停催促包工頭打電話,正在此時他們倆聽見辦公室外傳來響亮的高跟
鞋聲音,包工頭立刻打開門看看,見到工地上有一個穿著黑色短袖上衣、豹紋皮
革短裙、紅色長筒蕾絲絲襪和白色皮革高跟鞋的美女。包工頭立刻揮手示意她過
來,可是這人並不是他們所等待的妓女,而是小詩。

「請問有什麼事?」小詩看見有人招手,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走近去。

「來得太遲了,我的下半身快忍不住了。」小詩被包工頭拉進辦公室,眼前
便是一個充滿色邪眼神的龍總。

「你們到底是做什麼……啊?」小詩還一頭霧水時,包工頭便突然從後抓緊
她的雙手,「交易時說好了我們要玩強姦遊戲的,麻煩小姐你配合一下我們龍總
吧!」包工頭從後說。

「不……不要……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不要強姦我!」小詩雖然性子很浪,
但也知道輕重,所以不停掙紮,但一位少女的力量又怎麼敵得過一個中年的包工
頭。

「好逼真的演技,害我都忍不住要辣手摧花了。嘿嘿……」龍總當然不聽勸
告,強行讓舌尖伸入了小詩的櫻桃小嘴中。

龍總也不心急,一邊啜飲著小詩口中的香津,一邊把他的手移到小詩的豐腴
微翹美臀,用力將她的下體壓向自己,讓火熱的陽具即使隔著西褲也能與她的小
腹磨擦。

「嗯嗯……嗯……啜……嗯……」兩人的口中傳出嘴唇吸吮的聲音,龍總越
吻越興奮,小詩倒是憎惡到極處,但舌頭已堵住了她的柔唇,兩手又被抓實,根
本無從掙紮和抗議,龍總的手又乘機握住了她的乳房,指尖揉動著她微微發硬的
乳頭。

「竟然不戴乳罩,還真是淫蕩的妓女,但想不到乳房這麼有彈性,和我以前
玩的兩個尤物伯仲之間嘛!」龍總一握之下,實在忍不住離開小詩的香舌讚賞她
的美乳,並且扯下小詩的上衣和乳貼。

「不……不是的……求求你,放過我!啊啊……」小詩為了美觀,便沒有穿
胸圍,隻貼上乳貼,怎知今天不知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便被人佔了個大便宜。

龍總用他的大手捏住小詩的乳房,又拉起乳頭,用力將兩個乳頭靠在一起,
再張開大口將兩個乳房都含在嘴裡。小詩敏感的乳頭被男人的舌頭襲擊,在這樣
的刺激下,她不由自主地將整個身體向後仰。

「啊呀……不要吸得這麼大力……嗚……啊!這是什麼?不要……」小詩突
然感覺到屁股上有一根又長又熱的棒子頂著,回頭一望之下,原來包工頭已經脫
下了褲子,從內褲中掏出了一根男性性器,並在小詩的絲襪上磨擦。

「小姑娘,你的絲襪質地真好,磨得我很爽……」包工頭仍然抓著小詩的手
不放,但是卻能扭動下身磨擦著她的絲襪。

「好髒……求求你,不要再擦了……」小詩心疼著自己最喜歡的名牌紅色絲
襪正被包工頭的精水染汙,而且竟然是一根外表猙獰的陽具,但她沒有太多空閒
去理會自己的絲襪了,因為龍總不知何時拿來了一顆藥丸,強行塞進了小詩的口
裡,並且要她吞下。

「小美人,你有福了,這是從黑市買回來的媚藥,要十萬元才買到一顆,這
是讓聖女也變成痴女的藥。」

「不……不要……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小詩運用最後的力氣掙紮開包
工頭,立即衝到辦公室外面,可是身體卻漸漸乏力,最後便跌倒在地上。

「身體……怎麼回事……好熱……啊啊……」

「小美人,看你往哪裡逃!」後上而來的包工頭又再將她抓住,不同的是,
今次是從後抓著她的乳房。

龍總示意包工頭繼續寵幸她的乳房,包工頭剛剛看龍總玩弄小詩的乳房,早
就想參一把,現在當然十分樂意照做,他甚至從後用陽具玩弄著小詩被絲襪包著
的屁股。

藥很快便產生效力,小詩的掙紮漸漸減少,並且全身感到一陣陣酥軟,身體
準備迎接高潮,「啊呀……不要……胸部……怎麼了……嗯……好敏感……啊啊
啊啊……啊啊!」小詩雙腳一軟,接著下身噴出大量淫液染濕了紅色的絲襪。

