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
通報違規

 忘年之性

jiouguai
本文:2019-01-12T13:32:37

這是一個曾經發生過的,在北方N市的真實故事。爲了方便叙述,本文将以
第一人稱的視角來展開。另外本文中出現的人物一律使用了化名,并在此特别感
謝本文女主的日記原稿。

  宋洋是個品學兼優的中學生,好像從認識他的時候起,在記憶中就戴着一副
大大的黑框近視眼鏡,個頭一般微胖的樣子。和什麽人說話前都會先善意地笑一
笑,老師們和甚至很多外班的學生都很喜歡他。

  相對比較之下,我這個學習成績平平,甚至根本不懂得什麽叫做理想抱負的
普通學生來說,宋洋能讨衆人們的歡欣并不關我的事,我隻是角落裏一個沒有表
情的旁觀者。

  甚至後來當我聽說班級裏的班花都和宋洋交好,産生情愫以後,我第一反應
竟然聯想到了我自己的家,被父母弄的亂七八糟,支離破碎的家庭環境。如果我
有一個好的生活環境,可能我也會靜下心來好好學習的。老師常常說腦子聰明,
我覺得我的腦子其實應該不會比宋洋差許多的吧。

  有一次放學途中,我無意中撞見了班花和宋洋竟然摟抱在一起親嘴的親呢樣
子,我們三個當時都很尴尬。從班花紅着臉的模樣,宋洋和她的關系顯然超越了
同學間該有的正常友誼的範圍尺度。不過事後這件事情并沒有在我們校園班級裏
流傳開來。而且在那件事情被我撞見以後,宋洋和班花的課間接觸變得謹慎多了,
至少在我看來是這個樣子。

  最有可能碎嘴抖落出來的人應該是我,可我偏偏一句話也沒有說,對誰都沒
有提起過。我那個時候對宋洋沒有嫉妒的感覺,隻是稍微對班花有那麽一點點酸。
宋洋本身學習非常好,老師們公開說他是重點大學的苗子,這也已經不是什麽學
生之間的秘密了。更讓同學們羨慕的是,宋洋長相算不上英俊卻得到班花的愛慕,
如果人生可以是完美的,或者完美的樣子,那麽宋洋的人生就算是一個現實生活
中的例子吧。

  原本我和宋洋學生時代的交集就這麽一個意外的小插曲,我和他根本不是一
條道上的人,畢業以後他如願地考進了省重點大學,我則進入了社會的大學堂。

  我之所以對宋洋的印象清晰深刻,完全是因爲他的媽媽。說到宋洋的媽媽,
我的記憶就會立刻全部蘇醒,那也是一次偶然。

  那一次宋洋的媽媽被叫來學校和班主任不知道探讨什麽事情,又是因爲什麽
事情,當時我并不知道。還是在若幹年以後我才隐隐約約知道的。當時她們之間
談話的内容我也沒有聽清。重要的是我恰巧在辦公室門前的經過,讓我在無意間
的一瞥之下看見了宋洋的媽媽。就是這一眼打開了我的荷爾蒙的潘多拉之盒。就
像一首歌曲的名字《都是月亮惹的禍》。

  宋洋的模樣我已經說過,普普通通談不到難看也算不上英俊,至少是沒有特
别顯眼的地方。令我想象不到的是他的媽媽卻是個美人。我曾經在當時想找出一
個符合的詞彙來形容宋洋媽媽的美麗,可我貧瘠的詞彙量,生搬硬套下來隻顯得
徒勞無益。她的身上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浪漫氣質,就像大自然裏四季當中的春天。
和妖豔、性感那樣的美貌不一樣。

  看見了宋洋的媽媽,也不由得讓我想到了自己的媽媽。我媽媽也是個漂亮的
女人,可她是個性格暴戾,常常會破口大罵的争吵,歇斯底裏帶有神經質的媽媽,
會讓我常常逃避出那個家的媽媽。我恨不能趕緊畢業,獨立謀生,永遠地離開那
個家,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聯系,讓自己獲得從懂事以來就向往的平靜和諧。

