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8)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三七九章火焰巨人再現

ach9140
本文:2018-04-14T21:33:48


在部落,每一個職位高的人在接任之前,

都會對著火塘以及這三枚骨飾起誓,當年征羅接任首領、

多康接任狩獵隊頭目之時,都有過這一程序,

所以巫將這些拿出來,其他人看到也并不覺得驚訝,

只是除了離得極近的人之外,其他人只知道有這么個盒子,

并不能將盒子里面的東西看清。

若非如此,兩天前邵玄與騅交手的時候,項鏈露出來時,

不會只有多康一個人認出來。

邵玄朝盒子行了個禮,是部落人對先祖們所用的禮儀。

按照原計劃,這時候盒子拿出來,該輪到邵玄說誓言了,

但是站得離火塘最近的那圈人,

例如多康以及部落的幾位長者們,

等啊等,依然沒等到邵玄的話。

怎么了?忘詞?不記得該說什么?還是因為太緊張啥都忘了?

包括首領征羅也疑惑地看著邵玄,然而,

當他看到巫面上強忍著的激動表情時,

意識到似乎有什么他們沒察覺到的變化出現。

巫眼中閃著淚光,一眼不眨盯著手上的盒子。

盒子里原本靜靜躺在那里的三枚沉睡般暗淡無光的骨飾,

卻在邵玄靠近的時候,如掃去了蒙在上方的塵埃似的,

變亮了一些。

能讓這三枚暗淡的骨飾變得光亮些許,

即便比不上邵玄所戴的那枚,也足夠巫激動的了。

骨飾里的這些圓球代表著什么,

沒有誰比他們這些巫覡更清楚,

以往的巫覡們每次看到這些骨飾上暗淡的圓球,

就有一種深深的罪孽感,還有種被先祖拋棄的頹然。

然而,現在這樣的變化,讓巫又看到了希望。

先祖并未離開,他一直在的,一直守著炎角人。

炎角人對先祖有著執著的崇拜,

而這些都是第一任巫留下的東西,

代表著那位炎角部落最強大的巫。

若不是捧著裝著骨飾的石盒。此刻見到骨飾這樣的變化,

巫大概會立馬跪拜下來。

邵玄也看到了石盒里面三枚骨飾的變化。

以前他在另一支的時候接受骨飾時,

就從巫那里知道了第一代巫留下的圓球有六顆,

制作成了六枚骨飾。其中三枚邵玄早就見到過,

而這三枚,邵玄終于在此見到。

還在就好,沒有遺失,六枚骨飾總有齊聚的一天。

邵玄按照巫之前的交代。將體內的圖騰之力,

以一種轉化到體外的形態,分出一部分連通火塘,

在宣布誓言之前,這是他必須要做到的一步,

部落的其他人就是以這種方式連通火塘,

讓火塘內升起了火焰。

只是,邵玄沒想到的是,

在他分出去的圖騰之力連通火塘的那一刻,

發生了劇烈的變化。以至于他準備好的誓言都沒能說出口,

全部被這樣的變化所吸引。

腦海中的圖騰火焰活躍起來,與此同時,火塘內的火焰,

焰身直沖而上。

火塘中驟然拔高的火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并且,

幾乎在焰身拔高的那一刻,周圍的所有火把,

包括山上山下所有燃著的火堆,剎那間全都熄滅!

整座山。唯一燃著的火,就只有火塘里面的火焰了。

部落里的長者們,活到這把年紀,

參與過部落無數祭祀與儀式。

也從自己的父輩祖輩們那里聽到不少關于火塘火種的故事,

卻從未見過此刻的一幕。天地間,

似乎就只有山頂的那團火焰,如站在高處的王者,

俾睨眾生。

拔高的焰身卷騰著,一個雙角的圖案出現在其中。

從模糊到清晰。這是每一個炎角人都熟悉的圖案,

他們在祭祀的時候也會在火塘里面看到,

只是并不如此刻這么大,也遠比不上現在這般清晰。

血液的溫度似乎在升高,如沸湯一般,在體內奔騰,歡呼。

發自骨髓的撼動,

讓身上出現的圖騰紋都似乎比往日要亮上許多。

“這……這是……”巫看著火塘里面高高的焰身、

卷騰的火焰,震驚到呆滯。

然而,這還不是結束,巫很快被另一陣波動打亂心神,

她看向自己手中捧著的石盒。石盒里已經有些光澤的骨飾上,

圓潤的珠子開始發出紅色的光芒,

不是反射的光,而是它本身所發出的如火焰一般的光芒!

