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1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3)
通報違規

 [小說][轉貼]無職轉生_第八話「遲鈍」

有叫無淚
本文:2018-07-10T16:34:55

六歲了。

我的生活並沒有什麼變化。

上午練習劍術,下午如果有空就進行實地考察,或是在山丘的大樹下練習魔術。

最近我正在嘗試各種方法,想看看能不能靠魔術制造出一些劍術上的輔助效果。

例如噴出風以提高揮劍的速度,或是發出沖擊波讓自己的身體突然反轉,還有在對
方腳下產生泥沼使其無法行動……

或許有人會覺得正是因為滿腦子都在盤算這種要小聰明的技巧,劍術方面才無法進步。

不過,我不這麼詔為。

打格斗遊戲時,能變強的方法有兩種:

一是找出如何利用較弱的能力來打贏對手的對策。

二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實力而努力練習。

我目前在研究的就是第一種方法。

課題是要贏過保羅。

保羅很強。雖然以父親來說還不合格,可是做為劍士卻是一流。

如果只重視第二種方式,老實認命地努力鍛鍊身體,的確總有一天能夠贏過他。

我現在六歲,十年後是十六歲,那時保羅是三十五歲。

再過五年就是二十一歲,保羅四十歲。

雖然總有一天會贏,但這種情況其實沒有意義。

因為就算打贏年老的對手,也只會被對方拿「哎呀~要是我還是現役就不一樣
啦!」之類的藉口來敷衍。

要在對方狀況最巔峰的時期打贏他才有意義。

保羅現在是二十五歲。

雖然已經退出第一線,然而肉體方面還處於最高峰時期。我希望在接下來五年中至
少要贏過他一次。

如果可能,我想靠劍術打贏。不過這感覺難以成功,所以改打劍術混合魔術的近身戰。

我一邊盤算,同時在今天也以保羅為對手進行腦內想像訓練。

★  ★  ★

只要待在山丘上的大樹下,有很高的機率會碰到希露弗。

「對不起,你等很久了?」

「不,我也剛到。」

我們會講著像是情侶碰面時的台詞,然後才開始玩耍。

一開始那陣子只要我們待在這裏,那個叫索馬爾的家夥還有其他死小鬼也會跑來。
中途還新加入差不多是小學高年級的人,不過全都被我們擊退。每次發生這種事,
索馬爾的母親都會跑來我家大吵大鬧。

因為這樣我才發現,其實索馬爾他母親與其說是來吵小孩子的事情,其實好像是對
保羅有意思。所以她是拿孩子們之間的爭執當藉口來見保羅,實在有夠蠢。

光是受了點擦傷就被迫前來我家的索馬爾似乎也覺得很受不了。原來他不是那種制
造假車禍之類的詐騙分子,真不好意思我之前還懷疑過他。

死小鬼的來襲大概發生了五次吧。

在某一天之後,他們再也沒有出現。我偶爾會看到他們在遠方玩,也曾經和這些人
擦身而過,但彼此都不會向對方開口。

看來他們似乎決定要徹底無視我們。

就這樣,這事件也算是有了個結果,山丘上的大樹成了我們的地盤。

★  ★  ★

總之,別管死小鬼了,還是來聊聊希露弗吧。

我聲稱只是遊戲,讓他接受魔術的訓練。

因為只要他學會魔術,就能靠自己擊退那些死小鬼。

一開始,希露弗只用了五~六次入門級魔術就會累得直喘氣,過了一年後,他的魔
力總量也增加了不少。如果是半天左右的時間,一直進行魔術訓練也沒問題。

「魔力總量有上限」。

這理論的可信度真的非常低。

只是,魔術實力本身倒是還不怎麼樣。

他特別不擅長火系統。希露弗能非常靈巧地操縱風和水魔術,卻只有火一直不行。

為什麼?因為他具備長耳族的血統嗎?

