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善良的美人妻被老乞丐混蛋肏1

kg0000
本文:2019-03-03T08:56:26
「雪兒你一個人在家要多注意身體,多休息,別老是那麼拚命的備課」
「嗯~哦不要~我知道了老公」妻子嬌喘連連的說道
「老婆你怎麼了?你剛說什麼啊?」
就在此時我還在擔心妻子的身體的時候,老乞丐氣喘噓噓的趴在妻子如玉脂一般的身子上不斷的聳動著,一股接一股濃稠而腥臭的老精蟲不斷的注入到妻子聖潔的子宮中。
「嗚啊~沒有~沒什麼老公,我想你」妻子又流淚哽咽的說道
雖然我覺得妻子好像哪裡不對,但是公司事情又來了,沒辦法只好回道「老婆我也想你,在等二個月,二個月這邊專案就結束了,我就回來了。先不說了,項目出問題了。嘟~嘟……」第09章
接下來的二個月,善良的妻子一直迴避著老乞丐,每天早出晚歸全身心的將精力都投放在工作上。因為妻子知道自己還是深愛著丈夫,何況知書達理的妻子自幼深得道德倫理的教誨,這讓妻子始終對老乞丐保持著距離。
其實,妻子也曾想過讓老乞丐離開,可是心地善良的妻子每次看到老乞丐那乾瘦、可憐的模樣,以及因為自己而一瘸一拐的爛腿,良心上怎麼也過不去,始終不好意思開口。膽小懦弱的老乞丐看到妻子有意迴避著自己,平時也見不到妻子天使般的笑容了,自然也不敢造次。
學校這邊噁心的王剛因為上次的事情,讓柔雪對王剛提高了警惕,總是躲避著王剛。噁心的王剛也不敢再強來,畢竟妻子的父親還是比較有權有勢的,每天只能望眼欲穿的偷窺著妻子高挑、性感的身材以及那天使般美麗的面容。
老乞丐這天中午享用過張姐做的午餐後,大躺在沙發上回味著妻子那年輕潤澤、充滿性誘惑力的身體,妻子幾乎所有的內衣都被老乞丐用來擼過。只是老乞丐不敢將精液噴灑在上面,每次都用來包裹自己那醜陋的發臭的老陰莖。
吃過飯、擼過後的老乞丐越發覺得無聊,這二個月老乞丐都未曾出過大門,這富貴、典雅的臥室老乞丐也待得的有些膩煩了。
老乞丐畏畏縮縮的從家出來了,雖然換了一身我不要的衣服,可是生性自卑、膽小的老乞丐始終不敢走社區大門,偷偷摸摸的又從社區的狗洞爬了出去。
在這明媚的陽光下,老乞丐不知不覺的又走到了自己原來的狗窩—大橋墩下。老乞丐扶著牆獨自站在那回味著初見柔雪的場景,在自己被人欺負的時候,一個無比性感有著傾國傾城般容貌的天使站出來保護自己……
「喂,誰站在那」
老乞丐回頭一看原來是王瞎子,此人比老乞丐年長幾歲,是個流浪漢平時靠給人算命過活。以前也是因為躲在女廁所偷看,被人追著打瞎了一隻眼。王瞎子來城市比老乞丐要早,經常好在工地上的廁所裡偷窺那些農村來的女人,所以以前經常好在老乞丐面前炫耀,吹噓一些自己的偷窺經歷。
「王瞎子是俺,二狗子」
「呀!這二狗子如今混的不錯啊,看你眉宇間泛著一絲紅光,走桃花運了吧?」王瞎子打量了老乞丐一番,神神叨叨的說道。
老乞丐聽王瞎子這麼一說,內心甭提多高興了。心想「以前自己只有羨慕他的份,現在俺睡過這麼漂亮的美人,也該讓你老傢伙羨慕羨慕俺了」。
「咳~咳,俺可告訴你,俺找了一個漂亮的城裡女人,那吃的、住的都是最高檔的。嘿嘿,美人那柔軟、香滑的身子都被俺睡過了」老乞丐美美的說著。
「真的、假的啊,快,二狗子快和我說說」王瞎子羨慕的說道。
聽完老乞丐佔有美麗妻子的經歷,王瞎子是既羨慕又恨啊!想想自己來這城市摸爬滾打一輩子都沒睡過一個女人,這二狗子才來不到十年就走這狗屎運連連的說道「你這老小子真是祖宗八輩子積的福啊」。
看到老乞丐笑的那麼得意,王瞎子嫉妒的說道「女人再漂亮又怎麼樣,又不是永遠是你的女人,她男人回來了你還不得滾蛋,到時你還是個窮癟三、讓人唾棄的老乞丐」。聽王瞎子這麼一說,點醒了老乞丐,只見老乞丐低著頭臉色煞白。
「不過呢」王瞎子賣者關子說道。
「不過什麼」老乞丐趕緊問道。
「我剛才看你的面相,幫你算了一卦,你要想知道呢就答應我拿美人穿過的內衣和我換」
老乞丐此刻心中只在乎如何能佔有高貴、典雅的妻子,哪裡顧慮這麼多連連回到「好~好」。
