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淫蕩痴女記3

kg0000
本文:2019-03-08T18:07:44
「主人,小雪……還要~~」小雪用期盼的眼神望著他們。

  「咱們要出去逛逛,你就先乖乖呆在這兒,呆個一天吧!」兩人說完便關門
走人了。

  春藥開始起效果了,小雪臉頰緋紅,喘著粗氣,雙眼迷離,兩條玉腿死死地
貼在一起,不斷地來回摩擦,身子靠著牆不斷地扭來扭去,大量淫液從小雪插著
自慰棒的小穴裡不斷地湧出。小雪勉強的搖擺著雙腿,將高跟鞋的後跟踢向自慰
棒來尋求慰藉,「啊啊……哈……呀……」小雪毫無意識的不斷呻吟著。

  就這樣過了三、四個小時,藥效終於退去了,小雪整個人像母狗一樣趴在床
上,丁香小舌吐在嘴巴外,上面有著很多口水和黏液,美眸緊緊地閉著,大喘著
粗氣。

  『真是的~~兩個死鬼居然走了,我得想辦法離開這鬼地方。』剛想著,這
時一條小狗從門縫裡鑽了進來,小雪看著那條小狗嫵媚的笑了一笑:「狗狗乖,
姐姐給你喝水。」小雪從床上跌了下來,小狗蹭了過來,在小雪的小穴上不斷亂
舔。

  「啊……哈……真壞……」小雪把手伸到小狗嘴巴邊上,小狗很乖巧的咬斷
了繩子,小雪撐了起來,將整條玉腿伸到了小狗的舌頭邊上,小狗不斷地來回舔
著,小雪忘我地發出淫叫,淫水從小穴裡不斷湧出來……十幾分鍾後,小雪一個
人踩著高跟鞋赤裸的走出了房子。

  (四)

  過了一個禮拜,我終於出差結束要回家了,在這路上我碰到了大學的炮友小
莎。小莎有著不屬於小雪的魔鬼身材,而且天生媚骨,做起愛來那是令人銷魂的
存在,我決定把她在此納入己有,於是便帶著她到家裡了。

  「公公你回來啦~~」小雪聽到敲門聲,興沖沖的把門打開了,但是隨即一
愣。看到小莎,她高興的抱了過去:「啊,小莎,好想你啊!」

  「小雪,我們好久不見了呢!」小莎和小雪兩個人歡脫的抱在一起。我尷尬
的笑了笑,跟二女說:「公司提拔我升職了,要我明天去參加一個會議,小雪你
也成為我的秘書了,跟我一起去吧明天。」

  「啊,小雪已經是公公的秘書了呀?這下要被公公做死了呢~~」小雪開心
的說。

  「我能去嗎?小公公。」小莎抱著我,深情的望著我。

  「行,隻要你們穿得夠騷,帶走!」我大笑著說。兩女自然是知道我的暴露
人妻情結的,都笑了起來。

  第二天我便被鬧鍾鬧醒了,突然看到床前的情景,小弟弟立馬敬禮。

  小莎穿著一身鵝黃色的連衣超短裙,隻到大腿根部,長發及腰,修長渾圓的
大腿上裹著一層鵝黃色的薄紗蕾絲絲襪,正好裹到大腿根部,露出的蕾絲令人血
脈賁張,腳上一雙鵝黃色的高跟鞋「噠噠」作響,整個人美若天仙。

  而小雪的大腿裹著薄紗豹紋絲襪,居然是僅僅及膝,下面踩著一雙豹紋高跟
鞋,下半身一條豹紋皮短裙,上身一條白色露胸襯衫,一雙妖嬈的大眼睛眸波勾
魂,著實令人意淫一番。

  「公公,請檢查人家的騷穴~~」小雪風情萬種的撩起皮短裙,我發現她下
面什麼都沒穿,穴裡很明顯的插著一根自慰棒,靠近點還能聽到震動的聲音,騷
穴的邊上亮油油的,反著光,這自然是小雪的淫液了。

  而小莎則是穿了條黃色丁字褲,我想還沒和小莎做過,便跟她說:「我突然
不想帶你去了,怎麼辦?」

  小莎整個人伏到在我身上,口吐香氣:「小公公,人家拿身體滿足你~~」

  小莎的櫻桃小嘴吐出舌頭,與我忘我的舌吻了好久。我起身反轉,將小莎壓
在身下,用舌頭慢慢地從她的耳根舔到脖頸,再由胸部舔到肚臍,小莎不停地呻
吟,一看就是好久沒被人澆灌了。

  我一把將小莎的丁字褲叉開,將自己的肉棒插了進去,「噗哧、噗哧」的操
了起來,肉棒拍打著充滿淫液的小穴,小莎發出迷人的叫床聲:「啊……啊……

  小公公……大力……快操死小老婆了……「小雪在一旁看得也興奮不已,自
己用手摳著小穴,淫水不斷地氾濫出來,還不停地發出呻吟。

  整整操了小莎二十多分鍾,期間小莎洩了十幾次,這也令我震驚了,「小公
公~~人家天生媚骨,每次吸收精液之後體質會變得更敏感……」小莎不好意思
的紅著臉跟我說,我一把摟住她親吻了起來。

