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16)
通報違規

 被裝進行李箱的公主

jiouguai
本文:2018-02-09T23:52:14


異時空,希頓帝國

  「用力……就是這樣,再細點……」

  房間中回響著女孩竭盡全力發出的呐喊。一個全身只著束腰的金發女孩雙手
被束在一個橫杆上,使得雙腳只有腳尖能夠勉強著地。女孩身后的一個黑發女生
正緊緊地拽著兩根束帶,竭力把用束腰把被吊起來的女孩的纖腰變得更細。

  身后黑發的女生的每一次拽動束腰繩,都讓金發女孩發出一震呻吟,臉色隨
之變得更加蒼白。

  「已經十五英寸了,夠了!」黑發女孩停止了拽動,把束腰繩打結塞進束腰
的縫隙中。

  「小雪……」被吊住的女孩發出一聲微弱的呻吟,仿佛是蚊子哼哼。

  小雪趕緊幫金發女孩解開被吊起的雙手。

  金發女孩順勢倒進了小雪的懷中,小口而急促的喘著氣。

  小雪隨后開始幫金發女孩穿戴衣物。今天要去參加一場party,所以單
手套是不可少的。龐大的裙撐記在金發女孩的腰間,然后蓋上一層蓬松的裙擺,
之后是緊致的塔夫綢布料的禮服,禮服露出金發女孩潔白無瑕的雙肩,和一半的
豐乳,豐乳傲然挺立,就像是兩顆熟透的水蜜桃。

  往下是收身的裙腰,完美的貼在束腰上,外部用繁複的蕾絲作爲裝飾,再往
下瞬間膨脹,裙擺一路往上蓋住地面至少兩平方米。

  小雪扶著金發女孩坐在床上,幫她穿上五英寸高跟鞋,高跟鞋比腳小一碼,
小雪幾乎是把金發女孩的腳擠進了鞋里面,這讓金發女孩的臉色變得更爲痛苦,
蒼白。胸脯不斷上下起伏,但幅度小而急促。

  接著小雪拿起單手套,把金發女孩的兩只藕臂拉到后面,塞進同樣小一號的
單手套中,然后拉緊束帶。小一號的單手套讓兩只手臂看起來不是那麽粗大,但
這更增添了金發女孩的痛苦。

  「哦,還有這個!」小雪拿出兩條秘銀細鏈,分辨鎖在膝蓋和腳腕處,這樣
就能防止過大的步幅使她不穩而摔倒了。

  小雪把藍汐輕輕的扶起,哪怕是一絲一毫的不甚,都可能對這位幾乎無法自
理的小姐造成巨大的傷害。

  五英寸高的小高跟鞋和緊致的單手套,加上恐怖的束腰尺寸,讓藍汐的每一
步都非常艱難,離馬車緊緊幾十步的距離,對藍汐來說卻如同通天大道一般無窮
無盡。藍汐甚至時常搖晃的差點跌倒,幸好被及時發覺的小雪扶住。

  「小雪,我好難受……」藍汐胸部快速的起伏著,整個人搖晃的更厲害,小
雪趕緊拿出嗅鹽在藍汐鼻前晃動,藍汐這才稍稍振奮一些。

  兩人到馬車旁,藍汐的裙擺幾乎占據了馬車上所有的落腳點,小雪不得不把
藍汐的裙擺稍微收攏才上去。

  馬車啓動,即便身下是鵝毛充填的坐墊,也讓藍汐有著輕微的搖晃,她痛苦
的靠在小雪的肩膀上,胸脯上下起伏:「我快受不了了!」

  

  馬車搖晃的越來越劇烈,甚至連小雪都坐不穩了。

  藍汐因爲劇烈的搖晃,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暈了過去。

  去party的地方都是綠蔭大道,怎麽會這麽搖晃,小雪心中似乎想到了
一個可能性,連忙打開通往馬車夫座位的窗戶,之間馬車夫的座位上根本沒有人
,而馬車居然在一條人迹罕至的道路上狂奔。

  突然,兩人的身子齊齊往前撲倒,正當小雪因爲慣性摔得七葷八素的時候,
馬車門居然被拉開,兩名蒙面大漢出現在視野中,大漢拿起手帕捂住小雪口鼻,
小雪對大漢的拳打腳踢因爲手帕上的藥力變得跟撓癢癢無異,隨后失去了知覺。

