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2)
通報違規

 霧‧泥土‧日曆

jiouguai
本文:2018-02-08T20:04:00


「靠,怎麼這麼大的霧啊。」剛剛還頗為晴朗的天,想不到竟然一下子佈滿
了乳白色的濃霧,就算打了車燈也看不清前面的路,這種狀況是完全沒辦法行駛
了。

  「都怪你,選哪裡不好非要到這鬼地方來旅行,這下好了吧,好好的一次紀
念日旅行就這麼泡湯了。」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妻子一臉不耐煩地敲著窗玻璃,
「開窗啦,我要透透風。」

  我有些無奈地看著妻子,結婚已經五年了,早不復當初戀愛時的激情了;雖
然妻子依舊如當年我追求她時那般嫵媚動人,對我而言卻已經失去了吸引力。

  我搖下車窗,正準備安撫妻子,卻聽見:「這霧可不得了,我們怕是要被困
死在這裡咯。」我嚇了一跳,扭頭看去,卻發現王猛這小子正愁容滿面地望著窗
外。我看著這小子似乎有些幸災樂禍的模樣,有些火大,正準備罵他幾句,卻聽
得妻子問道:「王哥,怎麼說啊?」

  我聽著妻子溫柔的聲音,感覺有些怪怪的,靠,王哥,叫那麼親密,心底便
生了些醋意。

  「可兒,你看這天撒,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又到了這荒山野嶺的,前面又是
死路;前無可進,車子又拋錨了,退無可退,這可不就是被困死在這兒了嗎?」

  可兒,他媽的可兒也是你能叫的,真不拿自己當外人了?我越發不爽,尋思
著得找個扳手抽這小子一頓。

  「王哥,那可怎麼辦?」妻子楚楚可憐地望著王猛,看得我越發坐不住了。

  「附近應該有個小鎮,離這裡大概五六公里的路,我們中得有一個人去求救。」
王猛說著,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誰去?」我沒好氣地問道。

  王猛不吭聲,妻子卻也望向了我。

  「怎麼,難道是我去?」我在兩人的視線中敗下陣來,「不對吧?聽王猛剛
剛說的,明顯是他對這個路比較熟,難道不是他去比較保險?」靠,怎麼能讓一
口一個王哥的老婆和他待在一起?

  「可是王哥要留下來保護我啊,王哥可比你強壯多了,萬一有人想要傷害我,
王哥可比你能打多了!」

  「靠!」我不禁罵出聲,王猛這小子身子的確比我壯得多,仔細看看的話這
傢夥的身高怕是要超過姚明瞭,我有些納悶王猛這麼大個是怎麼坐進來的。

  「老公,你不去,難道你忍心讓你柔弱的老婆一個人來回在這山溝裡跑十幾
公里?」老婆這會兒倒是嚴肅起來,端坐起來,雙手疊著放在裙沿上,眼神中能
看到失望二字。

  「行行,我去還不行嗎?」我無奈。

  「老公最棒了!」老婆像是小學生一樣鼓起掌來,真是有夠傻的。這兩個家
夥果然是要趁我出去的時候幹點什麼嗎?我有些心灰意冷了,胸口也悶著股氣,
想著算了吧,她高興就好。

  我帶著悲壯的心情,如同一個行將就義的烈士,拿了個包,塞了點餅乾和水,
又胡亂找了個手電筒。我感覺自己就像刺秦的荊軻,怕是要風蕭蕭兮易水寒,壯
士一去不復返了。

  我沒有回頭看車,打著手電筒一個勁兒的走著,心裡滿是妻子和王猛在車裡
迫不及待親熱的畫面。我甩了甩頭,不,這只是我的妄想而已,肯定是平時網上
淫妻小說看多了的緣故,現實可不是這樣運作的。

  心裡有事,走路也心不在焉的,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回過神來,我才意
識到:第一,我沒有問王猛小鎮究竟在什麼方向;第二,我他媽的又迷路了。

  我從小方向感不好,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我老媽也挺納悶我腦袋那麼靈光
一小孩,怎麼就天天迷路。後來我學會了用太陽的方位來定位方向,如果有手錶
的話我還能更精確地定位,誤差還不超過5°。不過眼下這個無聊技能卻排不上
用場,頭頂的太陽已經完全讓濃霧遮蓋了。

  沒法了,只能往回走了,先問問王猛小鎮在那個方向,嗯,再順便看看兩個
傢夥趁我不在的時候幹了些什麼。

  從一開始,我好像就沒走出多遠,儘管感覺上我走了很久,但是事實是,我
沒走幾步,就看見自己的車子正遠遠地停著。

  我松了口氣,還好,沒再迷路。正準備迎上去,卻發現車子,好像在一晃一
晃的?

