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382

Ethan
本文:2019-02-16T04:52:03
第382章、開瓢!


海哥是真的很喜歡秦倚天啊,那麼漂亮可愛的小姑娘,誰能夠不喜歡呢?


海哥覺得自己應該表現的更加成熟霸氣一些,他的大手抓在方炎的肩膀上面,讓他看起來充滿了攻擊性和掌控力。他知道,一些年輕的小女生就喜歡這個範。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是用戴著手錶的那只手來抓方炎的肩膀,這樣他的勞力士金表就可以更加自然華麗的展示在對面女孩子的眼睛裡面。假如她稍微有那麼一點識貨知道他這塊表確實是十幾萬的金表而不是十幾塊的地攤貨的話。


他很遺憾自己剛才進門的時候把賓士車鑰匙給揣進了口袋,要是握在手裡的話裝逼效果就更好了,現在特意拿出來又不太合適。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以後一定要特別的注意。


“你覺不覺得我很霸氣?”海哥出聲問道。


方炎點了點頭,說道:“霸氣。”


“哈哈哈——”海哥得意的大笑,說道:“我這不是霸氣,只是有實力的表現而已。一個男人的經濟基礎越豐厚,社會影響力越大,說話的份量就越重。你說話的聲音再輕,別人也都會想辦法聽見。小夥子,以後你就懂了。” 方炎再次點頭,說道:“確實。”


方炎覺得海哥說的話很有道理。如果沒有實力的話,海哥還敢這樣‘表現自己’的話,早就變成海扁哥了。


海哥看著坐在對面的秦倚天,卻對方炎說道:“在旁邊加個位置,沒問題吧?”


“沒問題。”方炎仍然點頭。他根本就沒有拒絕的意思,笑著說道:“你坐吧。”


海哥得意的看了一下他的幾個兄弟,意思是說你們看到了沒?我就是這麼的威猛酷炫屌炸天別人都不敢忤逆我。


他的小弟們也很是配合的送來了他們十萬分欽佩的眼神和一百萬分崇拜的表情。


於是,海哥就樂呵呵的拉著一張椅子放在了方炎旁邊。


“你們是哪所學校的?這個時候間還在小麵館吃面,應該是航空學院的吧?航空學院距離這裡最近。空姐班?不是我說——空姐這個活計聽起來光鮮,其實也忒辛苦了,也不過就是一空中服務員。薪水不高,工作不少。還有一些客人素質不高,對人動手動腳的讓人很頭痛——”


“我們不是航空學院的。”方炎笑著說道。 他站了起來,準備送秦倚天回去。


方炎離開,秦倚天自然也跟著離開。


海哥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他坐過來是準備和秦倚天好好談談的。他剛剛坐下來,人家就起身要走。這不是打他的胖臉嗎?


“等等——”海哥出聲喊道。


方炎停下腳步,看著海哥問道:“有事?”


海哥張嘴欲言,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他能說什麼呢?你們這麼走了讓我很沒有面子?


他的眼角瞟到桌面,看著秦倚天說道:“小姑娘,你掉了東西——”


“掉了什麼?”


“名片。”海哥笑著說道。“你忘記了名片。”


秦倚天笑,說道:“謝謝。不過,我從來不接受別人的名片。”


她願意記住的人,根本就不需要名片。


海哥的臉色就更加難堪了,眼神兇惡的說道:“這可不是好習慣。別人給你名片,那是看的起你。你如果不接受別人的名片,那就是看不起別人。我這人什麼都好,就是脾氣不太好——如果我覺得誰看不起我,那麼,我就會讓她好好看看我。到時候一定會記憶深刻。”…


秦倚天想了想,說道:“那就當作是我看不起你好了。”


“——”


“你他媽的找死?”小弟們果然很有覺悟,看到大哥受辱立即跳起來攻擊。


“你這個小婊子——一看就是個騷貨,早就成了黑木耳了吧?”


“海哥,咱們和她廢話什麼?把她帶走給你好好玩玩——”——


正在和麵的麵館胖子老闆聽到兩撥人馬吵起來了,趕緊放下擀麵杖跑了過來,出聲勸道:“不要生氣,不要生氣,生氣傷肝,大家都是文明人——”


胖子老闆走到海哥面前,勸慰著說道:“兄弟,那就是兩個孩子,不懂說話,你別和他們一般見識——你稍坐,我給你下一碗大份的多放羊肉多放面的大燴面。”


“滾開。”海哥怒聲喝道。“你他媽是什麼玩意兒?你信不信我把你這家破店給砸了?”


