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3)
通報違規

 時間停止器

kg0000
本文:2019-03-04T18:23:46
小風是個小混混,平日好事不做,成天在街上閒蕩,有事沒事就以調戲女孩子為樂, 但其實他也不敢做下什麼壞事,並非不想這麼做,而是因為他身體底子弱,平常看到人家打架都要跑第一個,更別論要做什麼壞事了,只怕立刻就被人制服,送進警察局裡去。
  這天小風抓了抓口袋裡的錢,入手只有幾個銅板,心裡徬徨著不知道要去哪裡好,如果說要去看電影、打撞球,那這麼點錢根本不夠,轉念一想,倒是可以到電玩店去,最近自己的格鬥遊戲練得不錯,只要不要遇到什麼高手,說不定能夠玩上一個下午。
  打定了主意,小風腳步也輕快了起來,一隻手插在口袋,另一隻手則是一上一下的拋著金光閃閃的五十元硬幣,口中吹著口哨,往小巷裡面鑽過去,那是通向吉格遊樂場的捷徑,平常自己都是走這邊過去,而且這條小路少人知道,也不會碰上什麼人。
  小風他正想著等等玩格鬥天王時要選甚麼人物好?若是選草薙京,那得好好磨練磨練自己大蛇薙的功力,正想的興高采烈,突然從轉角竄出來一個黑影,小風啊的一聲,閃躲不及,被撞倒在地,痛得頭昏眼花。
  「混蛋!你走路不看路的嗎?撞死人了怎麼辦?」小風揉著自已發痛的屁股,放聲大罵。
  那是一個年輕男子,只見他滿臉驚恐,連忙轉身離開,小風本想追上去罵,但屁股卻還在疼痛,只好作罷。
  「什麼東西啊,居然在小巷子裡面橫衝直撞的……啊!」
  就在小風還在咕噥的時候,那個轉角處又衝出了兩個人,幸好這次早有準備,讓了一下,讓兩人衝了過去,只看到對方手上拿著亮晃晃的東西,卻看不清楚是什麼,小風本想繼續開罵,但看見這個情景,暗自擔心:「不是在尋仇吧?我還是別沒事找事做的好。」
  這是小風得以混到今天還平平安安的緣故,決不無故惹事,看見可能會有危險,那當然是能閃則閃了。
  正躲避間,不自覺得發現手中握了個東西,也沒細看,連忙跑出了巷子外面,順手將那東西塞進口袋裡面。
  小風走出小巷,拍拍胸膛道:「呼,還好我眼光準,靠!剛剛那些人怪怪的,後面那兩個不是拿槍吧?黑社會尋仇嗎?我可惹不起……還是乖乖打我的電動,別去理這些比較好。」
  見機夠快,閃人閃得及時,小風心中很是得意,一蹦一跳的來到了吉格遊樂場,往內一看,裡頭正在玩樂的人倒是不少,這個時間會在外面遊蕩的,不是翹課的學生,就是無所事事的小混混,附近沒有大學,所以也見不到沒課的大學生在這邊。




