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客
給優名單(0)
文學文章
隱藏選單
回應(0)
通報違規

 鵬城豔(下)

冰心
本文:2019-01-04T23:21:08
於是,我撲到珊珊身上,她雙腿張開,小手兒握住我的陰莖,把龜頭導向她的陰道口。我收腰頂下去,可是這次缺乏了潤滑,所以並沒有剛才那麽順利。珊珊這個鬼靈精她塗了些涎沫在她的小陰唇,才算勉強地讓我的龜頭擠進去。我緩緩地抽送,珊珊的陰道也慢慢有了分泌。不過因爲珊珊的身型太嬌小,陰戶又生得低,這樣的姿勢並不太好玩,於是我又下床站在地上,扶著她兩條白嫩的大腿,把粗硬的陰莖往她的小肉洞插進去。本來以爲這小妮子會不堪承受,可是現在目睹我的肉棍子竟然可以進出自如,終於可以放心地玩個痛快了。
珊珊被我抽插得高潮叠起。從她如癡如醉的表情看來,她不僅不是受到我辣手摧花而是正在享受我帶給她性交的快感。幾個小時的熟睡,我的精力早已得到完全恢複。加上珊珊的陰道實在緊湊,所以在她欲仙欲死的同時,我也急促地在她的陰道里噴射精液了。
說也奇怪,剛才我在對珊珊狂抽猛插,她曾經被搞得身軟如綿。可是我一往她的肉體發泄,她就像打著支興奮劑似的精神起來。當我的陰莖從她的肉體拔出,她隨即從床上爬起,拿幾張紙巾捂住陰戶,又替我揩抹了下體。
我抱她進入浴室略爲沖洗,然后出來吃東西。我抱著珊珊,她喂我吃。我不需要動手,我的手用來摸玩珊珊的肉體。我想把珊珊留下來過夜,她說不可以的。因爲她是瞞著家里的人出來做的。我問她到底幾歲了,她告訴我,她今年才十五歲。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覺得懷里所抱珊珊一絲不挂的裸體仿佛熾熱的火炭。
珊珊也看出了我的表情,她勾著我的脖子說道:“你怕甚麽呀!我們剛才不是已經試過了嘛!難道我不能讓你滿意嗎?”
我說道:“你令我太滿意了。是你年紀還小,我不應該奸淫你?”
“爲甚麽要說得那麽難聽呢?是我自己喜歡的嘛!我雖然不能留下來過夜,但是還可以多留一個小時,你再玩我一次,好不好呢?”珊珊說著就把綿軟的手兒握住陰莖。
我笑著說道:“怕不行了吧!我一知道你這麽小,那里就硬不起來了。”
“沒有甚麽不行的”珊珊說完,竟滑到地上,把我的陽具含入她的嘴里吮吸。這麽一來,我的陰莖想不硬就難了。珊珊見我的陰莖擡起頭來,高興地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把她的小肉洞湊過來,又一次把我陰莖吞沒在她的肉體。
我覺得珊珊雖然年紀還小,卻已經是早熟的小淫窪,不把她再玩個欲仙欲死反而有失我的威風。於是把她抱到床邊,要她貓在床上,我站在地上從她后面抽插。這一下可把小妮子玩得軟成一團,我再接再勵,把她的嬌軀反過來,從正面繼續抽送。一直把她玩得花容失色,手腳冰涼。
我不知要再玩多久才射精,也擔心玩過火,便把粗硬的陰莖從她的肉體抽出來。我依在床頭,讓珊珊枕著我的大腿。我問她道:“還敢再玩嗎?”珊珊搖了搖頭,把頭一偏,將我的龜頭含在嘴里。一直到她應該回去的時候,才穿上衣服離開了。
這時的我,忽然覺得有點兒寂寞。想起酒樓的女侍應阿思,便打電話和她聯絡。打過電話不久,阿思就覆電話給我。我告訴她說,已經幫她買到巧克力了。她說很多謝我。我說要送去給她,她阻止,說快收工了。又問了我的房號,說一收工就上來。