不對。

是洛琪希以前教過我的「擅長系統、不擅長系統」的問題吧。

正如字面所示,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系統與不擅長的系統。

我曾經問過希露弗是不是怕火。

他雖然搖頭否定,不過卻給我看了他的手掌。上面有一道醜陋的燒傷。

聽說他差不多三歲時,曾經趁著雙親不注意,伸手去抓暖爐裏的鐵棍。

「可是,現在不怕了。」

即便他嘴上這樣說,果然還是會有反射性的恐懼吧。

這類經驗會影響不擅長的系統。

例如礦坑族(矮人),有很多人都不擅長水系統。

因為他們礦坑族居住在山地附近,從小就和泥土玩在一起,而且成長時還會跟著父
親學習鍛造、挖礦等等,所以比較擅長火跟土。可是在山上活動時,經常會被突熬
湧出的溫泉燙傷或因為大雨造成的洪流而溺水,所以容易變得不擅長水系統。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和種族並沒有直接關系。

順道一提。我沒有不擅長的系統。

因為我的成長過程很順利。

其實就算無法用火,也能夠制造出暖風跟溫水。

只是要說明這些概念很麻煩,所以我還是讓他練習火魔術。無論什麼時候,能用火
魔術並沒有壞處。例如沙門氏菌只要加熱就會死光,不想因為食物中毒而死,就必
須要將食物煮熟。

不過呢,只要使用初級解毒魔術就能夠中和大部分的毒。

希露弗雖然陷入苦戰,卻沒有怨言繼續練習。

大概因為這是他當初自己提出的希望吧。

拿著我的魔杖(洛琪希送我的那支)和我的魔術教科書(從家裏拿來的那本),帶
著困擾表情詠唱的希露弗看起來很美。

連身為男人的我都這麼覺得,他將來肯定很受女生歡迎。

(嫉妒心,男兒心……)(注:出自搞笑漫畫《轟天突擊隊》內的角色「蒙面嫉妒」)

我感覺哪裏好像傳來這句台詞,趕緊甩了甩腦袋。

不對不對,嫉妒他也沒有意義。而且,我本來就打算採用這種作戰吧。

以帥哥友人為餌的作戰。

希露弗是帥哥,我是普通人,分我一半女生吧♪

「那個……魯迪,這個怎麼念?」

我正在腦裏唱歌,這時希露弗用手指著魔術教科書的內容,抬眼向我發問。

這個角度也很強力,讓人產生抱住他吻下去的沖動。

我要忍耐。

「這是『雪崩』。」

「是什麼意思?」

「就是指要是山上積了非常大量的雪,那些雪會因為無法承受重量而往下崩落。冬
天屋頂上如果積了雪,有時候不是會整片唰地掉下來嗎?就是那種現象的大規模版
本。」

「這樣啊……好驚人喔,你看過嗎?」

「雪崩嗎?那當然…………沒看過。」

只有在電視上看過。

我讓希露弗閱讀魔術教科書,這樣也等於是在教他讀書寫字。文字也是一種學會以
後並沒有壞處的東西。

雖然我不清楚這個世界的識字率是多少,但肯定不會像現代日本那樣接近百分之一
百吧。

這倜世界並沒有能讓人識字的魔術。

識字率越低,擁有閱讀能力就會越有利。

「成功了!」

希露弗發出開心的叫聲。仔細一看,原來他成功使出了中級的水魔術「冰柱」。地
面長出一根相當粗的冰柱,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你進步不少呢。」

