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383

Ethan
本文:2019-02-17T18:28:05
第383章、現在我要保護你!


在海哥掄起酒瓶砸向胖子老闆的時候,方炎閃電俠般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砸過來的酒瓶。


秦倚天沒有錯過這麼好的機會,抓起她剛才喝完的白酒酒瓶就朝著海哥的腦袋上砸了過來。


她最討厭不打招呼就動手打人的王八蛋了。


兩人配合默契,完美得分。


秦倚天出手俐落,出其不意。誰能夠想到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的小姑娘竟然出手如此老練狠辣?


打完之後,還滿臉幸福的說道:方老師,我最喜歡看你替我打架了。


方炎滿臉無辜,明明是你把人打傷,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只是扣住了別人的手筋讓他的身體沒辦法動彈而已。


海哥腦袋發懵,身體搖搖欲墜。


“兄弟們,給我——”


話未說完,‘撲通’一聲就栽倒在了地上。眼睛緊閉,竟然就這麼昏死過去了。


胖子老闆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幕,他明明已經做了最壞的心理準備,他以為他的腦袋一定會被打開瓢,但是——為什麼打人的人反而頭破血流躺倒在地上?


“媽的,敢欺負我們海哥——”一個小寸頭抓著手裡的酒瓶朝著方炎沖了過去。


方炎心裡更加委屈了。


拜託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了好不好?打人的人又不是我你能不能不要冤枉好人這世間還有真理王法嗎?


方炎這麼想著的時候,一巴掌把那個小寸頭給抽飛出去。


另外一個男人緊跟其後襲來,看到方炎一巴掌就把自己的同伴抽飛,想要轉身逃跑,但是身體的慣性讓他繼續朝著方炎撲了過去——進退兩難。


方炎不願意讓他為難。


猛地抬起一腳,那個男人的身體被他一腳踹得騰空而起,朝著麵館的玻璃門撞了過去。


“我的門——”胖子老闆大聲喊道。


方炎施展開了方氏梅花步,雙腳一個交叉便又朝著那個男人飛出去的身體撲了過去,伸手一抓,就把那個男人的衣領給揪住了,在他的身體即將撞在玻璃門上的時候,方炎又把他給硬生生扯了回來。


男人心臟加速,氣喘吁吁。


他滿臉感激的看了方炎一眼,說道:“謝謝。”


砰!


秦倚天一酒瓶砸在他的腦袋上,笑著說道:“不客氣。”


“你怎麼把他打倒了?”方炎問道。


秦倚天瞪大眼睛看著方炎,說道:“我們現在不是在打架嗎?”


“是啊。”


“那我為什麼不可以把他打倒呢?”


“我是說——他已經被我們制服了,暫時已經失去了傷害能力,其實就不用把人打成這樣了——”


“不好意思。”秦倚天紅著臉說道。“我太激動了。”


“——”


最後一個小辮子男人看到海哥和他的兩個同伴被人刀切豆腐一般輕鬆的解決掉,滿臉的驚恐和不可思議。


看到方炎和那個暴力的小娘們眼神不善的看著自己,小辮子男人從桌子上摸起一個酒瓶,問道:“我自己動手行不行?”


砰——


他一酒瓶掄在自己的腦袋上。


因為用力不當,他的腦袋破了,酒瓶還完好無損。


鮮血從他的發隙間流敞出來,很快就把他的痘痘臉給染紅。


“酒瓶沒有破哦。”秦倚天看著他說道。


“我再來一次。”小辮子男人說道。


砰——


男人再次用力,酒瓶仍然沒破。


小辮子男人都快要急哭了,再次掄起酒瓶朝著自己的腦袋上面砸去,大聲喊道:“破——”


還沒破!


“我讓你破——”


仍然沒破!


“我讓你破——破破破——”


小辮子男人不停的拿著酒瓶朝著自己的腦袋上砸過去。


砰砰砰的聲音不絕於耳。


方炎不忍直視,這傢夥得有多差的運氣啊?竟然選了這樣結實的一個酒瓶子。


小辮子男人的腦袋鮮血淋漓,整張臉也被鮮血染紅,他抹了臉上的血水一把,語帶哭腔的看著秦倚天,說道:“我能不能換一個酒瓶子?”


“行了行了。”秦倚天不耐煩的擺手。“你躺下吧。”


“謝謝。”小辮子男人感激的說道。


他身體麻溜的躺倒在地上,閉上眼睛假裝自己已經死了。


胖子老闆被這一幕被驚呆了,他開店二十幾年,小混混在他的麵館裡喝酒打架的事情也經歷過不少回——還從來沒有遇到過今天這樣的事情。


欺負人還能欺負出花樣出來了?


