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3)
通報違規

 江湖勿忘——《情欲兩極》

jiouguai
本文:2019-02-21T22:50:41

齊鴻軒像打樁一樣撞擊著薛蕓琳。

他每次都把肉棒抽出至僅剩龜頭在肉穴中,再狠狠地插進去。

薛蕓琳的肉穴從來都是這樣濕滑異常,好像根本用不著挑逗,這個女人就已經隨時做好了挨操的準備。

隔著套子齊鴻軒也能感受到薛蕓琳肉穴的溫軟滑膩,這一輪兇猛的動作已經將她操得浪叫不止。此時她伸出雙臂嬌柔地摟住齊鴻軒的肩膀,仿佛不堪承受一般,高高舉起的雙腳卻交叉在齊鴻軒的屁股後面,一下一下地用力,像是在催促他更快更猛地操自己。

齊鴻軒低頭看著身下女人美艷的臉蛋,聽著女人隨著自己抽插的節奏發出一聲聲膩到心里的浪叫,恍惚間仿佛覺得自己成了這個女人的主宰,可以隨自己心意給予她快樂與痛苦。這種感覺讓他格外興奮,肉棒都好像更硬了幾分。


持續的發力讓他的屁股有些酸痛,正好此時龜頭上傳來一陣陣的酥麻快感,他知道自己就要射了。今天第一發他只想快點解決,降一降自上午就升騰而起的欲火。

於是齊鴻軒放開了薛蕓琳肥膩的乳房,撐起了屁股,仿佛要將整個身體全部插到她的肉穴盡頭似的重重砸下來。


重重的幾下之後,伴隨著一聲低吼,齊鴻軒哆嗦著射了出來。


平複了一下呼吸,薛蕓琳推了推還壓在自己身上喘著粗氣的齊鴻軒,「重死了,快起來!」

齊鴻軒勉強爬了起來,用力揉了揉薛蕓琳豐碩的乳房。

已經變軟變小的肉棒早已被薛蕓琳的肉穴推擠了出來,但套子還被夾在里面。齊鴻軒小心翼翼地將套子扯出,已經半個月沒有做過,里面的容量頗為可觀。


齊鴻軒得意洋洋地遞給薛蕓琳,「師姐,你的化妝品到了。趁著新鮮,趕快用吧。」

薛蕓琳白了他一眼,但還是聽話地接過套子,將里面的精液倒在手上,一邊均勻地塗在臉上一邊嬌笑著說:「這麽多?弟弟你是憋了多久啊?」

齊鴻軒是憋了很久,自從去年他在前女友身上「破處”之後,準確點說是自從他勾搭上這個風騷的薛師姐之後就沒有過這麽久的「禁欲」生活。

上次開房做過之後薛蕓琳就交代最近沒事不要找她,齊鴻軒也沒問為什麽。自從第一滾過床單之後他就知道這個師姐已經是個結了婚的人妻了,總是會有不方便的時候。這沒關系,他們本就是互相滿足生理需要的關系,雖然薛師姐可以說是自己認識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一個,但他卻從沒動過別的心思。


比較來講他還是更喜歡清純些的女孩子,俗話說娶妻娶德,他不介意甚至得意於為別的男人送上幾頂綠帽子,卻絕不希望自己頭上也來那麽一頂。


於是這一等就是兩周的時間。


今天上午齊鴻軒上網瀏覽了一會他經常上的一個色情網站,越看越覺得心癢難耐,便拿出手機琢磨著該用什麽借口能不著痕跡地約薛師姐出來「坐坐」。既不顯得自己太急色,又能只讓師姐自己領會出「坐坐」的含義。手機短信上寫了又改,刪了又刪,正在苦惱中,突然隨著提示音,一張照片蹦了出來。還沒等精液上頭的齊鴻軒反應過來照片拍的是什麽,隨著又一聲提示音響起,又一條短信蹦了出來,這次不是照片,而是四個字:已癢,求操。

有了這條短信的說明,齊鴻軒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上面的彩信是什麽照片了,血液迅速充滿了他一上一下大小兩個頭部。

齊鴻軒用顫抖的手點開了那照片。那是一個他這大半年來已經熟悉了的女人的下體,鮮嫩的唇瓣微微張開,淋漓的汁水已經將側邊陷入其中的細軟布片浸得濕透了。


齊鴻軒不自覺地咽了口吐沫,想到師姐床上的媚態,他感到自己的肉棒硬到快要爆炸了,馬眼中流出的前列腺液已經蘸濕了內褲,又繃又粘,好不難受。

照片上當然是薛蕓琳穿著丁字褲的下體。這個師姐總是能一次次刷新年輕的齊鴻軒對於騷浪的認知。


此時的他隔著手機都聞到了一股酸騷的氣味。

薛蕓琳是他同校的師姐,比他大三屆,專業不同,畢業後做了兩年輔導員,現在則是本校研究生一年級。任誰也看不出,這個年輕漂亮的師姐其實已經結婚兩年多,是個地地道道的人妻。