「經我剛才這一算呢,你個祖宗積德的老傢伙,下半生會有一個年輕漂亮的美人伺候著。而且呢」王瞎子不緊不慢的說道。
「而且什麼啊」
「而且這個絕色的美人還會為你生兒育女,甘心侍奉你一輩子啊」
老乞丐聽道王瞎子這麼一說心裡樂開了花連連說道「美~美」
王瞎子在一旁暗地裡偷笑著,其實王瞎子只是為了想要得到美人的內衣而瞎說騙老乞丐的。「我這是洩露天機,要折壽的,你可千萬別忘了答應我的美人的內衣啊」王瞎子委屈的說道。
老乞丐邊走邊說「好~好,忘不了」
柔雪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自己已經兩個月沒來月經了。下了班柔雪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一傢俬立醫院,這家醫院的婦產科醫生是柔雪兒時的好友名叫孟曉美。
「柔雪恭喜你懷孕了,要做媽媽了哦!」孟曉美笑嘻嘻的說著
聽到這個消息,柔雪此刻驚呆了目無表情。「天啊,你為什麼要這樣戲弄我?我~我既然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這不是真的一定是夢」想著想著柔雪泛起了淚光。
「不會的,不會的一定是你看錯了」柔雪含著淚水緊張的說道
「放心吧,我這婦產科醫生不是白乾的,你都懷孕兩個月了,我是不會看錯的。你怎麼了柔雪,怎麼哭了呀」
柔雪此刻哪有心情顧及到孟曉美,接受不了事實的柔雪哭著跑出了醫療室。孟曉美也不知道柔雪這是怎麼了,但是孟曉美卻是非常開心。
原來孟曉美、林凡都是柔雪父親的徒弟,三人從小更是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孟曉美從小就喜歡林凡,可是林凡的心卻一直都在柔雪的身上,孟曉美多次表白都被林凡委婉拒絕。但是得知柔雪拒絕林凡結婚的消息後,孟曉美一直都在等著林凡。
可是林凡卻一直無法忘記對柔雪的感情,現在柔雪懷孕了要做媽媽了,林凡這下應該徹底死心了,孟曉美想到這不盡偷笑了一下。
柔雪來了天橋上失神的望著橋下來回穿梭的車流,想到自己背叛了丈夫做出如此背德的事情,眼淚不停的流著白皙的臉頰上眼淚不斷的滴落著。
原來老乞丐兩次內射過後,心裡有愧的柔雪因為害羞不好意思去藥房買事後避孕藥,而從網上購買中途運送的時間耽誤了最佳的避孕效果。就在此時柔雪的手機響了,柔雪深呼吸了幾下稍微控制下自己的情緒。
「老婆,下班了嘛」聽到我的聲音妻子更覺得心中有愧,捂著嘴哽嚥著半天說不出話來
「老婆,老婆,你怎麼了」
「老公,我~我沒事,你最近好嗎」妻子的回答顯得非常的無力
「我很好啊,老婆你是不是生病了啊,怎麼說話聲音那麼無力啊」我焦急的問道
「沒事,我有點感冒」妻子邊流著淚水邊回道
「老婆你要注意身體啊,感冒了別硬扛著,要記得吃藥啊。還有二周項目第一階段就完工了,我就可以回來啦」我開心的說道
「嗯,老公你別擔心我了,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顧好自己」妻子輕柔的說道
「嗯,那就先這麼說了,我掛了啊」雖然我還有很對話想對妻子說,但是總感覺妻子無精打采,我想可能也許是感冒的原因。
「老公,拜」
通完話後柔雪輕輕的抹去了臉頰上的淚珠,又回到了醫院。
「柔雪,你剛剛怎麼了啊」孟曉美擔心的問道
「沒事,曉美,我~我想把這孩子打掉」柔雪低著頭輕柔的說道
孟曉美驚訝的望著柔雪,心想「平時連一隻螞蟻都不忍心踩死的慕柔雪,既然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為什麼要打掉啊?」孟曉美吃驚的問道
柔雪事先已經想好了理由便說道「嗯,因為我吃了事後避孕藥,可能會影響胎兒,所以還是不要了吧」。
孟曉美笑著安慰道「別擔心了,我的公主! 你吃的那是最好的進口事後避孕藥,對身體和胎兒幾乎沒什麼影響的,你相信我我可是醫生啊。」
「不行啊,這孩子我……」
