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4)
通報違規

 [小說][轉貼]無職轉生_第九話「緊急家族會議」

有叫無淚
本文:2018-07-11T00:59:50

塞妮絲確定懷孕,弟弟或妹妹將會誕生。

家人會增加,太棒了小魯迪!

塞妮絲這幾年都在煩惱。

對於在我之後遲遲都沒有懷孕的狀況,她一直感到很介意。

塞妮絲曾經歎著氣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無法再生小孩,然而約在一個月前,從味覺
的變化開始,她出現惡心、嘔吐和疲勞感等俗稱害喜的各式症狀。由於是還有印象
的感覺,去看過醫生之後,聽說對方診斷出應該是懷孕了沒有錯。

這個報告讓格雷拉特家整個沸騰。

如果是男孩要叫什麼?女孩的話要叫什麼?還有空房吧?嬰兒服可以用魯迪以前的……

有聊不完的話題。

那一天家裏一直很熱鬧,笑聲不絕於耳。我也率直地表示喜悅,並提出自己比較想
要妹妹的主張,因為弟弟會打壞我的重要物品(用球棒)。

然後。

又過了一個月之後。問題浮上檯面。

★  ★  ★

女僕莉莉雅懷孕的事實曝光。

「非常抱歉,我懷孕了。」

在家人都到齊的桌邊,莉莉雅淡淡地報告她懷孕的消息。

這瞬間,格雷拉特家整個結凍。

(對方是誰……?)

當時完全不是能提問這點的氣氛。

所有人都隱約有猜想到答案。莉莉雅是個勤奮的女僕,大部分的薪水也都寄回老
家。她和為了解決村子問題而時常外出的保羅,還有定期去村裏診所幫忙的塞妮絲
不一樣,除了因公外出,幾乎不會離家。也沒聽說過莉莉雅和誰特別親近的傳聞。

原本有想到可能是哪個萍水相逢的人……

不過,我知道一些事。

例如保羅在塞妮絲懷孕後,只能被迫過著禁慾生活。還有性慾高漲的這家夥曾經在
夜裏偷偷前往莉莉雅的房間。

如果我是個真正的小孩,大概會以為他們是在玩撲克牌吧。

然而很遺憾,我清楚得很。清楚他們兩人不是在玩抽鬼牌,而是瞞著母親做了某種
勾當。

不過,真希望他們能小心一點,那兩人不是有說過嗎?

「各位好孩子們!『肯幹就會有結果』真的是一句格言,告訴我們避孕真的很重
要!」(注:「那兩人」是指在2ch上以字元圖畫成的二人組,經常以「各位好孩
子們(良い子の諸君)」開頭,講一些有的沒有的歪理)

真希望把這句話告訴臉色發青的保羅。

算了,我也不知道這世界有沒有避孕的概念。

當然,我不打算揭露這件事以免造成家庭崩壞。

如果是平時,我不會原諒對女僕出手的家夥。

不過,保羅在希露菲那件事上幫助過我,所以這次就放過他吧。

受歡迎的男人也很辛苦。要是他被懷疑,我就幫忙掩飾吧,甚至還可以幫他捏造假
的不在場證明。我做出決定後,以意思是「放心吧」的視線對保羅使眼色。

然而,一臉懷疑的塞妮絲也在同時看向保羅。

就這樣在巧合狀態下,我跟塞妮絲的視線一起落到保羅身上。

「對……對不起,大……大概是……我的孩子……」

那家夥兩三下就招了。

真沒用……不,該稱贊他是老實的男人嗎?搞不好只是因為平常他總喜歡在家人齊聚
一堂的時候,擺出一副了不起的模樣教育我必須「正直」、「像個男人」、「保護
女孩子」、「不要做不誠實的事情」等等,因此現在拉不下臉說謊。

這樣不是很好嗎?我並不討厭保羅的這種地方。

(不過狀況卻是糟透了……)