  快到九點了,我帶著小莎和小雪急匆匆的趕去火車站,期間兩女賺足了回頭
率,小雪的淫水也已經將大腿內側打濕了,淫水都已經流到高跟鞋根部了。

  公司安排給我的是一間臥鋪,我將兩女抱到了床上,看檢票員過了便又開始
一番激戰……激戰過後,小雪便去上了個廁所,回來後小雪風情萬種的說:「剛
才有個坐鋪的大叔色迷迷的盯著人家的胸部看~~」

  「啊,姐姐真是有魅力哦,可是我看他一定是在看我這邊吧?不如我們打個
賭,就賭你敢不敢讓他看到你的大腿根部的情況。」小莎發嗲的說著。

  「好,賭就賭,如果我做到了,你就去被他調戲一番!」於是小雪便甩門出
去了。

  那個大叔坐在前面不遠的座位上,小雪蓮步生姿的朝他走了過去,那裡人比
較多,小雪藉機將自己的小穴朝著那個大叔的頭擠了過去,大叔兩眼頓生精光,
死死地盯著小雪淫水黏稠的大腿根部看。小雪故意裝作被人撞了,將小穴往大叔
的臉上貼,從我這個角度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小雪被大叔舔了幾下,臉上一抹紅暈
帶過。

  小雪立馬跑了回來,波濤洶湧的喘著粗氣,臉上的紅暈遲遲沒有淡退,「真
刺激~~小莎,願賭服輸哦!」小雪色迷迷的盯著小莎說。

  小莎也不曾料到小雪會那麼開放,扭扭捏捏的看了我一眼,我向她投去一個
肯定的眼神。小莎深呼一口氣,鼓足了勇氣朝那個大叔抖胸扭臀的走了過去,大
叔還沈浸在小雪的淫液滋味中不能自拔,這時聽到嬌弱的聲音,?頭一看竟然又
是一個大美女,心想今天是不是桃花運開了,怎麼連連有好運。

  小莎蹙眉的看著他,發嗲的說:「哥哥~~人家的腳好像崴了,能幫我看看
嗎?」小莎將自己修長的美腿晃悠了幾下。大叔點頭哈腰說:「沒問題,美女,
隨我去臥鋪看一看吧!」說著便拉著小莎去臥鋪。

  小莎坐在床上,一條美腿架在另一條美腿上面,大叔捧著小莎的腳觀察了一
番,說:「嗯,情況有點嚴重,美女你的絲襪實在是影響到我的觀察了,我幫你
脫下來吧?」小莎輕輕的「嗯」了一聲。

  大叔慢慢地把小莎裹在大腿根部的蕾絲邊掀起來,然後褪了下來,薄如蟬翼
的鵝黃色蕾絲絲襪被大叔揉成一團扔在一邊,鵝黃色的高跟鞋也被大叔放在了地
上,小莎修長渾圓的大腿透出一股青春熱血的氣息,誘人犯罪。

  「啊,還好美女你及時找到了我,你這是整條腿都有問題啊,我需要盡快幫
你按摩治病。」大叔面色凝重的看著小莎。

  「啊,那麼嚴重?人家還想要男歡女愛呢,還不想廢了兩條美腿,哥哥你一
定要治好我!」小莎滿眼泛淚光的看著大叔。大叔搓揉起小莎性感的大腿,小莎
輕聲呻吟:「嗯……輕……輕點……」小莎的騷穴裡淫液氾濫。

  「絲襪我不想還你了。」大叔突然對正在發情的小莎說。

  「啊……那怎麼行?這絲襪要好幾萬塊錢啊!」小莎邊呻吟邊說。

  大叔伸出肥舌來回舔著小莎的大腿,說:「給我操你的小穴,十塊錢一次,
操五千次就行。」

  「啊……輕點……啊……我要死了……」小莎天生媚骨,光是被舔大腿就直
接帶她上了一次高潮:「嗚嗚……五千次……那我要被幹到什麼……時候呀?不
如這樣吧……之前不是有個性感大美女嗎……人家去幫你把她的絲襪搞來……來
換人家的蕾絲絲襪好嗎……哥哥……」

  大叔把臉湊到小莎的騷穴那兒,伸出舌頭來回地舔,還用手指捏陰蒂,「啊
啊啊……呀咩得……」小莎修長渾圓的大腿伸得直直的,又洩了一次。

  小莎水蛇般的柳腰不停扭動,大叔賊兮兮的盯著小莎豐滿的胸脯說:「就是
那個豹紋女麼?行啊,拿來之後你再和我幹一次,我就把絲襪給你。」說罷大叔
便放開了小莎,小莎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房間。

  不一會兒小莎便回到了我這邊兒,我見到小莎顫顫巍巍的走了進來,大根部
氾濫著黏液,引以為傲的長腿也黏答答的,「你被幹了嗎?小老婆。」我一把摟
過她,吻上她白皙的玉頸,問道。