我躺在床上,回憶阿思美麗的身影。也想起兩天來所遇上的女孩子都很令我滿意。阿真這個胖妹子雖然談不上好身材,可是床上的表現要數她最好。想起我在她肉體抽插時,她那甜蜜的笑臉,著實令人回味。可惜我和她性交的時間太短了。想找她來再度春風,卻來了個青蘋果珊珊。說實在的,珊珊的確很好玩。她那小巧玲珑的嬌軀.吹彈得破的腮邊。還有那特別緊窄的小肉洞。以及她天真而老練的床上作風。可以說是很使我滿意的性交對手。可惜一想起她的年齡,就會心驚肉跳。好玩不玩,玩個炸彈,一旦出事,豈不身敗名裂。
鳳英的特點是粗線條的美人,她的體格健美,兩個乳房很結實。和她性交時還可以感覺到她陰道有一股吸力。這個村姑的作風大膽,樣樣主動。其實她的外貌好端莊,如果不是她向我兜搭。我段然想不到她也是可以和我在床上春風一度的嬌娃。值得高興的還有因爲她的介紹,使我有機會嘗試含苞未放的巧玉。
想到替巧玉開苞,我不禁想起死黨阿輝。他是曾經和我在泰國征戰肉林的老友。那一次,我和阿輝同行同宿,同在一個房間玩泰妹,玩過之后還互相交換。阿輝喜歡玩處女,他認爲玩處女雖然貴一點,可是有滿足感。那次,他在雞仔屋召了一個十三四歲的處女到酒店開苞。我本來準備徊避,可是阿輝要我留下來湊熱鬧。於是,我目睹阿輝把那個處女剝得精赤溜光。不由分說就粗暴地把陰莖插入她的下體。阿輝的陰莖比我略細一點,但是那個泰妹已經被他弄得痛哭流涕。
阿輝沒有射精就拔出來,我見到他的陰莖染滿了鮮血。阿輝躺在床上叫泰妹吮他的陰莖。又叫我在她的后面玩。我雖然有點兒於心不忍,但是又對阿輝盛情難卻而且也好奇心作怪。所以便照他的意思。跪在泰妹后面把我的陰莖插入她那剛開苞的陰戶。那個泰妹很瘦,陰道里的分泌也少。可是因爲她緊窄,我沒多久就在她肉體里射精。阿輝也在泰妹的嘴里射精。可是那個泰妹是受過馴練的。雖然她剛才還是處女,卻擁有高超的口技。她把阿輝的陰莖再度吮硬,然后讓他插入我剛才椿搗過的小肉洞。因爲有我精液的滋潤。泰妹不再呼痛,而且還有了高潮。
阿輝在泰妹的陰道宣泄之后,泰妹又替我口交,吞食我噴在她嘴里的精液才離開。那次阿輝花了很多錢,卻讓我先在泰妹的陰戶射精。我對他說很過意不去。阿輝笑著說道:“出來玩,最重要的是玩得開心,我們都很開心就行了,何必計較其他。不過以后你如果有機會玩過處女,最緊要通知我去繼續玩她。其實處女並不好玩,但是初開苞的女人就最好玩了。”
阿輝這個大滾友玩過的女人不計其數,拒他所述,由十三四歲到三四十歲的他都試過。所以他對女人的心得是有一套的。這次我玩巧玉,以爲事情突然,竟忘了通知他來助興,好在還有兩天假期。於是我即電阿輝。阿輝正在打麻將,一聽有好介紹,立即決定明天一早過來。
和阿輝通完電話,我又想到阿思。幾個女孩子中,阿思最起眼。可是今晚能不能和她成爲床上的朋友,還得等一下才知道。正在胡思亂想,有人敲門了。匆忙之間我又是攔一條浴巾開門。來人正是阿思。
她一見我的樣子,便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我來得不是時候,打擾你了。”這個上海姑娘,談吐果然很思文。我請她進來后,也趕快到浴室穿上衣服。然后出來和她坐在沙發上。我拿出巧克力,她連忙往手袋里掏錢。我說甚麽也不肯收。說是特別買來送給她的。她說道:“妹妹來深圳玩,看到香港的電視廣告,吵著要買,國貿的免稅商場又買不到,所以給你找了麻繁。”
我見她說得這麽誠懇,心想自己這次一定表錯情了。一時都不知說甚麽好。呆坐了一會兒,阿思說道:“你幫我買東西,卻不收錢,我都不知怎麽是好。我又這麽遲才收工。一定打攪你了。”我連忙說道:“香港人習慣夜睡,你就是和我坐到天亮,也不會影響我呀!”