「噢……龍總的藥真厲害,隻是揉撫乳房就已經讓她高潮了。」

「這還用說,這種藥是軍隊用來拷問女間諜時用的,很難才弄到手,吃下的
女性身體的比平時敏感十倍,而且還會分泌大量荷爾蒙,今晚她沒男人一定活不
成了。若不是見這妓女這麼酥,我才不會用上,今晚要好好玩過夠。」

包工頭很通情達理地讓開,由龍總把小詩推倒,且隔著她的絲襪愛撫陰部。

「嗯……不要……啊……好舒服……喔喔……」由於藥力的影響,小詩的身
體正傳來無與倫比的快感,龍總每碰一下陰蒂,就像被電流過了全身一樣,加上
兩條絲襪美腿左右搖晃,相當誘人。縱使理性仍然想守護貞操,但生理上的反應
卻是催促她要跟眼前的男人性交。

辦公室的電話突然響起,包工頭無奈地暫時離開眼前的光景,而龍總卻逐步
玷汙小詩的身心,他已經把陽具從褲中掏了出來,揮動陽具拍打著小詩的下體,
另一邊又貪婪地來回掃撫小詩的玉腿。

「我上過這麼多女人,你是最美麗的一個,今晚一定要好好的對待你。」說
完,還把小詩的腳趾含得津津有味,明明是穿了一整天絲襪和高跟鞋的腳掌,卻
是傳來了令人想人非非的香氣和陣陣皮革味。

「啊啊……啊……不……嗯啊……啊……」小詩因為淫藥的緣故,就連被龍
總撫摸大腿和吸吮腳闆都感到莫名的興奮,何況一根肥大的陽具正壓在她的陰戶
上,她的身體已經被快感侵蝕得一乾二淨,心中已無法抵抗生理的反應,隻有順
著快感呻吟。

龍總見狀,便撕破小詩的紅色絲襪。原本他的身體已經亢奮得不可收拾,現
在小詩的下體飄出女性特有的荷爾蒙,讓龍總急得更是無法忍耐。

「龍總!不好了……」包工頭從辦公室氣急敗壞地走出來。

「真掃興,有什麼事等我插進去再說。」蓄勢待發的龍總被包工頭喝住,感
到很沒趣,但他仍然撥開小詩的內褲,打算插入去。

「糟了,這個女孩原來不是電召來的妓女,那個女的剛才打電話來,說不能
來了。」

「那這個女孩是誰?」龍總的心也慌了,剛才原來不是在玩耍,而是真的在
強姦了。

「我記起來,這個女的好像是東大的校花。」

兩人互望了一眼,又再望著躺在地下的小詩,怪不得這麼漂亮的女孩會淪落
到做妓女,原來是誤會了。但是兩人看著小詩的臉蛋泛著紅霏,一邊喘氣一邊呻
吟,敏感的乳頭因剛才的刺激而變硬,從這校花身上散發出淫慾的氣息使兩人的
陽具並沒有因為驚慌而變軟。

「嗯……求求你……啊呀……我……嗯……不住了……啊……」在兩人都變
得寂靜的同時,小詩竟然發出嬌媚的呼喚。在龍總停止愛撫的這幾十秒間,小詩
的身體經已忍受不住寂寥,女體的本能竟然在呼喚眼前的男性。

「龍總,是她自己在要求,不幹白不幹,操校花的機會難得啊!」

「對,你看她穿成得這麼淫亂,也不會是什麼正經女人。」龍總摘下了小詩
的係帶內褲,稍微碰一下她凸起的陰核,便使她整個人都抖顫起來。龍總終於下
定決心,把陽具插進小詩的陰道內。

「啊!呀呀呀呀……好粗……嗚……啊呀……」小詩的陰道因媚藥的緣故,
敏感得整個龜頭的形狀也感覺得到。

「噢……想不到這妞這麼淫蕩,今天真的賺到了。」龍總興奮地用力抽插小
詩緊密的陰道。「啊哈……好舒服……啊……嗯……」大量的快感竟然完全蓋過
了小詩的良心,讓小詩沒空去難過自己被一個其貌不揚的胖男人抽插,反而順著
插抽的節奏在浪叫。

