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五七零章準備離開

ach9140
本文:2019-01-19T07:57:59

大河之上,遠處的血色霧氣,隨著河面的快速滑落,而變得稀薄,最后消失。

最后河面如何,咢部落的人并不知道,他們在看到河面上所發生的那一幕之后,整個部落的人再次往遠離河岸的方向遷移,離大河河岸更遠了一些。

雖然沒有再靠近大河,但咢部落的人也能從附近一些小河的動靜,來推測那邊的情形。他們在往后遷之前,大河里的水就已經提早開始降落,與大河相通的一些小河也同樣的變化,與往年雨季結束之后所發生的情況類似,只是,這一次,所有的變化都提前了而已。而且,那些小河里的水,水位也前所未有的低。

雨依舊在持續,比往年持續的時間都要長,附近的河,水位一直不見上升,咢部落的鱷魚們全部都像是被嚇住一樣,總是躲在窩里,并不離開,dǐng多下水去小河里捕魚或者去狩獵其他的獵物,還有一些暴躁脾氣的鱷魚會打起來。

鱷魚們在焦躁,在擔憂,而咢部落的人也是,不只是他們,這片大陸上,其他地方的人,各個部落之內,都彌散著一股恐慌感。

尤其是那幾個大部落的巫,總感覺心慌得厲害,似乎有一只潛伏許久的猛獸要張開它的獠牙。只是,這只巨獸在何處,是何模樣,會造成何種程度的威脅,他們心中底都沒有。

兇獸山林,炎角部落內。

屋內老克打磨石器的聲音毫無節奏,這并不是老克往日的作風,但此時,老克早已心不在焉,視線并沒有放在正打磨的石器上。盯著某處,卻又沒有焦距。

邵玄看著天空依然沒有停歇的雨,凝神不語。突然,天空像是突然轉換了風格一般,一個黑暗的畫面取代天空不斷砸落的雨水,天空像是被染上了一團墨汁。并且,墨汁在快速擴散。閃爍的電光劃破黑暗,四處分布。

龐大的壓力和恐慌,突然侵襲,讓邵玄都不禁猛吸一口氣,頭發絲都要根根立起來。

可是,等邵玄一個激靈,再看的時候,天空依然是剛才那樣。烏云遍布,雨水倉促澆落,哪來的什么電光和墨汁?

“不,不對!”

邵玄在屋里轉圈。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熟悉了,并不是每一次都會從夢境之中得到啟示,他還會“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情形,很早以前就有,只是這種情況并不常出現而已。

邵玄突然這般急躁的動靜。讓老克回過神。停下手里的動作,老克拄著拐杖走到石器間門口。探頭看向邵玄那邊,問道:“怎么了?”

邵玄猛烈跳動的心臟還沒有緩解,聽到老克問話,并沒有多解釋,而是道:“我去巫那邊一下!”走了兩步,又回過頭對老克道。“您老可以做一個帽子,硬的,而且帽檐比較寬的那種。”

說完邵玄就急匆匆跑進雨中,留下老克一臉疑惑地站在那里。他不明白,邵玄要做那種東西干什么。邵玄所說的那種樣式的帽子。是在去年耕種的時候,邵玄做出來給照顧耕地的人用的,為的就是遮擋陽光,后來大家就都用藤草編織那樣的草帽,也記住了那個樣式,老克自然不陌生。只是,邵玄剛才也說了,得是硬的,要硬,就不能再用一般的藤草了。

雖然不明白為什么邵玄這么說,老克還是按照邵玄所說的,琢磨用什么材料來做。

那邊,邵玄匆匆跑到巫那里,去的時候,兩位巫正在商議著什么,見邵玄如此匆忙,也不繼續聊了,詢問道:“出事了?”

若只是一般的事情,邵玄不會這么急。

邵玄將剛才所“見”到的景象,跟兩位巫說了說。

聞言,兩位巫也是心中震驚,眼中的憂色更濃,“你覺得,那是什么征兆?”

兩位巫并不知道那樣的情形是什么,但邵玄有一個推測,再次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語氣平穩,表述更清楚,“我覺得,山林里的火山,可能要噴發了!”

“什么?!”兩位年邁的巫面色駭然,猛地從獸皮坐墊上起身。

邵玄上次同狩獵隊出去,看到那座火山之后,回來就與巫說過,只是,那時候并沒有任何征兆,誰都無法確定會發生什么事情,但現在,邵玄感覺,自己所言,可能性超過六成。

兩位巫不知道火山噴發到底會造成什么樣的影響,但他們曾從先祖留下的手記之中了解過類似的事情。

“果然,要來了嗎?”巫蒼老的聲音中帶著顫抖。雙眼緊閉,松垮的眼皮顫動,然后猛地睜開,將守在外面的兩個戰士叫進來,語氣決絕,幾乎一個字一個字地強調,“立刻通知頭目之上的人到此!”

或許有一些年邁的老戰士們不愿意離開,但是這個時候,巫強硬的一面再次展現。

要讓這個行動執行,必須通知頭目們,只要頭目們能夠起到帶頭作用,手下的戰士們肯定不會有其他想法。

這幾年,內部一些人的膽子,確實大了不少,人心易變,并不是都向著一處的。平時巫還能當做不知道,但這種時候,他不允許任何人有異議!

兩位巫都是同樣的想法。不是他們專橫,獨斷獨行,而是他們在害怕。

邵玄所說的天地災難,其實對于他們來說,并不是最重要的,他們最擔心的,就是當年部落分裂的事情,是否會再次發生?若是理念不同,產生分歧,是否會遭遇千年前先祖們所遇到的事情?畢竟,這一次,情況可能與千年前的災難類似。

沒過多久,三位大頭目,還有二十位小頭目,在被通知之后,絲毫不敢耽誤,淋著雨跑過來。

巫將邵玄的話簡單復述了一遍,然后道:“我的意思是,我部落,應該做好離開的準備!”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真聽到這個決定,大家還是不舍。

“那……什么時候離開?”敖聲音艱澀,還有些沙啞,面上帶著明顯的疲憊,眼圈周圍青黑,這些天來,他沒有睡好過一覺。

對于這個問題,兩位巫相視一眼,然后,同時看向邵玄。

邵玄頓了頓,道:“等雨一停就走,這幾天大家做好準備。別的沒了可以再重來,但命沒了,就什么都沒了。”

雨,又持續了數日,直到某一天,突然放晴,陽光燦爛。

只是,炎角部落人的心情可不如陽光那般燦爛,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離開這個他們傾心付出了三年多的地方。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5]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