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7)
通報違規

 失衡的天平

jiouguai
本文:2018-02-15T09:14:30


雪花又飄了下來。

又是一年了,吉望著滿天飄散著的雪花想著。這個男人也就三十二、三歲,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沒有什麼區別,只是他望著雪花的樣子,不由得讓人驚奇,因為在他的眼中含著閃閃的淚花……

吉孤自一人佇立空蕩的公墓中,雪無聲無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頭髮,他的衣衫,滾滾的熱淚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了蘇軾的那句「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唯有淚千行。」

這是他的妻子茹的長眠之地。吉望著那已被雪蓋住的那個妻子的所在,腦中想的是她的笑語歡聲,不由得放聲痛哭:「茹啊……我對不起你,我是真的愛你啊……」

床上。

一對男女正在激烈的交合著。男人氣喘吁吁,女人鶯語連連。

但見男人雙手瘋狂地揉捏著女人的乳房,下身閃著光的陰莖在女人的小洞內來回穿梭,帶著女人的那兩片陰唇時進時出,還有點點淫液撒在床上。

這個男人正是吉,這個女人是亦,他是吉的情人。

結婚三年了,吉已經漸漸地對妻子茹身體的感覺淡了,雖然他對妻子的愛沒有少了一絲一毫。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認識了亦,亦也就成了他的情人,那麼自然。

那是一個宴會。經朋友介紹吉見到了頗有風韻的亦。推杯換盞,幽默又不失睿智的吉在亦的心裡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天因為有亦,吉也就有些喝多了。

宴會結束了,吉送亦。

到了亦的樓下,亦適時地說:「上去喝點茶,如何?」

吉知道已經很晚了,他也知道應該拒絕,在吞吞吐吐地說:「很…晚……」

卻被亦打斷了話頭,「怎麼,怕回去沒法和老婆交待啊?」隨著一陣清爽的笑聲,吉和亦上了樓。

接下來的一切就是那麼的熟悉了。一個該發生似乎又沒有什麼理由發生的事情,讓亦倒在了吉的懷裡,還沒等吉把亦扶起,亦的嘴唇就封住了吉,兩個人這樣的熱吻起來,接下來就是瘋狂的撕扯著對方的衣服,慾望在酒精的刺激下顯得格外的靈敏,兩人粗重的呼吸也讓這個房間的空氣聞起來有了一種放蕩的味道。

亦的身體在昏黃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的迷人。椒紅的乳暈上翹立著一顆小小的乳頭,伴著吉的唾液,放射著誘人的色彩。這時的吉已經全心的投入到了亦的下身。他分開亦的雙腿,手指伸進了亦的陰部,用手指繼續挑逗著亦的情慾,另一隻手被亦抓在了手裡狂亂的吸吮著。亦的身體隨著吉的抽動而抽搐著,分泌的液體也濕潤了吉的整個手掌。

「快,給我,我要,要,快給我……」亦斷續的呻吟出,吉的陰莖當然也無法再忍受,吉調整了一下位置,對準了亦的洞口,插了進去。

亦的反應更是強烈,她全身一緊,就隨著吉的動作而大聲的呻吟起來:「啊啊……快,幹我,快……」

吉飛速的進出著亦的身體,每一下都深深地挺在了亦的花心。

「啊……」亦全身又一顫抖,安靜了下來,這時,吉也加快了速度,忽然抵住亦的身體,再也看不到兩人的交合之處,把自己的精液全部射進了亦的子宮。

當慾望的種子播撒之後,吉一下子清醒了。他從亦的身上下來,沒有聲息,也沒有歎息,就是那麼沉默的坐著,亦在高潮消退後的清醒到來後,用手撫摸著吉的臂膀說:「怎麼,後悔了?是不是怕回家交不上公糧啊?」嘿嘿地,她壞笑起來。吉到被亦的這句玩笑話給逗樂了,頓時,氣氛輕鬆了許多。

實際上,亦無論是相貌還是身材都不比妻子差,甚至在床上的放蕩要比茹瘋狂,可是這次出軌還是讓吉的心理上覺得十分的對不起茹,畢竟是那麼的海誓山盟,卻這麼快自己就做出了對不起茹的事。