  好暈,這里是什麽地方,有沒有人,口好干。

  小雪抬眼,發現自己被合並綁在一根柱子上,發現雙手被拉到背后固定在柱
子上,根本動彈不得,雙腳也是如此。她想要喊,最里面的一根橡膠棍直插喉嚨
,讓她忍不住作嘔,但根本吐不出這根棍子,而且越來越深。

  干嘔幾次無法,只好強行忍住,觀察四周。這是一個灰暗的房間,自己對面
仿佛也有一根柱子,但光線太暗,根本看不清上面綁的是誰,難道是藍汐?

  仔細辨認下,發現有幾絲相似,是什麽人把他們綁到這里的?目的是什麽?
難道跟公爵大人有仇?

  一陣腳步聲漸漸接近,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堂堂公主被當階下囚對待,這
個滋味不好受吧!」

  片刻間,一個男子走了進來,男子約莫三十歲上下,身著醫生大袍,棕色的
卷發過肩,手上拿著一根雪茄,整個人看起來不倫不類。

  他一手夾起對面那個女孩的下巴,仔細打量起來,笑道:「果然是美若天仙
,要不是你還有用,我真想現在就吃了你!」

  說完轉過頭,瞥了眼小雪,對跟著的隨從說道:「把她拉過來,綁在這位藍
汐公主的旁邊!」

  接著男子摸過藍汐的全身,露出一副如癡如醉的模樣,吸了一口雪茄,噴到
藍汐的臉上。

  「咳咳咳……」藍汐被雪茄刺鼻的味道喚醒,但看到湊到近前的男人的臉,
嚇得往后縮了一下,但只是頭碰到柱子上,碰的眼冒金星。

  「你是誰?」藍汐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打量著自己的處境,與面前的男子怒
目而視。

  「別這麽凶,我是你父親的一個朋友,以前還一起經商呢!」男子笑呵呵的
看著藍汐憤怒的小臉,壓根不當一回事。

  「你父親呢,兩天后要去阿拉伯帝國,那也知道那里的美女風情萬種,那如
果我把你裝進行李箱,給你換上另一幅臉,然后戴上口塞,再給你打扮的花枝招
展的,你說你父親是先對你的身體感興趣呢?還是先確認你的身份?」

  「你……」藍汐狠狠的瞪著面前的人,一個髒字也說不出口,她從來沒遇到
過這樣想罵人的感覺。

  「哦,我忘了,應該加上他上次去過的阿拉伯帝國情趣招待館的名稱,這樣
就會信了!」

  「嗚嗚嗚!」旁邊的小雪聽到這里,忍不住想制止這個無賴。但自己都是被
綁著,連說話的能力都沒有。

  男子瞥了眼小雪,笑道:「你別著急,你也會被裝進去的,看你們誰跟吸引
那位公爵大人,現在嘛!就看著你家公主被我怎麽裝進那個旅行箱的吧!」

  一片人皮面具被戴到了藍汐的臉上,整張臉瞬間起了變化,由原來的可愛動
人變得妖媚起來。

  眼睛當然也要改一下,給藍汐戴上了一雙藍色的美瞳,美瞳另本就水汪汪的
大眼睛變得更加楚楚動人,但美瞳讓藍汐卻只能看到眼前這個人的輪廓。

  一個有著橡膠陽具的口塞被塞進了藍汐的嘴里,直插喉嚨,令藍汐忍不住干
嘔,但連鼻子一起包住的口塞令干嘔的聲音被消音材料完全隔絕。口塞面積雖大
,但臉上看起來卻沒有任何被遮住的痕迹,口塞的外面是一張向上微翹的櫻桃小
嘴,小嘴白里透紅,再加上這張妖媚的臉蛋,和勾人心魂的大眼睛,恐怕是個男
人就抵擋不住這樣的魅力。

  

  藍汐感覺身體被一雙手抱住,手臂與雙腳被松開,接著自己的束腰也被解開
,長期的束腰讓她早已習慣了支撐的感覺,而且束腰也壓榨了腰部上的肌肉,她
現在連直立走路都顯得費勁。