  心頓時涼了半截,操,狗日的,這倆在車震?

  不知出於什麼心理,我小心翼翼地摸了過去,車子副駕駛位的地方沒人,車
窗剛剛打開了所以我能在外面看得一清二楚。座位被放平了,妻子正岔開兩腿趴
著,白色的裙子向上翻起,內褲還穿的好好的,還好,我松了口氣。繼續往裡偷
看,只見妻子的腦袋埋在王猛的兩腿間抬起又放下,他的褲子脫了丟在一邊,歪
著腦袋閉著眼睛享受著。

  我說不出心裡什麼感覺,既松了口氣,好歹兩人沒真幹上;又有些興奮,可
能平時心底就潛藏著一股淫妻的變態欲望吧,我的陰莖早已堅硬如鐵了。

  「怎麼樣,我的雞巴可比老張的大多了吧?」王猛笑嘻嘻的說著,一邊扶起
了妻子的腦袋。

  妻子抬起頭,我能看到她的嘴角還往下淌著口水,我也看到了王猛的肉棒,
好傢夥,大概有我的一倍粗,紫黑色的龜頭一跳一跳的。

  妻子沒搭話,大概是這麼露骨的話也說不出來,畢竟我的印象中,妻子是一
個很賢淑端莊的女子。

  王猛又把妻子的腦袋按了下去,於是他的碩大陰莖繼續在我可愛妻子的嘴裡
抽插著。

  我竟然只是傻傻的看著,沒有上前阻止,或許這就是妻子想要的吧,我有些
猶豫。畢竟結婚已經那麼多年了,我對於妻子的貞操也不那麼在意,只要她能享
受就好。而且就算我上去阻止了又能怎麼樣呢?剛剛給另一個男人口交過的妻子
又該如何面對我呢?或許羞怒之下的妻子會提出離婚吧,可我仍然愛著她啊。

  於是我打定主意,只要王猛不做什麼過分的事,我就乾脆在邊上看著好了。
不得不說,在協力廠商的視角下,妻子的身姿很是誘人,柔軟的腰肢向下壓著,
臀部高高撅著,白色的裙沿隨著動作的起伏而晃動著,露出若隱若現的私密地帶
……這樣想著,我不由得掏出自己的陰莖開始套弄起來。

  陰莖滾燙,握在手裡一跳一跳的,大概平時和妻子做愛的時候也沒有這麼堅
挺吧?我還真是變態啊。

  王猛開始原本掌控著妻子腦袋的雙手放開了,開始向妻子的身上探索。妻子
今天穿的是連衣裙,上身很薄,他的手輕易地摸進了妻子的胸部開始揉動起來,
我似乎聽見了妻子嬌媚的呻吟,那聲音差點讓我射了。

  我忍了下來,不行還沒到時候,至少要等到王猛射了——我突然產生了一種
和他較勁的想法,待會兒他大概會在妻子體內內射吧,至少要等到他射了我才射。
不過妻子會讓他內射嗎,至少要戴套吧,套子在妻子的手提包裡倒是有些,然而
在這種時候妻子還能冷靜地替他戴上套嗎?算了,到時候吃避孕藥吧。

  我正期待著事情接下來的發展,沒想到妻子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吐出了嘴
裡的陰莖,抬起了頭,露出了迷茫的神色。王猛的動作卻是沒停,雙手順著胸部
滑到腰肢,兩條粗壯的大腿夾住了妻子半跪著的下半身,用力收著把妻子的身體
帶了過去,結果妻子整個人就軟到在王猛身上。他的手撩起了裙擺,內褲一下子
就被扒了下去。妻子的腿微微顫抖著,我知道這是妻子動情了,恐怕她的私處已
經氾濫了吧?

