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4)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二六六章

ach9140
本文:2018-02-14T21:51:59


原本應該被大力摔砸到地面上的人,

卻仿佛在落地的瞬間驟然變化,

從剛硬的石塊變成軟軟的海綿一般。

邵玄甚至能清楚看到被自己扣住手腕的人,

在這剎那所發生的匪夷所思的變化。

原本的高壯漢子,卻直接如軟泥一般整體下塌,

變成一個扁圓的胖子。在這個瞬間,

輕微而密集的骨骼聲響不斷,還伴隨著呼呼的氣浪流動。

邵玄曾經只以為這些人因體質特殊,能力特殊,

而能改變自己的骨骼外形,偽裝成其他人的樣子,

甚至能模糊掉圖騰血脈之間的感應,以

至于不被部落的人發現。但是,他還是低估了面前這人。

在邵玄與那人交手的時候,

退到旁邊的纖瘦女人滿眼詫異地盯著邵玄。

她知道邵玄很敏銳,這也是為什么發現邵玄跟著他們的時候,

他們立馬改變計劃,而不是打算蒙混過關的原因。

平時他們也避著巡邏隊伍,尤其是有邵玄在的巡邏隊伍,

可是沒想到今天運氣差,竟然只是遠遠看了一眼,

就被跟上來了。這小子到底怎么發現的?

若是其他人都這樣的話,他們以后還怎么蒙混過去?

邵玄也注意著旁邊站著的纖瘦女人的動靜,

以防她在旁邊出手,可是,對方似乎并不急,

只是一開始微微的驚愕之后,便鎮定了,

只站在旁邊觀看戰況。

再看看面前的人,邵玄心中一驚。

沒等邵玄有何反應,下一刻,對方一掃方才的豪猛與殺氣,

氣勢一隱。邵玄只覺手中扣著的手腕陡然收縮,

不等他再次扣住,對方便快速滑走。

從邵玄手中脫離開的人,

那張因為骨骼尚未還原而扭曲得不成人形的臉上,

露出笑容,若是正常的時候,還能看出那么點得意與自傲,

可是,這種狀態再笑出來,就顯得古怪和恐怖了。

正準備說什么,對方笑容一滯,看向天空。心中懊惱:

糟糕了,竟然忘了天空還有一只鳥!

巡邏隊的人之間的聯系,可不僅僅只是吹哨而已,有時候,

天空的兩只鳥也會起到作用。現在喳喳不在部落,

但是歸壑的“雪”在,也正是它,不聲不響就去叫了人。

“有人來了!走!”旁邊的纖瘦女人雙腳碾地,

在地面上一蹭,便如一支箭飛射而出,

完全不似平時的纖弱樣子。看上去弱不禁風的身體里面,

卻隱藏著極大的爆發力。

剛才和邵玄交手的男人也迅速離開原地,只是,

他們夫妻兩人的方向是不同的。

在他們兩人離開的下一刻,歸壑帶著十來個人出現,

分成兩批追了過去。

邵玄并未追上去,他知道,以那兩個人的實力,

恐怕歸壑很難追到。他現在已經能確定,

剛才與他交手的男的,就是去年在咢部落遇到的那個人,

或許,他還偷走了咢部落的東西。

讓邵玄奇怪的是,這兩人,并沒有露出真正的殺意,

不管是在咢部落的時候,還是潛藏在炎角部落之內。

邵玄剛才沒動刀只是動手,也留了余地。

沒多久,歸壑和其他人都回來了,看他的臉色就知道沒追上。

“如何?”邵玄問道。

“跑了,看到他們跑出林子。”歸壑說道。

天空中的白色隼也回來了,它也沒能追蹤到人。

“那兩個,也是盜?”歸壑問道。

“應該是。”邵玄答。

歸壑面色更差,加派人手,讓巡邏的人加強戒備,

防備那兩人再次回來。

去炎角新人們居住的地方詢問,

邵玄將那兩人的面貌身材描述一番,

沒多久就在那邊人的幫助下找到了兩個偽裝者所居住的地方。

“就是這里?”歸壑毫不客氣一腳將門板踹開。

周圍有一些聽到動靜的人看過來,

他們并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

他們認識歸壑和邵玄,一個是部落的大頭目,

一個是部落的年輕長老,都是部落里地位高的人物,

他們不敢詢問。

邵玄跟陀低聲說了句,便走進屋。

陀并沒有立刻也跟進去,而是與周圍的人“透露”了一下,

說是居住在這里的那對夫婦偷偷離開了,

離開前還偷了部落的東西。并沒有告訴他們真正的實情,

若是知道有外部落的人偽裝進來,說不定會引起恐慌。

這些剛剛穩定下里的新人們,有點事就能想很多,

還會相互猜疑,這可不是巫和首領想見到的。

因此邵玄才讓陀只是微微“透露”一點點。

知道是“叛逃”出去的人,其他人也義憤填膺,

跟這兩夫妻接觸比較多的人,也憤憤說了許多這兩人的事情,

同時將自己跟這兩人劃分開,生怕被誤會,

他們絕對不會當叛逃者。

屋子里,邵玄看著里面的擺設。

和其他住戶沒有多大的區別,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

歸壑看了一圈,又聽了陀說的周圍人提供的信息,

若是猜測沒錯,這兩個人,在入冬前就已經在部落里了!

