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1)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四八五章墊后

ach9140
本文:2018-08-12T20:47:30


從草原到那片更加干旱貧瘠之地,曾經發現千粒金的地方,邵玄依照記憶中稷居教他辨識草藥的知識,讓部落的人都準備了些。

一路走來,太多的事情,追殺的,山林中的各種危險,傷員們消耗了不少藥物,泰河部落送的那些都已經快見底了,雖然中途他們自己也采過草藥,可是耐不住消耗大,現在手頭的藥物已經不多了。沒覺醒圖騰之力的人,以及那些年邁的老人們,即便很多時候被人背著扛著,長時間下來也難免出現病態。

從部落出發到現在,已經二十天了,后面還有一段長路,得繼續撐下去,這個時候自然要多備一點藥草。

邵玄教部落的人辨認這一帶的藥草,若是遇到了就摘下來準備著。

抬頭看向天空,邵玄發現,高高的地方,一只飛鳥從空中飛過,看不清長什么樣,它飛得太高,且靈活,就算用箭也難以射下來。

“怎么了?”征羅走過來問。

“那只鳥,又出現了。”邵玄指了指空中那個影子。

“又?”征羅警惕起來,“應該是有人養的,或者追蹤咱們的動向。”

“首領,你說,為什么王城那邊的人,到現在都還沒出現?”邵玄問。

“你的意思是……那只鳥是王城人的?!”

征羅沉默了。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他知道,王城里的那些人,一旦下決定對付誰,肯定會出手,前面他們遇到的那些,只不過是王城的人先放出來的觸角而已。

既然其他人都能追蹤到炎角部落的動向,王城的人肯定不會什么都不知道,沒現身,可能是在等最好的時機。

“他們也來了?”征羅問道。雖是疑問,但征羅心中已經有了五分確定。

“王城的人不適應山林。到現在都沒出手,大概是在等我們離開山林,到開闊的地方再出手。”邵玄想了想當初過來的時候,所經過地方的地形。“出了這片荒山,會經過更開闊的地方,人比較多,路也算平,只有走過那里。才會進入半沙漠地帶。王城的人,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就是在中間的那段路上。”

征羅心中發沉,雖然他們平日里也看王城那些裝腔作勢的人不順眼,但不得不承認,能夠打下如今的地盤,發展到現在的規模,現在的六大貴族,曾經的六個最強的部落,實力絕對不容小視。現在隊伍中有小孩老人還有沒覺醒的女人。他們根本放不開戰斗,也不可能放棄這些人。至于解決的辦法,除非留下一部分人,擋住王城的追擊隊伍,讓部落剩下的人繼續趕路。

對上王城的人,極有可能永遠都跟不上隊伍了,連火化都不行。不過,為了部落,犧牲在所難免,即便是征羅自己。也做好了留下的準備。

“總得安排出一些人墊在隊伍后面。”征羅看了看周圍層疊起伏的荒山,道,“我去跟多康商議一下。”

隊伍在趕路的時候,征羅就依照各家的情況。找戰士們談過,有些家庭里面,全靠一個人支撐起來的那種,肯定是不能讓他加入這個墊后的隊伍的。

征羅算了算,要暫時擋住王城的隊伍,至少要分出來一千人以上。否則根本起不了多大的用。

征羅本來是想自己也加進去的,但他是首領,得帶隊,即便他自己想,其他人也不會允許。沒有首領的隊伍,怎么走?現在認命新的首領?

“我加進去就行了,哥你帶隊伍繼續走。”征承大步走過來說道。

雖然征承為人比較莽撞,但是實力并不比征羅弱多少,要不然當年也不會跟征羅競爭首領之位。平日里兩兄弟看不順眼,這種時候,征承站了出來。

征羅看著這個弟弟,突然感覺眼睛酸澀,張嘴想要說話,被征承打斷道:“別廢話,就這樣,有多少人了?我看看。”

說著征承就將征羅手上的那張寫了名字的布搶過去,“喲呵,多康和廣義那倆也在啊,瓦察也在,嗯,不錯不錯,還有騅那小子,有膽,還有邵……哎不對啊,哥,這上面怎么還有邵玄的名字?你怎么能讓邵玄在這上面呢?你這首領越做越糊涂了!”

征承是逮著機會就數落他哥。

征羅一聽也愣了,撈手將布奪過來,他當時趁休息的時候跟大家說的,然后將布放在一塊石頭上,讓符合要求且愿意留下的人將名字寫在上面,當時圍在那里的人太多,他沒注意,邵玄這小子什么時候將名字寫上去的?!