可是現在下體卻又傳來了陣陣的酥爽,原來上亦把吉那垂頭喪氣的傢伙弄在手裡,刺激著它。吉意思的有些躲閃,沒想到,一下子被亦把自己的陽具拉進了口中。

正在自己的慾望和對妻子的欠意邊緣掙扎的吉一下子感到了自己進入了一個溫溫的腔中,不似那洞中的感覺,這種感覺順著脊背直衝後腦,一下子,他就又硬了起來。亦沒有理會吉的感覺,她把吉的陰莖含在口中,前後的套著,甚至用自己的舌尖點著吉的馬眼,這種方式帶給吉的感覺是以前茹從未給過吉的,吉的理智和欠意漸漸的被快意取代了……

而亦卻拿出一隻手,撫摸起自己的陰蒂,在含著那吉陰莖的口中又發出了那種能讓男人失魂的呻吟……

此情此景,就怕是柳下惠重生也恐怕再難坐懷不亂了,吉一下子又壓在了亦的身上……

幾番回合下了,吉的那種愧疚不見了,他想,只要自己不露出馬腳,茹不會知道的,只要自己做好一切的處理工作……

吉離開亦的房間的時候,亦已經軟軟的倒在床上不能動了。

回到家裡,當然,茹相信了吉所說的,是宴會喝到太晚。吉說太累了,茹就為他拿來水,為他擦了擦臉,讓自己的老公能更舒服些的入睡。因為在亦那的勞累,吉睡的很香。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如果沒有那天的一個偶然,事情也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可它卻就是發生了。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吉和亦正在亦家裡偷情。那時的亦正是愜意綿綿,而綿綿的亦發出叫床聲也是讓吉受用不盡,這時電話忽然響了。亦一看,是她老公的。

亦示意讓吉停一下,她自己調整了一下呼吸,接起了電話:「喂,老公呀?

你到了?」

「……」

「是啊,我在做家務呢,很累人呢,你聽著也是聲音很粗哦?」亦向吉做了一個鬼臉。

「……」

「好了,老公,不和你多說了,我還要去幹活呢,你多保重哦,晚上再給我打吧,我愛你哦,老公,拜!」亦剛放下電話,就迫不及待地用自己的小洞吸著吉,說:「快,親老公,我癢死了……」

「好啊,你個小蕩婦,給你老公帶綠帽子舒不舒服?要不要我幫他使勁的幹你?」吉剛聽到亦和她老公的電話,性致高漲。

「好啊,……快,使勁的幹我,我就要你,快,哦……」亦在吉的猛攻下有些胡亂的語不成聲。

「你不怕你老公知道呀?我要把我幹到讓他一用就知道,我,……」吉也賣力的做著抽插運動,一邊說著。

「好老公,只要你給我,讓我舒服……老公那裡,女人不想讓男人知道……好容易呀,快,再深些,用力……」

這句話似乎讓吉忽然想到了什麼,也好像刺激到了他什麼,在亦的狂亂下完成了那次驚險的愉情。

可事後的吉卻陷入了一種深深的迷惘之中。以後的幾天也是如此,儘管茹百般的想讓吉能放鬆,她想是工作給吉帶來的壓力,可吉卻絲毫沒有輕鬆的感覺。

終於他再也無法忍受了,他要試驗,他要一個答案,他寧可風險也要知道一個答案。

那又是一個下午。他約了他最後的朋友翔見面。翔和吉是最好的朋友,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分享著快樂和傷痛,吉覺得翔是他最能信任的人,是唯一一個可以幫助他找到答案的人。

翔和吉都是一個很帥的男人,一米八的身高,勻稱的身材,又有一個很好的工作,也的確吸引了很多女孩子的眼球,可就是吉都結婚三年了,翔還是孤身一人,沒有成家。

翔總是說:「現在還是想這樣的單身貴族的生活,雖然風流但不下流,雖然博愛,但不亂愛!」翔和吉有時也談談女人,當然這個年齡的男人對女人已經不陌生了,可是沒結婚的翔卻一點也不比結了婚的吉見識少,甚至有時是翔教一些給吉,還玩笑地說:「晚上就和嫂嫂試試呀!」他們就是這樣不分彼此。