“真的嗎?”阿思的眼神突然一亮,說道:“我這兩天心情不好,老想找人傾談,可是也不知道找誰。”
我笑著說道:“有甚麽心事,盡管說出來吧!我是寫稿的,最喜歡聽人傾談啦!”
“原來是作家,失敬了!”
“不敢當,混飯吃而已!”
接著,阿思說出她來深圳之前的一段不愉快的故事。原來她在上海時曾經和一個高干子弟戀愛,可是當她和他有過兩次性關系之后,才知道那個高干子弟另外還有三個有過肉體關系的女朋友。傷心之馀,她才獨身來深圳找工作。可是實際做工后才知道這個世界的艱難,原來這里吃的和住的都貴,想籌一些錢並不容易。她看見一些外省姑娘在這里出賣肉體,得到頗可觀的收入,也想加入她們的行列。可是買了一個傳呼機半個多月,始終跨不出第一步。
我說道:“其實你可以在這里另外找適當的對手的,何必急於如此!”
阿思說道:“反正我已經不是處女,再找也不知上甚麽樣的人。不如趁青春賺一些錢,自己安排自己的將來!”
我笑著說道:“是真的嗎?如果你肯定出來做,希望我可以成爲你的男朋友!”
“我已經將你當成男朋友了,不過不是樓下那些女郎們所指的一夜朋友。而是不涉及金錢交易的知心朋友。”阿思誠懇地說。
我也說道:“老實說,我來深圳也是來玩女人的。想不到遇上你這個知心朋友。雖然多少都會有點兒失望,其實也值得慶幸!”
“爲甚麽要失望呢?知心朋友也可以玩嘛!我是強調不屬於交易呀!”阿思忽然把頭低下,粉面通紅地說。
“你是指我們可以成爲知心的床上朋友?”我有點兒緊張地問。
阿思點了點頭說道:“其實女人也有性愛的需要,不過在這畸形的社會里,性愛有時會變成商品,但是朋友之間就不要計較這種商品的價值。”
我說道:“是一面之交,你就相信我不是會使你失望的朋友嗎?”
“我從和你的談話中相信你可以成爲我的知心朋友,我既不希望你給我代價,又不希望你娶我。我還有甚麽好失望呢?”阿思望了我一眼,又把頭低下去。
我望著她說:“你還沒有來之前,我對你充滿邪念,可是現在仿佛一個女神,我心里有敬佩。”
阿思歎了口氣說道:“我主意已定,今天的女神即是明天的神女,我見到你在酒樓特時別注意我,以爲你很容易地成爲我的第一個顧客,所以上來找你。可是和你談話后覺得應該和你交個知心朋友,我也知道你並不討厭我,是怕難爲情。我已經向你表達很多了。但是你的態度總要你自己決定呀!”