  小風摸摸硬幣,兌了幾枚代幣,就來到格鬥天王的機子前坐定,投入兩沒代幣後,機器發出吆喝一聲,那是遊戲已經被啟動的聲音,小風嘿嘿一笑,選了草薙京、八神庵、克拉克三個角色。
  畫面漸漸閃爍,一身黑衣製服的草薙京已經站上了畫面。
  喇叭中人物受到重擊的聲音不斷爆出,只見小風志得意滿的傻笑,手在搖桿、按鈕間不斷遊移,草薙京一個奈落落打背,連續幾下輕腳重手,重招大蛇薙發了出來,將畫面上面的人物打的飛起,血條不斷的減少,終於,螢幕的中央出現鬥大的K.O兩個字。
  小風嘿嘿嘿的笑了出來,活像小人得志一般,坐在他對面作為他對手的男子咬著檳榔,恨得牙癢癢的說:「小鬼,不要笑得這麼囂張!」
  小風道:「閃開閃開,在這間遊樂場裡,說到格鬥天王,那就是我的天下,沒兩把刷子就別來跟我打!」
  雖然囂張,不過這是在這邊玩的人共通的說話方式,那男子雖然長得兇狠,不過倒是沒把這話放在心上,如果出了這扇大門,小風也沒膽子這麼對咬檳榔的男子這麼說話。
  不過看小風搖桿一甩,右手在六顆按鍵上遊移,眼睛也不斷的瞄著週遭的人,似乎是在說:「一群廢物,沒人能在我手下走上十招。」那種感覺,真讓人氣的七竅都要生煙了,不過在場的幾個人的確沒有半個是小風的對手,只能裝作沒看見
看到這樣的情形,小風是越來越囂張了,仰天一笑,聲音刺耳難聽。
  「難聽死了!鬼叫什麼!」
  隨著一聲嬌喝,一個女孩子排眾走了出來,一身短粉紅T恤,下半身是牛仔熱褲,在褲管的地方撕成絲狀,手上帶了一顆骷髏形狀的戒指,耳垂則是一對小十字架耳環,眼眉塗著紫色眼影,一頭長髮綁成時下流行的衝天冠造型,繁複的將頭髮盤繞成各式形狀。
  女孩子一走出來,就有幾人歡呼了出來,只見女孩偏著頭斜瞄著小風,不屑的說:「就你這樣的角色也敢在吉格放大話?看老娘給你點顏色看看!」
  說著,女孩就坐到了小風的對面對手席上,投下了硬幣。
  小風暗自叫苦,這女孩子是遊樂場有名的格鬥遊戲女王,不只是現今手上的格鬥天王,只要是格鬥類的遊戲,幾乎都難有人從她手上取得一勝,看她坐了下來, 小風就知道糟糕了,可是剛剛自己才囂張了一回,想要不玩也不可能了,心一橫,反正也不過就是輸一場罷了,於是也投了個代幣進去機器裡面。
  隨著音樂聲響起,草薙京與八神庵這對宿命的敵人就在畫面中相對而視,本來應當是伯仲之間的兩人,如今卻變成了一方痛打落水狗的戲。
  噹噹噹噹~
  「你想在這邊稱王,還嫌早了一點。」那女孩子走到小風的面前拍拍他的臉頰,說道:
「等你鳥毛長齊了再來找我陳茵吧。」
  面對這種挑釁的動作,小風心裡氣得快炸了,但旁邊圍著一群跟他一般的混混,這時都朝著陳茵豎大拇指,還有些人對著小風譏諷了幾句,此時的陳茵可不能惹,小風心裡想著,要是能給他個機會,一定要把這個女人給扒光,讓她看看自己的毛是不是長齊了!
  一肚子氣的小風默默的走到遊樂場的角落點了根菸,看著陳茵被一群狂蜂浪蝶包圍起來恭維,心中非常的不爽,他心道:「媽的,這浪蹄子,如果這裡沒人了,我就把妳先姦後殺,再姦再殺!」
  不過這當然只是心中的意淫而已,小風這種人連打個架都不敢,更何況是強姦這種事情?不過能在心中姦她個十次八次的,倒是不想白不想,股間一陣腫脹,就想到廁所裡去進行五隻虐待一隻的遊戲。
  「咦?什麼東西?」
  小風將手伸進口袋,不意摸到了一樣硬硬的東西,大約手掌大小,拿出來一看,卻是一個造型怪異的遙控器。
  那遙控器作成一個沙漏的造型,不過卻沒有數字區,只有暫停、播放、快轉、慢動作等等功能,其他的按鍵,就只有一個轉軸,兩端各是『True"、『Falsity",目前檔位是調Falsity上頭。
  小風心裡也感到納悶,不知道這個東西是怎麼跑到自己口袋裡來的,隨即想到剛剛在巷子裡被撞到時,那個男人似乎就是掉了這個東西下來,然後就被自己順手拿走了,可是想想也怪,沒事帶個遙控器上街做什麼?如果是掉個幾萬元紙鈔下來,還比較有吸引力。