可今天,吉剛見到翔坐下,就問翔:「你說我們是不是最夠哥們的?我們認識已經多少年了?」

「是呀,我們已經認識22年了,22年的朋友還是不哥們?你怎麼問這個話,是不是有什麼難心的事了?有事說話。」翔豪爽的說著。

「是呀,今天我有件很為難的事想讓你幫忙,你還真得幫幫我,不然,我就要瘋了,這些天我快要受不了了!」吉一臉肯切的說著。

翔驚訝地問:「發生什麼事了,這麼嚴重,快說,怎麼回事?」

「你坐好,我說給你聽。」吉穩了穩自己的心情,慢慢地說了起來:「我在外面一個機會碰到了一個女人,結果就……你也知道。」

「我以為什麼事呢,原來是艷遇呀,是不是後事處理不清了?」原本緊張的翔一聽,就又用打趣的語氣調侃起來。

「你聽我說,不是那麼回事,她確實是不錯,那只不過是路邊的風景,你知道,我是一直很愛茹的,可是……」吉說到這,停頓了一下。

這一下子讓翔又緊張了,「不是你和嫂子之間有問題了吧?嫂子對你可一直不錯呀!」

「不是有問題,是我的問題,那天我在情人那兒,我們正做著愛,她老公打來電話,她是那麼的從容的騙著他,而且還說,女人要騙男人是最容易的,我很不放心……」

「我不明白了,你說的到底是什麼事?」這迴翔是有些迷糊了。

「雖然我在外面有了這樣的事,我知道對不起茹,茹對我也是很好,可我真的不確定茹對我是不是……我真的受不了茹背叛我,你知道我是真的真的那麼的愛她……」

「那你想我派人跟蹤嫂子?」翔猜著問吉。

「不完全是,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一心地愛我,如果她的心裡出軌,跟著她一樣出會出問題。」吉憂憂地說。

「那你想……」

「我是想這樣,你去試探她,看看她能不能出軌。」吉輕輕地說。

「什麼?」翔象沒聽清一樣睜大了眼睛看著吉。

「是的,我想你去試探她,看看她的反應,會不會做出對不起我的事。」吉肯定的說。

「哥哥,你沒開玩笑吧,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啊,那是我嫂子呀,我也不能……」

「弟弟,就是因為你和我的關係,我才想讓你來幫忙,這樣是最安全的,對你,對茹,對我,都是最安全的。哥哥知道這樣太為難你,可哥哥也沒辦法呀,你知道哥哥這些天這心裡……」吉緊緊地抓住了翔的手,眼睛裡含著淚光,「哥哥求求你了,你就讓哥哥知道,你嫂子的反應,我就想知道,要不然,我真的受不了!」

「哥哥,嫂子這人多好呀,你有沒有想到,一但這事出了點岔子,你要失去什麼?你怎麼還……」翔語重心腸的勸著吉。

「你說的我都知道,可我的心裡就像著了魔一樣,我吃不下,也睡不著,哥求你了,要這樣下去,我非瘋了不可!」吉懇求的對翔說著。

「哥哥,這事真的不行!」翔依然還是拒絕著吉的要求。

「我也相信茹不會對不起我,你就試試她,讓我放下這個心,行不?我求求你了,我知道這樣是太沒有道理,也知道這樣簡直是太荒唐,可是我要不知道這個結果,我真的要瘋了!」吉帶著哭腔地說著。

看著吉這樣,翔不得不點了點頭,說:「哥哥,我就試試嫂子,我相信她的人品,我真的……」

「好好,你就讓我知道她不會背叛我就行……」吉一下子好像大喜過望。

一個計劃就這樣的開始了,可是他們卻誰也不知道這個計劃的後果是什麼。

在吉的懇求下,翔終於應允了吉的要求,配合吉去試探茹。

吉對翔說:「你本來就和我們像一家人,你做這個事兒絕對不會引起茹的注意。我平時就多給你創造些機會,讓你能多和她在一起,盡量不讓她起疑心。」

聽著這些話,翔還是覺得有些不妥,說:「吉,咱不這麼做不行嗎?這實在是有些……」

吉這回沒有理會翔的嘮叨,而是接著說:「我再和你說一些茹的生活習慣,她一般在週末慣晚起,平時也就是十一點左右睡覺,不太能熬夜……」

聽著這些,翔有些不自然,彷彿在窺探自己哥們的私生活一樣,可這時,他卻如騎上了老虎,好像再也沒有辦法下來了。

說著說著,好像吉注意到了另一些事,臉微微地有些發紅了,說:「慢慢地我再告訴你一些茹私生活裡喜歡的,哥們,你可一定要讓我把這顆心放下來,不然,哥們我真的一天也過不下去了……」說到這,吉的眼睛似乎有些紅了。