方炎走到胖子老闆面前,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胖子老闆搖頭。


“沒事就好。”方炎笑著說道。“謝謝你的面。還有,你剛才忘記收酒錢——”


“我看你們聊得投機,而且說的還是童年往事——我小的時候,也喜歡過我們村子裡的一個姑娘,我出去開麵館賺錢,準備以後有錢了就回村娶她,可是等我回去她早就已經嫁人生娃了——沒別的意思,就想著送你們喝兩瓶酒。”胖子老闆一臉緬懷的說道。“就當是給自己也留個念想吧。”


“酒我收下了。”秦倚天說道。“也請你收下我的禮物。“


“不用那麼客氣——你要送我什麼?”胖子老闆問道。


“明天有人會來找你。”


胖子老闆嘴巴蠕動,終於還是忍不住出聲勸道:“姑娘,不是做叔叔的說你——你長那麼漂亮,已經比很多人擁有的多了很多,不用再給自己編造一個多麼高貴的身世,在我看來,有一個善良誠實的心比什麼都要高貴——”


“你說的對。”秦倚天笑著說道。“明天我的家人會來見你。”


“哈哈,這才對嘛。家人就家人,幹嘛非要說家族嘛——你一說家族,我就想到了民國四大家族,太玄乎——”


“——”


方炎和秦倚天告辭離開,他們知道身後跟著的那些人會把海哥安排的‘很舒服’。


方炎在前,秦倚天跟在後面。


夜已深沉,雪也停歇。


路上車流漸少,行人無蹤,整個燕京城安安靜靜,仿佛成了他們倆人獨有。


萬物沉睡,王子和公主來造訪他們的子民。


“這老闆倒是個有趣的人。”方炎笑著說道。“開著一家小麵館,守著一份小希望。忙碌一天之後喝一杯熱酒,吃上幾顆花生米,聽幾首老歌或者一段三國評書——倒也不算虛度此生。”


秦倚天快走兩步,和方炎並肩而行,笑著說道:“方老師,你是擔心我改變了他的生活,是嗎?”


“不一定大富大貴,有時候小幸福也是幸福,對不對?”方炎笑著說道。


“我知道啊。”秦倚天說道。“敵強我弱的情況下還願意擋在我們的前面,證明此人有義。他知道你的老師身份後明明對你很不喜歡,卻仍然不願意讓別人傷害你,證明此人有責任擔當——這樣的好人,就應該有配得上他們的福報。再說,我們喝了他免費送的酒,自然要以禮相贈。”


擔心此舉讓方炎不喜,秦倚天耐心的解釋著,說道:“如果他願意守著這份寧靜,可以拒絕我的好意。但是,如果他願意接受,我也很樂意給他一個更好的平臺和機會——你覺得這樣好不好?”


方炎苦笑,說道:“你知不知道,你一句話就可以改變別人的人生。”


“不,是我們。”秦倚天高興的說道。“是我們一起改變了別人的人生。方老師,我們今天算不算一起打過架了?”


“——算是吧。”方炎點頭說道。


“真讓人高興。”秦倚天眉眼綻放開來,笑著說道。


“——”


方炎很無奈,這有什麼好激動的?他以前經常和小夥伴們一起打架。而且還經常被葉溫柔打。


秦倚天像是看穿了方炎的想法,說道:“這對你而言確實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對我來說——是我第一次和人打架。第一次遇到你,第一次摺紙飛機,第一次拿酒瓶砸人的腦袋——你看,好多事情都是因為你。當然,每多經歷一次,就豐富一次我的記憶。”


“你不會有暴力傾向吧?”方炎笑著說道。


“就算有——也沒機會動手啊。”秦倚天感歎地說道。


確實,秦家的大小姐如果對一個人不滿意,恐怕還沒等到她動手就已經有人把所有的隱患給解決了。


她是高貴的、典雅的、斯文有禮的,怎麼能是一個掄起酒瓶子砸人腦袋的悍妞呢?


很小的時候,家裡的管家就教育她有外人的時候要保持禮儀。


於是,也只有在方炎面前才如此的肆無忌憚。


秦倚天跑到方炎前面,倒退著身體走路,眼睛亮閃閃的看著方炎的眼睛。


“方炎,你還記得當年你離開的時候我說過的話嗎?”


“哪一句?”


“我說我會報答你。”秦倚天說道。


“我也說過不需要。”


“看到有人欺負你,我會很生氣。如果誰讓你受傷,我就剝了他的皮。”秦倚天身姿嬌美,眼神柔媚,說話的語氣卻無比的兇狠堅定:“我不要這風吹痛你的眼睛,我不要這雪落在你的肩膀,我不要任何人動你一根毛發,任何人都不可以。”


“以前我想報答你,現在我要保護你。”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jason118 - 73.17.217.9
1 F:2019-02-18T11:25:25
thx

[0.2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