  終於要開始了,王猛挺動著陰莖,長長的肉棒先是伸進了妻子的夾著的大腿
內側。他並沒有急著往上,而是就這樣挺動著腰抽插著,然後慢慢地盤旋向上,
龜頭終於觸及了濕漉漉的入口。我做著深呼吸,不行了,我要射了。我正強忍著,
妻子的動作卻讓我一愣。

  
  「老婆,你剛剛說什麼?」

  「紀念日旅行啊,難道你忘了嗎,我們的結婚五周年紀念日?」老婆瞪著眼
睛,就算瞪著眼睛,還是那麼可愛,想親她。

  「原來是這樣……」異樣的感覺總算有瞭解釋,我看向後座,王猛,癱在後
座上,喘著氣,狠狠地瞪著我。

  「老婆,那他是誰?」

  「老王,王猛啊。」老婆有些吃驚,「老公,你發燒了吧,都讓你別開夜車
了。」老婆有些擔心。

  「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怎麼會讓其他人跟我們一起?王猛,看上去像是熟人,
我卻沒有任何關於他的記憶。老婆,我們和他是什麼時候認識的?」我脊背有些
發寒,不由得握住了妻子的手,卻注意到她的臉上明顯帶有高潮餘韻的潮紅,連
衣裙有些淩亂,內褲落在腳邊,陰部和黑色絲襪上滿是黏乎乎的液體——那無疑
是精液,王猛的精液,我忽然感到一陣便意。

  「老王啊,鄰居——不,我們住的小別墅哪來的鄰居。」卻看到我的視線,
才注意到自己衣冠不整的身上居然滿是精液,「討厭,老公你趁我睡覺的時候都
幹了什麼?」老婆羞紅了臉,小拳頭使勁地錘著我的胸口,卻一點兒也不疼。

  王猛的臉扭曲了,發出了夜梟般淒厲的叫聲,接著身體瓦解了,我和妻子兩
人目瞪口呆地看著王猛變成了一具泥像。記憶這時候忽然恢復,這尊泥像似乎是
昨夜妻子從荒村口撿來非要帶回家的……我這才記起昨夜和妻子的纏綿,那時候
我們的性欲莫名其妙的高漲,結果就讓她趴在這尊泥像上面幹了起來,現在想想
那個時候的場面有點像是3P。完事之後妻子玩笑似的說要帶上這個「二老公」
回家,這才把他放在後座上,沒想到居然卻成了精?

  老婆似乎也明白了什麼,先是眼神複雜地看著我,然後出神地望向窗外,那
陣濃霧已經消散,我們的車就隔著一片荒草停在馬路邊上。

  我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括約肌,一股股的液體溪流般流了出來浸濕了我的內
褲,發出了一陣令人尷尬的輕響。妻子看著我,撲哧一聲笑了。

  「老公啊,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那兩次我就在車邊上看著,你卻看不
見我,就和王猛兩個人搞來搞去的,先是用我的身體伺候他,沒想到下半場就用
自己的身體上了……老公,你不怪我吧,一開始我也沒想給他口交的,就是情不
自禁,後來也想把身體交給他。結果我想到了你——那個時候你的樣子好蠢啊,
像個傻瓜,我真的特別生氣,我都要被他強暴了你還在邊上擼。我一瞬間就想讓
他插進去了,結果你哭的像個傻瓜——哈哈,還好。」妻子一個勁地說著,我倆
的眼淚都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我沉默著,只是握著她的手,她沒鬆開,反握著我
的手。

  「把褲子脫掉吧,多髒啊,裡面都是他的東西。」妻子說著,臉一紅,氣惱
地看著我,手指伸進了自己的陰部往外扣著,「你倒好,用我的身體,像個蕩婦
一樣,我看著都臉紅,簡直想拿塊豆腐撞死了——不過你的姿勢很美,嗯,我用
著你的身體自慰了,這下我們就彼此彼此了。」妻子笑著,控制不住地說著,一
邊幫我褪下內褲。

  「哇——」妻子忽然掩著口,驚訝萬分同時眼神迷離,我順著她的視線看去,
卻發覺自己的陰莖粗了好幾圈,原先的小豆芽現在快趕上王猛的了。我倆驚訝回
頭看向死氣沉沉的泥像,心中多了幾分感激。這是我才注意到不僅僅我一個人收
到了饋贈,妻子同樣變化頗大,臉上被歲月增添的皺紋全都消失不見,腹部的贅
肉統統消失,身材變得更加誘人。我小腹忽然一股欲火升騰起來,不禁抱住了她,
「老婆……」

  妻子咯咯地笑著,用手沾了私處的液體,指給我看:「傻瓜,想什麼呢,我
下麵全是他的東西……」

  我一口含住了她的手指,她驚呼一聲,我笑了:「這不是精液,是桂花味的
山泉……」


【完】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2)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seal - 71.84.244.141
1 F:2018-02-09T00:27:55

thankyou

(觀光客) qaaa - 27.242.158.17
2 F:2018-02-09T09:32:22

efe

[0.27]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