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1)
通報違規

 終極教師184

Ethan
本文:2018-02-05T06:44:35

第184章、講義氣的女人!


“我同意。”陸朝歌說道。果斷決絕,毫不猶豫。


柳樹微愣,然後大笑,對著陸朝歌豎起大拇指,說道:“看來我的評價一點也沒錯,論起心機智慧,你可在花城稱冠。那些什麼紅狐狸毒蜘蛛還有文狀元,沒有人能夠比得過你。”


“我只是無路可走而已。”陸朝歌說道。“我看清楚了眼前的事實,也接受這個事實。”


“好一個看清和接受。”柳樹說道:“有太多人看清了不接受,更多的人看不清也不接受----那麼,我們的交易就這麼談妥當了?”


“是的。”陸朝歌說道。“我同意將我父親的技術有償轉讓給你。”


“有償轉讓?”柳樹眼神微凜,說道:“說說,你的條件是什麼?”


“你應該清楚,我父親是以技術入股,所以才能夠得到龍圖集團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如果我把技術轉讓給你----我就會失去龍圖集團的股份和一切。我會被龍圖集團,被江龍潭父子掃地出門。我想,你們柳家也希望能夠在龍圖安插一顆釘子吧?劉井死了,你們需要新人來拖住龍圖騰飛的步伐。至少,有一個人通報資訊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不錯。我確實需要這麼一個人。”柳樹點頭。“只要有眼光的人都清楚,能源是未來的核心戰略和發展方向,柳家很早以前就進入了能源領域,那個時候,龍圖集團還沒有誕生----甚至你的父母和江龍潭還沒有相識---”


“可惜,有些事情人力難為,全在天意。”柳樹無比遺憾地說道:“我們的能源公司多年努力,還不及你父親的一個創意。龍圖集團後來者居上,搶走了我們的風頭,更搶走了我們的訂單,當然,還有那難以估值的未來----”


“不過,我們一點也不著急。也一直在等待機會。你父親和江龍潭理念不合,產生矛盾,江龍潭想要將你父親架空,於是就去密會劉井,想要把劉井挖過去和你父親抗衡,甚至希望劉井能夠按照自己的理念去改進魔方技術----”


“哈哈哈,江龍潭和你死去的父親一定不知道,劉井是我們柳家的人。可惜,劉井這個廢物進入龍圖集團幾十年竟然沒有一點成果,不然的話----我們用得著耗費這麼多的時間和精力?時間就是金錢,誰也耽擱不起。”


陸朝歌眼神冷洌地盯著柳樹,說道:“你說這些---是在拒絕我的提議嗎?”


“不錯。”柳樹說道。“我們給了劉井幾十年的時間,他給了我們什麼回報?一無所有。現在,我們已經徹底的失去了耐心。我不相信----陸朝歌,我不相信恨不得生吃我肉渴飲我血的兩個瘋女人會盡心盡力地幫助我。我一點點都不相信。暴力手段看起來不太文明,可是,有時候還是很管用的,不是嗎?”


柳樹指著坐在椅子上正汩汩流血的汪梨,說道:“你給我技術,我給你小姨。這就是我們的轉讓條件。”


“我不同意。”陸朝歌說道。


“你應該知道,我不是一個慷慨的男人。”柳樹無所謂的聳聳肩膀。“你沒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本。”


“我要你們對魔方技術或者龍圖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進行估值,然後把屬於我的還給我----”陸朝歌說道。“你們要魔方技術也行,要龍圖集團股份也可以----我都可以出售給你們。但是,我要錢。要和技術股份同等價值的錢。”


“小姨的身體需要大量的昂貴藥物維持,我和她的生命安全也需要得到保障。拿到錢,我就會帶小姨離開-----不然的話,我給了你技術或者股份,我們仍然難以活命。這樣的交換有什麼意義?”陸朝歌眼神冰冷地盯著柳樹,一幅豁出一切包括生命的姿態,說道:“我和小姨----我們多活一天有什麼意義?”


柳樹皺眉。


站在他的立場上思考,陸朝歌的擔心確實是必要的。如果她用技術或者股權換回了小姨,沒有了任何保障和依賴的兩人就連活命都是一個奢侈的願望。


那個時候,是走在馬路上被車撞死或者房子起火把人給燒死---那就完全看他們的心情了。


柳樹猶豫片刻,說道:“好吧。我給你一個價格。一個我可以接受,我也希望你務必接受的價格-----因為,在這個價格上面,還要加上你和汪女士的這兩條命。你認為呢?”


柳樹伸出兩根手指頭,說道:“這個價格,足夠了吧?”