  這個東西沒有用,於是小風也不在意,隨手按了幾下,就將遙控器收回口袋裡面,而後走進廁所裡面去解放了。
  舒暢的解放完了,小風神清氣爽的走出廁所,但他忽然一愣,原來遊樂場內除了電玩的聲音外,還有許多人聲,但不知道為什麼如今電玩的聲音依舊此起彼落,可是半點人聲也聽不見。
  小風心想,八成是外面發生什麼事情,大家全去看熱鬧去了,他本來就是愛湊熱鬧的人,深怕自己沒看到好東西,連忙跑了出來。
  但是當小風看見遊樂場裡面的情況時,還是嚇了一大跳!
  全部的人都還在,幾個不務正業的小混混還在玩街霸,那邊那個紫髮女孩站在投籃機面前,做出投籃的動作,陳茵也還被幾個色咪咪的男子圍住恭維,一切都與小風進去廁所前沒什麼兩樣,只是……全部的人都不會動了!
  小風揉揉眼睛,以為自己在做白日夢,但眾人還是一動也不動,晃如雕像一般站在那邊,小風暗罵一聲,旋又怒道:「不過就是玩了幾場遊戲,有必要這樣整我嗎?這樣有比較好玩嗎?」
  罵是罵了,但仍舊沒有任何人有反應,小風走上前去,手在一個男生面前晃啊晃,他頗有分寸,即使被整也不敢去看一些比較大尾的角色,免得惹禍,眼前的男生沒什麼攻擊力,只是愛玩遊戲,常常翹課出來的普通人罷了。
  他在那個男生的臉上戳了幾下,卻毫無反應,小風心裡冷笑:「你們的耐心倒好。」
  隨即伸手在那個學生的臉上啪啪啪啪的打了好幾巴掌,誰知道這男學生不但硬是挺下來了,臉上連一點表情變化也沒有,怎麼樣也不可能開玩笑犧牲到這種地步啊!
  小風驚訝的看著其它的人,想要捕捉一點異樣的訊息,但看了半天,卻沒有任何人有任何的舉動,這遊樂場裡面龍蛇混雜,誰又會為了自己一個小混混開這麼大的玩笑?
  這時候小風才想起剛剛自己玩的那個遙控器,好像按下了暫停鍵……
  他有些顫抖的拿出那個漏鬥形狀的遙控器,果然,停止鍵被壓下了,小風吞了口口水,緩緩按下播放鍵,突然間,整個遊樂場又恢復了正常,紫髮女孩手中的籃 球投了出去,刷的一聲射進籃裡,陳茵銀鈴般的笑聲也傳了過來,罩著這間場子的光頭傑哥看著小風站在那邊傻笑,不屑的呸了一口口水。
  小風看在眼裡,緊張的再度按下了暫停鍵。
  聲音嚘然而止,彷彿一場鬧劇一般,所有的人全部都被活生生的定在原地,不得動彈, 小風看到這一幕,興奮的哈哈大笑起來,又叫又笑的,彷彿就像是一個瘋子一樣,如果不是沒有人能夠看見他的狂態了,一定會有人一拳撂倒他,然後將他送進精神病院裡面。
  小風發出嘿嘿笑聲,擠進陳茵與那些圍著她討好的男生之中,把臉貼近陳茵的面前,幾乎到了鼻端相觸的程度,嗤牙裂嘴的道:「妳不是很囂張?再來啊,我看 妳囂不囂張的起來!」轉頭又看著那幾個身上紋龍刺鳳的小混混,平常自己是不敢惹他們的,不過這時候正是報復的好時機,怎麼可以放過?
  他握著拳頭,猛力的往右邊那個叫做建文的傢夥臉上打了一拳,建文立刻倒了下去,身體與遊戲機相撞,發出巨響,臉上已經高高腫起,還有些血從嘴角流了下來,小風想起平常自己也沒少給這些人欺負,心中也不甚愧疚,舉腳就往另外兩個人大腿上踢過去,將兩個人踢倒。