我坐到她身邊,雙手搭在她的肩膊說道:“好!我決定了,交你這個知心朋友!今晚留在這里,好不好?”阿思雙頰飛紅。嬌軀依在我懷里。我捧起她的臉吻她細嫩的粉腮。她即嘴對嘴地向我獻吻。我和她唇舌交接,同時習慣地把手伸到她的酥胸,嫩滑的乳房傳來她急促的心跳。我戲弄她的乳尖,她毫無抗拒地讓我摸得乳頭發硬。我又撩起她的裙子,把手伸進她的內褲。她顧和我接吻,並不理我摸玩她的陰戶。直至我挖進她的陰道,她才在我耳邊說道:“我去沖洗一下,再讓你……。”
我問道:“一起去好不好?”
“我還不習慣,你讓我自己來。你在床上等我,很快的。”
我沒有勉強跟她進去。她也沒有把浴室的門關上,我摸到浴室偷看,見她脫光衣服后身段更加迷人。披間的長發下,她的身材像鳳英那麽勻稱健美,肌膚有巧玉那般的潔白細嫩,她的陰毛很濃密,一雙粉腿美麗而修長。
她仔細地擦洗了陰部,就沖水抹乾圍著浴巾出來。見到我在門口偷看,就含羞地撲在我懷里。我把她抱到床上,拉下她的浴巾,她怕羞地伏在床中間。我迅速扒光自己身上的衣服,把她抱在懷里。她仍然懂得向我獻吻。我牽她的手摸我的肉莖,她勉強握住卻渾身顫抖。我知道她一定渴望著我給她充實,也不再挑逗。把她放到床上,拍開雙腿,將粗硬的陰莖插入她黑毛擁簇的陰戶。她的陰道如珊珊那樣緊窄。我把陰莖抽塞了幾下才完全進入。她肉緊地將我摟抱,飽滿的雙乳緊貼在我胸部。
我吻了她一下說道:“終於得到你了。”
她搖了搖頭說:“不,應該說終於可以一起玩了。”
我苦笑著說道:“你說得不錯,我不能占有你。”
“但是要你喜歡,要有機會,我隨時樂意和你玩。”阿思補充說。
我不在多說甚麽,開始在她的肉體里抽送。她很受落。卻沒有呻叫出聲。表現得很含蓄。可是我不信我肉棍下的女人不出聲。於是下床扶著她的雙腿狂抽猛插。她終於出聲呻叫,我繼續加緊抽送,替她制造了三次高潮,才在她陰道里出精。
事后,她陶醉在我的臂彎,我問道:“剛才舒服嗎?”
阿思含羞地說道:“太舒服了,其實我以前的男朋友根本不會玩。”
“是怎樣子呢?”我追問。
“別提了。我希望以后還能和你玩。你到香港后,最好介紹一些男人來找我。”
“你真的決心出來做了?”
“我不是已經開始了嗎?代價是一合巧克力。不過,這是對你。別人可不是!喂!你說我可以值多少呢?”
“起碼應該比鳳英她們貴一倍吧!”
阿思問道:“鳳英是誰呢?”
我把認識鳳英的過程簡單說出來。阿思說道:“我不好意思在樓下拉客,要是鳳英也能幫我找客人就好了。”
我對阿思說道:“我會問她看看,明天早晨會有一個男人從香港過來找我,你敢不敢做他的生意呢?”
阿思反問“爲甚麽不敢呢?”
我笑著說道:“我那朋友喜歡集體遊戲,他可能會要我和他一起玩你哦!”
阿思道:“你們真會玩!無所謂啦!你們喜歡怎樣玩就怎樣玩嘛!我下午要上班,上午就屬於你們。”
“那我們早點睡吧!明天早上還要辛苦你哩!”
阿思輕輕打了我一下,偎在我懷里睡下了。
第二天九點多鍾,阿輝就到了。他進房見到床上的阿思,就問可不可以玩。我對他說要四百。他指著我問阿思道:“我多出一百,買他不必徊避,可以嗎?”
阿思微笑地點了點頭,阿輝脫光衣服說道:“我去沖洗一下,馬上就來。”
我問阿思道:“如果阿輝要求你口交,你做得到嗎?”