  一個項圈套在了她的脖子上,項圈連著一條銀鏈,后面的人一推,她不得不
踉踉跄跄的走了幾步,但從小就穿著高跟鞋的小腳哪里適合光腳走路,更別提實
在堅硬的水泥地板上了。沒走幾步,藍汐雙腳一軟,幾乎要跌倒。身后一雙手拍
在她裸露的屁股上,同時把她托起。藍汐從小就沒有人能夠這樣對她,瞬間彈了
起來,嘴里嗚嗚亂叫,但都被口塞擋了回去,而且因爲劇烈掙紮,口中的陽具挺
進喉嚨深處,讓她狂嘔不止。

  「沒用的女人!」

  拉著銀鏈的人咒罵一句,夾起藍汐的腰就往前走,盡管藍汐拼命掙紮,哪里
是一個男人的對手,她的拳打腳踢對男人來說無異于撓癢癢。

  只感覺身體一沈,背部接觸到液體,接著整個人被猛地按了下去,脖子上的
項圈被提了起來,整個除了頭以外全身浸泡在一種液體里,藍色的美瞳讓藍汐感
覺眼前的液體盡是一片藍水。

  她的身體被幾雙手肆意的揉搓著,還有一雙探到了她的私密處,被她撥開。

  「老大,眼前的美景看到了不讓我們享用多可惜啊,反正送去也是要被日的
,啥時候不一樣啊!」

  藍汐勉強看到旁邊那個穿著醫生大褂的男子呵斥道:「想玩回家玩你們的去
,這個你們過過手瘾就行,誰趕過火了,別怪我不認舊情!」

  接著幾個人唯唯諾諾的答應,但身上的手更加肆無忌憚起來,藍汐的雙手被
一只大手鉗住,緊接著無數雙手對藍汐的身體上下其手,胸背更是被揉搓的滿是
掐痕。

  藍汐感覺上身被提了起來,接著又有人拿著藥膏在自己身上亂塗亂抹,還不
忘順手揩油,令藍汐幾乎發狂,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女人,對付一群如狼似虎的
男人又有什麽辦法,更別說連對方臉都看不清。

  接著她雙手被高高吊起,一件短束腰套在了她身上。

  腰間傳來的巨大的壓縮力讓她疼的忍不住呻吟出聲,幸好被口塞擋住,沒有
出丑。束腰在持續的縮小,她從沒有感受到如此難受的時候,她甚至呼吸不過來
,一陣強烈的窒息感直沖腦門。腰幾乎要被掐斷了。

  她想要吸入更多的空氣,但口塞上提供呼吸的小孔只有那麽大,猛烈的呼吸
讓小孔瞬間閉合,窒息感洶湧而至,藍汐陷入了暈厥。

  她是被雙臂的疼痛感喚醒的,兩條手臂被拼命的往后拉,仿佛這已經不是自
己的手臂一般,她都能感覺到手肘的上面有一半已經重合了,並且還被繼續拉扯
著,這樣的痛楚比束腰更爲強烈,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手臂快點麻木,只有麻木才
能緩解這種強烈的痛苦。

  終于,上臂大部分都碰到了一起,她已經感覺不到兩只手臂了。緊接著,是
對她本就嬌小的腳的折磨,那至少是小了三碼的鞋子,更是芭蕾靴,雙腳被無情
的蹂躏,狠狠的塞了進去,藍汐想要大叫來緩解這樣的疼痛,但根本做不到,甚
至連一絲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她瘋狂的搖擺著身體,想要擺脫這雙魔鬼鞋的束縛
,但被幾雙大手狠狠的按在床上。她悔恨今天爲什麽要出來,碰到這群魔鬼,但
疼痛依然繼續著,她的神經緊繃,連暈厥都做不到。