  「沒,不過我丟了兩次……還把絲襪丟了,我跟他說我把小雪的絲襪給他,
再把自己給他一次,他才能還我……」小莎有氣無力的說著。

  我轉頭對躺在床上的曼妙身姿的美女說:「婆,小莎需要你的時候到了。」

  小雪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將裹在自己小腿上的薄如蟬翼的豹紋絲襪褪了下來,
遞給了小莎,口吐香蘭的在小莎的耳根畔說:「妹妹,一定要敲詐那大叔一筆哦,
可不能被白幹了~~」

  「嗯,姐姐,我一定訛他幾十萬!」小莎將豹紋絲襪套在自己的小腿上,顫
顫巍巍的走出去了。

  我如餓虎撲食般把迷人的小雪撲倒在床上,「啊……公公,人家小穴裡插著
棒棒,還請從後入庭……」小雪發出淫蕩誘人的叫床聲。

  我讓小雪像母狗一樣趴在床上,屁股撅起,然後將豹紋皮短裙褪到她的腰肢
處,拿出高聳的肉棒直接對準小雪的後庭沒入,「啊啊啊~~好刺激呀……小雪
在被兩根棒棒操……」小雪忘我地呻吟著。我不時的咬幾下小雪的耳根和後背,
沒幾下小雪便丟了。二十分鍾後小雪軟綿綿的趴在床上,一動都動不了了,渾濁
的液體從小雪的穴裡淌出來。

  再說性感女神小莎穿著異樣的豹紋絲襪、踩著高跟鞋「踢踏、踢踏」的回到
了大叔身邊,小莎將一條美腿架在坐在床邊的大叔身上,將自己的騷穴展示給大
叔看:「哥哥~~人家厲不厲害啦?這就給你偷來了。」

  大叔捧著小莎裹著豹紋絲襪的美腿嗅來嗅去,貪婪地盯著小莎的騷穴看,終
於是按捺不住了,一個轉身把小莎撲到在床上,掏出自己的家夥遞到小莎性感的
紅唇邊上:「你這騷蹄子,給老子含硬它!」

  小莎杏口微張,香舌吐出,慢慢地舔著大叔的肉棒,在馬眼邊來回打轉,最
後用小嘴整根慢慢含入,頭不停地前後聳動,口水從嘴角邊緩緩淌下,沿著玉頸
流到酥胸邊。大叔見差不多硬了,於是把肉棒拔了出來,調整身位一下子挺進了
小莎的騷穴裡,小莎的騷穴早就淫液氾濫成災了,這下子狠狠地滿足了小莎。

  「啊啊啊……大力……要去了~~」小莎裹著豹紋絲襪的美腿死死地纏在大
叔的腰上,賣力地呻吟著。「啪啪啪」的聲音迴蕩在房間裡,整整持續了一個小
時,大叔狼嚎一聲將子孫送進了小莎的子宮裡,小莎浪叫不停,臉上泛紅,整個
人無力的掛在大叔身上,氣喘吁吁。

  「好厲害……愛死……你了~~」這一小時裡小莎可恥的洩了近四十次,整
張床都被淫液濕透了。

  「原來是個天生媚骨啊,哈哈,真沒想到居然能上到這樣的騷蹄子。」大叔
滿面春光的笑著說:「我是個生意人,等等要去開會議,沒個漂亮的女伴也真是
丟臉的,不如這樣吧,我租你一天,往你卡上打一百萬怎麼樣?美女。不過期間
什麼都得聽我的,得叫我老公。」

  「公公遵命~~」小莎喜笑?開,終於拿到錢了。

  大叔幫小莎洗乾淨了汙濁的下體,把小腿上的豹紋絲襪褪了下來,小莎又重
新穿回了那雙性感誘人、長到大腿根部的鵝黃色蕾絲絲襪。

  大叔拿著那雙豹紋絲襪不停地手淫著自己的肉棒,又一股精華傾洩在絲襪裡
面。小莎見大叔對這絲襪的主人似乎很感「性」趣,見狀便說:「老公,告訴你
個消息喔,那個美女好像會和她老公一起也去參加那個會議呢~~也許你能趁機
吃她點豆腐喔!」大叔滿眼放精光,點點頭,又一次將小莎撲倒在床上,「哼唧
哼唧」的幹了起來,小莎也很配合他前後聳動著柳腰,還不時的發出浪叫。

  火車終於到達終點站了,期間我也獲悉了小莎的事情,還鼓勵小莎好好幹。

  會議上我和那個大叔成了全場矚目的焦點,自然是因為小雪和小莎實在是太
誘人了,特別是小雪不穿絲襪的修長渾圓的大腿,令人遐想。大叔自然也認出了
小雪邊上車上的那個美女,於是主動邀請我們去酒店的包廂一聚,我也欣然答應
了。

  包廂裡我和小雪分別坐在小莎和大叔的對面,「哈哈,龍總真是好眼光,找
了這麼個貌美如仙的妻子啊!」我客套的對大叔說。

  龍總笑嘻嘻的,色迷迷的眼睛時不時盯著小雪呼之慾出的胸脯看:「哪裡哪
裡,小弟你的眼光也是很棒啊!」我心想那是自然,兩個女子都是我的老婆啊!