隊伍里誰都可以留下,即便是征羅,在必要的時候也會留下,唯獨兩個人不可留下,一個是巫,很多事情沒有巫根本辦不了,這一趟離開,必須有巫在。而另一個人就是邵玄。

邵玄可是部落的長老,戴著先祖骨飾的,要想帶著部落回到故地,除巫之外,缺了邵玄也不行,更何況,邵玄本就是那邊的人,沒邵玄帶著,即便能夠回去,也會困難重重,他們對那邊兩眼一抹黑。

“劃掉劃掉,趕緊將邵玄的名字劃掉!”征承不知道從哪里摳出來的一團墨綠色的泥,糊在邵玄的名字上。

接下來幾天,隊伍繼續走,征羅則繼續核對名單,看看是不是符合自己所說的條件,等快要離開這片荒山了,征羅才將最后的名單報出來。

這一千人,將在隊伍后面墊著,若是碰到王城的人,他們就得扛住,他們就是部落最后的一面盾,來擋住王城的長矛。

隊伍中透著一股悲戚的氣氛,不過這幾天有什么事都已經交代好了,這些人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以及可能的后果。

征羅報完名單,簡單說了一番后,收好布,打算抹一抹泛紅的眼睛,雖然一路過來,見過不少死傷了,可這一次,不是前面那些小勢力,而是一場硬仗。作為首領,征羅心里也覺悲涼,只是,為了回去,必要的犧牲還是得做的,若是后面有必要,他自己也會站出來。

剛揉了揉眼睛,一睜眼征羅就見到站在面前的邵玄。

知道邵玄為的是什么,征羅低咳一聲,“邵玄,你知道的,我們部落里,其他所有的人都可以留下,包括我,都能在墊后的隊伍里,唯獨你和巫不能,否則誰帶部落回故地?”

邵玄頓了頓,道:“我只是想試一試。”

“試什么?”征羅疑惑。

“若是遇到王城的人,我想嘗試阻擋他們,擋不住至少能給他們制造點麻煩。”

“你?你想給他們制造什么麻煩……不對,你想借先祖的力量?!”征羅猛地盯向邵玄。

“是。”邵玄點頭。

“不行,你是要借著先祖的力量帶部落回去的,不可以在這里冒險,我們好不容易走到這里了,不能拿這個來賭!”征羅嚴詞拒絕。

“若是先祖他老人家在這里,也不會愿意看到大家為了回去而全部死在這里的。首領你知道,我能從王獸嘴下活著,王城的人過來,我也能繼續活著,而且,還能讓戰士們輕松一點,給隊伍多爭取一些時間。”

“不行!”

“先祖也同意了。”

“你放……”

“不信你問骨飾。”邵玄將骨飾取下來,遞向征羅。

征羅面上的肌肉使勁抽了兩下,他屁來的本事跟先祖溝通?一直都是巫跟先祖溝通的!

見邵玄依然盯著自己,征羅看了看遞到眼前的骨飾,糾結地扭頭,甩手,“去找巫!巫說怎么辦就怎么辦!”

邵玄咧了咧嘴,巫不會反對的。

巫的確沒有反對,只是在聽到邵玄說要留下墊后的話之后,面無表情盯著邵玄看了將近十分鐘,盯得邵玄額頭都冒汗了,才淡淡道:“去吧。”

如果不是巫握著拐杖的手,因太過用力而手背青筋凸起的話,旁人肯定會以為巫心里也如面上那般平靜。

這種時候,沒有誰能平靜。對前途的迷茫和不確定,對即將到來的事情擔憂焦慮,然而,已經走到這里了,他們也不可能再回頭。

走出這片貧瘠的荒山,視野變得開闊,有了人氣。地上的草因為經常有人走動,而形成了幾條清晰的路,地面上還有一些清晰的轍痕。

周圍有來往的人,都是來往于部落之間的交易隊伍,不過相比起黑熊他們那些商隊,就要小得多了,只是一些小部落的交易隊伍而已,人數多的不過百來人,少的也就二三十人。

見到炎角這支隊伍,都投過來好奇的視線。他們沒見過炎角人,只是奇怪這支隊伍到底是哪里來的,像是經過了長途跋涉,身上的衣服也滿是臟污,面上帶著疲憊,卻掩不住那股氣勢。

不好惹。這是來往的人第一印象。

于是,這些人都埋著頭,加快步子離開,他們擔心炎角的人會搶奪貨物。

邵玄看了看天空,那只鳥已經不在了,但這并不意味著對方放棄監視,相反,對方是覺得沒必要再監視了,因為,他們已經快來了。



  評鑑名單0  回應 (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aa - 114.37.166.13
1 F:2018-08-12T22:28:14

aa

[0.66]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