  終于,雙腳也麻木的沒了知覺,那仿佛就是兩根木頭。

  她的腳腕被拉到屁股下面,大小腿被一條鎖鏈綁住動彈不得。她的屁股能夠
感受到芭蕾靴細長而堅硬的后跟了。

  接著他的上身被強制壓向大腿,因爲身著束腰,整個過程變得更加艱難而痛
苦,彎曲的束腰仿佛要把她的五髒六腑都擠出去。

  在她胸部貼到膝蓋的同時,她只覺兩眼發黑,再次暈厥。

  小雪看到一個行李箱被那個穿醫生大褂的男人拉過來,緊接著放到,打開,
當小雪以爲要輪到把自己裝進去的時候,發現連躺著一個壓縮的幾乎不成人形的
少女。

  那分明就是藍汐,她整個身體如同紙張一張被折疊成四段,並且緊緊貼著,
全身只著一點粉色薄紗,水蜜桃一般的誘人胸部沒有胸衣,那殷桃點點的乳頭若
隱若現。

  小雪似乎還能聞到一股濃郁的香氣,這種香氣就連小雪都有些按耐不住的雙
乳挺起。

  小雪被如法炮制,也是盡力了一段堪稱人生中最爲痛苦的時刻,要不是口塞
中的橡膠陽具韌性太好,而且很有彈性,否則她甯願咬舌自盡。

  藍汐夢到自己騎在馬上,她的身體隨著馬的顛簸而上下起伏。兩腿之間格外
的疼痛,但又束縛,讓她忍不住發出一陣呻吟。

  「我的汐兒,你真是太美了,你讓我怎麽能停得下來!」一個男聲在藍汐的
面前回蕩,藍汐猛地睜開眼,只見眼前藍色朦胧中是一張男人的臉,難道真的是
爸爸?

  藍汐想要張口呼喚,但被堵著嚴嚴實實的小嘴哪里能夠讓她透露出哪怕只言
片語。她感覺自己的腰部被一雙大手覆蓋,拖著她在這個男人的身上起伏,爸爸
盡然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

  我這幾天都會有更新,如果大家有什麽想法,多多留言。

  「啪!」一聲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面前的男人瞬間丟下自己,捂著臉下了床


  「啪!」又是一巴掌響起,這回更加用力,仿佛整個房間都回響著這個聲音


  緊接著原來對自己做出下作事的男人被進來的人狠狠的踹了一腳,這一腳讓
那個男人飛出一米多遠,接著又是對他一震拳打腳踢,就連藍汐都以爲那個男人
活不下去的時候,來人才收手。

  「你個王八羔子,居然對我汐兒做出這樣的事!信不信我現在就廢了你!」

  「伯父,伯父我……」

  「啪!」又是一聲清脆的巴掌聲打斷了那個男人的辯解,世界仿佛徹底沈靜
下來。

  來人不顧地上幾乎無法爬起的男人,快速踱步到藍汐面前,解下她的口塞,
一把抱住。

  「別怕孩子,爸爸在這,我已經把那人打了一頓!」

  「爸……爸……」長期的靜音讓她舌頭幾乎麻木,勉強說出一個字后,眼淚
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深深的埋進自己父親的懷抱中。

  「藍汐,你告訴爸爸,你是怎麽到這里來的!」

  「爸爸,先幫我捏開單手鬧和脫掉靴子好不好,我你經沒有知覺了!」藍汐
口齒不清的請求道。

  藍汐的父親仔細的打量起藍汐的新式裝束,即便對這方面已經算是司空見慣
了,也有些熱氣上湧,但還是壓制住心中的躁動,幫她一一解開。

  解開四肢的藍汐因爲血液流入缺血的四肢,瞬間的疼痛令小臉緊皺,但很快
就適應了。

  但四肢依舊發軟,不要說下床,連自己支撐起自己的身體都難。

  藍汐的父親克維多·波旁關切的撫摸著藍汐的臉蛋,溫柔的說道:「汐兒,
來給爸爸說說到底怎麽回事!」

  藍汐想到自己的遭遇,兩行清淚湧出眼眶,一頭埋在克維多的懷中,慢慢把
整個過程說了出來,克維多雖然沒有說出什麽難聽的話,但是拳頭握得咔咔作響
和酒紅色的臉已經顯露出他的憤怒。藍汐明白,只有自己爸爸在最憤怒的時候才
會露出這樣的神色,而上一層,是國王的政策讓波旁家幾乎要損失三分之二的家
財。

  「我會給你安排旁邊的一間臥室,你先好好休息,我去處理一些事!」克維
多接著面向倒在地上不動彈的男子「蘭度,等我回來,我要聽到藍汐對你的原諒
,否則你就滾出這個家,聽到沒有!」