「嗯!……可是,這本書上沒有魯迪用過的那個吧?」

希露弗歪著頭髮問。

「嗯?」

因為他說「我用過的那個」,讓我聯想到是指熱水。

我翻了翻魔術教科書,指著兩個地方。

「有啊,水瀑跟灼熱手(Heat Hand)。」

「……?」

「要同時使用。」

「……?」

他又歪了歪頭。

「要怎麼同時詠唱兩個咒語?」

糟了,我剛喇完全是根據自己的感覺說明。對喔,不可能同時念出兩種咒語……

這下我沒資格嘲笑保羅是感覺派了。

「呃……要在不詠唱咒語的情況下使用水瀑,再用灼熱手加熱。其中一種即使利用詠
唱也沒關系,或是先把水灌進桶子裏,然後再加熱也是一種方法。」

我實際示範以無詠唱同時使用兩個魔術。

希露弗瞪大了眼睛。果然在這個世界,不詠唱就用出魔術似乎算是高等技術。洛琪
希無法辦到,據說魔法大學的教師裏也只有一個人能這樣做。

所以,希露弗也應該利用混合魔術,而不是無詠唱方式吧。

因為我認為那樣可以讓他不需要使用高難度技巧也能達到相似的結果。

「教我那個。」

「那個是指什麼?」

「可以不用嘴巴說的那個。」

但希露弗似乎不那麼認為。

是啦,比起交互使用兩個魔術,能一口氣施展看起來是會比較帥。

唔……算了,教他之後如果實在學不會,他自己就會選擇混合魔術吧。

「嗯~好吧。那麼,平常在詠唱時,會覺得魔力從身體裏往指尖集中吧?你試試不
詠唱然後重現那個感覺。等到你覺得魔力已經聚集之後,再想像出要使用的魔術,
然後試著從指尖擠出魔力……就是用這種感覺練習。一開始拿來想像的魔術要選水彈
之類喔。」

有順利讓他聽懂是怎麼回事嗎?

我沒辦法解釋清楚。

希露弗閉著眼睛發出唔唔嗯嗯的聲音,還扭著身體跳起奇妙的舞蹈。

很難向別人解釋憑感覺去做的事情。

無詠唱是要在腦海中想像。所以對每個人來說,做起來順手的方法也會不同吧。

因為我認為一開始的基礎很重要,所以這一年以來,一直讓希露弗靠詠唱使用魔術。

是不是越常使用詠唱,就越難辦到無詠唱呢?這類似過去都用右手去做的事情突然
要換成用左手去做,事到如今才要改變是不是很困難呢?

「成功了!我成功了!魯迪!」

然而,實際情況和我的推論似乎不同。

希露弗高興地大叫,連續射出水彈。

雖說他一直都有詠唱,但畢竟只持續了一年。或許能靠類似把腳踏車輔助輪拆掉的
感覺來辦到。這是年輕人特有的感性嗎?還是希露弗的才能?

「好。那麼,接下來要試著以無詠唱的方式來使出至今為止學過的所有魔術。」

「嗯!」

不管怎麼說,如果他可以換成無詠唱方式,我教起來也比較容易。

因為只是把自己的做法一一教給他而已。

「嗯?」

這時,突然有雨滴開始零星落下。

我抬頭看向空中,不知何時天空已被漆黑的烏雲覆蓋。

下一瞬間,下起瀑布般的大雨。

平常我都會觀察天空的情況並進行調整,避免在我們回家之前就下雨,不過今天因
為希露弗成功使用了無詠唱魔術,所以我不小心疏忽了。

「哎啊……這雨可真大。」

「魯迪,你可以降雨,卻不能讓它停下嗎?」

「是可以啦,但我們已經被淋濕了,而且農作物要有雨水才會成長。除非村裏通知
我說天氣太差造成了困擾,否則我不會動手。」

我們邊說,邊一起跑向格雷拉特家。

因為希露弗他家很遠。

★  ★  ★

「我回來了。」

「不……不好意思……打擾了……」

我一走進家門,就看到女僕莉莉雅拿著一條大毛巾站在門口。

「歡迎回來。魯迪烏斯少爺……跟您的朋友。熱水已經準備好了,請在還沒著涼前上
二樓擦拭身體。不過因為老爺跟夫人很快就會回來,我必須去幫他們準備。您一個
人沒問題嗎?」

「沒問題。」

莉莉雅似乎是看到大雨後,就預測到我回家時會一身濕。她雖然話很少,而且也幾
乎不會找我說話,但確實是優秀的女僕。我並沒有特地說明,她一看到希露弗便立
即轉身走入家中,又拿出了另一條大毛巾。

我們兩個脫下鞋子光著腳,先擦過頭髮和腳底後才走上二樓。

走進自己房間後,我看到一個裝有熱水的大桶子。這個世界當然沒有沖澡這回事,
甚至連在浴池裏泡澡的文化也沒有,所以是用這種方式來擦洗身體。

不過根據洛琪希的講法,似乎有溫泉。

總之呢,對於不愛洗澡的我來說,有這種東西就夠了。

「嗯?」

我脫掉衣服成為全裸狀態,希露弗卻紅著臉拖拖拉拉。

「怎麼了?不脫掉濕衣服會感冒喔。」

「咦?啊……嗯……」

可是,希露弗還是不動。是不好意思在別人面前脫衣服嗎…,

或是還沒學會自己脫衣服?真拿他沒辦法,都已經六歲了耶。

「來,擧高雙手。」

「呃……嗯……」

我要希露弗舉起雙手,把已經濕透的上衣一口氣拔起來。

眼前出現膚色雪白沒有肌肉的身軀。我正打算繼續動手幫他脫褲子,希露弗卻抓住
了我的手。

「不……不要……」

他是不好意思被人看光光嗎?

