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4)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五五七章取血

ach9140
本文:2019-01-06T09:21:31

回去的路上還算順利,沒有再遇到盜的人和巖陵的人,林子里的兇獸和危險的動植物等,大家都已經有了防備,只是天氣越發熱了,曾經一直濕潤的山林里,連地面原本滑溜的青苔都已經開始變得干燥,水源附近每天都進行著廝殺,邵玄他們好幾次取的水都帶著血色。

這樣的天氣,讓每個人心頭發沉,就連原本因為抓到獵物而高興的炎角幾人,好心情也大打折扣。尤其是多康,他去年經歷的冬季,與現在相比,簡直就是另一個極端,聽說今天相比去年更嚴重,或許,在海那邊,已經被大雪淹沒了?

等回到部落的時候,邵玄他們才知道,山林里的情況還算是好的,在他們進入山林尋找青面獠牙的這段時間,部落經常取水的那條溪流干涸,附近有三條同樣的溪流沒見一滴水流動,部落用水都是去更遠的地方取。但這已經算是好的了,至少炎角人力氣大,每天一隊戰士出去扛幾大缸水回來并不難,擴建的獸圈和田地都能暫時用上,沒有出現危機。

只是,外面很多部落就不那么好受了。

天變無法改,人們心中慌亂不堪,很多小部落隔幾天就舉行一場儀式,希望能夠通過祈禱和祭祀,改變如今的境況,然而,天并沒有什么改變,甚至,越發熱了。

滴雨未降,不僅是山林間的猛獸們因為水源而爭斗廝殺,人也是。

聽說,這個異常炎熱干旱的冬季,開戰的部落比以往都多,而起因,也多是因為水源。大多數部落所在的位置都與水源有關,以前不缺水的時候還好,現在一遇到這樣的情況,矛盾升級。畢竟,不是每個部落都如炎角這樣靠近山林,為了生存。爭斗是難免的。

出山林之后,其他幾個部落的人并沒有在炎角多留,不僅是青面獠牙的事情,還有如今氣候帶來的嚴峻生存條件,都讓他們很擔心,他們得盡快趕回部落去。

好在之前進入山林的只有一部分人,每個部落都有一部分人留在炎角等著,還有送“誠意”過來的人,都能幫著護好青面獠牙。省得半路被人劫走了。當生存變得艱難的時候,打劫的人就多了,他們不得不多做準備。

等那幾個部落的人都離開,炎角這邊便進入緊張的籌備工作。

整天盼著的青面獠牙獸捉回來了,是該進行下一步了。

由于青面獠牙的血比較特殊,若是就這么劃一刀放血的話,沒等用上就已經蒸發沒了,時間太趕。匆忙之下,鑄造起來容易出錯。最好能夠先安然取出一部分血來。

為此,邵玄用竹管做了個簡易的注射器,有小孩的手臂粗,近半米長,內里打磨并多次清洗,以免到時候帶入過多的雜質而影響鑄造成果。活塞是用樹脂做的。直接取自山林里的那些植物,連接活塞棒。

針頭是用的一種鳥的骨頭,它們的骨頭都是中空的,挑選一根夠細也夠硬的骨頭,一端接在注射器上。另一端則削尖,便于穿刺。太細了也不行,不夠硬,容易斷。

做好之后,邵玄嘗試取水試了幾次,還行,不漏水。

見邵玄做出這樣的東西,眾人都感覺很新奇,在邵玄用那個注射器取水的時候,他們就知道這是作何用的了,自然非常期待。

九只青面獠牙,給回部落兩只,還剩七只。現在,七只都依然昏迷著,邵玄一行回來的中途它們有醒來的跡象,補了幾針之后才再安分下來。很奇怪,青面獠牙,除了吃的時候之外,很少將嘴巴張開,就算睡著的時候,也多是將嘴巴死死閉著,只有兩個大鼻孔噴著氣。邵玄想給他們灌點藥都不行,只能用扎的。

“用這個就可以了?”敖和征羅站在邵玄身后,看著他將陶罐里的水用吸出,然后注射到另一個陶罐內。

“試試看吧。”沒試過邵玄也不能確定,誰知道青面獠牙獸的血會不會跟竹子和樹膠起反應?

“拖一只過來。”邵玄示意多康去提獵物。

多康在地面上的七只青面獠牙身上掃了一眼,然后挑中最肥的一只出來,正好是邵玄捉到的第一只,那只斷了一根獠牙的。

雖然現在那只已經不再是滾圓的肚子,“瘦”了很多,但相比起其他幾只來說,仍然胖一圈。也難怪會被多康挑中扛過來。

看著面前的青面獠牙,邵玄想著,若是能這么取血成功的話,就不用直接將它們給一次性宰了,畢竟現在鑄造用量尚不清楚,每次用多少,什么時候用,心里沒數,得一次次嘗試,若是失敗,就得再次重來。七只看起來多,但若是次次失敗的話,難道還再進山林去抓?這才剛回來不到一天。

邵玄蹲身,避開它長長的獠牙,看了看它骨骼的分布,判斷內臟可能存在的位置,然后掏出匕首,在它胸腔入口處劃了一刀。

這一刀并不深,只是破開了皮而已,流出來的血不多。青面獠牙皮太厚,邵玄挑的鳥骨頭又細,為了防止破皮時“針頭”斷掉,他先用匕首破開外面最堅韌的厚皮。

綠色的血液流出來,很快就發出嗤嗤的聲音,像是煮沸的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蒸發掉。

敖和征羅他們之前只是聽說而已,現在親眼見到,才知道這種兇獸血液的特殊。

青面獠牙自愈的速度非常快,邵玄不等傷口愈合,便扎了下去。

沒有一下子就深扎,針頭是以傾斜的角度刺入的,一邊往前進針,邵玄一邊抽拉注射器的活塞棒。雖然看不到注射器的竹筒內是怎樣的情形,但邵玄在拉動活塞棒的時候,能夠感受到是否回血,待察覺到竹筒內有血進入時,拉動活塞棒需要的力道會小很多,若是扎到血管就更好了,更輕松。

感受到竹筒內進血,邵玄心里也舒了一口氣。這法子還是可行的。

這次只是試驗,邵玄維持在回血時進針的位置,抽了近三分之一管血,就沒再抽了。

青面獠牙身上,被匕首劃出來的傷已經愈合,邵玄拔針的時候還費了些力氣,差點將“針頭”拔斷。

拔出“針頭”后,青面獠牙身上的傷口,很快就全部愈合,被扎的地方沒多久也看不出痕跡。

邵玄推擠“注射器”的活塞,擠出半滴綠色的血液,空氣中發出“嗤嗤”的輕響,很快這半滴血液也蒸發干凈,封住針頭,便沒有再聽到嗤嗤的聲音,這證明,竹管內的血液,暫時還在。

在場的人都跟著長舒一口氣,這法子有效,就說明可以用這樣的方法取血,然后送去鑄造室,等著冶煉鑄造的時候使用。


  給優名單(0)  回應(4)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123 - 223.140.248.149
1 F:2019-01-06T09:30:27
124

(觀光客) 12 - 114.40.64.195
2 F:2019-01-07T10:07:33
1231

(觀光客) 惡鬼夜行 - 36.226.162.197
3 F:2019-01-07T16:48:18
感謝大大無私心分享

(觀光客) gum - 123.0.206.99
4 F:2019-01-08T16:13:02
3q

[0.3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