「糟……糟了……這女的……啊……太舒服了,我要把精液……啊……灌進
去了……啊呀!」龍總抽插了沒多少下便感到濃烈的射精反應。

「啊啊……嗯……裡面……好熱……啊……又要……嗯嗯……去了……呀呀
呀呀呀呀呀呀……」小詩的淫水和龍總的精液同時噴出,兩股暖流在窄小的陰道
內相遇,為他們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

「啊啊……好舒服……啊……小詩……還要……啊……」小詩的陰道因為龍
總拔出後的空虛而變得好難過,竟主動要求要再被充滿。

在旁觀看的包工頭當然更是興奮,因為當龍總把陽具拔出來的時候,自己終
於能一嚐香澤。包工頭把小詩轉過來,使她的姿勢像隻母狗般,然後強行挺起她
的屁股,從後放入自己的性器。

「啊呀……噢……裡面果然很舒服……」包工頭之前看到龍總插進後不久便
射出來,本來心中暗笑他早洩,但現在自己跟小詩交合時,卻又多少有點明白龍
總的感受了。

「啊啊……啊呀……插……插到底了……嗯……嗚……啊……」包工頭的陰
莖雖然不像龍總那般肥大,卻是比較長身,故此小詩每一下被抽插時,子宮口都
承受著龜頭的撞擊。小詩高潮後不久便被另一根陽具所填滿,極度敏感的身體如
何能抵受性器的蠕動,這種快感是她人生所未承受過的。

被強姦的意識已經忘記了,她被藥力所影響,現在已經成為一個極度饑渴的
痴女,縱使現在被兩個猥褻的男人所侵犯,口中仍是不顧羞恥地浪叫。突然眼前
出現一根又黑又肥大的陽具,原來是龍總示意她口交,已經被抽插得情迷意亂的
小詩沒有多想,便把這根醜陋的性器放進口中吸吮。

「肉棒……嗯……好好吃……嗯嗯……啜……嗯……啜啜……」小詩的身體
大概是因為在發情中,就連散發著精液和男性荷爾蒙氣味的陽具也感覺成極香的
珍寶。現在的她,對性的渴慕已遠超過應有的羞愧心,又或者是,她作為女性、
體內淫蕩的本質全部被激發出來了。

「舌頭……嗚……好會轉……」龍總的陽具射精後本來有點發軟,但被小詩
稍為舔了數下之後,又再度變得強硬,把小詩的小嘴塞得滿滿的,但小詩仍然堅
持不吐出陰莖。

雖然是第一次,但小詩從色情電影中看過女優替男優口交,所以也略懂一點
竅門,但恐怕連她也沒想過,自己真的像女優一樣,背後被人狂插,前面則把染
滿男人和自己體液的陽具吃得津津有味。幸好對小詩來說,這樣的快感稍為滿足
了她的身體,於是自然地擺動身體,迎合兩個強姦犯的抽插。

在抽插的包工頭見小詩這麼淫蕩,便更落力地抽插,發出「啪啪」的聲響,
「哦……噢……我忍不住了……啊……啊6…呀……射了……」小詩的體內這就
被包工頭的精液灌滿。由於剛剛才被龍總內射過一次,大量的精液被逼從小詩的
子宮中濟湧而出,沿著絲襪流到大腿上。

包工頭射了一半,把陰莖拔出來,把餘下的精液射在小詩的嬌軀上,讓她被
腥臭的精液覆蓋了。「太漂亮了,粉嫩的陰道灌滿了精液……」包工頭將手指伸
進小詩的陰道,把精液挖出來,份量比他想像的要多了。

包工頭的指頭越動越快,小詩的身體開始不規則地扭動:「呀……裡面……

嗯……好舒服……再……再快一點……噢……啊啊……」小詩全身被快感充
滿,完全不像剛剛喪失處女般的少女,反而真的像妓女般要求男人。

龍總有點不滿意小詩吐出自己的陽具,又再強行抓實小詩的頭,塞入自己的
肉棒。包工頭掌握了小詩G點的位置,稍為施壓,竟然噴出一股潮水出來,連同
精液全噴到包工頭身上。

「好淫蕩的妞,竟然還會潮吹!」包工頭隻好抓起小詩的絲襪美腿,用她的
絲襪來清潔自己身體。高潮中的小詩,身體在抖動,口中隻能發出「嗯嗯」的叫
聲,反而龍總被她這樣的刺激下,忍不住再射出了陽精。