  蘭度聽到這話,瞬間臉色煞白,卻讓床上的藍汐暗自得意,還是父親疼愛自
己。

  蘭度在克維多出去后,也跟著灰溜溜的出去了。他不想面對剛剛事發不可能
那麽快平複下心情的藍汐,還是先去想想彌補的辦法再說。

  蘭度走后,一個身著黑袍的人走了進來,她全身被黑袍包裹,看起來就像是
被黑色布料裹著一般,露出的戴著黑色手套的手上托盤中端著一碗清水,這是藍
汐剛剛跟克維多提出的要求,他要摘下著該死的美瞳,但沒有洗淨的雙手會對眼
睛有損害,她可不想哪天眼睛得病了。

  「你……是這里的侍從嗎?」藍汐不確定對方的性別,試探的問道。

  黑袍下發出清脆的女聲:「我是這里的侍女,您叫我可兒就好!」

  「你爲什麽穿成這樣!」藍汐不解的打量面前的來人,仔細看來,是自己以
前也在國內見過的穿著罩袍的女人,他們叫這個……niqab,尼加布?

  「這是我們國家的服裝,只有上層的小姐夫人和像我這樣服侍上層貴族的才
會這麽穿!一些中産階級的女孩想穿都不一定能買得到呢!」

  藍汐應了一聲表示聽懂了,沒有再問,而是用那碗水洗過手之后迫不及待的
要去摘下美瞳,可以前摘美瞳的方法對付這個根本無效,美瞳還是好端端的戴在
那里,竟沒有絲毫的滑動。

  「藍汐小姐,您需要沐浴嗎?我是服侍過你們國家的貴女沐浴的,而且在您
父親給您訂的房間中正好有全套的設備。」

  經她一說,藍汐才感到身上全是汗漬,有自己的,也有蘭度的,而且還有蘭
度的惡心的精液,令她都想嘔吐了。

  等藍汐同意,可兒招呼門外的同樣身穿覆蓋全身的黑色罩袍的兩名侍女抬來
一張折疊床,把全身無力的藍汐抬到了另一個房間。

  在浴室中,有一個吊杆,把藍汐雙手綁住吊起,然后可兒才開始幫她解開束
腰,對于上層淑女而言,沒有束腰根本就不能正常的行走,而且腰部的肌肉因爲
長期拘束,導致肌肉退化,根本沒有足夠的力量去支撐上身,即便是洗澡時也是
如此,因此,爲淑女而配備的浴室套件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接著可兒幫藍汐解開雙手,扶著她進入浴缸中,只有依靠水的浮力,這些淑
女們才能夠免于腰部力量不夠的痛苦。

  接著可兒幫如藍汐洗浴,按摩全身,緩解疲勞的同時促進血液循環,這樣可
以讓淑女們保持健康,不至于影響美感。

  可兒伸出手,自己的手小的可憐,它最大的限度恐怕就是握住乒乓球了,這
是因爲她從小在訓練或出席宴會的時候戴著單手套的緣故,那是便會讓雙手合十
或作出各種花樣被單手套緊緊的束縛,導致血液不流通,手臂便無法成長,現在
的手臂也僅僅是小時候七歲時的樣子,她是從七歲就開始接受各種束縛的。

  雖然很討厭,但又有什麽辦法呢?腰身緊束,穿上高跟鞋,手無時無刻不被
綁著,或者戴著單手套,如果吵鬧,甚至會被戴上口塞,她根本反抗不了,淑女
也不應該反抗任何的束具,那是保持她們體現優渥的生活環境的一種方式。

  洗完澡,藍汐被從水里面撈出來,然后被服侍著擦干身體,放到床上,任由
可兒在自己身上抹上潤膚美白的護膚品。

  「小姐,您有沒有其他的束腰?」可兒爲難的拿著剛才脫下來的束腰,這件
束腰不知道穿了多久,還是再小空間內,更是容易出汗,已經肮髒不堪。更重要
的是,這件束腰看起來一定沒有十五寸,居然還有六英寸高的近乎圓柱的頸腰,
這六英寸中就算最粗的地方恐怕也只有十四寸半,即便是見慣了纖腰的可兒對穿
著這個恐怖束腰的藍汐感到吃驚,她居然堅持了那麽久。

