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五七四章出路

ach9140
本文:2019-01-22T21:53:37

這片大陸上,幾乎沒有平靜的地方。

邵玄無法得知其他地方的人如何,這個世界,不要奢求遇到災難有誰去營救,都得靠自己。

地動還在繼續,天空的黑色仍舊沒有散去,已經過去兩天了,仍然見不到一點光亮。

地上掉落的灰塵已經積累了一層,若是第一天躺在地上不動的話,第二天就會被那些掉落的灰塵掩埋。

黑暗之下,晃動之中,部落里支起了一個個的大帳篷,這是邵玄在離開部落之前就做好的,帳篷用的是獸皮縫制而成,相比那些麻布來說要結實得多,支起帳篷的是專門打造的金屬桿,外面用最結實的藤繩牽拉,纏在扛過來的大石塊上面,巨吅大的石塊上坐著兩三個戰士,若是大石塊因為地動而滾到其他地方去,他們就再將它挪回來,以便維持每一個帳篷的穩定。

帳篷里歇著的是沒有圖騰之力的孩子和女人,以及行動不便的老人,還有在這次地動之中受傷的傷員。

在這場地動之中受傷的,經脈損傷嚴重的人不少,若是以往,可能會廢掉受傷的手腳或者危及性命,但有了天脈之后,情況就不同了,不僅能保住手腳,還能護住性命。

邵玄在隊伍中快速走動著,別人需要依靠水月石來照明,看請周圍的情形,但他不需要,若是有受傷嚴重的人,他也能更快發現。

叫過來一隊負責運送傷員的人,邵玄同他們一起,將受傷的幾個人運往帳篷處,里面,歸澤將新做好的一批藥拿過來分發給照顧傷員的人們。

“情況如何?”邵玄問。

“暫時還好,傷重危及性命者并不多。”歸澤將一個小獸皮袋遞給邵玄,“里面是一些新做的好的藥,分給其他的戰士,會讓他們好受些。”

邵玄打開獸皮袋看了看,袋子里裝的是一粒一粒的小藥丸,比往日的分量要小一些,因為現在得節省,誰也不知道后面還會有什么,總得留一些藥材預備著,如果不是傷勢危急,用藥都會省一點。這個邵玄能理解。

以前邵玄在部落的藥屋學習吅藥草的時候,就嘗試過制作藥丸,后來大家見藥丸更方便,便也漸漸開始適應這樣的藥丸。

至于歸澤制作的這些藥丸,這兩天,因為天空中不停掉落的灰塵,還有空氣中的一些讓人不適的氣味,隊伍里很多人出現了點小毛病,戰士們還好,抵抗力強一些,并不明顯,可那些沒有覺醒圖騰之力的人就倒霉了,呼吸不暢,肺部有損,即便用麻布等蒙著也沒用。

歸澤給的這種藥丸,就是針對當下這個情況的,戰士們不會同那些沒有圖騰之力的人們一樣待在帳篷里,他們得在外防著各種危險,還要去尋找傷員,或多或少身體都有影響,現在看不出來,不代表以后也安全,所以,吃點藥多防著點冇總是好的。

邵玄去外面發藥丸的時候,碰到正咳著的多康,他剛才嫌棄那些麻布礙事,將蒙在面上擋住大半邊臉的麻布給掀了,結果掉落的灰塵被吸進鼻子里,嗆得整個人都快趴下。

“該吃藥了。”邵玄遞過去一粒藥丸,“雖然麻布蒙著不舒服,但總比你這樣好。”

不用邵玄多說,多康剛才就已經后悔了,將邵玄遞過去的藥丸塞進嘴里,掛在腰上的水壺拔開塞子猛灌了一口。舒爽的清涼感驅散了剛才咳得辣疼的嗓子,呼吸也暢通了些。

緩過來之后,多康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也不管地上那一層的灰,問邵玄:“這以后,該怎么辦哪?”

邵玄知道,他們是開始著急了。不只是多康,其他人,首領、巫、各個頭目,還有雖然沒說但是眼神擔憂急切的戰士們,每個人心里沒譜,成天都懸著心,畢竟,這樣的事情,他們從未遇到過,這兩天下來,任誰也淡定不了。

邵玄想了想,將不遠處送完傷員剛出帳篷的陀叫過來,把裝著藥丸的獸皮袋遞給他,讓他將剩下的那些藥丸發給沒吃過藥的人,然后也同多康一樣,坐在地上,歪著頭拍了拍果殼做成的帽子上堆積的一層灰,從衣兜里掏出一根草繩來。

多康一見邵玄這樣,趕緊又掏了快水月石出來照明,以便能看得更清楚。

這兩天,邵玄也卜筮過一次,他只能卜出,留在這里暫時是安全的,地動最厲害的位置有三個,一個是兇獸山林,一個是沙漠的方向,還有一個,相比起前兩者弱很多,就是先祖們曾經走過的那條路線所指之處,大河所在的方位。

這里離三個最危險的地方并不近,雖也有地動,但作為臨時的歇息點,也足夠了。

再次沉浸在結繩卜筮之中,或許是因為經歷多了,變故發生了兩天,可預性強了一些,以邵玄如今的能力,能夠卜筮出來的事情也漸漸開始變多,所以,邵玄現在都是一天兩卜。希望能多得出點東西。在這樣一個時候,多知道一點,就能有更大的存活希望。

每天的兩次卜筮,其中一次邵玄都會卜筮“生路”所在何處,部落該往哪個方向走?

即便想借助火種來判斷,也沒有可能,現在,沒有火種了,即便是巫也無法從體吅內的圖騰火焰中得知正確的路往何方。天變之下,火種也無力,有些時候,還不如憑借自己的直覺。

邵玄的直覺是朝先祖們曾經走過的路線走,只是,畢竟帶著一個部落的隊伍,沒有足夠的把握,他不會輕易行動。

卜筮結束,邵玄看著終于打結成功的繩結,解讀出上面的意思,心下微松。

“果然。”

“怎么?!得到什么結果?!”原本在不遠處盯著的敖,也忍不住快步過來。他剛才只是打算去看看傷員的情況,卻見邵玄正坐在那里,手里還拿著一根草繩,頓時悟了,但他又不敢過去打擾邵玄,知道得多了,他也明白,結繩卜筮不是那么容易成功的,再加上現在的嚴峻形勢,讓他更緊張,以至于不敢往那邊踏出一步。現在看邵玄結繩成功,才迫不及待跑過來。

“等地動停了,天空放晴的時候,我們就朝那邊走。”邵玄指著一個方向,說道。

“那邊?沿先祖們所走過的路?”敖問。

“不錯。”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van698 - 218.187.116.58
1 F:2019-01-25T10:29:29
Good

[0.26]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