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淪為性物的女大生3~4

冰心
本文:2019-02-08T23:07:50
(三)
星期一,我回學校了,逃避對我自己沒有幫助,我還是得過學生該過的生活,上課抄筆記,準備期中考,打報告,我說服,或者說是催眠自己,只要努力跳脫出那一段汙穢的記憶,我能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
「緹妮,你最近很媚很女人唷……和以前不大一樣,交男朋友囉?」班上的女同學儀霞語帶曖昧地問我。
「沒……沒啦……不要亂說,那些臭男人……幫我提鞋子都不配……啊……我上課要遲到了,再聊囉……」
我幾乎是落荒而逃地奪門而出,胸口因情緒激動而劇烈起伏,我是典型的獅子座,好面子,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已被蹂躪踐踏,但表面上仍硬擺出高傲,不屑男人愛情的校花姿態。
此時手機鈴聲響起,把我拉回現實。
「賤婊,又躲著我啊?到XX路X號7樓找我,現在!」
「我有課……」
「嘿嘿……以你現在的處境,最好隨傳隨到……」
屈辱卻又不甘願的兩行淚無聲地滑下,我沒有選擇,為什麼是我?我原本是可以和一個所有女孩心目中的王子熱戀,有一個令人稱羨的工作,有一個完美的婚姻……但我現在有什麼?我只有一副專供森享樂的卑賤肉體。
森的住處離學校不遠,大約走了十分鐘就到了,真不敢相信,在這路上,我的下體竟不知羞恥地濕潤了,我的身體渴望著森的愛撫,我無法否認。
出了電梯,我的手微微顫抖,生怯地按了電鈴,「呀……」的一聲,門被打開了,映入眼簾的,不是英挺的森,而是一個面目凶狠的中年男人,他的皮膚極黝黑,臉上有兩處刀疤,左胸以及左邊整個臂膀佈滿刺青,只穿一件內褲,一身紮實健壯的肌肉,很適合拍第四台藥酒廣告,如果他不是滿臉橫肉的話,他的眼神很猥褻,貪婪毫不掩飾地上下瀏覽我的身體,這讓我覺得自己像全裸地站在他面前。
如果是平常,我看到這種令人反味的男人,肯定拔腿就跑,可是我怕森把帶子傳了出去,只好硬著頭皮問︰「請問……請問……穆於森是不是住這裡?」
「我是他房東,先進來再說……」
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進去了,我一進門,那中年男人就迅速地將門鎖上,我慌了,想逃出去,那男人粗魯地摟著我,雙手不停地在我身上揉搓,我覺得很噁心,死命地想掙脫他的禁錮。
但身高不到160的弱小女子,怎敵的過一名大漢的侵掠,我無謂的掙紮,只引來那男人一陣狂笑,兩排斑黃的牙齒,更令人做噁,那男人粗糙的手粗魯地撫摸我的嫩頰,眼神燃燒著慾望,和森一樣的眼神。
「你是穆於森的馬子?」
「我……我是……你……你……你最好放了我……是森約我來的,他待會就回來,你最好別動我,否則……他不會放過你的……」
我硬著頭皮,語帶威脅地恐嚇他,我說的很心虛,吞吞吐吐,坑坑疤疤的,我知道森看到我被強暴,祇會更亢奮而已,但心想,先嚇嚇他再說。沒想到……
「穆於森那小子會救你?他不住這,他住XX號6樓,這個月房租拖了幾天沒繳了,我本來想宰了他,不過他說他的馬子是S大校花,長得俏,乃子大,又浪又帶勁……可以讓我玩玩,如果我幹得滿意,以後就用你抵房租,嘿嘿嘿……長的挺可口的……不過帶不帶勁……幹過才知道……還有……叫我勇哥就好了……記住我的名字,你待會叫床的時候會用到。」
我聽了差點暈厥了去,把我賣給這種男人,我死也不願意,我哭了……哭得很無助,我作夢也沒想過自己會被一個地痞流氓強姦,我的淚水並沒有喚起勇哥的良知,反而激起他淩虐嬌弱美女的殘酷心理。