  我和龍總在酒宴上互相談論一些有的沒的商務事情,小莎和小雪則很乖巧的
沒有插嘴。這時我感到自己的襠部有異物頂著,看見對面小莎風情萬種的朝我拋
著媚眼,眸波勾魂,我便知道是小莎打算用高跟鞋給我足交了。我偷偷的把一隻
手伸到襠部,把雄壯勃起的小弟掏了出來,不停地摩擦小莎的高跟鞋底。

  「哎呦,小弟不好意思,我肚子有點痛,去方便一下。」龍總突然皺眉跟我
說,我自然是應了。

  龍總走了之後,小莎便愈發大膽的用腳套弄起我的肉棒,還對小雪說:「姐
姐~~人家老公似乎對你特別感性趣呢!」小莎特地在性字上重音。

  小雪自然會意,便在我耳邊口吐香氣:「老公,等等你離開一會兒,人家打
算勾引一下他,也爭取賺點錢。」我點頭答應了。

  這時我感覺自己快射了,便一把抓過小雪的頭,小雪默契的張開嘴巴含住了
肉棒,任精液轟擊她的誘人小嘴。小雪還不時媚眼如絲的看向我,一口口吞著我
的精液,最後還用香舌舔乾淨了我的肉棒,便把肉棒塞回我的褲襠裡。

  這時龍總也回來了,我便跟他說我也需要去方便一下,於是走出包廂。

  包廂裡兩個美女一個大叔,「龍總請稍等,我男人馬上就回來,小女子先敬
你一杯。」小雪與龍總碰杯,一飲而盡。

  「這位美女,我們似乎在火車上碰過面吧?」龍總揉了揉鼻子,色迷迷的盯
著小雪精緻的面龐。

  「嗯哼,似乎有點印象呢!」小雪玩味兒的回應。

  龍總從公文包裡掏出了一團絲襪遞給小雪:「那這一定是美女你的絲襪了,
我在火車上撿到的。」

  「啊呀,龍總,真是謝謝你了,小雪正犯愁找不到絲襪呢!」小雪面露喜色
的跑到龍總邊上的座位,接過了絲襪。

  「客氣客氣,這是應該的,能幫美女的忙是我的榮幸。」龍總殷切的笑道。

  小雪毫不介意龍總在邊上盯著她看,直接將高跟鞋脫下:「龍總,能否幫小
女子拿一下鞋子?人家要穿絲襪~~」龍總高興的接過高跟鞋,繼續盯著小雪的
大腿看。

  小雪慢慢地把豹紋絲襪往上套,「咦,怎麼裡面黏糊糊的呢?」小雪故意面
露驚疑,不解的嘟囔。

  龍總乾咳了兩聲:「也許是天氣熱的汗液吧!」

  小雪微微點頭:「龍總能幫我穿鞋子嗎?腳黏糊糊的不舒服~~」小雪眸波
勾魂的看著龍總,老總跪下來將高跟鞋套在了小雪的腳上,看到裹著絲襪的玉腿
上泛出一些白色的濁液,一下子收不了手,摸了幾下才罷休。

  小雪整個人向龍總靠了過去,倚在龍總身旁,把傲人的雙峰壓在龍總的肩膀
邊:「小雪欠了龍總兩個人情喔,一個是找回絲襪,一個是幫忙提高跟鞋,實在
是不好意思。這樣吧,小雪無條件答應你兩個要求~~」

  「美女不要這麼客氣,不過好意我也接受了!」龍總笑道。

  不久我便回來了,小雪也早就坐回原位了,我們相談甚歡,不過時間也不早
了,便匆匆告辭。

  我帶著小雪徑直走進了男廁所,沒想到龍總竟然也帶著小莎進了男廁所,我
們尷尬的望著對方,然後不禁笑了一聲,「同道中人啊!」龍總笑道。我們各自
進了一個包廂。

  關上門之後,我便猴急的將小雪抱到了馬桶蓋上,撐開了小雪渾圓修長的美
腿,將自慰棒「噗哧」一下取出來,扔到地上,然後掏出自己的老二插了進去。

  我把小雪死死地摁住,前後聳動著腰部,小雪水蛇般的柳腰也配合著我一前
一後的搖動。我與小雪忘情地香吻,時不時還聽到不遠處的包廂裡傳出小莎銷魂
蝕骨的浪叫和龍總粗厚的喘息。

  小雪被我粗暴的轟炸二十多分鍾,期間她洩了四、五次,整個人神魂顛倒、
雙眼迷離、滿臉緋紅,我一聲低吼將精液全部送進了小雪的子宮內,小雪被燙得
又上了一次高潮。

  「呼……呼……公公你好厲害呀!」小雪深情的看著我。

  「那邊的龍總好像也很厲害,到現在也還沒有繳槍呢!」我和小雪偷偷的打
開門,走到小莎的主戰場,發現門是虛掩著的,我和小雪偷偷的從門縫看去,發
現小莎正撅著屁股給龍總狂幹,嘴裡還唸唸有詞:「公公真厲害……啊……又要
去了……人家好美……」

