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淫娃心怡勾引男友父親完

kg0000
本文:2019-03-01T17:34:23
他由於車上就將褲子拉下,此刻雖然裸著下身卻顯得自然得很,一手捏著我
的屁股,將我推進了屋內,一把將我推倒在沙發上,拋下了一句:「先給老子等
著,一會好好讓你這騷貨爽一爽!」然後便掏著電話進了裡頭的房間。

  我只得乖乖聽話,靠在沙發上回想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切。?眼掃視四周,發
現這裡的裝修還是十分富麗堂皇的,歐式的流蘇線條天花板上的吊燈晶瑩剔透格
外耀眼,沙發傢俱也都十分高檔漂亮,看來他應該真是公安局內不小的角色,平
日裡應該收受了不少賄賂來。

  他很快便從房內出來,已是連制服也脫了光來全身赤裸,手裡捏著個手機,
大腹便便掛著肥肉,那根肉棒已是有點疲軟,一搖一晃地走到我面前來說道:「
騷貨!一會還有幾跟肉棒一起來操你的騷穴哦!媽的好久沒痛痛快快玩過了,天
天對著家裡的那個黃臉婆,今天一定要好好換換口味!怎麼樣?你也很期待吧?
騷穴剛剛就那麼多水了!」說罷一手捏過我的臉頰,吐了一口口水在我臉上。

  我一聽他才知道他剛定是又打電話喊了人打算一起過來操,那口水吐在我臉
上,倒也激起了心中由於羞辱而帶來的刺激。他手在我臉頰輕輕拍了拍,突然不
知從哪裡掏出一顆藥丸,掰開我的嘴巴往我口中塞了進去。我猝不及防一陣乾咳
,然後藥丸便進了肚中。


我想定是春藥之類的東西,一想著本身自己就是個性慾強烈的人,今天又被
他喂進一顆藥丸來,那一會天知道我會多麼淫蕩來。

  「德國進口的噢!一會你就知道舒服了!」

  他從櫃子裡開了一瓶紅酒手裡倒了一杯,坐到沙發上摟著我很是得意地笑著
問道:「怎麼樣?來一杯?」此時不知為何我竟緊張得說不上話來,搖了搖頭拒
絕了他杯中的紅酒。

  「確定不要嗎?」他見我搖頭,嘴裡自己又補了一句,然後一下便將那杯紅
酒潑到了我的臉上。

  「啊……」紅酒冰涼地打濕我的臉來,順著不斷往下滴淌,我顯得甚是屈辱
,然而卻又激動得渾身發熱來,開著口嬌喘著。

  「真是騷貨!一副很享受的樣子嘛!」我臉上的紅酒往下滴淌,從半掛的背
心上溜過掛在奶子上,在燈光照耀下顯得晶瑩而誘人。此時門外突然想起了門鈴
聲,他兩眼一亮立馬起身出去開門,我也明白他的朋友來了,淫賤地心生了一股
期待被更多男人玩弄的渴望來。

  「哈哈……一個騷貨,局裡面掃黃時候抓到的,好像是自己太欠操了去找牛
郎幹逼!哈哈哈哈……咱就好好讓她爽爽!」門口傳來的笑聲大概有3個人,一
路聽著他在向他們淫蕩而羞辱地介紹著我這個「玩物」的來歷。

  「你肯定又給他灌了藥丸吧?老陳每次都是喜歡把女人玩得走不了路哈哈哈
!」門外又傳來一陣說笑,然而這聲音我卻似乎十分熟悉。

  「來來來,我看看,到底有多騷……」伴隨著這句話一起往屋內進來的是一
個我十分熟悉的身影,我也?起了頭四目一對,不禁雙方都吃了一驚:「啊……
叔。叔叔……」原來此時被請來一起玩弄我的不是別人,正是前日裡與我通姦過
數次,玩弄便我身體的男友父親。

  至此一來,被他撞見我此時如此羞辱而下賤地被拘在這屋內的醜態,而且想
起自己慾求不滿的按摩醜事也被他給發現,不禁無地自容得低下了腦袋一時不敢
看他來,而心中或許是春藥的作用,越是如此的羞恥,全身似乎越是火熱而顯得
十分興奮,騷穴不自覺地又向外泌出淫水來。