“我不同意。”陸朝歌說道。


“陸朝歌-----”柳樹臉色陰沉,冷笑著說道:“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我希望你最好謹慎選擇----”


“還需要怎麼謹慎呢?”陸朝歌說道。“我的命和小姨的命都在這裡了。你拿我們的生命做威脅,我拿我和她的生命來談條件-----對我們彼此都公平。”


柳樹眼神閃爍,說道:“你的價格我不可能答應。”


“那就給我一個真正能夠讓我接受的價格。”陸朝歌說道。


“看來我們今天沒辦法達成共識。”


“我可以等。”


“她呢?”柳樹笑著說道。他一臉笑意地看著汪梨,說道:“雖然我們家的屠夫殺豬的手段很高明,至少可以讓她流血五個小時而不死----但是,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一大半了吧?你確定要繼續耗下去。”


陸朝歌看向小姨汪梨,問道:“小姨,你願意耗下去嗎?”


“願意。”汪梨大叫。“我願意----哈哈哈哈哈,我早就是個死人了。我早就該死了,我還有什麼不願意的?我都燒成了這樣,我的身體都快要燒成炭了----你用刀割肉又有什麼好怕的?”


“割得好啊----割得好啊----我早就想割開看看----看看裡面的肉是紅的還是像外面一樣的黑----割得好啊,割開了讓我看到我的肉也是紅的,血也是紅的----和你們沒什麼兩樣-----”


汪梨全身傷痕累累,神智進入癲狂狀態。


她大笑出聲,好像那割的不是她的肉流的也不是她的血痛得更不是她的身體。


這個女人表現出來的視死如歸的精神氣勢,讓在場所有人都受到了深深地震動。


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這個一推就倒的女人,就個隨時都有可能死掉的女人----她竟然讓這些殺人如麻的傢夥有種脊背生寒的感覺。


“陸朝歌。不要答應他們----就算我死了,也不要答應他們。他們是一群瘋狗,是惡魔----他們拿到了想要的東西,就會把我們全部害死。我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我防著他們呢。”


“你現在擁有的,是你的父母給你留下來的,是他們用命給你換回來的-----只要你有了那些東西,你就能活著,他們就不捨得動你----無論是江龍潭還是柳英年,他們都不敢動你。”


陸朝歌眼眶泛紅,指著小姨汪梨說道:“她願意耗著。”


“瘋子。”柳樹破口大駡。“你們一家全都是瘋子。”


陸朝歌面無表情,無視柳樹的辱駡,只是專注地等待一個結果。


結果不來,她願等待。


柳樹伸出手掌,說道:“陸朝歌,這是我最大的許可權,也是我能夠給你的最高價格----如果你再不答應的話,那麼,我們的談判就此結束吧。”


“翻倍。”陸朝歌語氣乾脆地說道。“這個數字才能夠讓小姨用藥續命,這個數字才能夠讓我們在外面衣食無憂。”


柳樹暴跳如雷,罵道:“陸朝歌,你這個臭婊子,你別得寸進尺----難道你以為我不敢殺掉你嗎?”


“那些東西也許在我手裡發揮不了太多的價值,但是到了你們手裡-----你比誰都清楚他能夠給你們帶來的利潤。我死了,你什麼都沒有了。”陸朝歌說道:“你剛才說過,你不是一個大方的男人。既然不大方,那麼肯定不會和那巨大的無可限量的金錢發生矛盾衝突。我不相信你有膽量去找江家父子討要魔方。至於其它的手段----你的智商也能配和他們玩手段嗎?”


柳樹嘿嘿地笑,表情猙獰,卻能夠發出譏笑的聲音。


“陸朝歌,我真是選對了對手啊。早知道今日養虎為患,當年就應該早早把你除掉了。那樣的話,現在哪用多廢口舌?”


“真為你感到遺憾。”陸朝歌冷聲說道。


柳樹盯著陸朝歌好一陣子,說道:“這個數字我做不了主。”


“那就給柳英年打電話。”


柳樹臉上的肌肉抽了抽,從口袋裡握出手機走到了窗戶邊沿。


很快的,他就再次走了回來。顯然,那邊已經做出了最終的決定。


他看著陸朝歌,說道:“恭喜你----成交。”


柳樹拍了拍手,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將厚厚一疊檔送了過來。


柳樹指著文件,對陸朝歌說道:“在上面簽字,錢會打到你的指定帳戶。”


陸朝歌指著方炎,說道:“把錢打到他的帳戶。”


“------”方炎大驚。心想,雖然這個女人欺騙了自己,但是做事大氣,還講義氣-----


瑕不掩瑜嘛!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1)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Rex - 39.9.8.125
1 F:2018-02-05T06:54:24

GE

[0.29]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