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0)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二四五章

ach9140
本文:2018-02-04T09:38:52


雨后的山林里,空氣變得清新。

只是,在林子里跑動著的人,卻沒有心思去關注空氣如何,

他們只覺得,這片滿是陽光的林子里,殺氣重重,

逼得他們都快瘋了。

噗嗤!

厲芒閃過。

長矛穿透了一個正奔跑著的萬石戰士的身體。

他身旁的人并沒有多看倒地的同伴一眼,

腳下的速度不僅沒放緩,反而更快了。

遠處,傳來一些不知道是野獸還是兇獸發出的怪叫聲,

聽著令人頭皮發麻,這片叢林間,仿佛在掀起一股寒流,

讓原本生活在這里的鳥獸都遠遠避開,就連兇獸們,

都已經開始另尋地盤。

明明陽光正好,地面的水跡反射著耀眼的陽光,可是,

奔跑的人只覺周圍的溫度都在快速下降,

之前因為被追殺而憤怒的眼睛里,此刻只剩下無盡的恐慌。



感受著逼近的殺氣,奔跑著的戰士眼中的瞳孔猛地縮了縮,

覺得一股寒氣正順著他的脊椎,直沖而上,脖子后面發涼。

怎么辦?!

奔跑著的萬石戰士心里焦急想著活命的辦法。

突然,他眼神一亮。

對,還有巨熊,他記得這周圍還有巨熊!

可以將后面那些追殺者都帶去巨熊那邊,

說不定那只巨熊就會將目標轉移到他們身上,

而自己,則能夠趁亂逃掉。

越想越覺得這辦法可行,萬石戰士的臉上,

因為極度的恐懼的面色變得陰狠,

臉上已經扭曲得看不清原貌。

到了,快到了!

看,那只巨熊在睡覺。他能看到灌木叢后面那一撮棕黑的毛。

是那只小的。大的肯定也在附近,好極!

正在睡覺的巨熊動了動半圓形的耳朵,鼻子嗅嗅。

它聞到了食物的氣味。雙眼睜開,睡意快速退去。

看看周圍,尋找食物的具體位置。

奔跑著的萬石戰士看著灌木叢后面挪動的身影,

差點大笑出聲。可是,沒等他大笑,原本無形的壓力,

隨著追殺者的快速靠近,變得沉重起來,

壓得他呼吸都極為困難。腳步不穩。

高級圖騰戰士?!

他自己好歹也是個中級圖騰戰士,可帶來這般壓力的人,

比砩岌首領都不差了吧?

沒時間去想這個表現出如此霸道兇猛勢態的人到底是誰,

他也來不及驚訝。

對方的動作太快了,在他想看清到底是誰的時候,

視線已經因為這龐大的壓力而變得模糊起來,

耳邊傳來空氣暴動的轟鳴聲,如山洪,鋪天蓋地般,

帶著毀滅般的氣勢。將他罩在里面,然后,砸下。

地面瞬間凹陷出一個泥坑。

坑邊上都是由內向外濺開的血。

剛下過雨。泥水因為剛才暴力的一砸,

散開之后又重新朝坑內流去,混雜著那些新鮮的血液,

匯集到坑內,將里面那個已經被砸得看不出樣子的人淹沒。

邵玄騎著狼,

看了看站在土坑邊滿手血腥且仍處在震怒當中的敖。

敖身上已經滿是泥水和血跡,

配和那身朝外散發著的濃郁暴烈的血煞之氣,

看上去就像一尊剛放出來的殺神。

視線從那邊移開,邵玄看向不遠處的灌木叢。

剛伸出來的熊爪子。又給縮了回去。

熊掌踩斷樹枝的聲響,在這片氣氛凝滯的區間。相當清晰。

邵玄、一身血煞的敖,以及正磨牙的凱撒。齊齊看向那邊。

躲在灌木叢后的巨熊幼熊眼中閃過驚懼之色。

退,再退,扭頭就跑!