阿思面有難色地搖了搖頭,我說道:“那我先跟他說一聲。”
阿思拉住我說道:“算了,我做得到。”
阿輝出來之后,果然要阿思吮我的陰莖,他準備從后面抽送。我出聲勸阻,可阿思已經鑽到我雙腿之間含著我的龜頭。阿輝也老不客氣地把他的陰莖插進阿思的陰道里抽抽插插。一面玩一面大贊阿思的陰道夠緊窄。因爲我剛射入阿思陰道的精液起了滋潤的作用,所以阿輝抽送時很暢順。阿輝一邊抽送,一邊伸手去摸捏阿思的乳房。我和阿輝幾乎在同一時間,分別在阿思的小嘴和陰道里射精。阿思勉強把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吞食。阿輝卻又叫她吮軟下的陰莖。阿思很聽話,她把阿輝的陽具吮得再度堅硬,阿輝則架起她的雙腿狂抽猛插。阿思乖乖地由他摸玩抽插。雙眼卻望著我。我見到阿思美麗的肉體任阿輝魚肉時,有種於心不忍的感覺。后來她雙目閉上,露出享受的神色,才稍爲放心。阿輝也真會作賤女人,他再次射精之前,故意用阿思的乳房夾住他的陽具,在她的乳溝抽送。結果把精液噴了阿思一身一臉。
我陪阿思去沖洗,低聲向她道歉,阿思笑著說道:“我要多謝你是真,剛才我不但好興奮,而且賺了差不多一個月的工資哩!”
我氣憤地說道:“你那麽喜歡錢,我給多你一倍好了。”
阿思楞了一下,倔強地說道:“你留著給我同行的姐妹們吧!她們和我一樣需要你們經常來布施雨露。
我不知再說甚麽。阿思把她美麗的肉體依在我懷里,柔情地說道:“昨天晚上你給了我從未有過的興奮。我盼望你再來探我,但是不要肉體和金錢的交易。”
阿思回去上班了。阿輝還在贊不絕口。我卻有點兒后悔不該目睹剛才的事。
吃過午飯后,我立即帶阿輝到鳳英那里。鳳英說巧玉要晚上才會回來。阿輝像一個大豪客,揚言今晚要包起這里。鳳英大喜,立即叫她另外三個夥伴也出來。阿輝並不嫌她們是村姑。一拖三進房去胡鬧,留下鳳英陪我。
我對鳳英提了阿思的事,鳳英表示如果有適當的客人就傳呼她。這時屋里傳出戲的聲音,我說道:“阿輝喜歡集體性注戲,我們也進去湊湊熱鬧吧!”
鳳英笑著點了點頭,和我一起走進阿輝他們的房間。入內一看,里面有兩張單人床,三個村姑脫得精赤溜光並排躺在其中一張床的床沿,讓阿輝把陰莖逐一插入她們的陰道里試探。他試完了三人,就指著她們對我說道:“你和這三位小姐試過了嗎?”
我搖了搖頭,阿輝說道:“你過來試試吧!她們之間有一個是“名器”哩!”
我笑著說道:“是甚麽“名器”呀!”
