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1)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四二一章黑吃黑

ach9140
本文:2018-05-15T07:11:29


邵玄在看到這只肥鴨子的時候,就知道它并不是純粹的野生飛禽,作為看著喳喳和部落的那幾只長大的邵玄,

對那樣的眼神太了解了,尤其是這只鳥當著他的面在水里游來游去的時候,那雙黑豆似的眼睛里閃過的光,都讓邵玄知道,這貨在打什么鬼主意。

原本,邵玄是想跟著這只肥鴨子看看周圍有誰在,可來到這里的時候,他已經猜道,對方并不是什么善類,前面設有陷阱,或許別人難以看出來,但邵玄卻能,這類的陷阱他也設置過。

保留那樣的一段距離,他有信心能在遇到圍擊的時候逃開,只是后來對方現身之后,邵玄改了主意。

率先解決了隱藏在暗處的人和陷阱,再利用這一擊帶給余下人的心里干擾,挨個解決。而且,邵玄也想知道,在激發過兩次骨飾后,體內的圖騰之力到底又有怎樣的提升。

現在,劫殺的人已經解決,而這只將他帶過來的肥鴨子,邵玄正牢牢掐在手中。

對于邵玄的話,翠色的肥鴨子黑眼睛閃了閃,想要叫,卻因為脖子被掐住,只發出了兩聲古怪的音節。

顯然,它能聽懂邵玄的話,邵玄感受得到,這鴨子在驚慌。

“問你幾個問題,回答得讓我滿意,我就放過你。”邵玄盯著手上的鴨子,說道。

翅膀被捆,肥鴨子蹬了蹬腳掌,點點頭。

邵玄微微動了掐住鴨脖子的手,不過他并沒有放下戒心,若是這只肥鴨子在他松手之后就下嘴啄的話,邵玄會毫不猶豫地擰斷它的細脖子。

好在,這只鴨子還算識時務,沒有下嘴啄,看向邵玄,等著邵玄的話。

“他們是不是還有人?”邵玄問。

肥鴨子頓了頓,點頭。

“還有幾個?”邵玄又問。

這下肥鴨子僵住了。它不會數數哇,它只知道有和沒有,至于幾個……一個也是有,十個也是有。

看肥鴨子的樣。邵玄就知道這個問題不可能從它這里得到答案了。

“帶我過去。”

肥鴨子蹬了蹬腳,示意它現在被抓著不能走路。

邵玄用草繩將它的脖子拴住,解開翅膀上的捆綁,然后牽著長長的草繩,“帶路。”

肥鴨子抖了抖。對于被套上的束縛非常不習慣,但還是老老實實在前面帶路,不過眼睛還是時不時往周圍瞟,想著怎么逃走。

路過大樹倒地之處的時候,邵玄發現那個死在樹下的人,渾身已經變得詭異的青黑,煞是恐怖,周圍有一股刺鼻的氣味,就是從這人身上冒出來的。

邵玄掃了眼地面上的那些不起眼的劇毒小草,打算解決了那些人之后。再過來看看這些毒草,能將一個圖騰戰士毒死,這可不是一般的毒。

肥鴨子還算配合,沒有故意將邵玄往危險的地方帶,甚至還特意帶著邵玄避過那些有陷阱埋伏的地方,這讓邵玄心中對這只肥鴨子的印象又有改觀。

這只肥鴨子,同這伙人的關系似乎并不是那么好,見著三人被邵玄擺平,也沒有表現出什么憤恨的樣子,而現在。雖然它仍想著怎么逃掉,可也的確將邵玄帶往那伙人的駐地,并且還專往安全的地方帶,對于對邵玄去找茬一點都不在意。反而有點樂見其成的意思。

走了一段路,邵玄看到了不少人生活的痕跡,有一些煮過的骨頭扔在草叢里,看那些骨骼,像是人類的。

肥鴨子腳步加快,搖擺著。繼續帶著邵玄往那邊。它可以現在就叫出聲,給那里的人示警,可是它沒有。

邵玄看向不遠處建在樹上的木屋,木屋周圍搭著各種樹枝和藤蔓,將木屋隱藏在一片綠色之中,樹底下扔著一些骨頭,以及燃過的木灰。

屋子里有人在活動,邵玄仔細聽了聽,只有一個人,而且,邵玄也感覺不到對方身上有多少力量。

屋子里的人嘀咕著,還有敲打砍動的聲音從里面傳來。

確定周圍沒有其他人,邵玄將肥鴨子綁在旁邊的樹上,也不管它是否會啄斷繩子。既然剛才這肥鴨子不亂叫,待會兒也不會。

邵玄悄然躥上樹,來到樹上的木屋。

木屋里有一個彎腰駝背的老頭,骨瘦如柴,帶著一種病態,嘴里罵罵咧咧地說著什么,在他的旁邊,有一些切好的肉塊,不知道是什么動物的肉。

察覺到什么,老人轉身看向背后,“你們回來了……你是誰?!”

