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9)
通報違規

 [小說][轉貼]無職轉生_第十話「遭遇瓶頸」

有叫無淚
本文:2018-07-12T09:53:47

七歲了。

兩個妹妹,諾倫跟愛夏都成長得很順利。

尿了會哭,拉屎了也會哭,肚子餓當然哭,感覺心情好像不太美妙時就哭,其實沒
有什麼事情不對勁也照哭不誤。

晚上哭是當然的行為,早上哭也是當然的行為,至於白天更是精力充沛地哇哇大哭。

保羅跟塞妮絲沒兩下就被搞得神經衰弱。

只有莉莉雅依舊充滿精神,手腳俐落地照顧兩個嬰兒。

「這才對,這樣才叫作帶小孩!魯迪烏斯少爺那時實在是太簡單了!那種狀況並不
能稱為真正的養小孩過程!」

順便一提,因為我在生前弟弟出生那時已經習慣.所以並不是很在意嬰兒半夜哭的
狀況。

雖然也沒什麼好炫耀,但我在弟弟那時有照顧過嬰兒。所以現在能夠手腳俐落地更
換尿布,還幫忙洗衣服和打掃。看到我的模樣,保羅露出非常沒出息的表情。

這家夥就跟戰前的日本男人一樣,完全不會做家事。

雖然劍技確實厲害,村民對他的信賴也深厚到幾乎可以說是「超」信賴,不過身為
父親,他頂多只能算是個半吊子。

明明這已經是第二胎了……真是的。

★  ★  ★

講到這邊,為了挽回保羅的名譽,先來聊聊他的厲害之處吧。

雖然保羅渾身上下部是缺點,做人方面也怎麼看都是人渣,但我對他還算認同。

為什麼?因為他很強。

首先,關於保羅的劍術階級。

劍神流:上級。

水神流:上級。

北神流:上級。

三種流派都是上級。

而這個「上級」,據說是擁有才能的人專心鑽研一個流派約十年後才能到達的水准。

若以劍道來說,我想大概是四段或五段。中級約等於初段到三段,一股的騎士如果
能達到中級似乎就算是合格。至於聖級,必須擁有被稱為高段位的六段以上的實
力,不過這部分先姑且不論。

換句話說,保羅等於是在劍道、柔道、空手道各方面都擁有四段的本事。

而且全都練到一半就半途而廢。

雖然我認為他不是個像樣的大人,然而實力卻可以掛保證。而且,雖然他明明只有
二十幾歲,實戰經驗卻豐富得可怕。

他基於經驗講出的發言都很狡猾又實用。

由於他的理論太偏感覺派,所以我能理解的部分還不到一半,不過卻能明白都是些
正理。

這兩年間我一直向保羅學習劍術,然而直到現在都還沒有突破初級。雖然不知道再
過幾年培養出體力後會如何演變,不過目前無論我在腦裏怎麼模擬戰況,也無法建
構出打贏保羅的畫面。即使驅使魔術或利用策略,也完全無法取勝。

我曾經看過保羅和魔物戰斗。

其實正確的講法是「被迫」看過。收到魔物出現的通知時,他以「旁觀戰斗也是一
種經驗」為由硬把我也帶去,讓我待在遠處當觀眾。

我就老實說吧。

實在是太帥了。

敵人是四只魔物。

動作像是受過訓練的杜賓犬的狗型魔物「猛攻鬥犬(Assault Dog)」三只。

還有以雙腳行走,卻有四條手臂的野豬型魔物「終結野豬(Terminate Boar)」一只。

它們以野豬率領著狗的隊形從森林深處出現。

保羅輕鬆應付,一劍就砍下那些家夥們的腦袋。

我要再說一次,實在是太帥了。

該怎麼說呢?他的戰斗方式有種魅力,會讓人又是緊張又是激動。或者該說有一種
不可思議的節奏感,讓入覺得看起來很爽快。

我無法具體形容,如果要特地找一個詞語來舉例,那就是具備吸引力。

保羅的戰斗方式很有吸引力。甚至能讓人認同他為什麼可以獲得男性們的信賴,可
以使塞妮絲迷上他,讓莉莉雅願意付出身體,還有讓艾特太太著迷。

在村裏,他在「最想和他上床的男人」排行榜中得到第一名。

不,什麼想上床之類的事情還是先放一邊去。

我很感謝他的存在,感謝身邊就有個比自己更強大的人物。

如果沒有保羅,我恐怕會在這個世界裏三兩下就得意忘形吧。

大概會因為自己還算擅長魔術就跑去挑戰魔物,結果卻無法擊中「猛攻鬥犬」,最
後慘遭咬死吧。

對象也有可能不是魔物,而是人。

因為自以為是,所以跑去找根本打不贏的對手挑釁。

這是常有的事。

認定哪個人是敗類而想懲罰對方,結果反而被幹掉。

這個世界的劍士都強得超出常理。

只要拿出實力,能以最高時速約五十公里的速度奔跑,動態視力跟反射神經也超乎
尋常。

因為治愈魔術能讓生物不會隨便死去,所以他們出手時都會試圖一擊必殺。

讓我不由得認為,難道在存在著「魔物」這種東西的世界裏,人類也只能被迫變強
到如此地步嗎?