  小莎雪白的肥臀上、修長渾圓的大腿上、背上都有精液沾染,「老公~~人
家真的吃不消……啊……又來了一次呢!快五十次了吧?公公你快射啊,實在不
行就去找那邊的小雪姐姐呀~~她不是欠你兩個人情麼?再不濟,花點錢也可以
發洩一下嘛!」小莎竟然已經洩了五十次,終於快支持不住了,可是龍總仍絲毫
沒有射精的慾望。

  我給小雪使了個眼色,於是偷偷的鑽進了一個包廂,小雪也回到了自己的包
廂。龍總進了小雪的包廂,小雪這時正在摳著自己的騷穴,放出浪蕩的呻吟,看
到龍總來了尷尬的笑了笑。

  「美女,你老公呢?」

  「哼,那個死鬼,搞到一半就射了,現在去賓館房間裡換褲子呢,等等才回
來。」小雪沒好氣的嘟囔著。

  「那……美女,我的肉棒怎麼也不肯射,能否降服它?」龍總晃動了幾下胯
下的陽具。

  小雪第一次見到那麼大的陽具,吞嚥了幾口口水,「龍總~~合適嗎?」小
雪故作玩味兒的說。

  「之前的兩個人情還清,我還再多打點你一百萬,怎麼樣?美女。」龍總放
豪言。

  「嗯哼,可是我的男人回來看到我們發生不倫關係……怎麼辦呢?」

  「小莎和你長得頗像,她現在臉上全是我的精液,估計你老公一時半會兒也
會把她錯當成你的,你換上她的衣服就能放心被我幹了吧!」龍總提議。

  小雪點點頭,於是蓮步生姿的走向小莎的主戰場,將自己的豹紋絲襪褪下,
豹紋高跟鞋也脫下,換上了小莎的鵝黃色蕾絲絲襪和鵝黃色高跟鞋,脫下了自己
露胸白襯衫,鵝黃色連身超短裙早就被脫給一邊的小莎穿上,昏迷的小莎被扛回
小雪的包廂。

  「美女,現在你是我的人了,你男人也不會發現是你,不如我們便去包廂外
幹吧,讓你男人看到多刺激啊!」

  「嗯哼,是個不錯的主意呢!」小雪將屁股撅起,任由龍總的陽具蹂躪。

  「啊啊……啊……輕點……好舒服~~」

  「想不到你居然有一個名器雙乳飛燕,這下子我的陽具可以被滿足了。哈哈
哈!」

  「啊……名器是什麼……啊……要去了……」

  「名器都不知道,虧你那麼騷,這自然是一種令上你的男人銷魂的好穴!」

  「哈……呼……小雪的騷穴當然是最棒的了……哈哈……哈……」

  「喔喔喔……這屄可真緊啊,和處女的一樣緊窄!小莎的和你的也差不多,
一百萬真是值得啊!」

  「啊……那是當然……人家是處女……」

  廁所裡迴蕩著「噗哧、噗哧」的撞擊聲響。我不久也進來了,小雪聽到腳步
聲便停止了交談,隻發出浪叫聲。

  我抱起了昏迷在包廂裡的小莎,笑著對龍總說:「龍總玩得好開心啊!」

  「哈哈哈,是啊,這騷蹄子又騷又浪,小弟可想一嘗?」龍總打趣道。

  看著被龍總騎在胯下的曼妙身姿,亭亭玉立、豐乳肥臀,筆直修長的大腿裹
著薄如蟬翼的鵝黃色蕾絲絲襪,鵝黃色高跟鞋不停敲打著地面,真不愧是我的女
友啊!我自然是直接帶著小莎回到了賓館,留下可憐的小雪接受龍總的蹂躪。

  回到賓館,我將小莎帶到了浴室裡,看著有氣無力地靠在牆邊的性感尤物,
不禁陽具敬禮。她臉上儘是渾濁的乳白色液體,俏臉緋紅,鮮豔欲滴的性感紅唇
上也沾染著液體,烏黑秀髮粘在上面,白皙的玉頸上有著深深的咬痕,傲然挺立
的雙峰呼之慾出。

  因為小莎的罩杯比小雪的還要大一號,曼妙水蛇般的柳腰上也有黏液覆蓋,
豹紋皮短裙下的一片芳地更是不必多說,引以為傲的修長白皙而又渾圓的大腿也
是一片狼藉,遍佈淫液和精液,豹紋絲襪裹在小腿上,更是令小莎猶如AV女優
一般妖豔動人,腳上的豹紋高跟鞋「踢踏」作響,好一個性感尤物!

  我二話不說,直接用陽具肆意蹂躪小莎,順便把小莎帶到蓮蓬頭下,邊洗澡
邊幹她,小莎被幹得浪叫不止,整個人猶如出浴女神一般隱約透露美感。我和她
纏綿一番之後終於清醒過來,無力再戰,便讓小莎一人把澡洗完。

  「咚咚咚……」傳來了敲門聲,我把房門打開,發現一名曼妙身姿的女子站
在我面前,她一頭捲髮披肩,面色緋紅,眸波勾魂,嘴角粘精,酥胸起伏,碧藕
纖手,水蛇柳腰,修長大腿,冰清玉足,一身鵝黃色令人性慾十足,這自然是我
的可愛女友小雪歸來了。「吶~~客官,需要服務嗎?嗯?」小雪看來是起了角色扮演的興緻。

