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394

Ethan
本文:2019-03-09T08:48:08
第394章、這孩子還挺調皮!




周命理心裡很不暢快,他心裡不暢快的時候就一定要讓別人的心裡也不暢快。


原本他就不同意回鄉下過春節,骯髒破落,無趣窮酸,有什麼好去的?


如果說他之前還對鄉村生活有那麼一點點的期待,但是聽了他那些有過農村生活體驗的同學訴苦之後,那一點點期待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變成了深深的鄙夷和反感。


“知道嗎?他們洗衣服洗菜都是在門口的一條小河溝裡——下游洗菜,上面還有孩子在水裡面撒尿,吃飯的時候我都不敢動盤子裡面的菜,一看到那些菜就想到那些孩子往水裡面撒尿——”


“他們的廁所都在院子外面,沒有門,你正拉的過癮的時候,突然間就有人闖進來——有一次我差點兒被嚇的掉進炕裡——是的,你沒有聽錯,他們的廁所就是個大炕,裡面的大便都堆積在一起發酵,還有蛆會爬到你的鞋子上面——”


“這有什麼?他們吃的肉都有可能長蛆——長蛆的肉竟然還捨不得扔。把上面的蛆洗掉又繼續吃——真的好噁心——”—— 他不願意來,他的父親也不願意來。可是他的媽媽方意睛再三堅持說今年一定要回老家過春節,因為她已經很多年沒有在老家過春節了。父親堅持不過,同意了母親的要求。他一個人獨木難撐,也只好跟著回來。


他覺得母親的老家既然挨著燕京城,再窮能夠窮到什麼地方去?


但是,這一路顛簸,車子在路上好幾次打滑差點兒沖進雪溝裡,他就對他要去的地方充滿了恐懼和惡感。


當到達目的到看到自己來的竟然是一個原始村落後,覺得那被尿淋過的青菜和長蛆的廁所就在自己的眼前招手,心裡的火氣就再也壓不住了。


他沒敢朝自己的父母發火,但是,在自己那些窮親戚面前說幾句不太體面的狠話——他們不也只能憋屈的聽著然後畏縮的向自己道歉說條件不好招待不周你多多擔待,這不正是農村人應該有的作風和作派嗎? 都說童言無忌,但是這小子的一句話著實讓滿臉笑容迎上來的親人們心裡涼了半截。


子不嫌母醜,兒不嫌家貧。燕子塢算是周命理的半個家鄉,被他這麼貶低呵斥,讓人的心裡很不好受。


再說,燕子塢的人天生驕傲,對外面的一切都抱著懷疑和看低的姿態。驕傲的燕子塢人聽到周命理把燕子塢形容成為‘鳥不拉屎’的地方這種話,一些人的臉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陸婉和大姑方意新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迎接,聽到周命理的話,腳步不由得一頓。她們倆停頓下來,其它人自然也跟著停止。


氣氛尷尬之時,小姑方意睛從車子的另外一側走了出來,厲聲喝道:“周命理,你怎麼說話呢?這裡是燕子塢——是媽媽的家。媽媽就是在這裡出生長大的,媽媽覺得挺好的,你有什麼不滿意的?”


周命理撇了撇嘴,顯然並不認同母親的觀點,只是不想和她吵架而已。


副駕駛室的車門推開,方意睛的丈夫周帆推開車門下車,看了兒子一眼,對妻子說道:“算了,孩子隨意說的一句玩笑話,你也不要和他一般見識——命理也是大小子了,人前還是得給他留點面子。”…


周帆同樣覺得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再說,兒子也沒有說錯啊,燕子塢本來都是鳥不拉屎的地方。他已經是第三次還是第四次過來了,仍然記不得路——後來妻子回來,他都藉口公務繁忙給推掉了。這個地方他也確實不太願意過來。


方意睛的心頭火起,卻也不好在哥哥嫂子的面前和丈夫兒子爭執。他們的觀點根深蒂固,她一時半會兒也沒辦法把他們扭轉過來。


周帆態度有些倨傲的站在原地打量眾人,笑著說道:“大嫂,不好意思,我們回來的晚了——”


陸婉的心情已經平靜下來,說道:“沒事,回來了就好。大家都等著你們吃飯呢。”


又轉身看向周命理,說道:“這是命理吧?生的時候我去抱過,一周歲的時候我去喝周歲酒——怎麼一眨眼就這麼大了?”


