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1)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191

Ethan
本文:2018-02-08T17:00:59

第191章、千葉薰入學!


陸朝歌去了一趟燕京,回來之後就去了朱雀校長張紹鋒的辦公室。


“真的要走了?”張紹鋒看著坐在對面的陸朝歌,聲音無比感慨地問道。


“真的要走了。”陸朝歌回道。


“可惜啊。”張紹鋒說道。“你有想法,有能力。載譽歸來,滿身傲氣。可是,你終究還是不太瞭解我們華夏國的國情----有些事情,你知道是對的,我也知道是對的。但是,並不代表這件事情就一定可以做下去。”


“所有人都覺得對的事情,不一定能夠執行下去。所有人都覺得好的事情,這個事情才會有戲。這一個‘對’字,一個‘好’字。乍一看去,還真沒什麼區別。但是,細想下去,才發現裡面的學問深著呢。”


“你有理想,有野心,所以選擇去做對的事情。我是校長,我年紀大了,理想滅了,還要顧全一個大局,我選擇了做好的事情。所以,你在朱雀工作的這段時間裡,我沒有給你太多的支持。甚至還會時不時地澆你一盆冷水,想讓你清醒清醒,讓你認清楚這裡是誰的地盤----你看,我們這些老頭子,總是擺脫不了占山為王的土地主意識。”


“張校長言重了。”陸朝歌出聲撫慰。“張校長是良師益友,我受益非淺。”


“說實話,聽說你把朱雀收了,我都已經做好了退休養老的準備。就在你剛才走進我辦公室的時候,我還在想著----小陸這是和我攤牌來了。我都已經做好了要走的準備,卻沒想到,要走的人是你----你這是要去哪裡?”張紹鋒無奈苦笑。


“我喜歡學生,也喜歡教育。”陸朝歌說道:“我想改變的東西太多,我一個人能力有限,所以我希望我的學生以後能夠和我站在同一條戰線上面。但是,現在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以後就要麻煩張校長了。”


張紹鋒擺手,說道:“說什麼麻煩?這是我的工作。我就是想問一聲,陸校長對朱雀有什麼想法?你希望朱雀的未來發展方向要走哪一條道路?”


“這一點,方炎老師會和張校長談的。”陸朝歌說道。“方炎老師仍然擔任九班班主任,他也同時代表我擔任本校校董這一職位。”


“哦。”張紹鋒點了點頭。心想,傳言沒錯,這兩個人果然有一腿。方炎這小子還真是善於經營,這來朱雀還不到半年時間呢,就已經成了朱雀背後的實際掌控者。


不過,秦家那姑娘又是什麼態度?小小年紀,就給人莫大的壓力,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啊。


“方炎老師雖然年輕----性格也有些張揚,但是,他對教育的瞭解,對學生的愛護都堪稱教師楷模。我想,如果有張校長的支持和保護的話,他一定能夠做出非凡的成績。我們朱雀,因為有了方炎,因為有了方炎這樣的優秀教師群體,永遠不墜名校威名。”陸朝歌說道。


“我明白。”張紹鋒豪爽地答應了。拿人錢財,替人辦事。既然陸朝歌這大老闆要自己配合她的小情郎方炎推動教學改革,那自己就跟著吆喝幾嗓子吧。反正真正做事的人還是方炎本人。


再說,張紹鋒對方炎也有了一定的瞭解。雖然他和章瑜老師的那個打賭有些兒戲,但是,他已經用實際成績向整個朱雀證明,他方炎是朱雀當之無愧的名教師。


“方炎老師是一個很年輕很優秀的老師,我樂於為這樣的年輕人保駕護航。我相信,我們的配合一定會非常的愉快。”張紹鋒說道。


“辛苦張校長了。”陸朝歌說道。


“哈哈,這有什麼好辛苦的?真正辛苦的還是方炎這些真正在一線幹實事的年輕老師。”


陸朝歌起身告辭,臨出門的時候,終究還是忍不住出聲提醒,說道:“如果方炎老師當真做了什麼讓張校長難以接受的事情,你可以打電話給我----因為我知道,他不是一個很好說服的傢夥。”


“一定。一定。”張紹鋒起身相送。心想,陸朝歌對她那個小男朋友真是發自內心的關心照顧。


這就是真愛啊。


--------


--------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回還。荊軻明知必死,為什麼還要去刺殺秦王?”方炎站在講臺上面,笑著發問。