而且,就連擁有此等實力的保羅都還只是上級。即使光看「劍士」這個類別,就有
更多更多比他更強大的高手。這世界著名的人類和魔物中,有許多是即使一大群保
羅聯手也無法打贏的對象。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保羅教會我這種天經地義的道理,是值得感謝的存在。

不過呢,無論他擁有多少優點,在家也只是個沒用的爸爸。

奧運金牌選手要是犯了法也會成為罪犯,就是同樣的道理。

★  ★  ★

某一天,我一如往常地接受保羅的劍術訓練。

今天依舊沒能打贏保羅,我想明天也是一樣吧。

最近都欠缺進步的實感。然而,不實際去做就不會進步。

即使沒有實感,努力應該還是會化為自己的血肉吧。

大概。

應該是這樣吧?有化為血肉吧?

我正在想著這些問題,保羅突然以想到什麼的態度說道:

「對了,魯迪。你對學校……」

才講到一半,他卻不說了。

「……其實也沒必要。沒事,繼續。」

保羅舉起木劍,像是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

但我可沒聽漏。

「學校是指什麼事情……?」

「所謂學校,是指位於菲托亞領地的都市『羅亞』的教育機構,會教導讀書寫字、
算數、歷史、禮儀規矩之類的知識。」

「我有聽說過。」

「通常到你這個年紀就會開始上學……不過你沒有必要吧?讀寫和算數你都會吧?」

「嗯,是的。」

我宣稱算數是洛琪希教我的。

在家中財政因為兩個女兒出生而稍微陷入困境時,我曾經出手幫忙和帳簿大眼瞪小
眼的塞妮絲,讓他們嚇了好大一跳。我看他們好像又要上演認定我是天才之類的戲
碼,情急之下只好祭出洛琪希的名字。

結果是讓洛琪希的評價更為上升,這樣也好啦。

「可是我對學校有興趣,會有其他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小孩聚集到學校裏吧?或許可
以交到朋友。」

然而保羅卻不屑地啐了一口。

「學校並不是那麼美好的地方喔。禮儀規矩拘束無聊又一點用都沒有,歷史那種東
西就算知道也沒有意義。還有,你絕對會遭到霸淩。因為這附近的貴族家死小鬼們
都會前往學校,而且全是一些自己不是第一就不甘心的家夥。看到像你這樣的人,
應該會成群結黨地來霸淩你吧。理由大概會是『你這家夥身分這麼低,卻比父親是
某某侯爵的我在某某方面更厲害,實在太囂張了』之類。」

這聽起來像是保羅自己的實際經驗。

據說他本身就是因為厭惡父親的嚴厲和貴族的骯髒才離家出走。

所以那些禮儀規矩和歷史等等的內容大概也充滿了甩不掉的阿斯拉貴族虛榮,非常
難看又令人不快吧。

看在和保羅意氣相投的我眼裏,想必也會覺得很沉悶。

「原來是這樣,我原本還以為貴族的大小姐裏會有可愛的女孩子呢。」

「勸你還是放棄的好。那些貴族出身的女孩都會化上濃妝,梳著死板髮型,還散發
出很濃的甜膩味道,但是真正上了床把對方脫光後,就會發現她們因為完全沒在運
動,所以身材根本慘不忍睹。算了,也是有那種喜歡劍術,身材相當不錯的女孩,
不過大部分都是靠束腹來掩飾,脫了之後才能知道真相。爸爸我也被騙了好幾次……」