「好了,聽我的好嘛,別擔心這個藥了。再怎麼說這也是一條生命啊,在國外墮胎可是殺生啊,搞不好會影響以後的生育能力的」孟曉美希望柔雪生下這個孩子,這樣林凡才能徹底死心。
善良的柔雪聽到好友曉美這麼一說,心中隱隱的產生了一絲動搖和顧慮。就這樣柔雪被曉美送出了醫院,臨走的時候柔雪特別叮囑曉美在自己沒想好之前,千萬別告訴自己的父母和朋友。
夕陽西下繁華喧鬧的大街上,一個花容月貌,身材完美的高貴典雅的美女吸引著路上的男人們個個回頭探望。加上妻子今天盤著長髮,上身穿著一件短款米色坎肩,裡面配著一件白色帶有時尚圖案的T恤,讓妻子更增添了幾分成熟、時尚的韻味。
可是再繁華熱鬧的大街也吸引不了此時的妻子,只見妻子一隻手摸著自己完美的小腹,緩慢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傍晚時分柔雪回到了家中,看到老乞丐酣睡在客廳的沙發上。柔雪看著眼前的這個身材矮小乾瘦、皮膚粗糙黝黑的五十多歲老男人,心想「這個年級可以做我 父親的男人就是我肚子裡孩子的父親嗎?天啊,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老乞丐看到柔雪回來了,趕緊做了起來,擦了擦睡覺流出來的口水,接著又用這口水擦了擦 禿頭上所剩無幾的幾根頭髮。
「大妹子,你回來了」老乞丐半夢半醒的說道
「嗯」柔雪小聲輕柔的應了一下
「你吃過了嘛」為了避免自己尷尬柔雪趕緊找著話題
「俺還沒吃呢,大妹子吃過了沒」
「我也沒吃,一起吃吧」柔雪輕柔的說道
老乞丐驚訝的望著妻子的背影,狠狠掐了自己一下心想「俺不是做夢吧」,原來這兩個月以來這是柔雪第一次主動邀請老乞丐共進晚餐。
吃飯的時候老乞丐一邊狼吞虎嚥著,一邊緊緊的盯著妻子圓潤豐滿的乳房,貌似盤裡的美餐就是妻子雪白的酥乳一般大口大口的吞嚥著。而美麗的妻子心裡想到「丈夫還有二周就要回來了,而自己卻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哪裡還能吃下。
老乞丐邊吞嚥著邊猥瑣的說道「今天,有~有人給俺算了一卦,說~說俺下半輩子會有個女人照顧俺,還說會~會為俺~俺生孩子」
「啪」的一聲,柔雪手一抖手中的勺子掉到了地上第10章
「天啊,他不會已經知道我懷孕的事了吧?可是這個事情只有曉美知道啊,更何況他也不認識曉美啊」柔雪邊撿勺子邊想著。
「大妹子?大妹子,你沒事吧?」
「嗯,我~我沒事」柔雪低著頭小聲的回道
柔雪發呆的盯著自己的碗搖搖了頭,小聲的說道「不會的,今天才查出來的,他不可能知道的」。
「大妹子,你說什麼?」
「沒~沒什麼,快吃飯吧」
膽小懦弱的老乞丐看著眼前這個高貴、典雅的絕色美人也不敢再說什麼,兩隻深陷在眼眶裡的小眼睛色迷迷的窺視者柔雪完美的胸部,大口的咀嚼著桌上的美食。心想著「要是王瞎子說的願意為俺生孩子的女人就是眼前的美人該多好,就算要俺折壽二十年俺也願意」。
就在這時柔雪的手機響了,柔雪拿出手機號碼顯示是林凡的來電。
「喂,柔雪,是我林凡」
「嗯,這麼晚打來有事嗎?」
「嗯,明天是我的生日,明天晚上我會在家裡舉辦一個birthday party,我非常希望能得到柔雪你的祝福」林凡情意綿綿的說道。
心煩意亂的柔雪此刻哪有心情參加party,「林凡,謝謝你的邀請,可是我……」
「柔雪,你一定要來沒有你的參加,這個party將會淡然無彩,我非常希望你能來」林凡搶先一步說道。
「林凡,我……」柔雪無奈的說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啊,party會等你光臨再開始」林凡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喂,喂,林凡……」柔雪很是無奈
聽妻子和別的男人打電話,膽小自卑的老乞丐心中充滿了嫉妒和害怕,害怕妻子丟下自己,害怕妻子和別的男人好。
吃完飯後,柔雪閉著眼睛站在花灑下,水流輕柔的流過柔雪水潤細膩的肌膚。柔雪一雙芊芊玉手輕輕的摸著自己光滑如壁的小腹,此刻柔雪似乎感覺到了子宮裡孩子的跳動,嘴角微微上揚。可是很快柔雪便收斂起了笑容,妻子知道這個孩子不能要。
