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0)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三八一章這么準?

ach9140
本文:2018-04-15T21:56:36


茂密的林子里,高大的樹木隨處可見,靠近樹冠的部分,

樹干三人合抱粗細,然而靠近地面的樹干部分,

十人也無法合抱。

地上部分的樹根彎曲交錯,往周圍延伸,在地面此起披伏,

就像遠古巨獸緊扒在地面的大爪子。從這些地方經過,

就像爬坡一樣,但這對于經常在密林狩獵的人來說,

并不算事。

一道道人影穿梭在密林之中,深入密林之后,

眾人在一處分散開來,各小隊前往各個方向。

這次不是圍獵性質,小隊分得比較散。

邵玄同一些年輕的戰士們一起,隊伍里二十多個人,

陶爭和騅都在,這支小隊的頭目是烏斬,

原本按照地位高低的話,頭目的位置應該由邵玄擔任,

但由于邵玄只是初次加入這支隊伍,對其他人不熟悉,

并未接過頭目之位。

隊伍里大家配合得都很好,除了一開始因為邵玄的原因,

其他人有些拘謹之外,后來適應過來就好多了,

恢復了以往狩獵的氛圍。

沒有言語,僅一個動作,一個眼神,

就能知道彼此的意思,配合默契。

陶爭在出發前就被首領、頭目以及他爹,

還有幾位叔伯都叮囑過,讓他多照顧一下邵玄,

雖說邵玄有實力,還是長老,但畢竟年紀在那里,

未必能很快適應狩獵隊的節奏。所以,

在越來越接近以往的狩獵地點之后,

陶爭想著要不要停頓下來先跟邵玄解說一下。

可很快陶爭就發現,邵玄不僅不需要他們提示,

還適應得很好。就如剛才遇到異況躲避的時候,

陶爭一個手勢,后面的人就跟著躲開,

而邵玄的動作也不比別人慢,根本不需要陶爭另外提示。

前方的灌木叢后,一棵不算太高的樹上,有樹梢在抖動。

因為灌木和密集草叢的遮擋,隊伍里的人并不能看得清楚。

陶爭打了個手勢。后面的人立馬減緩速度,腳步放得更輕,

緩緩朝那邊靠近。

騅和另一人如靈猴般敏捷地躥上旁邊的一棵樹,

看向前方。若那里是獵物。則準備狩獵。

邵玄通過特殊的能力視野,

能夠透過灌木叢看到后面的一點影子,

看輪廓,那邊的獸并不大,看骨骼。它還在幼年期。

躥上樹的騅往那邊看了一眼,朝陶爭搖搖頭。

那里有一只爪獸,它們的頭部輪廓看上去很像馬,

脖頸略長,軀干很壯,平時走起路來慢悠悠地,顯得遲緩,

但若是遇到危險就不同了,那速度直接飆升幾個檔次。

它們的蹄子不僅大還堅硬,被踢一腳不是好受的。

爪獸也在狩獵隊的獵物之列。但不包括幼獸。一般來說,

如果不是特別缺食物的話,在山林里碰到這樣的幼獸,

炎角的戰士們大多都不會出手,一沒什么挑戰,

獵到了也不能證明自己的實力,二是幼獸身上沒多少肉,

相比起成年的兇獸要少太多,倒不如節省力氣去對付其他的。

所以對于這樣的幼獸,戰士們更愿意將它留到以后再獵。

或者留給自己的后代們來解決。

此時,那只尚在幼年的爪獸,正用后腳支撐,直立起身體。

抱著樹干吃樹上的葉和果子,耳朵擺動著,

聆聽周圍的動靜,可是它并未發現有一支狩獵隊靠近它,

也不知道自己尚未成年而躲過了一劫。

再往前走,有一條河。河岸邊有一片沙石地,

周圍并沒有其他動物活動的痕跡。

“我們一般不會去那條河取水,河邊太危險,

若是想取水的話,可以從一些帶水的樹和草上取,

或者去一些山澗溪流。”陶爭低聲跟邵玄介紹道。

“河里有什么?”邵玄問。

“河里有一些帶尖牙的魚,有時候會有水蟒潛伏,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陶爭指了指河邊的那片沙地,“那里可能有骨石獸,

有它們在的時候,河邊就特別安靜,

河里的魚和其他水下獸類都會躲開。”