  這時我看到角落裡似乎有個服務生在偷窺,於是向小雪使了個眼色,然後對
小雪說:「你先進去吧,我下去買包煙,大概得十分鍾,門不用關。」小雪乖巧
的應了一聲,媚眼如絲的嗔了我一眼。

  我走到樓梯拐角口便停了下來,看到一個服務生果然鬼鬼祟祟的潛進了房間
裡,我也悄悄跟了過去,趴在門外偷看。

  被當作妓女的小雪這時正被服務員按倒在床上,服務員的肉棒在小雪的騷穴
邊徘徊,「啊……不要啊……人家不是妓女……人家隻是在和老公玩……角色扮
演啊……」小雪哭喊著。

  「嘿嘿,你就別騙我了,多少一次?直說。」服務員沒好氣的說。

  「人家真的不是妓女啊……嗚嗚……不要插進去……」但是服務員的肉棒還
是整根沒入了,小雪馬上浪叫起來:「啊啊啊……好大……好美……」

  「還不是個妓女,切!」服務員賣力地頂著小雪的騷穴,小雪不斷地呻吟,
不過服務員怕我提早回來,於是草草了事,幹了十幾分鍾便繳械了,全部射在了
小雪的腹部。小雪一天被幹得實在太多了,整個人昏睡過去了,服務員拿出五百
塊錢丟在小雪邊上,敢情他真把小雪當妓女了。

  這時浴室的門打開了,服務員看去,竟然又有一個美若天仙的美女渾身赤裸
著走出門來。哎呀!慘了!我的小莎,我心裡暗暗叫道。

  「你也是妓女嗎?」服務員壞笑著打量小莎。

  小莎見房間裡無緣無故多了個男子,一頭霧水:「什麼?」但看到躺在床上
的小雪和身邊的五百元,聰慧的她便知道大概了,她眸波勾魂,媚笑著對服務員
說:「嗯,人家是口妓,一次一千!」

  隻見服務員掏出一疊紅鈔票,小莎便跪在地上口吐香舌給服務員口交起來,
原本萎靡不振的小弟弟一下子雄壯了起來。小莎鼓著腮幫子,隱約看到龜頭的形
狀凸出,頭不停地前後聳動,口水從嘴角邊緩緩淌下,沿著玉頸流到酥胸邊。沒
多久便有射的跡像,小莎把頭後仰,退出了肉棒,香唇上帶著一絲黏液,牽線連
著龜頭,極其淫蕩誘人,服務員將一股精液噴在小莎的臉上,完事走人了。

  之後我便開門進來了,將小雪和小莎再服侍一遍,然後洗好澡,二女一男共
躺一床。「老婆們,今天玩得開心嗎?」我問,「開心!」二女異口同聲回答,
然後各自秀了秀手中的金卡,都是一百萬元啊!

  「小雪姐姐,妹妹我賺了一百萬零一千喔,以五百略勝你呢!」小莎笑吟吟
的對小雪說。

  小雪沒好氣的說:「哼,那服務員居然出得了手,早知道我便要光他身上的
錢了!」

  「哈哈哈!」我們都笑了起來。

(五)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小雪打著哈欠,從天其身邊爬起來,洗漱了一下
,便做了頓早飯。

「咚咚咚」屋舍門口傳出敲門聲。

「誰呀」小雪疑惑的問,走到了門口,打開了房門。一個身材火爆熱辣,面容姣
好的美女站在門口,上身藍色圓點白短袖,爆乳呼之慾出,下半身一條皮短裙,
修長的大腿上裹著黑色閃光絲襪,腳上踩著一雙黑色金屬高跟,腳跟足足有10cm
長。

「Hi~小雪姐姐,好久不見。」那位美女熱情的抱住小雪。

「啊,小詩妹妹~!你居然在這裡。」小雪驚呼道。

小詩是一起和小雪長大的,從小認識,不過比小雪小幾歲。後來小詩離開了這市
,去了外省唸書,就很久沒聯繫過了。

「我考上了這裡的大學啊,於是又回來咯。」小詩俏皮的笑道。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們能一起玩咯!」小雪故意在玩字上加重音,因為以前
小雪和小詩一起玩的很瘋,那種拉,懂的!

「是啊是啊,真好。」

「老婆,是誰啊?」小雪的老公天其走了過來,看到小詩眼睛一亮。

小雪摟著小詩,介紹說「這是我小時候的玩伴,小詩。小詩,這是我老公。」

「啊呀,姐姐真是找了個英俊帥氣的老公啊,什麼時候借妹妹我玩玩唄。」小詩
調皮的捏了捏小雪的乳房,媚笑著說。

小雪嚶嚶了幾聲,伏在天其的胸膛上,雙乳摩擦著,笑著說「有本事你就能玩~」
天其被挑逗的不好意思了,幹咳嗽了幾聲,拿起桌上的面包片和熱牛奶,對小雪
小詩說「公司有事,我還得上班,你們慢慢玩。」說完親了一口小雪,便急匆匆
的走了。

  小詩也入駐小雪的房子了,小詩、小莎和小雪都無所事事,騷穴空虛,
於是小詩便提議一起去她就讀的大學「鎮壓」老是騷擾她的幾個校領導,大家都
欣然答應,於是盛裝打扮一番。

