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15)
通報違規

 女「摩的」的自述

冰心
本文:2019-01-07T22:45:33
我叫袁沁,1975年生,屬免,生於農村,長於農村,24歲和我高中時的同學結婚,老公大學畢業后在鄰縣城郊一所中學教書,剛結婚時還在家做點農活,現在就只是靠老公的一點工資維持一家人的生活,老公的父母和我們做在一起,暗結在城里賣了房,現在孩子也小學五年級了,在家也沒事,有時到老公學校去,常看到城郊的摩的生意不錯,進一次城里也不遠卻收費5元,我就坐過好幾次,而且坐的人也很多,我就跟老公商量,反正在家也沒事,我又會騎摩托車,就去開個摩的吧,老公開始不同意,說很辛苦,我說我不怕,要不就靠你那點工資何時才能還清房款呀,在我的軟磨硬泡下,老公才同意了。
其實,摩的生意也不好做,坐摩的的人是不少,可坐我的車的人就沒有,來的人都去找那些男摩的,這里的女摩的就我一人,沒有女的來做這個生意,可能是認爲我是女摩的,車技不如男的好,其實我還是姑娘時就會騎摩托車了,車技很不錯的,一天下來一個客人都沒載到。
第二天也是這樣,到下午3點也沒人找我,我已經沒有了信心,就在我差不多完全失望的時候,一個二十多來歲的男子走過來,說:「摩的走不走?」
我以爲叫別人,他又說:「叫你呢,走不走呀?」
我知道是叫我,敢緊說:「要走,要走。」
敢忙把車上的灰層拍干淨,讓他上了車,我說坐好哈,要不抓緊我,很是熱情,就這樣我載著他上了路,一開始他還抓緊我,不一會就抱緊了我,我想人家讓我載就是看得起我了,抱緊也安全,就沒反對他,說不知他得寸進尺,居然將手伸進了我的衣服里,摸我的乳房,我里面什麽也沒戴,這是我一直已來的習慣,因爲乳房戴上胸罩就過敏,這讓這小子占了很大的便宜,我又不好說。
就讓他一直摸到了下車,下車時還在我的乳頭上用勁捏了下了,說:「下次還坐你的車哈。」
然后給了10元給我,我正要找零錢給他,他說:「不找了,那5元就算摸奶錢吧。」
我臉一紅,居然說了聲:「謝謝!」
第二天,也是下午時才有人叫我的車,我一看就是昨天的那人,我臉就紅了,不過還是讓他坐上了車,一上車他就抱上了我,說:「其實你可以從城里載人到城郊的,我有好多朋友早晨到鄉鎮上上班,我可以介紹給你,讓他們坐你的車。」
邊說就將雙手從后面繞過我的腰抓住了我的奶摸了起不來,我居然沒有一點反對的意思,還謝謝他幫我介紹客人,他說我的奶摸起來很不錯,不大不小的很有彈性,也很細滑,不斷的說很不錯,說得我好不好意思,我只是笑,其實我也知道我的奶不錯,老公說過好幾回,還打趣說過「天然長的就是不錯」。
在他的抓摸下我覺得胸部好舒服,我專心的開著車,只是車速很慢,下車時他說:「你去xx鎮載一個人吧,我叫他等你的車,明天早晨我在城東橋頭坐你的車上班。」
我說好。於是去了xx鎮,車還沒停就看到一個男的在向我這邊張望,一靠近就問我:「是來載人的吧。」
我說是。他說是他要坐車。二話沒說就坐了上來。我只好慢慢了把車掉過頭,我說:「這里進城有點遠,是10元。」
他說:「給20元怎麽樣?」
手已經伸進衣服抓住我的奶了,還用勁的揉,這時我才知道一定是他的朋友告訴他我的奶可以摸的,不然他不會一上來就摸奶的,由於剛才一個男的才摸過,現在是另外的一雙手,我覺得摸的很不一樣,這個人不說話只是不停的揉捏奶子,好象手一點都不累的樣子,一上車就沒停過,我也不管了,就讓你摸吧,不讓他摸肯定不行了,因爲他朋友告訴過他了,何談一上來就讓他摸了。
一路上隨他一直摸到下車,給錢的時候才說了一句:「坐你的車真爽,明天還來哈。」
早晨,我到城東橋頭的時候,老公教書鎮上的男人早已在那等我了,一邊摸著奶一邊說著話坐車到了鎮上,問我:「昨天載著人了沒,爽了吧?」
我說:「載了,就你壞,什麽都告訴別人。」
其實我沒有責備他的意思,走時只對我說,我會有生意的。我沒在意他說的話,就將車停在邊上等人,這里已有了好幾個男摩的了,不一會就有人叫我:「走,xx鎮去。」
我來了精神,心想今天運氣好,停下一會就有生意,心里這樣想著,載上客人就走,上路不久,我發現又有手摸我的奶了,我又明白了,是他介紹來的,我沒有反對,客人說:「早知道,我早就坐你的車了,不想你的車好,奶好,手技好。」
其實我臉蛋也好,只是他沒說。他一路行來一路摸,還說:「這是他第一次坐車摸奶子,也是第一次在白天野外摸奶。」
一直摸到目的地下車才把手伸出來。停下車,這里是我第一次來,不熟,只好到街上買瓶水喝,順便看有沒人搭車,買好水喝了點出場口,就有人叫摩的,靠過去時他說:「終於看到你了。」
我說你怎麽認識我。他說看車號。我知道是有人介紹的了,知道又要被摸奶了,管他呢,有錢掙就行,就這樣又載了一個客人,也讓這個客人摸了個夠,一天下來不停的有人找我載,可能有十幾個吧,最后不忘去載我的第一個客人,車上他說:「今天生意如何,沒累著吧。」
我回答他說不累,還謝謝他,一路上他一手摸著奶,一邊說著話,另一只手還朝我下邊摸,我穿的牛仔褲,他只能在外面摸,摸不到里面去,可他卻不停的在外面按,讓我里面好癢,他說:「你明天不穿牛仔褲,穿裙子嘛,這麽熱的天。」
我說:「不行的,穿裙子騎車風要把裙子吹起來的。」
他說:「坐的時候壓住就行了。」