保羅望著遠方講出的這些話莫名地具備可信度。

雖然內容根本和人渣沒兩樣,不過一想到他是經歷過這些事情才能得到塞妮絲這個
好老婆,或許算是別有深意的勸世發言。

「那麼,我就放棄去學校吧。」

畢竟還有其他事情要教給希露菲。

而且基本上,明知會被欺負還要去上學,那叫作腦袋有毛病。

由於遭受霸淩而將近二十年都窩在家裏的人生可沒有白過。

「沒錯。如果要去學校,還不如成為冒險者潛入迷宮。」

「冒險者嗎……?」

「對,迷宮可是個好地方。因為那裏不會出現化妝的女人,所以一眼就能看出對方
到底正不正。而且無論是劍士、戰士還是魔術師,每個都擁有結實的好身材。」

先把人渣發言放一邊去。

根據書上所寫,迷宮這種東西似乎是一種魔物。

原本只是單純洞窟的地方因為魔力沉滯而發生變異,最後變化成迷宮。

迷宮最深處有著可稱為迷宮力量來源的魔力結晶,還有保護結晶的守護者(Boss)。

魔力結晶也是誘餌,散發出強大的誘惑力。

魔物會受到結晶引誘而深入迷宮,之後餓死、中了陷阱死亡,或是被保護魔力結晶
的守護者殺死。

迷宮則會吸收死去魔物的魔力。

不過呢,剛形成的迷宮有可能會反過來被魔物吃掉魔力結晶,偶爾還會出現因為崩
塌而毀掉的案例。

像這種莫名奇妙少根筋的部分聽起來就很像生物。

此外,不是只有魔物會被魔力結晶引誘。

還有一堆人類也會靠近。

這是因為魔力結晶是魔術的觸媒,因此交易的價錢非常驚人。雖說實際價格會根據
結晶大小而定,然而即使是小塊結晶,也可以賣出能讓人吃喝玩樂一年以上的金
額。對魔物來說,迷宮裏的財寶只有魔力結晶,不過看在人類眼裏卻不只是這樣。

經過一段時間後,迷宮會花費數年,把魔力注入之前吃掉的魔物和冒險者的裝備裏。

利用這種做法來制造出新的誘餌。

那就是魔力附加品。

魔力附加品和魔道具不同,似乎是一種使用者不需消耗魔力也能使用的魔法道具。
只是,大部分的魔力附加品都不會具備什麼有用的能力。

據說大半是一些沒用的垃圾能力。

不過,偶爾好像也會附加上那種能讓神級人物聞之色變的作弊能力。

那類裝備可以賣得高價,因此有許多夢想一夕致富的人們潛入迷宮。

大部分會在途中力竭倒下,得到魔力的迷宮也變得更深更廣闊。

於是,長時間存在的迷宮深處會沉睡著數量驚人的財寶。

在目前已經發現的迷宮中,存在時間最長範圍最深的迷宮是位於中央大陸赤龍山脈
的靈峰——「龍鳴山」山麓的「龍神孔」。根據文獻,據說這裏在一萬年前就已經存
在,而推測出的最底層是二五〇〇層。還有種說法指出此迷宮和龍鳴山山頂上的洞
穴相連,只要從山頂上跳入洞穴內,就能瞬間到達最底層附近,然而還沒有人用這
種方法下去並爬上來過。

順道一提,那個山頂上的洞並不是火山口。

而是「龍神孔」為了捕食赤龍而開啟的洞口。

要是有龍經過洞口上方,似乎就會被吸入。

雖然無法斷定真偽,不過既然是活了一萬年的魔物,能做到這點事情並不奇怪。

再順便講一下,目前被視為難度最高的迷宮是天大陸的「地獄」,以及林古斯海中
央的「魔神窟」。兩個都位於光是要到達入口就很困難,而且也無法順利進行補給
的地方。不但迷宮本身就很龐大,也無法穩定下來探索,因此被評價為最高難度。

以上就是我擁有的迷宮相關知識。

「我有看過描寫迷宮的書籍。」

「是《三劍士與迷宮》嗎?如果能像那樣前往傳說中的迷宮探索,就能在曆史上留名
喔,你要不要努力看看?」

——《三劍士與迷宮》。

這是敘述後來被稱為劍神、水神、北神的三名年輕天才劍士們相遇,幾番波折後一
起挑戰巨大迷宮,途中有吵架有歡笑有友情有離別,最後精彩達成目標的故事。

書裏他們挑戰的迷宮只有地下一百層。

「那個不是虛構故事嗎?」

「沒那回事,據說現在各流派代代相傳的劍就是在那個迷宮裏得到的東西。」

「哦!可是,既然能成為神級的人都吃了那麼多苦頭,我就算再怎麼努力也得不到
什麼成果吧。」

「爸爸我曾前往迷宮,魯迪你肯定也能辦到。」

接下來,保羅大致說了個鬼族青年和人族的劍士們一起闖入已經成為海魚族巢穴的
迷宮,雖然失去同伴卻成功打倒海魚族的故事;還有某個被視為吊車尾的魔法師偶
然掉進迷宮,被一支正好剛失去魔法師的隊伍撿到,一邊讓潛在能力覺醒一邊慢慢
變強的故事。