兩人是差不多一年以前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的,然後便幹柴烈火般搞到了一起。除去開始的幾次由於自己剛擺脫處男不久,經驗不足,表現得稍微不盡人意外,後面的每一次他都能將漂亮風騷的師姐插得浪叫不止欲仙欲死,齊鴻軒自信已經在肉體上征服了這位師姐。具體就表現在師姐對他幾乎是隨叫隨到,有時候還主動約操。


齊鴻軒絕對相信自己的身體隨時可以滿足薛師姐的需要,但是他的錢包卻不能隨時滿足自己的需要。


齊鴻軒的生活費本來是一個月一千塊,按說在當時已經比很多三四線小城市的平均工資還高,盡夠他用了。到了大二交了女朋友之後,老媽還給漲了五百塊。但是自從破了初戀女友的處之後,或者準確點說是和薛師姐搞到一起之後,開房費逐漸成了他生活開銷中的大頭。


薛師姐是從來不出的——想想也是,這錢怎麽算也該男人出,齊鴻軒自問從來都是真性情的純爺們,這點小事也就大肚地不去計較了。更何況出開房費的錢就能操到薛師姐這樣的大美女,無論怎麽看都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只是有一點,雖然他恨不得天天都能把肉棒插進薛師姐肥膩的肉穴中,但實際情況卻不允許,不是薛師姐不同意,而是他沒有那麽多錢來開房。

雖然齊鴻軒家里不缺錢,但他那個嚴肅的院黨委書記老爸可不是會給兒子肆意揮霍的性子,老媽雖然好說話一些,但這個年紀的人多數都節約慣了,沒什麽正當理由,老媽也是不會答應給他漲工資的。當初和前女友談戀愛的時候,也是自己軟磨硬泡了大半個月才從老媽那摳出五百塊來,還詛咒發誓不會因為談戀愛而耽誤了學習,保證期末至少拿到二等獎學金。

想想就郁悶,每個月漲的這500塊,一學年加起來,也就和二等獎學金差不多。自己要是忍一忍的話,是不是就不用那麽低三下四的了?雖然是親媽,可齊鴻軒還是覺得這樣有損他男人的尊嚴。

而現在他早已經感謝過那時低三下四的自己不知多少次了,要是沒有那時候的委曲求全,他現在還不知道多久才能吃上一口薛師姐那鮮香肥膩的乳肉呢。


學校門口那些幾十塊錢三小時的鐘點房別說薛師姐不去,他自己也不會去。

齊鴻軒一向覺得自己是個有格調有品位的男人,和美女上床這麽有格調的事情當然要在環境差不多的地方。當然,享受到了質的好處就要忍受量的不足。


一星期兩次是他現在能承受的極限,要是哪星期實在忍不住多了一次,那下一周他多半只能靠吃泡面過活了。

雖然不止一次地想過再去和老媽磨個幾百塊,哪怕夠多開一次房的也好,但現在連女朋友都沒了怎麽還能有個看起來合理的理由和老媽開這個口?總不能和老媽說為了喜迎奧運,給我加點錢普天同慶一下吧?


猶豫不決中日子也就這麽一天天過下來,好在自己還是很有自制力的。


可是自制力的那根弦在見到這條短信的瞬間就變得不堪一擊,約好了時間地點,齊鴻軒匆匆換了內外衣服,臉都沒洗就沖了出去。

開好房間,把房間號短信給了薛蕓琳之後,齊鴻軒猶豫著是先洗澡還是先去街對面肯德基買點吃的墊墊肚子。糾結再三,還是小頭控制了大頭,脫掉衣服鉆進浴室先洗起了澡。


洗好出來正好聽到敲門聲,打開門,薛蕓琳一閃身就進了屋。


今天比較冷,薛師姐也穿得嚴嚴實實,帽子圍巾長風衣一樣不少,要是再戴個墨鏡,搭配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保不齊會有人把她當成故意穿成這樣躲狗仔的女明星。