我小時候也是。大概是幼稚園時期吧,每次上遊泳課時都會脫光沖澡,那種必須被
同年齡孩子看到自己身體的狀況讓我莫名感到很難為情。

話雖如此,希露弗的手很冰,不快點脫掉濕衣服真的會感冒

我強行把他的褲子往下扯。

「別……別這樣……」

接著我把手伸向兒童用的燈籠短褲,腦袋卻挨了一記。

抬頭一看,只見希露弗正含著眼淚瞪我。

「我不會笑你啦。」

「不……不是那樣……討……討厭……!」

這拒絕相當認真。自從認識希露弗後,第一次看到他表現出如此強烈的抗拒。

我有點受打擊。

是那個嗎?長耳族有不能被別人看到裸體的規矩嗎?

如果真是那樣,強迫他脫光也不好……

「我知道了,知道了啦。那你答應我,等會兒一定要換件新的。濕掉的內褲會讓人
感覺很不舒服,而且受涼容易拉肚子。」

「嗯……」

我放手後,雙眼含淚的希露弗點了點頭。

真可愛,我想跟這個可愛的少年關系更進一步。

剛產生這種想法,心裏就突然冒出想惡作劇的沖動。

畢竟只有我一個人脫光也很不公平啊。

「有破綻!」

我把手伸向他的內褲,一口氣往下拉。

出現吧!全○鍾擺!(注:出自輕小說《ミスマルカ興國物語》的ゼンラーマン。)

「咦……不……不要!」

「…………咦?」

希露弗發出慘叫,他立刻蹲下縮成一團藏起自己的身體。

然而那一瞬間,進入我眼中的畫面並不是最近已經看慣的純潔短劍。

當然,也不是浮現著駭人花紋的黑暗長劍。

出現在那裏的是……不,沒有出現在那裏的是——

對……沒有原本該出現的東西。

卻出現了不應該有的東西。

那是生前,我曾在電腦螢幕中看過無數次的東西。

有時會打上馬賽克,有時是無碼。我總是看著螢冪,一邊心想總有一天要舔舔看插
插看真貨,同時讓黑色欲望發出白色太炮並擊中紙手帕——這樣的東西正出現在那裏。

希露弗是……

他其實是……「她」才對。

我的腦中一片空白。

我剛剛是不是做了什麼無法一笑置之的事情……?

「魯迪烏斯,你在做什麼……」

我猛然回頭,只見保羅站在後方。他什麼時候回來的?是因為聽到叫聲才前來這房
間嗎?

我整個人僵住了,保羅同樣一動也不動。

房裏有全身上下什麼都沒穿,邊哭邊縮成一團的希露弗。

同樣光溜溜的我手上正拿著她的內褲。

而且,我那可愛的小弟弟正以青春洋溢又活力旺盛的狀況展現著自身的存在感。這
是完全無法辯解的狀況。

我手中的內褲掉落在地。

明明外面下著大雨,但是我卻覺得內褲落地時的聲音莫名清晰。

★保羅觀點★

結束工作回到家,卻看到兒子正在襲擊他那個玩伴少女。

我差點不分青紅皂白地斥責他,不過還是決定要慎重。這次或許也有什麼內情,不
能重蹈上次的覆轍。總之我先將啜泣中的少女交給妻子和女僕照顧,然後自己用熱
水幫兒子擦澡。

「你為什麼要做那種事情?」

「對不起。」

一年前我斥責魯迪烏斯時,他表現出絕不道歉的意志,然而這次卻乾脆地開口賠
罪。態度也很溫順,就像是被鹽醃過的蔬菜。

「我在問你理由。」

「因為她丟著濕透的衣服不管,我想說幫忙脫掉……」

「可是,她不是不願意嗎?」

「是的……」

「爸爸我說過對女生要溫柔吧?」

「是的…………對不起。」

魯迪烏斯沒有提出任何辯解,我在這種年紀時是什麼樣子啊?