  「心……心怡!是你……?」叔叔看著滿臉酒滴裸露著奶子的就這麼斜躺在
沙發上,顯得十分意外地向我走來,捏著我臉蛋看了看確認了下。

  然後興奮地露出淫笑說道:「哈哈哈……原來是你啊騷貨!老陳啊!這就是
我和你說的那個母狗媳婦!沒想到這麼巧被你抓到這裡來啊!看來真是下賤啊!
我還一直想說沒時間叫你們一起來幹幹她的穴!剛好今天既然這麼湊巧,那就好
好玩個痛快啊!啊哈哈哈!!」

  「什麼?這就是你說的那勾引你幹她的騷貨?」這個叫老陳的警官此刻顯得
很是意外,興奮地對著叔叔確認到。

  「是啊!沒想到這麼下賤!還真是欠幹,在家裡被我操不夠!居然還到外面
去找鴨子!你說你是不是不要臉的母狗妓女啊!賤貨!」

  叔叔此時站到我面前來捏著我的乳頭羞辱著,同時也叫到屋內同往的另一個
人道:「老林!上次和你說起這母狗你不早就忍不住了嗎?現在就在你面前!今
天不要客氣噢!就當我和老陳做莊讓你好好操操著母狗好了!」

  「哈哈哈!是是是!來!先喝點酒,剛剛開的!」老陳也很是興奮地舉起酒
瓶邀道。3人很快各自手中便端著一杯紅酒,慢慢地品嚐著,然後一邊欣賞著沙
發上我的淫態。

  而我面對這羞辱晚飯的淫靡場面,身體不禁愈發的滾燙,腦袋裡一陣充血後
意識空白來,很快覆蓋上的都是慢慢的慾望來,彷彿再也不能思考,心中只渴望
去男人的玩弄與淩辱,而再也無視面前的男人是誰一樣。

  儘管暴露在這3人眼裡,我竟還是十分淫蕩地慢慢將手伸到自己的奶子握住
,一下一下愈發快速地揉搓起來。

  「你給她灌了幾顆藥?這麼快就開始淫蕩了?哈哈哈!」叔叔此時飲了一小
口酒,笑笑地問著老陳。

  「就一顆,這騷貨太騷了!才給她吞了一顆就這麼下賤了!看她那欠幹的表
情!哈哈」老陳回答道,一旁的老林也笑了起來。

  這老林顯然比他們兩個都還興奮,他們兩人還喝著酒說笑,老林便一下站起
迅速將身上衣物解下,搖晃他的肉棒站到了我的面前。

  這老林也是個頂著啤酒肚的40多歲醜男人模樣,胯下的肉棒相比另外兩人
似乎很不中用,又黑又短只有10公分不到,半軟不硬地在我臉前掛著搖晃,我
可以聞到有點刺鼻的腥臭味。

  而在藥效作用下,我相比平日的淫蕩,今天表現出更多的似乎則是下賤,渴
望到的彷彿不再只是做愛的抽插,而是讓諸如此類的醜男人玩弄羞辱的變態快感
來,看到面前老林這根又短又臭的肉棒,我竟然長大嘴巴吐著舌頭躺在沙發上,
一手用力揉搓著自己的奶子,一手將兩腿向上分開掰弄著騷穴,盯著老林的胯下
淫蕩地叫道:「大……大……大雞巴……大雞巴快……快來玩弄……玩……玩弄
母狗心……母狗心怡……」

  老林回頭與一旁的叔叔與老陳相視一笑,道:「這騷貨還真像你們說的下賤
!這麼快就主動在那求我幹她!你們看像不像母狗!」

  「哈哈!那老林你就快給她先來一發?」叔叔品嚐著紅酒很是愜意地在一旁
觀看著這好戲來。

  「急什麼?先撒泡尿再說!」老林應了叔叔一聲,舉著肉棒在我臉上靠來,
我潛意識只能張開嘴巴吐著舌頭試圖去舔,而他卻一下一下將肉棒拍打在我舌頭
上挑逗著,過了一會兒才放好來讓我含住,一發力將一股腥臊萬分的尿液射進我
嘴裡來。