看到塞妮絲帶著宛如鬼神的表情站起身子然後高舉起手,我心裏不由得這樣想。

就這樣,一家人再加上莉莉絲,緊急召開家庭會議。

★  ★  ★

最早打破沉默的人是塞妮絲。

她掌握了會議的主導權。

「那麼,你們打算怎麼辦?」

在我看來,塞妮絲極為冷靜。

面對外遇的丈夫,她並沒有歇斯底理,只是賞了他一巴掌。

保羅的臉頰上浮現楓葉型的紅色印記。

「我想在幫助夫人生產後,辭職離開這裏。」

回答的人是莉莉雅,她也極為冷靜。或許在這個世界中,這是常見的事情。雇主對
女僕出手,造成問題後,女僕只能離開。

嗯。

如果是平時,這種悲慘的故事應該會讓我感到興奮。不過,再怎麼說這種空氣還是
讓我毫無反應,畢竟我也有節操,和保羅不一樣。

順道一提,保羅正在角落縮成一圍。

父親的威嚴?哪來那種東西。

「孩子怎麼辦?」

「我預計在菲托亞領地內生產後,帶回故鄉養育。」

「你的故鄉在南方吧?」

「是。」

「剛生完孩子消耗掉許多體力的你,無法負荷長途旅行吧。」

「……或許吧,但也沒有其他能投靠的地方。」

菲托亞領地位於阿斯拉王國的東北部。

根據我的知識,要前往在阿斯拉王國內被視為「南部」的地區,即使連續換乘公共
馬車也要花上將近一個月。雖說時間長達一個月,不過阿斯拉王國的治安與氣候都
不錯。所以只要利用公共馬車,這趟旅途倒不能算是非常嚴酷。

然而,那是只能套用在一般旅人身上的情況。

莉莉雅沒有錢。既然沒錢搭乘公共馬車,她只能徒步。

就算格雷拉特家幫忙出旅費讓她能夠使用公共馬車,危險性也不會改變。

剛生產完的母親只身帶著嬰兒旅行。如果我是壞人,過上這樣的旅人會怎麼做?

當然會襲擊她們啊。這是最棒的肥羊,和身上貼了標簽說「請襲擊我」根本沒什麼
兩樣。首先把孩子當人質,再利用隨便的口頭承諾來抓住母親。接著總之先把身上
金錢和物品都洗劫一空。最後這個世界似乎有奴隸制度,因此只要把母親跟小孩都
賣掉就做完一筆買賣。

縱使阿斯拉據說是這世界裏治安最好的國家,應該也不是完全沒有壞人。她遭到襲
擊的機率應該很高吧。

塞妮絲說得對,體力也是問題。就算莉莉雅的體力能撐住,小孩呢?

剛出生的嬰兒能承受長達一個月的旅途嗎?

不可能吧。

當然,旅途中只要莉莉雅不支,孩子也會被拖下水。生病時萬一沒錢看醫生,最後
母子也會一起倒下。

我眼前已經浮現出莉莉雅抱著嬰兒倒在大雪中的情景。

以我來說,並不希望莉莉雅是那樣死去。

「那個……孩子的媽,那樣實在是……」

「你給我閉嘴!」

保羅戰戰兢兢地開口,被塞妮絲斬釘截鐵地喝斥後,只能像個小孩縮成一團。

在這件事情上,他沒有發言權。保羅根本派不上用場。

「…………」

塞妮絲帶著為難表情咬著指甲,看來她也在猶豫。

她對莉莉雅並沒有憎恨到想殺了她的地步。

甚至該說兩人關系很好。她們六年以來都一起從事家務,即使稱為摯友也不為過吧。

如果莉莉雅肚子裏小孩的父親不是保羅。

例如假設這是被人拖進巷子裏強暴後才懷上的小孩,塞妮絲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保護
莉莉雅,允許……不,強制她在我們家養育小孩吧。畢竟根據對話發展,這個世界似
乎沒有墮胎這種概念。