「嗤……」的一聲,勇哥撕裂了我的上衣,我的半邊酥胸已裸露在外,他將我的奶罩往下一翻,嬌豔的奶頭激起他的獸慾,勇哥低吼一聲,俯首吸吮,咬囓,舔弄我的乃子,酪腮鬍渣磨的我好酥癢,兩顆大奶因他雙手恣意粗暴的搓揉,變形成各種模樣,勇哥的技巧很熟練,他很懂得如何挑起一個女人的情慾,我仍然抵抗他,粉拳如雨點般落在他肩頭,我不斷地告訴我自己,我不是只要男人一搞我,就張開腿給人幹的淫蕩母狗,即使我內心以熱癢難耐,但我不屈服。
「不……不要……放手你的髒手!喔……不要……」
「賤婊!我看過你的帶子,還記得你小嘴裡含著精液的賤樣……嘿嘿……都被玩過,還裝聖女。」
我登時羞恥不已,原來我被強暴的模樣早被欣賞過了,我的身體因羞辱而蒙上一抹淡玫瑰紅,這讓勇哥很亢奮,他將我推倒在客廳的長桌上,整個身體壓在我的嬌驅上,勇哥粗魯的扒開我的雙腿,扯掉我的絲質內褲,他的壓住我的腿,強迫我的私處赤裸裸的面對他,好羞恥。
我的花瓣早已分泌出晶瑩的密汁,勇哥低笑兩聲,將手指插入我的肉穴,粗魯地翻弄攪動,我已不是未經人事的處女,在森的調教下,我對男人的挑弄很敏感,沒玩兩三下,已香汗淋漓,嬌喘連連,羞恥心蕩然無存,竟覺得當妓女也不錯,每天都被猛幹,一天還可以被搞很多次。
「嗯……嗯……勇哥……勇哥……幹我……幹死我……喔……好爽……求求你……用你的雞巴插我……我受不了了……嗯嗯……」
勇哥這時反而起身,坐在我的雙腿上,我有點慌了,為什麼他停下來了?
我的朱唇微起,欲言又止,兩隻雪嫩高聳得奶子不知羞恥地挺立在勇哥眼前,淡粉紅的奶頭因渴望而輕輕顫抖著,似乎在乞求勇哥品嚐它們,我將雙腿仍然是門戶洞開,勇哥粗野地將我身上殘餘的碎布全部扯掉,沒三兩下,我的身體已完全精光地呈現在勇哥面前,他的眼身夾雜得讚嘆與獸慾,像在挑選豬肉般地審視剝弄我的肉體,他的大手握住我的奶子。
「唔……嘖……嘖……看看著奶子……唔……你的奶多大?」
「36……36D。」
「幹他媽的賤奶!我最愛幹大奶母狗了!上回被我和阿龍,小鄭輪姦的那個檳榔西施,一雙奶乾乾扁扁的,看了就反味,奶子要大才是女人阿!被多少男人上過了?」
「我……我只被森強暴過兩次……」
「媽的!賤屄!強暴?看你這副發情母豬的賤樣,應該是自動張開雙腿求別人幹你吧?幹他媽的!撿那臭小子的破鞋!」
勇哥氣得甩了我兩巴掌,粗魯地捏我的乳房,弄得我好痛。
「腿張開一點,我得好好地檢查一下,唔……好鮮嫩的粉紅色,陰蒂很肥大,嘿嘿……才稍微一碰就流出愛液,反應很優,是適合被幹的肉體,不愧是S大校花,質地就是不一樣,之前給我搞過的妓女肉穴都是黑的,幹!我三十幾歲了還沒玩過大學生勒……下次得跟阿龍他們炫耀一下,S大校花被我幹得爽歪歪……嘿嘿……很不錯!夠抵那些房租了!起來!」
勇哥一起身,就扯著我的秀髮把我拉起,勇哥坐在沙發上,命令我跪在他的雙腿間。
他脫下內褲,露出一巨大的肉棒,比森的還勇猛,他的SIZE讓我非常畏懼,但更令人做噁的是那股腥臭味,我也幫森口交過,男人的雞巴有股腥味,但勇哥這種粗漢,衛生習慣比森差很多,我把臉別了過去,這激怒了勇哥,他甩了我一個耳光,我捂著熱辣的臉頰,淚珠撲簌簌地滑下,勇哥氣得握住拳頭,想再賞我幾拳,這種猛獸是不懂得憐香惜玉的。
我求饒,說我什麼都願意,請他原諒我,我委屈地張大我的櫻唇,將若大的雞巴含進嘴裡,我吸吮著龜頭,輕舔龜頭的周圍,將睪丸輕輕吞吐,這讓勇哥極度興奮……
「趴在桌上,像母狗一樣趴在桌上……屁股翹高一點……」
我很害怕,勇哥的肉棒非常粗壯,我狹小的花穴怎容得下這猛獸,我全身因懼怕而輕輕顫抖,我還沒準備好,但「噗嗤……」一聲,勇哥的大雞巴已暴虐地攻入我的花穴,好痛……窄小的花徑受不起勇哥的粗猛,我扭動臀部想掙脫大雞巴的肆虐,但這只讓森的肉棒插的更深,直攻子宮,狹緊的陰道壁摩擦著火熱威猛的雞巴。
