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0)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四二七章收獲千粒金

ach9140
本文:2018-05-18T06:47:44


日子一天天過去,隨著山上千粒金的日漸成熟,山下,部落附近的林子里也時常會出現一些異動,嚇得那些鴨子們都緊張兮兮的,開始往部落內部遷移了,尋求庇護。


部落現在每天巡邏的人數增加,而且多是在部落外的林子里,因為這段時間出現了不少野鼠,各個種類的野鼠都有不少,大的小的,鉆洞的善跳躍的,換著來。

不僅是各種野鼠,還有天上飛的鳥。時常會有有鳥群在周圍晃悠,現在,在邵玄的屋子周圍,征羅也加派了人員,弓箭準備充足,來一只射一只,來一群殺一群。

除了一般的野獸,也有兇獸出沒,不過并不是什么大型的兇獸,畢竟大型兇獸離部落遠。

甚至還有人開玩笑說,都不用出去狩獵了,在部落里等著那些鳥獸上門就好。

泰河部落的泉柏等人表示,若炎角這邊人手不夠的話,他們可以派人過來增援,被征羅拒絕了。這事他們部落的人自己解決就行,用不著泰河人幫忙,而且,泰河的人過來幫忙肯定不是白幫的,到時候肯定會找邵玄要報酬,而他們感興趣的報酬,自然是成熟的千粒金了。

征羅可舍不得將好東西分出去那么多,泉柏他們幾個人是因為對千粒金的種植出過力,所以分他們一點作為報酬,沒人會多說什么,再多的,就舍不得了。

巡邏的隊伍輪換交接的時候,過來交換的人看著地上堆積的各種各樣的野鼠,問向剛忙活完的人。

“今天又獵到多少?”

“其他人不知道,反正我自己一個已經獵了三十來只,將近四十只了!”說話的戰士提著一只近半臂長的野鼠走過來,面上雖然帶著點擔憂,但也有喜色。這些野鼠也能當食物,首領說了,獵到的獵物可以自己留下一半。不用出去狩獵,已經能收獲二十只這么大的野鼠。他們自己不吃的話,可以給家里人吃。

這還只是半天而已,就如此收獲。

“比昨天又多了。”剛過來的人活動了一下手腳,摸出一支箭搭弓射出。

嗖——

一只想要從草叢中偷偷溜過去的野鼠被釘死在地上。

那個戰士并沒有立刻就過去撿。又是連續三箭,兩支將樹上躥動的帶著厚厚絨毛的長尾野鼠釘住,另一支朝不遠處的樹旁射過去,剛露出半個身體的灰色短毛野鼠被一箭秒殺。

“行了,這里交給我。你也累了大半天了,回去歇息吧。”那戰士將射殺的三只野鼠撿回,對另一人說道。

已經守了大半天的戰士,這時候才有時間用草繩將一上午的成果綁起來,然后提著回去,離開的時候還帶著不舍。

輪換回去休息的戰士們三五成群,聊著各自的收獲,不過,這其中也有需要擔憂之處。

“這幾天過來的野鼠越來越大了,行動也越發迅速。咱們得繼續加派人手,前幾天守著還很輕松,現在已經有點忙不過來了,差點漏掉一只。”

“我那邊也是,下次得多小心點。”

“還好咱部落前面有河,有些野鼠不會游泳,過不去。”

“會游泳的野鼠多著呢,不可輕心。”

說著幾人抬頭看向山頂的方向,那邊的天空有一些鳥在上方徘徊,時不時有鳥朝下俯沖。然后中箭掉落。

又過了兩天,前來的野鼠更加瘋狂,繼續加派人手,部落的戰士們全都行動起來。一部分守在山上。

邵玄沒想到這次的千粒金竟然會吸引來這么多的鳥鼠,當初看到的那幾顆雖然也吸引了鼠群,可并沒有這么多鳥過去。

在邵玄屋子后院,整個院子被套上一個大網,防止射殺不及時有鳥俯沖下來毀壞千粒金。

“應該快了。”棲芪看著變得金黃的谷穗,面上滿是笑意。按照他們的想法。引起的異變越大,越說明種出來的東西不同凡響,這是喜事。

“看著,都把眼睛放亮點,別漏過一只!!”多康在外面對戰士們說道。

戰士們手上的箭支都刻有自己的標識,射中之后會知道到底是誰的獵物。對于戰士們來說,獵物是小,功勞是大,若是在這次事件里面立了大功,說不定能從邵玄長老那里得到點好處。

邵玄跟征羅商量一番后,在部落里公開說過,工甲恒留下的剩下這九把武器,會贈給部落里立功的優秀戰士。名額有限,想要的就得加把勁。也難怪現在部落的人如此激動,不管年輕的年長的,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似的,有時候輪班的過來交換,他們還不愿意離開。

邵玄也趁千粒金沒成熟之前,跟其他人商議到時候的行動,依現在這般架勢,千粒金還沒成熟,這些鳥獸就如此行徑,這要是成熟了,又會如何?