「這麽急啊,澡都洗好了?」薛蕓琳摘下帽子圍巾,笑吟吟地看著他。

「還不是怕師姐你等著急了。」齊鴻軒被說中了心事,臉上一紅,卻裝作不在意般。

「是嗎?但是小弟弟你的小弟弟可不是這麽說的哦!」薛蕓琳還是那副笑嘻嘻的表情,撫媚的眼神卻落在了齊鴻軒浴巾下高高支起的襠部。

齊鴻軒本覺得自己也是聰明伶俐機變百出的,可不知為何在這位師姐面前卻總是處於下風,好在經過一年時間的歷練,他已經知道對付這位薛師姐就得君子動手又動口。說他是說不過的,只能用行動在床上把她操老實了。


於是他上前一步,將薛蕓琳摟在懷中,一邊隔著毛衣揉捏著她肥碩的乳房,一邊含住她一邊的耳垂,肉棒則隔著緊身牛仔褲一下下戳向她的襠部。


這招果然管用,薛蕓琳只是舒服地嗯嗯兩聲就已經軟癱在他懷里。

齊鴻軒左手伸進薛蕓琳的毛衣,重重地捏了兩下乳房,感受著乳肉從指尖溢出的細膩觸感。右手伸進她的緊身牛仔褲里,撥開擋在穴口的薄薄布片,摳挖起來。


感受著入手處的濕潤滑膩,齊鴻軒貼在薛蕓琳的耳邊,調笑著說:「師姐,還沒碰你就這麽濕了,到底是誰比較急啊?是誰說癢了求操的?」

薛蕓琳扭了扭屁股,蹭了蹭齊鴻軒頂在後面的肉棒,也讓自己的姿勢更舒服一點。享受了一陣齊鴻軒的摳挖,薛蕓琳拍拍他的手說:「好了,讓姐姐先洗個澡。」

這個時候的齊鴻軒怎麽肯放手,憋了很久的他現在腦袋里就一個念頭,用他唯一擅長的運動的術語說就是「一桿進洞」,肯先給師姐親吻摳挖一陣已經花費他極大的耐心了。

「你身上這麽香,還洗什麽?」


「香嗎?那你聞聞下面香不香?」


齊鴻軒只覺得口幹舌燥,費力脫下薛蕓琳的緊身牛仔褲,彩信中的那個穿著丁字褲的下體就在自己面前。他把鼻子湊了上去,熟悉的酸騷氣味今天好像更重了。要是平時他可能還會先放薛蕓琳去洗個澡再說,但是現在他連一刻也不想多等。


奮力將舌頭擠進那騷香四溢的肉穴,齊鴻軒用起自己所有知道的技法,快速地進攻著。


薛蕓琳抱著他的頭吃吃浪笑著:「輕點,疼!唉,別咬!」

還沒過一分鐘,齊鴻軒已經感覺像是經過了一世紀的漫長,他覺得已經差不多了,於是起身坐在床邊,示意薛蕓琳過來也幫他一下。


薛蕓琳利索地起身下床。

相比於齊鴻軒前戲的敷衍,薛蕓琳舔肉棒時從來不打折,規規矩矩地跪在齊鴻軒兩腿間,捏起肉棒輕輕嗅了幾下,媚笑著盯著齊鴻軒的眼睛,伸出小香舌,挑逗似的輕輕舔了一下龜頭下方的肉棱。隨後扶住肉棒,細細地從側面根部一直舔到龜頭頂端,跟著又換了個方向舔起。如此反複幾次之後,才開始舔龜頭,逗馬眼,直到將整個龜頭含在口中,吸緊雙腮,快速吞吐起來。不時還眨著大眼睛,無辜地看向他。

齊鴻軒爽得直抽冷氣。可能是憋了太久,今天龜頭格外敏感,被薛蕓琳強烈地裹吸一陣,再被那無辜的小眼神一看,仿佛觸電一般,險些直接射了出來。

他趕緊示意薛蕓琳停下,把她拉到了床上,手忙腳亂地從口袋里翻出安全套戴上。

床上的薛蕓琳毫不扭捏地沖著齊鴻軒大張著雙腿,雙手分開粉嫩的唇瓣,擺出了彩信中一樣的姿勢,微擡下巴,輕咬著下唇,迷蒙地看向他,喉嚨口輕輕地發出一聲甜膩的嗯。


戴好了套子的齊鴻軒幾乎是撲到了薛蕓琳的身上。

*** *** *** ***

第一場戰罷,兩人躺在床上聊了一會,就一起進了浴室。

也許真的是憋太久的關系,洗澡的時候薛蕓琳只是背對著他彎下腰在腿上塗抹沐浴露,齊鴻軒就感覺自己的肉棒又有了擡頭的趨勢。


洗過澡順便在浴室又享受了一下薛師姐的口交,齊鴻軒的肉棒便又恢複了之前的硬挺。


在薛蕓琳用嘴給他戴上某國際知名運動防護品牌的產品後,齊鴻軒迫不及待地拉起師姐,讓她扶著洗手池撅起屁股。自己矮身蹲了下去,雙手抓住師姐白嫩的臀瓣往外一分,舌頭湊上去鉆進了一處滑膩的所在。