  「我沒有……」藍汐憂傷的說道,但隨即話鋒一轉,對可兒命令道:「你把
這件束腰扔了,這個東西應該屬于魔鬼,我再也不想穿上這個東西了!」

  可兒見藍汐不容反駁的口吻,連忙連聲答應著把束腰拿了出去。

  藍汐在床上看著自己滿是淤青的胸部,想到蘭度對自己做的事情,就算把蘭
度千刀萬剮,都是太便宜他了。

  「小姐,您的腰圍真是太纖細了,我沒有找到合適您身材的您的國家的衣服
,穿罩袍行嗎?」可兒不一會兒就回來了,手上捧著一件白色的衣服,上面還有
一件胸圍和一些首飾。

  「爲什麽這件是白色的?」

  「因爲您是貴女啊!我們阿拉伯帝國未婚貴女都是穿白色的,您下床,我給
您穿上!」

  「我在地上站不穩!」藍汐抱怨的看了眼自己的小腳,因爲長期穿小一碼的
高跟鞋,如果沒有緊湊的鞋子包裹著小腳,她的腳會軟的難以走路,再加上穿高
跟鞋的緣故,在地上站穩根本不可能。

  「哦!小姐,您的腳好小啊!一般的高跟鞋恐怕您是穿不上的,但貴女都是
穿的訂做的鞋子,在阿拉伯帝國根本買不到那麽小的,而且阿拉伯這也沒有這樣
的工匠,我覺得……您可以穿東方女人穿的弓鞋呢!」可兒說完,把衣服放下就
轉頭跑了出去。

  等她回來的時候,手上已經多了一雙小小的弓鞋,這雙鞋是用布和橡膠做的
,聽媽媽說過,弓鞋是給那些東方的腳只有手那麽大的女人穿的,她們的腳爲什
麽那麽小?難道也是從小就擠進這樣的小鞋中嗎?

  「小姐,這雙是最大號的了,我想稍微擠擠應該是沒問題的!」說完等藍汐
點頭,就把弓鞋對準藍汐的小腳,狠狠的套了進去。這至少是小了一碼的鞋子,
藍汐想到,但平時的高跟不也是如此嗎?

  鞋子穿好,腳部的緊湊感讓藍汐格外熟悉,她迫不及待的下了床,弓鞋與高
跟鞋類似,都是腳趾桌底腳尖抬起,怎麽東方的能工巧匠與西方的想到一塊了?

  她高興的在房間內踱步,然后來到梳妝鏡前,輔助旁邊的扶手,她不可能穩
穩的站著直到衣服完全穿好,那樣對一個沒有束腰支撐的淑女來說簡直就是煎熬


  胸圍圍到胸前,阻止了一動就會抖三抖的小白兔,接著白色的罩袍先是遮住
身子,她的兩只手從兩只連著衣服的袖子中伸出來,袖子的上部分居然是連在衣
服上的,也就是說她只能活動自己的小臂,而且范圍非常小,除了吃飯看書等近
在咫尺的動作藍汐想不出還能做些什麽。

  接在可兒收緊衣服的腰部,考慮到習慣束腰的藍汐,她又比平時緊了一些,
然后在后面不知道做了些什麽,接著是拉鏈從腳下面拉到了自己脖頸的位置。

  「我不想帶這種蓋頭!」藍汐發出抗議,這種東西戴上,就跟她一樣了,誰
嗯呢該看得出自己是公主呢?

  「在阿拉伯

  這是必須戴的!」可兒強調道:「這是真主阿拉賜予我們的衣服,如果您沒
有穿著得體,走在街上會被人扔石頭的。」

  「爲什麽?」

  「因爲沒有穿好就是在亵渎真主阿拉!」

  「好吧,那等我要出去的時候再戴!」藍汐坐回到床邊,她眼中的美瞳令她
看什麽都是藍幽幽的一片,雖然勉強看清是什麽,但細致的根本看不清。如果再
戴上這個,不是嫌自己看得清的東西太多了嗎?