  進入社會以後,一開始我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當然很多同齡人依然走在求
學的路上,我卻已經離開了青蔥校園。我那個時候還沒有後悔的感覺,沒有明白
讀好一本書對人生的至關重要。而且太年輕的時候,沒有一個長輩來指導我未來
人生的規劃是多麽的重要。隻能一個人摸黑一樣的上下求索,現在想來仍然不堪
回首。

  一開始在爸爸的安排下,我去了一家遠房親戚開的飯店當學徒,成了一個廉
價的勤雜工被用來用去,這種方式的生存太讓人沉悶了。勉強幹完了兩個月,我
沒打什麽招呼,就離開了。爸爸是個軟弱低調的人,至少是在我有記憶力開始時
就是這個樣子。這和他常年身體不好有直接關系,總是顯得很虛弱。爸爸年輕時
候的照片一臉的朝氣蓬勃,我一直不知道後來他的人生到底經曆了什麽讓他意志
消沉。得知我不幹的消息以後爸爸隻是歎了幾口氣,反倒引來我媽的一通唠叨,
說我就是吃不了苦,注定會和我爸爸一樣,一輩子庸庸碌碌的不會有個出息。

  這個家還是和從前一樣,我還是沒法呆下去,在外面遊蕩了幾天,看了一些
用工消息我都不怎麽滿意,看起來還是當學生的時候好混啊。最後,思來想去的
想起了比較情投意合的哥們兒二偉。說是情投意合不如說是臭味相投,因爲我們
都是屬于那種班級落後分子的家夥,同命相連。他不喜歡學習絕對不是因爲腦筋
不夠用,我倒覺得他其實是屬于特别聰明的那一類人,隻不過二偉家裏父母都是
經商的很有錢,所以對考取大學的熱情不高。在我們的觀念裏上大學意味着開啓
了美好的生活,美好的生活就是吃香的喝辣的,既然二偉已經過上了這樣的生活
了,大學對他來說也就可有可無,無所謂了。二偉早就跟我表示過他要追逐着父
母的步伐邁向遠大前程。

  二偉姓鄭,家中有個哥,一般認識他的叫他鄭偉,關系好的都叫他二偉。找
到二偉,把我的現狀說了說,看他能不能幫幫忙。同班的時候就屬他的主意最多,
看待問題就不像個毛孩子,我那個時候打從心眼裏就服氣他,就願意和他往一塊
兒湊合。

  二偉看到我走投無路蔫頭耷腦的模樣,也知道不是山窮水盡我平常是輕易不
會說出軟話的。他跟我說平時幫忙打理自己家的買賣,業餘擺攤混點零花錢,我
要是能豁開臉就跟他擺攤練練。賣出件什麽,就在每件商品的純利潤裏給我一小
部分分成。我沒有猶豫就答應了,我覺得二偉說的,一定沒我什麽虧吃。

  這往後,我和二偉在路邊攤賣過應季的水果,化妝品,拖鞋,運動鞋,各種
鞋,最多的就是各種便宜的服裝。我是大媽大姨大姐妹子美女費力地吆喝,賣什
麽吹什麽,簡直慘烈到語無倫次口吐白沫的程度了。剛開始覺得自己太肉麻,後
來就習以爲常成習慣了。我還漸漸發現二偉這個哥們雖然家庭條件優越,可他不
是那種隻會吃喝玩樂的主兒,身上有一股子幹勁,吃虧耐勞辦事認真,擺攤的日
子裏他教過我也訓過我,亦師亦友。日子一長我不僅有了收入,還有了積蓄。雖
然不多,但是這個錢我賺的非常開心。