想到當初山上鼠群里的那些瘋狂的野鼠,再看看如今天空的鳥群,和林子里戰士們提出的一串又一串大小不一形態各異的野鼠,邵玄就有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就算這些只是野獸,但數量多了,還是會造成很大麻煩的,尤其是它們失去理智的時候。

因為連續的鳥群與鼠群的干擾,鴨子們都躲了起來,搞笑的是,那肥鴨子還將鴨棚的門打開,放了不少鴨子進鴨棚避災。見此情形后,邵玄讓那些沒有參與防守的部落人,將圈養的鴨子與其他的隔開,然后將鴨棚的門打開,方便肥鴨子帶鴨群進去避難。

天空中,鳥群之間也因為爭奪而爆發出了矛盾,成天打架,鳥毛如雪,鳥屎四濺,邵玄屋頂上已經落了一層鳥屎鳥毛混合物了,那氣味真是……

不過,為了千粒金,邵玄都忍了下來。

這日,邵玄守在千粒金旁邊。

“就是這兩日了吧?”棲芪看著天空中跟雪花似的飄下來的鳥毛,問邵玄。

邵玄盯著千粒金那沉甸甸的谷穗,半晌,道:“我覺得,就是今天。”

棲芪和旁邊的征羅聞言,心中一凜,棲芪退后幾步,站進屋子里去。沒辦法,她并沒有多少戰斗力,這種時候,她必須得將地方讓出來,戰士們才好行動。

而征羅那邊已經開始招呼人做好準備了。

一聲哨音傳向山下的林子里。

聽到哨音,防守在林子里的人也知道,事情到關鍵的時候了。

原本還藏在草叢里試探著的野鼠們,突然一頓,然后仿佛受了刺激一般,也不躲著了,不怕死地往前沖。

天空的鳥不再相互打斗,像是約定好了,直沖邵玄的后院。

“熟了,收!”邵玄一聲大吼,話音未落,人已經沖出去,將那些谷穗全都割下來放進早已準備好的袋子里。

不僅是邵玄,早已經在旁邊守著的征羅和多康等人也同時出手。

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原本金色的沉甸甸的谷穗,被一掃而光,就連掉落在地上的谷粒也被后來的人撿走,等空中的鳥沖下來的時候,院子里只剩下千粒金綠油油的植株,但是谷穗卻不見影了。迎接它們的,則是一輪又一輪的箭矢。

嘰嘰咕咕的鳥叫聲不絕于耳,而在千粒金消失之后,這些鳥們再次飛高,避開部落人的攻擊范圍,卻并未離去,只是不甘心地在上方叫著,似乎想再等等機會,看那里是否還會長出谷粒來。

接近午時的時候收獲的千粒金,而鳥群卻是在臨近黑夜的時候才徹底離開。

山下的野鼠群已經退散,一些戰士們在河面上打撈淹死的野鼠,這些野鼠并不善于游泳,卻同其他會游泳的野鼠一起沖進河里,突破了戰士們的防衛圈,最后還是溺于此處,簡直就像是沒帶腦子似的。這樣瘋狂的不只一兩只,從河里撿到的野鼠,至少有三十只。現在部落的人正在清理溜進部落的野鼠。

邵玄看著屋子里放著的二十三個獸皮袋,連他在內,二十三個人,一人一個獸皮袋,每人負責一株,裝了二十三袋。雖然沒數,但邵玄也能知道,這每個袋子里面,絕對不止千粒,肯定有數千至上萬粒!

也顧不上周圍鳥屎的臭氣,旁邊還有棲芪、巫、首領等人等著,邵玄小心將獸皮袋打開一個口。之前是連谷穗一起割了收進去的,邵玄從谷穗上摘下一粒谷子,小心撥開谷殼。

暗金色的谷殼被撥開,露出里面如紫金一般的顆粒。

“怎么是這個顏色?!”邵玄驚道。

之前他從山頂上帶回來的谷粒,里面可都是金色的,為什么種出來的最后卻是紫金色?這與之前的谷粒差別也太大了!

邵玄又打開其他二十二個袋子,每個里面都隨機摘下來五粒谷子,而且還是不同谷穗上的,最后撥開谷殼之后,發現它們竟然全都是紫金色!

“這……這怎么會長變了呢?”棲芪也納悶。

邵玄是說過這些千粒金比他以前發現的要長得好,但長得好不代表長變樣啊!

顏色差別如此之大,是偶然還是必然?正常生長還是變異?

邵玄想了又想,感覺,造成這樣變化的原因,大概是種植的方法,畢竟喂了那么多兇獸的血肉。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0.1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