邵玄和敖他們其實早就察覺到了灌木叢后面的家伙,只是,

這時候大家都沒有心思去狩獵兇獸,

他們的目的是林子里那些萬石部落的人,

自然不會將更多的精力放在其他兇獸身上,

只要那些兇獸不阻攔,不妨礙他們尋找仇人,

他們不會理會那些兇獸。

巨熊幼熊朝著母熊的位置跑過去,看到救星,

正準備大吼一聲,

就如當初它遇到麻煩的時候撒嬌尋求幫助一般。

可是,它才張嘴,一只熊掌就扇了過來。

被抽懵了的巨熊幼熊忘了嚎,愣愣看著自己母親。

母熊立起身,仔細查探一下周圍,然后四肢落地,

低吼著呲了呲牙,帶著幼熊離開。

這地方太危險,它們呆不下去了,還是去搶其他地盤算了。

萬石部落的那隊人中,跑得最快運氣最好的人,

終于到達了兇獸山林的邊沿。

哈哈哈,還是逃出來了,還是讓我逃出來了!他心中叫囂著。

沖出樹林,往前看,他看到砩岌帶著人往這邊過來。

這是知道林子里出了狀況,所以才來救我們的嗎?

這就更好了。

跑出林子的人正狂喜著,心里決定,

以后都不進那個林子里去,要死讓別人去死,

他反正不去,找借口裝死也不進去!

只是,在他正慶幸躲過這一劫的時候,根本沒發現,

砩岌帶著的那些人看向他身后時,眼中露出來的驚恐。

如風吹過。

一道灰色的身影從林間躍出,借著落地,

身體如繃緊的彈簧,再次躍起,頃刻間便追上逃跑的人。

似乎早已預料到這個獵物下一刻會跑到什么地方,

當凱撒躍起又落下時,狼爪正好按在逃跑的人身上。

狼爪幾乎穿透逃跑者的身體,踩在地面上。

血液散開。

從林子里吹出來的風,帶著雨后的泥腥味,

也帶著讓人汗毛直豎的血腥。

砩岌帶著的人,一個個像被拿刀戳著喉嚨,

半個字都沒發出,只是直愣愣看著沖出來的一人一狼。

這人是誰?

砩岌看著邵玄身上的圖騰紋,

搜索記憶中見過的各個部落的圖騰,

甚至將中部那幾個熟知的大部落圖騰紋都挨個對比了一下,

沒一個對得上。

眉心緊蹙,砩岌心中有些慌亂。

這與他所料想的不同。再腦殘的人也知道不對了。

至于剛才從林子里跳出來的這匹狼。

兇獸?

還是馴化的兇獸?

難怪這小子能這么囂張,

敢直接將人追殺到這里,還在自己眼前。將人踩殺!

砩岌眼神陰郁。

這個戰士,看起來也非常年輕。高級圖騰戰士?

不,應該還不到,充其量只算個不錯的中級圖騰戰士而已。

這點砩岌還是能感受得出來的。只是,不知為何,

從這個中級圖騰戰士身上,他還感受到了濃濃的威脅。

不管了,只是個中級圖騰戰士而已,管你是哪個部落的。

就算再加上一只兇獸,憑自己這些人,

難道連只兇獸和一個中級圖騰戰士都解決不了?

傳出去會被人笑話。

砩岌正打算出手,

突然察覺到一股令他極為忌憚的氣息靠近,

硬生生止住正欲出手的動作。

強者的氣息!

一個人影從樹林里沖出,明明沖出來的速度很快,

卻能在瞬間停住站穩。踩踏在地面發出“嘭”的一聲響,

地面的泥土,呈波浪狀朝周圍飛濺開。

地面的震顫,

就連隔著百十來米處的萬石眾人也能夠清楚感受到。

砩岌眼皮猛地一跳。高級圖騰戰士!

