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2)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五七七章在這里

ach9140
本文:2019-01-27T09:01:58

咢部落人的印象中,對炎角的記憶還是比較深的,他們平日里接觸的部落不多,炎角當年的出現太過特殊,還幫過他們一把,自然記得清楚。

不過,上次見到炎角部落的時候,人可沒這么多。

四年之后再見到邵玄,咢部落的人挺高興,尤其是與邵玄熟悉的伏湜,只是,見到炎角的隊伍,他們也忍不住好奇:“你們這是……又遷移?”

四年前才遷過來,這么快就又想離開了?

這部落遷移也太頻繁了,雖然說有天地災變的原因,但對于部落人來說,這遷移頻率的確太高。

伏湜的話是無心的,但也讓炎角的眾人面色發苦,若不是被逼如此,誰愿意放棄四年辛辛苦苦建設的故地,再大老遠跑過來?

而且,越靠近這邊,隊伍中,敖、歸壑、塔等人越感覺到熟悉,心中一個想法再次升了起來。莫非,還真是要回到他們以前生活的地方?

越想隊伍中的眾人心跳越急促。相比起新找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們當然是更喜歡以前的那個山林,即便那里也有一些缺點,但部落人念舊,尤其是對土地,可想而知他們此刻的心情。

所以,沒等伏湜再說,敖就問道:“那條大河可有什么變化?河中河獸是否已經回來?船能否在上面行駛?”

對敖一連串的發問,伏湜面色古怪,他身邊幾個咢部落的戰士面上也露出復雜之色。

邵玄見狀,問:“怎么?河中出現了什么變化?”

“變化?當然有!”伏湜朝大河的方向指了指,“你們有沒有發現,河水的聲音改變了?”

河水的聲音?

因為并不是經常在水里活動,所以,在這個上面,炎角眾人相比咢部落的人,還是要弱一籌的。

“并未聽到。”敖誠實說道。

伏湜也沒鄙視,眼中也露出復雜之色,“大河河水的聲音,沒有了。也即是說,那條大河,已經不在了。”

說到此,伏湜也唏噓,當時他們遠離河岸避難,地動之下,人都差點被震得甩出去,都是將自己和家人綁在樹干上或者地勢較高的山上,他們這里山多,平坦的地方少,就算躲,也都是從一座山,躲到另一座山,沒有誰想要跑離這里,前往更遠的地方。

后來,一切停止,他嘗試著前往河岸的時候,卻發現他們以前的村落都毀了,屋子全部倒塌,而更讓他們震驚的,也是河對岸。

都已經做好了再等一年準備的炎角眾人,聽到伏湜的話,心中皆是一驚。就算是邵玄,也想著是不是要再等一年,等到雨季結束,河中能行船的時候再出發,過來的途中大家還商議過如何造船來著,可現在,伏湜竟然說,那條大河不見了?!

這簡直讓炎角眾人震驚不已。

那么大一條河,怎么說不見就不見了?

而且,按照咢部落人的說法,所有的變化冇不過是在五天日夜黑暗的情況下完成的。咢部落的村落毀掉了,要不是他們逃得及時,在那之前也同鱷魚們一樣離河岸遠遠的,或許,他們也會有不少人葬生在前不久那場災難之中。

“我帶你們過去看看。”伏湜嘆著氣,往那邊走。

讓隊伍中的人先留在這里,邵玄則同兩位首領,一起前往河岸邊去。

周圍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鱷魚在活動,一條褐色眼鏡的鱷魚還邵玄快步爬過來,是當年那條小鱷魚,幾年過去,已經長大很多了,這一見到邵玄還沒認出來,伏湜提醒之后邵玄才對上號。

只是現在邵玄心里惦記著大河的事情,只是在那條褐色眼睛的鱷魚頭上摸了一下,便再次快步跟著伏湜過去。

咢部落原來的居住地已經毀了,不是毀在地動之中,就是被后來下雨的時候帶來的泥石流掩埋。

“就是那里了,你們自己看。”伏湜指了指前方。

前面,是一條隆起的小石丘,不過去還真沒法看到。

走上石丘,前面再沒有其他遮擋物,邵玄才看清那一面到底是什么。

“竟……竟真的……”敖顫抖著聲音,同歸壑、塔他們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任誰看到那么大的一條河,突然變成一條小河,還能看得到對岸情況的時候,能不震驚嗎?

“那那那……那邊是……果然是!”塔因為太過激動,斷斷續續的話,其他人聽不懂,但炎角人知道。

對岸,就是他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山似乎變得更高了一些,山腳下有很多凹凸不平的地方,再往上,能看到曾經他們生活過的痕跡,即便那些屋子都已經倒塌。

粗重的呼吸,通紅的面色,炎角眾人的激動,讓伏湜很不解。

“那里,曾經是我們生活過的地方!”敖深吸一口氣,故地被毀的沉痛與哀傷,在見到對岸的情形時,淡去大半。

他們在故地生活了四年,可在那邊,他們生活了數十年!

怎能沒有感情呢?

當年離開的時候,他們也曾經想過,離開之后,大概再也不會回來了,即便巫說那里可以作為炎角的后路,若是混不好,就再回去。可后來,炎角部落重歸故地之后,發展越來越好,大家也就漸漸不去想那邊了,只是偶爾還是會夢到曾經生活過的那個地方,那片危機重重的山林,那幾條熟悉的狩獵路線……

“沒想到啊……哈哈哈哈……沒想到!”敖再次深呼吸,然后長長吐了一口氣,像是將這段時間憋在心里的苦悶全部吐出來。

“是這里吧?阿玄?”敖眼睛緊盯著對岸,說道。

“嗯,是。”邵玄現在也能確定,卜筮得到的結果,就是那里。

當年先祖們因天災而離開故地,來到此處,結果大地開裂,大河形成,絕了先祖們返回的路。而千年后的現在,又是一場比當年更大的變動,裂開的大地,合上了。

存在了千年的大河,沒了。僅留下了一點點痕跡,一條不算深,不算寬的,能看到對岸景物的小河。

大概沒有哪條后路,能比這里更能寬慰炎角人的了。


  給優名單(0)  回應(2)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00 - 36.225.194.145
1 F:2019-01-28T09:08:07
00

(觀光客) yyc0424 - 203.163.209.54
2 F:2019-01-28T11:33:05
3q

[0.27]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