記得總是在說些「因為怎樣怎樣」或「但是怎樣怎樣」之類的發言。

是個滿嘴藉口的小鬼,兒子真是了不起。

「總之,你這種年齡的小孩也許會對這方面很有興趣,但是不可以強迫對方。」

「…………是的,非常對不起,我不會再犯。」

看到似乎大受打擊的兒子,我感到有點抱歉。

喜歡女人是源自於我的血統。我從年輕時就血氣旺盛也精力高漲,只要見到可愛的
女孩,就一個接一個出手。現在雖然算是某種程度的安分,可是以前我真的無法忍耐。

這就是遺傳吧。

對於理性的兒子來說,當然會對這種本能感到煩惱。

為什麼我沒能先注意到這件事呢……不,現在不是該感到共鳴的時候。

而是要根據經驗,告訴他該怎麼做。

「該道歉的對象不是爸爸,而是希露菲葉特。知道嗎?」

「希露菲……葉特……會原諒我嗎……」

「在道歉時,不能從一開始就抱著對方會原諒自己的想法。」

我這樣一說,兒子就更加垂頭喪氣。

仔細一想,魯迪烏斯打從一開始就對那孩子很執著。連一年前的那場騷動,也是為
了保護那孩子而做出的行動。結果甚至造成他被我這個父親毆打。

之後他們還是每天都一起玩耍,保護那孩子不受其他小孩欺負。魯迪烏斯邊繼續努
力學習劍術和魔術,同時還很勤勞地為她抽出時間。甚至為了和她親近,到了願意
把自己最重視的魔杖跟魔術教科書都送給她當禮物。

一想到可能會被那女孩討厭,我也明白他當然會失落。

我以前也是,會因為被人討厭而感到心情沮喪。

不過,放心吧,兒子。根據我的經驗,還可以很輕松地挽回。

「沒事,既然你過去都沒有欺負過她,那麼只要真心道歉,她一定會原諒你。」

聽我這麼說,兒子的表情總算稍微放松。

畢竟他這麼聰明,即使這次有點出錯,一定也能很快就補救回來吧。

不只這樣,甚至還有可能巧妙利用這次失敗,擄獲對方的心。

雖然可靠卻又令人畏懼。

擦完澡後,兒子對希露菲葉特的第一句發言是這樣:

「對不起,希露菲。因為你的頭髮很短,所以我一直以為你是個男孩子!」

原本以為自家兒子很完美,或許他其實是個傻瓜。

我第一次產生這種想法。

★魯迪烏斯觀點★

又道歉又誇獎又好聲安慰後,我總算獲得希露弗的原諒。

因為她其實是女孩子,所以我決定以後要稱呼她為希露菲。

本名好像是叫作希露菲葉特。

保羅對於我居然可以將那麼可愛的女孩子當成男生,很不以為然地給了「你的眼睛
是有什麼毛病」的評論。

我也沒料想到自已有一天真的會演出「原來你其實是女生嗎!」的戲碼。

這也沒辦法啊。畢竟我們第一次相遇時,她的頭髮比我還短。看起來的感覺雖然不
像女孩子的極短髮型那麼時髦,但也沒有短到像是平頭。至於服裝方面,她從來不
曾打扮成比較像是女孩的摸樣,都是穿淺色上衣配褲子。要是她穿上裙子,我也不
會弄錯性別。

不……其實只要冷靜想想就知道。

希露菲是因為頭髮顏色而遭到欺負,所以才會把頭髮剪短,好讓髮色不要那麼顯
眼。而被人欺負時必須跑著逃走,所以比起裙子,當然會選擇褲子。再加上希露菲
家並不富裕。因此做了一條褲子後,就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做裙子了。

