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0)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二四九章

ach9140
本文:2018-02-06T07:33:55


依照游人們的描述,巡邏的隊伍立刻回身去通知其他人,

盡全力尋找,可能瓜邇他們就遇到了那種蟲子。

受傷不嚴重的游人們,也幫忙在邊界處找了起來,

他們不能進部落里面去,但是在邊界周圍活動還是可以的,

也能幫一幫老曷。

自從他們身上顯現出淡淡的圖騰紋之后,

身體就漸漸強壯起來,尤其是前陣子,那天晚上,

感覺格外暢快,

讓他們甚至有種自己就是真正的圖騰戰士的錯覺。

也正因為身體變強壯了,他們才能一路走到這里,

活下來這么多人。山脈那邊的混戰中,

有人想朝他們下殺手,都被他們合力解決了,

雖然不可避免地受了傷,也折了人。

在豐部落因為游人們帶來的消息而驚慌時,

去找丟羊線索的三人,也如大家所料,他們遇到了麻煩。

三個小孩急急喘著氣,死命跑著。

“快點!快,它快追上我們了!”瓜邇吼道。

他們現在非常后悔,那時候為什么沒直接去通知其他人。

他們離開放羊的地方沒多久,

就被地面上的一些羊毛吸引了過去,又走了會兒,

沒遇到巡邏隊的人,卻發現身后有什么東西在靠近,

地面上隆起的土塊,快速朝他們逼近。

三人跑啊跑,越跑離居住區越遠,一開始他們還邊跑邊叫,

希望周圍有誰能聽到他們的喊聲,也想著,

要是能遇到巡邏隊的人就好了,可是,直到現在,

一個豐部落的人都沒見到。等他們回過神的時候,

發現周圍已經空曠了,雖然還在豐部落的地盤。

但已經靠近邊界,這邊很少有人過來。

身后的追逐者,似乎刻意避開了巡邏隊活動的地方。

一直將三人趕到這里。

三人已經沒有多少力氣再叫了,只顧著跑動。

想到之前自己還說什么。“若是找到偷牲畜的,

就砍了它”,可現在,瓜邇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朝那邊跑,別跑出部落!”瓜邇帶著兩人轉向,

可是很快,他們發現,自己還是想的太簡單了。

又一條褐紅色的蟲子從地里鉆出來。堵在他們前面。

那條蟲子比他們三個加起來還要寬,

從土中沖出來的立起的部分,比三匹馬首尾相連來還要長。

小而尖的頭部還有兩根螯牙一張一合,

最前面的兩條腿像是兩把長而軟的鐮刀,

靈活地甩動著,能讓人感受到那上面傳來的死亡的氣息。

“啊!”朵雅尖叫著,聲音都叫得有些啞,

大喊著希望周圍有巡邏隊的人過來救他們。可是,

看看部落的方向,并沒有人出現。

邊界那邊。有一座座矮山,那就是界限,

過了那些矮山。就算出了豐部落的地盤。

他們長這么大,從沒離開過部落的范圍,

大人們從小就告誡他們,只有部落里,

才是安全的,出了部落,會被其他部落的人迫害。

但是現在,他們沒有選擇。

瓜邇咬牙,腳步急轉。朝著遠離部落的方向大喊道:“跑!”

朵雅和阿奈緊跟在后面。

瓜邇跑的時候,想著小時候父母教過他的話。

若是帶著一只羊,遇到了野獸。打不過而被野獸追趕,

就將那只羊放棄,扔給那只野獸,野獸有了羊,

就暫時不會追殺你了,便有了機會逃脫。

此刻,有兩條蟲子在他們后面追著,他們有三個人,

朵雅和他一樣是豐部落的人,只有阿奈,是個游人。

游人,在很多人的思維里,

就是遇到危險后被放棄的那只羊”。

但是,瓜邇記得,兩年前那個給自己刻木雕的人說過,

說出來的承諾,不能收回。瓜邇自己曾經保證過,

要幫忙照應阿奈。

若是還有第二個游人,

瓜邇毫不猶豫會將他踹向身后的追擊者,但是,承諾過,

這只“羊”他便不能放棄。先祖在草原上空看著呢,

豐部落的人,不能背棄承諾。

他就快覺醒圖騰之力了,昨天,他還跟他阿爹說,

將來會成為豐部落最勇猛的戰士,成為草原上有名的戰士,

但是,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

瓜邇握緊了手里的骨刀,奔跑的腳步放緩,

抽刀轉身看向后面和側面的那兩條紅褐色的蟲子。

“你們快跑,我頂著!”

“頂著”兩個字還沒說完,瓜邇的眼睛里,

反射著快速撲過來的蟲影。

張開的兩顆螯牙,像是夾子一般,能直接將人夾住。

瓜邇甚至能聞到撲過來的這條蟲子嘴里發出的血性的氣味,

還看到了,這條蟲子螯牙上的那幾根羊毛。

這就是偷吃他家牛羊的賊!

“啊”

瓜邇大叫出聲,閉眼揮刀。

噗嗤!

被刺穿的聲響響起。再此之前,

瓜邇似乎還聽到了像是箭支劃破空氣的尖嘯。

瓜邇拿著刀的手還在抖著,腿有些軟,

喉嚨里依然發出“啊”的叫聲,但是,

在感受到自己并沒有劈到什么時,瓜邇才停住吼叫,

將眼睛睜開一條縫。

下一刻,他震驚地看到,撲過來的那條紅褐色的蟲子,

靠近頭部的地方,被一根長矛貫穿。

蟲子還在動著,但是,又是兩根長矛飛射而來,

呈豎條排列,將因為疼痛而立起身的蟲子穿透,

強大的沖擊力將蟲身帶著往后倒,

蟲子體表的一些極細的鱗片隨著褐色的血液飛濺出來,

濺在周圍的地面上,有一些也濺在瓜邇身上。

身旁像是有一陣風吹過,瓜邇的余光只瞥見一道灰色的影子。

然后,側面追來的那條更大一些的蟲子,被強硬拖開。

是的,拖開。

一匹比部落里最高大的戰士還要高的狼,

躲過蟲子甩出的那兩根軟“鐮刀”,咬住了蟲身一處,

以蠻力將它從土里完全拖出來,將蟲子拖離一段距離,

然后用爪子踩在蟲身上,直接將整條蟲子給撕斷。

就像故事里那些無所不能的頭狼。

蟲身上噴出的褐色液體,流了一地,

發出如腐爛的樹葉般的氣味。剛才還在追殺他們的蟲子,

一個被射穿,做著垂死掙扎,另一條,被暴力扯斷,

死的不能再死。

身后有腳步聲傳來,還有人聲。

瓜邇將視線艱難地從狼身上移開,看向身后,

阿奈和朵雅都沒有跑,在他停下之后,

他們兩人也停在兩步遠處。

更遠的地方,一隊人從矮山上,朝著這邊跑過來。

瓜邇只認識一個,當年給他刻木雕的邵玄。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0.28]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