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6)
通報違規

 [小說][轉貼]無職轉生_外傳_格雷拉特家的母親

有叫無淚
本文:2018-07-13T06:13:31

我的名字是塞妮絲·格雷拉特。

出生於米裏斯神聖國。那是個曆史悠久的國家,也是個美麗卻刻板,很適合用「清
廉」形容的國家。

我以伯爵家次女的身分在此出生。

就是所謂的良家千金。

當時的我是溫室裏的花朵。對世事一無所知,以為自己所見的範圍就等於全世界。

不過,即使這樣自我誇讚有點厚臉皮,但我認為自己是個好孩子。

我不曾違背過雙親的吩咐,在校成績也很好。

總是確實遵守米裏斯教的教義,在社交界的形象也不錯。

甚至被一部分的人稱為「米裏斯良家千金該效法的典範」。

雙親應該也認為我是值得自豪的女兒。

如果我就那樣成長下去,大概有一天會在某個宴會裏被介紹給父母決定的對象。

對方一定是某侯爵家長男之類的人物。品行端正但自尊心強,把米裏斯教的教義視
為絕對準則,足以成為米裏斯貴族的範本。我會和那樣的對象結婚,生下孩子,成
為去任何場合都不失禮數的侯爵夫人,被記載在米裏斯神聖國的貴族名簿中——

那就是我的人生,身為米裏斯貴族女兒該走上的「路」。

然而,我並沒有走上這條「路」。

在成人那天,也就是我十五歲的生日。

我和父母吵架了。這是我出生至今第一次反抗父母,而且還離家出走。

一方面是因為我對繼續遵守父母教誨已經感到厭煩。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羨慕妹妹特蕾茲能過得比我更自由奔放。

各式各樣的原因促使我偏離原本的「路」。

偏離「路」的貴族要活下去是非常艱辛的事情。

不過,幸好我在貴族學校時有學會治愈魔術,而且還學到中級。

米裏斯神聖國是治療魔術與結界魔術都很發達的國家,然而大部分人只會學習初級
的治療魔術。習得中級的治療魔術後,就有機會前往米裏斯教團經營的治療院就
職,因此在學校裏會被視為特別的人才。

所以我自大地認為自己很優秀,去到那裏都可以生活。

見識真是太短淺了。

連如何在旅舍裏訂個房間都不懂的我很快就被不懷好意的人們盯上。

那些家夥宣稱他們正在招募治療魔術師,要完全不懂行情的我加入隊伍。提出的價
碼明明比初級治療魔術師的報酬還要低很多,但他們卻堅持這金額已經高於行情。

他們不打算支付正當的報酬,試圖蒙騙我成為廉價的回複人員。

愚蠢的我看到他們表面上的親切態度,就認為世上原來有很多好人。

要是當初就這樣跟著他們,一定會碰上更悲慘的遭遇。例如被當成阻擋魔物的盾
牌,命令我使用魔術直到暈倒為止,甚至有可能會對我本身做出不軌行為。

阻止這一切發生的人,是一個名叫保羅·格雷拉特的青年劍士。

保羅撂倒這些壞人後,把我強行帶回他所屬的旅行隊伍。

要不是有他們隊伍裏那個名叫艾莉娜麗潔的人向我詳細說明,我恐怕會以為保羅才
是惡人。

不管怎麼說,就這樣,我認識了保羅。

當初,我很討厭他。

明明本來是阿斯拉的貴族,他卻用詞粗魯,總是不遵守約定,幼稚沖動,愛錢,把
別人當白癡,動不動就出手摸人屁股,甚至以表現出滿腦下流想法的態度來強行追
求我。

不過,我知道他並不是壞人。

因為他總是會幫助我。

雖然會取笑我不知世事,卻會一邊抱怨「真沒辦法」邊伸出援手。

即使和我可說是正好相反,但保羅卻很可靠,自由奔放,而且也很帥氣。

所以我對他產生好感應該不是太奇怪的結果吧。

不過呢,他身邊有許多充滿魅力的女性,而我是米裏斯教徒。

米裏斯教的教義規定:「男女伴侶只能視彼此是唯一所愛」。

雖然我已經離家出走,不過自幼以來一直被耳提面命,在學校也被視為常識的米裏
斯教教義早已在內心根深蒂固。

所以隔天,我對他這樣說:

