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觀光客)
➦文學文章區
✖隱藏
回應 (3)
通報違規

 原始戰記第二四四章

ach9140
本文:2018-02-03T20:36:08


在萬石的人離開后不久,炎角部落的眾人,

便來到了這片地方。

只是,曾經放置的那些刻畫著圖紋的,

界碑一般的石頭,要么已經不在原處,

要么被砸砍過,缺損相當嚴重,甚至還有灼燒的痕跡。

十之就是萬石的人做的。

抬頭看看,

并沒有看到那根如同矗立在樹林之上的高高的石柱。

邵玄心中頓時有種不祥的感覺。

恐怕,火塘那邊也不好了。

不只是邵玄,巫心里也有預感,拿著拐杖的手都有些抖。

像是燃燒一般的火線,已經延伸到炎角眾人的腳下。

他們不感覺害怕,不覺得驚悚,

只有強烈的親切和熟悉感,終于找到了歸屬一般。

腦海之中的圖騰,也全都活躍著,非常精神。

僅僅只是踏上這片土地,就讓他們渾身一震,

像是充滿了無數力量。

故地!

這就是故地!

眾人眼中露出期待。

到了,就快到了。還有幾步遠,僅僅只有幾步……

可是,當他們走過樹林,來到那片廢墟之地,

見到眼前的情形時,一個個都呆了。

自然的毀滅之外,倒塌的房屋,經過二次,三次,

甚至更多次的人為毀滅,已經完全不成樣子;

中央的那塊地方,被刨出了一個大大的坑洞;

倒下的石柱,在告訴到來的人它所經歷的事情。

整片廢墟,都透著蕭瑟感。

再明媚的陽光,也無法驅散這種悲涼。

“這……這就是……故地?”敖的聲音不穩。

怎么會是這個樣子?

乍然見到這一幕的炎角眾人,有些茫然。

巫急走幾步上前,像是要走近些,更清楚地看看這里的情況。

他的腳步有些踉蹌。握著拐杖的手用力攥緊,

手背上凸起的經絡一下下跳動著,

因為見到這一幕而升起的各種情緒,

令他的身體克制不住地顫抖。

多少年了,炎角的先祖們,等了多少年了。

好不容易再次回到這里,沒想到,竟然見到的是這樣一幕。

除了憤怒之外,還有深深的哀傷。

凝望著那些碎裂的已經看不清原樣的石塊,巫只覺眼如針刺一般。

邵玄從這邊回去時,曾將故地的情形以巫卷的形式,

繪制在獸皮卷上,給巫看過。所以,整個部落里。

巫是除了邵玄之外,對故地樣子最熟悉的。

房屋在哪里,石柱在哪里,火塘又在哪里,巫都清楚。

兩年前,這里雖然仍舊是一片廢墟,

帶著英雄遲暮的落魄和蒼涼感,但是。

那時候也遠遠不如現在這般破敗。

連火塘都被刨了!

豈有此理,簡直混賬之極!

抬起蒼老如樹皮一般的手。輕輕捂壓住胸口。

真的是從未有過的痛!

從出生,到接手巫這個職位,一直到現在,

老頭從未有過如此感覺。不見一絲血,卻痛至骨髓。

老人家情緒太激動,邵玄擔心巫受到的打擊過大。

趕緊過去攙扶住。

見巫的視線死死盯著那根倒塌的已經被砍成碎塊的石柱,

邵玄道:“現在咱們回來了,倒下了一根石柱,

咱們再立一根更高的,石柱上刻畫的圖案我還記得。

到時候照著先祖們的樣子,一個不漏復刻上去。”

當然,這些話也僅僅只是起到些許的安慰作用,重要的是,

這里被人毀了一次又一次,這些事情就算減去十分之九也,

足夠發動部落戰爭。這是一種挑釁,一種對部落圖騰的踐踏,

這讓炎角部落的人如何能忍得下這口氣?

敖憤恨地握緊雙拳,毫無收斂的怒氣,

從這位部落的首領身上散發出來。

“是誰?!是誰做的?!出來!”

接連數聲咆哮,如炮彈爆炸般,

在這片林子里炸開,驚飛不少鳥獸。

等冷靜些了,敖的思維也靈活起來,

很快便想到了可能造成這一切的人,

邵玄可是將這邊的情勢和所發生過的事情都跟他們過的。

萬石部落!

撫摸著那些帶著刻紋的石塊,敖咬牙切齒。

作為從就接觸石器的人,對于石器上痕跡的判斷,


早已了然于心。這個石塊上的痕跡,

少部分是很久很久以前造成的,其余的,

一半在一到兩年之間,另一半,很新,非常新,

刻劃者所動刀的時間,肯定就在他們到來之前。

周圍還有很多屬于人的活動痕跡,這些都顯示著,

毀掉他們故地的人,剛離開不久。

撫摸著石塊,敖眼中的哀傷漸漸隱去,

取而代之的是迅速積累起來的兇光,

雙眼中因怒氣而變得赤紅。

“他們還沒有走遠!”