聽他的講話方式,很像是一直在找機會說這些。

講起來,保羅說過想把我培養成劍士。

肯定是打著如意算盤,希望敘述這些故事和《三劍士與迷宮》給我聽了之後,我就會
對迷宮、冒險者、劍士這些名詞產生憧憬吧。

迷宮……我的確有興趣。

雖然覺得好像很有趣,但同時也覺得過於危險。

畢竟,那本書裏的登場人物都會突然死掉。

在《三劍士與迷宮》裏,也有出現三劍士之外的登場人物。

不過,除了他們三個,其他人都全滅了。

有話講一半被旁邊飛來的火球打中燒成焦炭的;有突然摔進陷阱裏成了一團肉醬
的;還有剛把頭稍微往上抬,那瞬間就被砍成兩半的。那些和魔物戰斗時沒有任何
理由會受傷的家夥們,卻在略為大意的瞬間中了陷阱全滅。

雖然三劍士很有主角氣勢地帥氣克服了陷阱,然而我不認為粗心大意的自己能躲開
所有障礙,畢竟我是遲鈍系嘛。

「如何?冒險者也很有趣吧?」

「請不要開玩笑了。」

為什麼我得特地為了追求刺激而去做那種有高風險的事情?

如果可能,我希望自己將來能像保羅這樣過著被女孩子包圍的悠閑生活。

「到處拈花惹草才符合我的個性。」

「哦哦,不愧是我的兒子。」

「我的理想是和父親大人一樣金屋藏好幾嬌。」

「這樣啊這樣啊。不過,要惹的花最好只限定一朵喔。」

保羅連連指向我後方,回頭一看,一臉不高興的希露菲正站在那裏。

運氣真差。

★  ★  ★

最近在我房間裏教導希露菲的情況變多了。

因為如果要說明無詠唱的詳細理論,先讓她學會數學和理科的基礎知識會比較容易
進入狀況。

不過呢,我在國中時是吊車尾,好不容易進了間笨蛋高中也沒多久就輟學。

所以,我無法教導她什麼了不起的知識。

雖說學校的課業並非一切。不過我現在卻很後悔,覺得當初真該多念點書。

希露菲已經學會簡單的讀寫和兩位數的乘法了。雖然教她九九乘法時遭遇到一點困
難,不過她的腦筋不差,很快就會連除法也能學會吧。

此外,我在教她魔術的同時也教導理科。

「為什麼水加熱後會變成水……蒸氣?」

「呃……是空氣讓水氣化。不過,這個過程需要溫度,所以只要越熱就會越容易氣化。」

現在正在教她關於蒸發、凝固、昇華的過程。

「……?」

她露出一副聽不懂的表情。

不過或許是因為希露菲很率直,她吸收得很快。

「總……總之,只要認為不管什麼東西加熱後都會熔化,冷卻後都會凝固就可以了。」

反正我不是老師,大概就這樣吧。

希露菲比我聰明,應該會自己去多方嘗試最後理解。畢竟只要使用魔術就不乏實驗
道具。

「石頭也會熔化嗎?」

「需要非常高的溫度。」

「魯迪能熔化石頭嗎?」

「當然。」

我嘴上雖然這麼說,不過並沒有實際嘗試過。

最近我只要努力,甚至可以把大氣成分做出粗略的分類。只要利用這一點來注入大
量氧氣和氫氣,應該可以讓石頭這種程度的東西熔化吧。只是感覺這樣做會害自己
也被燙傷,所以我不想嘗試。

順便說一下,還有一種叫作「熔岩(Magma Gush)」,能產生岩漿的上級魔術。

雖然怎麼看那都是土和火的合成魔術,卻被歸類於火系統的上級魔術。而且雖然簡
單分類為某系統,但實際上卻和所有方面都互有關連。想要加強火力時只需注入更
多魔力,不過只要利用可燃性的氣體,就能以更有效率的方式輸出高火力。

我可以理解到這種程度。

但是,也只能到這種程度。

和洛琪希離開時相比,我的魔術實力並沒有太大差別。

我拿現存的魔術進行組合,應用各種使用方式,或是利用理科知識,單純地提升威力。

乍看之下會覺得水准似乎提高了不少。

然而,我卻覺得遇上了瓶頸。光憑我的知識,或許無法辦到更困難的事情。生前碰
上困難時都是利用網路調查,不過這個世界並沒有那麼方便的東西。

是不是該拜哪個人為師……

「學校嗎……」

這世界似乎有所謂的魔術學校。雖然洛琪希提過什麼魔術學校的門檻之類,不過我
是不是也能進去就讀呢?