  有一次收攤回來,二偉和往常不大一樣,神神秘秘笑嘻嘻地對我說:「小昭,
有件事情你一準兒想不到,咱們班的孫玉紅當小姐了。」我一聽,楞了一會,一
時間我有點想不起來孫玉紅的樣子了。二偉接着說:「我也是沒想到啊,去洗浴
玩的時候,被服務生介紹進來的時候。聊了一會互相才想起來的。」我說:「孫
玉紅怎麽跑家門口來當小姐,碰見熟人怎麽辦?」二偉說:「這個你還不清楚嗎?
上學的時候咱們班裏有幾個女生就特浪的,那個時候我就知道她們才不在乎什麽
臉不臉的。不過我倒沒看出來孫玉紅竟然敢這麽放得開。」然後二偉又笑嘻嘻地
對我說:「而且,不可思議啊,她問起我和咱們班裏的事兒,知道現在就咱哥們
常在一起聯系,竟然還說有段時間特暗戀你,情書都寫了一大半了,你還跑了不
念書了。」我聽完,也覺得不可思議,那個時候我在班上幾乎愁眉苦臉的,根本
不是一個愛出風頭的活躍分子,竟然還有女生肯看上我?

  我不由得看了一眼一直笑嘻嘻的二偉,這個小子原來也挺好色啊,看起來經
常去洗浴場所找小姐。不過,就算孫玉紅曾經有那麽一丢丢犯傻喜歡過我,看來
最後的結局還是被二偉給上了。想了想,我也笑笑,畢竟都是過去了的無所謂的
事情了。

  第一次來到洗浴場所,接待我的第一個女的就把我連拖帶拽的帶進了小包間,
我看着坐在旁邊沙發上的二偉還和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姑娘有說有笑,對我一個勁
飛眼。似乎是嘲笑我這麽禁不住誘惑。

  我到現在還承認第一次去那種地方,我根本不知道挑挑揀揀,根本不會拒絕
誘惑,我隻感覺腦袋裏朦朦胧胧的,眼睛裏都是粉紅色的閃爍。

  反鎖好小包間的門,外面大廳調笑的聲浪突然一下子消失的無聲無息。那個
女的——小姐麻利地脫下了自己的裙子,隻剩一身性感的黑色内衣,便要靠過來。
我在床上生澀地說内衣也都脫了吧。小姐一笑,反手背過去解開了自己的乳罩,
脫了三角褲。小包間裏的燈光并不算太亮,我還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下身濃密
的一團,黑乎乎發亮的陰毛,不覺輕咽了一下口水。

  二偉曾經一再撺掇着我來會會我的「老情人」孫玉紅。自打我知道二偉去找
過小姐,我也像突然靈魂出竅了似的也有了想去的需求,還挺強烈。可表面上我
還真有點抹不開,我的年齡也就是個剛過法定成人的毛頭小子。二偉就說人家孫
玉紅脫個精光,晃着屁股等着你去操都好意思,你還整個不去不去的,算個老爺
們嗎?長個雞巴不用,還要那玩意幹啥。

  「第一次來吧,讓姐姐看看。是不是處男啊,哈哈。」小姐雙手擺弄我的陰
莖,翻開包皮,瞧的特仔細。我說不是不是,早獻給自己的右手了。小姐又是一
陣哈哈笑。「姐姐一定好好伺候伺候你這個俊俊的小老弟。」說完,就把我的小
弟弟一股腦吞進嘴裏。我心想,她就一點都不嫌髒嗎?

  小姐用舌頭來來回回對我的小弟弟是又唆啰又裹的,然後像深喉那樣,讓我
的陰莖在她嘴裏摩擦抽插,有幾次我都感覺插到她的嗓子眼裏去了。這樣帶來的
刺激實在是太強烈了。我覺得就快忍不住想射精的時候趕緊叫停了小姐。小姐看
我差不多了,就撕開一個安全套給我套上,然後躺下來,分開大腿,讓我壓在她
身上。我躺在她的身上,張嘴咬上她的一個乳頭,她下邊手一扶就把我硬脹到不
行的陰莖伺候進了她滑溜溜的縫隙裏。然後雙腿夾住我的腰,說:「弟弟,使勁、
使勁、操姐姐的逼。姐姐裏邊都淌騷水了,快操、快操。」我也聽話,使着勁往
裏面連捅了沒幾下,就一發不可收的,射了出來。

