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2)
通報違規

 愛妻之深

jiouguai
本文:2018-08-12T16:30:20


  
  升職已經一年多了,工作亦漸漸變得越來越繁重。新職位是一顆燙手山芋,有人辭鄉
,有人新科。因為接洽的都是國內大客,每一次會面,首先談的都不是合同計劃,而是哪
裡的風花雪月。吃的不只是美酒佳餚,還有各種和顏悅色,吃喝玩樂不再是吃喝玩樂,而
是動輒千萬元的合同,亦是每況愈下的身體。我的職位升遷,說穿了就是成了負責帶團召
妓的領隊一樣。

  「嗯——嗯——嗯——嗯——」

  託賴!乘這升職之便,寓工作於娛樂。開始的一陣子,總是有應接不暇的新鮮刺激,
為了取悅貴客,人妻熟女,青春美眉,甚至國外的金絲貓,每次都有令人慾火中燒的興奮


  「嗯——嗯——嗯,嗯——」

  但,偷吃的多了,男人總會慢慢學乖起來。能推則推,推不掉的也只是一次半次。因
為每當想起家裡還有一個漂亮妻子等候我的回來,我的心就會變得彆扭。說到底,叢木再
茂、花草再盛的花花世界,其實也及不上自家的小庭園。再奢華再宏偉的夜店,也不及家
中的溫暖狗窩。

  「嗯,嗯——嗯——嗯,嗯——」

  更何況,要說外表的話,我的妻子小遙可是當年的大學校花之一,琴棋書畫,多才多
藝,尤其那個彈奏鋼琴的身影,就像是活在另一個時空的仙子一樣。而且還有不得了的均
稱身材,胸前的C罩杯,由嬌小身體承托起來特別搶眼。那個水滴形狀,粉色的乳頭,我
敢說沒一個男人看見了不硬起來?回想當年還沒追到她時,身邊的同學都私藏小遙的偷拍
照片,春天的雨濕,夏天的清涼,秋天的短裙,冬天的絲襪,全都被他們拿來作打手槍遊
戲裡的目標。

  「嗯嗯——嗯,嗯——」

  記得千辛萬苦把她追到手了,答應了,交往了,那刻的高興心情至今難忘。但如果把
這個心情,拿來跟第一次和小遙做愛的感覺相比,根本不足掛齒。

  「呃,嗯——嗯,嗄——嗄——」

  那一晚的每個小節我都記得,第一次接吻,她的靦腆,她的氣息都歷歷在目。第一次
埋首她的酥胸上,那個奶香,軟呼呼的質感,仍然歷久常新。第一次細嚐她的小穴,鹹香
腥臊,都成了催情之藥。第一次進入她的身體,哼……

  「嗄嗄,咳——咳,嗯——嗯——」

  第一次進入她的身體,那種緊緻,那種擠壓……還有那種冰冷,這些感覺至今不變。

  「嗯,嗯——你今天見客又去喝酒了嗎?嗯——」

  「……對,喝了一點而已。」

  「你喝的不少吧,嗯——幹完了後,我給你,嗯——拿一點解酒藥吃吧,嗯——好嗎
?」

  「呃……」又來了——她又要開始喋喋不休的嘮叨起來了——為了保持自己的性趣,
我只好吻下去,好讓小遙沒有說話的時機。然後合上了眼,一邊攪弄她的嘴巴,一邊感受
她的體溫,一邊埋頭苦幹這個我已幹了千百遍還是如此乾旱的小穴。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越是幹得賣力,小遙的叫聲越是顯得單調乏味……或者,一直以來,她的叫聲都不
是因為被幹得興起而自然發出的。而是像被人敲了一下,雖然不痛不癢,但嘴巴還是自然
吐出來的一下濁音。或者,只是因為看見我幹得滿頭大汗,逼不得已而來的逢迎,就像我
這半年來接洽貴客的樣子一樣,投其所好,為了不掃對方雅興而好歹裝出來的配合。

