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4)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二四六章

ach9140
本文:2018-02-04T21:16:32


邵玄同敖他們一起回到故地的時候,

原本滿是碎石廢渣的地方,已經被清理過,

體面的雜草也都拔了,

周圍樹林子里的那些危險植物都已經砍去。

至于野獸,也早跑了,沒跑的很多都進了鍋。

火塘的地方已經被重新堆積起來,

比河那邊的火塘還要大出將近一倍,

也是原本火塘的大小。只要地下的火脈還在,

火塘仍然能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火脈,是當初先祖們倉促離開時留下的,

屬于火種的一部分,或許當年,

炎角的先祖們因為突然到來的天災而倉促離開,

卻根本沒想到,一離開,就是近千年,這些年,

離開的火種也從未再回來過。

若是真的要遷移,想要完全帶走火種,是需要時間的,

就像在河那邊的時候,巫將火種從火塘中帶離,

也經過了好久的祈禱、拜祭,

然后再耗費心力將火種完全脫離火塘。

好的是,現在都回來了,火脈也沒有被徹底破壞。

火塘雖然已經重新做好,但火種暫時沒有在里面燃起。

巫要舉行祭祀禮,然后才將火種在火塘里面點燃,

讓火種與火脈相連。

周圍已經開始砍樹準備做屋子了,

力氣大的圖騰戰士們去運石頭。

巫呆在車里,沒出來。

邵玄回來的時候,歸澤正拿著處理好的藥草跳下車。

“怎么了?”邵玄看看木車,問歸澤。

“巫心情不好。”歸澤嘆道。

好不容易回到這里,看到這一地的狼藉,心情好才有鬼了,

而且,以巫的作風。所見所感,

應該全都會記載在巫卷里面,等以后傳承下去。

邵玄敲了敲車的門框。

“進來。”里面傳出的聲音聽不出喜怒。

聽不出喜怒。放在這老頭身上,就是不高興的意思了。

果然。邵玄進去之后,就見巫正在一張獸皮卷上寫畫著。

“如何?”巫并未抬頭,問道。

邵玄將事情簡單說了說。

“敖做的是對的,咱們還需要喘息時間。”

巫說完又問:“你能將那根石柱復刻?”

“能。不過得花費點時間,石材不好找,也需要開鑿。

要不我現在就去找?”看到那根斷成好多截的石柱,

邵玄心里也不好受,兩年前他過來的時候。

那根石柱就跟地標似的,他還在上面坐過呢。

巫搖搖頭,“不,那個暫時擱置,等火種燃起,

部落首先要做的,就是出去接應那些回歸的游人。”

當火種再次在故地燃起的時候,離開的游人們,

也就會回來了。這是老曷當初對邵玄說的。

“那祭祀的時間?”邵玄問。

“明日晚上。”