  我完事了,走出小包間,二偉才剛剛拉起一個已經不是剛才說笑的小姑娘往
我這排包間走了過來。我的整個過程可能五分鍾都沒到,我回想着,剛才陪我的
小姐是不是有三十多歲了,感覺是比我大,她長什麽樣子我都沒記住,隻知道不
難看。先前還說看看老同學孫玉紅,結果從頭到尾都沒顧上,稀裏糊塗的就離開
了。我人生第一次正式和女人的做愛也就這樣匆匆忙忙的結束了。

  這之後我沒有再和二偉一起來過這種場合,隻是偶爾我會自己出來快活一下。
不過這給我帶來了很不好的後果,我因爲習慣了找小姐以後,反倒對談個戀愛什
麽的覺得太麻煩,一直沒有真正去找個正了八經的女朋友交往。

  擺攤成本雖然相對低,也夠靈活。不過沒有顧客凝聚力,留不住熟客,還常
常給顧客産品低廉便宜沒質量的印象。我開始留意,因爲我已經不再滿足于擺攤,
二偉家的外貿服裝批發很火爆,我也想進貨開個小店。二偉也覺得我的主意可行,
就差一個好地點。最終我絞盡腦汁總算在市中心最好的早市地段兌下來一個十多
平米的小音像店,簡單裝修一下,改成了外貿服裝店。

  因爲這個店是在早市,于是我也按照早市的規矩淩晨5點多就來開門營業,
早市一收攤人群散了的時候,我也差不多關門了。簡單來說,這次的投資非常成
功,主要是二偉提供給我的外貿服裝進價非常給力,加上早市的購買人群以一些
家庭主婦爲主,我的服裝針對的又都是受三十到四十年齡段女性喜歡的小衫。并
且在販賣之初,二偉和我就研究了一些方案,擺脫以往圖利的想法改成走量,也
就是按照批發過來的價格,隻加上幾元的利潤,盡量把售價定到最低,純棉質小
衫控制在20元以内,真真正正的薄利多銷。其他所有銷售的服裝定價一律控制
在50元之内。這一結果幾乎把販賣的服裝同行給碾壓了一樣。二偉那邊進貨的
模式是去南方大批量收購一些外貿服裝制作工廠的大量庫存,甚至是倒閉工廠的
全部積壓庫存,因爲數量龐大,批發到手的價格就壓的非常低。進貨便宜,加一
點點的利潤就快速脫手,我自己小店的銷售量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生意火爆的結果,使得我的店鋪雖小,卻名聲遠揚,慕名而來的顧客是一波
又一波。有時候我覺得很多商品并不一定會被人們真真正正的需要,有些商品隻
是爲了滿足一些特定人群的心理滿足感而存在的。比如我出售的服裝,往往就是
因爲太過便宜,結果被一些女人買走了,她們也許自己并不會去穿買到手的衣服,
隻是因爲便宜,她們就會來撿這個便宜。興高采烈地,然後分送給自己的親戚或
者朋友們。也因爲便宜,滿足了她們單純購物的快樂。然後針對這些特點,我又
在商品裏增加了男款服裝,因爲家庭主婦對給自己的男人購買服裝也是樂此不疲
的。而我自始至終一直保持着物美價廉的銷售方法,隻求銷售數量不圖高利潤。

  我開始雇傭服務員賣貨,自己隻負責收款。也許命運就是這麽奇妙,那天早
上來我小店購買服裝的擁擠人堆裏,我竟然看見了同學宋洋的媽媽。我差點脫口
而出,告訴她我就是她兒子宋洋中學的同班同學。可是我在瞬間就阻止了我這個
愚蠢的念頭,因爲我的腦海被突然浮現出來的,另外的一個念頭完全占據。她很
滿意地挑選了幾件存棉小衫,結賬的時候,我特意加大了優惠力度。讓她很高興,
還直誇我這麽年輕的孩子就這麽會做生意。我說因爲姐姐你是初次光顧我們的小
店,我希望你能常常來惠顧,所以必須給個大大的優惠。