  這種整個世界好像只有自己獨尊的感覺,真是太美妙了!
  小風張開雙手,彷彿正站在台上接受觀眾的掌聲一般,心中美妙的幾乎要飛了起來。
  張開眼一看,陳茵還站在那邊,小風捏住她的鼻子,惡狠狠的說:「反抗啊,反抗啊,妳不是說我不是妳的對手嗎?怎麼不反抗了?」
  他隨即注意陳茵身上的小可愛,小風吞了一口口水,心想:「反正她都不能動了,拉開看一看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小風看了看四周,沒有人有任何動靜,這是當然的,但是長久以來的本能,小風還是很不習慣在公眾場合做這偷偷摸摸的事情……但也就是這樣,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作壞事,這才更加的讓他無法抗拒啊!
  「小寶貝,我現在就給妳機會,彌補對我的傷害啊……」彷彿是在說服自己一樣,小風這麼自言自語著,是啊,一切都是為了彌補眼前這個女人帶給自己的傷害,誰叫她這麼高傲呢?這是活該啊!
  渾圓鼓脹的兩團小肉包將粉紅T恤撐起,順著纖細的腰身而下,豐滿的雙股被牛仔熱褲僅僅包裹著,令人無限的遐想,但陳茵最叫人驚異的卻是那雙美腿,潔白修長,不餘一絲的贅肉,陳茵非常的瞭解自己的優點,所以穿上可以將自己的美腿充分表露出來的熱褲,腳上一對高跟涼鞋,將整雙美腿襯托的更加的修長無暇。
  看著那對美腿,小風的心臟跳得飛快,蹲下身去撫摸,手掌剛剛觸碰到那處所在,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感嘆女孩獨有的肌膚觸感,如同溫玉一般,涼涼的、綿軟滑膩,當手掌從小腿滑上大腿,似乎沒有阻力一般,甚至帶起一絲香氣。
  小風站了起來,將陳茵的T恤輕輕的撩起,拉到胸罩的上緣,被包在紫色內衣裡的一對玉兔擠出一條充滿生命力的壕溝,小風伸出食指,輕輕的按在雪白的乳肉 上,乳肉被擠壓,瞬間順著那力道變化,然而當手指一離開,便立刻彈了回來,小風忍不住將手掌覆蓋在陳茵的胸口上,隔著內衣揉捏,乳肉就這樣的被他玩弄,來 回的變化著形狀。
 「好感動,原來這就是女人的觸感……」
  小風露出一臉感動到想哭的誇張表情,但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的減緩,右手手掌沿著胸罩的縫隙鑽了進去,拇指跟食指探到了一點略略有點硬的東西,那是挺立的乳頭,小風急著將乳頭又搓又捏,玩得不亦樂乎。
  他將兩隻手探過陳茵的腋下,去解開她的胸罩,由於陳茵的胸罩是有鋼絲的硬式胸罩,小風兩指一扣,輕易的就解下了她的束縛,小風不無得意的想著:「原來我也是解女人衣服的天才,把女生推倒上床,是老子的本能啊!」
  兩隻乳房有如凝固的羊脂一般,在空氣中輕輕的顫動,略略有點褐色的乳頭有些豎起,令小風嘖嘖稱奇,湊上臉去聞,一陣馨香撲鼻,只覺得整個人都火熱了起來,想要多聞聞那種充滿誘惑力的味道,忍不住就張嘴將一顆乳頭含到嘴裡去。
  舌頭輕輕的舔在乳頭上,好像吃到什麼絕世珍餚一般,對小風來說,這也的確是從未曾品嚐過的好東西,這個時候就算拿魚翅燕窩來跟他換,他也捨不得放過嘴裡的乳頭。
  他將兩顆乳頭吃得嘖嘖有聲,不時交換邊品嚐,雙手在陳茵乳房上亂摸,陳茵她那對小巧可愛的乳房不斷被揉虐,一下就浮現許許多多的紅痕。
  小風一隻手沿著陳茵的身體往下滑,撫摸過柔軟的小腹,探到了熱褲裡面,一件絲質的小內褲阻擋了小風肆虐的魔掌,小風卻不理會它,將熱褲鈕釦打開,立時將障礙物解除,
中指伸了過去那最神秘的縫隙中,卻驚訝的發覺,那處已經是濕淋淋了!