見到陌生人,老頭眼中露出警惕,眼神閃爍,他在衡量雙方的力量差距,也想著,出去的三個人到底怎么樣了,什么時候能回來。

但是,再仔細看看邵玄,老頭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你認識我?”邵玄走進屋,看向里面的老頭。

屋子周圍掛著一些骷髏頭,是人的頭骨,頭骨上還帶有鈍器或者利器砍傷的痕跡。

“不……不認識!”老頭趕忙否定。

邵玄手上劍影晃動,將老頭手上的斧子挑開,劍尖指向老頭,“這里就你一個?”

“還還還有三個!”老頭手里的斧子被挑開之后,就縮著頭,顫聲答道。

“你怎么認識我的?”邵玄又問。

“不認識!”見邵玄將劍尖逼近,老頭恐慌更甚,驚叫一聲,然后趴地上抱著頭:“我真不認識你!是聽他們說過,這次的目標是一個拿著劍的年輕人,所以我才……”

“說說你們的來歷。”邵玄拉過一個木樁做成的凳子坐下,說道。

老頭顫巍巍抬頭,快速瞥了眼門外,又朝邵玄那邊掃了眼,“那三個人呢?”

“死了。”

老頭聞言渾身一抖,驚懼無比,瞥向邵玄的時候,見邵玄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趕緊道:“若我說了,可否繞我一命?”

邵玄一劍將旁邊的另一個木樁凳劈成兩半,兩塊木頭崩開,撞在幕墻上,發出嘭的聲響,嚇得老頭又一個哆嗦。

邵玄收劍,劍尖點了點老頭身前的木地板,平靜道:“說了,你還有條活路,不說,就只能送你去見你的同伙了。”

老頭在地上驚慌地抬頭又垂下,“我說,我什么都說。”

老頭顫抖著身體,磕磕巴巴將幾人的來歷說了,他是個非常怕死的人,壓根不用邵玄多費力,就將所有的事情交代,原本他還打算瞞著點,被邵玄又一嚇,也不打什么小心思了,只求邵玄繞過他一命。

這老頭是被一個生活在山林里的部落驅逐的,因為他毒殺了部落的人,偷了部落的寶石去跟奴隸主交易,本想帶著財物遠遠逃開,卻沒想,中途被人給盯上,打劫了財物,人都差點喪命途中,等后來逃回林子里,也不敢回部落了,而以他的能力,在山林里生存比較困難。

陰錯陽差之下,老頭認識了一批冒險前往山林深處尋找工甲山的人,仗著對山里的些許了解,成為隊里的向導。

后來隊伍的人在尋找工甲山的途中,死的死,傷的傷,有的退出離開,最后只剩下八個人,這老頭就是其中之一。余下的人也不再執著尋找工甲山了,他們轉換策略,去打劫前來尋找工甲山的人。

若是碰上看起來不好對付的人物,他們不會輕易出手,可若是見到“肥羊”,就毫不猶豫劫殺了。只是,能前來尋找工甲山的,大多都是有些能耐的,雖說最后被他們成功劫殺的也有不少,那些人的頭骨都被掛在屋子里當戰利品,可在劫殺的途中,隊里的人也有傷亡,從八個人變成了四個。人一少,選擇目標的時候自然得更加謹慎,不會輕易出手,但他們也貪心,好久沒能再出手了,難得碰到邵玄這個看起來沒多大威脅的人,再想想并沒有跟著一起的匣人,他們就知道,邵玄肯定有什么特殊的際遇,要么是找到了工甲山,要么是朝那個匣人出手了,不管哪一樣,身上肯定帶著不少好東西。

利益驅使之下,他們打算劫殺邵玄,于是,派出了誘餌,就是那只肥鴨子。

說起這只肥鴨子,那是老頭訓練出來的,老頭對訓練飛禽有些心得,他以前在部落就經常訓練一些鳥去偷其他人的東西,只是后來被發現,還被驅逐出了部落。于是,為了顯示自己的價值,老頭便重操舊技,設陷阱捉了一只肥鴨子,訓練大半年后,讓其充當誘餌,吸引其他人前往陷阱埋伏之地。其實嚴格來說,想要調教好這樣的一只肥鴨子,得兩至三年甚至更久的時間,而且最好還是從剛破殼就開始,可條件有限,老頭只能使出一些其他的技巧來彌補,雖然有些極端,容易讓被調教的對象生出逆反的心思,但為了盡快展示自己的用處,老頭毫不猶豫地用了。

這里的動物不多,食物比較難找,乍一看這么只肥鴨子,誰都會有想法。

邵玄心下了然,難怪那只肥鴨子看上去對這些人并不親近,感情是在被壓迫訓練的時候,就生出了逆反之心。

將事情都說了,老頭小心看向邵玄,這下子,能饒他一命了吧?

邵玄站起身,看向趴在地上瑟縮的老頭:“墻上這些人,都是你們劫殺的目標?”

“是……是的。”老頭顫抖著聲音答道,隨即又分辨道:“我并未出手!都是他們殺的,都是他們!”

邵玄盯著老頭半晌,盯得老頭心虛得冷汗直冒,才離開,同時帶走了這里的幾把銅器,這些人劫道撈到的好處不少,藥物、財物、武器,這些都有,邵玄玩了個黑吃黑,一起打包帶走了。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aaa - 58.152.59.205
1 F:2018-05-15T12:06:09

aaaaa

[0.2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