「噢……啊呀……你這個淫蕩的女大學生,害我把精液射出來了。」龍總不
把肉棒抽出小詩的嘴巴,要她強行把所有精液吃下,精液一直從龜頭射進她的喉
嚨裡,這變成了小詩第一次吃的精液。

「嗯咕……射……射在嘴裡了……咕噥……啊啊……」小詩邊吞口水邊說。

「小美人,還想繼續要大肉棒嗎?」

「嗄……要……小詩……想要大肉棒……」小詩的身體長期處於敏感狀態,
又被兩人搞到多次高潮,累得躺在地上休息,但身體對性的渴望卻絲毫不減。

龍總和包工頭都射過了,對小詩這要求其實也有點為難。這時,剛好有一個
少年經過工地附近,「你……你們在做什麼?快點放開她!」少年經過工地,發
現一位少女正被兩個中年男性壓倒在地上,腦內第一個想法很自然就是強姦。

「不……不是的,你誤會了,是這女的走來勾引我們。」包工頭見這個少年
長得有點胖,而且呆頭呆腦,便作了一個謊話。

「對,一個女生穿著短裙和紅色的絲襪晚上走過來,真是淫亂的女人。」

龍總也打量一下這個少年,一身流氓的打扮,背著一個黑色的背囊,臉上半
信半疑:「真……真的嗎?」

「是真的,剛才她還是要大肉棒,對不對?」

剛剛高潮後,小詩躺著,邊喘氣邊休息,三人的對話她是沒有留意的,但龍
總這時又再撫摸小詩的乳房和下體,敏感的身體又再產生反應,「啊……啊……

對……請你……讓……小詩舒服……啊……」龍總的手指伸入陰道時,小詩
感到像被蟻咬一樣又癢又難受,急需要求一根陰莖插入。

少年見眼前躺著的女少,身材浮突,容貌清純漂亮,卻是赤裸裸的女生,對
於這個十七歲的處男來說,實在有點刺激,「咕嚕……」少年吞了一下口水,眼
睛看著小詩的美乳,視線卻又離不開她穿著絲襪的美腿。

流氓還是有點半信半疑,樣子這麼可愛的女生,竟然會三更半夜走到地盤上
被醜男操?或者她是個痴女也說不定,但AV以外,現實真的有痴女嗎?

流氓再看真一點,姣好的身段上佈滿男性體液,私處一收一合極為誘人,假
若一個女性真的是被強暴的話,現在應該哭得不似人形,怎麼還會再要求男人的
肉棒?

「怎樣,要是你喜歡的話,也可以跟她來一炮,反正是她自己要求的,機會
難得。」包工頭從旁鼓動。

但流氓從來沒有過性交經驗,一直以來都是靠色情電玩來滿足性慾,突然要
他跟一位美女交媾,實在是令他感到怯場,但從來沒有異性緣的他,今晚可是極
度難得的機會。

龍總一直愛撫小詩的私處,卻小心翼翼的不讓她高潮,使她越來越難受。終
於,小詩自己主動要求:「求求你們……快插進來……嗯……小詩受不了……」

聽到一位女性這樣的呻吟還不作反應的人,還算是男人嗎?流氓終於衝破心
理關口,一口氣脫下了褲子,露出一根充血已久的陽具。「那……小詩小姐……

那麼,我要插了?」流氓心情十分緊張,幾次都對不準洞口,可是當龜頭進
入了少許時,他發現陽具很快便被吸進陰道里去了。

「嗯……啊呀……呀……」小詩以呻吟迎接流氓的肉棒。

「啊……好舒服……這就是女性的陰道……噢……太棒了……太棒了……嗚
嗚嗚嗚嗚……」流氓一插進去,竟然就洩出了儲存已久的精液。

「哈啊……好暖……精液……跑進來了……啊呀!」小詩今天已經是被第三
個男性注入精液,但自己似乎已經愛上了被精液灌滿陰道和子宮的感覺。

「想不到這麼快就射精了。」包工頭似乎想挖苦流氓。

「這也難怪,對方是個美女,恐怕他一輩子都不可能嘗試。」龍總說。

「不……不,我還可以的,請讓我繼續!」流氓初時害怕,但現時已經深深
愛上了跟女人做愛的感覺,一點都不想拔出來。他享受完在女體內射精的美妙感
受,便抓緊小詩的美腿,又再開始抽插。

