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375

Ethan
本文:2019-02-09T08:07:31
第375、尋找有緣人!




方炎曾經想過一鳴驚人,但是他從來沒想過以鳥成名。


他不是一個很開放的人,他可以向觀世音菩薩如來佛祖以及滿天神明發誓,他現在還是個處男。


可是,為什麼變成了這樣?


他光著身體站在舞臺中央


有風吹來屁股微微涼


應該捂著褲襠


還是讓大家好好欣賞


這是一個難忘的夜晚


因為每一個觀眾的瞳孔都盛開著煙花炸開一樣的光芒


這首名叫《時光》的現代詩不是方炎做出來的,是宴會結束之後一個叫做柳下飯的現代詩人靈感大發寫出來的。


這首詩首發在一家報紙的詩文選摘上面,後來被無數家媒體轉載刊發,又經網路媒體引用,火爆一時。很多人看到這首詩後想還原當時的故事情景,更多的人想搜尋那個‘他光著身體站在舞臺中央’的‘他’是誰。


柳下飯因此詩再次名聲大震,成為華夏先鋒派詩人的代表人物。而方炎這個當事人——


小處男方炎真是被嚇壞了。


他身上的熱汗都變成了冷汗,稠乎乎的粘在身體上面。


因為太極之心瘋狂旋轉,勁氣將身上的衣服給剝了個一乾二淨。也因為這一次的爆炸,他身體的太極之心也終於恢復了平靜。


自從他學會自己洗澡之後,除了他自己,還沒有其它人看到過他的裸體。


當然,一劍峰大戰千葉兵部那次不算。方炎固執的認為那個時候是夜晚,其它人的視線一定看不到什麼真切的內容——


可是,這一次不同。


華燈明亮,人群簇擁。


所有人的視線只有一個焦點,所有人的笑容都是那麼的玩味。


“發生這種事情,大家都不願意——”方炎的嘴巴張了張,想要解釋一點什麼,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那麼的軟弱無力。


然後,他捂著褲襠光著屁股哐哐哐的朝著會所外面跑過去。


跑到電梯門口的時候,才想起來會所的電梯需要刷卡才能夠下去。


於是他轉身喊道:“葉風聲——葉風聲你快跟上——”


葉風聲朱子丹他們還有些傻,剛剛大家才一起玩過狼牙山七壯士,怎麼轉眼間就開始COSPLAY裸奔狂魔了?


就算你有這方面的愛好,也得提前和兄弟們打一聲招呼不是?你玩突然襲擊你讓我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怎麼和你配合啊?


葉風聲臉上的肥肉不停的抽搐,對兄弟幾個說道:“這又是演的哪一出?反正我不管你們怎麼想——這一次我是不會跟著他一起脫的。”


“我也不脫。”朱子丹滿臉嚴肅的搖頭。


“寧死也不脫。”阮千一臉認真的說道。“脫了就沒臉見人了。”——


一個黑衣男人走了過來,看著方炎說道:“先生,我們會所有備用的衣服——如果你需要的話——“


“需要。”方炎打斷他的話,說道:“快帶我去換衣服。”


“請跟我來。”黑衣男人說道。


方炎沒有跟著他走,而是小跑著跑到了他的前面。


跑了幾步覺得這樣不太安全,又捂著褲襠退到了黑衣男人的屁股後面。


“你走快點。”方炎說道。“我挺趕時間。”


黑衣男人不得不加快了步伐,臉上浮現方炎看不到的邪惡笑意。


方炎離開了,宴會現場卻爆炸開來。


“天啊,那個小子——那個叫方炎的傢夥,他剛才裸奔來著?”…


“這是為了慶祝嗎?慶祝自己戰勝了將軍令?真是一幅小人得志的嘴臉啊?他怎麼可能做出這麼丟人現眼的事情?這樣的人真不是一個合格的紳士——”


“天啊,我竟然忘記了拍照——你們拍了嗎?這小子的身材很有料嘛——”——


將軍行轉身看著李國強,問道:“這又是做什麼?”


李國強表情凝重,沉聲說道:“這小子太狡猾了,行事不按常理出牌,表面上看上去瘋瘋癲癲的,但是所說的每一句話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暗藏深意——不然的話將軍令也不會在他手裡吃上大虧。他竟然當眾裸奔,犧牲這麼大,其意圖一定不小——到底想要做什麼,我暫時還看不明白。”


將軍行歎息,說道:“這真是一個——把自己當成一癱爛泥一樣的傢夥啊。遇到這樣的對手,確實不是一件幸運的事情。難怪我的那個弟弟會屢次失手——這一次,我那個弟弟應該摔得很嚴重吧?真應該回去好好安慰安慰他。”


李國強笑,說道:“這個時候,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安慰——”