第二天我竟然就照他說的做了,想想也真是見鬼了一樣,就那麽聽他的話,老公的話我都沒那麽聽過,第一個客人還是他,這次他摸了奶也摸了下面,只是我的內褲比較緊,加上坐著就硬加緊,他就只是伸兩個指頭在內褲里扯扯毛,碰碰下面的口口,一只手在外面按著裙子不讓風吹起來,我一直是穿著比較保守的,很少穿新潮的東西。
要到的時候他把手從褲子里拿出又伸進上面摸了一下奶,說他姓汪,我也說我姓袁,從此我就叫他汪哥,他叫我袁妹,其實我比他大,只是我盡管有了小孩,身材還是和姑娘時差不多,也不出老相,就這樣我的摩的生意好了起來,看我技術好,又服務好,加一也有幾分姿色,本地的,外來的客人只要見我空著叫我,由於本地客摸我奶的多,有人就叫我「奶妹」,開始我不理,后來習慣了我就答應了,叫的人多了,本地人叫我時大都叫我奶妹,要坐車就叫:「奶妹我要坐車。」
載外地人的時候好,因爲只要有本地客人要走都爭著要我載,有外地人上了車的甚至叫人家下來上另外的車,大多外地客人都下來讓本地客坐,因爲他們不知道坐我的車有甜頭,也有個別看著很凶的外地客就不讓的時候,我的生意越來越好。
在汪哥那天早晨摸過下面的不幾天,汪哥下午回家時給了我一小包東西,說是兩條內褲,讓我第二天穿上,我的臉一下紅了,說:「怎能讓你給我買那,我有的。」
汪哥說:「不一樣的,你回家穿上就知道了,明天一定穿上哈。」
男人們只要一坐上車就和我貼得很緊,因爲只有這樣摸我別人才看不出,還說是爲了安全才抱緊我的,汪哥也一樣,我們說笑著,摸著回了城,那天我竟然沒要汪哥車錢。
自從開摩的讓人摸奶已來,我每天都要認真的洗下澡,將身體洗了又洗,有時洗澡時看見奶的確很髒,因爲幾乎每天都有好多雙手摸過它,我洗完澡就將汪哥給的內褲拿來試穿,還沒穿我就臉紅了,兩條不一樣,一條是丁字的,一小片布連我的毛都沒蓋完,后面就一根帶子,另一條是開裆的,屁股上到有布,可前面下面開了口,中間的毛和小穴肉都能看到,而且是兩邊用繩系上的,我試了一下就脫了,怕老公回來看到不好。
其實晚上只要不是月經期,我只穿睡裙,里面全空是常是,哪怕家里有兩個老人老公也不說,我要是穿了內褲還讓我脫了,說只有舒服就行,老人不知道的。
其實是老公在沒人時候好方便摸我,但這種內褲老公一定沒見過,穿了一定會說這說那的,除非先讓他知道后再穿。
晚上進了寢室,在老公吃了奶,摸了奶又開始做愛的時候,我一邊讓他插一邊對老公說:「我騎摩托車,發動機開起,坐在上面下面很熱,我買了兩條很小的可以涼爽點的內褲,不知你認爲要得不?」
老公只顧在上面做,說:「你喜歡就行,隨便你。」
因爲我每天可以掙300多元,手頭寬余了,老公也大方了,何談現在他正爽著,也不看我說的內褲。第二天我就穿上了汪哥買的丁字褲,當然汪哥不忘在那橋頭等我,還沒上車就問我穿上沒,我點點頭表示說穿上了。
汪哥說:「那好,舒服不?」
我又點點頭,紅著臉。汪哥坐了上來,不忘先捏捏奶,就把手伸進裙子里,因爲丁字褲的繩子是有彈性的,汪哥摸起來很容易,還好汪哥沒往洞里摸,只是汪哥后面的那個一直頂著我,騎著車,裙子在風的吹下真的好涼爽,因爲是丁字褲,屁股上就一根繩子,跟沒穿內褲一樣,感覺空空的,下車時只收了汪哥正常的車錢。說實話我的下面也就只有汪哥摸過,當然老公除外了,也有其它人想摸的,我不讓,他們就只摸奶了,不是不想讓他們摸,都是我的客人,我是怕有的人恨到往洞里插,搞起了病就不好了,而汪哥白白淨淨的,又是我第一個客人,還買內褲,好象有感情是的,就隨他了。
天天讓人摸奶,有時一個接一個的,不時還有人還隔著裙子捏捏我的屁股,我好象上了瘾一樣,一發不可收,有時還盼著有人來摸,我發現我越來越蕩了,每晚都要讓老公吃奶插我,老公累我就讓他用手插,我幾乎天天穿汪哥買的內褲,今天穿這條明天穿那條,天天汪哥都要摸我的全身。
有一天中午,下起了雨,汪哥要到其它鎮上辦事,我準備了雨披,是雙人的,我們每個摩的都有,這樣隨於載人,汪哥上來了,我們一人一個頭帽,但下面是一起的,汪哥一上來說:「今天可以,沒人看得見。」
一個就把我的t恤衫拉起來,整個奶都露出來了,幾乎是讓我光著身子開車,其實從側面是可以看到我的腰下部分的說不定還能看到部分奶。
我說:「別這樣。」
他說:「看不到的,看到也無所謂,只一點點。」
玩了一會上面,汪哥就開始玩下面了,今天是穿的開裆的,汪哥將手伸進裙子里就摸到了毛和洞,在肉上摸了摸又在毛上摸了摸,又將毛幾根幾根的輕輕扯,由於今天有雨披,風吹不起裙子,他就兩手都用,一邊扯毛一邊捏肉,還不時的用個指頭在洞門口往里探,讓我好舒服,我不敢把車開快,他去的鎮又有點遠。
我說:「你趕不趕時間呀?這樣搞我不敢開快的。」
他說:「不趕,下班之前趕到就行。」
我說:「那我呢?」
汪哥說:「等我,我處理完事一道就回了呀。」
我就只用二十碼的速度開,一路上讓他搞得我洞里的水都流了,汪哥見我流水了就在輕輕扯毛的時候重扯一上就往深里探一下洞,重扯一下又探一下,讓我心和下面都好癢,真想讓他不斷的重扯一下,因爲接下來的就是下面的爽一下。
在路上,雨停了,路上有了行人,雨披是濕的,也不能馬上就取下,要風吹下干了才能取來放,也不知什麽時候發現汪哥在拉我的內褲,他已把兩邊的帶子給解了,我的內褲很快被他取了下來,我沒有包,因爲自從穿裙子后就沒有包了,收的錢都放在車后面的箱里,他就讓我看了一下褲子,笑著說:「我幫你保管了。」