「啊呀……好舒服……嗯……又要……呀……要去了……嗯嗯嗯……嗚嗚嗚
嗚……」

流氓並不知小詩現在的反應是高潮,隻感到抽插中的陰道越來越濕潤,但正
因為磨擦力減低,他才能稍為抽插多幾下,不然很快就又要射精了。但這卻苦了
小詩,其實也不是苦,隻不過身體在高潮時變得很敏感,在這時還是被流氓快速
的抽插,身體差點兒抵受不住。

小詩的下半身在快感當中,上半身也閒不下來,兩隻纖手被龍總和包工頭強
行用來手淫,兩根青筋暴現的陰莖又慢慢變得巨大。另外,小詩還感受到流氓正
不停撫摸自己的絲襪,這些淫靡的觸感也讓她性慾高漲。他甚至大膽地脫下小詩
的高跟鞋,把被絲襪包著的腳趾深深的含在口裡。

「啊……這就是絲襪的質感……嘖嘖……好吃……啜……竟然……嘖……可
以碰到女生的美腿……」流氓似乎對女性的絲襪美腿很感興趣,邊抽插邊吸食著
小詩的雙腳。從來沒有異性緣的流氓竟然可以碰到東大的校花,當然是做夢也沒
想過,故此流氓貪婪地愛撫著小詩的全身、美腿、乳房,又不時跟她濕吻。

「嗯……啜……啊……啜啜……」流氓厚厚的嘴唇完全蓋住了小詩的嘴,舌
頭伸進口中亂舔,雙手因興奮緊緊捏住小詩的一個乳房,捏得乳房都變形了。

兩人滿口都是對方淫穢的口水,小詩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跟一位其貌不揚的流
氓濕吻得如膠似漆,但因為淫藥的反應,就連口腔也傳來愉快的性感,讓小詩享
受不已。

「啊啊……小詩小姐……喔……我又要……又要射了……」流氓並沒有忽略
下身的抽插,一邊接吻愛撫,又一邊進行瘋狂的活塞運動。

「呀……嗯……又來了……熱……好熱的精液……啊……小詩……要舒服死
了……喔……」小詩不知羞恥地浪叫著。

這次流氓射出來的精液更濃更熱,滿滿的灌進小詩的子宮中。倦透了的流氓
本來想躺在小詩身上休息,但立即便被龍總推開:「閃開,到我了!」

龍總推開流氓,立即把自己的陰莖塞進高潮後的陰道中,「不……這麼快又
插進去……太大了……小詩……會死的……不要啊……嗯啊……」快感又再掩住
了小詩的口。

因為淫藥讓她分泌出大量的荷爾蒙,麻痺了痛楚,不然陰道被多次抽插,小
詩這個處女不被操壞才怪。但現在,她現卻不停體驗極樂的快感,有三個男人正
在滿足她無盡的性慾.

「啊……這淫娃……裡面都是男人的精液,看看今晚咱們誰讓她懷孕……插
啊……呀!」讓美女懷上自己的孩子,是每個男性的夢想。龍總大喝一聲,便開
始他的生殖過程。包工頭則把肉棒塞進小詩的口中,享受著口交;流氓也貪得無
厭的撫摸、舔弄小詩身體其它部份,過了這一晚,他大概一輩子也無法再碰上像
她一樣肌膚美好的少女了。

三人輪流著使用小詩的性器官,這個插累了,下一個再上,就算是三人同時
休息,也要求小詩用舌頭屈辱地為他們清潔身體。小詩因為荷爾蒙反應令她不能
亦不想抗拒男性體味,就算他們沒有要求,也要為他們舔遍身體每一寸,乳頭和
性器就不用說,連屁股肛門等,小詩都嚐過。

三人每次被小詩這麼淫穢的舌頭服侍,不一會又再重振雄風,以性交抽插來
獎勵小詩。三人繼續侵犯小詩的行為,在三小時內,三人在她體內射入了十數次
精液,還有幾次是被射在臉上和絲襪上,直至再射不出半點精液才停下來。

龍總離開時,丟下了十萬元,並且讓小詩簽了一份協議書,證明是她主動為
他們提供性交易,十萬元是報酬。可憐的小詩,藥力過後身體接近虛脫狀態,在
毫無抵抗之下被逼畫押,及後帶著滿身精液臭味昏睡在建築工地中。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ai6 - 223.139.157.17
1 F:2019-03-11T11:16:39
感謝大大

[0.2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