“所以我沒有跟著回去。”將軍行輕笑著說道。“方炎那小子有句話倒是說的很有道理,以前我是對很多事情假裝不在意,現在我是當真對那些事情不在意——真不在意。”


“那是因為你想明白了。”李國強說道。


“是啊。想明白了。”將軍行歎息。“這小子給我們上了一課。”


房間裡的大螢幕上面,正播放著方炎捂著褲襠在會所裡急速行走的畫面。


紅衣女孩兒咯咯嬌笑,說道:“方老師的身材還不錯嘛。”


“——他的心情看起來也很不錯。”站在身後的英俊男人說道。


這不是房間,而是一個清新雅致的花房。


花房的四面都是透明玻璃製成,可以看到外面冰雪覆蓋的陰暗世界。


外面風大雪大,這裡卻溫暖如春。


紅的黃的各種花兒燦爛綻放,還有蝴蝶在花叢間翩翩起舞。


在花叢中間,坐著一個看不清年紀的白衣女人。


她的五官不驚豔,但是每一個看到她的人都會覺得她很好看。


覺得她的眼睛好看,覺得她的眉毛好看,覺得她的嘴巴好看,覺得她說話時候的動作好看,覺得她托腮深思的時候好看,覺得她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好看。


有些女人靠臉取勝,有些女人的氣質就秒殺一切。


為樂癡,為音狂。這就是華夏七癡之一的樂癡。


雖然她的一曲蕭聲讓外面的小兒女哭濕了衣襟,但是,由始至終她都沒有出面見人。


“師父,你不開心?”身邊的白衣童子問道。


“剛才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樂癡說道。


“什麼奇怪的事情?”


“有人和了我的曲子。”樂癡說道。


童子笑,說道:“師父,怎麼有人能夠和你的曲子呢?你吹的這首曲子是新作,連名字都沒有取——”


“我感覺的到他的存在。”樂癡說道。“那是一種——音樂上的共鳴。”


“竟然有這樣的事情。”童子說道。“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師父,我們要怎麼辦呢?”


樂癡想了又想,說道:“你去把他請過來。我要和他聊聊。”


“請過來?可是,師父,我不知道他是誰啊?”


樂癡微微皺眉,輕聲說道:“他一定是一個喜歡音樂的人。”…


“師父,很多人都喜歡你的音樂。”


“他一定是一個很雅致的人。”


“師父,我明白。還有別的什麼嗎?你知道的,我很笨,外面數百名賓客,我怕我沒辦法把他找出來——”


這個問題讓樂癡也很為難,說道:“他應該上了些年紀,有一些年輕人所沒有的閱歷——你出去就說我要尋找一位有緣人,想必大家會做出一些反應。你根據大家的反應再確定誰是我要找的那一位有緣人吧。”


“師父,我明白了。”童子說道。


白衣童子離開花房,徑直走到宴會大廳。


慈善拍賣會即將開始,在場賓客都聚集在一起沒有離開。


白衣童子清澈的眸子掃視全場,沒辦法確定誰是師父說的共鳴之人。只得出聲說道:“各位女士,先生們——”


沒有人理會他。


誰會在意一個小孩子在喊些什麼?他們都在熱烈的討論方炎的裸奔事件。


“我是樂癡的徒弟樂童。”白衣童子有些生氣,提高音量喊道。


嗖——


人的名,樹的影。樂癡之名一出,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談。


他們眼睛驚喜的看著白衣童子,心想,樂癡的徒弟——他出來做什麼?


王小鴨做為晚會的主持人,快步走到樂童身邊,問道:“小朋友,你是水大家的弟子?”


“我不是小朋友。”樂童不滿的說道。“我是樂癡的徒弟。”


“好,你不是小朋友。”王小鴨笑著說道。“那你告訴我,你有什麼事情嗎?”


“師父讓我出來找有緣人。”樂童說道。


“有緣人?”眾人的瞳孔亮了起來。


在場數百賓客,誰不願意成為樂癡先生的有緣人啊?


如果能夠和樂癡先生見上一面,那可是可以名揚燕京的事情——和方炎裸奔一樣的拉風。


當然,名聲上肯定要比前者要好聽太多。


“哪一位有緣人?”王小鴨笑著問道。心想,要是自己能夠是那位有緣人,倒也是一樁能夠拿出來被人傳說的妙事。


“不知道。”樂童坦白的說道。“師父說,他和師父在音樂上有共鳴——應該是一個斯文體面的先生吧?”


音樂上面有共鳴?斯文體面的先生?


不少人將視線轉移到了將軍行的臉上,因為,在樂癡的蕭聲結束後,將軍行朗誦了一首極其應景的詞作。


將軍行是樂癡要見的有緣人?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