我認為現在塞妮絲內心正有兩種感情在互相對立。

一方是好意,另一方是感覺自己遭到背叛的心情。

我認為在這種狀況下感情還沒有偏向後者的塞妮絲很了不起,如果是我,肯定是會
因為滿心嫉妒而立刻把對方趕出家門。

塞妮絲能保持冷靜的原因,和莉莉雅的態度應該也有關系。莉莉雅完全沒有找藉口
脫罪,而是打算自己負起責任,負起背叛長年雇主的責任。

可是如果要問我的意見,該負責任的人是保羅。讓莉莉雅一個人負責是不正常的狀況。

絕對很奇怪。

不能用這種奇怪的方式離別。

我決定幫助莉莉雅,我受過她很多照顧。雖然我和她之間並沒有太多交集,她也幾
乎不會主動對我搭話。

然而她對我確實照顧得很盡心。練習劍術出了一身汗時,她會準備好毛巾;下雨被
淋濕時,她會準備好熱水;特別寒冷的夜晚裏,她會準備好毯子;要是我忘了把書
收回架上,她也會幫忙仔細整理。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

最重要……對,最重要的一點。

她知道聖物(內褲)的存在,卻為我保守秘密。

沒錯,莉莉雅知道這件事。

那時候我還認為希露菲是個男孩。

當天下著雨,也算是為了複習,我待在自己房裏閱讀植物辭典。不久之後,莉莉雅
進入房間開始掃除。注意力全放在辭典上的我沒有注意到她正在清潔神龕附近,等
我回神時已經慢了一步,聖物到了莉莉雅的手上。

我感到難以置信。的確我當了將近二十年的家裏蹲,向來肆無忌憚正大光明地亂丟
東西,電腦的桌面上甚至有名為「色情圖片」的文件夾。所以,我的藏匿技能或許
已經退步生疏。但是,我萬萬沒想到會如此簡單地被發現。明明我藏得相當認真
啊……這就是名為女僕的生物嗎?

我心裏有某種東西開始崩潰,同時還聽見血液一口氣撤出腦袋的聲音。

訊問開始。

莉莉雅說:「這是什麼?」

我回答:「那……那那那是……是是是什麼呢?」

莉莉雅說:「好像有股味道。」

我回答:「大……大概或許可能是芝麻辣油的味道吧?」

莉莉雅說:「這是誰的?」

我回答:「…………對不起,是洛琪希的。」

莉莉雅說:「還是拿去洗一洗比較好吧?」

我回答:「千萬絕對不能洗!」

莉莉雅一言不發地把聖物放回神龕(藏匿處)。

然後,轉身背對渾身發抖的我,離開房間。

那天晚上,我已經做好面對家庭會議的心理準備。

可是,什麼都沒發生。

那天深夜,我是躲在被窩裏邊發抖邊度過。然而即便到了第二天早上,還是什麼事
情都沒發生。

她沒有向任何人提起。

所以現在,我就來報答這段恩情吧。

「母親大人,明明我可以一口氣增加兩個弟弟或妹妹,為什麼氣氛卻這麼凝重呢?」

要盡可能像個小孩。

原來莉莉雅也懷孕了。太好了,家裏會變成好多人!這樣為什麼要生氣呢?

我一邊表現出這種態度,同時開口提問。

「因為你父親跟莉莉雅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塞妮絲邊歎氣邊回答,她的語氣中包含了深不見底的憤怒。然而,憤怒的對象並非
莉莉雅,因為塞妮絲自己也很清楚。

實際上錯得最嚴重的人到底是誰。

「這樣啊。可是,莉莉雅能夠反抗父親大人嗎?」

「什麼意思?」

既然如此,雖說對保羅不太公平,但這次是他自作自受。就讓他背起所有罪名吧。

抱歉啦,希露菲那件事要等下一次才能報答。

「我知道喔,父親大人逮住了莉莉雅的把柄。」

「咦?真的嗎!」

塞妮絲相信我的胡謅,詫異地看向莉莉雅。

莉莉雅雖然依舊面無表情,不過似乎對此心裏有數,只見她的眉毛抬了一下。她是
不是真的有把柄在保羅手上呢?不過如果根據平日的言行,我反而覺得是莉莉雅握
有保羅的把柄……