  「對了!這騷貨很喜歡喝尿噢!」叔叔向他們說到我這淫蕩的喜好,我也毫
無羞恥感,含住這疲軟的龜頭便將老林的尿液往肚裡吞來。這顯然讓他十分興奮
,而他似乎並不願讓我全部將尿液喝下,突然一下將射著尿液的雞巴從我嘴裡拔
出,然後興奮地在我身上和臉蛋上掃射著。

  「唔……唔……」我張大著嘴雙手握著自己的奶子用力揉搓,迎接著如噴泉
般淋在我身上的尿液,一陣滾燙的感覺使我愈發的興奮,心中的刺激激發了騷穴
淫水又向外流了許多。

  老林尿了大概快1分鐘的時間,才將這泡又騷又腥的尿液射完,雞巴抖了抖
殘餘了幾滴尿液在我臉上,我自然是張嘴吐舌地迎接上去,含住他那疲軟的肉棒
清理起上面的尿滴來。

  「唔……這騷貨還真是舒服!」老林嘆了一聲,而此時老陳在一旁舉著酒杯
不滿地道:「喂!老林你他媽的玩歸玩!別把我的地板尿個一地啊!」

  老林不好意思地衝他一下,然後一把將我吸吮他肉棒的腦袋按下,我整個身
體便順勢被他拉到了一灘尿液的地板上去,說道:「騷貨!把這地板上的尿給我
舔乾淨來!」

  我趴在尿液裡摸索了幾下,敲高屁股來下賤如母狗飲尿一般吐著舌頭在地板
上舔舐起來。

  尿液的餘溫和腥味對已是被淫慾控制的我來說,此刻彷彿人間佳釀一般,我
貪婪地在地板上吮食著,老林在身後看得甚是興奮,一邊抽打起我的屁股,一邊
狠狠地罵道:「賤貨!母狗!瞧你現在像不像一直母狗!舔尿還舔得這麼爽!真
是下賤!」

  這一下一下的拍打只會讓我更加興奮,屁股被狠狠地扇紅,我嘴裡掛著尿液
「唔唔」地淫叫著,扭著屁股也不斷迎合起他的拍打來。看著我被玩弄得頭髮、
臉蛋、身體和衣裙都掛滿尿液浸濕淋透,一旁的叔叔與老陳也喝完了酒來,趁著
酒勁,一臉通紅顯得也是十分興奮。

  此時叔叔慢慢握著酒瓶走了過來,二話不說便將瓶頸從我高高翹起的屁股後
面往騷穴裡一下插了進來,酒瓶的冰涼和堅硬帶來的快感,使我只能「啊」的一
聲,張口便浪叫起來。

  叔叔就在我身後用酒瓶一下一下地不斷抽插著我的淫穴,我無意識張口淫賤
地叫著,而尿過之後的老林就趁著興奮當頭,將自己的腳趾一下捅進了我嘴裡來


  「唔……」我又是只能這樣悶聲淫叫著,而很快就改為主動吸吮,嘴唇含住
老林惡臭無比的腳趾舔著,舌頭也慢慢在他腳趾縫中輕輕刮弄,不禁又是如此的
淫靡。叔叔今天似乎毫不手軟,手中酒瓶的抽查速度越來越快,每一下奮力地頂
進我騷穴最深處裡,藉著玻璃的光滑來回帶出我的淫水來。

  而老林也讓我舔夠了腳趾,從我嘴裡拔出來,腳趾夾住乳頭用力往地板拉去
。乳尖的疼痛感卻使我興奮異常,伴隨著騷穴處傳來的真真快感,我主動伸手去
抱住老林的屁股,嘴巴一下將那軟軟的肉棒含入口中來,吐著自己柔軟香豔的舌
頭吸吮舔舐著,不時被玩弄得興奮地「唔唔」浪叫。