「唔……唔……好緊……好像在幹處女一樣……幹!屁股搖用力一點……老子是花錢玩你的!女人就是這樣……一開始裝清純喊痛,多插個幾下就扭腰叫春了……」
「嗯……好痛……痛……求你放過我……饒了我……你的雞巴太大太猛,我受不住……啊……啊……」
我的求饒只換得勇哥得意的狂笑,我痛得往前爬,勇哥抓住我的肩頭,一手用力將我往下壓,一手粗暴地捏揉我的大奶。
我的側臉緊貼的桌面,動彈不得,像是一頭猛虎在強姦身下的嬌弱小羔羊,晶瑩的密汁隨著一次次的的猛烈狂插而灑出,漸漸地,我不再疼痛,陰蒂與肉棒劇烈摩擦產生的快感,蔓延到全身各個感官細胞,我配合勇哥的律動,狂熱地擺動我的豐臀,這個姿勢,還有淹沒羞恥心的快感,真的讓我以為自己只是條母狗。
「嗯……嗯……勇哥……好猛……你的雞巴……喔……你的大雞巴……嗯……嗯……我是淫賤的母狗……求求你……求求你……用力幹我……用力……幹爆我這隻大奶母狗……啊……啊……」
良久,勇哥將我的身體扳過來,使我仰躺在桌子上,勇哥將我的一雙玉腿架在他肩上,這個姿勢使陰核對肉棒的衝刺更敏感,我烏亮的長髮已散亂在桌上,雙手緊抓著桌巾,眉頭輕蹙,嬌嫩的呻吟聲從盈潤的櫻唇發出,勇哥握住我纖細的腰枝,一前一後地猛烈晃動,胸前兩顆雪白的大肉球隨著身體搖擺而激烈地抖動著,這個畫面讓勇哥很亢奮。
「唔……唔……幹他嗎的……大學校花的滋味果然和那些三流妓女不一樣,幹了那麼久……還是好緊……唔……好緊的肉貝……插不多了……該是徹底粉碎你高傲校花自尊心的時候了……」
勇哥將我帶進他的房間,他把一面大的連身鏡拉到床前,以抱小孩子尿尿的姿勢讓我坐在他的腿上,好羞恥,我別過臉,不敢看鏡中的自己,勇哥蠻橫地箝住我的下巴,強迫我看清楚自己的模樣,同時一手逗弄著我的肉貝,沒一會,拉出一洩晶瑩的淫液。
「看到了吧……這就是你淫蕩的証據……你這種敏感緊窄的花穴,柔軟雪嫩的大奶,一性奮就猛力扭擺的腰枝與賤臀……你的身體是為了讓男人玩弄而生的……
讓男人幹比唸大學好玩多了是不是……以你下賤的程度,在多被幾個男人搞過後,就可以大方的接客了……」
「不……我不是……你……你……你不準這麼羞辱我!」
「是嗎?你自己好好的看!」
勇哥的肉棒插了進來,接著他用力擺動著臀部,勇哥的力道加上彈簧床的彈力,我整個身子猛力地彈跳,鏡中的我全身肌膚因極度興奮而緋紅,秀麗的眉頭緊蹙,分不出是痛苦或是爽到極點,一頭長髮和兩隻豐挺的雪白大奶隨著身體的擺動,在空氣中狂亂地甩來甩去,香汗淋漓,髮絲黏在粉嫩的雙頰,朱唇淫聲浪語……
「嗯……嗯……爽死我……我是發春的母豬……淫穢的妓女……求求你……勇哥……幹爆我的騷穴……求你幹我……嗯……嗯……幹我……幹我……幹死我……」
「嘿嘿……S大的首席校花……呸……在學校追你的男人有幾卡車吧?了不起嗎?還不是被我姦得爽歪歪……現在看看自己的騷樣……被我調教得多淫媚啊……
才地一次見面就求我幹死你……妓女……嘿嘿……你還不配……你只是讓男人發洩性慾,愛享受被強姦快感的母狗而已……」
良久……我已全身虛脫,頭已垂在胸前,若勇哥沒撐著我的身體,我已不支倒地,一會兒……勇哥放了我,一陣腥臭撲鼻,精液射了我滿臉。
「沒用的娘而們,才幹一個小時就腿軟了……以後還得再加強加強……」
我在房間昏睡了一陣子,起身想離開……走出房門,勇哥正在看電視,我羞卻地輕問︰「勇哥……我……我的衣裳被撕破了……可否跟你借件衣服,我……我全身赤裸……不能見人……」
「嘿嘿……不然你就住在這好了,向母狗般讓我狂幹……母狗是不穿衣服的?」