翔看到吉這樣,雖然為難,可真的也不能拒絕了,就喃喃地說:「我盡力,盡力吧!」

吉說:「這樣,你這幾天晚上都到我家裡去,每天這樣能讓茹習慣一些,然後過段時間我借口出去出差,我告訴茹讓你多多照顧她,你還是照常去我那兒,這就是你把握了。每天我們電話聯繫,行不?」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只能這樣吧,不過我先說在前,只要讓你能看到嫂子的一些真正的本德,咱就停止,這個真的是太危險了……」翔還是有顧慮地說。

「行,行,你放心,翔,我不能讓你那麼為難,咱隨時碰面,一起商量,行了吧?」吉滿口應承著。這樣,翔和吉初步地定下了他們的方案。

晚上,吉終於能稍稍安了些心,因為一直在困擾他的事,現在可以有了一個解決的辦法了。

茹正在洗澡,看著磨砂玻璃後那婀娜的身姿,吉不由得心潮澎湃。有時,他也會比較茹和亦,她們在床上的反應。可是亦對他,還是如插曲一樣,那只是一個風景,而自己真正的全部心思都在茹身上,他真的不敢想像,在自己身下喘息的茹會在另一個男人的身下扭曲著身體,奉獻著她那只有自己應該品嚐的瓊汁玉液……

這時,從一陣陣蒸汽中一個美艷的影子出現了,那是茹。一條白色的浴巾半圍著茹,那波波動人的雙峰在浴巾的包裹下顯出了一道深深的溝痕,浴巾緊緊地圍著茹,把茹的身材勾勒的惟妙惟肖,在臥室那微黃的燈光下,足可以讓任何一個男人失去自制的能力。

其實這是茹精心的裝扮,甚至她還在身體上噴了一些平時吉很喜歡的香水,因為她不知道什麼原因,吉已經一段時間沒有和她做愛了。她故意搖晃著身體,吸引著吉的目光,的確,吉也被茹的性感所驚呆了,沒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會這般的迷人,這是結婚三年所沒有過的一種心裡的狂跳,是一種渴望的佔有,他知道自己已經完全的勃起了。

可是茹並沒有走向她和吉的床,而是開了音樂,那是一種輕柔的音樂,音樂伴著燈光,就更體現出一種性的衝動。茹走到吉的面前,把自己的手伸給了吉,輕輕地說:「願和我跳支舞嗎?」

不用言語,吉拉住了茹,把她輕擁在懷裡,兩個人的身體隨著音樂的旋律擺動。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的接觸著,茹感到丈夫的堅硬。忽然音樂的節奏加快了,吉再也不能滿足於懷中的妻子,他開始狂熱地吻著她,從唇到頸。室內的溫度在升高,音樂的節奏在加快,兩個人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吉撕下茹的浴巾,但已無心去欣賞妻子那動人的身軀,他迫不及待,要她。

茹下身早已濕潤,那是為迎接吉而早準備好了的,吉抓住茹的手,把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陽具之上,茹也心領神會地握住了吉的陰莖,把它牽引到自己的玉洞旁,另一隻手抱住了丈夫的頭,在他耳邊說:「你的小茹要你……」

「嗯……」隨後是一陣陣地快速而有力的抽插。


可是,翔沒有理會茹的話語,而是用嘴粘住了茹的唇,茹的話語就變成了「唔…唔…」,翔的手在茹的陰唇上繼續游動著,借了茹流出的潤滑液體,翔時而撫摸茹的那顆極敏感的小豆豆,時而將手指伸入到他從未進入過的那他心怡已久的聖地……