“你試試她們就知道嘛!”阿輝說著,把目標轉向鳳英。
鳳英剛幫我脫光了衣服,就被阿輝拉過去另一張床。我望望三個裸女,原先不起眼的村姑脫光了衣服后,正在發放著女性誘惑。原來她們是手腳和臉部被陽光曬黑,衣服遮蔽的地方仍然白嫩。她們雙腿垂下,挺起毛茸茸的恥部,等我去抽插她們的陰道。
我走到就近一位前面,她立即舉起雙腿,讓我把陽具插入她的陰戶。我抽動了幾下並撫摸過她的乳房,就再試另外一個。試完了三個,果然試出阿輝所說的“名器”,是指她們之中有一個的陰道里是“重門疊戶”的。
對面床上,鳳英騎在阿輝身上干得正歡,可是她仍然捉住阿輝的手不讓他摸乳房。我知道阿輝和女人性交時往往是手不離奶的。於是我重新安排,把我這邊調兩個裸女過去讓阿輝摸乳房,然后專心玩那個“名器”。我坐在床沿把她摟過來“坐懷吞棍”,問出她的名字叫做梅香,正在讓阿輝摸奶子的兩個叫做春蘭和小萍。
在這種集體做愛的場合,村女們都情欲沖動。問梅香有沒有這樣玩過,她搖了搖頭說還沒有試過。今天是頭一次。對面床上,阿輝仍然在作帝皇般的享受。阿輝把小萍的大腿當作枕頭,雙手摸玩著她的乳房。春蘭則被她用來架腳。阿輝一腳擱在她的胸部,一腳伸到她的恥部。鳳英的乳房緊貼在阿輝胸部,嫩白的粉臀一上一下,見得到阿輝的陰莖在她的肉洞時隱時露。
見到這肉器騰騰的場面,我也不禁熱血沸騰,翻身把梅香一掄狂抽猛插。便在她的陰道里噴射。對面床上的阿輝,也被鳳英弄出了精液。春蘭下床擰了兩條熱毛巾來,揩抹之后,兩張床才平靜下來。休息了一會兒,阿輝又有新的安排。他把梅香叫過去。把鳳英她們調過來。於是,我頭枕著鳳英的大腿。腳架在小萍的肉體,春蘭則用她的小嘴吐納著我的陰莖。
另一張床上,梅香也彎著腰在吮吸阿輝的陰莖。阿輝恢複得比我快,我見到梅香的小嘴漸漸被漲滿了。接著阿輝用各種花式來整治梅香,村女娥媚的梅香大概慣於任勞任怨,對阿輝的吩咐樣樣照做。她擺出各種姿勢讓阿輝把陰莖抽插她的陰道,看得我欲火高熾,龜頭在春蘭的小嘴里爆漲。鳳英吩咐春蘭騎上來套弄。春蘭做得很好,而且任我摸玩她的乳房。我見到小萍也看得粉面通紅。便叫她和春蘭輪流。后來我玩得性起,就叫她們躺在床沿,粉腿高擡,接受我輪流對她們沖刺。最后,我在春蘭的陰道里射精。
鳳英出去準備晚飯,留下我們在房里繼續胡鬧。人體乃血肉之軀,幾天來我對女人的肉體已經玩得有點兒怕怕了。偏偏阿輝又是沖勁十足。他仿佛不知疲倦地抽插著梅香在她的身體出精后又把春蘭叫過去。幾個村女可能因爲自己太興奮的原因,也不知疲倦的服侍我們。不用我吩咐,阿萍也主動對我口交。接著,自然是我在她的陰道里出精才平靜下來。我細心觀看玩過的幾個村女,不禁對她們的印象大爲好轉,無情的自然環境雖然摧殘了她們的手腳和容顔,卻沒有傷害著她們的乳房和陰戶,由於她們做過粗重的功夫,所以肌肉結實有彈性。床上表現也積極和主動。
鳳英辦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回來,大家都光脫脫地吃。我和阿輝因爲已經對衆村女均分雨露,所以也沒有再對她們選擇性地插入肉體。梅香夾東西給我吃時,我就把她摟過來。阿萍過來時就抱阿萍。當然,並不是單純摟抱那麽簡單。一定要把肉棍兒塞入她們的肉體才可以,否則她們怎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我懷中呢?