在穴口、陰蒂、大腿、屁股挨個舔上一圈之後,齊鴻軒集中精力用舌頭插了一會肉穴,又含舔一番陰蒂,感差不多了,就站起來扶著肉棒磨蹭起薛蕓琳的穴口。


見薛蕓琳不耐地扭了扭屁股,齊鴻軒用力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幹嘛扭得這麽騷,想要了嗎?想要你就求我啊。」

薛蕓琳被他舔得剛起了興頭,齊鴻軒的舌頭就收走了,本來是不滿地扭了下屁股。聽到這話一陣無語,她從一進門就看出來齊鴻軒比她要急得多,卻不肯明說,明明急得連前戲都不想做還在玩求插入的戲碼。


玩就玩吧,自己能爽到也沒什麽壞處。


於是薛蕓琳扭了扭白嫩的大屁股,嘴里嬌聲說著:「好弟弟,求求你點把大雞吧插進來吧。」

齊鴻軒忍不住嘿嘿笑出了聲,故意又用肉棒在薛蕓琳的肉穴口上下磨蹭了一會,才對準入口,狠狠地插了進去。


狠插了一陣,齊鴻軒漸漸感覺大腿有些酸軟發顫,速度不由得慢了下來。薛蕓琳被插得正爽,覺得速度變慢便膩聲說:「快點嘛。」

這種要求是齊鴻軒無論如何也要滿足的,於是他把重心前傾,五根腳趾緊緊地抓住地面,盡量用前腳掌發力來維持抽插的速度。


但是浴室的地面是瓷磚,洗過澡後有些水氣,光著腳實在用不上力,於是他靈機一動,從身後反手扣住薛蕓琳的肩膀,讓她直起了身,保持著這樣插入的姿勢,控制著薛師姐一步一步地慢慢挪回了房間床上。


調整了一下師姐屁股的高度,小腿抵著床沿,緩緩抽插著。


由於已經射過了一次,齊鴻軒這一次比較持久。不緊不慢地將師姐送上一個高潮,他還沒有射意。


手中抓揉的是師姐柔軟肥嫩的巨乳,鼻中充斥的是師姐高潮後越發濃郁的騷香氣味,耳中響起的是抽插中飛濺的水聲與放蕩的呻吟聲,所有的一切都讓他舒爽非常。唯一有些不舒服的地方是他覺得雙腳的大腳趾有些奇怪,抓地力變弱了,正在前後摩擦的好像不是腳和地面,而是腳上的皮和肉。


要命的是,不舒服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甚至漸漸變得有些刺痛了。

肉穴夾裹肉棒的酥爽和腳下的刺痛同時刺激著齊鴻軒的神經,讓他有些錯亂,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算爽還是算疼。


這難不成就叫痛並快樂著?


可是當齊鴻軒聽著薛師姐一聲聲淫叫叫得越來越大聲,自己征服女人的本領越來越強的得意感覺終於還是全面壓倒了腳下的刺痛,他發狠似的兜住薛師姐的腰胯,用力往自己的胯下迎湊,同時配合著手臂的用力,自己也夾緊屁股,一下重似一下地將肉棒鑿入師姐那腥臊肥膩,泛著水光的美穴。

薛師姐應景地將自己的浪叫聲提高了一個等級,順著齊鴻軒打鑿的節奏肆無忌憚地大叫出聲。

齊鴻軒感到自己的這幾下硬鑿記記都讓龜頭撞到師姐的子宮頸上,並且發現薛師姐的陰道已經開始了不規律地抽搐,像小嘴一樣一吸一吸,將他的肉棒按摩得好不爽快。


隨著師姐繃緊的身體,高高揚起的頭,失神般呢喃著「快,快,再快點」,他知道自己只要再加把勁,哪怕每下再快上個0.5秒,再來個2,30下師姐和自己就都能到達頂點。

但他同樣清楚自己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給優名單(0)  回應(3)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123 - 219.70.183.144
1 F:2019-02-22T10:24:36
GJ

(觀光客) FHJD - 123.195.152.186
2 F:2019-02-22T13:06:01
JDJD

(觀光客) 123 - 210.242.90.25
3 F:2019-02-22T14:01:38
感謝版主分享

[0.24]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