「魯迪……你要去上學嗎?」

我正在自言自語,卻發現希露菲帶著不安表情凝視著我的臉。

她稍微側了側腦袋,翠綠色的頭髮也隨之晃動。

我以每個月大概一次的頻率,斷斷續績地提醒她:「是不是把頭髮留長會比較適合
呢」。大概是努力終於有了回報,最近希露菲開始讓頭髮稍微留長。

目前是大約到耳下的程度,不過有點自然卷的翠綠色頭髮會因為一點小動作而輕飄
飄地搖晃。

感覺很不錯。

離馬尾還差一點。

「我並不打算去上學。而且父親大人也說過我去學校只會被人欺負,還什麼都學不
到。」

「可是魯迪……你這陣子又有點奇怪。」

真的假的?

我不覺得自己奇怪啊?難道我又有哪裏失敗了嗎?

我自認在希露菲面前都有小心翼翼地扮演著遲鈍系人物。

「我這人好像打從一出生就很奇怪。」

打著試探意圖的我如此回答,希露菲卻皺著眉搖了搖頭。

「不是那樣。總覺得……有點沒精神……」

噢,是這種意思啊。

我剛剛真的很慌,還以為自己又露出了什麼馬腳。

原來她是在擔心我。

「因為我最近過上了瓶頸,魔術跟劍術都沒什麼進步。」

「可是……魯迪很厲害啊。」

「以我現在的年齡來說,也許很厲害吧。」

的確,或許以這個世界這個年齡來看,我算是很了不起。

然而,實際上我還沒有任何成就。魔術方面也一樣,只是靠著生前的記憶和一開始
就注意到無詠唱這種方法,才能夠用得比其他人稍微好一點。

可是,因為我生前記憶的水準很低,所以現在已經走到死路,無法繼續進步。就算
我多次後悔早知道當初該好好念書,事到如今也無法重新學習。而且,前一個世界
的常識在這個世界裏不一定也行得通。或許這個世界裏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法則,
總不能一直依靠生前的記憶。

魔術是這個世界的理論。

那麼,我就必須了解這個世界。

「我覺得自己差不多必須踏上下一個階段才行。」

希露菲的魔術越來越進步,也變聰明了。

看到這樣的她,會讓我心裏產生焦躁感。覺得只有自己還在原地踏步,實在太沒出息。

現在雖然可以自以為了不起地自稱遲鈍系主角,不過一旦沒有成長,或許就會被希
露菲拋棄。

「你要去別的地方嗎?」

希露菲皺著眉頭發問。

「這個嘛……父親大人說我最好成為冒險者去挑戰迷宮,而且留在這村子裏能做的事
情或許也不多……所以大概會去學校,或是會成為冒險者吧?」

我隨便回應。

「不……不要!」

希露菲突然大叫而且還抱住了我。

啊?怎麼了怎麼了這是怎樣?

愛的告白?

我正在胡思亂想,才發現希露菲全身都微微發抖。

「希……希露菲葉特小姐?」

「不……不……不要……我不要!」

希露菲用簡直讓人喘不過氣的力道緊抱住我。

我不確定自己因為困惑而保持沉默的反應讓希露菲產生了什麼感覺……

「不……不要……不要走……嗚……嗚嗚……嗚哇啊~」

她居然哭了。

她那小小的肩膀猛烈顫抖,擺出把臉埋進我胸前的姿勢緊抱著我。

……怎麼了,為什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找總之先拍了拍希露菲的頭,又輕輕撫摸她的後背。

順便連屁股也稍微……不不,我又不是保羅。

屁股還是自重吧。

我伸手環住她的身體,用全身感受希露菲的觸感。

既溫暖又柔軟。我把臉埋進她的頭髮,有一股好聞的香味。

啊,好棒啊……這個。真的好捧……真想要……

「嗚………我不要,哪裏都……不要去……」

我猛然回神。

「啊……嗯……」

是嗎,也對。

這陣子,希露菲從早上就過來我家的次數變多了。

她會在上午過來,露出開心表情看我鍛鍊劍術,然後兩人一起練習魔術或是念書。

最近都過著這樣的生活。

要是我在哪一天離開,希露菲又會變回孤獨一人。即使能用魔術打跑那些臭小鬼,
也不代表能交到朋友。

一想到這裏,我心中的憐愛之情突然急速增加。

她喜歡的人只有我一個。

這是只屬於我的東西。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哪裏都不會去。」

要我拋下這樣的女孩去其他地方?

魔術的進步?