算了,這樣正好。

「之前有一次,我半夜去廁所時經過了莉莉雅的房門口,結果聽到父親大人說……
『要是不希望那件事被抖出去,就乖乖張開雙腿』之類的話。」

「啥!魯迪,你說什麼蠢話……」

「你給我閉嘴!」

塞妮絲厲聲喝斥,制止保羅的發言。

「莉莉雅,剛剛魯迪說的這些話是真的嗎?」

「不,這種事……」

莉莉雅開口欲答,視線卻在到處亂飄。

她是真的有印象嗎?不過也有可能是他們玩過這類「情境」啦。

「也是,以你的立場,即使確實發生過那種事也無法明講……」

看到莉莉雅的態度,塞妮絲自己做了結論。

保羅驚慌失措地張大嘴巴,卻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像金魚那樣把嘴一開一闔。

好,乘勝追擊。

「母親大人,我覺得莉莉雅沒有錯。」

「是啊。」

「是父親大人不好。」

「……是啊。」

「既然是父親大人不好,卻讓莉莉雅碰上辛苦的遭遇,這是不對的事情。」

「…………是啊。」

反應很冷淡……還得再加把勁。

「我和希露菲在一起,每天都感到很開心。所以如果將來出生的弟弟妹妹也能有年
齡差不多的朋友,是不是比較好呢?」

「……是……啊。」

「而且,母親大人。對我來說,兩邊都是我的兄弟姊妹。」

「…………我明白了。唉,真是講不贏魯迪呢。」

塞妮絲重重歎了口氣。

抱歉要讓你多費心了,媽媽。

「莉莉雅,留在我們家吧。你已經是一家人了!我不允許你擅自離開!」

決定性的一聲。

保羅瞪大雙眼,莉莉雅伸手掩住嘴,眼裏含著淚水。

於是,此事告一段落。

★  ★  ★

就這樣,我把所有責任都推給保羅後,事態總算和平落幕。

最後,塞妮絲以冷酷的視線看了保羅一眼,仿佛是在看即將被屠殺的肉豬。

或許在某些業界裏這樣算是獎賞,但我的卵蛋倒是整個都縮了。

塞妮絲帶著這種眼神,一個人離開回到寢室。

莉莉雅哭了。臉上依舊面無表情,只有淚水不斷從眼中落下。

保羅猶豫著是否該摟住她的肩膀。

總之,這裏就交給花花公子吧。

我追著塞妮絲前往他們的寢室。萬一塞妮絲和保羅因為這件事而離婚,那也是個問題。

我敲了敲房門,塞妮絲很快出來應門。

「母親大人,剛剛那些話是我想出來的謊言,請不要因此討厭父親大人。」

我沒有先說任何開場白,直接講出重點。

塞妮絲似乎有點愣住,不過隨即苦笑了一下,帶著溫柔表情摸了摸我的頭。

「我知道,畢竟我也不認為自己會愛上那種壞男人。那家夥又笨又喜歡女人,所以
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認為總有一天會發生這種事。今天只是因為太突然了才會嚇
了一跳。」

「……父親大人很喜歡女人嗎?」

我不自覺地裝作不知情的模樣發問。

「是啊。最近比較不會,但以前根本毫無節操。說不定在哪裏有魯迪的哥哥或姊
姊,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這時,她加重了摸我腦袋的力道。

「魯迪不可以變成那樣的大人喔。」

摸著……不,抓住我腦袋的手越來越用力……

「你要好好對待希露菲才行喔。」

「好痛、好痛……那當然,母親大人。真的好痛。」

感覺我今後的行動已經收到凶狠的事前警告。

不過,看這狀況應該沒事了吧?至於以後會如何發展,就要看保羅的努力。

話說回來。我們家的爸爸還真是皮得讓人困擾。

可沒有第二次了喔,senor。(注:senor是西班牙文的「先生」)

第二天。

劍術訓練超級嚴格。

我甚至還幫忙收拾殘局,可以不要遷怒到我身上嗎?