  「不行,小姐你一定要戴上,就算在旅店內,如果您穿這身沒有戴上遮臉也
會被很多人罵的!」

  「你等我把我眼里面的美瞳弄出來的!」藍汐聽到這里生氣了,沖進衛生間
就要再去努力。

  「小姐,您別生氣,我想您可以用水洗一下,有些美瞳用水會擦去外面半透
明的東西!」

  藍汐聽到還有方法,當然也要試一試。美瞳碰到水,藍色的世界漸漸變成了
青色,接著是模模糊糊的白色,等再次用水淋濕美瞳時,藍汐已經可以看清整個
世界了,她從來沒有感覺世界有這麽美好,這麽漂亮,高興的一把抱住了可兒,
才發現在罩袍下的可兒身材很纖細,而且觸感柔軟。

  「小姐小姐,那您一定要戴上遮臉!」

  「好,我戴就是了!」藍汐心中高興,興沖沖的讓可兒給自己穿戴。

  等全身除了眼睛沒有覆蓋到時,連藍汐都認不出自己是誰了,她拉了一下臉
色的遮蓋,想看看原來的自己,卻發現根本拉不下來,接著她向臉上摸去,發現
臉上的布料非常順滑,根本無處著手。

  「小姐,遮蓋戴上之后是有鎖的,如果沒有鑰匙根本不可能摘下來!」

  「你……」藍汐沖向可兒:「把鑰匙給我,我現在就要脫下來!」

  可兒順從的把鑰匙交給了藍汐,藍汐卻發現摸遍自己手能碰到的地方,根本
沒有鎖。

  「鎖在哪?」

  「在您的脖頸后面,不過被頭紗擋住了!」

  藍汐費力的先去摸脖頸,發現連著衣服的袖子不允許自己這麽做,不要說脖
頸后面了,就連自己脖頸的側面也根本摸不到。

  「你們的衣服怎麽回事啊!你給我解開這個鎖!」藍汐把鑰匙交給可兒。

  可兒卻根本沒有動。

  藍汐再次呵斥她,可兒卻嘟著嘴不說話,飛快的跑到了房間的一個角落里,
藍汐也想跑去追她,發現自己根本邁不出超過三十厘米的步子,再加上弓鞋,也
就是說她只能慢慢的走了。

  藍汐不甘心,快速的挪動步伐要去追上可兒,但每當藍汐離可兒只有一米時
,可兒再一次跑開,兩人在套件的客廳和房間里跑了一會兒,藍汐發現自己根本
追不上可兒,只好坐在沙發上,喘著氣,不理會她了。

  「藍汐小姐,您的父親說你們國家的女孩需要拘束,才能夠讓你們顯示出淑
女的樣子來,所以我這麽做是爲你好!」

  「你別拿我父親壓我,我可不怕!」

  「誰說的不怕我的!」門被一下推開,克維多大步流星走了進來,雙眼瞪著
藍汐。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16)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Rex - 27.242.158.15
1 F:2018-02-09T23:56:09

GE

(觀光客) 十四郎 - 122.117.113.142
2 F:2018-02-09T23:58:13

GOODJOB

(觀光客) X - 1.169.75.104
3 F:2018-02-10T00:05:43

謝謝分享

(觀光客) GG - 220.134.229.202
4 F:2018-02-10T00:21:27



(觀光客) taki - 116.241.120.58
5 F:2018-02-10T00:54:28

ge

(觀光客) 3q - 111.254.222.218
6 F:2018-02-10T00:59:07

3Q

(觀光客) 小黑 - 36.239.211.135
7 F:2018-02-10T01:40:23

記憶

(觀光客) 壞壞的貓 - 112.105.67.181
8 F:2018-02-10T01:53:44

謝謝樓主分享

(觀光客) ED - 114.32.235.175
9 F:2018-02-10T04:56:51

Ge

(觀光客) pp - 180.217.205.41
10 F:2018-02-10T04:58:13

ge

(觀光客) 123 - 220.135.231.212
11 F:2018-02-10T05:02:56

123

(觀光客) tt - 111.253.221.62
12 F:2018-02-10T09:30:56

good

(觀光客) 一ˇ嗲碰 - 123.110.255.38
13 F:2018-02-10T09:39:47

GE

(觀光客) 123 - 36.226.22.252
14 F:2018-02-10T10:30:02

謝謝分享

(觀光客) 123 - 1.200.47.237
15 F:2018-02-10T11:15:03

GE

較多的回應紀錄
[0.1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