  老林的肉棒在我奮力的舔弄下慢慢有了起色,漸漸發硬了起來卡在我喉嚨起
,自己也興奮地挺著腰幹起我的小嘴來,帶出著一絲一絲的口水不斷從我嘴角邊
流出。

  而叔叔手中的酒瓶又是用力地捅了5、6分鐘,我騷穴再也忍受不住今天所
受的各種玩弄羞辱,體內一陣強烈的收縮,屁股太高來,嘴裡吐出了肉棒,一陣
高潮的淫水「滋」地一下便從騷穴中往外噴濺而出。

  叔叔抽出酒瓶,手指捂在我騷穴口上,按著從裡往外擠出的水柱,摩擦著我
粉嫩的騷穴來。

  這給了正在高潮頭上的我及其強烈的敏感與興奮來,只能瘋狂地扭著腰肢,
嘴裡浪叫道:「啊……好爽……唔……唔……心怡……唔……心怡好爽……啊…
…快……快玩死……玩死母狗……啊……啊……」

  差不多過了1分鐘,高潮過後的我無力地趴在地上這一灘淫水與尿液混合的
液體上大口地嬌喘歇息著,騷穴中卻還沈浸在剛剛那一陣滾燙與敏感當中。在藥
物的作用下,身子雖是鬆軟無力,而騷穴卻又傳來一陣酥癢,又渴望起能有東西
塞入填滿。

  「真是賤貨!這麼快就潮吹了?」此時老陳也靠了過來,一腳踩著我的臉蛋
羞辱道。

  他的腳同樣是一陣臭味,奮力地在我臉上擠壓著,而我身子此時已是敏感到
任意一觸碰便都能給我帶來快感來。叔叔此時大概也覺得熱了起來,衣服也是一
脫,屋內的三個男人的肉體至此便都已是赤條條地暴露開來。

  叔叔用腳踹了踹我的屁股,指了指路說道:「騷貨!像母狗一樣用爬的爬到
浴室去!聽到沒!」

  我接到命令似的撐著酥軟無力的身子趴在地上,搖著屁股一下一下扭扭曲曲
地往浴室爬去,沿路是一條尿液和淫水的痕跡來。此時三人也都站在我面前,輪
流拍打起我的屁股,「啪啪」一下一下甚是響亮,「你說你像不像一隻下賤的母
狗啊!騷貨!說給這兩位大雞巴叔叔聽聽,一會好幫你通通穴!」叔叔此時一邊
玩弄一邊羞辱道。

  我被拍打得十分興奮,一手撐在浴室的瓷磚地面上,一手抓住自己的奶子揉
搓起來,嘴裡淫賤地喊到:「我……我……我就是母狗……我就是大雞巴叔叔的
母狗……心怡天……天生就是給……給大雞巴玩弄的母狗……啊……」

  似乎我感覺他們認為我的話還不夠淫蕩,也似乎我淫蕩地明白只有更加下賤
的羞辱才能滿足他們心理的快感,隨著他們的拍打繼續開口學著母狗「汪汪汪」
地浪叫著,同時搖著自己的屁股迎合他們的拍打。

  「還會學狗叫!真是下賤到家了!媽的老子受不了了!我先給他來一發!」
老林肉棒好容易才硬了起來,但卻似乎是顯得最不爭氣的一個,此時猴急地
移到我身後,舉著肉棒毫不做作一下便頂了進來。

  「啊……」我敏感地一聲淫叫,騷穴甚是酥麻騷癢來。

  雖然他的肉棒不是很長,但好在還算粗,他毫無技術瘋狂地抽插著,每一下
都沒根挺進,但卻頂不到我騷穴的最深,只能在週邊部分摩擦著陰道壁,然而我
還是被他短短的肉棒來回摳挖得興奮異常胡亂浪叫:「啊……大……大雞巴……
大雞巴爸爸……快……快幹……幹死……幹死心怡……幹死……好爽啊……啊…
…」

  聽著我淫賤的叫還在,老林愈是興奮起來,肉棒的抽插越發用力,手掌狠狠
在我屁股扇了一下罵道:「誰是你的爸爸?你只是一隻下賤的母狗知道嗎?老子
操死你這個騷貨!噢……騷屄夾得好緊!操!幹死你!」

