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1)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二五五章

ach9140
本文:2018-02-09T07:27:25


由不得乎馬多想,既然這個小子都找上來了,

他自然不會再將注意力放到其他人身上。身形一動,

乎馬握著石棒向旁邊傾側,欲將這一刀帶來的威脅卸去。

但乎馬沒料到的是,

邵玄接下來的動作比他想象中的要快得多,

手上的刀在與石棒碰撞的那一刻,

便借著碰撞產生的反向力量朝上抬,

緊接著又是一刀劈了下去。

這樣的劈砍方式,與狩獵時劈砍兇獸類似。

然而,這也不是結束。

第三刀,第四刀……

一刀刀接連劈砍而出,只要這根石棒挪開一點,

乎馬這顆腦袋就別想要了。

在這般密集的攻勢下,乎馬唯有舉棒硬抗。

刀劈在石棒上,兇悍的攻擊,產生的石屑朝外飛濺,

刺耳的砸撞聲,在座環形大山內,一次次清晰起來,

甚至壓過了周圍其他人交戰的聲響。

雷霆暴雨般幾乎令人無法喘息的攻勢,

看得周圍的人下巴都快要掉了,一個個呆愣愣看著那邊,

若是剛才開戰之前,打死他們也無法相信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乎馬是誰?經常在這里歇息的遠行者們自然熟知,

那也是地山部落兇名傳播的推手之一,可是現在,

這位地山部落遠行隊伍有名的兇人,一位高級圖騰戰士,

竟會被這個不知道從哪里蹦出來的炎角部落,

一個年輕的中級圖騰戰士,給壓著打成這樣!

不過那小子也古怪,明明不是高級圖騰戰士,

爆發出來的力量和速度,都遠高于其他中級圖騰戰士。

再看看炎角部落的其他人,眾人又是一驚,似乎。

這個炎角部落的人,都有些古怪。同樣級別的圖騰戰士,

單對單的話還真無法占據上風。

不過最古怪的還是將乎馬壓著打的那小子。

原以為這兩方。一邊有兩個高級圖騰戰士,

另一邊有三個高級。形勢應該朝地山部落一邊倒才對,

可現在呢?不說反著來,但也一時間無法判斷,

不過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眾人就不看好地山部落了。

那是一種氣勢的壓倒。連氣勢都輸了,還打個屁啊!

就算贏了,也是缺胳膊掉腿的慘勝,

短時間內無法恢復過來的。

所以。若是要避免那樣的情況,

三位地山部落遠行隊伍的領頭人,就得轉變當下的形勢。

看看另外兩邊,眾人再次將目光放在乎馬和邵玄身上,

地山部落扭轉形勢的契機,就在乎馬身上,

另外兩位情況可不太妙。

乎馬雖說兇名在這片地帶頗為響亮,但他也不是個蠢人,

當下也明白己方如今的形勢。額頭滲出的一層層汗滴落,

也顧不上擦。

他沒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

自己竟會被一個如此年輕的人壓著打得連還手都沒來得及,

除了防御還是防御,對上這樣的攻勢。一時間竟卸無可卸。

對方還只是個中級圖騰戰士,雖然有古怪,

但這點乎馬還是能確定的。

恥辱,簡直就是恥辱!

越是怒,乎馬的精神也越是集中,生死之間,

尤其是高手過招,一個疏忽就是死,

乎馬遇到困境自然也不是一兩次。

在邵玄再一次揮刀砍下時。乎馬口中發出一聲暴呵,

圖騰之力也在這個間隙再次提升。幾乎到了極限。

乎馬腳下山石發出砰的一聲響,頃刻凹陷出一個坑。

他自己也瞬間矮了下去,陷入坑內的腳掌下,

藤草編織的草鞋早已震碎。

乎馬的膝蓋彎曲,

整個人在這一刻猶如搭在弦上蓄勢待發的箭支。

刀棒碰撞的那個剎那,全力爆發,

乎馬腳掌下的坑凹陷得更深,

四周碎裂的石塊與石屑都被震得高高飛起。若是離得近,

甚至還能聽到腳下的山石地面上發出的一些咔咔的聲響。

這一次邵玄沒有再連劈了,刀被撩開,借著掀出的力道,

邵玄后退落地,一時間也沒有再攻上去。

握著刀把的虎口處已經有血流出,扛住乎馬爆發的力量,

邵玄也不是全然無傷,他整條手臂都在發麻。看看石刀,

刀上已經缺了個明顯的口,以邵玄對這把石刀的了解,

只夠擋住乎馬的兩擊,第三擊的時候,就會斷了。

上方,一直關注著下邊洞前戰斗的年輕人激動地道:“

沒想到那小子竟然能將乎馬逼成這樣,看年紀,

跟我差不多吧?”對于乎馬吃癟,他是樂于見到的。

不過旁邊另一個年輕人并沒那么樂觀,

面上也多了些許凝重:“不妙啊。那小子真是可惜了。”

從洞內走出來,看了剛才那一幕的古拉也點點頭,

面色淡淡地說道:“剛才那小子沒有一口氣將乎馬解決,

接下來怕是要吃虧,那小子的風格打法,

優勢在于出爆發搶攻,在于突襲,剛才他攻擊乎馬的時候,

也是突然襲擊,否則,難以實現那般壓制情況。

可現在,乎馬已經緩過來了,那小子也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的確,就算比其他人強,那小子只是個中級圖騰戰士

,這也無法否認的,差距在這里。”古拉旁邊的人說道。

古拉眼睛動了動,提醒道:“你們注意到沒有,

那小子調動圖騰之力的速度,

比另外那兩個高級圖騰戰士還要快一點?