「如果你能不再對其他女性出手,我可以接受你。」

他笑著答應了。

我自己也清楚他是在說謊。

可是,我同時也覺得無所謂。

因為要是被騙,我就能對他徹底死心。

這時的我果然還是太欠缺考量,太粗心,也太愚蠢。

因為,這一次就讓我懷孕了。

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我滿心都是不安的情緒。

我完全沒想到保羅居然會負起責任和我結婚。

生下來的孩子叫魯迪烏斯·格雷拉特。

——也就是魯迪。

★  ★  ★

魯迪現在正坐在他妹妹的搖籃旁。

表情非常認真。

他讓那張和保羅有幾分相似的端正臉孔保持嚴肅,來回看著兩個妹妹。

「啊——啊——!」

諾倫才剛開口吵鬧,魯迪的表情就繃得更緊。

然而下一瞬間。

「嗚嘿嗚嘿~」

他吐出舌頭做了個鬼臉。

「呀……哈……哇……哇……!」

看到這個鬼臉,諾倫高興地笑了。

諾倫的笑容讓魯迪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又換回認真的表情。

「嗚——啊——!」

這次摸成愛夏大叫。

於是魯迪立刻轉向她那邊。

「噗嚕噗嚕!」

他用手抵著臉頰做出奇怪面孔。

「呀呀……呀哈……!」

愛夏也高興地笑了。

和諾倫的時候一樣,魯迪又帶著得意笑容點頭。

從先前開始,他一直在重複這些動作。

「嘻嘻嘻……」

看到魯迪的笑容,我也忍不住輕笑出聲。

因為,他很少笑。

就連在學習劍術和魔術時也是一樣,他總是一臉認真的表情,彷佛沒有什麼事情能
讓他感到滿意。

甚至對父母也很少展露笑容。

即使難得笑了,也是那種奇妙的皮笑肉不笑。

然而這樣的他現在卻對妹妹扮鬼臉,看到妹妹笑了之後,自己也笑得很滿足。

光是旁觀這光景,我就覺得很開心。

跟以前完全不同。

「呼……」

想起魯迪小時候,我歎了一口氣。

當初發現魯迪有魔術才能時曾經高興得手舞足蹈的我,在過了一陣子後,開始懷疑
魯迪是不是打心底瞧不起父母,也欠缺對家人的愛情。

畢竟,他和我並不親近。

「……不過,實際上並不是那樣。」

我是在上次那場懷孕騷動時,改變了這種想法。

莉莉雅懷孕,保羅坦承是他的種。

那時,我覺得自己被背叛了。

被保羅背叛,也被莉莉雅背叛。

尤其是因為保羅違背了和我的承諾,讓我內心充滿即將爆炸的怒氣。只要稍微掙脫
控制,我很有可能就會大吼要莉莉雅滾出去,或是宣布自己要離開。

還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在結婚前就想過保羅如果說謊就要對他死心。

在發生這件事之前,我幾乎忘了這念頭,但實際上似乎還沒根絕。

我的心情已經被逼上絕路,到了準備要接受一家離散的地步。

然而,這種心情卻因為魯迪而整個消散。

他擺出像是幼兒的態度,試圖圓滿收拾場面。

雖然他的做法並不是很妥當。

就算聽了魯迪的說法,我也無法原諒保羅。

不過,從他的言論與表情中,我看出了藏在背後的真心。

「對於家族關系即將崩壞感到不安」。

察覺到這點的瞬間,我才知道。

原來這孩子也用著他自己的方式珍惜著這一家人。

一產生這想法,先前認為他可能對家人欠缺愛情的疑心立刻消失。

當時也覺得怎麼能讓孩子感到不安,於是怒氣一口氣消退。

所以我輕易地原諒了保羅和莉莉雅。

要是沒有魯迪,事態應該不會這樣演變。

「嗯,小諾倫好可愛喔~將來一定會變成跟媽媽一樣的美女喔~到時候要一起洗澡
喔~」

魯迪正握著諾倫的小手哄著她。

平時總是一臉認真表情的魯迪,居然為了哄妹妹而用了和嬰兒沒兩樣的說話方式,
這模樣實在是——

(太可靠了……)

