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1)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三八五章頭兒,就是他!

ach9140
本文:2018-04-18T06:25:17


每年快到冬季的時候,部落外出狩獵會比較頻繁,

若不是因為人力有限,帶不了更多的東西,

他們肯定會狩獵更長的時間。,

因為每年快到冬季的時候,部落會將獸皮準備好,

然后讓人帶去奴隸主那邊賣,再買回來一些其他東西。

天氣一冷,

遠離深山野林居住的奴隸主們對于獸皮的需求量也會增大,

光靠他們手下的奴隸,準備不了多少好貨,

還是得從部落人這邊弄。

尤其是那些毛色好的,皮質上乘的,

賣出去的價錢比其他時候要多一倍以上。

糧食、銅器等等一些部落里不能自己生產的,

都會用這種方式去換取。若是有條件的家里,

還會買一些奴隸主們那兒的稀罕物帶回來。

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獵物來支撐。

昨天睡覺前,

邵玄就聽到隊伍里不少人商討著用毛皮去換什么東西,

他們也問邵玄了,邵玄沒去過這邊奴隸主的地盤,

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能到時候再看看。

狩獵第二天,在太陽完全露出來之前,

各個小隊就已經出發了。

跟著陶爭的隊伍,邵玄快速穿行在山林之間,

有時候短暫的停頓時,

陶爭會跟邵玄介紹一些這周圍的地貌。

這是他們小隊經常狩獵的路線,

周圍可能有哪些危險的地方,有哪些兇獸,

還有哪些危險的或者藥用的植物等等,邵玄都一一記住。

經過一條干涸的小河時,邵玄腳步猛地一頓,看向那邊。

見邵玄停下,其他人也都停下來。經過昨日的狩獵,

隊伍中的人也不會小看邵玄,比實力。

就算是嘴倔的騅也不得不承認,邵玄比他們強那么一點點。

“怎么了?”陶爭問道。再看看那邊干涸的河床,

并未發現什么古怪的地方,這里他們走過很多次了,

熟悉得很。

邵玄盯著那邊,“你們在這兒等著。我過去看看。”

說完便往那邊快步過去。

這周圍倒是沒什么危險的兇獸,陶爭索性走過去,

問道:“有什么發現?”

邵玄不語,他也不確定。

此處河床有二三十米寬,遠處的似乎會更寬一些,

卻并不算深。

“這里雨季的時候會有河水漲上來,但是到了年底的時候,

河面會下降,變干。”陶爭跟邵玄介紹道。

“一年中大部分時候這里都有水,到了年底才會干成這樣。

不過這里有水的時候,我們是不會靠近這里的。

因為這里有一些比較危險的魚。”

邵玄走到旁邊,并沒有下去,看著河床干涸開裂,

但若是往里踩的話,會直接陷下去的,下方都是軟泥。

只有上面的泥巴被曬干開裂了而已,

開裂的泥巴縫里有不少野草長出來。長勢還不錯。

不過,邵玄對這些都沒興趣,

他的目標是河床上露出來的那些石頭。

“有長矛嗎?借用一下。”邵玄轉身找人借工具。

“用我的吧!”多里趕緊將隨身帶的長矛遞過去。

“謝了。”

邵玄接過長矛,將河床上離他最近的一顆石頭挑起。

露出河床的石頭,被長矛的矛頭高高挑起,

朝邵玄這邊飛過來。接住石頭。

邵玄抹去石頭表面的一些干泥,仔細看了看石質,

手指在石頭上摩挲,感受。

“這些石頭有什么不同嗎?”陶爭問道。在他看來,

這些石頭和其他石頭沒什么不同。又不大,

就算做石器也不行啊。

邵玄搖搖頭:“只是猜測。”

又挑起兩顆石頭,

邵玄將到手的三顆拳頭大的石頭放進獸皮袋,

然后沿著河床,朝遠處看過去。

“你們說的那種恐怖的魚,是渾身硬硬的鱗甲,

長著大嘴尖牙,四爪長尾,

能在水里游也能在岸上走的魚嗎?”邵玄問道。

陶爭還沒回答,多里等人就連連點頭:

“對對,就是那些,邵玄你也見過?”

他們起初還想獵一些那種魚的,但是后來發現那種魚太危險,

數量還多,所以一到天氣暖和,河中漲水的時間,

他們就會繞開這片地方,等年底河水干涸,那些魚都離開,

他們才會再往這邊走。

摸了摸裝著石頭的獸皮袋,邵玄又問道:

“這條河,一直通向哪里?”

這個問題,其他人不知道,但陶爭知道一點,

他聽以前走這邊的老獵人說過。

“據說往前還有一條更寬的河,那條河能穿過整片山林,

若是沿著那條河一直走的話,可能會見到海。不過太遠了,

部落沒人見過,只是聽一些從那邊過來的部落人說的。”

入海河?邵玄垂頭思量起來。

邵玄之所以停下,是因為他覺得那床上的那些石頭很眼熟,

將石頭拿手上一看,質感也熟悉。當年,他帶著部落過河,

離開咢部落的時候,有一條鱷魚送過他一顆石頭,據說,

咢部落的水月石,就是從那樣的石頭里出來的。

咢部落從未來過這邊,不可能跟這邊有什么關系,

但鱷魚就不同了,或許咢部落的鱷魚不會來到這里,

但其他鱷魚呢?是否還有一些同咢部落的那些鱷魚一樣,

也會從海里撿石頭,往河里吐石頭的?