圖騰之力的調動速度越是快,

也就意味著他對圖騰之力的掌控更加純熟。”

聞言,其他人也沉默了。剛才還真沒注意到這個,

若真如此,那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

那小子比之中部那些部落也不差,何況他還年輕。

一人嘖嘖道:“這個炎角部落,到底是從哪里蹦出來的?

按理說,有這樣的實力,不應該一點名氣都沒有。

莫非是離這里太遠?”

二十多個人就能讓地山的這支隊伍吃癟,

那整個部落呢?像那小子那般古怪的人,又有多少?

在上方幾人的交談間,地山部落洞前的情勢仍在繼續。

從凹陷的坑中走出的乎馬,渾身散發著暴戾的氣息,

赤腳走在地面。所過之處,崩碎的石塊也被碾成石屑,

充血的雙目如欲噬人。

看到這樣的乎馬。周圍的地山部落人不禁再次遠退,

一時間。竟然會形成一個空場,這個空場中只有乎馬,

以及空場另一頭的邵玄。

乎馬腳趾摳著地面,身影一晃,朝著邵玄直直沖過去,

每一步都會在地面形成一個凹陷的腳掌,

而地面也隨之快速震動著,石屑和粉塵被高高掀起。

乎馬握著那根石棒那條手臂鼓脹。變粗了一圈,

隨著肩膀的晃動,手臂如鞭,朝著邵玄抽打過去,

手臂所過之處,空氣呼呼作響。

勁風龔面,邵玄仔細聽著周圍的動靜,眼神閃了閃,

不退反進,只是在快要與乎馬短兵相接時。

前沖的腳步猛然變動,方才的剛猛勢頭似乎瞬間散去,

整個人宛如一條油滑狡詐的泥鰍。一個扭身便已轉變方向,

原本的迎擊改為后撤,嗖嗖嗖急退數米。

石棒擊打在地面,地面再次震顫,

石棒擊打之處,地面又是一個凹坑。

一擊未中,乎馬也沒停歇,繼續追擊,

就像開始邵玄突襲時那樣。絲毫不給喘息的時間。

偌大的石棒仿佛沒有重量一般,與手臂融為一體。

如暴雨連連抽打,每一次抽打。都似重錘之擊。

飛濺的石屑如一朵朵綻放的花,不斷散開又凋落。

周圍的人,也都避閃開,

誰也不愿被籠罩在這樣一個危險范圍之內。所以,

即便地山部落這邊人多,但很多人卻并未出手,

尤其是三位領頭人周圍,更是躲閃得留出一片片空場。

又是一次重擊砸在地面,卻并未命中目標。邵玄的避閃,

當真油滑之極,就算是冷靜的旁觀者們,

也根本想不通為何邵玄會那般閃避。

退?也不是,進?也不然。

有時候那小子甚至會出現在前一刻的位置,這是自信呢?

還是找死呢?

上方,一直關注戰況的人,看向古拉。剛才古拉可是說了,

那小子的風格打法肯定會吃虧,可是現在看來,

誰會吃虧還不一定。

古拉不禁老臉一紅,他真沒想到,

那小子竟然會突然轉變風格。

“咳,看,繼續看!”古拉說道。

乎馬的石棒,大概是這一年來,耗損最嚴重的一次,

即便是上等的石材,也經不住這樣一次次的重擊。

咔咔!

腳下的地面,發出斷裂聲響。

這樣的聲響,可不是一兩塊石頭所發出的,

而是整體性質的。

是山體發出來的!

聽覺敏銳的人不禁一頓,

對于經歷過不少事情的遠行者們來說,

這樣的聲音,不算陌生。炎角部落這邊的人也是。

一時間,場中竟像是被突然按了暫停鍵一般,停住了。

上方大概因為剛才這里的交戰,震裂了一塊凸起的石頭,

現在,這塊石頭脫離山體,滾落,

砸在地山部落洞前的這片走道上,發出嘭的一聲響。

咔咔咔——

更清晰的聲音再次傳來。

沒有人出手,腳下的地面卻在發出斷裂般的震顫。

山體要塌了!

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也有崩塌的勢頭。

不管是不是現在就塌,還是先避開這一塊的好。

掉落或者被砸傷,即便是高級圖騰戰士,也不可能完好。

誰都不愿意因為這個而受傷。

顧不上交手,地山部落的人和炎角的人,都撤離原處,

地山的人有的往洞內去,有的朝這條走道的兩邊退開。

除了邵玄。

就在大家都想避開的時候,邵玄卻猛然蹬地,

身體朝著乎馬竄沖出去,對著正要往洞口跑的乎馬,

揮手就是一刀劈下。

乎馬氣得肺都疼了,沒想到這種時候,

這小子竟然還會不管不顧地攻擊!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打醬油 - 218.164.62.241
1 F:2018-02-09T14:48:07

為了登入

[0.2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