翔依然吻著茹,茹扭動著身軀,反抗著翔的動作,可是畢竟沒有翔的氣力大呀。翔吻茹的唇,到臉頰……忽然翔感到自己的舌頭碰觸到了一種鹹鹹的味道,他停了下來,一看,茹已經是淚流滿面,這種淚讓翔的慾火漸漸平息,他有些惶恐地看著茹。

茹流著淚,斷斷續續地說:「難道你就是想得到我的身體?你知道我是吉的妻子,和你這樣,我已經覺得是那麼的有罪,難道你就想讓我再陷下那無底的深淵?這就是你說的你愛我?」

一番話,讓翔更無地自容,他低下頭,喃喃地說:「茹,我真是愛你的……我,我真的有些情不自禁……」然後好像自己對自己說一樣:「吉,唉,他真的值得你這麼的愛他嗎?!」只不過這句話在茹聽去就是唔唔的一句,什麼意思茹並沒有聽得清楚。

茹還是流著淚,翔上前又抱住了她,用自己的舌把茹的淚吻乾,茹沒反對。

茹在翔懷裡說:「翔,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天平一樣,明明知道應該愛的是吉,而你只是我和吉最要好的朋友,但這個天平漸漸的就失去了應有的平衡,我不斷的想拒絕你的愛,因為我知道吉的重要,可是我又抑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你,我真的很迷惑,也很煩惱,我不想失去吉,我愛他,所以,請你尊重我,我們還是做好朋友吧!」

翔聽到這,流下了淚,他知道,雖然在她的心裡,自己已經逐漸地變成了一個愛的人,可是她仍然無法背棄對吉的愛,對吉的衷心,對那個想試探她而導演這一齣劇的男人!

看到翔流淚,茹的淚水更如斷線的珍珠,一顆顆不斷的垂下:「要是我沒有嫁人,我也許真的會嫁給你……」

翔淚眼朦朧,注視著茹,「我能再一次深深地吻你嗎?就是因為愛你,真的不忍這樣的傷害你,我自己時刻都處在煎熬裡,對你,對吉,更對自己,有些事情你還不瞭解,我……」翔沒有說下去,他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把那個茹深愛男人的計劃告訴茹,因為自己在這裡承擔了一個多麼卑鄙的角色!

茹沒等翔說完話,主動的用自己的唇印在了翔的唇上,她微啟朱唇,翔和她的舌交織在了一起!茹熱烈地回應著翔的吻,翔的手再次的攀上了茹的乳峰,茹已經發出了嬌嬌的喘息。

翔脫下了茹的外衣,自己真正的看到了茹那赤裸的上身。在燭光的映襯下,兩個如紫紅葡萄的乳頭傲立在那兩個豐滿的山峰之上,白白的乳房,真如人間的佳品。

茹只稍稍的遮擋了一下,就被翔的雙手給拉開了,茹說:「你還沒見到呀!

這麼看,讓人……不過你答應我,不能真的……行嗎?」

翔點點了頭,幾乎同時,就把茹的乳頭咬在了嘴中,「啊……你怎麼真的咬呀!」

「誰讓你只給吉這個權力,我吃醋啊!……」翔似乎和茹調情一般逗著茹。

此時的茹全身也只有一個小可愛遮蓋著下身,而且那純白的內褲上已經有了明顯的濕痕!

翔一邊吸吮著茹的乳房,另一隻手就要去扯茹的內褲,茹的雙手拉著內褲的邊緣,幾番較量,還是被翔扯下去了。茹全身赤裸在另一個男人面前了。稀少的毛髮掩在那迷人的洞穴上,隱隱地還能看到兩片小陰唇在那裡已經張開,等待著新主人的進入,毛髮上已經明顯地能看到那晶瑩的露珠。

翔低下頭去,用舌尖滑過茹的陰毛,茹配合的分開了雙腿,「啊……」茹的全身一顫,就要閉上雙腿,可翔把頭已經緊緊地擠入了茹的雙腿之間,雙手緊緊的抓住了茹的胯骨,茹不能動,只能由翔在她的羞處放肆……本已經很激動的茹,在這麼強烈的刺激下,很快就高潮了。清醒過來的她,這次果斷地推開了翔:「已經過份了,翔,不可以了,你答應我的……」