★莉莉雅觀點★

直截了當地說吧。

懷孕是我的錯,因為是我主動引誘保羅。

剛來到這個家時,我並沒有這種想法。可是,每天晚上聽著他們兩人的喘息聲,打
掃充滿男女氣味的房間,我畢竟是女人,性慾還是會累積。

一開始是自己動手解決。

然而,看到每天在院子裏練習劍術的保羅,沒能徹底消除的餘火就在身體深處越燒
越旺。

只要看著保羅練習劍術,我就會想起第一次的經驗。

那時我比現在年輕得多,還住在劍道道場。對象正是保羅,而且還是霸王硬上弓的
夜襲。雖然我不討厭他,但那時也並非彼此相愛。由於那根本無法算是浪漫經歷,
當初我還因此落淚。

可是,下一個對我有意思的人卻是渾身脂肪的大臣。

一想到保羅其實比那玩意好得多,讓我對此事也釋懷了。

聽說保羅在招募女僕時也是,我只想著可以把當時的事情當成交涉材料。

許久不見的保羅比過去更有男子氣概。

過去像個少年的不成熟部分已經消失,成為兼備嚴格和強大的男人。

我認為自己面對這樣的男人,能忍耐六年已經算是很了不起。

一開始,保羅也沒有試圖引誘我。

如果能保持這樣,內心慾火也會逐漸平息吧。

然而,他偶爾的性騷擾行動卻讓我的情慾之火猛烈燃燒。

雖然還能夠忍耐,不過我自己也很清楚正處於微妙的平衡。

塞妮絲懷孕讓這個平衡遭到破壞。

看到保羅滿腔性慾無處發泄,我卻認為是大好機會。因為覺得是好機會,我甚至引
誘他前來我的房間……

所以,是我不好。我認為懷孕是天罰。是輸給慾望,背叛塞妮絲的懲罰。

可是,我獲得了原諒。

魯迪烏斯原諒了我。

那個聰明的孩子很正確地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精準地誘導對話,甚至完美地把事
態帶向能解決的妥協點。

冷靜到就像是他以前曾經歷過同樣的事情。

有夠詭異……不,我不能再這樣批評他。

我認為魯迪烏斯很詭異恐怖,因此一直在避開他。

他很聰明,想必有發現我刻意避開的態度。然而,明明這種行為想必會讓他感到不
快,魯迪烏斯卻出手幫助這樣的我。

比起自己的感情,他選擇了拯救我和肚子裏的孩子。

對於自己認定他很奇怪而一直躲避的行為,我感到很差恥。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是應該尊敬的人物。