鳳英說她們這里還是第一次玩得怎麽熱鬧。阿輝說他以后還會帶朋友來玩。談笑之間,巧玉回來了。鳳英開門讓她進來時,巧玉羞得臉紅耳赤。衣著整齊的她很快就被春蘭幫她脫得一絲不挂。阿輝見到巧玉的陰戶光潔無毛,立即喜悅地把她的嬌軀拉過去上下撫摸。贊不絕口,巧玉的眼光老望著我,顯然她仍然記住我這個第一次闖入她肉體的男人。可是在這個場合,女人的肉體根本沒有歸屬。阿輝面向著我坐著,他把巧玉背向他抱在懷里。他的陰莖已經插在巧玉的陰戶,得意洋洋,一手撫摸她的乳房,一手摸在他露巧玉陰唇外的一截陰莖。嘻嘻哈哈地叫好叫妙。鳳英和其他三個村女都坐到我這邊來觀看。無形中阿輝那邊成了舞台,而我們這邊成了觀衆席。
阿輝見我們在欣賞,簡直得意忘形,他把巧玉全身吻遍,甚至連她的腳趾也照吮。巧玉好像受了感動,也把阿輝的肉莖銜在嘴里吮吸。阿輝打手勢招呼我過去,於是我也加入。扶著巧玉雪白細嫩的粉臀,把肉莖往她的銷魂小洞里插入。
玩了一會兒,阿輝和我不時換位。其他的村女也過來助陣。她們有的把乳房貼著男人的背脊,有的讓男人摸玩肉體。末了,阿輝終於在巧玉的陰道里射精,我也灌了她一嘴精液。這次巧玉已經有了經驗,她沈著地把我的龜頭緊緊吸住,直到我射精完畢,才把精液吞食下去。
阿輝仍然玩得興致勃勃,我卻累地想回酒店休息了。於是我先離開,留阿輝在鳳英那里繼續一男對五女。
我先打個電話給阿思,告訴她我對鳳英說過的事,阿思也問我今晚要不要她,如果需要,她會先來見我。已經有個客在酒店等她下班。我聽了,一時都不知道怎樣回答。
我勸她休息一下,她說精神很好,不過還是想見一見我。
我把電話擱起來,抓緊時間睡一會兒。
阿思提早一個小時下班來我這里,她一進房就脫光衣服和我躺在床上。阿思的肉體太吸引,我不可避免地又把肉莖插入她的陰道。她要走的時候,我卻在她陰道里射精。
因爲時間緊迫,她沒有來得及沖洗陰道,用紙巾墊在內褲里,就匆匆地走了。阿思離開之后,我的心有些難受,這是不是螟螟中的一種良心上的責備呢?
剛想睡,又有人敲門,原來是珊珊撞進來。她一進來就天真地說道:“今晚我可以留下來過夜了。我真是欲哭無淚。我給錢珊珊叫她走,她收了錢卻不肯走。先是說借浴室沖洗。沖洗好了卻赤條條地鑽入我的被窩。我拿她沒辦法,有說很累。要睡一覺再玩,珊珊見我答應讓她留下,倒很聽話,乖乖地讓我摟著睡。我摸著她小巧的手兒和腳兒,也撫摸她有趣的乳房和陰戶。還沒有真正進入她的身體,卻胡理胡塗地睡下了。
睡夢中,我覺得有甚麽在動我肉莖的龜頭。睜開眼睛一看,原來珊珊不知甚麽時候已經把頭鑽到我雙腿之間,小嘴兒含著我的龜頭在吞吞吐吐。我被她吮得很舒服,便詐睡讓她繼續。可是肉莖漸漸膨漲,我也忍受不住自己的沖動。於是,我叫珊珊趴到我身上,並把她的小洞套上我的肉莖。小妮子立刻照著我的話做了,不但把細腰一扭一擺,還拉著我的手去摸她的乳房。這種玩法我雖然很受落,不過她還小,畢竟氣力不夠,難以持久,所以后來還是由我站在地上,把她雙腿屈在我胸部,然后一邊摸玩著她白嫩的乳房,一邊把肉莖往她的小肉洞抽抽插插,直至出精。
這時已經是早上九點多了。阿輝帶著巧玉上來。說是要借浴室沖涼。可是他一見到嬌小玲珑的珊珊,立刻對她發生興趣,於是,在巧玉進去沖洗的時候。阿輝就和珊珊插上了。巧玉沖洗完出來,見到阿輝把珊珊捧著玩“龍舟挂鼓”。也赤裸地依著我,欣賞著珊珊的嬌軀被阿輝抛上抛下和肉莖在她陰戶里進進出出的趣景。
我和巧玉都看得興奮起來,終於又再來一場。先是我仰躺在床上,讓巧玉“坐懷吞棍”。她累了之后,就伏在床上,讓我從后面“隔山入洞”。玩了一會兒,又叫她躺在床沿,粉腿高擡,讓我玩“漢子推車”。最后,我站著把她的粉臀抱起來嘗試“龍舟挂鼓”。我終於又一次在巧玉的陰戶里出精。才讓她挂在我身上進入浴室。
沖洗的時候,我問巧玉道:“剛才我們玩的時候,你還會不會痛呢?”