  我就這麼翹高屁股任由著老林一邊辱?一邊抽插,而老陳也忍不住掏出雞巴
來,一把將我浪叫著的嘴巴掰開往我嘴裡幹了進來,迫使我嘴裡淫叫不出,只能
「唔唔」地呻吟。

  而他的肉棒硬挺挺地擠在我嘴裡,我也不再是細細舔舐品位,而是大口用力
地吸吮著,彷彿要將肉棒上的腥臊全部吞進肚內。老林看著我的口吮雞巴的媚態
,甚是亢奮,低頭伸手拍拍我的臉頰,嘴裡擠出一口口水來,拉成一條直線直接
滴在我的臉上,而我也不去避開,就任由著口水在我臉上滴淌。

  而叔叔似乎平日裡玩膩了我的身子,點了根煙在一旁看著我被眼前兩個男人
一前一後兩個雞巴同時將騷穴和小嘴操弄得濕漉無比淫液直流,笑道:「怎麼樣
?這騷貨好操吧?」

  而兩人自顧地在我身上抽插,也不回答來,老林猛幹了有5、6分鐘,看來
確實十分不濟,粗短的肉棒狠狠在我騷穴裡一陣抖動,雙手握住我的屁股猛地頂
在我騷穴深處內來,將他那股滾燙萬分的精液注進了我的體內。

  這精液的滾燙對於被灌了春藥的我來說又是極大的快感,我不禁吐出嘴裡的
肉棒,一手抓住自己的奶子母狗般地又浪叫起來:「哦……唔……好……好爽…
…騷穴好爽啊……射……射給我……都射進我……我。我騷穴裡來……噢……」

  老陳看著我淫賤的模樣,忍不住將手指伸進我嘴中摳挖著我的口水然後抹在
我臉上。而身後的老林將肉棒插在我騷穴裡射了1分鐘的精液,才將慢慢軟下去
的肉棒抽了出來。他的持久度並不高,但是精液的數量卻似乎十分的多,肉棒剛
一拔出,我騷穴內一股精液便順勢流了出來。大概老林在後面看得興奮十分,拍
了拍我的兩瓣翹臀,將手指再度插進我騷穴裡,摳挖著騷穴裡的精液一下一下「
噗哧噗哧」地摳挖起來。

  「啊……唔……我……我……快……玩……玩死我……啊……」

  身後老林手指一下一下的抽插讓我再度呻吟起來,剛被射過的騷穴十分敏感
,迅速便被摳挖出了極其強烈的快感向全身每個角落湧去,只覺得騷穴內又是一
陣收縮,第二次的高潮襲來,淫水又從騷穴內往外噴射而出。

  老林在後面將我潮吹的媚態看得真切,手指撫在我不斷外溢著淫液的騷穴上
玩弄著高潮過後的騷穴,狠狠捏了一下道:「騷貨這麼快又被幹得高潮了嗎?真
是賤貨!」

  而我正被玩得半虛脫地趴著大口喘氣,很快便又被發洩完畢的老林翻身放倒
在地,然後順勢將我抱起靠在他的懷中,在身後握住我的兩腿向外掰開來,而老
陳就扶著被我吸吮的堅挺萬分的肉棒會意地對準我的騷穴,也不給它一點歇息地
時間,狠狠一下就又幹進我剛高潮過還有點紅潤濕滑的浪穴裡。

  騷穴內再度被肉棒頂了進來,不禁使我再度興奮起來,很快又只能張著嘴浪
叫著配合男人的玩弄。而老陳也幹得甚是爽快,肉棒狠狠地挺進在內,夾在我那
又緊又熱的騷穴內一下一下摩擦,啤酒肚不時撞擊在我身上,「啪啪啪」地幹出
淫水來。

  大抵這麼幹弄了幾十下,我夾緊腰肢迎合著他的幹弄,使得他的快感再度昇
華來,一下一下湧著他最大的力氣狠狠地戳著,每一下都巴不得將我騷穴幹穿幹
爛似的。幹得興起,他又一下捏著我的乳頭往上拉起,手指的力度愈發的用力蹂
躪,一陣痛意迫使我只得張大嘴巴嬌喘浪叫。