翔停了下來,望著滿臉嬌紅的茹,她的身上紅潮遍起,下體的陰毛更也不是整整齊齊,而且在大腿的內側還能看到那尚未流下的汁液!可翔真的停了下來。

看著茹:「你是行了哦,可是我現在可是難受死了!」說著他拿出了自己早已硬了的寶貝。

茹一看到他,害羞地低下了頭說:「那你想怎麼樣?反正你不能……」

「你用手把他弄出來,行了吧?」翔到好像是在徵求茹的意見。

茹點了點頭,把翔的陰莖握在了手裡,前後的套弄起來,說:「比吉的還要大呢!」

翔感受到了從下身傳來的陣陣快感,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他每天思念的女人,現在給他這樣的服務,雖然不能真正的結合起一體,但也是極大的幸福了。

這時的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衝動,射了出來。可是原本跪在翔兩腿中間的茹就糟了殃,精液噴到了她的胸,腹上,甚至還有些落到了她的陰毛之上。

「你怎麼也不告訴我,你……」茹氣憤地打了一下翔剛剛軟掉的陰莖,翔也配合地叫了一聲疼。

這之後,茹就不願和翔再有身體親近的時候了。

當然,給吉的匯報還是那一套,茹還是有些動心,翔還需要時間……在情慾和肉慾中煎熬的翔,從那次以後,很渴望能真正的擁有茹,哪怕他帶著茹遠走高飛,離開吉。可是茹卻是不給翔再一次的機會,每次當翔抱住茹的時候,茹就調皮地從翔的懷裡逃出來說:「不可以了嘍!」翔對吉的愧疚也漸漸的淡了,在心裡,他已經開始不滿吉了,這麼好的女人,他還這樣的不放心,而自己在外又是花天酒地,也是因為他,讓自己陷入了這樣的一個不能自拔的境地…一個偶然的機會,翔得到了一瓶能讓女人瘋狂的藥水。一個想法在翔的心中出現了。他很為難,要不要對茹使用呢?可是現在他對茹的感情也已到了快瘋狂的程度,他的心在搖擺。那瓶藥水就在他口袋中,可是他一直放不了這個決心,他怕看到事後茹的眼淚,他很怕。

直到見到了茹,他才下定了主意……

茹還是像以前一樣為翔準備著飯菜。只是現在茹只陪翔喝一點點的酒,她不想再有一次出軌,因為想抗拒翔的吸引的確是十分的困難。就在不經意間,翔把那瓶藥水放到了茹的酒中……

一切和他想像的一樣,茹漸漸地感到火熱,是一種抑制不住的衝動,翔再也無法克制這種慾望,抱著茹到了床上。已經不需太多的前奏了,翔的陰莖已經硬的發紫,而茹的下身也已經如決了口的長江,氾濫不堪了。

翔握著自己的陰莖,看著身下的茹,雖然只能用這樣的方法得到她,可是想得到她的慾望已經是不可戰勝了。此時的茹,在藥的刺激下,扭著身子,叫著:

「快,快給我,我想,快……」

翔不再猶豫了,把自己的陰莖刺進了茹的身體,終於他們結合在一起了。茹的陰道很溫暖,也很緊,可能是她還沒有生育小孩子的原因吧。翔只有瘋狂的進出,而茹的陰道就如孩子的小嘴一樣每次把翔的陰莖吸吮的都是奉獻出自己的果實,而每次離開,那小嘴又如不捨般的用絲絲粘液把它留住……這夜是瘋狂的,翔和茹一共做了四次。茹的身體裡已經注滿了翔的精液,沒有任何防護的進入。茹的身體上還有著翔的口水,而陰唇下,那精液和茹的淫液已經乾涸在了那洞口的毛髮上,白白的。