若是再過三年才認識,我也不會弄錯。

只是基於先入為主觀認定她是個長得比較可愛的男孩,實際上希露菲的外型並沒有
那麼中性。

如果她……算了,不說了。

說什麼都只是藉口。

既然知道她是女孩,我的態度也跟著改變。

看見打扮得像個男孩子一樣的希露菲,我總覺得有點奇怪。

「希……希露菲你長得這麼可愛,把頭髮留長一點是不是比較好?」

「咦……?」

要是連外表都能乾脆轉變,也比較能重新來過。

我抱著這種想法提出建議。

雖然希露菲不喜歡自己的頭髮,不過這翠綠色的頭髮在陽光照耀下顯得透亮而閃
耀。所以我非常希望她能留長,而且最好能綁成雙馬尾或馬尾。

「不要……」

然而在那天之後,希露菲對我產生了警戒心。

尤其是開始明顯地避開身體上的接觸。

明明至今為止無論我說什麼,她都願意聽從,所以我有點受到打擊。

「這樣啊……那麼今天也來練習以無詠唱方式使用魔術吧。」

「嗯。」

我收起表情,隱藏自己的內心。因為希露菲只有我這個朋友,到頭來還是只能和我
一起玩。雖說她心裏似乎還有芥蒂,不過基本上還是沒有拒絕我。

所以,目前就先接受這種狀況吧。

★  ★  ★

根據這世界的基準,我目前擁有的技能如下:

「劍術」

劍神流:初級 水神流:初級

「攻擊魔法」

火系:上級  水系:聖級  風系:上級  土系:上級

「治愈魔法」

治療系:中級 解毒系:初級

治愈魔術果然也是分成七個層級,由治療、結界、解毒、神擊四個系統組成。

話雖如此,治愈魔術和攻擊魔術不一樣,並沒有火聖、水聖之類的帥氣名稱。

而是使用聖級治療術師、聖級解毒術師之類的稱呼。

正如字面所示,治療是復原傷口的魔術。一開始頂多只能治療小割傷,只要提升到
帝級,據說連斷掉的手臂都能夠再生。只是。就算達到神級,也無法讓死去的生物
復活。

解毒也是如字面所示,是治療中毒或疾病的魔術。只要層級提升,似乎還能制作出
毒藥和解毒藥等等。至於異常狀態的魔術則是聖級以上,據說很難。

結界則是提高防禦力,製造出屏障的魔術。簡而言之就是輔助魔法吧。雖然我不清
楚詳情,但我想大概是靠加快新陳代謝來治療輕傷,或是讓大腦分泌神經傳導物質
好麻痹痛覺吧?洛琪希無法使用。

神擊系似乎是能對幽靈系魔物以及邪惡的魔族產生有效傷害的魔術。然而這種魔術
受到人族的神官戰士刻意隱瞞,聽說魔法大學並未傳授,因此洛琪希也不清楚。

我並沒有親眼看過幽靈,但這個世界似乎真的會出現。

只要不清楚原理,就無法以無詠唱方式來使用魔術,這點實在很不方便。

其實只是攻擊魔術具備類似理科的原理,然而我並不確定其他魔術是否也有原理。
我知道「魔力」這種東西就像是萬能的元素,但是我不知道要讓魔力如何變化才能
做到什麼事情。

舉例來說,能讓遠處物體浮空或移動到手邊的  。

感覺可以靠魔力來造成同樣的效果,然而並不是超能力者的我對於要怎麼做才能再
現根本是毫無概念。

順道一提,我對於傷口痊愈的過程也只剩下模糊的印象。我想正是因為這樣,所以
我無法以無詠唱使用治療術。如果我擁有醫生的知識,或許連治愈魔術也能以無詠
唱方式來使用吧。

其他方面也是,要是我生前曾經做過什麼,現在或許就能夠利用魔術再現。

還有如果以前有從事哪種運動,現在的劍術可能已經更進步。

只要想到這些事,我就覺得自己生前真是白白浪費了很多時間。

不,並沒有白白浪費。

的確我沒有工作也沒有上學。然而,我並不是一直在冬眠,而是接觸了各式各樣的
遊戲和嗜好……在其他人正全力對付工作或課業的時間裏。

所以那些遊戲的知識、經驗、還有思考方式,在這個世界裏也能派上用場。

應該可以……!