  而身後的老林跟著拍打起我的臉頰道:「舒服吧!騷貨!說你是不是下賤的
母狗啊!知道自己很欠操吧!」

  「唔……是……是……我。我是欠幹的母狗……快……快用力幹死心怡……
幹死我這騷貨……快!」我大聲地哀求起男人大肉棒能更用力幹我,雙目已是向
上翻白早被玩弄得意識模糊滿是淫態。

  這大抵是男人最為無法抵抗的一種淫蕩,騷穴內老陳的肉棒又幹了一兩百下
,也將體內忍了半天的精液死死灌進我騷穴的最深處。老陳發洩過的騷穴此刻微
微一張一合地吐露著,很快就有一股白色粘稠的精液流出,又是顯得如此淫靡。
而我自己也沒閒著,用手摳挖起騷穴內剛射來的精液往坐裡送去,一手則是又捏
住我的奶子瘋狂揉捏著。

  同時聽著他們在一旁的淫語羞辱道:「這騷貨還真是好幹!他媽的,今天非
玩死她不可。好久沒操過這麼爽的賤貨了!」

  而叔叔此刻做在浴缸上,遠遠吐了口口水噴到我的臉上,一聲喊道:「母狗
!爬過來幫老子吃吃雞巴!老子也好好讓你爽爽!」

  而我一聽,只得乖乖翻身趴好,扭著滿是精液的下體母狗一般爬了過去,瞪
大眼睛看著叔叔胯下那根粗大而熟悉的肉棒,張開嘴來一下吞進口中大力吸吮,
手指也輕輕撫弄著叔叔的睾丸,舌頭不時往馬眼裡擠進,然後用力將肉棒狠狠頂
在口中自己做著深喉來。

  這讓叔叔很是舒服,閉眼享受著我這母狗淫口的服務,手裡也抓在我那早被
尿液淫水濕透的頭髮上用力按著。我舔弄了10來分鐘,叔叔肉棒便露出了碩大
無比的那副凶相,一下躺在浴缸上一柱擎天著。拍了拍我的屁股,示意我道:「
母狗!自己坐上來!」

  而我自然早是迫不及待,手指掰開自己的騷穴,便一下跨坐在叔叔堅挺無比
的肉棒上,順著那滿滿的淫水和精液,滋溜一下便將肉棒吞進了騷穴來。這一下
使我又癢又賤的騷穴充實萬分,便不斷扭著腰肢讓肉棒在我騷穴內四處亂頂,感
受著那粗大的棍子給我帶來的極上快感。

  「唔……唔……好……好爽……心怡的騷穴……騷穴好脹……好爽啊……」
我賣力地扭動著腰肢讓肉棒在騷穴內來回進出著,而叔叔也拉著我的乳頭迫
使我將腰彎了下來,方便他的玩弄來。他腰肢也時不時挺幾下觸碰我騷穴深處,
不時捏著我的乳頭用力拉扯。

  由於春藥的作用,身子實在太過敏感,我主動地套弄100來下,感覺騷穴
內又是一陣極強的快感用來,我明白高潮又要來了,直覺騷穴內一股淫水又往外
湧,只得將騷穴移開叔叔的肉棒,忍不住一陣快感又將今天第三次高潮的淫水噴
湧了出來。

  濕熱的騷水噴灑在叔叔肉棒上,也刺激得他一陣亢奮,淫笑地道:「又被操
得失禁噴水了?真是母狗!」

  「他媽的早知道這貨這麼下賤!我連藥都省了!」老陳又是淫笑地罵著,我
偷偷瞄了一眼,他和老林正一旁在一旁滿是興奮地看著我被玩弄的淫態,而雙腿
間的肉棒似乎還沒能再度硬起來,軟軟地趴著。

  而叔叔剛插得一陣興奮,自然也不願讓我休息,便一下將我抱起按在地上,
不顧我騷穴是否受得了,又將那粗大的肉棒一下幹了進來。而這春藥實在厲害,
只要有肉棒插進騷穴我立馬又有了感覺,張嘴一下呻吟,腰肢只得用力夾緊來又
是一陣舒服。