我要敬重他。他是我必須獻上最大程度的敬意,衷心服侍至死的人物。不……畢竟我
過去一直不把他當一回事,光靠自己無法償還完這份恩情吧。

對了。

如果肚子裏的孩子能平安出生,順利長大。

就讓這孩子跟著魯迪烏斯……

讓這孩子好好侍奉魯迪烏斯少爺。

★魯迪烏斯觀點★

那之後又過了幾個月,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

希露菲的成長很明顯。到中級魔術為止,她都能夠以無詠唱方式使用,而且也慢慢
能夠進行一些精細的操作。

相較之下,我的劍術則沒什麼變化。

雖然好像有進步,然而到現在我依然不曾從保羅手上贏過任何一場,因此沒什麼實感。

還有,莉莉雅的態度軟化了。過去她對我似乎一直抱著戒心。嗯,畢竟我從小就毫
不克制地使用魔術,這也是理所當然。

基本上她依舊面無表情,不過最近的發言和行動卻時時透露出相當誇張的敬意。當
然被人尊敬的感覺很好,然而這樣保羅會很沒面子,還是希望她能適可而止。

總之,自從上次事件之後,我和莉莉雅開始會稍微對話。

主要是聊保羅的往事。

據說莉莉雅以前曾經和保羅在同一個道場學習劍術。

當時的保羅具備才能,但討厭練習,還常常翹掉練習跑去街上四處玩樂。莉莉雅就
是那時被保羅在夜裏溜來寢室襲擊而失去了純潔,之後害怕這件事曝光的保羅逃離
了道場。

她淡淡地對我敘述這些事情。

聽過越多莉莉雅的往事,保羅在我內心的地位就越低落。

強姦加外遇,真是個人渣。

不過,保羅的本性並不壞。他似乎是自由奔放又孩子氣,能激發母性本能的類型,
在我面前也努力擺出像個父親的樣子。所以保羅只是有點欠缺忍耐力,而且想到什
麼就做什麼的率直型,絕不是個壞家夥。

「怎麼了?一直看著我。想成為父親這種帥氣男人嗎?」

發現我在劍術訓練時盯著他瞧,保羅這樣問道。

真是個白癡。

「因為外遇而製造出家庭崩壞危機的男人算是帥氣嗎?」

「咕唔……」

保羅臉色很難看。看到這表情,我決定自己也要小心。

基本上我可是遲鈍系。我才不會搞外遇,而是女孩子們自己要爭奪我,我只是會促
使事態演變成那樣而已。

「絕之,如果那次事件讓您得到了教訓,以後請不要對母親大人以外的女性出手。」

「莉……莉莉雅沒關系吧?」

這個男人似乎還沒學到教訓。

「下次母親大人或許會一言不發地直接回娘家……」

「咕……唔……」

這家夥該不會因為家裏有兩個女性共存,就認定自己建立了後宮吧?娶到美女老
婆,又聘了個隨時可以出手的女僕,邊教兒子劍術邊在鄉下過著糜爛的隱居生活。

喂喂,太讓人羨慕了吧!這不是最棒的結局之一嗎?

若以某輕小說為例,就等於是同時對露○絲和謝○妲兩人出手還能平安無事。(注:
出自輕小說《零之使魔》的女主角露易絲和主角專屬女僕謝絲妲)

我是不是也該放棄主張自己是什麼遲鈍系,幹脆去效法他呢……?

不,不行,冷靜。想想上次那場家族會議時,塞妮絲最後的眼神。

想被人用那種眼神看待嗎?

老婆只要一個就夠了。

「既……既然你也是男人,應該可以理解吧?」

保羅還打算繼續糾纏。我雖然可以理解,但是並不認同。

「您想讓才六歲的兒子理解什麼呢?」

「就是……你自己也已經先訂下希露菲了吧?那孩子將來肯定會成為美人。」

這點我只能同意。

「是啊,不過我認為她現在就已經十分可愛。」

「你明明很懂嘛。」

「也是啦。」

雖然保羅是個人渣,但我們兩個還是很談得來。

因為即使我的外表是小孩,精神年齡卻是超過四十的尼特族,是名副其實的人渣。

僅限於玩遊戲時,我喜歡女孩子,也非常喜歡後宮。所以本質部分或許和喜歡調戲
女性的保羅沒什麼差別。

或者該說。我是在扒光希露菲的事件後,才發現自己和保羅談得來。

總覺得在那次事件後,保羅開始主動接近,打破兩人之間的隔閡。或許是因為我展
現出軟弱一面,保羅也不再勉強他自己成為一個嚴厲的父親。這代表他也成長了。

「呼呼……」

這時,我注意到保羅一臉賊笑。

他的視線並沒有放在我身上,而是投向我身後。我回頭望去,只見希露菲站在後
面。她難得主動來我家。

仔細一看,她的臉頰染上一些紅暈,態度也有點扭扭捏捏。

看樣子是聽到了剛才的對話。

「好啦,把剛剛的話再說一遍給她聽吧。」

保羅的挖苦還真是古典。

我哼地一笑。真是的,不懂的人是你。

看來保羅其實也還太嫩。

就算是能讓人心情愉快的發言,在聽過好幾次後就會慢慢習慣,造成的刺激也會越
來越薄弱。所以要故作遲鈍,偶爾以「不小心說出真心話」的態度講出那類台詞,
這樣才會有效果。