茹醒了。她看到身邊的翔,看到自己身體的樣子,知道發生了什麼。她一個狠狠的嘴巴把在睡夢中的翔打醒,哭著說:「你怎麼,怎麼……」

翔清醒過來,跪在了茹的面前:「我是真的愛你,跟我走吧,我會讓你更幸福的……」

「你,你……」茹看了看自己的下身,那裡有時還在漸漸的流出自己的淫液和翔的精液,「我,我是危險期,懷孕怎麼辦……你是個混蛋……」

翔苦苦的跪著:「我都願意負責,茹,跟我走吧!」

「你滾,我不想再見到你,我愛的是吉永遠也不會是你,你卑鄙、下流!」

茹激動的罵著翔。

翔聽到茹依然說愛著的是吉,就也大聲地說:「你到底愛他什麼?他有什麼好?自己整天的在外和別的女人鬼混,你為什麼還要這樣的愛他?!」

「什麼?!」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他在外面和別的女人鬼混?」

「我本不想說,可你依然是那麼愛他,為什麼?」

「你說吉的外面有女人?」

「是的,有,而且不在家的這些日子,一直是他和那個女人在一起!」

「……」茹呆呆的沒有說話。

翔接著說:「那個女人叫亦。」

「亦……」茹機械的重複著這個名字。

「茹,你跟我走吧,吉不值得你愛!」翔一邊懇求,一邊似安慰地對茹說。

「你有那個女人的電話嗎?給我!」茹這回肯定的說。

「茹……」

「給我!」茹像瘋了似的說著。翔把亦的電話給了茹。

兩個女人見面了,一個妻子,一個情人。亦很坦然,她承認和吉的確是情人,她也說:「你的確很漂亮,難道吉會那麼瘋狂的愛你,我想翔也會不由自主的愛你吧!」

「什麼?」這句話就如聽到翔說吉有情人一樣的讓她如此的震驚。

「你不用這麼驚訝,吉和我在一起總是說起你,好像我也隱約聽到他們有個什麼計劃,好像是讓翔故意的引誘你,讓你出軌吧,呵呵,男人這些東西!」

聽到這些,茹崩潰了。自己的丈夫有一個如膠似漆的情人,而那個口口聲聲說愛著自己的男人竟是和自己的丈夫商量好要自己出軌的一個小人!茹忽然覺得一切都失去了,自己很慘,輸的沒有了一點的尊嚴……她回到家,吉依然還是有借口總是不回家。她打了一個電話給翔,她想瞭解全部的事情。

翔來後看到茹這樣有些害怕,「茹,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去看看醫生吧!」

「翔,你坐下,我有事要問你。」茹說這些話時語氣平靜的讓人有些生畏。

「是不是你和吉商量好的,要你來誘惑我,而吉特意的給你創造條件?」

翔一聽這話,心裡馬上一驚,可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你聽誰瞎說的,沒那回事,我是真的愛你的!」

「你和我說實話,亦已經都告訴我了,吉把這些事情都和那個女人說了…」

翔一聽,知道一切再隱藏也沒有用了,就從頭到尾的說了起來:

「……本來我不想這樣,可是吉一定要我這麼做,可是在和你接觸的日子裡,我發現自己真的愛上了你,不能自拔地愛上了你,我很為難,對不起吉,更覺得對不起你,我想到退出,可是吉又一定要知道你對她的貞潔,這樣一步一步,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愛上了你,事情就是這樣。」

翔一口氣把事情全部告訴了茹,茹沒有任何表情地聽著,也沒有任何反應地聽完了翔的述說。翔看到茹這般的反應,到是有了些害怕,「茹,你……」

「好了,你可以走了!」

「茹……」

「走…!」看到茹這樣,翔有些不知所措,可茹就是這樣的把翔趕了出去。

翔馬上給吉打了電話:「吉,事情露了,你,亦,我的事,茹都知道了,你趕快回來吧!」說完,翔就關掉了電話。

吉只是從翔那得到茹和翔的進展,他還為自己的妻子對自己的貞潔而自喜,可聽到翔的電話,如睛天霹靂,可還沒等吉多問,翔就掛斷了電話。

吉匆匆的趕回了家。茹還是那樣呆呆的坐著。

吉有些膽怯地叫了聲:「茹……」

「你回來了,好,坐吧!」吉面對著茹坐下了。

茹說話了:「吉,我是那麼的愛你,可是你呢?只因為自己有了情人,就要這樣的來試探我,還屢屢地給翔機會,是嗎?」

吉聽到茹這麼說,心裡一下子就涼了,他一下子跪到了茹的面前,說:「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茹,你原諒我,我是太愛你了……」