不過嘛,目前還沒有派上用場啦。

★  ★  ★

那天和保羅一起進行劍術鍛鍊時。

「唉……」

我忍不住歎了口氣。

原本以為這麼明顯歎氣會讓保羅生氣,沒想到他卻一臉賊笑。

「哦~魯迪,我知道了。你是因為被希露菲葉特討厭而心情沮喪吧?」

我剛剛並不是因為這件事情才歎氣。

雖然不是,但希露菲的事情的確也是煩惱之一。

「嗯,是啊。劍術也沒有進步,還被希露菲討厭,當然會想歎氣。」

保羅咧嘴一笑,把木劍插入地面。接著把身體靠向木劍,放低視線看著我。

這家夥該不會是想嘲笑我吧。

「爸爸可以給你一些建議喔。」

他講出讓我意外的發言。

我考慮了一會兒。

身為我父親的保羅相當受女性歡迎。塞妮絲可以算是美女,還有艾特太太那個例
子,連莉莉雅被保羅摸屁股時也表現出實際上並不討厭的表情。不會被女孩子討厭
的秘訣,還有能邁向現充之路到底是什麼?因為他是感覺派,我可能難以理解,不
過或許當作參考。

「拜托您了。」

「嗯~怎麼辦呢~」

「要我舔您的鞋子嗎?」

「我說你,怎麼突然變那麼卑微。」

「要是您不教我,我就把您試圖勾搭莉莉雅的事情告訴母親大人。」

「這次的態度怎麼反而變得這麼囂張……不對!喂!你看到了嗎!我知道了,我知道
了啦。我不該吊你胃口。」

所謂「試圖勾搭莉莉雅」只是在套他話而已耶……

難道是——外遇?

算了,這代表這家夥的確很受歡迎,來聽聽萬人迷的講學吧。

「你聽好了,魯迪。所謂女性呢……」

「是。」

「雖然喜歡男性強大的一面,不過也喜歡脆弱的部分。」

「哦?」

我好像有聽過類似的事情,好像是母性本能之類的理論?

「你在希露菲葉特面前,只展現過強大的部分吧?」

「這個嘛……我沒什麼自覺。」

「你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個明顯比自己強大的家夥帶著明顯慾望步步進逼,你
會產生什麼反應?」

「應該會感到害怕。」

「是吧?」

這是在說那天的事情吧?希露菲從「他」成為「她」的那一天。

「所以你必須展現自己弱小的部分。以強大的部分保護對方,並讓對方保護自己脆
弱的部分。就是要建立起這樣的關系。」

「哦!」

簡單易懂!真不像是感覺派的保羅會說的話!

只有強大行不通,但只有弱小也不行。然而只要兼備雙方,就能受到女孩子歡迎!

「可是,要怎麼展現脆弱的部分呢?」

「這還不簡單,你最近正在煩惱吧?」

「嗯。」

「所以你只要用明顯的態度,把這個一直隱瞞著的煩惱展現在希露菲葉特面前。告
訴她:『我真的很不知所措,因為被你討厭而喪氣失落。』」

「然……然後會怎麼樣?」

保羅笑了,這表情很邪惡。

「如果順利,對方就會主動靠近,或許還會安慰你。之後,你要打起精神。只要看
到對方因為自己願意和好而恢複精神,所有人都會感到開心。」

「!」

原來如此,用自己的態度去控制對方的感情嗎……

不愧是保羅,然而也無法保證實際狀況會按照計劃演變吧?

「萬……萬一這招不行,我該怎麼辦?」

「那時你再來找我,我教你下一招。」

居然還有下一步!策士,這個男人真是個策士!

「原……原來如此,那我現在立刻就去!」

「快去快去。」

保羅對著我揮了揮手,滿心焦躁的我沖了出去。

「我到底跟六歲的兒子說了什麼……」

這時,總覺得後面傳來這樣一句話。

★  ★  ★

雖然到達大樹下,但時間還太早,希露菲並不在。

帶著木劍這點和平時一樣,不過我通常會擦乾身體才過來,今天則是滿身汗。怎麼
辦?唔,好像也不能怎麼辦,這種時候要在腦內進行練習。我揮舞著木劍,同時模
擬狀況。強大的部分已經展現過了,下一次要讓她看看自己的脆弱一面。脆弱面……
保羅是說要我怎麼做?對,讓她看到自己心情低落的模樣。不過該怎麼做?時機
呢?要突然表現出來嗎?那樣會很奇怪吧?應該要看狀況演變後趁機表現出來。我
能做到嗎?不,我一定要做到。

由於我一邊思考著這些事情一邊揮劍,或許是握力在不知不覺間變弱,木劍飛了出去。

「啊……」

正好掉在希露菲前方,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怎……怎麼辦?我該說什麼?