  而騷穴被玩弄了許久,也早有點紅腫外翻,然而叔叔也不顧我死活,也或許
是今天的場面實在太過淫靡令人上頭,抱著我的腰肢使我下身懸空,瘋狂地幹弄
著。

  「啪啪」一下一下都是他睾丸處頂在我屁股上的聲音,迴響在浴室裡伴隨著
我的淫叫顯得十分香豔而魅惑。叔叔把我按在地上幹弄了200多下,便將翻
壓下,讓我跪好,從後面又將肉棒幹進了我濕潤無比的騷穴中。

  我就這麼像只母狗一般趴在地上讓叔叔抽插著,旁邊兩人看得興奮,喊道:
「騷貨!爬過來!」

  而叔叔也一邊抽插,一邊扇打著我的屁股示意我向兩人爬去。我便只能這麼
一邊任由肉棒在騷穴裡一下一下挺進著,艱難地移著腳步往那兩人移去。而這種
下賤的騷態使得他們十分興奮,玩弄女人的快感彷彿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拍拍我
的臉頰淫笑地看著我這正被抽插得浪叫不止的母狗。

  「欠操的婊子!嘴巴張開!老子又想尿給你喝了!」老林似乎上了年紀,尿
有點多,此刻話說一半,便又將肉棒對著我漂亮而下賤的臉蛋,將滾燙的尿液再
度淋灑在我臉上來。叔叔的肉棒和老林的尿液同時刺激著我,我在一度感受著淫
蕩羞恥帶來的快感。

  淫蕩地哀求道:「想……心怡……心怡想喝……想喝尿……都尿給……尿給
心怡……玩死騷貨……啊……」

  老陳看著我的淫態十分訝異,而一會便被我的淫賤給刺激得不行,也掏出肉
棒來,左右搖晃著肉棒將尿液也直滾滾地灑在了我的臉上。我將滴在我臉上的尿
水吞進了口裡,待他們尿完,更是淫蕩地將臉趴了下去吸食起地上的尿來。

  老陳看著我的騷樣,便一腳踩到我的臉上:「真是下賤的母狗!我看你比母
狗還賤!你就適合去做妓女!天天給男人操你這賤貨!哈哈!」

  這種羞辱只會讓我更加興奮起來,任由著他將我臉踩得變形扭曲,而身後的
叔叔也就這麼扶著我的腰肢一片拍打一邊幹了將近10來分鐘。大抵我今天的淫
蕩換了任何一個男人都難以抵擋,就算是叔叔這麼性力持久的男人,也已然是興
奮難當,最後幹了幾下,便把精液又直滾滾地淋在我的騷穴裡。

  「唔……我……啊……啊……啊……」我沈浸在又是一輪的高差裡,渾身痙
攣地發抖著,騷穴又向外湧出騷水來,將裡面的精液混合的白濁萬分直往外趕,
緊接著又是一陣嬌喘昏死在了那邊。待到我醒來時,老林正拿著酒瓶在裡面灌滿
了尿水和從我騷穴裡摳出的精液,不斷地往我嘴裡灌著,而我慢慢恢復了意識,
也長大口來大嘴吸吮著這腥臭的液體來。

  「騷貨!很爽吧!你的飲料就是男人的尿液和精液!哈哈!真是賤貨!」
老林拍打這我的臉頰又是繼續的羞辱道,而我今天至此已然是絲毫羞恥心都沒了
,只得愣愣呆呆地任由著任何人的任何玩弄來。

  他們大抵都幹不動了,只是叔叔還有點力氣,又在我騷穴內射了一發,三人
再尿了幾泡尿射在我身上,幫我洗了個澡,便讓我這麼躺在浴缸內,浸泡在滿地
的尿液與精液之中,同時還拿了一根電動按摩棒按在我騷穴塞住,插了3小時待
到我又高潮噴水了4次,才將滿足地幫我衝了下身子,將虛脫無力地我抱到一張
床上讓我歇息。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