胖子老闆滿臉委屈,說道:“你可以砸我的店,怎麼能罵我媽呢?我媽又沒有招惹你——”


“你是存心找死不是?”海哥更加憤怒了。胖子老闆的反駁讓他覺得這是對他威嚴的挑釁。


“我真沒有這意思。”胖子老闆急著解釋。“我就是想和你講講道理,你怎麼能不講道理?我媽在老家種地,她沒招你惹你,你不能罵她。”


“——”


一下子冒出來兩撥敵人,海哥都不知道要先削誰了。


當然,他智慧的大腦很快就幫他做出了權衡。


他一臉冷笑的盯著胖子老闆,說道:“死胖子,你等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你這破麵館就等著倒閉吧。”


“你比我還胖。”胖子老闆不滿的說道。“有什麼資格罵我死胖子?”


“我操——”海哥都要被氣的炸掉了。這傢夥是哪裡出來的腦殘玩意兒?“你是故意在玩我?信不信我只要一句話就能夠讓你這破店關門?”


“不信。”胖子老闆說道。“你沒這能耐,就算能夠辦到也得求人辦事——求人辦事的話,一句話可不中。至少得好幾十句。”


“——”


海哥改變主意了。


他準備先削這個麵館老闆。


於是,他大手一揮,喊道:“兄弟們,幫我打斷他一條腿——兩條都打斷。我讓他好好長長記性。”


“沒問題。”海哥的幾個兄弟圍攏了過來,準備對著胖子老闆動手。


“慢著。”方炎出聲喊道。


他走到胖子老闆前面,說道:“要不你們先打我一頓?”


“小夥子,快走吧。”胖子老闆一把拽住方炎的胳膊,說道:“你帶著那個小姑娘快走,那孩子雖然有點兒虛榮心,但是心眼不壞,而且看的出來她很喜歡你——這是大人的事兒,你們倆個孩子摻和進來幹什麼?”


方炎一臉的苦笑,說道:“大哥,你是從哪裡看出來我是孩子的?”


“你不是這邊的大學生?”


“我是老師。”方炎說道。“高中老師。怎麼可能是大學生呢?”


胖子老闆看向方炎的眼睛就鄙夷起來,指著秦倚天說道:“她是高中生?”


“她是高中生。”方炎點頭。


胖子老闆臉上的肥肉開始哆嗦起來,破口罵道:“你這個衣冠禽獸,你這個卑鄙小人,你這個——你是老師,怎麼可以和自己的學生談戀愛呢?你有沒有一點公德心?有沒有一點廉恥心?你想過人家孩子父母家人的感受了嗎?你——你這種人真是禽獸不如。難怪人家說讀書多的人心眼都壞,你們的心眼都壞掉了。”…


“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樣——”


“不是我想的那種?你以為你們聊天的時候我沒有偷偷聽過?你們倆說話的模樣我沒有偷偷瞅過?我都看在眼裡呢,當時還偷偷在心裡為你們祝福——我呸,是我剛才瞎了眼豬油蒙了心才祝福你。”


海哥看看方炎,又看看秦倚天,咧嘴樂了起來,說道:“有意思。還真是有意思。我還以為都是大學生呢,原來是高中生——”


他笑嘿嘿地盯著方炎,說道:“小兄弟,你很不要臉啊,連高中生妹子都下得了手?老師,你是哪所學校的?如果你們的事情被學校知道了,恐怕你的日子不太好過了吧?”


方炎眯著眼睛打量著海哥,說道:“以前有個流氓叫狼哥,他也想過用這一手來威脅我——”


“然後呢?”


“然後他舔了我的皮鞋。”方炎說道。


海哥大怒,厲聲喝道:“兄弟們,把這小子給我廢了。”


嘩啦啦——


他身後的三條大漢立即抓著酒瓶就沖了過來,方炎正準備動手的時候,胖子老闆猛然推開方炎擋在了他的前面,厲聲喝道:“不許打人——我的店裡不許打人。要打打我——”


呼——


一個酒瓶朝著胖子老闆的腦袋上面掄了過去。


這是海哥親自出手。他實在是煩透了這個胖子在旁邊唧唧碴碴沒完沒了。


“你去死吧。”海哥怒聲喝道。


他準備先給這胖子的腦袋開個瓢,讓方炎這個男老師和秦倚天這個女學生見見血,後面的事情才好處理一些,他的目的才容易達到一些。


哢嚓——


酒瓶破裂的聲音傳來。


鮮紅的血液一滴一滴的從額頭滴落。


海哥滿眼的不可思議,明明是自己出手打人,腦袋為什麼——那麼疼呢?


他感覺眼睛有點癢,眨了眨眼睛,那血水就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秦倚天把手裡的半截酒瓶丟在地上,拍了拍手掌,就像是幹了一件很不起眼的事情。


“方老師,我最喜歡看你替我打架了。”秦倚天滿臉幸福的說道。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ww - 42.75.234.107
1 F:2019-02-16T08:51:53
ww

[0.5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