在他從后面拉褲子的時候我屁股下的裙子一起拉在后面去了,現在是光著屁股坐在車上了,汪哥又開始玩下面了,這個時候他更方便了,由於我騎車雙腿是張開的,洞口有點開,他很好搞,只是下面我坐著,他只能進去一點點,但我的水有一點就流出來了,好象好多似的,汪哥越搞越有勁,還說我好淫蕩,我說這樣搞誰都是這樣。
汪哥越來越瘋,當我們經過路上行人的時候,還有意的將我的裙子撩起來,讓行人看到我光著的下身,就只有一雙腿襪,好在這里的人都不認識我,車子也是一晃就過了,但我從反光鏡里看到路人用手向我指,一定是看到我沒穿褲子了,開始我還有點害羞,汪哥搞了幾次后我就覺得好刺激,加之沒人時汪哥又是前面又是后面的摸,一撩上裙子時風一吹一冷好舒服。
60公里的路我們開了三個多小時,到時是下午5點了,汪哥叫我等他,他又拿走了我的內褲,我只有在這個不熟悉的鎮上光著屁股穿著裙子閑走,等著汪哥。差不多晚上6點30分了汪哥還沒出來,我心急了,我要跟老公說一聲,於是我給老公打了電話說:「今晚可能遲點回家,載了個遠的客人。」
老公說:「那你小心點,早點回來。」
7點鍾時汪哥才出來,說:「等夠了吧,辛苦你了。」
我說:「是呀,再不出來我就走了,又沒你的電話,把褲子給我吧。」
汪哥說:「穿啥穿,不穿。」
就象命令似的。我只好不穿,和他到小店買了點干糧吃,一路還捏我屁股,跟我老公似的,他還小聲在我耳邊說:「與摸光屁股差不多。」
我踢了他一腳,生好多人掉過頭來看我們。過后又陪他在街上走了走,他遇到熟人又等他們說話,到走時差一點已經8點了,一路上讓他不斷的瘋,來時還有雨披,現在沒有了,他又不讓我把裙子坐著,風不時把我的裙子吹起讓我露出下半身,他還說涼爽吧。讓我哭笑不得,總有人掉過頭來看,好在行人不多,但是只要有車經過就會撩起我的t恤把我的胸部全露給對面來的車子,我雙手開著車沒法拉下衣服,車子到是一晃而過,人家看沒看到我的奶我也不知道,后面來車他到沒怎麽樣,因爲有他擋著,就沒撩裙子,可是有摩托車超車時,他就會撩裙子讓人家知道我光屁股開車,有兩個摩托車還減慢速度看,我罵了他一句他才加速走了,不過也被看到了。
半路上汪哥說:「停下來我們休息一下吧。」
我竟答應了他,我把車停在邊上,亮著小燈,我是在直道上停的車,我怕在彎道上出事,卻不知這又對了汪哥的口,停車后汪哥說要吃我的奶,我說:「今天好多人摸過了,沒洗過好髒的。」
他哪管這些撩衣服就用嘴吃上了,也不管是在路上,有人路過時我就背過去,抱著他,好象我們是戀人,可他卻不,就要讓我對著行人吃著一只奶還要把另一只露出來讓人家看見,我拉都拉不住,好在天很暗,看不清楚,但有車來就慘了,由於是直道,老遠車燈就照著了我們,車上的人看不清才怪。
吃夠了奶他又要添我的小洞,讓我跪在摩托車上,雙手抓著車把他從后面摸添我的屁股,我說:「有車來就把裙子拉下哈。」
他說行。我就照他說的做了,開始有車過時他就拉下裙子,可是車太多,他后來就不拉下了,從后面來的車把我看了個一清二楚,開始我還說他,后來我也不管了,管也管不了,就隨他搞,讓別人看,到后來把我脫了個光,說光也不完全是,還有雙腿襪,讓我躺在摩托車上,我閉著眼隨他著,我知道好多車經過時都放慢了速度的,他把我讓給車一邊,人家是什麽也沒擋著看我的,直到他玩滿意了才讓我開車走。
我也不管了,光著全身戴上頭盔就打燃了火,汪哥將我的衣服放在他兩腿間坐在我的后面,我全裸著快速將車開到差不多要進城才在汪哥的提醒下穿上衣褲和裙子,汪哥給了我兩百元錢,我只收了100元。我問汪哥爲什麽要這樣對我?
他說他要培養一個超級蕩婦做情人。
從此,我成了汪哥的情婦,后來我知道汪哥是副鎮長,人家鎮長,書記有專車,副鎮長沒有,自從有我這個情人后,汪哥出去辦任何事我就是汪哥的專車司機,不過是摩托車,也從不要他的車錢,他也照樣享受著特殊的服務,同樣他也讓他的朋友享用著我的奶,也說了,決不讓別人碰我的洞,除我老公,老公到現在都有不知道他每晚摸的奶是坐我摩的的男客人共用的,也不知道每晚插的洞還有一個人共用,只知道我爲家里出的力不少,房子錢也差不多還完了,問我爲什麽每天那麽多的生意,我只說是我的技術好,服務好,什麽服務他一點都不知道了。
(續)
前面說到我成爲汪哥的情婦后,汪哥將繼續著他將我培養成爲超級蕩婦的計劃,我除了做著我「摩的」的生意,就是每天接送著汪哥,也不時收到汪哥給我買的禮物,同時也不斷地增加我的固定客人,收入也不斷的增多,不過都些成年男子。
因爲我這「奶妹」出了名,有時還有個別老年的男人也來摸一下,加之汪哥買的禮物都是超級性感的衣裙和內衣之類的,我的穿著打扮也越來越性感暴露,有的還是半透明的,不過有兩件很透明的連衣裙我不敢穿出來,汪哥買的連衣裙都是邊上開口的,這是爲了方便,將拉絲拉下就可以把手伸進去摸奶,要不在外面別人都看見了。
老實說自開摩的大半年來總覺得我的奶都長大了點,不知是不是每天被男人摸刺激的緣故,自認識汪哥后,汪哥算是最幸福的了,幾乎天天有奶摸,有下面的小洞摸,只是真干時少,就是願意讓我暴露。
有一次他要回他老家,讓我載他回去,他家遠,還有山路,一路上不知讓他把我的奶露出來幾回,看見人就「哦」一聲將我的衣服撩起,讓人家看,還有意撩起來用手抓給別人看,我也不管他只開我的車,因爲對他已經習慣了,心想沒撩裙子就行,不過就是撩裙子我也沒辦法,我今天沒穿開裆褲,是丁字的,不好脫,下面光不了,他就沒那勁了,不然我想不脫了才怪。