  小詩換下了之前的行頭,轉而一襲金色裹胸露肩連身短裙,膚若凝脂,雪白
誘人的大腿上裹著薄如蟬翼的金色蕾絲絲襪,長及大腿根部,玉足上穿著一雙金
色十釐米高跟鞋,整個人宛若仙女下凡,嫵媚動人。

  小莎則是警察制服一身,黑色貝雷帽,藍色露胸上衣,E罩雙乳呼之慾出,
下身超短一步裙裹著碩大的臀部,黑色絲襪裹著整條修長圓潤的大腿,腳上踩著
黑色金屬高跟鞋,好像一個公正嚴明的女檢察官,腰間還有一副手銬。

  小雪上身一條白色短袖襯衫外加一條黑色小禮服,下身與小莎一樣的超短一
步裙,豐乳肥臀呼之慾出,黑色絲襪裹著她彈性緊繃的大腿,腳上也裹著一雙黑
色皮革高跟鞋,活脫脫一個職場女性。

  由於怕白天太照人眼球,三人由小雪開著公司配的汽車在晚上前往大學所在
地。到了校門口,才發現因為時間太晚了,大學的學生都在宿舍了,保安也把門
關了,三女這下犯了難了,這樣該怎麼進去?

  「有了!」小雪驚呼一聲,美眸不住打量著身穿警服的小莎:「莎莎,等等
你去讓那保安開鐵門,然後引他進保安室勾搭一番,我和小詩妹妹趁機進去。」

  小莎一股羞惱,小嘴嘟囔著:「憑什麼每次都是我來幹這種髒活兒!」嘴上
這麼說,但心裡春意蕩漾的小莎仍搖曳風姿朝保安室走去,小雪和小詩遠遠的跟
在後面。

  小莎媚眼如絲的瞧了瞧鐵門,一個保安從保安室走了出來,看到門外站著個
美女警官,一下子迷糊了。「喂,看什麼看,我來檢查你們校園情況的,快讓我
進來。」小莎一看是個瘦猴,心想定是個銀槍蠟桿,不想浪費什麼時間。

  瘦猴保安見到是美女,自然急匆匆開門把小莎迎進了保安室,小莎進去前瞥
了一眼在遠處樹後面躲著的小雪和小詩,手指做了個三的手勢,示意自己隻拖三
分鍾。

  小莎擺動著充滿彈性的美腿走進保安室,看到這裡也就瘦猴一人值班,便放
下心來,一個保安罷了,栽不了。

  瘦猴捧著一杯熱茶,朝小莎打趣道:「真是美貌的仙女,皮膚那麼粉嫩,不
知道下面是否也是粉嫩呢?嘿嘿嘿!」

  出乎瘦猴意料,小莎並沒有生氣,雙眸反而攝人心魄。小莎坐在椅子上,緩
緩?起雙腿,呈M型,對著瘦猴口吐香氣:「姐姐最討厭別人說我黑木耳了,你
自己來一看便知咯,若是黑的,我幫你足交三分鍾,若是粉的,你該怎麼賠償我
呢?」

  瘦猴兩眼泛著精光,走到小莎的M大腿前跪在地上,慢慢地把小莎的超短一
步裙褪至腰間,小莎也不知羞恥的扭動著水蛇般的柳腰方便他動作,然後瘦猴再
把小莎的絲襪慢慢褪到膝蓋那邊:「大水雞,連內褲都不穿一個,真夠騷啊!」
瘦猴看著此時不停氾濫淫水的淫穴,驚覺此女的穴真是粉嫩的好似處女,不過他
還是壞笑著說:「哎呀,黑得一塌糊塗啊,我下面那兄弟?都?不起來了,不看
了,不看了。」

  正在發情的小莎聽到這話,氣急敗壞,美眸瞪了他一眼:「那好,既然那麼
黑,足交也免了!」說罷便欲起身,瘦猴自然不放過這送上門的鮮肉,一把將小
莎倒撲到在地上,瘦小的身軀緊緊抱住小莎綿軟的身子,掏出勃起的老二不停地
在小莎的淫穴旁來回研磨。

  小莎滿臉紅潮,修長彈性的美腿夾著肉棒,弓直了身子,腳趾痙攣彎曲,一
股淫液噴在瘦猴的銀槍蠟桿頭上,粉嫩的玉頸被瘦猴的舌頭來回舔得紅通通的,
他的雙手也不停抓捏著小莎碩大的玉兔,藍色的警察制服襯衫被弄得皺巴巴的。