這個還說不準。

“走吧。”邵玄說道。隊伍還要繼續狩獵,

不能因為他這點事就耽擱。

多里看看離開的隊伍,又看看河床上露出來的那些石頭,

跑過去用長矛挑起一顆石頭帶上。

自打看到邵玄單挑骨石獸之后,

多里對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輕長老就非常佩服,

也相信邵玄的實力,既然邵玄覺得那些石頭有古怪,

他自己也帶上一個研究研究,說不定能發現點什么呢?

其他人見到多里的行為,其實也想著要不要自己也帶一塊,

但隊伍已經走了,不好回去。算了,下次再來吧。

反正入冬之前還有一次狩獵。

除了第一天邵玄狩獵骨石獸的方式有些特殊之外,

后面幾天,就恢復以前的狩獵手段了。炎角人崇尚個人能力,

但也看重團隊合作。邵玄同陶爭等人一起,

獵到不少不錯的獵物。除此之外,

邵玄還用藤蔓編織成網。網了幾只貘。

抓到的這種貘,算是貘中比較小的一個種類了,

屬于能食用的普通野獸。它們的膽子很小,稍微有點動靜,

它們就會狂逃而去,藏在一個樹枝繁茂林草叢生的隱蔽地點,

一直等到危機過去才出來。

它們的表皮上也有一些顏色不同的花紋,

看上去就像穿著一身迷彩服,在灌木叢藏著的時候。

光憑視線難以發現。

這種貘的幼崽膽子更小,

所以它們不會像其他猛獸的幼崽那么有好奇心,

而是會一直緊跟母獸,不會獨自離開。這樣的生存之道,

讓這個看起來沒什么攻擊性的種群,延續生存至今。

陶爭他們看不上這樣的獵物,但是邵玄抓了,

是一只帶著一窩幼崽的母貘。發現的時候,

它們正被掠食者追殺。直接撞到邵玄下的套網里了,

被邵玄一窩端。

這種普通野獸,邵玄自己也不怎么吃,抓它們是送人的。

狩獵時間過去,各個小隊的獵物也差不多了,

到了該回部落的時候。

眾人聚在歇息地。將各自隊伍的獵物整理好搬運回去。

從歇息地到部落的路線中,有一段是與泰河部落路線重合的。

雖然兩個部落的地盤不同,狩獵區域也不一樣,

但這段路卻是共用。因為它夠平坦,好走。

適合帶著獵物的隊伍。

路是走出來的,兩個部落,狩獵的隊伍經常踩來踩去,

擋道的樹木野草早就給削掉了。

大概因為收獲頗豐,狩獵順利,多康的心情好,

敞開嗓門開吼。其他人也跟著一起唱。

眾多人一起合唱,

所爆發的氣勢也會對附近的兇獸有一定的震懾力,

不會有猛獸靠近。出去的時候他們不會如此囂張,

因為不想趕走獵物,但是回來時他們就不用擔心了,

盡情宣泄。

“y”型的路口處,

泰河部落的人正搬運著狩獵的獵物踏上那條共用的路,

聽到炎角那邊唱歌的聲音,領隊的頭目被膈應得不行,

“怎么又碰上他們?!”

大好的心情都被毀了!

“頭兒……炎角他們……”

“不用管!”領隊的人木著一張臉,

“繼續走,當他們不存在!”

但是,炎角的人存在感太強烈,想忽略也不行。

等炎角的人從另一條岔道,走上那條公用的走道,

兩支隊伍也碰面了。

多康視線朝泰河隊伍那邊帶著的獵物上掃了眼,

發出“嘿嘿”兩聲怪笑。

泰河的領隊面上立馬就寒下來了:“怎么,看不起?”

“哎呦喂,哪有,沒看不起,真沒有。”多康說著,

轉頭就對后面呵斥道:“多里,帶著你們的獵物快點走!

就那點獵物還走得這么慢!”

后面的人沒吱聲,似乎形成了一種默契。

多康這話說完,邵玄就發現隊伍里的人精神一震,

然后,就見多里等人扛著那只骨石獸,

快步往前,走到隊伍靠前的地方。

見到那只巨大的骨石獸,泰河那邊的人也啞了,

領頭的面上使勁抽了兩下,臉色發綠。

邵玄見狀也樂呵,扛著獵物快步追過去。

那邊,泰河部落狩獵隊的頭目正打算反刺幾句,

忽聽身后一聲“啊”,叫得他想說什么都忘了。

“啊什么啊?!”領頭的扭頭吼道。

沒顧頭目難看的臉色,

一個年輕的戰士跳出來,指著邵玄:“頭兒!就是他!”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jaccccccc - 1.170.241.174
1 F:2018-04-18T19:00:30

ggoooooooodddddd

[0.14]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