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五八二章必須遷

ach9140
本文:2019-02-15T21:44:24

揚睢?雨部落的巫?他這個時候怎么會找過來?

邵玄疑惑,放下手頭的活,起身同郎嘎一起朝河岸那邊過去。

“他一個人過來的?”邵玄問。

“不是,還有幾個,具體多少我沒看清,瞧著挺急的。”郎嘎說道。

很急?

是為了部落,還是其他原因?

邵玄來到岸邊的時候,揚睢他們剛被人領上岸。

由于天地災變之后,這座山往上拔高了許多,靠近河岸邊的一部分很陡,這兩天部落的戰士們正在修整那邊,并沒有完好的路和臺階供他們走上來,剛爬上來的揚睢一行人身上滿是泥和石土痕跡,顯得很狼狽,也很疲憊。

想也是,從雨部落到這里,并不近,看著這一行人都有些脫力,要不是剛才有炎角的戰士托他們一把,說不定這里面有一半的人爬不上來。

見到邵玄,揚睢扯出個笑,然后直接一屁股坐地上,看樣子一時間難得起來。

“我先緩一緩。”揚睢恨不得直接趴地上,他只是個巫,相比起雨部落的其他戰士來說,體力要差得多。

邵玄讓人去拿點食物過來,看這些人身形憔悴,疲憊不堪的樣子,想必也餓了,水他們肯定不會缺蠻久拿點食物來。

“怎么找到這里來的?”邵玄問。

“本來打算去兇獸山林,走路上聽說你們炎角又在遷移,就一路打聽著跟過來了。”揚睢扭頭看了看忙得熱火朝天,一點頹喪之意都沒有的炎角部落,本以為炎角因為受災被迫遷移,肯定心情狀態都不會好,沒想到,完全與他們所想的不一樣。

揚睢沒有說明具體的來意,邵玄也不再繼續問,這里不是個聊天的地方,揚睢肯定有其他事情要說,看雨部落的這二十來人眼中都帶著迷惘和忐忑,比遷移過程中的炎角隊伍還要焦慮,只是強忍著沒出聲而已。

肯定發生什么事情了。

莫非,雨部落那邊受災嚴重?

稍作休息之后,邵玄讓人給巫和首領帶了個口信,告訴他們雨部落有人過來,然后將揚睢他們一行人帶往自己住的地方,屋子剛蓋好,二十多個人進去有點擠,揚睢讓其他人現在外面等著。

因為部落接待外部落人的地方還沒有開始建,只能讓他們在這里等了。不過,雨部落的這些人并不在意這些,只安靜地守在屋子外面。

老克煮了一鍋肉湯分給他們,然后坐在屋外的一顆石頭上,跟這些遠道而來的外部落人聊天。平時老克極少見到外部落人,畢竟他腿腳不便,無法同遠行隊伍一起出去,其實對于外部落的很多事情還是很感興趣的。

屋內沒了其他人,揚睢一直強撐著的面色頓時垮了,使勁抓了抓頭發,“我們這次恐怕也要遷移部落了!”

“為何?”邵玄詫異。原本他以為揚睢過來是災變的原因,或者火種的原因,可現在看來,冇還有其他的事情。

“其實,過去的那場災難,對我們雨部落并沒有太大的影響,至少不會如很多部落那樣傷亡慘重。”揚睢說道。

劇烈的地動確實讓房屋倒塌,人都直接從地上被震得飛起,但相比而言,雨部落,確實沒有遭受多大的打擊,等地動結束,他們很快就能恢復原本的生活。至于過去的那個炎熱缺水的冬季,雨部落本就常年缺水,現在揚睢能求雨,即便十次只能成功一次,也足夠讓雨部落度過災難了,更何況,他們還存有雨石。要說最缺的,恐怕只有食物了。不過,他們常年屯著谷子等一些東西,能夠支撐他們度過那段艱難時期。

“那你們為何還要遷移部落?”頓了頓,邵玄突然道,“沙漠?”

揚睢滿臉苦笑,“還能是誰?”