“嫂子。”方意睛走過來拉著陸婉的手,說道:“不好意思。大家都等急了吧?下了飛機之後,周帆說既然到了燕京就順便去看望一下領導。畢竟,年前去拜個早年也顯得恭敬一些。手機又沒電了,一直沒辦法和你們聯繫。”


“沒事。”陸婉笑著說道。“平安回來就好。還擔心你們路上出了什麼事,都準備讓方炎開車去找你們呢。”


方炎把車停好走了過來,主動向小姑問好,笑著說道:“小姑,好久不見了。”


“方炎。”小姑上前摟抱著方炎,說道:“剛才你媽還說命理這小子長的快,你不長的更快?這都可以結婚了吧?有女朋友沒有?要是有了一定要帶回家裡過年,小姑幫你把把關。”


方炎是方家的獨苗,很受三個姑姑的疼愛。方炎和小姑的感情也非常好。小姑好幾年沒有回來,他也有很長時間沒有和小姑見面,現在心裡是滿滿的歡喜。


“一定。”方炎笑著說道。又和周帆打招呼,說道:“姑夫,歡迎回家。”


“嗯。”周帆點了點頭,上前和方意行握手,說道:“飯好了吧?今天得好好和大哥喝幾杯。”


周帆也就主動和方意行說說話,站在方意行身邊的方浩和趙誠信卻是毫不搭理。


方浩還好,苦孩子出身,受方老爺子收養成為弟子。後來和師父的大女兒方意新情投意合,然後就入贅到了方家。趙誠信是燕子塢趙家之人,趙家不僅僅在內江湖頗有地位,在外面也有不少的產業,自是心高氣傲之人。他主動出來迎接,周帆卻視其如無物,自然心生不快。


方意行拉著周帆進了院子,說道:“早就好了。今天是得好好喝幾杯。方浩,誠信,你們倆也別想偷懶。今天得把周帆給陪好了。他難得回來一趟。”


“命理。來見你大表哥。”方意睛把周命理拉到方炎面前,說道:“這就是我和你說過的方炎表哥。”


方炎伸出手來,周命理撇了撇嘴,說道:“不用這麼老土吧?還用握手這一套——”


方意睛一巴掌拍在周命理的腦袋上,說道:“怎麼和你表哥說話呢?”


方炎擺手,說道:“沒關係沒關係。我這是條件使然,其實我也不喜歡動不動就和人握手——”


聽到方炎這麼說,周命理這才對方炎有了一點好感。他看著方炎問道:“我媽說你們家的人人人都會武術,真的假的?”


“真的。”方炎點頭。


周命理指著門口的一塊青石磚,說道:“你能一掌把它劈斷嗎?”


方炎笑了起來,說道:“差不多吧。”


“真的假的?”周命理瞪大了眼睛,說道:“你劈給我看看。”


方炎拒絕,說道:“沒事劈磚幹什麼?你們趕了一天的路,先進去吃點東西。餓壞了吧?”


“我們早就吃過了。”周命理不耐煩的說道:“在燕京大酒店吃的。我爸去給他領導拜年,我們就順便在燕京大酒店吃了飯——你真的能劈磚?不會是騙人的吧?”


“周命理——”方意睛實在忍不住想要發飆了。這個混帳孩子,怎麼什麼不應該說的話都說出來了?


她提前給家裡打了電話,說晚上趕回來和大家一起吃晚飯。結果他們到了燕京之後,丈夫要去拜訪領導。說是趕晚不如趕早,春節過後領導繁忙,根本就沒有機會見面。年前去拜訪既顯得對領導尊重,又能夠讓領導記憶深刻。


丈夫為了仕途攀登,她這做妻子的也只能表示支持。到了和領導約定的酒店,兒子又說餓了。她說等一等回家再吃飯,結果丈夫就自作主張的幫兒子點了大餐。


吃了也就罷了,你這麼當眾喊出來,讓家裡這些苦苦等待挨餓的親人做何感想?


方炎微微挑眉,卻也不想和姑姑的小孩一般見識,說道:“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騙人的?很稀鬆平常的事情。只是我覺得實在沒必要——這是一塊頂門磚,還要用它來掩門呢。”


對燕子塢的男人來說,單手劈磚比用斧子劈柴還要常見,是一件根本就不值得拿出來炫耀的事情。


他也不想小孩子一要求,他就興致勃勃的去表演劈磚。親人見面,肯定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而且,等待了那麼久,他的肚子實在餓得厲害。


“我又沒說錯什麼。”周命理很是不滿的對母親說道。“你把你娘家人誇得跟人人都是武林高手似的,連塊磚頭都不敢劈——這是什麼燕子村?是騙子村吧?”


方炎一巴掌拍在周命理的腦袋上面,笑著說道:“這孩子還挺調皮。”


撲通!


周命理站立不穩,一跟頭栽倒在地上。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ww - 42.74.141.248
1 F:2019-03-09T08:50:49
ww

[0.20]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