藏了一個冬天都沒被發現,還跟著他們一起去祭祀?

若是他們在祭祀上鬧出什么……

思及至此,歸壑幾人也不禁嚇出一身冷汗,隨即怒氣飆升,

一巴掌將旁邊的木桌給打碎。

在屋子里找了找,沒找到什么有用的東西之后,

邵玄和歸壑便一同去首領那邊,將這事匯報了。

部落里進了賊,還隱藏得非常好,

這讓首領敖心中生氣強烈的警惕。

“去將現在部落里每一家的名單都再重新登記一邊,

塔和歸壑你們親自負責!”敖沉聲道。

“是!”

去年因為不少事情太過倉促,疏忽之處非常多,

給人鉆了空子,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敖需要再次清理一遍內部的人。不,

不僅僅是炎角部落的人,還有外圍居住的那些游人們,

都得再重新登記核對,每隔一段時間都挨個去核對一遍。

兩位大頭目帶著人離開,敖看向站在旁邊的邵玄,

問道:“阿玄,你怎么發現他們的?”

“直覺。”邵玄說道。他也說不出為什么,

看到那兩人之后,就覺得有點不對勁,跟上去,

越發覺得不對。當初在咢部落的時候,他能發現那個人,

也是因為當時的狀態,能感受到周圍不同圖騰的人,

那個人暴露了。在那之后,邵玄就很少能有那樣的狀態,

因此,當時看到那倆夫妻的時候,邵玄只是疑惑,

之后才確定對方非炎角部落人。

對于邵玄的回答,敖沒細問,

心里又思量起那兩個偽裝的人來。

他可不想和咢部落那樣,被人偷了東西還不知道。

“最近我會在巫那里加派人手,你也多注意一點。”

敖說的時候,視線往邵玄脖子那兒掃了掃,意思就是:

你身上也有個先祖留下的珍貴寶物,多防備著點,別弄丟了。

從敖那里離開,邵玄跟著巡邏的人走了一圈,

路經炎角新人們的居住區時,離開隊伍,打算再過去看看,

能否找到一些線索。

和周圍差不多的木屋,屋子里還放著被歸壑打碎的木桌子,

旁邊的一些物品有被挪動過的痕跡,是歸壑帶人來翻找過,

地上很多木渣,二十平米左右的木屋內,陳設簡單,

一目了然。木墻上的木頭被人敲過,還有工具留下的敲痕,

地面也被刨過,大概沒找到什么,

氣得將那個木凳也踩碎了。

沒發現任何異常。

真真就只像是這周圍未覺醒圖騰之力的其他人那般,

毫無特殊之處。

不,還是有的。

邵玄仔細聞了聞,因為跟著巫接觸過不少藥草,

對草藥的分辨力也比較強。這里有一股淡淡的草葉香味,

不是那種苦澀的藥物,并不易被人發覺。

簡單的石塊搭成的火灶旁邊,有一些淡綠的碎渣。

邵玄用手沾了一點,放在鼻間聞聞。

那兩人,受傷了?應該還是最近受的傷。

想到前些日子的祭祀,

邵玄心想是否因為祭祀上火種的排斥而造成,不過,

現在的賊如此膽大?

為了偷東西寧愿過去感受一把火種的排斥痛感?真是敬業。

若逃走的兩人知道邵玄此刻所想,肯定會大罵出來。

若不是因為你小子突然整那么一處,也不至于傷得吐血!

看了一圈,除了那些藥渣之外,沒發現什么可疑的東西,

邵玄正打算離開,但是,在離開之前,

邵玄想了想又轉回身,運用起特殊的能力,

視線在屋子里掃過。

周圍一切都暗下來,木墻和石頭等物品,

也沒了原本的顏色,變得灰暗……只有一處例外!