“骨石獸?”這是一個新的名字,邵玄并未見過。

看向河邊的沙地,光憑所見,邵玄并未發現什么不妥,

但是直覺告訴他那里有東西,還是比較危險的東西。

“骨石獸的骨頭很硬,適合做骨器,

做出來的骨刀等都是很好的東西,不過,骨石獸不好獵,

它們的皮太硬,頭骨更像是套著一層堅硬的石頭,

而且力氣非常大。若是沒有絕對的把握,

我們不會輕易去招惹那里的骨石獸。除此之外,

它們很狡猾的,偽裝得非常好。”

邵玄再次看向那片岸邊的沙石地,換了個視野,

透過表層的沙地,

他能看到沙地之下非常明顯的一副巨大的骨骼。

那里有一只骨石獸,體型并不比他前段時間見到的恐頭獸小。

而那只骨石獸,就如陶爭所說,

它的頭部好像罩著一個石質的頭盔一般,

還是上等石材的石質頭盔,邵玄只一眼就能判斷,

那頭非常堅硬。此時骨石獸將身體埋在沙石地之下,

只有頭部擱在地面。閉上眼,壓下耳朵,鼻孔微縮,

放緩呼吸,乍一看上去,

就像是地上的一塊普通的大石頭而已。

石頭上還有一些青色的苔蘚等植物,

與岸邊沙石地上其他石頭很像,若是不了解骨石獸的人,

大概也不會想到那其實是一只巨獸的頭。

不僅偽裝好,它們還懂得制造掩飾物。

若是周圍沒有足夠大的石頭作掩飾,

它們還會尋找一些與自己頭部相似的石頭,

踢到河岸邊放著,以假亂真。可以說,河岸邊的沙石地,

一多半的巨石都是骨石獸弄過來的,

要不然不會每個石頭形狀都極其相似。

“那里有一只骨石獸。”邵玄指著那塊“石頭”說道。

看來,骨石獸是一個獨行的物種,若是群居,

那就危險得多了,壓根不用看,遠遠掃一眼就果斷走人。

陶爭順著邵玄所指看過去,

他并不能準確判斷出那些大石頭究竟哪個才是骨石獸的頭,

可為何邵玄竟能如此確信?

以往狩獵危險性太高,其中一個原因,

就是因為他們無法準確判斷骨石獸的具體位置,

一旦找錯,就會被骨石獸抓住機會突襲,陷入被動。

可若是能確定的話,他們再多準備一番,

說不定能將那只骨石獸給獵了。

一想到狩獵骨石獸,陶爭心里頓時火熱起來,

畢竟年輕,他們更傾向于挑戰。

“你確定?”陶爭再次問道。

“確定。”

頓了頓,陶爭又問道:“這周圍,

是否還有其他的骨石獸?”

“沒有,只有那一只,不過很大,

比部落里抓的那只恐頭獸還要大一圈。你們想獵?”

邵玄看向眼神閃亮的陶爭。

“我同大家商議一下。”畢竟是帶著一個隊伍,

陶爭不可能獨斷獨行,罔顧其他人的意愿,那樣一只巨獸,

想獵還是得靠大家,就他一個人可搞不定。

陶爭將事情跟大家說了說,不出陶爭所料,

大家對于狩獵那只巨獸還是很有興趣的,而且,

若是能夠給先一步判斷具體位置,

便不會一開始就陷入被動,只要有足夠的準備,

就算獵殺失敗,他們也能全身而退。

“你怎么能確定那里就是骨石獸?”騅盯向邵玄,

帶著質問和猜疑的語氣問道。被陶爭拉了一下也不理。

其他人心中也有疑慮,只是沒騅那么大的膽子直接說出來。

不怪他們不相信,部落里就算是一些經驗豐富的老戰士,

也未必敢一眼斷言。邵玄是長老又如何?

憑什么他一句話就要讓大家相信?狩獵不是游戲,

一次判斷失誤就能讓大家陷入困境,甚至出現死傷。

邵玄沒有直接回答騅的問題,而是看了看周圍,

指著兩步遠處的地面,說道:“這下面有一塊這么大的石頭。”

邵玄伸手比劃了一下,描繪出那塊石頭的大小和形狀。

騅等人看向邵玄所指之處,

那里堆積著一層厚厚的腐爛的樹葉,

表層還有不少掉落的比較新鮮的葉子,以及各種斷枝。

騅看向陶爭,見陶爭微微點頭,便快步過去,

掏出手里的短刀,撥開上層的斷枝和葉片,

刨了一層薄薄的泥土,便見到了一塊石頭,

石頭的形狀正如邵玄剛才所描繪的那樣。

見此情形,騅雙眉不停往上挑。

這么準?!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0.25]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