  他迷迷糊糊的想著:「時間被停止的人也會濕的嗎?莫不是早就濕了?媽的,這小淫娃跟人講話講一講都會濕淋淋,真是淫蕩!」
  小風這麼想著,心中卻是越來越熱:「既然這麼淫蕩,就讓老子來好好懲罰妳!」
  舉起手指去聞晶亮淫液的味道,淫靡氣味中夾雜著尿騷味,要是平常,小風只會覺得難聞,但這時卻反而勾起他的慾火,只覺得就這麼停手太可惜了,反正沒人知道,不如就當場把陳茵給上了,神不知鬼不覺。
  又看陳茵野豔的面孔,無限的魅惑,露在外面的可愛乳房,濕淋淋的花蜜,無一不像在對著小風招手,小風一聲大叫,終於忍不住將陳茵給推倒在地,吻在她的唇上。
  陳茵的嘴唇很軟,雖然不會回應,卻已經夠讓從不曾有過接吻經驗的小風著魔了,強行撬開陳茵的牙關,將舌頭探了進去,伸舌在她的嘴裡攪動,四片嘴唇互相貼緊。
  良久,小風終於吻個過癮了,得意的掏出早就已經硬到發痛的陽具,直指著陳茵的花徑,黑亮的陰毛沾著淫水,小風心臟跳的好快,耳邊似乎都是轟隆隆的心跳聲,他的龜頭頂在秘穴口,用力一挺,瞬間將整根陰莖強行塞了進去!
  「哇!好痛!」
  因為陽具上還沒有沾滿淫水,強行塞入的結果就是皮被扯到,痛的差點軟掉,但是畢竟是第一次做愛,刺激實在太強烈了,才看一下下半身接合處那種淫靡的畫面,立刻又硬了起來。
  陳茵的陰道軟肉緊緊貼著小風的陽具,又濕又熱,舒服的小風差點忍不住呻吟起來,小風輕輕的抽動了兩下,舒服的快感越發強烈,直如上天堂了一般
  「我的天啊……難怪大家都愛上床,這種感覺誰可以抵抗啊……」
  小風擺動腰部,規律的進行活塞運動,感受身體下方的美軀帶給自己的快感,眼睛發直,好像快要不能控制自己了一般,越動越快,到最後每一記撞擊都似乎要用盡全力,口裡也忍不住噫噫啊啊的悶哼,終於在快感累積到了最頂端,將所有的精華全都射到了陳茵的體內。
  小風不停的喘氣,整個人攤在陳茵的身上,陽具還軟軟的插在陳茵的體內,他慢慢的爬起身來,隨著他的動作,啵的一聲,陽具被拔了出來。
  陳茵的下體流出了許多濃稠的白色液體,那是淫水混和精液的結晶,小風賤賤的一笑, 伸手撈起流出來的精液,抹進陳茵的嘴裡面,心想:「媽的,再高傲啊!還不是給我幹,還要吃我的精液!」
  此時剛剛作過壞事,小風心裡也是很緊張,雖然知道不會有人發現,可是十幾年來的慣性思考,覺得還是快點離開的好,於是幫陳茵拉好衣服,連忙躲到遊樂場外去,看看遊樂場裡面,才按下遙控器的開始播放鍵。
  「好痛!」
  「幹!你幹嘛壓到我身上!」
  「啊!」
  遊樂場內亂成一團,有些人被打了,此時痛得臉色發白,有些人則是無意間被小風推到一邊,壓在其他人身上,感覺最奇怪的就是陳茵了,全身痠痛,下體又麻又黏膩,好像剛剛做過一場一樣,嘴裡還都是精液的腥味,噁心的想吐。
  看著遊樂場內雞飛狗跳的樣子,小風憋笑著逃開,遠離了遊樂場以後,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路人都乍異的看著他,彷彿看見了神經病一樣。

  給優名單(0)  回應(3)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哞哞哞
1 F:2019-03-04T20:31:31
good

(觀光客) 雞弱 - 219.70.244.46
2 F:2019-03-04T23:17:34
讚,寫的不錯,就是內容少了點!

(觀光客) 黑亮 - 36.233.109.124
3 F:2019-03-05T10:03:39
隨便看看

[0.22]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