因這里人不多,在山路上我的奶在車子的抖動下一跳一跳的,汪哥在里邊摸得哈哈的笑,還說說抖得好爽,說轉過彎去有條小河,想遊泳一下,我說隨便你,河里已經有人在洗了,不過都是些男的,我說:「你去吧,我在這等你。」
汪哥不肯,非得讓我一起洗,我說:「我沒遊泳衣的。」
他說:「就這樣遊。」
我說:「不行的了,我沒胸罩呀。」
他這才想起我脫了就給男人一樣光著上身了,他哦了一聲,還是把我拉到河邊看他洗,其實車一停下來我也好熱,不斷的流汗,汪哥看見了,一定要讓我洗,恨到把我的衣服脫了,就只穿了個丁字褲,跟汪哥一起下了水。
河本來就不寬,實際上遊泳的人就在一堆遊,看到一個光著上身的女人下了水,都朝我這邊遊,山里的河水很清,就是在水里也能看清我的奶,從背后看我就象什麽也沒穿一樣,騎過車,屁股后的繩子早就拉進了肉溝里,就只看到腰上的一細小的白帶子,我真的沒法躲,前后都是人。
我最會的是蛙泳,男人們都站著看我遊,遊在水面上,奶掉著,屁股朝上,雙腿一伸一縮,一張一合,汪哥說看我就象裸泳一樣,雙腿張開時還能看見我的兩片肉,很刺激人的,因爲水只有腰上一點,我只要一站起來就全部奶露在外了,我只好一直遊,累了才站立起來。
讓人看就算了,最不好的是汪哥在水里邊還要說幫我洗,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就幫我搓,一身都讓他搓遍了,下面的毛都讓他搓出來好多,本來就蓋不完,讓他一搞露出來的更多,開始我還用手擋擋,別人看我就埋起頭,后來就隨他搞,也把頭擡起了,跟有男人看沒男人看一樣。
個別男人問汪哥說:「要不要幫到搓?」
汪哥說:「這是我老婆,你敢?讓你們看就不錯了。」
山里的男人也老實,就只是圍著我們看,不過我想這也是他們見過的最火的場面了。見到這麽多男人看我光著的身子,加之汪哥不斷的搓搞,讓我忘記了一切,只知道享受,不知不覺還把手伸進了汪哥的內褲時里,真想現在就有人插我小洞洞。
因爲都在水里,除了奶子在水面上能全看清外,水下的在水波晃動下就看不很清楚了,汪哥搞了20來分鍾,只用手在我的小洞洞里插,我想我的水一定流了,因爲我一身酥麻來腳都站不穩,差點倒在水里,汪哥見我這樣,就帶著我上了岸,雖然穿著丁字褲,但現在背對著他們,我就是一象全裸的女人,沒有一個男人現在沒有看我,有的還說這個女人真膽大,有的說要是我的老婆真好。
上了岸,轉身拿上衣,全部的男人都睜大眼看著我的奶,因不我彎腰穿鞋時奶掉著的,汪哥還在屁股上輕打了一下說:「快點。」
汪哥就只穿著內褲提著我的衣裙在前面朝我們的摩托車走,我穿上我的高跟鞋就只穿著丁字褲,光著身子屁顛屁顛的在后面跟,因爲路一點都不平,河里的人一直看著我消失才掉過頭。
追上汪哥,我說「這又是你的計劃吧?」
汪哥只是笑,說:「你不是也喜歡嗎?看你那陶醉樣,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
我說:「你爲啥不也脫了?」
他說:「我是培養你,又不是我,你現在就這個樣騎車嗎?」
我說:「我要你日我。」
他說:「晚上回來時日。」
我知道他是怕別人看到他的裸體,但就喜歡別人看我。
我說:「就要到你家鄉了你還讓我光著身子騎車呀,就不怕別人說你。」
於是他才把衣服讓我穿上,一路認真騎車回到了他的家,他只給他的家人說我是「摩的」,也是他朋友,老人不斷看我,說這姑娘長得不錯,其實我比他兒子大,也不是什麽姑娘了。我就在他家和他娘唠著話等他,他去做他的事情了。
在汪哥家一直到吃過早晚飯才開始往回趕,一上路汪哥又開始摸我了,又不斷地扯我的陰毛,用手將兩片陰唇搬開,讓那一小點丁字褲都進入了縫中,弄得我一點都不舒服,由於風吹的原因,我的裙子早都被吹在腰上,好在我坐著,毛和陰唇別人都看不到,只是覺得我沒穿褲子。
我把車開在35碼上,汪哥讓我慢點開說天黑想在外面真搞我一下,其實汪哥真正用他那個插我的時候不多的,難得一次,用手的時候多,他的那個從沒讓其它人看過,他的那個不大,也搞不了一會,對我沒多大激情。
不知是我骨子里存在著淫蕩還是怎麽的,在我暴露時有人看時我的蕩意就出來了,在車慢下來有人經過看我時我就有點那樣的感覺,再加上汪哥有意撩起衣服晃著我的奶,我就有了想來一下的感覺。
天慢慢暗下來,也是象上次那樣汪哥讓我將車停在路邊,就在公路上讓我脫了個精光,在沒車來時就不停的撫摸我,在有車來時就用手不斷的向我的小洞洞里插,讓我在摩托車上把屁股撅得老高,生怕別人看不到一樣。
我也聽他的,我也覺得有人看我有點刺激,搞了我十多分鍾,我下面有好多水了,我說:「汪哥你不是要真干嗎?來嘛。」
在沒車來時,汪哥才脫了褲子用他那小家夥插我,從后面插的,有車來時他又抽出來蹬在我后面,讓我面對來的車,生怕別人看見他的下面,讓我好不爽,后來又讓我斜趟在摩托車上,一只腳吊著,一只腳擡起日,只是他的太短,只日進一點,有車來就只用手搞,車過后他又再來,這樣過了三輛車他才在我的洞里射了。
不過別看他那小,射出的東西卻不少,因爲他下面的兩蛋不小,可能就是這個緣故,汪哥特怕人見到他的下體。好在我自從生了小孩子后就安了環,不怕懷上小孩,完后汪哥說他好爽,我說我也是,其實我一點都沒過瘾,我現在想早點回家,我怕我老公等我太久,汪哥真的不如我老公厲害,老公搞會有好長時間的,只是老公沒有汪哥浪漫,沒有汪哥瘋,今晚回家讓老公滿足我。