「怎……怎麼了,魯迪……?」

希露菲看著我,瞪大了眼睛。她為什麼問我怎麼了?是因為我太早來了嗎?

「嗯……呼……呼……我……我只是覺得看不到希露菲可愛的樣子……很遺憾……」

「我……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你怎麼滿身汗水……」

「呼……呼……汗水?汗水怎麼了……?」

我喘著氣靠近,她卻帶著害怕神情後退。和平時一樣,希露菲總是和我拉開一定的
距離。

我明明這麼迷戀著你,你卻如此害怕。

「……」

汗水從額頭上滴落,呼吸也總算平穩下來。好。

我表現出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伸手抵在樹幹上,擺出反省的姿勢。雙肩失落地垂
下,重重歎了口氣。

「唉……最近的希露菲很冷淡呢……」

沉默持續了一陣子。

這樣就行了嗎?這樣可以嗎,保羅?是不是該表現得更無助脆弱一些?還是說我的
態度太刻意了?

「!」

我的手被人從後方緊緊握住。感覺到溫暖和柔軟的感觸後,我一回頭,就看到希露
菲出現在眼前。

喔……喔喔喔!

居然這麼近!希露菲有好一陣子都不願意和我如此接近。保羅先生!我成功了!

「因為……最近的魯迪,有點奇怪呀……」

希露菲以有點寂寞的表情如此說道。這下我才猛然回神。

嗯,這點我有自覺。

不用說,我的確沒有用同樣態度對待她。

看在希露菲的眼裏,這正可以說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吧?差異之大,就宛如那些
在相親活動中發現對方其實還另有一筆財產的女性。

當然會感到不舒服。不過既然是這樣,我到底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她呢?

如果要我和以前一樣,只能說實在無法辦到。和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相處,我怎麼可
能不緊張。

一個年齡和自己差不多,還很年幼,長得又很可愛的女孩子。我不知道該如何和這
樣的人物友好相處。

如果我是大人,或希露菲再長大一些,我應該會動用所有來自成人遊戲那類東西的
知識,想辦法解決。如果對象是男性,我可以活用當初弟弟還小時的經驗。然而她
是個女孩子,還是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小女孩。當然,我有玩過和這種年齡層的女
孩子們在性方面「友好相處」的遊戲,但那種東西充其量只是幻想。而且,我並不
是想要和她變成那樣的關系。因為希露菲還太小,不在我的守備範圍內。

總之,目前暫時是這樣,不過我很期待將來!

這些事情先暫且不論。希露菲是個被人霸淩的孩子。我過去遭到霸淩時,沒有人站
在我這邊。所以,我希望自己能成為她的朋友,無論她是男是女都一樣,只有這部
分不會改變。然而,我實在沒辦法用和過去相同的態度對待她。畢竟我也是男孩
子,希望能和可愛的女孩建立良好的關系。

為了今後!

唔……實在搞不懂,我該怎麼做?早知道連這些事也該先問過保羅。

「……對不起。可是,我不討厭魯迪。」

「希……希露菲……」

我露出沒出息的表情後,希露菲摸了摸我的頭。

而且,她還對我靦腆一笑,那是個溫柔的笑容。

我很感動。

明明是我不好,她卻向我道歉。

我抓住希露菲的手,緊緊握住。

希露菲那有點吃驚的表情染上紅暈,抬著眼看向我。

「所以……你要像平常那樣喔。」

在這種動作下講出的這句話具備強大威力。

足以讓我做出決斷。

我下定決心。

沒錯,她希望一切如常。

也就是和過去相同的關系。所以我要盡可能以平常態度對待她。

為了避免讓她害怕,讓她不知所措,我對待她時必須確實藏起身為男性的部分。

換句話說,就是「那個」,只要成為「那個」就行了。

好,我就來成為「那個」吧。

成為遲鈍系男主角!


  評鑑名單1  回應 (3)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123 - 114.41.136.50
1 F:2018-07-10T16:52:48

GE

(觀光客) aaasgdh; - 36.227.21.45
2 F:2018-07-10T17:01:33

ss

(觀光客) ˇˇˇ - 39.10.30.127
3 F:2018-07-10T18:35:40



[0.29]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