經過一夜的內心掙扎,柔雪還是決定打掉這個孩子,第二天一早,柔雪請過假便早早來到醫院。
「曉美」
「柔雪,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啊」孟曉美很是驚訝
柔雪悄悄的把孟曉美拉到辦公室裡,小聲的說道「這個孩子我決定還是打掉,你幫幫我吧」。
可是孟曉美昨晚才獻計給林凡,讓林凡以生日party 為由邀請柔雪,這樣一來柔雪一定會告訴林凡自己懷孕的消息,這樣林凡則會徹底死心,所以此刻孟曉美怎能讓柔雪成功的打掉孩子。
「柔雪,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殘忍啊,你就不怕孩子報復你?」孟曉美為了讓柔雪保住孩子,連身為醫生的自己都開始說些迷信的話來嚇唬柔雪。
可是柔雪還是很堅定的想要打掉孩子「這個孩子我真的不能要」
「難道,這個孩子不是……」
「曉美別亂說,這個孩子是我老公的」柔雪害怕孟曉美胡亂猜測,著急的說道
「那這樣吧,你讓沈雲翔打電話給我,只要他同意我就幫你打掉」
沈雲翔就是我也是柔雪的丈夫,這下柔雪沒話說了,柔雪心裡很清楚肚子裡的孩子根本不是丈夫的,怎麼能讓丈夫知道。
孟曉美見柔雪無奈的神情,又說道「柔雪這件事情你不會還沒告訴雲翔吧?這麼大的事情雲翔應該有知曉權,就算你不在我這裡打胎,別的醫院打胎也都是要家屬簽字的」。
「我~我」柔雪不知該怎麼說,只能打碎牙往肚裡咽半天說不出所以然
「好了,姐妹有難我怎麼會不幫呢,這樣吧你回去打個電話和雲翔商量一下吧。如果明天你堅持要打掉,我一定幫你」孟曉美笑嘻嘻的說著。
善良的妻子見孟曉美這麼一說,也不好再強求曉美,只好無奈的先回去了。臨走的時候孟曉美還特意提醒柔雪千萬別忘了晚上林凡的party。
柔雪在外面吃過中飯才回到家,柔雪回到家卻沒有看見老乞丐,柔雪來到客房門前。驚呼一聲「天吶,怎麼會這麼亂」,原來老乞丐雖然住在這麼高檔的住宅裡,但是依舊改不掉十幾年乞丐邋遢的習慣,整個客房滿地的衣服、垃圾,連個站腳的地方都沒有。
這時候家政工張姐過來說道「慕小姐,這個真的不能怪我,你這個朋友實在是太髒了,我這真的沒法打掃……」
「沒事的,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柔雪十分善良,並沒有責怪張姐
只見天使一般高貴的妻子帶著手套,腰上繫著圍裙開始幫老乞丐打掃房間,光是地下老乞丐的內衣褲、臭襪子和床上滿是黃色精斑的床單就讓妻子整理了半天。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到了傍晚時分,妻子就像幫自己的丈夫整理房間一般,將老乞丐的房間整理的乾乾淨淨。柔雪長嘆了一口氣,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珠,看著整理好的房間,臉上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心中想到「這個男人真是太邋遢了,不過呢也不能全怪他,從小就沒人照顧也挺可憐的」。
柔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既然關心起老乞丐的生活起居,想到這柔雪趕緊離開了散發著一股騷臭味的老乞丐的房間。
柔雪洗了個澡,在衣櫃前換上了一件純白色的低胸大露背式的長款晚禮服,美麗的鎖骨下是若隱若現的乳溝,潔白光滑的玉背在純白的禮服下閃閃耀眼。長長的裙襬拖在地上,燦燦生光,衣料是極為光滑的絲綢,貼出凹凸有致的曲線。
在這月亮剛剛升起的傍晚,只見一個國色天香、高貴典雅的絕色美人走在社區的道路上。晶瑩剔透的大眼睛,小巧翹挺的鼻樑,櫻桃般粉嫩的小嘴水潤晶瑩, 潔白無瑕的皮膚配上那完美的身形以及妻子高挑的身高。眼前的美人仿若夢幻一般,就連路上的女人們都忍不住回首翹望、眼神中更是充滿了對女神容貌身材的仰 慕。