而且是一個不輸給自己的高級圖騰戰士!

這樣的人竟然會出現在這里!他們又是什么時候來的?

在砩岌思量著如何能更好地解決

眼前這一高級一中級再加一只兇獸,

卻見樹林里又是接連幾個人影沖出。

嘭!嘭!嘭!

幾乎以同樣的方式,沖出來。瞬間站穩。

地面震動了好多下,萬石的人都驚得忘了數。

砩岌眼皮連跳。

高級!高級!還是高級!

出來的這些人,全都是高級圖騰戰士!!

砩岌感覺自己背部的肌肉都變得僵硬起來,

就連扭脖子的動作都變得艱難。這情況實在太令他震撼了!

在萬石的人驚傻了的時候,

邵玄看了看出來的這些炎角部落的戰士,

既然能到這里,顯然已經解決了林子里的人。

邵玄和其他人都沒有說話,畢竟,敖還在這里呢。

帶著比砩岌更陰霾和狠戾的面色。敖握著手上的長矛。

一道深深的痕跡出現在敖身前的地面。

明明長矛劃出來的,只在他腳下那長度不到兩米的痕跡。

但在每個看到這一幕的人眼中,這條線。似乎往外長長延伸。

“入林者,殺!”

四個字,每個字都如重錘擊打。

兇獸山林,就是界限。一條生死界限。

隨著敖的話語,出林子的三十多個人,已經橫站成一排。

不多,每人之間還隔著十來米以上的距離,

相比萬石這邊已經非常稀疏了。但是,當那無形的氣勢散開,

一瞬間,好似筑起了一道高高的無法攀越的厚重城墻,

一道壁壘。

就算隔著這么遠,萬石的人還是恨不得再往遠處退幾步,

面對這股壓力太難受。

看了看地上劃出的痕跡,抬頭對上那一排人的眼神,

萬石的人咽了咽唾沫。這些陌生圖騰紋的人身上,

還有很多未干的血跡,像是剛經歷過血的蒸騰沖洗。

他們也從未看過那般兇暴的眼睛,

就好像是對上了兇獸山林里的那些兇獸,

面對著逼人的毫不留情的狠辣,就算手頭有戰刀,

他們也忍不住深深忌憚。

這些人,跟他們所見過的其他部落的人,是不同的。

沒動手,單憑這氣勢,竟然就能讓他們心生強烈的后退意愿。

砩岌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死死拉著旁邊躁動的萬石獸,砩岌眼角連連,

突然出現的這些跟他叫板的人,令他憤怒,

面上的表情也變得格外猙獰,但是,憤怒之后,

還藏著一絲絲正在擴散的恐懼。

那是一種直覺,雖然雙方還沒有真正交手,沒有拼殺,

但是面對這些人,砩岌心里是真的沒底。除此之外,

林子里面,還有多少這樣的人?還有多少,

沒有露出的殺器?甚至在內心深處,砩岌還慶幸,

這些人,只是將界線劃在林子這里。

雖然心中沒底,但作為部落的首領,他就算不能前進,

但也不能退縮,嘴上更不能示弱,種種情緒影響之下,

砩岌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你們最好不要走出這片林子!”

狠話放完,砩岌狠狠一拉呲著牙的萬石獸,吼道:“咱們走!”

敖強壓著過去跟這些人拼命的,在心底對自己說:

忍著,先忍著,現在還不是時候。

萬石部落,等著吧。

等故地的火種重新燃起,等游人們回來,

部落穩定了,再來報仇。

“回去!”敖對其他幾人說道。

邵玄朝著萬石部落的方位看了一眼,拍拍凱撒,

轉身跟著敖往兇獸山林回去。

而林子里幫助追尋人的幾只兇獸,自始至終,

除了凱撒之外,一只都沒有在萬石的人面前出現。

而見過它們的萬石人,都已經無法說話了。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0)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0.44]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