我從以前就覺得魯迪很了不起,最近甚至感到他非常可靠。

諾倫跟愛夏出生時真的是亂成一團。

兩個女兒就算在夜裏依然毫不客氣地放聲大哭,喂母奶後會吐,洗澡時還會在熱水
裏直接大便。

雖然莉莉雅說這樣才叫理所當然,這樣才叫普通,但我連晚上都睡不好,整個人都
累壞了。

這時魯迪出現,幫忙做了很多事情,彷佛在表示可以包在他身上。

他的手法看起來很熟練。

就像是以前也曾經做過。

他不可能還記得自己當初受人照顧的狀況,我想應該是參考並學習莉莉雅的動作。

該說不愧是魯迪嗎?

雖然小孩比起父母還擅長哄嬰兒這點讓人有點尷尬,不過實際上真是幫了太忙。

我沒聽說過有其他小孩能像魯迪這麼可靠,會幫忙照顧剛出生的妹妹。

看著魯迪,會讓我回想起應該還待在米裏斯神聖國的親哥哥。他跟魯迪一樣認真勤
奮,也擁有才能,被父親稱贊是貴族的典範,然而他對家人卻很冷淡,把妹妹視為
空氣。

雖然我認為他是個傑出的貴族,不過並沒有把他當成兄長尊敬。

只是,魯迪不會變成那樣吧。

他想必會成為一個受到妹妹尊敬的好哥哥。

實際上,他本人似乎也是如此打算,還在和保羅肩並肩看著諾倫跟愛夏時,宣布自
己的目標是「成為被妹妹尊敬的帥氣哥哥」。

不知道魯迪跟諾倫她們將來會變成什麼模樣?我從現在就非常期待。

「啊!哇啊!」

當我正在思考這些事情時,諾倫開始大聲哭鬧。

魯迪的身體一震,立刻朝著諾倫吐出舌頭扮著鬼臉。

「哇!哇!」

然而諾倫依然哭個不停。

魯迪先摸摸尿布確認有沒有濕,又把諾倫抱起來,還檢查背後是不是起了會發癢的
疹子,但諾倫還是一直哭。

如果是我一定會慌了手腳,大聲叫喚莉莉雅來幫忙。而且在喊完之後才會想起莉莉
雅外出採買,說不定已經陷入恐慌。

不過魯迪並沒有慌。

他一一確認可能原因,最後以手敲了一下掌心,轉向我開口:

「母親大人,現在似乎是喂奶的時間。」

在他提醒下我看了看時間,原來已經到這時候了。

每次旁觀魯迪和妹妹們一起玩耍,時間總是過得很快。

「好的好的。」

「請坐在這邊。」

我按照魯迪的指示在椅子上就坐。

接著掀開胸前的衣服,抱起大哭大叫的諾倫。

她似乎正如魯迪預料是肚子餓了,立刻含住乳頭開始喝奶,還露出似乎很滿足的表情。

像這種時候,胸中就會湧上自己確實成了母親的強烈實感。

「……嗯?」

這時,我突然注意到魯迪的視線。

每次我喂奶時,魯迪總會盯著我的胸前。

而且那眼神帶著深深的渴求和情欲,不該來自七歲的小孩。

如果保羅也在場,就會發現兩人不愧是父子,眼神一模一樣,讓人忍不住莞爾。不
過才這個年齡就表現出這種態度,會讓人對魯迪的將來有點不安。擔心他會不會像
保羅那樣對很多女孩子出手,害她們哭泣呢。

「怎麼了,魯迪?你也想要嗎?」

「咦!」

我半開玩笑地這樣問道,魯迪猛然一驚,趕緊移開視線。

然後才紅著臉,像是找藉口般地說道:

「才沒有,我只是覺得諾倫真會喝才一直看。」

「嘻嘻。」

這個可愛的態度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行喔,這是屬於諾倫的。魯迪你在更小的時候已經喝了很多,要乖乖忍耐。」

「……我當然知道,母親大人。」

即使嘴上說著當然知道,但魯迪卻露出有點遺憾的表情。

這樣的魯迪很少見,讓我產生一股特別強烈的憐愛感。

再多鬧鬧他吧。

「嗯~如果魯迪無論如何都想要的話,等你哪天娶到老婆時,或許可以拜托對方喔。」

「是,到時我會試著開口。」

哎呀?我還以為他會氣沖沖地反駁呢,結果他卻露出已經看開的表情隨口帶過。

是發現我在鬧他嗎?

雖然有點無趣,不過也可以說很符合魯迪的個性。

「……不可以強迫對方喔。」

「我知道。」

看到這種老成的反應,果然還是會讓人有點寂寞。

「嗝。」

我讓喝完奶的諾倫打了個嗝,把她放回搖籃裏。

接著拿布擦拭沾著口水的乳頭時,魯迪又看得目不轉睛。

嗯……看這模樣,將來成為這孩子老婆的女孩會很辛苦呢。

目前的可能候補是希露菲,但是那孩子有對魯迪言聽計從的傾向,即使不情願,恐
怕也無法強硬拒絕……

好。

萬一真有那一天,身為母親——

我必須狠狠斥責魯迪才行。

保羅大概只會教他怎麼把女孩子追到手,所以我得教他接下來的事情。

「唔……」

吃飽的諾倫露出滿足表情,很快開始打瞌睡。

看來睡覺時間到了。

「要好好吃,好好睡,健康長大喔。」

我摸著諾倫的頭對她這樣說,這時……

「啊!嗚!」

愛夏開始發出音量還算比較克制的哭鬧聲。

魯迪立刻把視線從我的胸部上移開,轉向愛夏。

「好~怎麼啦~愛夏?是背後癢癢嗎~?」

就像是剛剛照顧諾倫那樣,魯迪抱起愛夏,先檢查尿布,並確認她有沒有起疹子或
是被蚊蟲咬了……

最後,依然抱著愛夏的他帶著困擾表情望向我。

難得看到魯迪露出這樣的表情。

能看到他各式各樣的表情雖然令人開心,不過我不是很想看到他憂愁的摸樣。

「怎麼了?」

「那個,母親大人。今天莉莉雅小姐怎麼這麼晚還沒回來……」

「說起來的確是這樣。」

平時外出採買時,這個時間應該已經到家了。

會不會是出了什麼事?

……啊,我記得今天有來自要塞都市羅亞的商隊。所以莉莉雅說過今天預定要採買比
平時更多的東西,或許是因為這樣才稍微耽擱了吧。

「那個,關於愛夏……」

「嗯。」

「她好像也肚子餓了。」

「這樣啊。」

仔細一想,因為之前諾倫和愛夏是在同一時間喝過奶,所以也會同時感到肚子餓了吧。

平時都是我喂諾倫,莉莉雅喂愛夏,各自負責……

這時我注意到魯迪的困擾表情。

他保持那樣的表情,戰戰兢兢地開口。

而且還小心挑選著用詞。

「那個……母親大人。不知道莉莉雅小姐什麼時候才會到家,所以……雖然讓愛夏再忍
耐一陣子也不是不行,可是如果她繼續哭下去的話,諾倫大概也會跟著哭,呃……」

我是虔誠的米裏斯教徒。

因此,對於破壞一夫一妻戒律的保羅和莉莉雅,內心還有不滿。我知道他們不是米
裏斯教徒,可是依然有點厭惡自己的信念被迫扭曲。

魯迪大概敏感地察覺到這一點。

所以他會擔心……

會不會因為自己講錯一句話而讓母親不高興?

會不會因此對另一個妹妹做出過分的舉動?

對魯迪來說,包括諾倫和愛夏,還有我都是他的家人。

而且……既然事已至此,我也該那樣想。

可是,真的沒關系嗎?

如果我去喂愛夏,會不會產生不快的心情呢?