圓珠上的光芒越來越亮,終于,一團火焰從圓珠上冒出。

三枚骨飾,三顆圓珠,在同一時間出現火焰,

即便是站得稍遠的無法看清盒子里骨飾的人,

也能看到從盒子里發出來的火光。

空氣中都帶著灼熱的氣流,卻沒有任何一個炎角人被灼傷,

相反,他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一種被護著的感動。

而這樣前所未有的變化,

也讓每一個聚集于此的炎角人驚異萬分,

腦子里其他的想法全都被拋開,只是盯著火塘那里。

邵玄身上戴著的骨飾上,從圓珠冒出來的火焰開始擴張,

而巫捧著的盒子里,

那三枚骨飾上冒出的火焰也以同樣的步調擴張開來。

站在火塘邊的巫和邵玄,兩人都被火焰所包裹,

若是不是看到兩人依然完好,沒有任何被灼傷的樣子,

其他人大概早就慌了。

巫僵硬著身體,慎之又慎地捧著石盒,連手都不敢抖一下,

生怕因為她自己的原因而打亂這樣的變化,

雖然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但她知道,

肯定是對炎角部落有巨大好處的事情!

相比起震驚的炎角人,以及激動得僵硬的巫,

邵玄就要淡定多了,他也猜測到可能發生的事情。

這樣的變化,曾經也出現過一次。

看著往上方升起的火焰,邵玄抬頭望向空中。

巫見狀,也抬頭看過去。

其他人一見兩人的動作,雖然不明白為何,但也跟著往上看。

一些人心里還想著,這莫非是一種新的祭拜先祖的禮儀?

可是,他們很快發現自己的想法錯了。

隨著一團團火焰往上升,在空中匯聚在一起,

組成了一個巨大的人形的輪廓,

而這樣的輪廓正在快速清晰,補全。

火塘里的火越發旺了。

一個火焰巨人出現在山頂,

每一個炎角人都因為這個出現的火焰巨人而心神震動。

而關注著這一切的人們,當他們回過神來時,

發現自己已經跪拜在地上。

隨著火焰巨人張開雙臂,從火塘中陡然拔升的火焰,

直入天際,似乎要將天都沖破一般。

附近的高山,以及天空遮住月光的厚厚陰云,

全都被染上一層火色。磅礴的氣勢散開,瞬間席卷了整座山,

蔓延到每一個角落。沒有出現火焰蔓延的焱展,

卻僅憑這樣的氣勢震懾一切。

山下的獸圈里還圍養著一些抓捕的獸類,此時,

每一只關在里面的獸,不管是普通的野獸,

還是如恐頭獸那種兇獸,都瑟縮抖著,

恨不得將自己變成一塊石頭。

被加粗的藤蔓捆著扔地上的恐頭獸,劇烈掙扎,

想要用蹄子在地上刨出個坑將頭埋進去,

以緩解心中的懼怕。

環繞在炎角所在山周圍的那條人工挖出來的河,

另一邊的山林里原本有一些蠢蠢欲動的猛獸,

此刻卻都像是挨了一棒子似的,接連轉身朝遠處離去。

與炎角離得最近的泰河部落,按照習慣,

沒有安排巡守的人會在天黑時就睡下,

這時候不少人都上床了,一些戰士剛躺下醞釀出睡意,

身體陡然一震,脖頸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嚇得睡意全無。

滾下床,顧不上披衣服,

他們出了屋子就往高處或者開闊一些地方跑,

然后看向讓炎角的方向。

兩個部落離的距離并不算太近,也看不清那邊究竟發生何事,

他們只看到那邊紅色的天空和山林。

黑暗的山林里,就那邊是一小塊顯眼的火紅色,

詭異的一幕。

炎角那邊,又鬧出了什么幺蛾子?!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8)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ggyy9527 - 111.251.56.251
1 F:2018-04-14T21:44:43

thxshare

(觀光客) kob - 101.138.181.145
2 F:2018-04-14T22:06:02

不錯

(觀光客) v - 114.24.132.45
3 F:2018-04-14T22:11:53

good

(觀光客) X - 1.169.65.150
4 F:2018-04-14T22:29:27

X

(觀光客) Vhu - 114.24.132.45
5 F:2018-04-14T22:44:54

Good

(觀光客) guest - 36.238.12.230
6 F:2018-04-14T23:02:37

good

(觀光客) qwq - 219.81.227.99
7 F:2018-04-15T23:40:13

Good

(觀光客) iu - 125.230.213.30
8 F:2018-04-16T00:58:22

GOOD

[0.40]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