只能是偶爾,不能說第二次。

因此我什麼都沒說,只是微微一笑,對著希露菲揮手。

再說,希露菲才六歲。要討論這種話題還早了十年。

要是我從現在就開始不斷稱贊她可愛或是拚命寵她,以後也不會成為什麼正經女性。

我生前的姊姊就是個好例子。

「那……那個啊……魯迪也……那個……很帥……喔。」

「是嗎?謝謝你,希露菲。」

我咧嘴一笑,(自以為)露出了閃閃發光的牙齒。

不愧是希露菲,果然很擅長社交辭令。看到她那種從下往上看我的眼神,我差點信
以為真。雖然稱贊希露菲可愛的確是出自我的真心,然而其中並不包含戀愛感情。

我是指目前。

「那麼父親大人,我出門了。」

「可別在草叢裏推倒她啊。」

誰會那樣做,我又不是你。

「母親大人!父親大人他——」

「哇!別說啊……!」

今天我們家也很和平。

★  ★  ★

又過了一段時間後,塞妮絲生產了。

那時非常辛苦,因為是臀位。

由於莉莉雅也是孕婦,因此叫村裏的產婆前來幫忙,然而那個老婆婆卻說她無計可
施。就是如此嚴重的難產。

分娩花了很多時間,母子都陷入危險的狀況。

莉莉雅動員她擁有的一切知識,拚命地幫忙。我雖然只能盡一份微力,但也持續施
展治療魔術。

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總算成功生產。

嬰兒平安地在這世界誕生,發出充滿精神的第一聲哭聲。

是女孩子。是妹妹,幸好不是弟弟。

我們才稍微鬆了一口氣,這時莉莉雅卻出現要生了的徵兆。

在每個人都累得筋疲力竭,才剛放下緊張感的那瞬間卻又有狀況。

早產這個名詞在我的腦中跳動。

不過,這次產婆派上了用場。雖然她對臀位的對應很糟糕,不過早產方面似乎很有
經驗。年紀大果然閱歷多嗎?

我立刻遵照產婆的指示行動。首先對已經嚇呆的保羅屁股踹了一腳,讓他把莉莉雅
搬到我的房間。這段時間內我利用魔術再度製造出給新生兒用的熱水,把家裏的幹
淨毛巾全都搜括一空,回到產婆身旁。

接下來,就交給她了。

孩子誕生的瞬間,莉莉雅堅強地叫著保羅。

滿頭大汗的保羅也緊緊握住莉莉雅的手。

生下來的孩子雖然體型比塞妮絲的女兒小,不過也發出了很有精神的哭聲。

這邊也是女孩。

兩個都是女兒,都是妹妹。

兩邊都是女孩子嗎——保羅臉上露出儍呵呵的笑容。

一副笨蛋父親的嘴臉,今天已經是第二次看到這表情了。

話說回來,我忍不住同情保羅。畢竟,我們家的女性勢力成了兩倍。在這種狀況
下,哪個人的立場會落到最底層?

當然是搞上女僕還讓對方生下小孩的父親吧。

至於我的目標,是要成為受尊敬的帥氣大哥,然而保羅想必無法獲得尊敬。

塞妮絲的女兒叫諾倫。

莉莉雅的女兒叫愛夏。

她們被取了這樣的名字。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4)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X - 114.25.216.197
1 F:2018-07-11T01:08:41

X

(觀光客) 12 - 118.167.120.63
2 F:2018-07-11T04:30:48

123

(觀光客) andy - 61.223.165.149
3 F:2018-07-11T05:10:46

謝謝您

(觀光客) Conan - 1.174.43.174
4 F:2018-07-11T05:36:08

456

[0.56]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