  望着宋洋媽媽離開的背影,我的記憶立刻清晰地蘇醒了過來。那個時候——
和那個時候我偷偷地看着她離開校園門口的背影一樣,還是淺藍色的牛仔褲,和
包裹在那下面的,依然飽滿渾圓挺翹的臀。如果說和我在學生時代的那次短暫邂
逅的過往歲月中,宋洋的媽媽有了什麽變化的話,那就是她的浪漫氣質之中多了
一些成熟的韻味。近距離的觀察,讓我留意到她的肌膚是如此的白皙,那不是單
純靠化妝就能營造出來的膚色,凝脂白潔完全出自天然。

  那個念頭又開始盤旋,在我的腦海間,讓我下邊的肉莖開始發脹變硬,硬如
鐵石。

  宋洋的媽媽果然在我的服裝大幅度優惠的關照下偶爾繼續光顧我的服裝小店。
我盡量用坦誠代替露骨地表達着我的殷勤,每次都盡量和她搭讪試圖多了解一些
關于她的情況。不過遺憾的是宋洋的媽媽除了簡單的寒暄客套,并不願提及有關
自己的太多事情。我唯一的收獲就是知道了宋洋媽媽的名字:柳晨。

  可是我沒有也不會放棄我對柳晨的執念。通過累積柳晨的購物觀察,我發現
柳晨本人喜歡休閑的穿衣搭配風格,常常是白色棉質(不過對棉質質地要求很高)
T恤小衫加牛仔褲,喜歡樸素。結合她少言寡語的穩重含蓄的性格,柳晨是個表
裏如一的好女人。

  更重要的發現是柳晨很少購買異性的服裝,她有過兩次購買男款衛衣的經曆,
我早知道她有個兒子,還是問了句:「是給自己的兒子買嗎?柳姐可以拿回家去
試試,不合适或者不喜歡都可以拿回來了調換,退款也沒關系。」她說:「是啊,
給我兒子買,不過寄到他的大學去,如果不合适不喜歡再寄回來得幾天,怕耽擱
太久影響你賣啊?」我說:「沒關系的,拿回去試試吧,柳姐。」「嗯。謝謝了。」

  第二次柳晨購買衛衣,我問了一句是給孩子選,還是給對象選。柳晨說還是
給孩子選一件。我又極力推薦一些适合成熟年齡男人穿戴的襯衫,讓她不妨選一
件給老公。她一開始說不用了,我就連續用了幾個巧妙銷售的發問,終于迫得她
說出了一個讓我狂喜不已的信息。宋洋的爸爸竟然已經因爲心髒病突發而猝死兩
年多了,好像正是我離開校園的那個時候。

  接下來她的聯系方式,尤其是她的QQ,是我攻略的重心。我又是一番絞盡
腦汁,反複要了好多次,比如:借口有最新的好貨要在第一時間通知到她。當然
她在婉拒多次以後,才最終同意加了我QQ好友。

  我的生意越來越好,爲了擴大銷售,我又開了一間全天營業規模很大的連鎖
外貿服裝店。可在北方N市我的家鄉因爲礦産資源面臨枯竭的原因,經濟下滑的
非常嚴重。很多和礦業資源相關的企業倒閉了一大批,造成了大量的人員下崗失
業。很不幸的宋洋的媽媽柳晨就在這一大批失業的人員名單裏面。

  而另一方面,一心準備考研晉級的宋洋的學費卻在不斷攀升。不但如此,宋
洋還不合時宜樂觀地表示,畢業以後就和相戀許久的女朋友談婚論嫁(不用說這
個女友就是我們班的那個班花)。兩個人的大學都在同一個城市,所以準備畢業
後不返回N市一起留在這裏一同工作結婚,然後一起拼搏在這個城市裏買下一套
屬于自己的房子。