在這傍晚的夜色中,高貴的女神身上散發著一陣溫柔潔淨的白光,似乎是要照亮這世間的黑暗,照亮人們心中的陰暗。
「曉美」柔雪看到社區門口的孟曉美輕柔的喊道
孟曉美回過頭來看到如女神一般的柔雪,驚呆了!心想著「真是沒想到,都結過婚了,既然~既然還是給人感覺如此聖潔、高貴」。
柔雪走到孟曉美身旁,孟曉美趕緊收斂起自己驚訝的表情。雖然孟曉美內心十分感嘆、羨慕柔雪的美貌,但是畢竟是都是女人而且柔雪還是自己的情敵,孟曉美嫉妒的說道「呀,我們柔雪化過妝真是漂亮啊」。
柔雪嬌羞而謙虛的說道「你就別取笑我了!我們曉美才是最美麗的」
「柔雪你這妝怎麼化的,你得教教我啊,不然我可和你絕交啊」
「曉美,其實我~我沒有化妝,畢竟我還是懷孕在,嘴唇比較幹倒是擦了一點唇膏」柔雪懷孕兩個字說的非常小聲。
「天吶……這可恨的林凡既然讓我和柔雪一起去,這不是擺明讓我做陪襯嗎,可惡」
「在想什麼呢曉美」
「啊,沒~沒什麼,我們走吧」
「林凡家住這裡?」柔雪驚訝的問道
「是呀,他自從知道你結婚後住在這個社區,他就搬到這裡來了,為的就是每天能看到你」曉美嫉妒的說道。
「曉美,你是知道的,我一直都把林凡當做我的哥哥」、
「好啦,我知道啦」
兩人很快來到林凡的別墅,這是一棟歐式兩層高的別墅,別墅前一塊約200平的入室花園。
果然一進門柔雪便成了全場的焦點,在這璀璨的燈光下,優柔高貴的柔雪更顯閃亮奪目。這些有錢有勢的男人們就像被吸走了魂魄一般,目不轉睛的盯著完美的女神,一旁的孟曉美似乎被忽視了。
老乞丐不知從哪裡鑽了進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趴在別墅外的樹上,透過窗戶盯著別墅裡的柔雪。音樂聲響起,在場的男士們無不想邀請柔雪跳舞。完美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容,潔白光滑的皮膚,高貴典雅的氣質,潔白捶地的長裙配上那優美的舞姿,讓男人們瘋狂可又不敢褻瀆的女神。
此刻趴在樹上的老乞丐那種老男人特有的強烈的佔有慾又浮現出來,心裡暗暗罵道「騷娘們,既然穿這麼漂亮跑出來和別的男人摟摟抱抱的,她娘的」,「操她娘的,你們這些有錢人也只能看看俺的女人,俺的女人可是伺候過俺兩回了,哼」想到這老乞丐漏出一絲猥瑣的笑容。
可就在這時社區的保安發現了老乞丐,本來腿腳就不便的老乞丐一慌張,從兩米多高的樹幹上摔了下來,這下可把老乞丐摔的不輕。
社區保安沖上前來一把將老乞丐擒住,就在此時別墅內的張野走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情景上前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社區保安解釋道「張總,我們發現這個人趴在樹上意圖不軌,很有可能是小偷」
老乞丐趕緊解釋道「俺不是小偷,俺~俺是來找俺的女人的」
有錢有勢的張野冷笑道「就你這乞丐樣,還有女人?哈哈,你不是在做夢吧」
「俺~俺的女人就是在裡面」老乞丐摔破了頭,臉上都是血。
可是像張野這般的有錢人哪裡在乎老乞丐的安危,嘲笑的說道「裡面打掃衛生的歐巴桑是你的女人吧?好吧,我就當做好事吧,你告訴我你女人名字我幫你喊她出來」。
老乞丐虛弱的說道「慕~慕柔雪是俺~俺的女人」
這張野一聽,心中一驚「慕小姐這麼高貴的美人,怎麼可能?一定是這要飯的胡亂造謠,我何不幫慕小姐教訓教訓此人,讓慕小姐欠我個人情」
張野怒氣衝衝的說道「你個要飯的既然敢胡亂造謠,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看我不好好教訓教訓你」。
說罷張野喊來隨身的司機和保鏢開始對老乞丐拳打腳踢,本來從樹上摔下來就受傷的老乞丐哪裡還經得起這般毒打。老乞丐雙手抱頭蜷縮在地上,連連的求饒大呼救命。
別墅裡的柔雪聽見了老乞丐的呼救聲,趕緊走了出來。只見兩個彪悍的大個子正在毒打老乞丐,老乞丐此時頭上嘴角都是鮮血蜷縮在地上。柔雪趕緊跑了過去一下護在老乞丐的身前,大喊著「別打了、別打了」。