我氣得打了勇哥一巴掌,勇哥更火,他沒有打我,他用更殘酷的方法虐待我,他把我撚出房門,我慌了。
我全身赤裸地待在走廊,若是被其他男人看見可怎麼辦,可能會遇到認識的男同學,這麼我被強暴的事實就會傳開……甚至……可能會被拖去輪姦的,好面子得我,寧可被輪姦,也不想讓其他同學知道我被幹過,我不敢再求勇哥幫我,我怕他的暴怒引起騷動,反而引起注意,無從選擇下,我雙手掩住胸前,決定下樓求助森,即使我恨他。
我輕輕地按了門鈴,幸好,森出現了,我很狼狽,頭髮散亂,一絲不掛,臉上還沾著乾掉的精義,森輕蔑地冷笑,摟著我進房,一進門,我心臟差點跳出胸口……客廳居然還有兩個男人……是我上星期才拒絕他們追求的那兩個學長。
「你們的白雪公主來了……」
我會被輪姦的……我拒絕他們……讓他們當眾面前丟了很大的臉……我不敢想像自己接下來的遭遇。
(四)
那兩個男人也是研究所的學長,長得很醜得那個我們系上的,一張佈滿痘疤的國字臉,小眼厚唇,身材高大肥壯,還自以為帥氣地留了個F4頭,我一進大學他就纏著我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追了我一年,我實在覺得噁心,能讓他覺得丟臉,難堪的方法我都試過了,他就是厚臉皮不死心,上上星期他又在學校餐廳對我表白,我當眾甩了他一巴掌,喔……忘了說,他叫林子強。
另一外一個長普普的的是物理系的楊飛,也纏著我好一陣子了,除了一身壯碩的肌肉,什麼都沒有,但是他不知哪來的自信與驕傲,到處說他已經快追到我,真是噁心,哼……我後來假裝答應接受他,早算準這個大嘴巴會到處宣揚,我還記當我當眾澄清,說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的時候,他周圍朋友竊笑的情景,和他那張漲成紫紅色的臉。
沒想到才隔兩個星期,我竟全身赤裸,羞辱地站在他門面前,而且……還是被流氓強暴過後。
林子強說:「幹!阿森!你啥時搞到這小婊子的?!媽的!我沒三兩天就夢見自己捌開他的淫穴猛幹勒!幹他媽的……自己一個人姦得很爽喔?」
楊飛說:「我早就想操這大奶賤婊了,平常跩得二五八萬。」
森說:「媽的!講這啥鳥話?!我才玩過兩次耶……昨天勇哥差點沒宰了我,為了滅他的火,我才勉強讓勇哥搞他的,這賤貨還算新鮮啦!好歹一個禮拜前還是處女,不過被勇哥幹過,不知道有沒有變鬆,待會幹幹看就知道啦!」
我低頭不敢看他們的眼神,我覺得好羞恥,一手遮著我的陰部,一手試圖住我一雙大奶。
林子強強粗魯地扯開我的雙手,猥褻地淫笑著。
林子強說:「你遮啥?都被強暴過了……破鞋一隻……還裝什麼聖女,剛被幹玩很爽喔?嘿嘿……待會被輪姦完後,你會更離不開我們喔……」
三頭淫獸肆無忌憚地揉捏我雪嫩柔軟的胴體,我嗚咽地哭喊著不要,卻不敢太強烈地反抗,它們體型都很粗壯,我對勇哥的粗魯殘虐還心有餘悸,我不過是個19歲的柔弱女子,根本抵不過3名猛漢的受虐,反正事逃不過了,只希望他們的輪姦快一點結束,不要太粗暴,沒一會兒,森先開口了︰「先別急,大奶娃才剛被勇哥幹玩,也不是很乾淨,先讓他去泡個澡,洗乾淨一點,養好精神,待會幹起來才帶勁,強暴叫床沒力的母狗沒啥意。而且我們也可一趁現在準備些東西。」
那三人淫笑了幾聲,森把心情極度不安地我帶入浴室,滿滿的溫暖蒸氣,的確讓我的身體舒爽了許多,不過我怕惹他們生氣,也不敢休息太久,擦乾身體,稍為吹乾頭髮,戰戰兢兢地踏出浴室,一打開門,脖子猛然一緊,我差點不能呼吸了,自然應地想扯開那束縛,一摸,是一條皮環,而一隻粗糙的大手繞過我身前揉捏著我的奶子,是林子強。
林子強說:「小公主,平常跩得很喔……你的人類生活到今天為止了,從現在起,你只是條只配被我強暴姦淫的母狗……嘿嘿嘿……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吧……」