  柳晨多麽想幫助兒子一把啊,也想看見兒子有成家立業的那一天,這無疑是
做母親的唯一心願,可是她現在連自己都已經自身難保了。柳晨天天愁眉不展,
來光顧我服裝店的心情都沒有了。柳晨本來就不善于交際朋友很少,煩惱加上壓
力無處釋放,很多事情她竟然肯在QQ聊天當中和我有一句沒一句的傾述分享了,
她的目前各種困境就是通過QQ聊天讓我或多或少知道的。

  可是和柳晨的不幸相比較起來,我雖然也充滿了對她的同情,可是這根本澆
不滅我想得到她的邪念。這樣的想法變成了一種深深的折磨,有時候我甚至感覺
我自己就快崩潰的要發瘋了。我不得不去找那些小姐們尋歡作樂,排解自己無法
滿足的欲望。可是誰也無法代替柳晨在我心中的位置。

  受到N市經濟大環境的影響,我的小店也沒有從前那麽的紅火了,不過相比
較來看還算過得去。我找了借口辭退了原來的售貨員,一再邀請讓柳晨來我這裏
幫忙當售貨員。一開始柳晨頗有顧慮,在原單位她從事的隻是一些抄抄寫寫的簡
單工作,雖然寫得一手好字,可要說起來這點優勢對銷售服裝會有什麽幫助那可
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碼事子事。我說店裏的服裝屬于外貿類,不走流行款式,鮮
有年輕姑娘光顧,顧客群定位的都是柳姐年齡相仿的人群,好掌握沒有什麽難度,
她隻要知道服裝的幾個價位就行。我又表達了我清楚柳姐目前的困境,我本身遺
憾自己沒能考上大學,可我真心實意地希望柳姐的兒子不要因爲學費的負擔,造
成不必要的心理上的負擔。另外我明确表态目前可以隻雇傭一個售貨員,而把兩
份工資疊加在一個售貨員身上,雖然勞動強度有所增加,但是工資比過去整整提
高一倍,薪酬待遇就N市目前整體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來說,是非常可觀的。總之
我是好話說盡,簡直就有點三顧茅廬的架勢了。當然最後,宋洋的媽媽——柳晨
就這樣被我死乞白賴請出山來了。隻是這一次她肯出來,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現在和二偉碰面的機會少了,他電話裏請我出來吃飯更不多見,我猜想一
定有什麽事情。果然吃飯的時候二偉提到了網絡營銷和推廣,他說認識的一個朋
友在幾年以前在網上出售牽引繩,每個月就有萬八千的純收入,那個時候他還不
信以爲對方不過是吹吹牛的戲談,現在才後悔沒抓住機會。不過,隻要肯嘗試起
來也不算晚吧。最後二偉說:「人家賺個大頭,留給咱們自己賺個小頭總還行吧。」
我說我會私低下學習學習試試看。

  不過從現在起,我有必要開始隻說宋洋的媽媽柳晨了。

  我要如何說清楚柳晨她呢,如果把男人們比喻成一個一個的精子,柳晨就是
一個卵子,她會堤防住所有精子的入侵,除非某個瞬間她願意接納一個精子的闖
入,她所有的防禦才會在這個精子面前瞬間倒塌,然後和這個闖入者合爲一體,
再也容納不下别的任何人。就像柳晨在日記裏用娟秀的字迹抄錄的那幾段詩句:
當你僅僅是你,我僅僅是我的時候。我們争吵,我們和好,一對古怪的朋友;當
你不再是你,我不再是我的時候。我們的手臂之間,沒有熔點,沒有缺口。