猛地搓了搓臉,揚睢讓自己更精神一些,繼續道:“以前覺得,巖陵城將沙漠上其他奴吅隸主趕走,大概會安寧一些,一年到頭都在清剿沙漠上其他奴隸主的舊部,不過,天地災變之后沒多久,沙漠上有奴隸往外逃,還跑到我們部落偷搶過東西,我們抓到之后審問了一下。”

說到這里,揚睢神情很怪,像是難以相信,又像是在擔憂什么,“那些人都是以前被巖陵城滅掉的奴隸主們手下的奴隸,也一直在沙漠到處逃竄,還有人曾經聚集成一個小團伙生存,只是,天地災變,沙漠上大多數地方受災嚴重,地動讓很多人直接被沙子埋沒,這些并非我最擔心的。”

深吸一口氣,揚睢看向邵玄,“我們抓到的兩個奴隸,曾經是靠近沙漠的另一頭,接近海那邊的人,不過,他告訴我,聚集在海那邊的人,基本上都已經死了,死在海浪與地動之下,甚至有很多地方直接消失,不僅如此,在他們離開那里的時候,他們去海岸看了一眼,他們說,海上多出來了很多地方,海上,似乎也有什么。”

說著揚睢看了看邵玄,見邵玄垂眼不語,接著說,“沙漠消失了一部分,海上出現了一些奇怪的景象,而自那之后,巖陵城轉移目標,不再理會沙漠上其他地方的人,只對付靠近海岸的還活著的那些人。像是要將那里的人清理干凈,占據海岸,所以,靠近海岸的僥幸活下來的那些人,全都往沙漠外逃……我記得,當初,你們炎角,也有不少人從沙漠里出來。你們其實不是從沙漠里,而是,從海的那邊出來的吧?”

“不錯。”邵玄并未否認。

揚睢眼皮猛跳,原本坐著的身體,也不禁站起來,迫不及待地問:“海的那邊有什么?巖陵的人,為何會有那樣的變化,你可知道?”海上發生什么,其實并不是讓揚睢如此擔心的主要原因,他只是從巖陵的動向上,察覺到極大的不安。

“如果天地災變真拉近了兩邊的距離,那么,那些奴隸看到的,或許真的是我所知道的。”邵玄也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事情僅僅發生在他們離開那里一年之后。

“海的那邊,有部落,也有奴隸主,很多奴隸主!不過,你問的巖陵城是否與那邊有關系,據我所指,他們軾家人,跟那邊有仇。”

“果然如此!”揚睢煩惱地用手指扣著頭皮,他們雨部落離沙漠近,對奴隸主的了解也比較多,千百年來,關于奴隸主的記載也有好大的幾個箱子,曾經有一個千年前雨部落的先祖手記上提到過,沙漠上的奴隸主,是從海的那邊過來的。

他一直都知道,沙漠的盡頭,海的那一邊,還有人,只是,離得遠,這近一千年里,也沒有聽說還有誰從那邊過來,即便是沙漠大變,巖陵城成為沙漠霸主的時候,也沒往那個方向想過。直到邵玄他們炎角人從沙漠里出來,才觸動了那根神經,事后揚睢翻閱了不少先祖留下的手記,越翻越心驚,再聯系邵玄告訴他的關于火種的事情,揚睢這心就沒放下過。

現在,沙漠再次有變,巖陵城的行為,讓揚睢越發擔心,總覺得繼續待在那里不安全,做夢還夢到過火種被滅,一年下來,人都瘦了。

災難之后,揚睢終于決定帶著人去找邵玄,詢問關于火種的問題,順便打聽一下,海那邊的事情。他說遷冇移部落,也不是隨口一提,是真有想法。巖陵城的奴隸主們太危險,他們雨部落的人對抗不了。以前沙漠中奴隸主多,勢力多,還能內斗一下,現在沙漠就是巖陵的地盤,若是以后巖陵城要擴張怎么辦?

現在又聽邵玄說巖陵城跟海那邊的人有仇,若是打起來,巖陵城缺奴隸了,會不會將刀指向靠近沙漠的部落?只要滅掉火種,就有更多的部落人能供他們奴役。那雨部落的人,就更危險了。

其他靠近沙漠的部落如何,揚睢不管,他只在意他們雨部落的未來。

“所以,你現在的決定是什么?”邵玄看著面色變化不定的揚睢,問。

揚睢咬牙,“遷!必須遷移!”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37]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