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3)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二五二

ach9140
本文:2018-02-07T22:19:47


他們來到集市,周圍走動的都是零散的遠行者們,

有一些大概是草原部落的人,離這里比較近,

帶著東西擺固定攤位,與他們的族人聚在一起,

人多了便不怕被誰欺負。

莽部落和未八部落那邊的集市,至少還有這兩個部落鎮著,

其他人不敢怎么打鬧,總鬧事的話就是不給這兩個部落面子,

是會被兩個部落記一筆的。

可這里不同,經常有大型的團體火拼,

邵玄他們過去的時候,一場火拼剛結束,兩支遠行隊伍交手,

各有死傷。戰過地上還有不少血跡,一些人在清理尸首,

而其他人則見怪不怪,踩在滿是血肉的地面上依舊面不改色。

這是一個以實力說話的地方,用的是最原始的競爭規則。

沒實力,就算被宰了也不會有人多看你一眼。

好的是,相比起莽部落和未八部落那里的集市,

這邊因為還未真正進入中部,來往的人中,

中部的遠行者比較少,再加上靠近草原,

大多數人都是草原部落的戰士,

也有一些附近的部落人來這里交易。

這里擺攤的人,有的將牛羊等牲畜拉出來等著交易,

也有像濮部落那樣的,從別的地方換了東西再拿到這里賣。

集市上擺放的東西多以牲畜、食物以及工具武器類為主,

也有藥草,總的來說,種類遠比不上莽、未八兩部落那邊,

但也還算熱鬧,畢竟是這一帶唯一的一處交易聚集地了。

高壯的戰士們大聲交談著,有一些說著說著,

交易不成直接動動刀子打殺起來,這樣的事情隨時可見。

邵玄找人簡單打聽了一下,沒聽說有游人團體過來,

這讓麥有些失望。看來。找人也不是這么簡單的事情。

昆圖不放棄,就算在集市,他也是走一段就吹次哨,

希望集市上有能聽懂哨音的人,不然,這么大的地方。

如何才能找到其他游人?又或許,

其他人沒有他們這支隊伍幸運,

遇不到炎角部落派來的戰士而深陷困境?

琢磨著事情,昆圖心不在焉地跟在麥的身后走著。

他們沿著集市走了一圈都沒有收獲,打算離開,

經過離集市最近的那座山時,卻聽到了哨音。

與昆圖的哨子吹出來的音一樣。

“是他們!”昆圖眼睛一亮,往周圍看了看,

一時間還難以確定方位。

麥等人的耳力好一些。第一時間就鎖定了位置。

“在那邊!走,過去!”終于有了線索,麥很高興,

但同時也擔憂,因為那座山,

是來往的遠行者們歇息的地方,不僅人多,勢力紛雜。

還都是圖騰戰士。對于游人而言,

那里真不是個什么好地方。

這樣的山邵玄也遇到過。在莽、未八部落那邊的集市,

他跟著濮部落的遠行隊伍住過類似的山洞,

也親眼見到過山洞的爭搶方式,沒有先后之說,

完全是憑實力搶占,也正因為如此。他才奇怪,

為什么昆圖所說的游人會到那邊去。

哨音響了兩聲,就停了,昆圖再吹,卻不見回應。

“為什么他們不吹了?”郎嘎疑惑。

“可能真的出事了。”邵玄說道。

作為歇息地的那座山。像是被挖空過一般,

山底周圍也開了好幾個進出口,其中最主要的那個進出口,

直接將這座已經被挖成環形的山分割,所以,

若是從上方往下看,這座供遠行者們歇息的山,

就像是一個將近三百度的弧形。

山內的不少動都是人工挖出來的,到處都是孔洞。

在邵玄他們往山那邊趕過去的時候,

供遠行者歇息的這座圓弧山上一處,十個游人站在那里,

其中好幾個身上都有傷,也顧不上擦掉血跡。

而在他們面前,一支遠行隊伍將他們包圍在其中。

周圍的其他人都像是看戲一般看著那邊,

沒有誰會在這種情況下插手,

這樣的事情反倒給他們增添了樂趣,

一個個都在自己隊伍所在的洞口,看著那邊的事情發生。

十個人中,領頭的那個游人叫弛易,

他手里緊攥著一個木哨,剛才吹響哨的并不是他,

而是他身邊的一個年輕人,只是對方還沒吹兩聲,

弛易就將木哨奪過來了。他自然知道附近有自己的同伴,

但是,他不能讓對方過來,大家都是游人,而這里,

就像一張滿是尖牙的大口,

那些圖騰戰士們就是大口里面一顆顆能釘死人的尖牙,

游人進來的話,不死也得脫層皮。他們十個也就算了,

若是其他人再來,來多少死多少。

在弛易他們面前,那支遠行隊伍的人戲謔地看著他們,

像是戲耍籠中的獵物一般,

“怎么不繼續吹了?你們同伴來了吧?繼續吹,

把他們叫過來,我看看你們同伴都長什么樣。”