汪哥要我象那晚一樣騎車回去,於是我又進行了一次裸體騎車,只是我不敢將車開得很慢,有時后面來的車會在后面慢慢的跟著我,照得我跟白天騎車一樣,也是在要到我們的縣城時汪哥才將衣服讓我穿上騎進城的。
回到家,老公早就洗了澡在看電視等我了,公公他們已睡了,我一到家就倒在沙發上,老公看我累的,就幫我放好洗澡水讓我洗,我讓他幫我洗,我說一身好累,於是我手都沒動一下,讓老公給我全身都洗干淨。
老公也真可憐,他根本不知道是剛才不久讓別的男人把他老婆搞累了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才看過他老婆的裸體,洗完澡,老公拿來我的一件全透明的睡衣穿上,那是我說是我自己買的,其實是汪哥給買的兩件透明裙的一件,一件真絲白色,一件真絲黑色,他給我穿上的是白色的,看起來跟沒穿衣服一樣,只有折縱處和裙邊看起才是白的,其它看到的都是肉。
我們看了小會電視,老公的jj已經老高,才回我們的寢室開始我沒搞爽的事。
老公很老實的,高中時他成績很好,我們是同桌,由於我從不戴胸罩,夏天上課時男老師常在我邊上講,還主動給我講題,盡管我的領口很高,我埋頭寫字老師還是能看到我的奶部,那時老公就對老師說他幫我講,這樣才讓那些老師離開,我的成績一直不怎麽樣,老公就是看上我的身材和我的臉蛋才娶了我的。
只是由於我不帶胸罩所以穿著一直很保守,在汪哥的調教下我的膽就大了起來,老公看著也很喜歡,說我越來越女人味了,現在我夏天穿的都幾乎全是性感的服裝,在家中走欄上挂的都是什麽丁字褲,開裆褲,網腿襪,網褲襪,或開裆的褲襪,高腰衣,低領衣,低吊帶短裙,大擺超短裙之類,我們家沒有挂過一個胸罩,我的小東西常用夾子夾在架子上曬,我老公,公公婆婆的襪子之類的一起曬,婆婆看到我曬的東西常绉眉,公公卻不同,我就看到過幾次公公還拿著我的內褲看,有時還用手指伸到開裆的洞里弄,只是他不知道有人看到了。
我們家由於原來經濟不怎麽樣,所以買的商品房也只是120個平方米的,只有一個衛生間,是里面解手,洗澡,外面洗手洗臉的,我常有晚上起一次夜小解的習慣,有時起來會遇到公公上廁所,我幾乎都是穿睡衣上的洗手間,個別時候和老公搞了尿急才光屁股出去解,可現在穿那件透明睡衣的時候特別多,遇到公公就跟沒穿遇到一樣,第一、二次我看見公公就趕緊跑開,公公也只是叫我慢點,別摔了,幾次后我就不再跑了,不慌不忙的,隨公公看,我還叫公公別涼了,有幾次是我們起要上廁所,我們互相讓。
公公說:「小沁你先。」
我說:「爸,你先上。」
讓來讓去還是公公用手推我進去先上,一邊推還一邊說:「乖點,你先上,我等你。」
幾次推時還不經意的在我的奶上推了一下,有時推腰和屁股,我每次出來時就看到公公的內褲頂得老高,我想公公的jj一定跟老公差不多,人家說是有遺傳的。只是我一次都沒見過公公的jj。
有時晚上回家早時,公公總是拿眼朝我的胸和裙下瞧。公公也常在我做家務活時過來幫我,不時的想看我的奶和我的兩腿間。原來公公不是這樣的,就是在鄉下時,老公教書我一人在家也不這樣,可能是那時我穿得保守,沒現在露,我老公是教化學的,每年有畢業班,每周都有兩三天不在家,近來也不知怎的,我的生物鍾好象和公公的差不多,晚上上廁所總是遇在一起。
一天晚上我上廁所后慢騰騰的洗手,公公解手出來說:「小沁,你身材真好,元軍娃真有福氣。」
我說:「爸,你說啥呀,媽不也很好嗎?」
公公說:「你媽一個老太婆那有你這樣呀,年輕時都沒有過,更別提現在。」
在過去的農村,有好多都是女的大男的小,我公公就比我婆婆小6歲,我公公現在62,婆婆已經68了,看著公公呆呆的看我,我想外人都摸得,就讓公公摸摸也無所謂。
於是我說:「爸,你要想摸你就摸一下嘛,反正元軍不在家。」
公公沒想到我會叫他摸身體,手顫抖著伸進我的睡裙,輕輕的抓住我的奶揉,說:「好光滑,好有彈性呀,你的肉真嫩。」
公公摸遍了我的全身,捏遍了想捏的地方,我的下體的水早就有的,想到是公公摸,我的蕩性又來了,最后公公摸到了我的洞肉,他說:「小沁你好多水喲,元軍真有福。」
我說:「你不也有福嗎?」
我是想說你不現在也在摸嗎,公公會錯了意說:「你媽哪還有水喲,難得一次還不知要抹好幾回口水才能搞,一點都沒勁。」
公公用手一弄,我的水更多了,小洞里還一緊一緊的,我說:「爸,走,我的屋去嘛。」
公公說:「要不要得呀?」
我說:「都這樣了還有什麽要不得的。」
就拉著公公進了我和老公的寢室。公公的jj還真大,只是沒有老公和汪哥他們的硬,不過進我洞是很容易的了,公公在我身上慢慢的日,開始還雙手撐著,后來就樸在我身上用屁股上下的插了。
后來公公要射了,說:「小沁,我要射了,抽出來射不?」
我知道公公關心我怕我懷孕,我說:「爸,你就射里面嘛,不怕的。」
公公好高興,就射在了我的里面。公公累了,在我身上樸了好久才下來回他屋里了。
 (再續)
自從跟公公發生了關系以來,幾乎每晚我都能遇上公公,也讓公公能摸上一下奶,我對公公是無償的,公公是農民,沒收入,所有的錢都是我給的,我不能給公公錢讓他摸了我又收自已的錢吧,近來公公很有精神,對我相當的好。
夏天住在城里比在鄉下熱得多,婆婆吵著要回鄉下去,老公的大姐也來電話叫兩老過去,可是公公就是不去,說:「城里住得好好的,到別家去不方便。」