“因為荊軻是個大俠。他不想秦國攻破燕國。”


“因為他要報答太子丹的恩情,古時候的人最講情義兩字-----”


“太子丹千金買馬骨,他告訴天下人他對荊軻以國士相待。如果荊軻不去的話,那就會被全天下的人恥笑。所有人都逼迫他去,他不去不行-----”


-------


學生們各有想法,回答問題積極踴躍。


熱鬧。爭執。思考。


這是方炎所教班級學生上課時的特點。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不會有冷場的時候。只要是他的語文課堂,所有學生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瞭解感悟課文裡面的風土人情以及事件背後所發生的故事。


方炎很少去打斷他們的思路,他喜歡看著他們在爭吵的過程中越來越深入地瞭解原文的深層含義。


其實,做一個優秀的老師真的不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


方炎還沒來得及對學生們的觀點進行評價,教導主任李明強就已經站在了方炎的教室門口。


方炎任由學生們繼續辯論,走到教室外面,看著李明強問道:“李主任,你找我?”


“哈哈,方老師,忙著呢?老遠的就聽到教室裡面學生的發言聲音。要我說,方老師的課堂是整個朱雀最熱鬧的課堂---”李明強不無討好地說道。


自從改換門庭投到陸朝歌的門下,他就和方炎成了同一條船上的螞蚱。


這是李明強剛開始時的真實想法。


他之前是校董鄭天成的人,日子過的瀟灑滋潤。後來自己的兒子不懂事,竟然和鄭校董的兒子翻臉,更要命的是,李陽還把自己掌握的鄭國棟犯罪證據交給了方炎-----


李明強知道自己即將大難臨頭,情急之下跑來抱了陸朝歌這條大腿。那個時候也只是抱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態度,想著能避一時是一時。


沒想到事情的發展一百八十度大轉彎,鄭天成校董沒有對他打擊報復,幾乎完全把他當成了一個透明人。而他在學校的位置也仍然穩如泰山。


最讓他驚訝和興奮的是,他新抱的大腿竟然從前大腿手裡買下了朱雀的股份,他又成了保皇嫡系----他覺得自己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多很多好事,不是黑貓警長就是奧特曼。不然上天怎麼就對他如此的眷顧啊?


有了這樣的想法,他對陸朝歌越發的尊重。因為陸朝歌太冰冷,總是給人距人千里之外的感覺,所以他就把拉攏目標對準了陸朝歌的同居物件方炎----是的,他可是親眼看到方炎和陸朝歌同居一室的。


至於同時居住在那個小院的方英雄和方好漢則被他自動忽略掉了。


“要不是知道這是實情,我還真以為李主任是在誇我呢。”方炎笑這說道。


李明強大笑,好像聽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話似的。他指著方炎說道:“你啊你啊,你這張嘴還真是從不饒人----是這樣的,我剛才從校長哪兒經過,校長讓我給你送一個學生。”


說話的時候,他轉身對著身後的小姑娘招了招手,說道:“這個學生方老師應該不會陌生吧?”


“千葉薰?”方炎一臉詫異地看著站在李明強身後的漂亮女孩子,說道:“她怎麼回來了?”


“我們學校和東洋武仁高級中學每年都有交換生計畫----原本七月份的時候已經互派了學生,但是武仁高級中學方面提出再次輸送一名優秀學生來我們朱雀學習。哈哈,這是我們朱雀的驕傲啊。”李明強一臉得意地說道。“千葉薰是武仁最優秀的學生之一,而且上次代表武仁學校來我們朱雀考察,我記得上次的考察團就是你們九班負責接待的。方老師應該對千葉薰同學有一定的印象吧?”


“印象深刻。”方炎說道。


“是嗎?那就太好了。”李明強看向方炎的眼神就有些怪異。“按照之前兩校的約定,千葉薰同學原本應該去一班學習,但是,她主動提出要到方老師所在的九班來學習。”


“由此可見,在上次的接待過程當中,方炎老師就已經以淵博的知識和英俊的外表將千葉薰同學吸引和征服。所以她才不遠千里來朱雀向方炎老師學習取經----華夏老師和東洋女學生,這簡直是一段佳話啊。”


“-------”方炎滿頭的黑線。什麼華夏老師和東洋女學生,聽起來怎麼就那麼像是一些熱血刺激還要在重點部位打馬賽克的小電影呢?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108 - 123.205.17.89
1 F:2018-02-08T17:51:23

記憶

[0.25]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