而且,要是魯迪看到那樣的我,會不會心生反感或是輕蔑呢?

「真是的,魯迪你在說什麼?好了,快把愛夏抱給我。」

就像是要消除自己的不安,我盡可能以最溫柔的語氣對魯迪說道。

「是。」

魯迪以戰戰兢兢的態度把愛夏交給我。

我抱起愛夏,露出另一邊的乳房讓她吸奶。

要是愛夏在這時候抵抗,我大概也會不高興吧。不過她卻是毫不客氣地吸住我的乳
頭,開始大口大口喝奶。

「……呼……」

我以魯迪聽不見的音量安心地吐了口氣。

心中湧上的感覺,和喂諾倫母乳時一模一樣。

也就是身為母親的實際感受。

真不可思議。

為什麼我會對喂愛夏這件事排斥成那樣呢?

為什麼我會認為自己給愛夏喂奶時會感到不快呢?

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必須忍耐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我自己也很清楚。

因為我是母親。

結果,沒有任何不一樣。無論是不是米裏斯教徒。

「看她喝得很開心呢。」

「呃……因為母親大人的母乳很好喝呀。」

「這種奉承話就不必了喔。」

魯迪看到喝著奶的愛夏露出似乎很好喝的樣子,還有我並沒有表現出厭惡的態度,
自己也換上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他是認為保護妹妹也是哥哥的職責吧。

真是了不起的想法。

說要成為「受妹妹尊敬的哥哥」的決心想來不是謊言?

不過呢,認為我有可能傷害愛夏這點倒是讓人遺憾。

「不是奉承,因為我還記得味道。」

「真的嗎?」

我嘻嘻笑著,伸手摸了摸愛夏的腦袋。

過了一會,大概是已經飽了,愛夏放開了乳頭。

接著她也和諾倫一樣開始打起瞌睡,所以我把她放回搖籃。

魯迪用比平時更溫柔的眼神看著我們兩人。

「魯迪。」

「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可以摸摸你嗎?」

「……沒有必要徵求我的同意,您想摸的時候就摸吧。」

魯迪慢慢地在我身邊坐下,把頭伸了過來。

我輕輕摸著他的頭。

魯迪是我第一個小孩,而且又不太需要照顧,所以在養大他的過程中,我沒有什麼
身為母親的實感,不過最近不一樣。

我打心底感覺到自己的確是這孩子的母親。

「……」

這時我突然感覺到一股熱氣,於是看向來源。

原來是春天的晴朗陽光從窗口照了進來。

窗外是一望無際的金色麥田。

平穩的春日午後。

我感覺很平靜,也很滿足。

總覺得非常幸福。

「真希望這樣的時間能一直持續下去。」

「是啊。」

魯迪點頭同意我的發言。

他是不是也覺得這個環境很舒服呢?

不過,我之所以能感到幸福,一定是因為有魯迪在。

要不是有他在,身為虔誠米裏斯教徒的我一旦成為兩名妻子之一,或許會哀歎自己
的不幸並帶著諾倫離家遠去,也有可能苛待愛夏和莉莉雅。

所以有他在真的是太好了。

因為如果他不是這麼聰明伶俐的孩子,我想必無法體會到現在的心情。

「魯迪。」

「什麼?」

「謝謝你成為我的孩子。」

魯迪露出因為吃了一驚而不知所措的表情。

接著他搔了搔腦袋,似乎很難為情地說道:

「我才該感謝您。」

看到魯迪如此可愛的舉動,我忍不住又輕聲笑了。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6)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阿符 - 42.72.104.26
1 F:2018-07-13T07:04:25

感謝分享

魔力導師
2 F:2018-07-13T07:46:27

@@

(觀光客) ge - 76.170.187.225
3 F:2018-07-13T10:25:55

ge

(觀光客) 123 - 218.166.39.145
4 F:2018-07-13T10:54:58

1

(觀光客) yy - 36.236.116.120
5 F:2018-07-13T13:57:45

3q

(觀光客) . - 58.114.136.63
6 F:2018-07-13T18:00:47

.

[0.26]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