那不重要吧,反正我已經連聖級和上級都會用了。要是有什麼萬一,只要像洛琪希
那樣去當家庭教師就行了。在必須一個人獨立的年齡前,我就和希露菲兩個人在一
起吧。

就這樣吧。

兩人一同成長,把她一點點培育成符合我喜好的女性。

光源氏計劃。

呵嘿嘿嘿嘿。

………………唔!

不不!冷靜下來冷靜一點。

我不是已經決定要成為遲鈍系了嗎?

現在怎麼可以起那種邪念……

不過……可是。

就算是遲鈍系主角,應該也不能做為禁止培育童年玩伴的理由……吧?

等等!我在說什麼啊!

問題是……咕唔,假裝沒有察覺到她心意的行為到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才行呢?

希露菲現在只有六歲。

她和我很親近,我也能感覺到她對我的好意。

然而,這應該不是真正的戀愛感情。

既然是這樣,就……就只能暫緩。

可是,到底要暫緩到什麼時候?

十歲嗎?十五歲嗎……還是更久之後……?

萬一結果是被希露菲討厭,那我該怎麼辦?

雖然現在的好感度是最高值,但並不能保證以後絕對不會下降。

屆時,我能承受嗎……?

我…………辦不到!

人類有能做到的事情與不能做到的事情!

因為她是這麼柔軟,這麼溫暖。暖呼呼軟綿綿,還有股好聞的香味。

她如此拚命地對我表現自己的感情,我卻要裝作視而不見嗎!

這樣太奇怪了吧。

既然彼此都有自覺,就應該邁向下一步。

不應該只有我忍耐而止步不前,而是該一起攜手前進!

難道我打算把時間浪費在錯誤的努力上嗎?

難道我打算明知是錯誤卻不去改正嗎?

決定了!

我要把希露菲培養成符合我喜好的女性!

我……我不當遲鈍系啦!希露菲——!

「喂,魯迪……有你的信。」

這時因為保羅來了,讓我從自己的「世界」回到現實。

我趕緊放開希露菲。

剛剛真的好險,差點成為那種看起來就是三流貨色的最終頭目。

這次得感謝保羅。

然而,抑制自己真心的行為還是有極限。

雖然這次忍住了,但下次呢……

★  ★  ★

信是洛琪希寄來的。

「親愛的魯迪:

你過得如何呢?

時間飛逝,和你離別後已經過了兩年。

最近還算稍微穩定下來,所以寫了這封信給你。

目前我滯留在西隆王國的王都。之前以冒險者身分前往迷宮後,不知何時似乎打出
了名號,最後就被聘為王子殿下的家庭教師。

教導王子殿下時,會讓我回想起待在格雷拉特家的那些日子。

王子殿下和魯迪烏斯很像。雖然沒有你那麼誇張,但也擁有出色的魔術才能,還很
聰明。此外,像是偷看我換衣服和偷內褲等行為也跟你一摸一樣。雖然充滿精神又
高傲這點和你不同,不過行動真的很相像。

這就是所謂的英雄好色嗎?

我很擔心自己在聘雇期間內會不會慘遭推倒。

這寒酸的身材到底哪裏好……

哎呀,要是被發現我寫了這些內容,會不會犯下不敬罪呢……?

算了,真的出事時再說好了。反正我也沒有說他壞話的意思,應該還是能夠找出藉
口辯解吧。

雖然僅限於一段時間,但王宮似乎打算任命我為宮廷魔術師。

我也想要繼續研究魔術,所以這樣正好。

對了,我總算也能夠使用水王級魔術了。

西隆王國的書庫裏,有水王級魔術的相關書籍。

學會聖級時,我本來還以為自己已經無法再更進一步了。不過只要努力,還是能夠
辦到。

魯迪鳥斯是不是已經能使用水帝級魔術了呢?還是其他系統也能使用到聖級了?我
想你那麼用功,也許已經開始涉獵治愈魔術和召喚魔術了吧。

又或者,你已經開始往劍術之路前進?

那樣雖然有點可惜,不過你在那方面應該也會很順利吧。

我的目標是水神級魔術師。

以前我也有說過,如果在魔術方面遇上了瓶頸,請去敲響拉諾亞魔法大學的大門。

沒有推薦函的話必須接受入學考試,但魯迪烏斯你應該可以輕松過關。

那麼,下次再聊了。

洛琪希上。

附注:回信寄到時或許我已經離開王宮了,所以可以不必回信。」

這內容真像是在諷刺我的現狀。

我一邊覺得不太爽快,同時在地圖上尋找那個叫西隆的王國。

原來是位於中央大陸南部偏東方的小國。

直線距離並沒有很遠。然而,這個中央大陸的山脈上居住著赤龍因此無法通行,必
須避開山脈從南邊繞很遠的路才能到達。

是個遙遠的國家。

而且,魔法大學所在的拉諾亞也必須往西北繞一大圈才能到達。

「唔……」

洛琪希完全沒有教過我王級以上的魔術……

這樣啊,原來是因為她不會用。

我決定在回信中只寫一些無關緊要的內容。

因為我不希望這窩囊的現狀被洛琪希知道。

雖然我不知道在她心中我到底成了多厲害的人物,但我只是不願意她對我感到失望。

話說回來,魔法大學啊……

洛琪希以前也說過那裏是很棒的地方。

可是,太遠了。

我不能丟下希露菲。

該怎麼辦……?

