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1)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四六八章挖!

ach9140
本文:2018-07-13T22:07:42


鹽洞內一片漆黑。

在最里面,挖火晶的那里,有十來個人正揮動著手上的武器,想要將旁邊地面上的那些火晶撬起來。

當時出事的時候,烈狐的首領和森部落的首領他們,因為逃離得匆忙,根本沒來得急將已經挖出來的火晶帶走,放在旁邊的裝火晶的筐子也被踢翻,火晶散落在地,被坑內蔓延出來的冰霜凍結。

當時確實有一些人跟著烈狐部落的首領離開,但也有一些人沒能逃掉,錯過了逃離的最好時機,便留在洞內,其中也有人覺得呆在洞內才是最安全的,所以并未跟著首領沖出洞。

如今,首領不在,洞內的人死的死,傷的傷,沒人管他們了,聽跑出去又回來的人講,外面出現了一只巨大的兇獸,不可力敵,便只能回來先躲著。

有人知道火晶的事情,便動了心思,來到這里,想要將地面上那些火晶都給撬出來。火晶對于圖騰戰士的吸引力還是非常大的。

四個人在挖,旁邊一個人舉著火把,不遠處還守著二十多個人,防著別人過來搶。好在逃進洞里的人,雖然也有進入下層鹽洞的,卻并沒有一直往最里面沖,他們擔心最里面也不安全,因為靠里面的地方有很多冰霜,還有被凍死的人。若安全的話,當時兩位首領就不會往外跑了。

火晶坑旁邊,舉著火把的人,即使離火源近,也覺得周圍涼颼颼的。

他周圍的地面上全都是白色的冰霜,他們沒有親眼見到當時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能通過眼前所見而推測到。

“你們快點!”不遠處守著的人催促道。他們覺得周圍實在太冷,若是有火晶能用一用就好了。

“挖個火晶而已,怎么這么慢!”有人嘟囔。

“說得容易,你知道這些冰有多硬嗎?!”揮舞著劍的人喘著氣,他們也不明白,為什么越靠近坑洞,冰就越硬,而且,這里的冰與外面的冰不一樣,實在是太硬了,明明火晶都已經露出來一半來,卻仍然難得撬起。他們手里的銅質兵器并不是多好的,只能算普通,就是安城里的商人們大批大批賣出來的那種,使用起來就更難了。

刀劍砍下去,掀起的冰屑濺在他們面上,脖頸處,嘴巴邊。

一個戰士縮了縮脖子,抖動了下,伸舌頭將嘴邊剛才濺到的冰屑舔了舔。

“咸的。”那人說道。

“廢話,鹽洞里的當然是咸的。”

“嘶,好冷!”

忽聽到動靜,一個守在不遠處的戰士哆嗦著道:“洞外發生什么事了?”

洞內有人群的躁動聲,這讓他們很不安。

隱約聽到有人喊:“就在外面,它就在外面!”

“那只巨獸進來了?!”守在那里的人慌了。

“不,它進不來,肯定進不來。”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說服別人。

“可是前面的人……”

話還沒說完,他們就聽到一聲咆哮。

位于上層鹽洞的人,這一個瞬間,他們仿佛正面遭遇了帶著冰霜的強勁的狂風,吹得人呼吸都停滯,眼睛無法睜開,如同置身洞外的暴雪里。

而下層的鹽洞內,一個戰士抬手擋住迎面吹來的風,這里的風沒有上面那么大,畢竟上層巖洞里還有不少人,他們擋住了大多數的勁風。

“喂,前面的人,到底發生什么事了?!”一個戰士迎風喊道。

無人回應。

咔咔咔——

他們似乎聽到耳邊有這樣的聲響。

火晶坑旁邊,拿著武器撬火晶的人這時候也停下來,旁邊的火把已經在剛才那陣風之下熄滅。

熱源消失,寒冷刺骨。

拿著熄滅火把的戰士憑著記憶,迅速躲到后面一個凹陷的地方,背著風將準備好的點火的工具拿出來,熟練地辨認出點火棒一端涂抹的膠狀物,然后掏出火石摩擦。

呼——

火焰在點火棒上燃起。就這點火,不夠熱,他想將火把點燃。風變小了,應該能燃火把了。

可是,還沒等他點燃剛才熄滅的火把,點火棒上的火瞬間熄滅。

“瑪的!”