林子強粗野地踢我渾圓的翹臀,我一個重心不穩,撲倒在地,他一手扯緊手中的鐵鍊,一手持著鞭子抽打了我兩下。
林子強說:「起來!像隻母狗般替爬著!你是我們拳養的性寵物,爬啊!爬啊!媽的!想到你被兩個男人搞過就很幹!」
好屈辱!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男人居然會淺藏著那麼強烈的報復心,美麗的女人本來就有權利與立場玩弄羞辱男人的,不是嗎?為什麼我會淪落到這種連狗都不如的下場,冰硬的地板弄得我的膝蓋好痛,一定淤青了,強將我領進一間約8、9平的房間,房間四面全都是鏡子,一台29吋電視,一張鐵床,一張小木桌,桌上擺著DVD,手銬,麻繩,鞭子,森和飛一見我爬進門便邪惡地靠了過來,飛在我的嫩臉上擰了一把,又掂掂我的兩隻奶。
楊飛說:「不錯……不錯……你的確是罕見的極品,一定可以大賣的,像你這種臉蛋美,又有雙大奶子的騷貨,一定有想過朝演藝圈發展吧?嘿嘿嘿……小母狗,你的機會來了,待會你先面對鏡頭來一段自我介紹,推銷自己會不會啊?我們幫你拍一段片子,台詞森幫你寫好了,你看一下!你表現得越好,待會我們就姦的越溫柔……嘿嘿……」
這麼汙穢不堪的詞句,我……我怎能……好歹我可是個女大學生,不是0204廣告那種淫蕩賤貨。
「我求求你們……我給你們幹……不要拍我……也不要逼我說這些東西……我不是妓女……我……」
「啪……」的一聲,森甩了我兩巴掌,我捂著熱辣的臉頰,咬著嘴唇,淚水已在眼框打轉。
森說:「幹你娘的!你這賤婊!你他媽的存心不給我面子是不是?是我馬子就聽話!你拍或不拍我都已經有你的帶子,被我強姦的實錄,你想讓全的校都目睹你叫床的賤樣嗎?幹!下賤還怕人知道!」
我怕他們對我拳打腳踢,只好盡全力配合,希望他們能稍微同情我一些,不要把帶子公開,他們要我怎麼做,我都肯,由於我的充分配合,廣告帶子很快就拍完了,他們得意地將帶子放給我看,我真的不願相信螢幕中那個扭腰擠奶,被狗戀栓著脖子的賤女人是我自己。
「嗨……各位大雞巴叔叔你們好!我的名字叫緹妮,是S大校花,今年19歲,三圍36D、24、35,我的奶很大唷……你瞧……像我這樣扭來扭去,奶子就會晃呀晃的……呵呵……想幹我嗎?很想捏我的大奶子?我的奶子很軟很嫩唷……我的志願是當一條母狗,每天都在路上被公狗拖道路邊輪流幹我的小穴……呵呵……嚶……我最喜歡被強暴了,也很喜歡吃叔叔們的雞巴,嗯……幹我啊……求求你們……來幹我……越粗暴我越爽……嗯……嗯……」
森,飛,強三人看得哈哈大笑,飛忍不住用力扯著我的頭髮,迫使我仰起頭來,侵略性地強吻我,舌頭粗野地在我的口中翻繳舔弄,並橫著將我抱起,將我放置在鐵床上,被這種醜男親吻真是一件很噁心的事,我緊閉著眼,努力想假裝身體不是自己的,而淚水卻不爭氣地滑落,像一顆顆斷線的水晶鍊。
強拿著DVD拍我,森和飛貪婪飢渴地揉捏我的雪肌,飛滿足地玩弄我的奶子,我的奶頭很敏感,在他熟稔地逗弄下,不知羞恥地挺立了起來,泛著誘人灩紅的色澤。
楊飛說:「這賤婊的奶比我想像中的大粒呢,唔……好柔軟……很適合被幹呢……每次在校園中,看到你挺著這雙巨乳,都忍不住想拖你到草叢裡狂幹,還好森釣上你了,不然,要搞到你這種浪穴,還得花不少時間和鈔票勒……」
森說:「這錶子很正喔?告訴你,幹起來的感覺比想像中的爽,你看看他的淫穴,很漂亮的粉紅色,你看看……很有彈性,死母狗!腿張開一點,自己捌開雞邁,再捌開以點,這樣拍不清楚,嘿嘿……已經溼了呢……唔……很有彈性,還很緊呢……看來再大的雞巴你都受得住了……」