就是不肯走,於是婆婆就只一個人去了大姐家,把公公留在家里,其實我知道是我的原因公公才不想走的,公公不去也好,他可以幫我做些家務,買點菜之類的。這樣,我和公公單獨在一起的時間多了,只要老公有課沒回家,公公就在我屋里睡,公公也不是和我睡就日的,只是摸摸奶,看看身子,爺倆擺擺農門陣。
公公喜歡上了我的奶,他說婆婆的奶是又扁又小,掉來跟男的一樣平,我問公公:「爸,你吃過媽的奶沒嘛?」
公公說:「吃過,是生你大姐時吃的,只吃過兩回,過后你媽說,娃都沒吃的,你還小,就不讓吃了,以后我說吃一下,就說我還小呀,就沒吃了,現在叫我吃我還不吃呢。」
我說:「那你就吃我的嘛,爸。」
爸好高興,說:「沒想到自己老婆的奶沒吃上,到吃到自己兒媳婦的奶了。」
公公他們那一代人跟本不知道什麽叫做愛,只知道男人在上面來,有天晚上,我象小狗一樣彎著讓公公多后面來,公公好興奮,說從沒這樣來過。
我說:「爸,你就日日看,看看舒服不?」
公公說:「當然舒服了,別說日,就是看到你這樣就舒服得不得了。」
公公看著我的后面說:「小沁,你的屄好好看。」
這個字我本來是不想寫的,一是我寫不來,二是聽著難聽,還是我問老公說:「你讀了大學,」屄「字是怎樣寫的呀?」
老公說:「字典里沒有,聽人說是〖屍〗字下面一個穴」
后來我看到了這個字,把它複制下來再粘貼上去的。
公公說我「屄」好看,我就問公公說:「爸,媽的不一樣的呀?」
公公說:「不一樣,你媽哪能跟你比呀,你媽的就兩片肉,長長的掉著,哪象你的,肥嘟嘟的,中間還能看到你的洞呢。」
公公說:「小沁,它還自己一張一張的。」
公公哪知道,那是他這樣看著我,用手摸我屁股,還這樣說,我有點興奮,自己的屄在一緊一緊的。
我笑著說:「爸,別說了,你開始日她嘛。」
公公才趕緊上來在我后面日。以后我又教了公公好多做愛的方法,公公說最舒服的方法還是他在下我在上,這樣他不費勁,還能摸到奶吃。
我笑公公說:「爸,你到會享受,我累呀。」
有一次,當我用小嘴含著公公半軟而長長的jj吸吮時,公公激動得不得了,說:「小沁,你不能這樣呀。」
我對公公說:「爸,男女做愛是這樣的呀。」
公公抱著我哭了,說:「沁兒呀,是你才讓我知道真正的男女之事的呀。」
自打和公公好上,他對我很關心,常常是我回家他都把飯做好了,吃時還問我好不好吃,問我喜歡吃什麽樣的,他給我做。有時忙不贏沒有洗的裙子和內褲,晚上回來時他都給我洗來挂在外面了,公公就象我老公一樣愛護,關心我。老公在家時,公公從沒進過我的屋,老公一點也不知道我和公公的事,我們一樣尊敬著公公。
我照樣做著摩的的活,與原來一樣讓人搭車摸奶,「奶妹」這名好多人都知道,有的知道意思,有的不知道,一路做摩的生意的好些男的都是知道的。
一天在載人時,有人叫袁沁,我心一驚,心想誰認識我呀,回頭看是一個一起讀高中的同學叫劉中的叫我。
一個摩的說:「她不叫袁沁,叫奶妹。」
我說去你的。就和劉中聊起來,劉中是來這辦事的,來這里幫一個朋友做事,是來叫「摩的」的。他問我在做什麽,我說就開摩的。
於是就上了我的車,上車后,劉中問我:「爲啥他們叫你『奶妹』?」
其實在他上我車時那個摩的就已大聲說了句:「她的奶是可以摸的。」
劉中問我,我沒有回答他,他說:「是他們說的那樣嗎?」
於是我就把我怎樣成爲「奶妹」的事告訴了他。其實劉中在高中就是喜歡我的,只是我喜歡我同桌的老公,沒理他,后來他問我他可不可以摸我,其實他已經在摸了,我回答也是多余的。
由於是同學,劉中既摸了我的奶也摸了下面,那天我穿的是開裆的內褲,我也不怎麽攔他,劉中沒想到我會這樣開放,說:「你是有意穿這樣的內褲讓人摸的嗎?」
我說:「不是,沒人摸我下面的,只是我騎車子下面熱才這樣的,沒人知道的。」
我沒把只讓汪哥摸的事說給他聽。到了他去的地方,劉中提出要和我做愛,並要我也做他的情婦,看著高大的劉中,想著人家讀書時喜歡過我,我答應了。
劉中把我帶到他朋友的廠子里,直接就去了他住的地方,很直截的就給我端了盆水擦拭了一下身體,他也只是洗了個臉就要和我做,劉中三下五除二地脫光我的衣服,就只有條吊帶的腿襪,他也脫了個精光,jj早翹得老高,又大又長。
劉中看著我的奶,邊吃邊說:「早知道你是不穿胸罩的,不想你現在還是,是真過敏還是假過敏呀,自然長著的還真的不錯,是我見過的最嫩最軟也最有彈性的奶了,元軍這小子占大便宜了。」
我看著劉中的下面,比我老公和公公的都長,汪哥就更沒法比了,劉中用手弄我的下面,用手在洞里面慢慢的旋轉,一會深一會淺的,不時的用嘴吸我的小豆豆,還用呀輕咬,讓我里面的水不斷的住外流,說真的,還沒人這樣搞過我,太興奮太爽了,不知流了多少水,劉中才用他那又長又大的jj日我,用了很多法子,真的,我爽上了天,就從日屄來說,劉中有一套。
從此,劉中成了我的又一個性夥伴,也差不多是和汪哥一樣隨叫隨到情婦了,只是我叫劉中不要在我老公面前叫我「奶妹」,沒人時叫「淫妹」我都答應。
劉中在性上滿足了我,汪哥在讓我自我展現上滿足了我,汪哥真有他的花樣,在我和劉中重逢不久的一天打電話給我,要我載他到鄰近一個縣去辦事,讓我穿上他給我買的那件透明的黑紗中長裙,內褲也要穿他給我買的,我答應了他。
但在我晚上試衣時發現實在是太透明了,這裙擺又不大,穿上不好騎摩托車,我給汪哥回電話說:「汪哥,那裙子擺太小,不好騎車,換一件吧。」