總之,在信的最後……

「附注:對不起,我偷了你的內褲。」

我加上了這句話。

★  ★  ★

收到信的第二天,我趁著家人都在場時發起話題:

「父親大人,我可以提一個任性請求嗎?」

「不行。」

保羅立刻拒絕。

然而坐在旁邊的塞妮絲「啪」地一聲打向他的腦袋,坐在另一邊的莉莉雅也跟著追擊。

在上次的懷孕騷動後,莉莉雅也和我們一起同桌用餐。以前她一直謹守女僕本分,
用餐時間會在旁邊從頭服務到尾,現在這樣應該代表她已經被認可為一家人了吧。

這個國家是不是可以一夫多妻呢?

算了怎樣都好。

「魯迪,有什麼都盡量說。你爸爸一定會想出辦法。」

塞妮絲橫著眼看了看壓住腦袋的保羅,以溫柔的語氣說道。

「魯迪烏斯少爺從來不曾說過算得上任性的發言,我認為現在是考驗老爺的威嚴和
志氣的機會。」

莉莉雅也幫我說話。

保羅重新坐好,雙手環胸,抬起下巴,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

「既然魯迪進入正題前就已經先說是任性要求,肯定是超出我能力範圍的超級難題。」

保羅又再度遭到二連擊,整個人趴到桌上。

這些都是和平常無異的家人間隨性玩笑。

所以,我直接提出正題:

「其實最近我在學習魔術方面已經遇上瓶頸,所以我想前往拉諾亞魔法大學就讀……」

「……哦?」

「但是把這個想法稍微透露給希露菲後,她哭著說不想和我分開。」

「哎呀,這個帥哥到底是像誰啊?你說?」

保羅第三次遭到二連擊。

「既然要去,我想和她一起去。可是希露菲家並不像我們家這麼富有,所以,我想
拜托家裏支付兩人份的學費。」

「噢……」

保羅把手肘撐到桌上,用宛如某司令般的銳利眼神瞪著我。

這眼神和他拿著劍時的眼神相同。

是保羅唯一值得尊敬的那瞬間的眼神。

「不行。」

他給了和先前一樣的回應。

這次是認真的。

塞妮絲跟莉莉雅也保持沉默。

「理由有三。

第一,你的劍術才學到一半。如果現在放棄,就會以再也無法學習劍術的狀況成為
半吊子。身為你的劍術老師,我不能現在拋下你。

第二,錢的問題。如果只有你一個,我們家還可以想辦法因應,但是沒辦法連同希
露菲的份也一起支付。魔法大學的學費並不便宣,我們家也不是有金山銀山。

第三,年齡的問題。你們現在才七歲。雖然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但還有很多事情不
懂,經驗方面也是壓倒性不足。我們不能放棄身為父母的責任,把你丟出家裏。」

果然不行嗎?

但是,我不會放棄。

保羅也和以前不同,這次他有確實思考並說明理由。換句話說,只要能達成這三個
條件就能獲得許可。不需要焦急,我也並不打算現在立刻就去。

「我明白了,父親大人。那麼,劍術的練習請您照舊訓練我,至於年齡問題,請問
要忍耐到幾歲左右才行呢?」

「這個嘛……十五……不,十二歲之前你都得留在家裏。」

十二歲嗎?

我記得這國家的成人年齡是十五歲。

「可以問為什麼是十二歲嗎?」

「因為我離家出走時是十二歲。」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對於保羅來說,十二歲是他無法讓步的底線吧。