「太愛我了,是嗎?現在你知道嗎,你的妻子不僅僅的感情出了軌,而且身體也出了軌,你滿意了?」

「……」聽到茹說這話,吉一下子沒有了任何反應,「不,不,這和翔說的不一樣,不一樣,翔……翔……」

「是,當然不一樣,你讓你的妻子和另一個男人做這種感情的遊戲,你認為會和你說的一樣?」

「吉啊,我是多麼多麼的愛你啊!」茹說著這些話,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呆呆地望著遠方,淚在流,「可是,在你的幫助下,我迷失了,迷失在對翔的情感裡,我已經不知道我是愛你還是要他,可是我還是對你保守著那個應該守著的貞潔,直到我失去她……」吉無語。

「茹,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能失去你,以前都是我的錯,是我的瘋狂害了你,我,我不在乎你做錯了,我們重新來過,好嗎?我不能失去你啊!」吉跪著哭述著。

「不能失去……,不能失去……」茹又開始重複著吉的話。

吉看到茹這樣,真有些怕了,「茹,你休息一下,你別這樣,我真的很怕,茹……」說著,他扶著茹躺下了,茹也沒有反對。看然茹呆呆的眼睛,眼睛裡流著淚水,吉的心也碎了,碎的流著鮮紅色的血,眼淚滴在碎的心裡,辛辣的疼…看然茹,吉拿了杯水給茹,放在了茹的身旁。茹依然沒有反應,吉關上了房門,讓茹安靜一會。他找翔,要找到翔,問問到底這是怎麼回事。吉的腦中亂極了,甚至沒有一點點的頭緒。

翔關機,可是吉還是在半夜時分找到了翔。翔已經喝得大醉了。吉上去打了翔:「混蛋,你究竟幹了什麼?」

一下子似乎把翔打醒了一些,看著是吉,翔就斷斷續續地說:「是你,吉,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可你對得起我?我一再的要你停下來,我也是人,我愛上茹了,沒錯,茹也愛上了我,這都是你,你……」兩個男人撕扯起來……天亮了,吉回到了家。可是茹的房間卻怎麼也打不開了,叫,沒人應,這時吉才想到一個可怕的事,他撞開門,可是茹是那麼安靜的睡著,叫也叫不醒……最終,茹依然沒有被叫醒,她只留了封信給吉,也是給翔:

親愛的吉:

讓我再一次就麼叫你,從前我是多麼甜蜜的這麼叫著你啊!我決定離開,永遠的離開了,你不要難過,好好的生活吧!

當我知道自己就像是一個玩偶一樣,被自己全心愛著的人這樣的安排,我也不願怪你,你有情人,我也不願怪你,我只怨自己,為什麼自己愛著的人會這樣的對自己。

當知道自己愛上了翔,我很無助,我總是試著用你去把翔的影子掩埋,可你呢?卻一次次的把我的弱點用刀子一點點掀開……我自己愛上的兩個人,沒想到卻是在這樣的一出安排的劇中,我很笑自己,笑自己的傻,我也很想哭,哭自己這次竟然輸得這麼慘,把自己認為一切幸福的東西都輸掉了,也輸掉了自己活著的意義……

我還是決定離開了,雖然在腦中閃過地是和你的歡聲笑語,可現在就如一個噩夢把我一切美好的東西全部吞噬,把我自己也吞噬了……翔在參加了茹的葬禮後,也沒有消息了。他也走了,離開了這個讓他心酸的地方。只留下了吉。空空的房子,整個世界,吉的心也空了。

冬天,雪花飄落,淚如雨下。雪和淚溶成了世間最冷的水,滑下。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7)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Rex - 110.28.94.25
1 F:2018-02-15T09:15:40

GE

(觀光客) 8877 - 180.217.194.126
2 F:2018-02-15T10:03:48

77554

(觀光客) abc - 58.152.59.205
3 F:2018-02-15T11:08:56

good!!!!

(觀光客) 日日野 - 45.62.236.67
4 F:2018-02-15T11:12:26



(觀光客) asd - 182.155.208.89
5 F:2018-02-15T11:49:25

ge

(觀光客) 12345 - 114.38.226.240
6 F:2018-02-15T12:57:03

good+1

(觀光客) ONCE - 110.26.67.240
7 F:2018-02-16T08:57:11

GE

[0.5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