兩名壯漢這時才停了手,柔雪趕緊蹲下身雙手緊緊的抱著老乞丐,看到血流不止的老乞丐善良的妻子嚇壞了,趕緊大喊道「快,快打120」。社區保安見狀趕緊打了120。
此時滿不在乎的張野走到柔雪身旁小聲的說道「慕小姐請放心,這件事交給我了,就算打死這要飯的我也能擺平,放心吧」。
柔雪用憎恨的目光看著張野,狠狠的說道「我再也不想見到你這種人」,張野傻眼了,沒想到女神既然會為了這個下賤的乞丐而動怒。
沒多久120救護車到了,醫護人員趕緊將老乞丐抬到了救護車上,柔雪握著老乞丐的手也跟著上了救護車。
柔雪趕緊問醫生「他怎麼樣了」
「情況很不好,病人內臟多處出血加上流血過多,需要趕緊輸血」
柔雪握著老乞丐的手,流著淚哽咽的說道「你不能有事,你~你是要做父親的人」
老乞丐聽到這話,似乎稍微清醒了些。雖然帶著氧氣罩說不出話,但是瞪著雙眼緊緊的盯著柔雪,似乎是在問這是真的嗎。
此刻善良的妻子哪裡管得了那麼多,一心只想讓老乞丐有求生的慾望,趕緊說道「是的,我~我懷孕了,你要做爸爸了,所以為了孩子你一定要堅持住」。
兩天後,安靜的病房裡老乞丐微微的睜開眼。「你醒了呀,你終於醒了」老乞丐聽到妻子驚喜的呼喚道。
「俺~俺怎麼了」老乞丐柔弱的說道
「別亂動,你已經昏迷了兩天兩夜了,你害我擔心死了」柔雪喜極而泣的說道
看著溫柔美麗的妻子在自己的身旁,老乞丐安心了許多。「昏迷了兩天兩夜肯定餓壞了吧,我給你熬了粥趕緊吃吧」溫柔的妻子小心的喂著老乞丐喝粥。
「大妹子,你~你真的懷孕了?」老乞丐心裡一直惦記著昏迷前柔雪說的話
善良的妻子看著眼前虛弱的老乞丐,實在是不忍心再打擊他,嬌羞的低著頭微微的點了兩下。
老乞丐激動萬分一下就想坐起來,可還沒坐起來頭一暈又倒了下去,這可把柔雪嚇壞了趕緊扶著老乞丐溫柔的說道「你沒事吧,你才剛醒身體還很虛弱要多休息」。
老乞丐此時哪裡能平靜,沒想到一輩子飽受苦難、受盡世人唾棄的自己,既然在這半百的花甲之年,能讓一個年輕貌美的絕世美人妻懷上了自己的骨肉。
老乞丐激動的握著妻子的手,兩眼泛著淚花說道「俺~俺做夢都不敢想,俺一個窮乞丐既然能有兒子,俺……」。
「好了,你才剛醒要多休息,別說話了」
老乞丐死死的拉著妻子的手腕,虛弱的說道「大妹子,能讓俺~讓俺聽聽你肚子嗎」。
在老乞丐的觀念裡,這女人懷了男人的種,那可是完全屬於這個男人的,所以老乞丐開始大膽的要求了起來。
善良的妻子看著眼前這個面色慘白、可憐兮兮的老乞丐,內心實在不忍拒絕輕輕的點了點頭輕柔的說道「那你也要聽話好好的休息好嗎」。
老乞丐瞪著雙眼,拚命的點頭。一件上白下藍的V領高腰包臀修身襯衫連衣裙,胸前一條銀白色的項鍊,配上妻子白嫩潤澤的皮膚,讓妻子更顯高貴典雅的職業氣質。
老乞丐顫抖著小心翼翼的將頭隔著衣服枕在妻子柔軟的大腿上,枯糙的雙手緊緊的環著妻子的小蠻腰,耳朵緊緊的貼在妻子的小腹上。害羞的妻子將頭扭向一側,輕輕的用手扶著老乞丐的頭。
此刻,老乞丐感覺溫馨極了,安靜的病房裡一個年輕溫柔美麗的女人就像摟著自己的丈夫一般摟著老乞丐。
「咳~咳,柔雪你朋友還好吧」林凡走了進來
「嗯,他醒了」柔雪趕緊站了起來,整理了下衣服
「俺不想見他,俺不要見他」老乞丐激動起來
柔雪只好讓林凡離開,「幫我向你朋友道個歉,生日晚會的事情真是抱歉,讓你朋友受傷了」林凡說道。
「這也不能怪你,那個張什麼的實在是太霸道了」柔雪憤憤的說道
兩個星期後……
「趙二狗,你可以出院了,回家後要好好調養,小心傷口感染要勤換藥」就這樣在醫生的叮嚀下,老乞丐出院了。
折騰了一天終於回到家,老乞丐沒想到自己的房間被妻子打掃的如此乾淨,內心十分的感激。
晚上溫柔的妻子端了水給老乞丐吃藥,老乞丐一輩子沒有被人端茶倒水這麼伺候過,何況還是這樣一個年輕性感的美人。在房間溫柔的燈光下,看著床邊的年輕的美人,老乞丐內心無比的惆悵。
「你好好休息吧,晚安」妻子一絲優雅的微笑,大大的眼睛彎成了月牙狀。
老乞丐哪裡捨得妻子,自從知道妻子懷了自己的骨肉,老乞丐膽子漸漸大了起來。老乞丐一把拉住妻子,小聲的呢喃著「不要走,不要離開俺」。