  我要努力,做一個距離柳晨這個卵子最近的一個精子。

  我之前說過,我的小店是随着早市時間段展開的,早市八點城管來清場,人
潮就散了,接着環衛工人打掃一遍完事。我的小店也跟着關門大吉了。我很少延
長營業時間,那個二偉說這是什麽饑餓營銷來着,說得我隻想樂。所以我的小店
在上午10點左右就關門了,然後就是我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時間。有柳晨我在身
邊以後,我就常常拉着她和我一起去二偉家的大庫房補貨,然後放在我自己家樓
下的小庫房裏,順便說一下我自己的家已經不是原來的父母家,我自己購買的樓
房。往往這樣折騰一陣,我就請她上樓休息,偶爾還會兩個人互動一些做些飯菜
一起來吃。

  有時候我倆會額外一起喝些啤酒,柳晨酒量不大,每次喝上一兩杯,白皙的
面龐就會變得绯紅,顯得嬌豔。我有幾次想詢問她具體的年齡,不過話到嘴邊總
是咽回去了。她的年齡看起來也就像個三十多的女子,不過我知道她至少應該在
四十歲以上。一般這個時候,我會趁她稍微有些醉意說出一些恭維她美麗一類的
肉麻話。有時候也會露骨地說她皮膚很白,身材好之類的。她偶爾也會說我對她
的關心過度了,動機不純,這樣不好。她說作爲我的姐姐,有必要開始給我物色
一個般配的對象了。

  柳晨真的給我介紹了一個護士工作的女孩子,而且的确像她說的很苗條很漂
亮。不過,柳晨怎麽會知道我的腦子裏都是她的身體在擴張,除了占有她,什麽
女的我也沒有興趣。所以在經過相親之後,簡單的幾次約會的交往下來,我們就
拉倒了。不得不說喜歡這個護士女孩的男人很多,我懷疑我就是真正的喜歡她也
不一定能夠赢得她的芳心,更何況我的心思也沒放在她身上。

  對于這樣的結果,柳晨在不知道真正原因的情況下倒覺得很是惋惜,認爲我
可能受到一定的打擊,就很殷勤地安慰我。她覺得女方沒有好好深入的了解我一
下,我不失一個會給人帶來安全感的男人,倘若她年輕的話,我絕對不啻一個合
格的人選。

  我簡直感謝天賜良機,幹脆借着這個話題挑明了,坦誠地說我就是現在還是
覺得柳晨美麗無比,我一直從心底裏喜歡她,迷戀她,愛她。她說我開玩笑像真
的一樣,不過她不喜歡這樣的玩笑。我想讓柳晨知道我的想法,引起她心理上的
覺察,窗戶紙是該到捅破的時候了。

  不過另一方面,我又害怕我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了,把她吓到,離我而去。
因爲柳晨和我的年齡差距實在過大,我在她眼中幾乎像個孩子,而成熟女人的心
理,我并不懂。

  打從這以後,我們工作的時候表面上閉口不談個人的情感話題,個人的私事。
但是晚上會常常在QQ裏東拉西扯地聊些話題,我會小心翼翼接近我想表達的話
題,可是每次當我接近那近似禁忌的話題的邊緣,她都以長時間的沉默無語而結
束我倆之間的聊天。

  如果她就此離開我,也許這個故事到此就會這樣結束了。可是每天早上柳晨
依然來認真工作的時候,我知道她接近淪陷的那一天又近了一步。

  我倆在晚上還是聊天,我繼續着,接近那近似禁忌的話題。我就像拿着一把
鋒利的斧頭一樣,一斧子一斧子地砍向柳晨這棵參天大樹的樹根,需要不斷積累,
才能慢慢地把她砍倒下來。

  一開始柳晨的态度很固執,她覺得她隻能是我的一個可以知心的姐姐,而不
應該摻雜有其他任何的關系,我隻能并且永遠是她的好弟弟。她會繼續給我介紹
一些合适的姑娘讓我認識,就像她希望自己兒子宋洋那樣,希望我也有個美滿的
因緣。我的回答是我誰也不喜歡,我就喜歡她一個人。

  

  給優名單(0)  回應(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chen - 36.232.30.40
1 F:2019-01-14T12:18:24
123456

[0.22]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