他們把弄一會後,三人將衣物退去,露出黝黑粗猛的肌肉,而身下的巨棒已昂首挺立,我被眼前驚人的一幕震攝,直覺地瑟縮在床腳,森很氣憤,用鞭子抽了我兩下,我委屈乖巧地爬下床,有如奴隸般地跪在人面前,森拿手銬將我的雙手反銬在背後,命令我對飛口交,我含著淚,朱唇微起,輕輕顫抖,飛已粗魯地扯住我的頭髮,將他的大雞巴塞進我的小嘴,還逼我看著他的醜臉。
「學校所有男生的夢幻公主在吸我的雞巴呢……看著我,我要你看清楚你是在卑賤的服侍誰,呵呵……技巧很好嘛……你是不是早就在援交了……嘿嘿……我玩你可是免錢的,唔……很好……非常好……」
男人沒洗澡的味道真的很噁心,很重的騷味,這時森握住我的纖腰,命令我翹起臀部,他粗糙的手滿足地來回揉捏我的渾圓的臀肉,森的撫摸和其他男人不一樣,畢竟我是愛她的,所以對他的愛撫特別敏感,沒三兩下,我已感覺蜜汁正如汗珠般從滑嫩的陰道璧滲出,「撲……」的一聲,森的陽巨插了進來。
森一進入就猛烈的衝刺,完全不知道要憐香惜玉,我的陰核早已興奮的突起,森的雞巴與我的花徑緊密地貼和,摩擦……淡紅花瓣纏繞著威猛的肉棒,一陣陣狂暴的肆虐,帶出一洩瑩澈的蜜汁。
我如同困在蜘蛛絲網的蝴蝶,無力掙紮,只能任由野獸的慾火灼燒,但被強暴的同時,被虐的慾火也吞時了自己的羞恥心與矜持,我淫亂地狂扭腰肢,櫻唇仍塞滿飛的巨棒……突然……飛猛力地扯著我一叢秀髮。
「嘖……專心一點,別只顧著被幹,好好的吸我的懶叫,如果你的小嘴令我不滿意的話,我只好找你的菊花開刀了……還有……看著我……」
我一震驚嚇,卯足全力,舔弄飛的肉棒,生怕他真的姦我的後門,聽說雞姦是很痛的,我一邊扭著腰,一邊要吸吮飛的肉棒,雙手被反銬在後,沒有支撐力,所以雙腿已經覺得有些酸麻了,這時我很感激森說了這麼一句話︰「你的雞巴堵住他的嘴了,我想看他叫床的樣子,我先幹完再換你們……」
森將我的身子扶起,把我帶到鏡前,我羞澀的別開頭,不敢看著自己。
森粗魯地將臉頰扭像鏡子,強迫我看著自己淫靡的模樣,烏黑秀麗的髮絲散亂地批在胸前,渾圓的兩隻大奶傲然挺立,隱約還看得見方才三頭淫獸肆虐的指痕,奶子上兩顆嬌嫩的櫻桃泛著殷紅的色澤,正輕輕地顫抖著,彷彿是一道誘人的甜點,雪嫩的玉膚襯的肩頭及腹部上的淡紅色鞭痕更加鮮麗,白皙透紅的粉臉滲出細細的汗珠,幾絲秀髮柔順地貼著嫩頰玉頸,一雙媚眼透著瑩瑩水光,未乾的淚珠在長長的睫毛上閃爍的碎鑽光芒,連我都讚嘆著自己的美艷。
森粗魯地揉捏我的一雙大奶,彷彿我沒有痛覺似的,噗的一聲,森的肉棒插進了我的蜜洞,我反抗性地壓抑自己的情慾,但敏感柔嫩的陰核委實經不住森狂烈火熱地挑弄,泊泊淫水已從花徑口洩出,我全身細胞如同浸淫在濃淳的紅葡萄酒,火熱且薰然欲醉,完全忘了自己正被強姦。
「嚶……嚶……幹死我……喔……用你的大雞巴……啊……啊……我的小穴……強暴我……幹死我……雞巴漲滿小穴……好爽……唔……我不行了……喔……
喔……」
森一聽我淫叫,嘴角泛起了奸笑,將我被銬住的雙手往後一翦,兩隻雪嫩的大奶隨即往前一挺,顯得更雄偉壯觀了,森更猛力的抽差,啪答啪答,森的腹部來回粗狂地攻擊我豐潤渾圓的俏臀,淫肉的拍打聲參雜著甜膩的嬌啼,玉頸上的鐵鍊也配合著抖動,發出清脆的銀鈴聲,一雙尖挺的雪奶一上一下在空氣中不知廉恥地舞動,一幅猛漢強姦少女畫面,赤裸地在我眼前上演……
「幹他媽的你這小母狗,幹死你!我幹爛你的臭雞邁!被輪姦還能叫春……嘿嘿……你生來是給人強暴用的!」
森越衝越猛,不隻被姦了多久,一股熱液射進我的蜜洞中,好爽……我喘息著……跪在地上,臉貼著鏡子,情緒仍激盪不已,突然,頸子一緊……飛扯著狗鍊,粗魯地拉起我。
楊飛說:「幹!賤婊!還沒完……你的淫穴還沒伺候大爺我的雞巴呢……嘿嘿……看你還沒被姦夠……通常奶子大的性慾都很旺盛……喜歡被人當母狗輪姦。」