罵完之后,那戰士感受著周圍越來越低的溫度,呼吸著快要將肺都凍住的空氣,小聲問向幾步遠處挖火晶的戰士:“你們身上誰還有點火棒?我最后一根已經用完了。”

沒有人回應。

周圍一片死寂。

那戰士還想說什么,可是,他發現意識似乎已經開始脫離這具身體,周圍的寒冷已經感受不到了,只覺得身體沉重,僵硬得無法移動,直至完全失去意識。

若是有光,會發現這個戰士從面上到腳下,已經覆上了一層白霜。

而幾步遠處,原本挖火晶的人,保持著拿著武器的姿勢,僵硬站在那里,沒有一點呼吸和生命氣息,不遠處守衛的二十多個人,沒有一點心跳聲。

周圍的咔咔聲還在繼續,冰霜將整個鹽洞的上下兩層全部覆蓋,所有的生命,全部停止。

另一邊,炎角的鹽洞內。

三位首領木著臉,他們已經不知道該露出什么表情了。

剛才的聲音他們也聽到了,他們能夠從這聲音中感受到其中的殺氣。奇怪的是,這種殺氣并不算多強烈。

這是一種直覺。

“或許,它根本就沒將我們放在眼里,他只是想報復驚擾它的人?”邵玄往好處說,雖然有安慰其他人的目的,但也不是亂說。

就如當初他在石蟲王蟲的巖洞里迷路的時候,周圍的石頭也在變化,他離那只王蟲不算太遠,他不信那只王蟲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只是忽略而已,就像人們走在路上,會無視掉一只腳邊的螞蟻。

“又或者只它今天心情好,所以殺氣不強烈?”征羅試探道。剛才邵玄可是說過,那只王獸的心情不錯。

“不管如何,別去主動招惹它就行了。”這只王獸的脾氣雖然比石蟲王蟲差,但跟山林里的兇獸比起來,還是要好一些的。無視就無視吧,對他們來說是好事。

突聽一聲震動,然后接著又一聲,再一聲……只是,每一聲都在遠去。

邵玄快速來到洞口,一會兒沒呆在這里,洞口的縫隙已經再次被雪埋住。

推開雪,邵玄往外面望去。

他看到風雪之中,那個如蛇一般的身影,一下一下跳動,身體在地面爬行一會兒又跳起來。

還真是……活潑。

等聲音遠去了,聽不到了,洞內的人都不禁長呼一口氣。

“它走了嗎?”征羅問。

“應該暫時離開這里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再回來。畢竟這里應該是它的巢穴。”邵玄道,“我出去看看。”

“我也去。”征羅轉身對多康道,“你管好洞里的人,別讓他們往外亂跑。”

見征羅和邵玄出去,另外兩位首領也決定出去看看,他們也想知道外面到底變成什么樣了,趁現在那只王獸不在。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若是能夠活著回去,或許能夠將這個經歷記載在獸皮卷上,讓部落后人們知道在這片山林里,還有這樣一個居住著王獸的神奇地方,他們在這個神奇的地方,挖了幾百年的鹽礦。

順便也確定下,能不能離開這里。

仔細聽聽周圍,邵玄推開巖石快步走出去,等其他三位首領也出來,便將洞口的巨石再次推回去。

外面仍然刮著大風,大雪彌漫,比洞內要冷得多。

怪石之地已經被移平,再次覆上了一層厚厚的雪。

“去烈狐的鹽洞那邊看看。”征羅建議道。

“嗯。”

四人小心往那邊過去,沿著那條巨獸爬過的痕跡,一直走到烈狐部落的鹽洞前。

巨獸爬過的地方都有一層硬硬的冰霜,涼意從腳底板躥上來,當他們看到烈狐鹽洞的情形時,覺得挨點凍真不算什么,總比這些倒霉鬼好

烈狐的鹽洞洞口周圍都覆上了一層厚厚的白冰,這些冰霜也讓洞口縮小了很多,與腳下地面齊平的進洞口,已經有一層近一米高的冰。

跳上去,往洞內走。

征羅拿著發光的晶石,將洞內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靠近洞口的地方有人被凍在冰層之下,這應該是在逃走的時候就被踩在這里的。

繼續往里走,他們看到了一些碎塊。

是的,碎塊。

凍結的人,一個個都裂開了。

森冷的寒意從尾椎沿著脊柱往上沖,后頸的汗毛根根立起。即便是三位首領,心里也猛地顫了顫。

邵玄抬腳繼續往里走,那里堵了一些人,都站著,身體完好,只是都被凍住全部覆蓋上一層白色。

從這些人之間的間隙經過,四個人來到了下層鹽洞。

本以為下層會好些,卻發現,并沒有好多少。

雖然探查到這里并沒有其他生命氣息,但真正見到,還是忍不住心中恐懼。覆蓋著一層白霜,模糊能看出點他們的表情,也能從他們的動作猜到被凍住前他們想做什么。

“火晶?”離得近了,征羅感受到火晶的存在。

一聽“火晶,”另外兩位首領頓時將剛才的恐懼感拋到一邊。

發現了地上被凍住的火晶,三位首領熱情來了。

王獸不在,洞內又沒有其他活人,地上又有火晶,該干什么?

挖!!



  評鑑名單0  回應 (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JDX
1 F:2018-07-13T22:11:22

ge

[0.40]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