汪哥說:「那你穿那件白紗的嘛,那件擺就大。」
那就是前面說的在家穿插的那件,穿了給沒穿一樣,我實在不敢白天穿了出去。於是我只有穿上那件齊領的,胸部寬松、收腰坎肩的中長裙,腋兩邊開著中低叉,我在里面試穿著內褲,我先穿上那條丁字褲在鏡子前看,前面還可以些,只能看見我的部分毛,奶能大約看見,可轉過來看就太露了,就象是個光屁股女人,只有一條腰上的繩,不敢穿出去。
於是我又換上開裆的,這樣看后面就行了,有片布罩著屁股,雖不大總比沒有好,前面也還過得去,由於裙是黑色的,開裆處露出的毛也是黑的,不多分得清,就是在大街上走也看不到我下面的陰唇肉的,於是我決定明天就穿這套衣服隨汪哥去鄰近的縣城,另外穿了一雙吊帶花邊長腿襪。
第二天是太陽天,戴頭盔太熱,我就戴了那種流行的防紫外線的庶陽帽和默鏡,我早早的出了住的小區,只有門衛看見我,我怕遲了小區進出人多看到,盡管我在小區不認識幾個人,出了小區更沒有我認識的,我就不怕了,穿這條裙子騎車真是一點都不舒服,兩腿緊緊的,於是我只好把裙子向上提,但是這樣一來騎車時,前面的裆部就只有露出來了,在前面的人只要想看從我邊上過就能看見,出來了沒辦法,我想在騎行時是沒人會看到的,下了車就沒什麽了。
汪哥來看到我穿的非常滿意,我們說笑著上了路,汪哥看到我這麽暴露,就沒伸手進去摸奶,可能大家會說,他怎麽伸進去呀?其實腋下開著低叉,兩邊還有拉鏈,要想摸是很容易的,汪哥只是在外面弄了下奶又捏了下奶頭我們就出發了,一路上他打了好幾個電話,說什麽他辦完事就去逛街和去一個香株寺的,我開著車也沒聽明白。
其實我們一到縣城把車奇放好就上了街,還在我們剛進城時我就看到好多人看我們,我知道一定是我的穿著太性感,太暴露,太洋氣了,現在在城里走,看的人更多了,不斷有人向我指,我沒管他們只管和汪哥一起在街上走。
我讓汪哥坐三輪,汪哥說:「走走,不遠。」
我沒法,只有這樣穿著高跟鞋讓別人這樣看我跟他一起走,昨晚在燈光下看不怎麽看得清里面的,可白天看就不一樣了,再加上在太陽光下,我里面的奶能看得一清二楚的,汪哥說從側面看能看到撐起的一些毛,我說就是你,讓我當模特,不過也沒法了,好在這城里我沒有認識的人,就是有誰又能知道這就是那原來土里土氣的袁沁呢。
我們逛商店,進館子,到處都是掙大雙眼看我的人。下午,我和汪哥去了香株寺,就有香客說:「怎麽能讓她進寺里呀?」
我們沒管別人,我跟菩薩進了香,磕了頭,可就在我每次燒香磕頭時,總有不少人有我后面說和指,汪哥也站在我后面,也沒理他們,有個女的說:「看夠沒嘛,清清楚楚的,走。」
然后又丟一句:「騷婆娘。」
拉著那男的就走。男的不想走,邊走邊回過頭朝我這邊看,說:「人家那麽多人都看得,我爲啥不能看?」
我知道是在說我,后來我問汪哥是什麽原因,汪哥說:「你磕頭時,屁股擡得老高,把屄都露出來了,后面的人全看見了,連你彎著腰時和尚都直直的看著你吊著的奶。」
以后的兩坐菩薩我就沒跪下磕頭了,就只彎著腰合著雙手作三個乙,但周圍的人還是看著我,和尚也看著我的奶不轉眼,后面的幾個男的說:「跪下磕頭呀,磕頭才虔誠。」
我知道他們是想看我的屄,我看了他們一眼,沒理他們。拜完菩薩后出來喝茶休息,好多人也跟著來喝茶,讓老板忙都忙不過來,喝茶時汪哥離開了我十多分鍾,說是有人找他,回來后就說:「走,我們回去了。」
其實我還想玩會,我說我們再走走。汪哥說:「還沒讓人看夠呀,都下午4點多了。」
於是我和汪哥坐三輪車去我放摩托車處騎車往家趕,路上汪哥給我500元錢,說:「拿著,這是你今天掙的。」
原來,那幾個一直跟著我們的人是汪哥的熟人,他們打賭說汪哥會帶我上他們城里,並說我是那種最性感,最騷的女人。說了我會穿的衣服,他們不信,就各人賭了200元。我罵了汪哥一句。現在想汪哥來時爲什麽那麽乖,原來是忙著跟他們聯系,賭我了,我想說不定那天還會把我賣給他的朋友玩。
果不其然,再回城后的不久,可能是20多天后吧,汪哥又叫我穿得跟那天一樣到我們城里河邊的一個叫廟泉茶樓,他和三個朋友在搓麻將,去后就叫開服務小姐讓我幫他們摻茶,汪哥叫我一個一個我給他們摻,每摻一個時他的朋友就用手隔著紗裙摸我的奶,還把手從裙下面伸進去扯我的毛,我趕緊跳開說:「汪哥看嘛,他們這樣。」
汪哥笑著:「哪樣嘛,又沒丟啥,好好賠我們打牌,贏了分給你哈。」
我知道他不讓別人碰我下面的,不想今天大方了,我其實在成爲劉中情婦后早都無所畏了,只是汪哥不知道而已。
他們一會又叫我摻茶,沒喝完又叫摻,無非是都想摸著我,有時兩個一起在摸,在給他們摻完茶時,我的內褲一下掉了,我沒搶贏,內褲在我給他們摻茶時被他們把兩邊的結給解開了,叫他們給我又不給,我只有光著屁股服伺他們四個,讓這個摸摸、捏捏,那個扯扯、插插,最后汪哥還叫我把裙子全脫了,只穿了那雙吊帶的腿襪和高跟的鞋。
我想說不定要讓他們四個輪奸了,我的水不斷的增多,幾個都說我騷,也說我樣兒不錯,是個賣的料,我隨他們,只想等著不同的四個jj插我。可是我錯了,人家不用jj日我,只是用手插我的屄,一直到他們散了都沒,后來我問汪哥爲什麽,汪哥說沒賭這,也怕我有性病。其實汪哥知道我是干淨的。
在汪哥的教導下,我越來越大膽,淫蕩,說不定就是讓我在不認識我的人當中大白天跳脫衣舞全裸我都敢,如若是這時有人要讓我將屄給他日我也可能會答應。
汪哥說他培養超級蕩婦成功。