「主人……求你姦我……我是你養的淫賤母狗,我等不急了……我的小穴……想……想被主人的大雞巴幹……」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講出這種下賤的話,但我此時此刻真的好想被狂幹,我的性慾已被激到頂端,反正已經是一副汙穢的身體,反正被強暴過了,也許真的天生淫蕩。
飛當然比我更猴急,迅速地解開我的手銬,但卻拿出一小捆麻繩,紮實地將我縛在天花板上的鐵杆,我的身體略為懸空,只有腳拇指能微微觸地,飛貪婪的嘴迫不急待地啃嚙我的玉乳,一雙手也狂亂地揉捏我臀上的兩團粉肉,沒兩三下,我已嬌息喘喘,淫聲連連,美肉當前,飛當然忍不住,將我的右腿擡起,架在自己的肩上,而肉棒也隨即挺進我的嫩紅花瓣,雙手也握住我的豐臀,一前一後的晃動我的嬌軀。
「啊……啊……飛哥哥……你的懶叫弄得我的小穴……好……好爽……用力幹我!啊……緹妮……緹妮小穴……快被幹死了……不行啊……」
楊飛說:「唔……好緊……好像在幹處女……媽的!早知道你那麼好幹,我說什麼也要搶在森前面搞到你……唔……好爽……嘿嘿……」
飛的耐力沒有森久,或許是一開始我幫他口交了一陣子,在飛射進我的體內後,我的體力已到極限,輪到強了,強解開繩子將我放下,我無力地癱在地上,當然我並不奢望強會因為我的疲倦不堪而放過我,啪啪兩聲,我雙頰一陣火辣的刺痛,強甩了我兩巴掌,我一臉困惑看著強,強的雙眼佈滿了血絲,眼神混著冰冷的恨意與火熱的慾望,我打了一聲寒顫……下意識掩住自己的身體,這著男人是真的想復仇。
林子強說:「在我知道你被強暴之前,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我瘋狂的想的到你的心,得到你的身體,我整整一年,都幻想自己是你處女膜的主人,在我看了你被阿森強姦的帶子後,我很恨你,沒想到我的公主是那麼淫亂下賤,你踐踏了我對你的感情,今天是你償還我的時候了……」
我看得出強對我深深的恨意,我顫驚地起身,想逃離這房間,強的動作更快,一個箭步便追上我,粗暴地揪著我的秀髮,一張大嘴便湊過來堵住我的櫻唇,黏膩的舌頭強行深入我的小嘴,我使勁地想推開他,一雙粉拳如雨點般打在他的胸膛,我覺得很噁心,強是三個人中最醜最壯的一個,我一點也不想讓他碰我的身子,強氣得把我拖到陽台,這時我更驚慌了,我不知道他又做什麼。
「你……你……想做什麼,求你放我進去,別人會看見我的裸體的……」
林子強說:「嘿嘿……不只裸體,待會大家都會看見你被我強暴的賤樣,很期待吧?你在當眾給我難看時,有沒有想過你會被我綁在陽台狂幹……一報還一報,你讓我丟臉,我就讓你更羞辱……嘿嘿嘿……」
「求求你不要……我……我肯吸你的雞巴……我……我喜歡跟你做愛的……你愛怎麼玩我都可以……我是你的性奴隸……你……我求你……」
我跪在強跟前,死命地求他,哭得似淚人兒,心裡很懊悔,剛剛若乖乖地聽話,或許強不會如此殘忍地對我,但我的淚水完全無法軟化強的行動。
他拿起手銬將我靠在陽台的欄杆上,現在大概是淩晨一點,附近的住戶大都睡了,一陣冷風拂過我赤裸的身軀,我打了聲寒顫,強粗糙的雙手蠻橫地揉捏著我吋吋雪膚,強硬地分開我的雙腿,我不敢反抗他,強一手從背後繞過我胸前逗弄著我的奶頭,一手則粗野地探索我滑嫩的貝肉,一翻攪弄後,淫穴已如水濂洞般蜜汁四溢,此時我已全身燥熱,完全感受不到涼風襲人。
林子強說:「唔……很濕了……有沒有聽到淫水的聲音……賤婊!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會好好疼惜你的身體的……只可惜你現在淪落為男人的性寵物……你配不上我!我林子強是不撿破鞋的……唔……第一個幹你的人竟然不是我……被別人幹還叫得那麼爽,那麼浪!幹你娘的!被我搞怎麼不叫啊?」