也許妻子覺得老乞丐幾次受傷都是與自己有關,這次差點讓老乞丐丟了性命,總覺得虧欠老乞丐,也許是懷了老乞丐孩子的緣故。妻子並沒有拒絕老乞丐,就這樣老乞丐又以要聽胎音為由,枕著妻子修長的美腿,躺在妻子的懷裡緊緊的抱著妻子。
妻子身上一股淡雅的女人香讓老乞丐深深的陶醉其中,老乞丐見妻子最近對自己照顧有佳,心想「懷了俺的種,就是俺的娘們了,俺~俺要摸你的奶」。
老乞丐緊閉雙眼深吸一口氣,既然把手深進了妻子的衣服裡,顫抖的大手一把扯下了妻子的胸罩緊緊的握著妻子的充滿彈性、柔軟滑嫩的乳房。妻子嬌軀一顫,雙手緊緊的隔著衣服阻止老乞丐大手亂摸,嘴裡小聲的哼著「不要,不要這樣」。
老乞丐見妻子並沒有責怪自己,緊緊的抱著妻子性感的身體,隔著衣服大口大口的吸著妻子的乳房,舌頭不斷的挑逗著敏感的乳頭。
懷孕後的妻子對老乞丐的態度似乎有很大的轉變,內心也充滿自責和矛盾。雖然自己已婚了,可是老乞丐畢竟是妻子肚子裡孩子的父親,這讓妻子對老乞丐忍讓了許多。
就在這時老乞丐獸性大發,急著想要插進妻子溫暖緊窄的蜜穴,妻子趕緊阻止老乞丐並在老乞丐耳邊小聲的說道「懷孕前三個月不可以的,孩子會有危險的」。
老乞丐知道妻子肚子裡的孩子,是妻子對自己態度轉變接受自己最重要的籌碼,所以老乞丐也不敢在亂來,可是慾火焚身的老乞丐又不甘心就這樣算了。
「大妹子,大妹子你幫俺夾著雞巴吧」老乞丐無恥的小聲說道
善良的妻子猶豫了一會,雙腿併攏既然真的聽從老乞丐的話,緊緊的把老乞丐粗糙的佈滿黑筋的雞巴夾在自己大腿根部中間。就這樣老乞丐吸著妻子挺拔豐滿的乳房,粗糙的肉棒不斷的在妻子滑嫩的雙腿間抽插摩擦著。
房間內充滿著老乞丐淫蕩的喘氣聲,和妻子嬌羞的小聲的呻吟聲。雖然沒有插進去,可是這樣的溫柔鄉還是讓老乞丐爽翻了,幾經折騰老乞丐撲哧撲哧射了,射的妻子蜜穴口、白皙的大腿上滿是精液。
就這樣老乞丐擁著年輕漂亮的妻子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滴、滴……」一陣手機鈴聲吵醒了柔雪,柔雪拿過手機一看是丈夫的來電。柔雪本想來到客廳接電話,可是老乞丐乾枯粗糙的雙手緊緊的握著自己的一對挺拔而雪白的酥乳,怎麼也拿不掉,沒辦法只好接了電話。
「老婆,告訴你個好消息,我這邊的項目完工了,不出意外後天我就可以回來了」
「真的嘛,太好了老公」柔雪此時的心情真是糾結萬分
此時可憐的我還不知道我心愛的朝思暮想的妻子,此刻正躺在一個五十多歲的老男人的懷裡。我最喜歡的雙乳被這個老男人粗糙骯髒的雙手緊緊的握著,雪白 的酥乳上佈滿了這個老男人留下的吻痕和齒痕,還有那發臭的口水。光滑白嫩的大腿間還夾著這個老男人醜陋噁心的老肉棒。更讓我崩潰的是妻子聖潔的子宮裡既然 還懷著這個老男人的孽種。第11章
終於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負責的專案提前兩天順利完工,第二天一早我便收拾好行李,準備搭早班機趕回家。飛機上有幾個空姐長相身材還不錯,惹得我身旁一個大約五十多歲的帶著金絲邊眼睛的老男人不斷的吞嚥著口水,一雙猥瑣的小眼睛不停的偷窺著美女空姐的豐臀。
我心想「幸好我妻子不是空姐,不然每天都要被這些不同的男人偷窺著多危險,更何況我妻子可比這幾個空姐更漂亮,更有氣質」想到這心中暗暗竊喜著。腦 海中不斷浮現出妻子那完美性感的身材,和那傲人的曲線,想到馬上就可以把妻子那性感白嫩完美的身子擁入懷中,內心真是無比的激動啊不由的褲襠漲的鼓鼓的。
「先生,先生,飛機到站了」
一陣呼喚聲將我從睡夢中吵醒,「啊,到了啊」
「是的,先生,飛機到站了,請您攜帶好隨身物品準備下機」一位空姐甜甜的說道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腦海裡還在想著剛才做的夢。我夢到了妻子來飛機場接我,我欣喜若狂的飛奔到妻子的身邊,把朝思暮想的嬌妻緊緊的擁入懷裡,可是就在這時我低頭一看妻子的肚子隆了起來,就像、就像懷孕一般!