也為了不要刺激他身為男性的尊嚴,我默默地點頭接受。

「那麼關於最後一個問題。」

「嗯。」

「請介紹工作給我。因為我能讀寫和計算,所以可以擔任家庭教師,或是魔術師相
關的工作也可以。還有,希望盡量是薪水比較高的工作。」

「工作?為什麼?」

保羅保持認真的眼神,威脅般地問道。

「我要自己賺取希露菲的學費。」

「……這對希露菲並不是好事。」

「是的。不過,我想對我自己是好事。」

「……」

一陣沉默。

這氣氛讓我覺得如坐針氈。

「這樣嗎……原來如此……」

保羅似乎理解了什麼,他點點頭。

「我明白了。既然是這樣,我就找人問問吧。」

塞妮絲和莉莉雅露出似乎很不安的表情,但保羅卻相反地擺出能信賴的面孔如此回答。

「謝謝您。」

我低下頭道謝,之後大家再度繼續用晚餐。

★保羅觀點★

沒想到魯迪烏斯居然會說出那種話。

我家兒子一直成長得很快。

話雖如此,一般的小孩也要到過了十四、十五歲時才會講出那種事情。

我自己也是到了十一歲,劍神流成為上級之後才有這類想法。

至於不會這樣講的人,就一輩子都不會講。

「要是活的太急,有可能會早死……嗎……」

以前,有個戰士對我說過這樣的話。

當時聽了這句話,我只是不屑地笑了。

周圍的人都活得太悠哉了。明明人族擁有力量的時期很短暫,但卻沒有人要往前
衝。我要在能辦到的時候把辦得到的事情全部做完。還覺得萬一自己的行為受到指
責,其實也可以到時候再說。

是啦,雖說我是因為做了能做的事結果卻搞出了人命,為了讓生活安定下來,從冒
險者生活中引退,並靠著貴族時代的親戚幫忙當上騎士。

不過現在先不討論這些。

魯迪烏斯走在人生路上的步伐比我還匆忙得多。

甚至讓我看了都覺得擔心。

我想看過我年輕時的那些家夥應該也是這樣想吧。

然而,魯迪烏斯和魯莽又沖動的我不同,凡事都會確實去進行規劃。

這部分是塞妮絲的血統嗎?

「不過呢,還是讓他再繼續被父親束縛一陣子吧。」

這樣想的我寫了封信。

前幾天羅爾茲也來找我商量,說希露菲總黏著魯迪烏斯。

看在希露菲的眼裏,魯迪烏斯是在自己地獄般的幼年時代伸出援手的白馬王子。因
為魯迪烏斯什麼都會教她,所以希露菲把魯迪烏斯當哥哥般仰慕,最近似乎也開始
以男女情感的角度去注意他。羅爾茲也說過,要是將來魯迪烏斯願意接受希露菲那
就是最好的結果。

當時我也覺得如果那麼可愛的女孩能成為媳婦倒也不錯,然而今天聽過魯迪的發言
後,我改變了想法。

現在的狀況很類似洗腦。

如果就這樣成長下去,希露菲會成為沒有魯迪就什麼事也不會做的大人。

我在貴族時代看過好幾個那樣的例子。

是一些對父母過度依賴,簡直跟木偶沒兩樣的家夥。

即使如此,當依賴對象還在時還無所謂。

就算是木偶,只要有人操縱就能演出有趣的木偶劇。所以當魯迪烏斯還愛著希露菲
時,希露菲就不會有問題。

但是,魯迪烏斯明顯繼承了我的血統。

也就是好女色的血統。

他有可能會三心二意地迷上其他女人。不,魯迪烏斯身上也流著我的血,肯定會到
處拈花惹草。

結果,他或許不會選擇希露菲。

到那時,被拋棄的希露菲將無法重新振作,就像是斷線的木偶絕對沒辦法站起。

那麼可愛的女孩的人生會毀在我們家兒子的手上。

絕對不能容許這種事情發生,對兒子來說也不是好事。

我把信寫好了。

希望能收到滿意的答覆。

不過,問題是——

該怎麼說服那個能言善道的兒子……

我看,乾脆來硬的好了。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9)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hu - 111.248.252.168
1 F:2018-07-12T10:33:05

\還行
有叫無淚 - 2018-07-12T17:22:46不行的話誰會貼啊。


(觀光客) monkeyL - 114.24.104.110
2 F:2018-07-12T10:42:15

我看,乾脆來硬的好了。
有叫無淚 - 2018-07-12T17:22:12來硬的!母湯喔XD


voyolie
3 F:2018-07-12T11:10:54

GE

(觀光客) 123 - 118.167.26.62
4 F:2018-07-12T12:23:49

GOOD

(觀光客) 123 - 118.167.26.62
5 F:2018-07-12T12:25:13

good

(觀光客) gd - 24.18.164.232
6 F:2018-07-12T14:19:25

gd

(觀光客) 123 - 36.234.43.159
7 F:2018-07-12T17:47:44

GE

(觀光客) hu - 123.21.32.5
8 F:2018-07-12T19:12:44

h

(觀光客) 夜深囉 - 111.248.129.209
9 F:2018-07-12T20:30:30

GE

[0.22]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