對面遠行隊伍的一個人說道。

“就是,繼續吹啊,有多少來我們接多少。”

“有沒有女人?”邊上的人附和。

聽著周圍那些人的話,弛易幾人的面色更加不好了,

但是現在,他們也無法逃脫開來。

弛易看向不遠處另一個洞里的人,那邊,有不少他都認識,

卻沒有一個站出來幫他們。

在大家都看著弛易那邊的時候,更靠上的一個山洞里,

一個圖騰戰士抱著裝滿水的陶罐進洞,一邊往里走,

一邊還跟洞里的其他同伴說著:“現在的游人膽子真大,

才十個竟然就敢到這里來。”他剛才去取水了,

上山的時候正好看到那邊的一幕。

“游人?游人們怎么會到這樣的地方來?

就算進一百個也是百搭。”洞里有人問。

“誰知道呢。”抱著陶罐的人不在意地道,

“你想知道你可以出去看,還沒開打。”

“有什么好看的,若是兩支遠行者隊伍交戰,

我還有點興趣,游人?嘖。”那人撇撇嘴,

靠著洞壁看向從洞內深處走出來的人,“古拉,

你說,山刀到底遇到了什么?莫非真碰到其他山鷹了?”

從洞內走出來的人并未回答,只是嘆了嘆氣。

在洞內,一只滿身傷的鷹呆在那里休息,

它身上有很多抓咬的傷,身上禿毛的地方也不少,

羽毛被強行拔過,很多處還在流血,上藥之后才好點。

相比起喳喳,這只名叫“山刀”的跟喳喳差不多大的鷹,

傷得要重多了。

古拉拿出水壺灌了幾口水,

回想起今天早上見到山刀回來時的情形。

原以為在這一帶山刀不會遇到空中的強敵,

以山刀的體型和實力,不掠殺其他飛鳥就不錯了,

遇到勁敵的幾率太小,他們也沒多擔心,卻不想,

等看到它回來的時候,一個個都傻眼了。

當時山刀羽毛上沾著血,身上的羽毛有些倒逆著,

飛行也不穩,飛回來就一頭栽在地上,還不甘心地大叫。

喂了點藥之后才安靜下來,現在正在睡,

不然若是醒著大概會掙扎著繼續飛出去找戰。

到底遇到什么了,能傷成這樣?古拉不知道。

洞內休息的人,有兩個十來歲的年輕人嫌無聊,

還是走到洞外,去看看那邊的事情進展。

“原來是地山部落的人,他們也就能欺負一些弱者。”

其中一個看清那邊的遠行隊伍之后,鄙視道。

弛易那邊,他正想著如何應對當下的局面時,

再次聽到了山外傳來的哨音,似乎生怕他聽不見似的,

吹哨的人狠命地吹,而且,聲音越來越近。

弛易急了,過來干什么?送死嗎?!

地山部落那邊的人露出興味的笑,看向面色灰敗的弛翎,

領頭那人說道:“看來,你的同伴們找過來了。還是那句,

要么你們自己把人帶過來,要么,你和你的同伴,

都留在這里!”

弛翎面上因為過度憤怒和焦急,肌肉抽動著,

扭頭看向這座山的開口處。心道:千萬別進來,千萬別!

不只是弛翎,其他人也好奇的看向下方山的開口,

哨音就是那邊傳來的。不少人心想:現在的游人膽肥啊,

明知道這邊是圖騰戰士的地盤,進來就容易被弄死,

還往這里跑。傻子吧?

上方,兩個年輕的戰士趴在洞前的走道,

伸長脖子往下看。這位膽肥的人到底長啥樣呢?

很快,大家便見到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黝黑漢子跑進來,

嘴里還叼著一個木哨。再看看他旁邊……咦?

這下子,山內的人疑惑了。

和吹哨的人一同進來的那二十多個人,不像是游人哪!

麥眼睛往周圍一掃,便停留在弛翎的地方,

不等昆圖去找上山的路,他快走幾步,

抓住昆圖身上的獸皮衣,雙腿彎曲彈起,將身體送往高處。

對于炎角部落的人,爬山是常事,熟練得很,

再陡峭的山他們也爬過,每次狩獵都爬,所以,

對他們而言,這個遠行者們休息的山內,

往上爬壓根不用走道就能輕松達到目的地。

就像猿猴爬樹似的,那二十多個人一眨眼就躥上山,

站在弛翎和地山部落所在的地方。

“果然是圖騰戰士!”

“除了圖騰戰士,游人不可能如此輕松地上山,

簡直跟爬樹一樣簡單。”

“但是,為何那些圖騰戰士跟游人混在一起?

莫非是那個游人搬來的救援?”

山內的人議論著。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3)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毛 - 42.73.76.221
1 F:2018-02-07T22:20:57

Good

(觀光客) Rex - 39.9.94.48
2 F:2018-02-07T22:30:13

GE

(觀光客) pptu - 219.71.213.107
3 F:2018-02-07T22:34:58

Good

[0.59]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