難道這是上天給我暗示?暗示這次回來妻子會同意要孩子了?其實,我是一直都想要個孩子,因為妻子實在是太過美麗,就算是結了婚有幾個情敵對妻子依然還是痴心一片、心存幻想。可是妻子總覺得我們還年輕,不想這麼早要孩子。
下了飛機我獨自拖著行李從機場走了出來,專案提前完工我並沒有告訴妻子會提前回來,就是想給她一個驚喜。
恩,我深吸了一口氣,還是家鄉的空氣聞的舒服啊,在這晴朗的天氣下,一想到馬上就要見到我那溫柔的嬌妻,心情真是好極了。
沒一會我便乘坐計程車到了社區大門口,搬下行李我正準備進社區,忽然聽見大門旁邊兩個保安攔著一個衣衫襤褸瘦弱不堪的老男人似乎在爭吵著什麼。
好奇的我拖著行李走了過去,走近了一看原來是個老流浪漢,而且還瞎了一隻眼。我見那獨眼的老流浪漢也挺可憐的,便和保安說道「怎麼了,你們幹嘛難為一個殘疾人啊」。
年輕的小保安瞪著無辜的雙眼,委屈的說著「沈總你不知道,這人是個小偷,你看的他的背包裡面有好幾件女人的內衣」。
聽完保安的話,我往老流浪漢的背包望去,的確裡面有幾件女人的內衣,而且看的出來都是一些高檔的內衣。老流浪漢猥猥懦懦趕緊小聲的解釋道「我~我不是小偷,這是別人送給我的」。
保安大喝一聲「你個小偷還在騙人,我們這社區是全市最高檔的社區,裡面都是有錢有地位的人,怎麼會送給你東西,你就是個小偷」。
「我~我不是,我不是小偷」老瞎子似乎被保安嚇的不輕,身子開始顫抖。
「好了,都別吵了」我拉過其中一個保安,小聲的和他說道「算了,何必為難一個殘疾人呢,更何況你們也是在社區外面逮到他,也沒有證據證明他就是小偷。我看可能是哪家的衣服不要了,扔在垃圾箱被他撿到了而已,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
這兩個保安雖然心有不甘,但是聽我這麼一說也有些道理,也只好放了這個老瞎子。「哼,你以後注意點,要是讓我們逮到你真是小偷,我們一定對你不客氣」保安惡狠狠的邊離開邊警告著老瞎子。
老瞎子見我說服了保安放了他,對我無比的感激不停的說著「謝謝」。忽然,老瞎子包裡的一件帶有蕾絲花紋的白色胸罩掉到了地上,我記得妻子好像也有一款一模一樣的,因為妻子穿這件胸罩使得原本就圓潤挺拔的乳房更加的完美,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老瞎子見胸罩掉到了地上趕緊撿了起來,就像稀世珍寶一般緊緊的攥在手裡,白色的蕾絲胸罩在老瞎子髒兮兮的粗糙大手中顯得格外的潔白耀眼。
「老師傅,你這些衣服是哪裡來的啊?」
「年輕人我說了你可別不信啊,我一要飯的朋友不知道是幾輩子休的福,既然弄上了一個高貴漂亮的女人,這些就是我那要飯的朋友答應送我的。這可不是我偷的啊」。
雖然我對老瞎子講的話不太相信,可是內心突然閃過一絲不安,「老師傅那你可見過你朋友的女人啊?她長什麼樣啊」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問,但是還是好奇的問道。
「啊,見到是沒見過,但是聽我那朋友說人可美了,身材、臉蛋都是絕頂的好」老瞎子美滋滋的說著。
「只是一件內衣,相同的衣服很正常的,肯定是哪家不要了被那老瞎子撿到了」我不斷的安慰著自己別胡思亂想。和老瞎子告別後,我便匆匆的往家的方向走去。老瞎子見我走了,看到遠處那兩個保安還在盯著自己,也趕緊背起背包快步離開了。
終於到家了,我知道妻子愛乾淨,所以我趕緊把行李放到了儲藏室,腳上穿了幾個月的臭鞋也趕緊扔到了陽臺上。
整理好行李後,我便往沙發上一躺舒舒服服的看著牆上妻子的美照,手裡攥著我為妻子精心挑選的禮物,心想著「還是家好啊,終於又可以享受妻子的溫存了」美美的幻想著我那性感迷人的妻子,疲憊的我又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就這樣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忽然聽見了開門聲,一定是妻子回來了,我趕緊準備從沙發上爬起來迎接我的美妻。
可就在這時我忽然聽見妻子有些無奈的說道「你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我老公也快要回來了,你~你真的不能在住下去了」。
原來妻子並不知道我已經回來了,也難怪妻子不知道,我回來的時候正好是下午所以就沒有開燈,行李又放到了儲藏室,鞋子也扔到了陽臺,正巧的是我又剛好睡在偏廳的沙發。
「大妹子,你讓俺到哪裡去,俺沒有家連俺的大橋洞下的窩都被別人霸佔了」
聽到這帶著一股鄉下地方口音,喉嚨又沙啞的說話聲,我猜測應該是個五十多歲的鄉下老男人,心中不禁納悶「從小嬌身慣養的妻子怎麼會認識這種鄉下人呢?突然我想到了社區門外老瞎子說的話,心中不禁一顫」。
「可是我老公就要回來了,我怎麼和他解釋呢?」聽妻子的口氣,似乎對這個老男人有些心軟。
「大妹子,你可別忘了,俺可是你肚子裡娃的爹,你忍心這娃沒爹?」
「好了,你別說了,這孩子我是不能要的」妻子顫抖的說道。
天吶,我~我剛剛聽到了什麼?我朝思暮想的我自認為高貴、典雅的視同如聖女一般的美妻懷孕了?但是孩子不是我的,而是別的男人的種。
我~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靂當頭一擊,又好像被人從頭到腳澆了一盆涼水,全身麻木我感覺自己喘不過氣快要窒息了。
我使勁捶著自己的胸口,用盡全身的力氣大口大口的吸著氣,終於緩了過來。就在這時我聽見妻子的聲音。
「大妹子,這娃可是俺的親骨肉啊,俺~俺不准你胡來」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tourist - 114.37.17.16
1 F:2019-03-04T09:51:13
記憶

[0.2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