  給優名單(0)  回應(15)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yy - 223.137.10.57
1 F:2019-01-08T09:53:57
3q

(觀光客) 夶痏庂牖 - 27.147.25.105
2 F:2019-01-08T10:05:06
46木水木

(觀光客) polaris543 - 61.231.6.9
3 F:2019-01-08T10:23:09
ge

(觀光客) 紙老虎 - 220.137.104.231
4 F:2019-01-08T10:43:07
推!好文!

(觀光客) 抖瑞米 - 220.245.213.173
5 F:2019-01-08T11:12:59
好文!!!!!

(觀光客) bbb - 118.161.4.40
6 F:2019-01-08T11:30:52
soso

(觀光客) hanesyo - 101.8.244.62
7 F:2019-01-08T11:46:27
3QQ

once
8 F:2019-01-08T12:01:39
ge

(觀光客) Xxx - 182.234.35.84
9 F:2019-01-08T12:31:46
Good

(觀光客) 132 - 114.41.166.95
10 F:2019-01-08T12:56:26
123

(觀光客) 123 - 223.137.220.45
11 F:2019-01-08T13:11:08
好文!!

(觀光客) chiehqqq - 73.158.64.146
12 F:2019-01-08T15:47:01
推一下

(觀光客) 4444 - 114.32.213.142
13 F:2019-01-08T16:39:11
good

(觀光客) jkwusun - 68.96.116.12
14 F:2019-01-08T16:51:45
1975熟女

(觀光客) 123 - 114.36.187.55
15 F:2019-01-09T14:04:29
ge

[0.2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