強一陣憤怒,肉棒猛力一挺,刺了進來,他的肉棒比森和飛的粗壯,我「櫻……」的一聲,身體已猛烈地感受到強的勇猛
強握住我的纖細腰支,開始狂暴地強姦我,被大懶叫幹真的好爽,我配合強的律動淫亂地扭腰擺臀,夜晚的秋風舞動著我恣意飛揚的長髮,雪嫩的兩隻大奶子在空氣中甩來甩去,我的貝齒咬著下唇,使勁不發出淫叫聲,想將波瀾洶湧的被虐快感鎖在體內。
林子強說:「唔……沒幹過那緊的賤雞邁……好爽……幹他媽的死賤婊!誰幹你都爽嘛!明天休學去當妓女,拍A片也好,不要浪費教育經費唸啥大學!媽的!明明是個落翅仔的料,平常就別百出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叫啊!老子就不愛幹不叫床的母狗……我要你叫!」
強插得更快速猛烈了,我的下唇幾乎快咬出血,終於,一聲吟亮的嬌啼,我的意志與尊嚴決堤了。
「啊……你的懶叫幹的我好爽……我……我……我好想……每天被綁著幹……真的……嗯……嗯……用力…用力……幹死我這隻母狗……啊……啊……爽……淫穴舒服死了……」
林子強說:「嘿嘿……叫大家幹你啊……你喜歡被全區的男人強暴吧?快說啊?」
「嗯……嗯……快來……快來強暴我……誰想幹我都行……一起搞我……我喜歡被輪暴……快啊……啊……啊……幹我……幹死我……大家……大家……快來幹我……啊……」
我親眼看著眼前一扇扇漆暗的窗子,一戶接著一戶地亮起白色或黃色的燈光,我像是舞台上的脫星,讓所有男人一覽我毫無遮蔽的軀體,但我是免費的,而且我被幹的模樣也赤裸地任人欣賞。
良久,強射了,我無力地倚在欄杆上,強得意地將我抱進屋裡,我恍惚了……我祈禱公寓間的距離能讓別人認不出我,祈禱我的長髮有稍微掩住我的臉龐……我很累……接下來的事記不大清楚……只知道自己又被姦了,而且是三個人一起。
接下來的幾天,我被軟禁在森的住處,他們這些野獸不時強迫我欣賞自己被他們輪姦的帶子,一興奮起來,又開始輪著幹我,大概一個星期後,森給我一套像檳榔西施穿的衣服給我,他們終於肯放我走了,可能也怕學校懷疑我怎麼請那麼久的假,後來他們強迫我般出宿舍和他們一起住,我常得同時應付三個人的輪暴,當然,還得不時上樓去讓勇哥享受享受,大概2個月後,他們竟然透過勇哥把我被強暴的帶子給一些地痞流氓,卡車司機,或是一工人之類的。
他們看了有興趣可以把我租下來,1天5萬,那些租我的禽獸為了省錢,會呼朋引伴來輪姦我以SHARE費用,我曾在一台貨櫃車裡,被10個粗壯的運將輪暴,但同時我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我享受著被不同陌生人強姦的快感,但看著日漸沈倫的自己,我愈感恐懼,像是陷入泥淖中,越是掙紮,越是絕望,在多被幾個男人搞過後,就大方的接客了……我要一輩子當男人的性玩物。
後來我勇敢地享受被不同陌生人輪姦,糟蹋,汙辱,羞恥,沈倫的快感,提出休學申請,接著我過著全新淫亂下賤有如性奴隸般的生活,只是讓男人發洩性慾,愛享受被強姦快感的生活,雖然常常會想念是S大校花的自己,但我還是喜歡現在下賤的我,現在的我羞恥心蕩然無存,我喜歡當妓女,喜歡被淩辱,喜歡當男人的性奴隸,性寵物,性玩物,我只是只要男人一搞我,就張開腿給人幹的淫蕩母狗,每天都被猛幹,一天還被搞很多次。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9]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