邵玄的視線停留在木墻的一處墻腳,那里,

與周圍的灰暗不同,帶著一點淡淡的光。不亮,

但在周圍的灰暗對比之下,卻顯得非常明顯。

掩上木屋的門,邵玄走過去,看了看墻腳的朦朧亮光。

似乎是地下發出來的。

無法看穿地底下到底埋著什么,邵玄直接掏出一把短刀,

開始挖了起來。

隨著土石被挖出,亮光也越來越強,終于,

邵玄看到了一個發著光的物體。

退出特殊的視野,邵玄看著手里的物體。

那是一個獸皮袋,里面裝的東西,大概有一截小臂那么長。

圓柱形。

將獸皮袋解開,拿出里面的物體。

那是一個木筒,看不出是什么品種,不是竹子,

但也不是邵玄所見過的尋常木頭,硬度略高。

木筒的一端有個木塞,堵得很緊,

木塞上靠近筒口的地方有一條金色的痕跡。

如金粉一般的顏色。

有這種金閃閃的顏料?還是說,是某種金屬?

能被那兩個人這么藏著,難道是從哪個部落里偷過來的寶貝?

邵玄好奇之下,打算將木塞拔出來。別看只是木塞,

不用點力還真拔不出來,至少一般游人的力氣是無法拔出來的。

為了防止里面的東西傾倒出來,邵玄將木塞朝上,大力拔出。

木筒里盛裝的金色的粉末,若是放到陽光下,鐵定晃眼。

金子?

不,不是金子,甚至不是任何金屬,邵玄微微掂了掂木筒,用石刀挑起一些。

這些金粉不如金屬和石頭那么重,更像是,木頭!

金色的木頭?

不像是染的顏色,更像是天生的金色。

哪種樹是金色的?邵玄還真不知道。

不過,這些金粉又是用來干什么的,

值得那兩個人如此謹慎埋著?大概當初建屋子的時候就埋了。

一般來說,那兩個人想潛入進炎角部落,

應該會將偷到的東西藏到某個隱蔽的地方,然后再潛進來,

但是,也可能是因為東西太過珍貴,他們不敢隨意亂放,

得帶在身邊。

在炎角部落內又怕被人發現起疑,便藏在屋子里的墻腳下,

藏得還挺深。

木塞上的金色,粘的就是木筒內的金粉,這就是說,

木塞被人拔出來過,只是略有些時日了。

邵玄沾了點金粉,等了少許,沒感受到疼痛,這才大膽了些。

在特殊的視野里,這個木筒以及里面金色粉末,

都帶著一點光,金粉的光比木筒還要亮上少許,

但都不是最亮的,真正的“光源”,還在里面!

看了看周圍,邵玄拿過來一個木盤子,

木盤上能看出很多缺陷,制作得并不完美,

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能力不足的人做制作,

看到的人也不會懷疑。

在細節上,那兩個人做得確實不錯。

擦了擦木盤,邵玄將木筒內的金粉倒出來。

金粉倒在木盤上時,發出細碎的如沙子般的聲響,

可是,卻又不如沙子那般重。

倒金粉的時候,一

個方形的墨綠色的東西隨著金粉一同被倒了出來。

將金粉里面的東西小心捏著一個角夾出,

這像是某種樹葉葉片的一部分,只是被剪成類似方形的一塊,

兩端卻有切割的痕跡,而兩外兩邊卻沒有,

葉片上還能清楚看到葉脈。

木筒給邵玄的感覺非常古老,但是這片葉子卻猶如新摘,

沒有一點枯黃的樣子,仔細聞聞,

還能聞到屬于植物葉片的清淡氣味。

這種氣味讓人聞之一震,即便氣味不濃烈,

卻能讓人感受到清爽,似乎滿身的疲憊都被驅散。

讓邵玄更好奇的是,這個葉片上畫著的畫。

看不出是什么,線條彎彎曲曲有些凌亂,不像是畫。

也不像。

邵玄小心吹去覆蓋在葉片上的金粉,

想將葉片上的畫看得更清楚,但是,看著看著,它發現,

墨綠色的葉片上,金粉組成的金色的字在漸漸淡去,但是,

邵玄現在并沒有再吹,周圍的門窗緊閉,就算有風吹進來,

也不至于將這些金粉吹散得如此之快,更何況,

旁邊木盤子上的金粉都沒事,

唯獨葉片上的金粉字卻在快速淡去。

邵玄想將葉片重新埋進那些金粉里面,

想著這樣是否會好一點,讓金粉的消散停止,

可是,還沒等他有所行動,眼前一黑,沒了知覺。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4)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Rex - 110.28.94.25
1 F:2018-02-14T21:52:28

GE

(觀光客) OKEY - 111.241.234.142
2 F:2018-02-14T22:09:10

GE

(觀光客) ge - 1.65.206.195
3 F:2018-02-14T23:10:07

GE

(觀光客) 123 - 61.228.32.116
4 F:2018-02-14T23:12:39



[0.29]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