  「嗯,嗯——啊!」她的叫聲,隨著我的精液洩出,亦換成了喘息聲以及日常的說話
「嗄嗄,嗄……幹完了嗎?要不要一起洗澡?」

  性事,不再是盛事,而只是一場剩事。

  「呼嗄……不了,我想先抽一根煙。」

  「如果抽煙……」

  「我會到廚房裡去的了……開著抽扇,對吧。」沒待小遙說完,我一邊清理身下穢物
,一邊拿著短褲走到外頭。離開睡房的時候,那個妸娜曼妙的身影亦已經走進衛浴間,一
如往常的清洗她的身體,清洗我在她身上留下的體液汗水。

  結婚的時候,朋友常說,我很性福,追到了大學校花還能共偕連理。家有嬌妻,每天
最期待的事情便是盡快回家,肆意騎到嬌妻身上做愛做的事……曾幾何時,我也深深相信
自己是世上最幸運的人!但外人永遠不會知道我的落寞,他們永不知道,家裡放了一個嬌
美的充氣娃娃是怎樣的心情——不管你如何幹它,溫柔的,還是粗魯的,她都只是一個冰
冷的充氣娃娃。

  跟一個有性冷感的女生做愛,那不是做愛,而是抱著充氣娃娃打炮。

  那,跟一個有性冷感的漂亮女生做愛呢,又如何……極其量,就是跟一個賞心悅目的
充氣娃娃打炮的感覺罷了,不是嗎?

  初相識的時候,她不會說,我理所當然不知道這件事情。就算開始交往了,發生性關
係了,我才漸漸按圖索驥摸索出來了。直至到了談婚論嫁階段,小遙才在我軟硬兼施的逼
供下,對我坦誠她有性冷感一事。但,當時的我,是一個仍然相信愛能夠征服世間萬難的
傻氣小子,而且我相信自己,亦相信我們之間的愛,能夠讓我慢慢改變小遙的身體。

  噓——多天真的想法!

  愛,都改變不了的事情,難道做愛就行了嗎?

  拍拖五年,結婚兩年,這些時間裡所謂的恩恩愛愛,大抵上十年如一日。體位、姿勢
,小遙都是以不變回應我的萬變。偶而見我累了,她才會翻一個身,讓我從她的背後進入
,要不然就是永遠的傳教士體位。如果體位問題都是如此,更遑論別的玩意了,例如口交
,我跟她的比數是十比一,甚至更多。那時候,為了讓她能夠投入情緒,我總是舔她的私
處舔得口乾水竭,然後還被投訴舔得她快破皮了。更甚者,面對愛撫,她給我的回應不是
靦腆,而是被搔擾的齷齪。

  而所謂的三年造人大計亦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的事情。而且,算上來七年了,
已經是人們常說的七年之癢……我只想說,我從沒有被好好滿足過。我的熱衷之於她的抗
拒,我的冷淡之於她的接受,我的接受之於她的放鬆。現在,我越是表現得只求純粹生理
發洩,她越是表現得鬆容面對。

  面對她行禮如儀卻之不恭的態度,我真的很泄氣,造人大計亦是捕風捉影……因為這
些不是做愛做的事,更不是兩夫妻之間該有的床笫氣氛。我不想把自己深愛的妻子,視作
如外頭隨手拈來的妓女般,不想她只是一具純粹讓我發洩生理欲望的器具,不想把做愛做
的事淪落成雙方只求草草了事的粗疏玩意……但小遙,似乎樂於接受自己只是一個躺在床
上發出單調叫聲的女人。

  「喂。」溫柔喊聲傳來,髮鬢微濕的小遙探頭進來廚房,微笑說道「你抽完煙了嗎?
已經很晚了,要快一點去洗澡喔!工作了一天,剛才還出了一身汗……豬頭,你在發呆嗎
?在想什麼事情?」

  「呃……沒喔。」

  「你剛才喝得很多了吧?要吃解酒藥嗎?」

  「不了不了,我……現在去洗澡了。」

  「哼,又嫌我嘮叨了嗎?」說罷,小遙突然抱住了我送來香吻,開玩笑道「要洗乾淨
一點喔,也別忘了要好好刷牙呢!又喝酒又抽煙的,嘴巴都臭臭的。」

  我知道小遙很愛我,這是我從不會質疑的事情。

  我們之間有愛,但……唯一沒有的是做愛。



  評鑑名單0  回應 (2)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1523 - 118.166.53.146
1 F:2018-08-13T21:52:34

ge

(觀光客) Uhuh - 178.128.177.86
2 F:2018-08-14T06:26:09

Good...

[0.6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