巧玉笑著說道:“我已經不是處女了,爲甚麽還問我痛不痛?”
你雖然已經開了苞,畢竟不像鳳英她們那麽老練。況且剛才我們玩得那麽劇烈,我擔心弄傷你了。”說著,我的手輕輕撫摸了巧玉光滑的陰戶。
巧玉道:“如果是剛才讓你那樣玩,倒是算不了甚麽。可是昨天晚上給阿輝玩了整整一個晚上,可能有稍微插傷了。不過剛才你把我弄得很興奮,我並不覺得有甚麽不適,現在讓你提起,就覺得下面有的微痛。不過這並不要緊的,要你很享受就好我又問她道:“阿輝很勁是不是?昨晚和你玩了幾次呢?”
巧玉低著頭說道:“不太記得了,你出來之后,阿輝說要打水戰,叫我和姐妹們一起和他進入浴室里玩。好在我們的浴室夠寬夠大,六個人都可以擠在里面。阿輝在讓我們洗澡時,仍然不忘摸捏我們的身體。隨便把我們其中一個摟在他懷里,就把他那枝肉棍插進來。他並沒有抽送到出精,就拉另外一個女孩子玩。說是在替我們洗刷陰道。所以每一個姐妹都讓他摸過和插過才罷休。”
“昨天晚上,阿輝一定纏著你不放了!”我插嘴說道。
“沖洗好之后,姐妹們擁著阿輝回到房間里的大床上。我們輪流吸吮他的陰莖,他也吻過每個女孩子的陰戶。后來阿輝就專拿我一個人來開心了。他要我坐在他的懷里。
雖然姐妹們都圍住他。但是他是對她們摸摸捏捏,他那條肉棒子,一直插入在我的肉體里。姐妹們紛紛要和他親熱,他才讓她們一字排在床沿,又把粗硬的大肉棒輪流插入她們的陰戶里,把每個女孩子再抽送一會兒,就叫她們先去睡。留下我陪他睡覺。”
“在你們那群女孩子之中,你最逗人喜歡啦!就是我在場,我都一於選擇你來玩,因爲你實在太可愛了。”我撫摸著她的乳房說道。
“你如果喜歡我,有時間再來找我啦!你是第一個進入我身體的男人,你給了我美好的第一次,我會永遠記住你的!”
“我雖然和許多女孩子歡好過,然而和你卻是特別罕有。你的型像也將深深地烙在我腦海中,成爲我永遠的回憶!”
“巧玉情心款款地把頭於在我的胸前,倆人卿卿我我,直到阿輝抱著珊珊進來,才把浴室讓出來給他和珊珊使用。
巧玉和珊珊離開后,我和阿輝也趁人流還不太擁擠,腳步浮浮地過境回港。在火車上阿輝還在大贊阿思和巧玉的好處,和回味昨晚在鳳英那里的帝皇享受。我卻已經累得睜不開眼皮。

  給優名單(0)  回應(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
[目前是 舊回應在上方][變更為 新回應在上方]
[0.20]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