“我去追!”塔忍不住道。

“我也去,‘雪’能幫忙找到那些人。”歸壑道。

“雪”就是歸壑的那只白色的隼,

作為偵查和尋找獵物,能起到很大作用。

“其他幾只也帶上,它們的嗅覺很敏銳。”

邵玄道。現在雨已經停了,氣味也不會被雨全部淋走。

敖站起身,看向身后的滿臉怒氣的炎角眾人,視線移向巫。

巫沒有話,只是,捂壓著胸口的手掌挪開,

然后重重地朝外一揮。

不用多,大家已經知道巫的態度了。

這是讓敖和邵玄他們放手去做。

“那這里?”敖問道。

“不用擔心,這里,是故地!我們炎角的故地!”

巫的話語如沉石墜下,砸在眾人心頭。

因為是故地,因為火種在,火脈在,受到保護的,

只會是炎角的人。

“明白了。”敖伸手了那幾只兇獸,示意它們出發,

還有了三十個人。

邵玄和凱撒打頭。

除了拉著火種車子的那只龜之外,其他幾只全都離開。

嗖嗖嗖——

一個個被敖中的身影卸下身上的獸皮袋,拿起武器,

快速掠過草叢,緊追著那幾只兇獸而去。

樹林間,跑動的人,遇到了一些猛獸,

原本集中的隊伍也分散了。

一個萬石的戰士與其他同伴跑散,因為跑太累,

跌坐在地,心臟狂跳,喘息著,身體不停顫抖,

張大的嘴巴使勁呼吸,時不時驚恐地回望一下,

眼里充滿了恐懼。

嘎嘎——

叫聲傳來,坐在地上的萬石戰士如被釘子戳了一下似的,

從地上彈起,使命奔跑。

在它身后,五只食肉鳥大叫著緊追,它們的速度很快,

對這一片林地也非常熟悉,奔跑的速度也不輸給前面的人。

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和叫聲,

奔跑著的萬石戰士心里一陣絕望,這里只有他一個,

就他一個人,對付后面的五只食肉鳥,不死也會重傷。

他使勁閉了閉眼,再睜開時,握緊手里的刀,

打算轉身一拼。

“啊——”

當萬石戰士揮刀轉身,打算死命一拼時,卻發現,

剛才還緊追不舍的五只食肉鳥全都一個急停,

鳥爪子推起的泥水濺打在萬石戰士身上。

沒等萬石的戰士動刀,那五只鳥便逃命似的跑了,

叫都沒叫一聲。

萬石的戰士站在那里,握著刀,盯著那五只跑離的身影,

喘著粗氣。正以為暫時保住性命的時候,

他又聽到了嗒嗒嗒的聲音,

聽起來與那些食肉鳥的腳步聲比較像,只是,這次更快。

為何那些平時囂張的食肉鳥們逃跑似的離開了?

真的是因為自己?

更大的恐慌襲來。

他改變逃跑的方向,朝著遠離腳步聲的方位跑去。

只是,這一次的追趕者,比剛才的要厲害得多。

嗒!嗒!嗒!

后方每一聲腳步響,就像悶雷在他心頭響起。

他甚至顧不上回頭看到底追殺者到底是誰,只顧著逃跑。

沒等兩分鐘,一個鳥頭如鋤頭似的敲向奔跑的人。

直接將人敲倒在地,倒地的人,脖子后方有一個血洞,

血液正咕嚕咕嚕往外冒。

緊跟在恐鶴后面的麥也隨之到達。不管倒地的人斷沒斷氣,

揮手就是一刀補了上去。

“繼續!”麥拍了拍旁邊恐鶴的鳥頭,道。

本來還想追著那幾只食肉鳥過去美餐一頓的,聽麥這么,

它也只能暫時放棄那些美味。不急,反正以后多的是時間。

類似這一幕的,在林子里各處都發生著。

這一次,敖出來的,除了邵玄這個中級圖騰戰士之外,

其他的三十人,全都是高級圖騰戰士。

天空,有喳喳和那只白隼,林子里,幾只兇獸,正帶著人,

追著那些萬石的人過去。只要還在林子里的,

敖一個都不打算放過。

與此同時,萬石部落內,

萬石巫再次慌忙不迭地闖進正快活著的萬石首領砩岌的屋子。

“首領,火,火種有變!”

看著比上次還要恐慌的巫,砩岌不滿更甚,這兩年來,

這位巫變得神經兮兮的,總覺得林子里會有威脅,

但每次派人過去,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砩岌一直覺得是中部那幾個看他不順眼的老家伙們造成的,

心里也憋著一股氣。現在看巫的樣子,砩岌心中驚疑不定,

還是打算帶一批人過去看看,最好能找到證據,

到時候甩到那些老家伙們的臉上。

他們平時不是不主動發動戰爭嗎?現在又如何?

若是能勒索一番,就更好了。

砩岌不怕得罪人,反正這里是他的地盤。

一腳踹開門,叫上人,砩岌打算去林子里逛一趟。



  評鑑名單0 0評鑑名單  回應 (3)
[DMCA Compliance - Abuse 投訴][舊回應在上方][新回應在上方]
(觀光客) Rex - 27.246.30.1
1 F:2018-02-03T20:36:34

GE

(觀光客) asd - 182.155.208.89
2 F:2018-02-03T21:32:34

ge

(觀光客) guest - 115.43.23.192
3 F:2018-02-03T21:32:35

GE

[0.33]
DMCA Compliance - 內容侵犯 - Abuse 投訴