祭祀的時間定下來了,眾人現在得按照往年祭祀那般準備。

取水將身上和衣服上的污跡洗掉,祭祀獸服也準備好。

只是這一次,沒有年初祭祀那么多步驟。

只為在故地的火塘中燃起火種。

第二日晚。

經過清洗,換上祭祀獸服的炎角部落人們都聚集在火塘周圍,

包括后來加入隊伍的那些游人。至于炎角部落之外的游人,

他們并未參加,只呆在邊上看著。

祭祀中,越是重要的人,位置越是靠前,

靠近火塘。換了個地方,這個規則也同樣存在。

邵玄是最靠前的一批人里面。唯一的中級圖騰戰士。

放置著火種的車已經在旁邊,周圍的氣氛寧靜而肅穆。

離得稍遠的游人們緊盯著那邊。也沒敢說出一個字。

這里不是原來的那座山,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

也不是在山的山頂。環視四周,遠處,群山圍繞,

相較而言,處于低處的這里,再加上周圍的樹林遮擋,

并不顯眼。

一片靜默中,巫小心地上車,片刻之后,他從車上下來時,

手里捧著一朵小火苗,

只是這點火苗比當初離開河那邊的時候,

要大了一倍,還在巫手中跳動著。

隨著巫一步步靠近火塘,火塘中也出現了一抹火光,

破土而出,然后,由火光的中心,

朝六個方向分出六條火線,

每一根火線都穿過站在周圍的人群,往更遠處蔓延。

巫越靠近火塘,火塘里的火光越亮,六條火脈也越粗。

當巫走進火塘,將火種放在火脈的正中那個點時,

一束火光沖天而起,如千丈高塔,直入天際,

在這個黑夜里,尤為惹眼。

退出火塘的巫,同大家一起跪趴在地,

以部落的最高禮,來迎接火種的重燃。

火塘中,火柱迅速變粗,蔓延至整個火塘,

翻騰的火焰讓遠處那些綿延起伏的山脈都蒙上一層火色,

就像是突然出現的天地奇景。漫天的火光,

卻沒有燒著一片葉子。

不僅如此,火塘中的火焰,沿著六條支脈,朝四周擴散開。

每一條火脈,就像是一根引線,瞬間將火塘的火,

引至遠方,而從地面火脈中沖天而起的火光,

宛如一把突然現世的巨大的神兵,將這片黑色的夜空劈開,

分割成六個區塊,透著一股無法言喻的天地磅礴氣象。

邊沿處的游人們頓時感覺身體猛地一震,

他們的精神上受到了沖擊,四周的氣勢讓他們顫栗,

感覺渾身的寒毛都立了起來。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情形。

火種,這就是火種的力量。讓人有種立刻膜拜的沖動。

這樣的火種,才能驅趕兇獸。

這樣的火種,才能在這片山林里,護住部落,繁衍生息。

邵玄注視著火塘中火種的奇特變化,

感覺體內的圖騰之力也隨著騰起的火焰而澎湃起來,

一點點涌動著。

曾經,腦海里的圖騰火焰,像是無根的漂浮物,飄忽不定,

但現在。它們像是找到了支撐和依托點,穩定下來了,

焰身也更高。

從火種與火脈相連開始。

邵玄感覺身體就處于一種極度的興奮狀態

,腦海中的圖騰也處于持續的亢奮中。體內的圖騰之力。

由點滴變得澎湃如滾滾江流,在體內奔騰不息,

像是要從每一個毛孔中鉆出一般,身上的圖騰紋,

也越發深刻清晰。

心臟,在強勁地跳動著。

血液,像是被煮沸一般。

所有的情緒,剎那燃起。

“啊——”

敖雖然依舊跪在地面。但上半身立起,

仰面朝著火塘中那看不見頂端的“火焰塔”,

高舉起雙臂,大聲吼叫。因為情緒過激,

聲音帶著明顯的嘶啞。

像是發泄,又像是呼喚。

澎湃的圖騰之力,隨著血液沸騰,綻放開來,

穿過體表的皮膚,沖出。

身上。火光照耀下的祭祀獸服,

受到了來自圖騰戰士周身氣流的震蕩,

猛然被劃出一條條縫隙。

雙腿跪著的地方。地面受到了噴發氣流的沖擊,

碎石與塵土四溢飛揚,飛起的沙塵,

很快被翻騰出的火焰卷入,吞噬。

敖之后,大頭目,狩獵小隊的頭目,以及各個狩獵戰士們,

也接連吼叫起來。聲音伴隨著幾乎照亮這一片山林的火光,

在山林間回蕩。

一股從未有過的驕傲涌上心頭。

每一個炎角部落人的心里。

都有一份身為炎角人的榮耀與驕傲,

這份驕傲。從未消失,從千年前的部落,延續到現在。

用眼去觀察,用心去感受,周圍有一種無形的力量,

讓大家的每一條血管,每一塊肌肉,每一根骨骼,

乃至所有的精神,都迅速與這股力量融合著。

邵玄看著火塘的方向,聽著周圍那些嘶吼聲,

眼里帶著笑意,跟著吼叫起來,與他們一同分享這樣的激動。

巫看著滿眼的火光,看著火塘之中,

那個沖天而起的火焰內,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雙角圖騰,

眼中淚光閃過。

我們依然強大,我們也從未遺忘,榮耀依舊在,

只是我們回來得遲了點。

與此同時,萬石部落,萬石巫和首領砩岌,

看著火塘里面瑟縮的小火苗,面色陰霾。

不止是萬石部落,其他部落也能感受到,

尤其是中部的部落,那些大部落,感受最清晰,。

他們火塘內的火種都因此而擺動過。

只有強大的火種,才能引發如此現象。

是誰?

整個中部,除了已知的那幾個,還有誰能做到如此?

很多人思索不明。

在離兇獸山林更遠的地方,莽部落的巫,

站在莽林的一座高山上,掃了眼周圍大片的青綠樹林,

然后看向一個方向,眼中閃過復雜的笑意:

“那幫野蠻人,真的回來了……”

廣袤的高原上,豐部落。

老曷看著身上出現的比以前更清晰的圖騰紋

,干癟的滿是褶皺的面皮抖動著,然后對著一個方向,

深深跪拜,一滴滴眼淚滴落在草叢之中,滲入土壤之內。

多少年了。終于被他等到了。

老曷還拉著自己老伴和孫子跪下。不知過了多久,

等他身上的圖騰紋漸漸消失時,才起身。

老太太還想攙扶一下跪久了的老曷,被老曷推開。

他現在感覺渾身都是力氣,雖然遠比不上那些圖騰戰士,

但是,相比起以前來說,要好得多,提水桶也不帶抖的。

見老曷情緒太過激奮,身體還在顫動,

老太太有些擔心地問道:“你,感覺如何?”

老曷挺直腰背,牽著長高很多的小孫子,

中氣十足地道:“餓!”

老太太:“……”

“收拾東西,咱們要準備回去了。”老曷說道。

他曾在草原部落的交易時間,見過其他部落的幾個炎角族人,

并且約定,若是他們真能等到故地火種重新燃起的那一天,

他們就結成隊,一同回去。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4)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ㄅ - 36.232.158.66
1 F:2018-02-04T21:21:17



(觀光客) Rex - 39.9.8.125
2 F:2018-02-04T21:21:38

GE

(觀光客) e04 - 42.73.160.76
3 F:2018-02-04T21:35:13

666666

(觀光客) 阿率土 - 118.150.179.144
4 F:2018-02-05T00:30:31

推~~~

[0.61]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