  小莎美眸半閉,柔聲細語:「你個……登徒子,居然……欺負到姐姐……頭
上。」

  「操的就是你這種騷屄,說,以後天天都得來大爺這兒伺候我,來不來?」

  「人家……肯定不來……就你這……銀槍蠟桿頭……小莎……可是要被三個
人……一起幹才滿足……得了的呢……」

  說是銀槍蠟桿頭還真是,瘦猴研磨了沒幾下就被小莎的美腿加淫液整得射了
出來,魚貫噴在了地闆上。

  小莎見這登徒子就這點水準,不禁美眸半蹙,臉生慍意,打趣道:「切,沒
用的軟東西。」於是支起身子軟綿綿的把絲襪重新拉好,一步裙又穿回正當處,
不過又半跪著身子,屁股撅起,小嘴嘟囔著朝瘦猴軟趴趴的小蟲舔了幾舔,然後
又起身用裹著黑高金屬跟鞋的玉足親踩了幾腳:「喏,你的足交,嘁!」於是摔
門而出,留下自嘆無力的瘦猴一人楞在原地。

  「不是說三分鍾嗎,怎麼讓姐姐我等了足足六分鍾喔?」小雪笑眯眯的打量
了下小莎:「喔,原來是風花雪月去了,讓老公知道還不打你大屁股。哈~~」

  「有本事你去和那色鬼拖時間,也許你直接和他搞起來了呢!人家隻是稍微
按摩了下他的肉棒就射了。哼!」小莎不顧小雪羞人的話,白了她一眼。

  「姐姐們別吵了,快陪我去校長辦公室吧,等等我喊出來了你們再進來制服
他喔~~」在一旁的小詩笑嘻嘻的說,然後便領著小雪小莎前往辦公室。

  三女來到一座很豪華氣派的建築物門前,小詩憤憤不平的說:「這就是我們
學校的行政樓,看這副架勢,那領導準沒少貪錢,而且還有好多美少女都在這失
身。太可惡了,今天我們要替天行道!」

  「嗯?好多美少女都在這兒失身?沒想到校領導作風那麼差,小詩你也不會
在這兒失身了吧~~」小莎打趣道。

  「怎麼……怎麼可能!我那麼冰雪聰明,當然不會在這兒失身。」小詩臉微
紅,不過大晚上的也沒人注意到。

  「好啦好啦,我們快進去吧,兩位道友!」小雪催促道。

  為了以防高跟鞋踢踏聲太響引起注意,三女都摘下了腳上的高跟鞋,裹著絲
襪的玉足躡手躡腳的躥到了頂樓校長辦公室的門口。

  小詩又穿回了金黃色高跟鞋,稍微整理了下剛才在風中吹淩亂的烏黑過肩秀
發和金黃色抹胸及連衣超短裙,向二女做了個OK的手勢,然後敲了三下門推門
而進。

  小詩推門而入,關上門後,坐在一個正對著辦公桌的沙發上,對面有個禿頂
中年大叔在那處理事情,見到小詩來了,嘴角噙出一絲奸笑的弧度:「這不是李
大美女嗎!無事不登三寶殿,這是來幹嘛呢?」小詩的全名是李冪詩。

  小詩紅著一張臉,雙手甚至擺在膝蓋上,玉手攢緊,修長的美腿彎曲緊繃,
低聲道:「已經給你不下五十條我穿了沒洗的絲襪和三十雙高跟鞋了,我都快沒
得穿了,能還給我幾雙嗎?」原來這校長竟然有這等怪癖。

  校長呵呵一笑:「沒問題,李大美女的東西確實體香充盈,太濃郁了我鼻子
不怎麼好過,就讓你拿去幾雙吧,成人之美這是教師應該的!」說罷便走向沙發
一旁的櫃子,解開那把鎖,把門打開,有兩格,左邊一格里面堆滿了小詩的各色
各樣的絲襪,右邊一格里面擺滿了小詩的高跟鞋。

  小詩急匆匆的走到櫃門前,俯下身子去挑絲襪和高跟鞋,纖纖玉手剛一碰絲
襪,就發覺上面都是黏糊糊的黃色渾濁液體:「哎呀!怎麼那麼噁心~~」小詩
不禁美眸半蹙。

  「還噁心,老子的精液是聖人精液,你吃一口可是有延年益壽之效的,你若
是塗抹在身上則能讓肌膚如剛出生的嬰兒吹彈可破,你若是直接澆灌在陰道內,
嘿嘿,保你再鬆弛的肉壁都能重複緊繃!」

  「嘁,明明就是一灘噁心的東西,還非要說得那麼懸乎!」小詩小手捏著鼻
子,在那裡翻騰,臀部死命翹起,金色連身超短裙的裙襬絲毫不能遮掩小詩碩大
的臀部半分,薄如蟬翼的金黃色絲襪裹著的修長渾圓的大腿挺得直直的。

  校長色心大起,一把老漢推車般的把小詩徹底像條母狗一樣壓在充滿精液的
絲襪堆裡,小詩連尖叫都沒來得及發出,頭就悶在絲襪裡面,嗚咽說不出話來。

  校長怕有人來打擾,所以沒有掏出肉棒,而是一直用下體衝撞小詩雪白的臀
部,小詩跪在地上,胸口沈甸甸的玉兔來回搖晃,春意具現。來回聳動了半晌,
他便把小詩翻過身來,差點被悶死的小詩好不容易喘過一口氣,櫻桃小嘴便又被
肥碩的豬舌頭給堵住了,豬舌頭在小詩的小嘴裡不停攪拌,還時不時纏繞住小詩
的香舌,小詩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下來,一路流經玉頸,再攀上聖女峰。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3]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